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九章无知者无畏
  战天的强悍,已经远远超出白晓飞预期,甚至连想象中都未曾达到的地步。对他和艾佛露西这些年轻的天阶来说,缺乏战斗的经验与底蕴,并没有系统的进行天阶修行,都是巨大的缺陷,但同时也是优点!
  无知者无畏。
  如果迎战者换成邓元彪或者老顾天豪,当他们意识到对手竟然拥有宇阶的战斗意识后,很可能不战自溃,根本没有继续打下去的欲望。但对白晓飞来说,他只是遇到了某种非常奇特的武技而已——压迫感超强,战斗分析能力高到变态,精湛的战斗技巧甚至足以引起阶位的质变。
  可归根结底,战天仍旧是那个战天,虽然拥有宇阶意识的他可以料敌击先,并运用这种能力制造出种种不利于白晓飞的环境。但他的能量总和却依旧未变,仍然保持在天阶三级左右的水平。
  白晓飞发现,在瞬间输出上,战天无论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有着不亚于自己的水平。但攻防之间并不均衡,每当他全力进攻的时候,防御力就略低于平时的标准。
  
  “唔……虽然只能想到这个笨办法,不过我知道怎么对付你了!”
  “轰!”
  两人再一次从惨烈的对轰中分开,各自朝两边飞去。
  从虚空中缓缓站直身体,白晓飞将能量在胸中一转,身上冒出阵阵白烟,天阶六级的特殊力量已经将刚才对轰所造成的伤势催愈完毕。
  火焰锥那极度高温的肆虐下,附近的宇宙扯些全给烧成了白灰,周围飘扬着一层厚厚的黑色残余物,许多部份甚至已经玻璃化,阵阵白烟猛往上冒,远处则是笼罩在一片通红焰火中,烧得方圆一公里的虚空都亮了起来,可见适才那一阵厮杀的威力。
  
  在黑云母舰中观战的众人都已经被惨烈的局面震惊到张大嘴巴,银湖等和白晓飞有过姻缘的女人手拉着手站在一起,心疼的几乎要流下泪来。艾佛露西心急道:“小白这样硬拼,每次受的伤都比对方重,迟早会被活活拖垮的啊!”
  邓元彪叹道:“这是唯一的办法——无论比战术还是战技,白晓飞都和那个生化人差了几条街。只有靠天阶六级的自愈能力,和对方比拼谁的能量先耗尽,才有一线生机。”
  “只有一线生机?最先耗尽能量的定是那个傢伙!他实际的力量连天阶三级都不到!”
  “因为宇阶意识能改变周围的环境,你没发现白晓飞恢复的速度越来越慢吗?那是因为他周围的能量都已经被调开了。”
  “怎会这样……”
  
  白晓飞此刻也着实感到气恼,虽然身体已经恢复,但早先受的伤委实不轻,特别是整个身体差点给烧成一堆焦炭时,那股疼痛委实是撕心裂肺,现在还让脑袋直作疼——不,不可能有这么完美的事,他那套战技肯定在什么地方有破绽,只是我一时间找不到而已。
  也许他和自己一样在硬撑……也许再坚持几分钟,他就先倒下了。
  可是,可是真的很痛啊!
  遥遥看着战天行若无事的样子,还有那张仿佛一百年都不会变幻的臭脸,白晓飞心中欲哭无泪——本来自己已经屡逢奇遇,自以为就算不能打的战天抱头鼠窜,也该稳稳压过他一筹。没想到他不知从哪里学来这种怪招,竟然反而以低自己两个阶位的力量打得自己鼻青脸肿。
  装逼被雷劈……情何以堪啊!
  
  “喂,小白!你到底行不行?”
  艾佛露西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原来她担心不下,干脆也穿着百变战甲冲出了黑云母舰。只不过没有学过在太空中传递声音的办法,远远研究半天,总算将声音送出去,气鼓鼓地道:“不就是一个宇阶意识吗,别告诉我,你连这点事情都搞不定!”
  “啊?宇阶!”
  白晓飞猛然剧震,差点被欺近的战天一脚踹出个透明窟窿。手忙脚乱地反攻几招,全都被轻易化解,心中不禁又惊又怒,再也顾不得招式可能被对方学去的困扰,整个身影忽然一虚,再次从乳白变得乌黑。
  一层层肉眼可见的光波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朝四周扩散开来,在虚空中凝聚不散,仿佛组成一个个神秘的文字。方圆一公里的距离内电闪雷鸣,竟然不似在宇宙真空,而像是暴风骤雨的大气层。
  观战的顾天豪见状一震,喃喃道:“果然是精神异能!”
  话音未落,白晓飞已经展开了大招的起手式:“茫茫碧落,幽幽黄泉,彼之厚土,吾之苍天!”
  直如一颗颗炸雷在宇宙中轰隆隆地震响,就好似无数星辰燃烧破灭,几乎在一瞬间就充斥了整个战场。白晓飞怒目圆睁,仿佛化身为下凡的金刚,要用熊熊怒火燃尽人世间的一切丑恶,纵声长啸。
  
