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章生老病死
  仿佛一个突兀的镜头切换,又好像有人按动了什么开关,光和暗的转换中没有半点过程,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骤然明亮起来,每一个角落都分毫毕现。让奇峰山腹内的世界整个呈现在白晓飞面前。
  白晓飞惊呆了!
  如果可以,白晓飞宁可自己从未来过、从未看到过这个世界,宁可抱着安吉丽娜冲出去继续硬抗枪林弹雨……
  
  这是一处十分宽敞的空间,大概有两三公里的一片正圆形广场。与其说是广场,不如说是一座巨大的石洞,地面与石壁都非常平整,高大的乳白色的石头光滑如镜,看不出任何斧凿的痕迹,就好像大到无法想象的天然石壁,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白晓飞和安吉丽娜此刻就处于广场的核心位置,脚下同样是乳白色的平整土地,在他们身侧是一条蜿蜒的溪水在欢快的奔流,里面的水清澈透底,看不出有任何杂质,同样也没有游鱼和任何生物。
  一水之隔的对岸,正上演着白晓飞只曾经在最淫糜的梦境中想象过的场面——沿着水流的岸线,有无数不着寸缕、赤身裸体的青年男女彼此纠缠在一起,用所有能想象到的、与不能想象到的姿势激烈性交着!
  从身体结构看,这些人与普通人类极为接进,只是他们的肌肤非常白腻,几乎接进透明。青色的血管在皮肤下清晰可见,显示出完整的脉络。最为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们的眼睛,仿佛蒙着一层白色的雾气,好像蝙蝠一样。
  这些特征,大多是长时间在黑暗中生活而必然的演化。白晓飞一时还无法判断这些生物究竟是人类的一支,还是其他什么东西?从理论上说,如果有一支正常的人类在这个环境中生活上几代,大概就是眼前的样子。
  从这个角度分析,并非是整个世界忽然明亮了——而是自己在射精之后,并没有如愿以偿地进入盖亚世界,却融入了“奇峰”的意识世界里。与这片奇异的空间同化后,黑暗不再是黑暗,用另一种角度呈现出黑暗的真实面貌。
  
  放眼望去,最靠近溪水的男女几乎全都是男人老老实实仰躺着,一柱擎天,让女性或者观音坐莲,或者倒浇蜡烛,雪白的身影上下起伏,好像一名名美丽的女骑士,骑着小马驹在草原上纵意驰骋。一根根林立的肉棒,就是她们的马鞍、是她们的缰绳、是她们的快乐源泉。
  横着看,正面白晓飞的,是一对对乳房在不停晃动犹如海岸线边的波涛荡漾。背对白晓飞的,一扇扇丰盈的屁股高高扬起、重重落下,婉如工地里的打桩机同时开动;纵深望,香汗共淫水一色,秀发与香肩飞扬,或青春靓丽、或成熟丰腻的女性有的俏脸绯红,有的星眸半闭,有的娇躯微颤,有的香汗淋漓……全都沉浸在追求高潮的过程之中。粉嫩的阴道尽情地套弄着一根根大肉棒,让快感在整个空间中传递、漫延。
  在溪水外围,是采用其他姿势性交的男女。前入后入、2P3P、肛交乳交口交……应有尽有。人潮在淫糜中按照某种规律从靠近溪水的地方朝外行进着,隐隐排成一个圆形。
  人们脸上的表情似欢快,又似呆滞,木然……似乎生命唯一的目标就是进行性交。每一个时刻都有人摆出各种姿势,从各种角度插入女性内,卖力地肏弄着。
  
  白晓飞记得在自己穿越之前,曾经看过一部日本拍摄的AV,叫做《人类史上首次!500人!》是记录足足250对男女在一间体育场里宽衣解带、翻云覆雨的场景。当时自己还曾经为这样的大场景震惊不已,好几天都难以入眠。
  和眼前所见比起来,这部AV顿时成了微不足道的小制片——仅仅在白晓飞目光所及的溪水一侧,就不下五千人!
  “老子不是在做梦吧?”
  白晓飞揉揉眼睛,耳听着连成一片的娇喘细细,眼见离自己最近的位置,一个大概只有十四、五岁的年轻女孩正懒洋洋地撅跪在地上,挺翘圆润的丰臀高高抬起,一耸一耸地让名矮个小男孩站在身后肏弄自己。她的阴户湿润而紧凑,每当矮个男孩的肉棒抽出时,都会带得阴唇一翻,粉红色的嫩肉紧紧裹在肉棒根部外卷少许,几滴晶莹的淫液均匀地漾出来,就好像给男孩的肉棒擦了一层油,再次狠狠肏进去的时候,就格外有力!
  矮个男孩肏的兴起,狭长的眼睛死盯着年轻女孩阴户紧紧套住自己肉棒的样子,双手狠狠拽住她的细腰往后拉,好像恨不得将这诱人的肥臀揉进自己体内一样。浑然没注意年轻女孩的身子虽然晃动,脸上似笑非笑,好像丝毫没有体会到半分快感,白蒙蒙的眼球正朝白晓飞的方向往来,一片茫然。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嗷嗷!嗷嗷……”
  激烈的叫喊声让白晓飞注意到旁边三男一女,正在疯狂地耸动着。那女人仰躺着,双腿大开。一名男性骑在她小腹上,将大肉棒埋进她深深的乳沟当中,双手夹住她乳房两侧朝中央并拢,将一对乳房挤得变形仍旧不肯罢休,屁股急耸着用大肉棒狠狠摩擦她的内乳。
  女人身下,另一名高个男人被当成了垫子,承受两个人的重量,还咬牙用双手托着她的屁股,抬出一点空隙,好让大肉棒插进她直肠里朝上顶着。
  女人雪白的大腿被人高高抬起,微微颤抖着,朝天的双足已经躬紧成月牙形状。另一个男性十分俊俏,无疑属于花样美男的范围,此刻正大汗淋漓地跪在女生大腿中间,大肉棒插进她的阴道内奋力冲顶着。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他的动作从交合处飞溅出来,不知是男性刚刚射精,还是其他男性留下的战绩?
  “噢噢……”花样美男呻吟两声,脸上露出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的表情,大肉棒直上直下,好像锄头刨地一样狠狠刨进女人的粉嫩阴道中。龟头隔着一层肉壁,不断撞击着另一个男人的龟头,两根肉棒就好像两条烛龙要在洞穴的薄弱处汇合一样。
  随着几下强有力的抽送,女人的大腿内侧泛起两抹娇艳的粉红色,一股股爱液随着肏弄喷出阴道口。三名男人全都使足全力抽插起来,淫糜的体液从缝隙中围绕着肉棒根部呈伞状溅射,滴滴晶莹,格外悦目。
  
