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六章剩下的事情
  在以往的战斗中,将自身气劲拟形成各种凶猛的动物、人物形象不足为奇。甚至以精神力实质化出来的个体,还具有莫大威力。但白晓飞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直接将自身的分子瞬间重组,变化成如此具体的形象!
  这并非拟化,而是实实在在的转变——如果有人现在用仪器去检测,就会发现白晓飞的身体已经化为真正的红衣巨人,挥舞着巨大的死神镰刀,收割生命!
  这种转变还在继续进行着,当他提刀上举,斗蓬飞扬,内里竟然看不到身体,只有无尽的漆黑,深不见底的黑雾,中间有一个银河般的漩涡,令人以为是在凝望宇宙一般,随着空间扭曲,小丑的笑脸变得恐怖狰狞。
  “火焰的极致就是产生星辰,这一招星辰之门,就作为第一招吧!”
  
  彷如人形的巨大黑色空间便毫无预警的打开,一瞬间,所有的风,所有的声音都不再存在,被那黑色的人形吸入:就连光线也无法逃过,更别说那滔天血浪,瞬间就被巨大吸力拉入,连同翻涌于其中的无数怨魂,一股脑地全给吸了进去,干干净净,点滴无存。
  “这是什么招数!难道宇阶的战斗,都可以拿星球作为攻击武器?”
  旷世奇招,看得白晓飞傻了眼,而黑马骑士一招失利,更不多作停留,提腕收剑,在那恐怖的强大吸力下说走就走,没有半分窒碍。那么强大的一招甫发,黑马骑士竟无需回气,立刻就能组织第二击,力量果真是强得可怕。
  这时星辰之门的吸力消失,白晓飞的身影重新出现,表情没有了刚才的从容,看来甚是疲惫,但仍是自在地准备着迎接下一次攻击。反观黑马骑士,第一击无功而返,满腔怨怒无法宣泄,积郁之下,头盔开始发生变化,遮脸的铁面具扭曲幻动,变成了一个狰狞的鬼面具。
  黑剑在舞动中再次爆发。这一回,极热与极冻的剧烈温差,把周遭环境疯狂破坏又重整,一边是黑色岩浆滚动的焦灼地狱,一边是冰雪寒风怒吼的刀山地狱,冰与火,两个各走极端的力量,在一剑之中完美结合,伴随着无数被召唤而来的灵体一起向白晓飞发动攻击。
  “这是……”
  黑马骑士的剑招不但威力惊天动地,更还发生了一件奇事,在无数被召唤而一来的幻影中中,最前头的一排,隐约看见有些形象特别清晰,更还依稀有些眼熟……赫然是白晓飞穿越之前的亲朋!还有在这个时代中已经消逝的故人,方文、古月枫、安吉丽娜,全都在内!
  “呵呵,这是针对敌人心灵而发出的攻击……想要看看你能否对自己挚爱的亲人下毒手,送他们上路……”
  绿妖儿的声音有些怪异,摇了摇头,双手在胸前合掌结印,无声无言中,身体骤放雪白豪光,三个次元空间的光元素,疯狂汇聚于掌心的三角形中:“可惜他针对你的心灵发招,对我没什么影响哦……老家伙们请先行一步,到天上去安息吧!”
  白晓飞双掌结印而成的三角形,骤然释放出强盛豪光,全身满溢着神圣气息。而满天的厚密乌云中,开始释放出电光,最奇特的地方是,这些电光既非紫色、红色,也不是惯常该有的金色,而是如传说中的白色电光,故老相传,这种纯白的闪电,只会在一种时候出现……
  “末日天谴?我靠……全是神话里的招数啊!”
  成千上万道白色的电光,犹如万龙天降,疯狂地由天上劈向大地。这一招“天谴”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说法,引动九天神雷、光明圣焰,狂轰地上一切不洁罪业,渡化众生,倘若轰击目标是身无业障的善人,这一招将命中人而无伤,但若目标是一群罪人,那么,罪人这一生所造的杀孽越多,天谴的威力就越强,万雷齐发,无坚不摧。
  无数道雷电疯狂苔击大地,洗涤罪孽,无穷无尽,凡是被挨着一下的灵体,立刻就化成一团白色莲焰,瞬间净化。甚至那些异界的怪物也同样被白光排斥,幸运的可能就此被打回异界,倒霉一些的大概当场气化。
  天谴降临,对所有异界生物而言,更是绝对的噩耗,白色电光轰击的范围甚广,这些异界军首当其冲,放眼望去,只见一大片的白焰燃烧,犹如朵朵白莲盛开,几乎是瞬间就被消灭过半。
  就在这无数的哀号、爆裂声响中,黑色骑影与白晓飞错身而过,雪白神雷如怒龙击下,黑马骑士所制造的冰、火两重劫狱被粉碎,雷劲余势未止,不但她的黑色盔甲破损多处,就连那柄伴随她杀戮战场多年的黑剑,都硬生生断成两截。
  但白晓飞也付出了代价,全身好像被烈火烧过,冒起了阵阵青烟,发出焦臭。
  “唔……好像也快到极限了……好想多表演一会啊……”
  “喂,你在说什么?小心一点,对面的黑家伙好像要拼命啊!”
  “呵呵,要拼命的又不止是他一个人……安啦安啦,我会把他干掉的。不过……剩下的事情,就要交给你了哦……”
  “还剩下什么事情?”
  
