二七六章白晓飞之怒
  绿妖儿就像一匹打不死的魔怪,在半空中怒吼出声,再次紧紧缠住了白晓飞,赫然是一种不死不休的态度。最让人惊讶的是,绿妖儿出招时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连破风声都消于无形,但威力却是逐步递增,仿佛沙漠中的龙卷风,出现之前无形无影,骤然一发却是吞天灭地而来。
  周围的气压受到影响,眼中所看、耳中所听,甚至连触觉上感受到的压迫感,有关于劲气来势的方位、速度、力道,全部都不可靠,如果白晓飞不是以超强的意识侦查感应,身上早已中了十招八招,饶是这样,绿妖儿的攻击仍然让他感到棘手。
  “锵!”的一声,金铁相鸣。
  两人掌刀相交,劲气剧烈爆炸开来。强大的爆破威力,纵是白晓飞也禁受不起,闷哼一声,往后退了数尺。同样的爆破力,也对绿妖儿造成威胁,她的一双手立刻鲜血飞溅,承受不住这反激过来的震力。
  白晓飞甚至怀疑绿妖儿此刻是不是没有痛觉?因为绿妖儿在手掌破裂出血的同时,双手一握,重新又攻了上来。
  又是同样的对轰、爆炸,连挨两下,白晓飞只觉得气息不顺,哪知道自己还没稳住后退势道,眼前血光一闪,又是一拳轰来。
  
  “她没可能比我还要快回气,这鬼妞真是不要命了!”
  这个推论绝对正确,因为每次出拳后的一瞬间,绿妖儿的脸色变成了雪一般苍白,身子亦摇摇欲坠,但却很快地回复血色,双颊嫣红,精神抖擞地杀过来,那种不合常理的旺盛精力,倒像是……回光返照。
  在这种一往无前的壮烈气势下,每一拳都充满生死立决的大气魄,即使双方实力差距甚大,白晓飞偏生就是压不下这个武功逊己不只一筹的女人。而当看到她的双手变成一片血红,都快看不出本来形状时,白晓飞的心头,忽然觉得很不好受。
  在出招同时,也承受相当的反震,加上先前又与白晓飞拆上数十招,绿妖儿的伤势只会比自己更重,但她却没有半点退缩,无视生死地作战。
  也说不上是什么理由,但是看着那双紧握的血红双手,还有每次出拳后,那苍白得近乎了无生气的面孔,白晓飞确实感到心痛。因为这样的痛,他脑里既烦且乱,无法狠下心来,重施杀手,以至于空有强大实力,竟给闹得手忙脚乱,渐渐被压在下风。
  两人这一下僵持,绿妖儿眸中血色更胜,猛吸一口气,浑身顿时响起一连串的骨爆声,双臂一扬,一个头颅般大小的紫色火球,赫然在掌中转动起来,灿然生光,像是一个浓缩的小太阳,不住迸发着惊人的光与热。
  “这是……搞什么鬼啊?疯女人!”
  将绿妖儿的变化看在眼里,白晓飞险些就惊得魂飞天外。这一式中蕴含着惊人的力量,竟是某种直接以生命为引的招数。光看绿妖儿嘴角不住溢血,娇躯开始冒起缕缕青烟的模样,就知道她只不过是勉力支撑,当火球离手扩大,立刻就会将她本人吞噬进去,说不定根本支撑不到那时候,就迸断经脉,成为飞灰了。
  “至于这么拼命吗?”
  白晓飞要将那肯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化解,分身迅速归一,先飞身过去,指拳如同子弹般狂射出去,击打在绿妖儿胸腹,阻断她的气脉运行,不让她继续催运真气,跟着再转为柔力,将被封住力量的她,顺手给推出去。
  绿妖儿颓然飞退,脱离险境,但是那已经被她抛出手,将近完成的火球,却蓦地大幅膨胀,像是一个自九天而坠的炽热星体,朝白晓飞砸下。
  如果是平常,白晓飞自可在它增大之前,抢先将之击破,现在却是迟了一步,当下唯有急转过身,全力运劲于背,要以护身气劲,将这一击硬接下来。
  “轰隆”
  巨响声中,火球将整个房间照得亮如白昼,而正面承受冲击的白晓飞,自是更不好受,背上衣衫尽焦,痛得像是烧了起来,唯一庆幸的是,这么重的一击,却也没有损及筋骨,只要等会儿天阶自愈力发挥作用,估计只是一下气闷,便可回复。
  然而,敌人却不会给他这样的喘息机会。
  就在白晓飞全力抵抗背后的火劲,无暇他顾时,眼前忽然又出现了一道血色身影。
  “我靠……你破茧出来变成小强了吧!”
  绿妖儿就挑在这个最要命的时刻,迅猛凌厉地杀到。
  纵使是白晓飞此刻的身手,也无法承担这样的消耗。先耗费极大力气阻止绿妖儿自残,又竭尽全力地抵挡背后火劲,当这一拳打来,他除了勉强凝运一些力气护体,根本没办法闪避或挡架,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绿妖儿轰在自己身上。
  闪耀着血色的拳头带着大蓬血雨透体而出,从白晓飞背后迸射了出去,随即给尚未衰竭的火球蒸发干净。
  但白晓飞此刻的躯体原本就是由精神力实质化而成,全然受战斗本能操控的绿妖儿,感觉不到吃惊,只是在确认这样一拳无法制敌死命后,手臂一抽,又是一拳往敌人头部轰下。
  