  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出现了。
  就在三个男人抽身而退的瞬间,那名女性的腹部忽然鼓胀了一下,虽然幅度不大,但是以白晓飞此刻的眼力还是能够看的分明。就在他感叹那位男性同胞的凶猛“火力”,竟然能够射精“射”到让一个女人的肚子涨起来之际,却见那个女人的腹部以毫不停歇的速度继续膨胀起来……
  “哇哇……哇哇……”戛然而止的婴儿哭泣声吸引了白晓飞的注意力,就在溪流对面的不远处,一个女性刚刚分娩了!
  刚刚生产下来的婴儿身上还带着浓浓的血腥气,与母体之间的脐带还连在一起。他的母亲漠然抱起刚刚出生的孩子,仿佛手上抱着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垃圾般。
  “噗通!”
  在白晓飞惊讶的目光中,孩子被扔进溪水里,载沉载浮,团团血迹在溪水中消融,眨眼间无影无踪。母子间的脐带一沾到溪水便自然断裂、枯干,切断了两人之间的联系。婴儿在溪水中翻腾着,依靠生命的本能朝岸边爬去,而那母亲却再也没有望向婴儿一眼……
  白晓飞微微皱眉,伸掌推出一道微风,让婴儿爬到岸边。那婴儿立刻挥动着柔韧的四肢朝母亲爬去,丝毫没有初生婴儿的娇弱,飞快攀上了母亲的胸膛,大口大口吸吮着乳汁。
  最让白晓飞心惊的,却是那婴儿成长的速度——从离开母体的第一声啼哭,到身体被洗净的片刻,那婴儿身体上的褶皱已经完全舒展开来,当他从溪水中扑进母亲怀抱的时候,已经接进百天的婴孩大小!
  就在婴儿还在喝奶的时候,已经有周围的另一个男性扑在这位母亲身体上,挺起胯下那粗大的凶器,毫不犹豫地刺进她体内捣弄起来。
  同一时间里,白晓飞刚才先看到的女性的腹部中,已经好像藏了个西瓜!仔细望去,似乎有成百上千的女性,在一瞬间完成了受精与怀孕的过程,挺起沉甸甸的肚子等待分娩……
  “噗通!噗通!噗通……”
  又是一连串的落水声音,这一次白晓飞没有再出手,只是皱眉看着水中的婴儿。
  一分钟,两分钟……部分婴儿爬上案,获得了继续生存的权利。还有一部分婴儿挣扎着,最终沉入溪水,后者的身体迅速分解,就好像雪花融化在阳光下般消失。
  
  白晓飞还发现,岸边的人潮并非一成不变的。
  分娩过的女性,会在性爱的过程中带着婴儿缓慢移动,逐渐朝着远处退去,另一批更加年轻的男女会占据水边的位置。而那些远离了溪水的人们,就会在无休止的性爱中,以某种惊人的速度逐渐衰老。他们的孩子在这个过程中继承了某些知识,会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重新回到溪水旁边,完成一个循环。
  远处,那些人群的动作迟缓而麻木。虽然仍旧在重复着一成不变的动作,但是明显比溪水边的同类缺少了许多生气,就像彻底沦为了行尸走肉。原本充满弹性的青春胴体开始松弛,出现皱纹和色斑,变得张垮而松弛。人潮中夹杂着刚刚长成大人的孩子,已经开始学着父辈的样子劈开稚嫩的大腿,挺起还不能勃起肉棒,跃跃欲试地比划着。
  这是一个生老病死的奇妙循环!
  因为时间过于紧迫,所以这个循环中仿佛只剩下“出生——成长——繁育——衰老”四个过程。围绕着溪水的一切做为,似乎只是为了让种族延续下去。
  
  白晓飞有些惊呆了。
  这水,究竟是什么水?
  这些生物,又究竟是什么生物?
  是这里时间流逝的速度有问题?还是这些人种有问题?
  时间仿佛并没有留给白晓飞思考的余地,就在他为眼前的情景震惊的同时,身后方忽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呻吟声。
  回过身,安吉丽娜平平地仰躺在地上,眼神中带着几分痛楚,更多的却是茫然与失措。她的腹部高高鼓起,两条大腿几乎劈开成一字型,腿间的一滩血迹触目惊心!
  “安吉丽娜?”
  “小白……我……我……我要生了!”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九八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