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八章陈年旧账
  “我和那个生化光头有一点陈年的旧账要处理,请大家别拦着我。”
  红鱼星系。当萨拉丁军团按照约定的路线撤走,只剩下帝国之怒舰队和生化人舰队的时候,白晓飞忽然丢下这句话,就毫不犹豫地从黑云母舰中冲了出去。
  “老吉斯,我来救你了!”
  
  红鱼星系的温度似乎格外寒冷,那些对于飞船来说不构成威胁的宇宙尘屑,对于人体来说,却好像枪林弹雨一样。在其中穿行,简直就像在密集的榴弹炮轰炸下前进。
  而白晓飞的前进方式却与其他天阶不同,没有凌厉的护体劲气,没有华丽的拖尾,更没有光芒四射的防护罩。他的身体只是忽然间由浓转淡,由乌黑变得乳白,好像一滩液体般在尘屑中穿梭而过。
  无数尖锐的、敦实的、沉重的石块与他的身体对穿而过,就好像两者分别处于完全不同的空间。又似汹涌的海水流过岸边耸立的岩石,自然而然地分开两侧,毫无瓜葛。
  帝国之怒中的老顾天豪浑身一震,讶然道:“天阶异能?”
  “前段时间,小白忽然转变为异能者了。”艾佛露西见状解释道:“他和那个大块头的确有些恩怨,不过以前一直打不过他……这次可算风水轮流转啦!”
  陈怀深担忧地道:“大家还没有谈合作,就先打一场,不好吧?”
  银湖微微笑道:“生化人不是尊重强者么?让小白狠狠搓一搓他们的锐气也好……”
  
  转眼间,白晓飞已经穿过了三号星和二号星之间的陨石带,凝立于虚空之中。猛然伸手朝前一抖,由无数波纹组成的扇形气劲勃然朝前轰去,急速扩散,行至半路时就几乎笼罩了大半颗红鱼二号的范围。
  原本在宇宙真空中不应存在的“声音”,忽然在红月舰队所有飞舰间隆隆震响——“战天!出来跟我打一场,如果你输了,就把老白鼠还给我!”
  这一手音波传声的方式漂亮至极,对面的红月舰队慌忙间护罩齐开,结果只是虚惊一场,顿时显得有些躁动。就在这时,一道蔚蓝的光影从舰队中心点呼啸而出,竟似让整片星域都忽然蓝了一篮。战天那魁梧的身形威风凛凛,身后的舰队立刻安静下来,朝着白晓飞一侧的轩窗同时闪灯,仿佛一片星海。
  战天飞到距离白晓飞千米的位置,单掌一扬,手掌中燃起道幽蓝的光芒围成圆形,就好像被两条互相追逐的鱼儿一样缓缓转动。他身前的空间被两股力量搅动,渐渐形成一个漩涡,然后这漩涡的一端开始不住延伸,变成尖锐的锥形,朝白晓飞的方向伸展。同样是音波传递,声音也一如既往地冷漠:“你进步的很快……不过,想要挑战我,仍未够格!”
  
  仿佛为了验证刚刚的话语,战天身上的气势突然一变。蓝色的双眸忽然变成黑色,强大的气息透过真空,远远传了出去,在各方高手有所感应的同时,置身战局之内的人,受到的压迫感只有更加沉重。
  黑云母舰上的邓元彪和艾佛露西同时色变,后者失声叫道:“我靠,这是什么阶位?”
  “这不是阶位!”邓元彪和帝国之怒上的老顾天豪同时应了一声,后者迟疑了一下,继续道:“这应该是一种战技!”
  “太夸张了吧!什么战技这样厉害?”
  在双瞳改变颜色的同时,战天所散发的气势也有显着不同,如果说他之前像是一把出鞘的锋利宝剑,那么现在的他就好像正在连续发射的火炮,源源而发的汹涌气势,如海浪般拍击着眼前的敌人。
  那是一种很难言喻的感觉,在天阶高手中,邓元彪、老顾天豪、艾佛露西都是身经百战,但从没有哪一次经验过这样的感觉——战天的力量并没有增强,大概在天阶三级的范围,比起白晓飞至少差了两个阶位。但是偏偏就能感受到对方力量的雄强横绝,那种心灵上的战栗感,就好像对上全盛时期的武神叶玄一般。
  这种压迫,只有在双方级数差距超过七级,才有可能出现。换而言之,除非战天已经达到传说中的宇阶,否则根本不可能还没出手,就让人产生无法战胜的挫折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顾天豪的声音徐徐响起,其中带着几分说不出的疲惫,道:“早在三位一体战技出现之前,世界上曾经还有一种战技,叫做万众一心!”
  “万众一心?那是什么东西?”
  “大概可以算三位一体的简化版,因为这套战技并不需要汇聚能量,只是把千万人的意念集中在一起,对敌人进行精神压迫罢了。”
  “就像求神拜佛那样?听起来没什么大用啊!”
  “是的,因为成功率低下,而且对武技提供的帮助很小,所以几乎没有人研究这套战技……不过我们顾家的祖先曾经做过些类似的实验,并得出过一个很大胆的推测。”
  “什么推测?”
  “如果真有百万以上的人为基数,能同时将意念力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的话……这个人的能量或者不会提升,但战斗意识上却可能达到某种无敌的存在!”
  “无敌的存在?你的意思是……”
  “宇阶。”
  “呃……小白这次有难了!”
  