  轰!
  整个空间骤然暗了一暗,就好像无数乌云猛然从头顶上方压下来,将光线挤出了控制室。巨大的压力狠狠砸过来,战天身形如电一般朝外围撤去,只是他刚刚一动就感觉周围的空气粘稠如胶,好像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缠在身上,迈不开脚步。
  与此同时,连接天地的庞大能量霎时间代替了黑云母舰的雾状外壳,仿佛一条条游曳的银蛇,层层围住舰身。悬浮在半空中的黑云母舰剧烈震颤起来,缭绕的烟雾就像乌鱼的触须般疯狂摆动,最后缓缓朝着白晓飞的方向涌去。
  “精神武技?分身共鸣?”战天的脸色终于不断变化,先是双手一举,指尖电芒四射,竟然和白晓飞正在施展的碧落黄泉有着极为相似的效果。可是不等招式展开,他猛然一咬牙,双目中闪过绝决之色,身周的劲气疯狂鼓荡起来,竟似一道漩涡般不住吸纳着虚空中的雷光。
  “这厮终于不肯学我了?是学不来,还是另有更狠的大招?”白晓飞心中疑惑,却不敢给战天准备出招的时间,趁着他力量不足的此刻,两道长虹气劲如九天垂落的银河般劈下——“战天!你去死吧!”
  两道重击轰下,战天扬臂一挡,双手转为擒拿锁住白晓飞的双腕。
  “咦,敢跟我比能量?不好……”白晓飞心中刚刚一喜,一阵蚀心剧痛直澈心肺。被抓住的手腕迅速枯干萎缩,身体中的能量好似决堤的潮水般为战天吸收过去,自身功力也急骤减退,不由惊得魂飞魄散。
  “这,这……啊!”假如一开始便有所准备,白晓飞自然可以抵御。但现在气空力尽,再被吸下去,肯定就此败亡,当下唯有惨叫一声,强行震断一双手腕,这才脱开对方吸力,趁空隙而走。不知战天用了什么邪法,被吸得干瘪的伤口,竟然半滴血也流不出来。
  
  骤然失去双手,纵然是天阶六级的恢复能力也无法迅速生长出来,好在白晓飞此刻的身体原本就是由“黑云”组成,又已经和黑云母舰联成一体,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片刻间就重新催生出一对新手,朝着迎面扑来的战天连出重击。
  战天猝不及防下,斩击如雨而至。乘着黑云母舰供给的庞大能量,白晓飞一时与战天斗得旗鼓相当,甚至渐渐占到上风。
  突来的震惊,让战天有些应付不来,却很快就发现了对方的破绽。即使白晓飞在力量上有所提升,但因为刚才的大招被强行中断,此刻出手毫无章法,一招一式显得杂驳不纯,显然未有时间好好练习,完全是凭着蛮力与自己对抗。
  恍然之后,战天已然发招。白晓飞适才使过的招数,如今在他手中,赫然更具杀伤力,也更加纯熟,像是经过几十年勤修苦练一般,将白晓飞的攻击全数封死克制,轻而易举地夺回上风。
  白晓飞怒骂一声,手下招数源源而发,分毫不退地与战天招招对攻。胜与负,生与死,一切都在刹那间交错而过,只要一下子的决定偏差,就会从此坠入无底深渊,再没有翻身机会,与胜利荣光永别。在这样的身心压力下战斗,各方面消耗都是平时的数倍,大量汗水,伴同自己与对方的鲜血,一起在攻击时洒在彼此身上。
  两人身上的鲜血如下雨般四处飞散,眨眼间就成了两个血人。白晓飞虽然屈居劣势,但他无比旺盛的生命力,,总能将受到的伤害化于无形,重新又攻了过来,战天也感到一阵老鼠拉龟的无力感,令得战斗延续下去。
  胶着之中,两人继续比拼的已经不再是能量和招数,而是心中那股不屈的意志,滔天的战意。竟然隐隐生出几分相知、相惜的感觉来。
  
  纵然有着强横实力,两个性命相搏的天阶强人也渐渐感到体力不支,难以为继。但在极度身心紧绷中,又有一股几乎让人为之战栗的强烈昂扬感。
  一转眼就是数十记拳掌对轰,每一发气劲攻击,都如生命的火花,在那极短暂的时间里乍亮又熄灭,尽情地挥洒光彩,虽然只是一瞬,但生命的意义,却实实在在地于其中绽放闪亮……双方都知道,胜负将在接下来的极短时间内决定。
  “决胜负吧!”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出对方的决定。
  怒喝声中,战天猛地跃起。背对着红鱼阳光,他身上忽然散发出一股恐怖气势,像是无穷无尽的黑暗,迸放出冰冷的邪恶魔气,而不知是否错觉,在白晓飞眼中,战天的存在甚至已经吞没了太阳,将整个世界化成一片无垠黑暗。巨大的虚无,破裂所有空间似地要将自己吞噬。
  不能躲!不能避!躲避的结果,既是死亡。这一招——只能硬拼!
  白晓飞并没有试图反攻,只是双臂交叉高举,全力防御,似乎在等待某些东西。
  果然,就在战天的气势趋至最高点,即将临空下劈的时候,一股像是要把整个脑袋烧焦的剧痛,在他头部突然出现。
  “啊——这是……”
  即便宇阶意识都压制不下,当这疼痛由脑部深处直接发作,宇阶意识根本运作不了,由万众一心凝聚而成的绝顶战技立刻濒临崩溃、碎裂。
  “嘿嘿,你终于上当了!”
  白晓飞长笑一声,大量地宇宙能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涌入身体,周围萦绕散出的劲气,隐隐汇聚成一头黑色的洪荒巨兽,冒出熊熊的黑色火焰,遮天蔽日,鼓起的风波直扫出数十里外,朝战天扑击过去。
  “学我的招式学得很过瘾吧?可惜我忘了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有些本事就好像‘注册商标’一样,我可以用,你却是绝对不能乱用的!”
  轰——隆——隆!
  虚空中,就好像真的被头巨兽咬了一口,呈现出无比黝暗的浑圆球体,转瞬消失。白晓飞浑身浴血,摇摇晃晃地拎着生死不知的战天,仿佛从地狱里走回来的死神。
  
  这一刻,被他身上的气势所摄,竟然没有一艘生化人战舰想到冲上前来,去营救他们的领袖。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五九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