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五章绿妖儿之怒
  一道鲜血筑成的海浪从通道外涌来,带着浓浓的刺鼻腥味,铺天盖地仿佛要将人掩埋其中。隐隐竟有硝烟冒出,仔细看去,才能发觉那都是绿妖儿体内的气劲幻化而成。
  忽然感应到那阵不寻常的杀伐气息,白晓飞顿时一凛,猛然抬头望去。
  “咦,怎么不是白色!”
  破茧而出的绿妖儿并没有如同想象中那样晋级成白色皮肤,反而好像从地狱中刚刚爬出来的恶鬼一样,原本披在身上的衣服已经碎成一条一条的布片,露出全身赤红如血的颜色。一双眼睛漆黑如墨,却没有瞳孔,看上去就好像眼眶中只剩下一个黑乎乎的洞。
  此刻她的脸上充满了痛苦、暴虐的表情,黑乎乎的眸子正对着白晓飞的方向。身上的杀气越来越重,幻化成一滩摊血水从她脚下升起,喷涌不休。
  潘莉萝见状轻声问道:“她晋级失败了吗?”
  “如果这样也算失败的话,我倒想失败几回!”白晓飞苦笑道:“颜色虽然退了一级,但是她的战斗力从天阶一级起码直上到五级……小心!”
  
  绿妖儿听见人语声,立刻高高跃起如鹰隼般俯冲而下,并掌如刀,激荡出一片血色虹光,天阶力量施威下,只听得轰然一声,主控室的部分陈设已经整个被削斩开来,碎片满天飞舞,连同那四散裂坠的屋顶朝周遭落去,砸在两人身上,竟如子弹般强劲。
  “我靠!这么猛?”
  白晓飞怪叫一声,气劲护体,无数碎片立刻被反震出去。
  而不待他反击,绿妖儿已经嘶吼一声,飙飞而来。娇躯在空中留下一串火红的虚影,直如一条火线燃烧过来。
  “好快!”白晓飞的表情蓦地严肃起来,双臂一翻,绕了一个弧圈后,交击在一起,一股无形的压力开始朝四周笼罩下去,单单仅是此招前奏,就已经令得周遭气流不正常地扭曲起来……自己刚刚睡了霍金娜,此刻又把她的“好友”弄成这个样子,实在很难对着绿妖儿继续痛下杀手。问题是绿妖儿此刻的状态已经敌我莫辩,战力还高的出奇,要像上次那样毫不费力地治住她显然不可能。
  “小萝莉,你照顾好自己……抽空去叫醒霍金娜,看她知不知道这婆娘是怎回事!”
  吐气扬声,白晓飞双臂发劲,沛然刚劲如海潮怒啸,朝四面八方狂涌过去,天阶力量全面催动下,周遭空间承受着不合常理的强大压力,开始轻微地扭曲起来。
  既然不能伤害绿妖儿,白晓飞只得全力施为,疯狂压迫着方圆几百米范围内的空气。就算她的身法再灵巧,也如同身负千斤重物,难以活动,身形慢了下来,出现在白晓飞眼前。
  “嘿!这还抓不住你?”
  强大的压力下,空气已经黏稠如水。白晓飞成功地破去绿妖儿极速的优势,抢回战斗主控权。利用她身形凝滞的短暂时间,眨眼间就飞掠到她身旁,一拳击出。在收回拳头的同时,一腿打横踢出,正中绿妖儿腹侧。
  本来以为这一拳一脚应该足以瓦解绿妖儿的战斗力,但击中她的刹那,两人肢体相触后,一种奇异感觉让白晓飞大为吃惊——自己明明踢中她难以防御的腹侧,但感觉上却好似踢着什么极为柔韧的东西,浑然不受力,将自己的重踢消去大半力道,那感觉仿佛是一脚踢进了一大块又黏又滑的软橡皮糖。
  定睛一看,绿妖儿的身体赫然呈现一种不正常扭曲,以给自己踢中的那一点为中心,娇小的身体给拉长了数倍,弯弯地曲折起来,活像给自己踢断了全身骨头,软绵绵地成为一个“C”字形。
  对——骨头!自己虽然踢中,但却感觉不到任何骨折,甚至也没有半点血肉实体的感觉,就好像绿妖儿整个人变成了一块橡胶!未及细思,绿妖儿已经被弹飞了出去在弹飞的途中,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溅洒长空,狼狈地飞坠到主控室的另外一端。
  “呃?”
  不敢大意,白晓飞朝绿妖儿飞坠的方向追过去,行至中途,他在半空中煞住脚步,前方隐隐传来的一股诡异气氛,让他感觉到不对。“唔,力量正在往上窜升,这鬼妞越揍越精神?”
  空气中的杀伐感觉越来越强烈,血腥味也比刚才更浓,隐约还可以看到绿妖儿掠过的空气中映照着火光!有些自嘲地苦笑着,白晓飞骤然加速,朝那给自己不安感觉的方向赶去。行至中途,他已经察觉不对劲。前方传来的气机震荡,显示绿妖儿不但未受到什么伤害,力量还正在提升。
  通常会出现这种情形,都是因为运功者使用某种自损己身,在短暂时间内激增力量的功诀,或者……
  “难道这鬼妞还没晋级完?”白晓飞推翻了自己的第一个想法,而不得不面对另一个严肃的答案,因为不管怎么激增力量,那也都仅是单纯地增加“量”,不会产生“质”的改变,更不会因此突破天阶等级。
  但现在,前方所传来的气势感觉,却已经超过了天阶五级,而进入了与己同级的力量。
  “我靠!揍一拳就提升这么多……再打一会岂不是超过我了?”
  