  “住手!”
  “小白!”
  “绿妖儿……”
  匆匆赶到的潘莉萝和霍金娜正好看见两人血洒当空的一幕,各自娇呼一声,朝着半空中落下的人影扑去。
  “小心!她的神智不清……”
  白晓飞话音未落,却见绿妖儿娇躯剧震,一双燃烧着炽盛战意的专注眼神,闪过一丝迷惘、悲伤、痛苦的神色,双手亦不能自制地颤抖起来,停在半空中。
  与此同时,潘莉萝和霍金娜同时惊呼一声,竟然无法欺近两人战斗所形成的气场,在距离他们几米的地方就被反弹开去。
  霍金娜身在半空,就大声叫道:“不要伤害她!有我在这里,给她一些刺激,她就能醒过来!”
  “都打成这样了,还不够刺激?难道要老子强奸她吗!”
  话音未落,绿妖儿忽然再次如野兽般嘶吼一声,又朝着白晓飞扑过来。
  与此同时,霍金娜的话破空传来——“那,那你就强奸她好了……”
  “靠,这可是你说的!”
  
  迎着绿妖儿扑过来的身影,白晓飞猛地一偏头,闪过面前的拳头,跟着便贴近过去,速度好快,加上两人之间本来距离就近,一下子就欺近绿妖儿,抓住她的双肩。
  “唔!”
  什么都来不及做,男人在贴近的刹那,吻上了柔美的唇瓣。绿妖儿双眼突然瞪得老大,仿佛是一只受惊的幼鸟,本来在颤抖不休的躯体,一下子僵硬起来,全然不听使唤。
  这个吻,非常地粗暴。原本想要侧头闪躲的绿妖儿,忽觉双唇一痛,竟已被对方咬破,热热的、咸咸的味道,一下子溢满了口腔。自己口唇破裂所流出的血、白晓飞因为重伤所咳出的血,无声地交融着。让脑里昏沉沉的一片,全然无法思考。
  只是,这一吻的时间并不长久。白晓飞突然中止亲吻,大幅度地弯着腰,仰起头,跟着便是一记头锤,力道奇重无比,只听得一声闷响,鲜血同时自两人额头喷溅出来。
  “啊!”
  几曾挨过这样的重击?绿妖儿头痛欲裂,疼得眼泪直流,根本无法反击。想挣脱,但双肩却被白晓飞牢牢地掌握住,强大的气劲源源而发,自己仅能勉力抵御,只要一下失守,肯定整个肩骨都会被弄成碎片。
  “哈哈,痛快!鬼妞,我们再来一次吧!”
  不知是否真的是因为得意,白晓飞大笑起来又是一记头锤,重重地砸在绿妖儿额头上。这一次,他没有再抓住她双肩,头锤剧撞,赫然将没有反击力的她从天上打了下去。同时双手一分,将绿妖儿破破烂烂的衣服彻底撕了个粉碎,如同半空中开出朵朵灰色的蝴蝶。
  白晓飞厉啸一声,头下脚上地朝下扑去,身上衣物片片粉碎。虽然没有性欲,粗大的肉棒在气劲鼓荡下同样挺立起来,就在绿妖儿砸在地上反弹的瞬间伸手一抄,恰好抓紧她的两条大腿,然后狠狠挺身一刺。
  “嗷!”
  绿妖儿嘶吼着身子一缩,双眼瞪大到几乎要脱出眼眶,尖锐的裂痛让她的娇躯仿佛铁轨上的石子一样颤抖不休。只是连遭重创的她又如何能挣脱近乎疯狂的白晓飞,眼看着粗大的肉棒一分一分挺进体内,绿妖儿眸中的血色忽然仿佛雾气般蒸腾起来。
  与此同时,霍金娜忽然轻哼起一首不知名的曲子,音如天籁。虽然没有歌词,却如一幅花卷在眼前徐徐展开,其中的风景美不胜收。优美的旋律用一种细致嗓音唱出,柔和曲调让听者心头为之安宁祥和,一遍又一遍在心里有意无意地应和那曲调。
  绿妖儿娇躯一震,似乎为歌声感染,缓缓平静下来。
  “妈的,这鬼妞里面热的好像着火了一样!”白晓飞痛叫一声抽出肉棒,只见上面沾着淡淡血痕,赫然好像被烧开的水一样冒着蒸汽。
  “不可,把你该做的事情做完!”
  霍金娜惊呼一声,哼唱稍停,绿妖儿的娇躯再次剧烈颤抖起来。
  白晓飞见状苦笑着又把肉棒插进她体内:“老子每次对女人用强,怎都碰上这种火烧火燎的样子?”他指的是和艾佛露西的第一次,当时小龙女体内也是燥热如火,不过比起绿妖儿此刻的温度又远远不如了。如果不是白晓飞今非昔比,只怕肉棒刚刚插入就已经八分熟。
  潘莉萝也曾听过白晓飞的这件糗事,闻言淡淡一笑,目光在二人身上巡视片刻,确认白晓飞的伤势无碍,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在霍金娜身上。这两个偶遇的女人古怪至极,纵使白晓飞先后和她们发生了肌肤之亲,潘莉萝依然不敢放心呆着。
  在霍金娜那天籁般的歌喉中,白晓飞愁眉苦脸地抽送起来。而绿妖儿的神智似乎有些模糊,除了偶尔因为破瓜的痛楚微微皱眉外,对外界的其他东西全无反应,似乎整个身心都已经沉浸在霍金娜的歌声中。
  四人就在这样的怪异气氛中,开始了一场怪异的性爱……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七六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