  对于天阶强者来说,战斗意识的重要性已经远远超过了战斗力量。因为其中涉及到对能量的精确控制,对敌人的气势锁定,对周围环境的灵活应用——阶位越高,对这些额外因素的掌控能力就越高。
  例如武神叶玄在巅峰时期天阶八级的力量,据说已经可以改变大气,让周围的环境来配合他,而不再需要去 配合环境迎敌。
  此刻,白晓飞就尝到了这种滋味。
  情知这种压迫感不会是摆设,白晓飞早已凝神戒备,紧盯战天的每一个动作,生怕一旦有所失误,让战天发挥他的灵活与快速,自己肯定吃上大亏。然而,纵然已经全神贯注,但当战天一动,他的力量远远地传送出去,将方圆里许笼罩,造出一片不见边际的茫茫大海,本身同时也消失在汹涌浪涛中。
  “我靠!这是幻觉还是真实?”白晓飞暗骂一声,不敢乱动,心知以自己此刻的精神力之强,竟然也看不破眼前的幻境,只怕战天真的有能力影响宇宙真空中的尘屑层。接下来的出手必然雷霆万钧,难以招架。
  
  生死关头,浪头猛地袭来,蕴含于其中的狠恶气势,让白晓飞提气戒备,却又在气浪及体的前一刻,产生一种敌人攻击主力在并非身前、而是攻往自己身后的感觉,当下不假思索,回身出拳轰去。
  “啵——哗啦!”
  拳头仿佛真的破开水面,白晓飞才发现不对,脑后风声急响,一双拳头狠恶击来。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回招自守,虽然挡个及时,却因为仓促间运劲不足,同时给轰退。
  笼罩周围里许的气浪刹时间消失,战天笔直冲天飞起,猛往白晓飞追去。从他将气浪影响全数收回,就可以明白他的认真,要集中所有力量,一举将白晓飞击破。
  “根本抓不住对手啊!”
  白晓飞心里有些郁闷,手下却半点也不敢大意,催运能量让一圈电光急窜全身,幻出一层又一层的闪电,阻止战天近身。隐隐带着电光的气劲,一路上撕裂真空,将周遭云层切碎迫散,凛冽劲气甚至远远迸射出去,电光掠过无垠虚空。
  “哦耶,小白威武!”
  眼见白晓飞顺手施为,便有如此威势,艾佛露西忍不住大声欢呼起来。
  而邓元彪和顾天豪两人眸中虽然也有些震骇,脸上却同时露出忧色……传说中的宇阶圣者战意惊天,不管对手使的招数有多天衣无缝,在他眼中仍只是一串满是漏洞的慢动作而已。白晓飞现在要与战天比斗,唯一的方法就是以力破巧,否则就算招式再花俏,也根本是以己之弱撼敌之强。
  
  顾天豪的忧虑,白晓飞并非毫无所觉。
  他身在战局之中,对战天的压迫变化格外敏锐,早就暗中预备好,倘使发现敌人以什么诡异莫测的手法破招而入,自己就立刻高速逃跑,以策安全。只是,当战天与劲气接触,他并没有使用什么诡奇趋退的技巧,反而主动往劲气最强处迎去。
  一团耀目金光蓦地自战天身上暴现,对着迎面而来的澎湃劲浪,他毫不迟疑地举臂便挡。萦绕着淡金色光芒的皮肤,在劲气猛烈砍削中夷然无损,溅发出点点星火,像座不可动摇的黄金巨岩,任劲浪拍击,难以损及半分。
  紧跟着,在白晓飞的惊讶眼神中,战天双臂下击,平实无奇的招数,却爆发着刚猛无匹的能量,将凌厉劲气轰得支离破碎,溃不成招。
  “这……这是……”
  
  “火焰锥!?”黑云母舰中观战的艾佛露西失声惊呼,心中的震撼几乎比白晓飞更甚,几乎恨不得立刻飞出去抓住战天来问个究竟,“他怎么可能会用火焰锥?”
  “他是跟你学的。”顾天豪叹了一声,问道:“刚才小白随手挥舞的那几下,应该就是火焰锥的招式吧?”
  “咦,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艾佛露西叫道:“我和小白对练多次,他能学会几招火焰锥有什么稀奇?这和那大块头使出火焰锥来又有什么关系?”
  顾天豪缓缓道:“传说宇阶高手只要看到对方招式的一部分,就能在意识里自动将其补全,并且去芜存菁,演化出更厉害的战技来……我本来以为这传说言过其实,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啊?那小白岂不是输定了!”
  “不一定……万众一心战技,毕竟不等于真正的宇阶……关键还要看他能不能支持到生化人露出破绽。”
  
  苦战中的白晓飞自然也认出了战天的招式,只是却来不及思考对方为什么会使出艾佛露西的独门绝技,而且威势更胜!单凭这么一式火焰锥能够强猛若斯,看他那扬臂下击的刚猛气势,刹那间竟恍若无坚不摧。
  火焰锥逼近,白晓飞连忙鼓劲自守,将气劲转成一道旋风,环绕住周身,不给敌人留下半分空隙。却怎知战天舞动双拳,好像两根沉重的大铁锤,把自己的气劲似脆玻璃般一一砸碎摧毁,眨眼间就已经贴近过来。
  白晓飞骇然鼓起全力,一掌劈斩在战天腰间。在一声响亮的金铁激撞声后,竟被猛烈地反激回来,弄得虎口剧痛难当时。不过战天也被他这一掌劈的倒飞出去,攻势暂缓。白晓飞见状心中一动,隐隐找到了克制战天的办法!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五八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