  白晓飞没有时间继续发问,因为黑马骑士在马背上慢慢举起了剑,一股庞大的压力迅速往外延伸,令他汗毛直竖,作声不得。不知自己体内的绿妖儿又是怎样一番感受?
  这一式……运用的方式极为特别,黑马骑士提横剑在手,能量源源不绝地灌输进去,那柄折断的黑剑赫然飘离她手掌,浮翔于空,同一时间,一股“黑暗”自剑上冒出。迅速地溢往四面八方,令整个空间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黑暗里,不仅光线被消灭,就连声音也被吞噬,万籁俱寂,半点声音都听不到,只能感受到胸腔的剧烈心跳,却听不见心跳声。就在这样无声、无光的绝对黑暗下,那股恐怖的压迫感越来越强,彷佛吞天蚀地,无物可挡。
  就好像身处地狱最底一层的阿鼻地狱,也就是所谓的无间地狱,那里没有什么恐怖的刑具或刀山,也没有血海、岩浆,唯一存在的,就是“无”,无边无际、无形无相,什么都不存在,只有永恒的虚无,这才是怨魂们最痛苦的惩罚。
  黑马骑士这一招,已经舍弃一切的繁琐花俏,把力量专注于一个“纯”字,以最纯的力量来推动此招,反璞归真,缔造出最强横无敌的一式。为了把这一式回归到最纯,发招者甚至不再用手持剑,而是以气驭剑!
  在这浓烈的黑暗中,从气机感应上,白晓飞察觉到自己身边有强大能量汇聚,盖亚的力量、精神的力量、时间与空间的力量,被疯狂吸取着。所汲取的能量之巨大,可以肯定即将发动的招式,比末日天谴的规模更大。
  “吼!”
  黑马骑士怒啸一声,手中黑剑就彷佛闪电般破空而去。适才两击没能消散他的怨气,在怨愤之下,铁甲变得更狰狞可怖,尤其是遮脸的面甲,甚至生出獠牙,流出血泪,在无比怨毒中斩出这灭绝一剑。
  
  黑剑有若一道墨色闪电,瞬间飞射向敌人,眼前的黑暗骤然放亮,只见白晓飞仍是站在那边,周身散发着微弱的光亮,而黑剑正停在他左胸,不是插入,是从左肩硬生生砍至心口上方的。
  这情形与刚才白晓飞以星辰之门化虚体接招时类似,但是当惊人的出血量一下涌现,大量鲜血染红了白晓飞的半身,他才意识到自己此刻并非虚体,而是结结实实地被这一剑斩中,身负重创了。
  “哇啊啊啊……绿妖儿,你在搞什么鬼!怎么不闪不避就让他砍中?”
  “闭,闭嘴……”
  “我靠,这是老子的身体啊——你说过不会弄坏的!”
  白晓飞看到黑剑上的“黑暗”迅速淡化,全数被吸入自己的体内,因为激烈痛楚而满头大汗的自己,好像正拚着身受重创,吸纳黑马骑士灌注剑上的绝世力量,将这股力量纳入体内,化作己用。
  “这样也行?”
  “不是这样也行,是不这样就根本不行啊!”
  黑马骑士的最后一招已发,但白晓飞却还末发招,之前不住积蓄力量的他呼喝一声,右手挥出,强大的力量如海啸般宣泄出去,全身的力量连同所吸纳的巨大能量,在一瞬间消失无踪。
  这等若是两大宇阶绝顶强者合力以最高力量推动的一招,空前绝后,世上无双,若这一击发出,相信黑马骑士绝对无法抵挡。但局势却不照推想来进行,白晓飞挥出的右手从黑马骑士侧面掠过,没有造成伤害,而黑马骑士在逼近白晓飞的瞬间,忽然从马背上消失,鬼魅般闪动,出现在白晓飞的面前,右手一推,就推刺在白晓飞胸前的那截断剑上。
  “哗啦!”
  一声轻响,白晓飞的背后像是喷泉一样洒出大蓬血雨,刹时间血洒长空,成了一一幕怵目惊心的画面。这种事若是发生在普通人身上,肯定当场碎尸毙命,即使是白晓飞这样的强人,一下搞不好,也会是致命重伤,换句话说,他刚刚做的事情根本就形同自杀。
  “我靠!这种时候,你怎会打偏了?”
  “嘻嘻……正中目标!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喂喂,你在胡说什么!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白……你要保重……”
  “啊?”
  
  绿妖儿的灵魂就好像凭空消失一般,再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而此刻白晓飞也明白了她所谓的“正中目标”,究竟意味着什么:眼前景象一片模模糊糊,某种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正在发挥作用,扭曲着周围的空间,令次元连结发生变化,爆发时空震。这种现象的发生,本来应该是极其危险的事,空间境界重迭所导致的连锁反应,会让整个大地都陷入危机,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却是另一种状况,产生了负负得正的效果。
  本来重迭在一起的两个次元,因为这一记足可回天的强大力量,在剧烈的时空震之中开始分离,非但解除了灭世危机,就连那些张牙舞爪、挥舞刀剑要冲杀过来的异界军团,都在我们眼前迅速消失了踪影。
  刚才看似打偏的最后一击,赫然将无法终止的空间重叠硬生生地、重新分裂开来——灭世危机,解除!
  白晓飞刚刚吁了口气,顿时觉得浑身剧痛,眼前的黑马骑士近在咫尺,用一种十分怪异冰冷的目光透过面罩打量着自己,就好像一头狮子看着脚下爬过的蚂蚁。
  “啊——”
  “剩下的事情……不会是让我用这具破破烂烂的身体,单枪匹马干掉留在这里的黑色家伙吧?”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八六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