  一股狂躁肆虐的力量从前方重来,一个纤瘦身影拦在半空,赫然正是稳住身形的绿妖儿。她的双眸中似乎多了某些仇恨的情绪,面无表情地举起双拳,一双黝黑的眼眸,仿佛能够看透敌人全身破绽似的上下打量着白晓飞。
  白晓飞止步摆出了架势,意识遥遥锁住绿妖儿,苦笑道:“我这个人虽然不忌讳打女人,但实在不想和一个疯子战斗……如果你还有一些意识的话,能不能大家住手好好谈谈?”
  没有答话,绿妖儿静静地看着白晓飞。不断提升着力量,一头乱发随风摆荡,昂首傲着俯瞰下来。如果去掉那份血淋淋的味道,也别有一种淡淡的冷艳,即使是打定主意要施重手的白晓飞,也不得不惊讶于这少女的美丽。
  “杀!”
  绿妖儿首次说出一个有意义的句子,蓦地一抬头,体外血海般的气劲赫然产生了诡异的变化。在身前凝聚成一把刀的形状,刀刃慢慢地变长、变厚,刀柄部分亦浮现细小的骷髅雕纹,通体笼罩在一层血光之中,连带握着这柄妖刀的手都变成通红一片,看来邪异无比。
  “呃,精神力实质化,然后拿来当兵器用?”
  绿妖儿忽然仰头发出一声尖锐长啸,高亢入云,声传四野,在奇峰号内不住回荡。
  “在这里发大招!你想毁了我的飞船?”
  白晓飞不再迟疑,手刀挥洒出一片刀浪,滔滔不绝地吞杀过去,气劲中隐隐泛着一层黑气,赫然已经运上了最新领悟的主神能量。
  绿妖儿同样是挥刀斩出,竟然白晓飞一样泛起黑气,两人劲气隔空撞击,彼此身形俱是一晃。绿妖儿似是不愿硬拼,一沾即退。白晓飞知道若是让她飞身退开,自己追赶起来极为困难,是以不顾一切地飞身追过去。
  没想到绿妖儿的退去只是虚招,突然爆喝一声返身像出膛的炮弹般冲了回来,由远而近,激起强大的冲击波。
  感受到绿妖儿的疯狂,白晓飞不敢怠慢。身形一晃之间,第二分身破体而出,迎着绿妖儿的方向,同时厉声喝道:“鬼妞,你要找死吗?别逼我杀了你!”
  
  全力施为下,白晓飞反臂一记重拳轰出,磅礴的精神力同样发挥作用。绿妖儿虽然挡住,却扔给震得飞退开来,身子在半空中不住细微颤抖,眼中的颜色稍黯。
  “唔……她的身体好像承受不住这样提升啊……怎样才能让她停下来呢?”
  “吼……杀!”
  绿妖儿娇躯一震,双眼闭拢又重新睁开,黑色的眼珠忽然变成红色。脸上添了一层狂暴,杀气腾腾,几乎是红着双目,将满腔敌意全对准了眼前的男人。纤腰一扭,身体柔若无骨地白空中绕了一个弧形,带起的风声并不强烈,甚至根本就可以说是寂静无声,但速度却愈发快了几分!
  白晓飞脸色微变,感觉到绿妖儿此刻所用的招式中蕴含着十分危险的气息。刚才自己一拳击中她,却混不受力,显然也是因为她的特殊体质,急忙凝神全神贯注地应付。
  绿妖儿娇躯连晃,就好像一条蛇在空气中飘忽不定地游动,可最终的目标却紧紧锁定住白晓飞,只是不断蓄力,悍然出击!
  白晓飞双眉一扬,分身和本体同时轻吒道:“黄天厚土,虚拟黑洞!”
  两劲相交,在这瞬间,周围所有气息流动都停了下来,甚至连周围原本狂吹的劲风都消失无踪,但白晓飞却察觉到几丝细微的气流意欲由身边擦过,当即运起内力,把这些即将缠上身体的潜劲全给卸开。
  “哗啦”一下,仿佛布帛撕裂般的怪异声响,那几道被卸开的潜劲,立刻爆发了开来,撕裂周遭的空气,各自形成了一道小型龙卷风,朝四面席卷过去,变为一个个的漩涡。
  狂风刮面生疼,绿妖儿的劲气如石沉大海,被白晓飞操纵的虚拟黑洞吸纳进去。
  但白晓飞毕竟不敢让黑洞真的降临在奇峰号内部,又不想击杀绿妖儿,此刻大半的精力都集中在控制黑洞上。就在这时,却觉得被自己压下的能量起了变化——绿妖儿的气劲刚猛绝伦,白晓飞一时间化之不去,受到操控者催运之后,赫然剧烈爆炸了开来。
  尽管这爆炸不具有指向性,杀伤力因而减弱,但如果说适才的威力是一,现在这一下爆炸绝对有超乎它五倍的威力,在这等距离之下爆开,便是白晓飞也禁受不起,护身劲道破开一个口子,手掌、手臂鲜血淋漓,向后摔跌出去。
  不过绿妖儿更是不堪,大口鲜血喷出,上半身血涌如泉,整个人被冲击力压得往后弯仰。眼看就要像翻筋斗一样地滚出去,也不知她从哪来的力量,猛地向前一扑,脊椎发出阵阵难听的骨爆声,竟然硬生生止住跌势,趁着白晓飞没能站稳的短暂时间,龙枪再度轰击过去。
  “杀!”
  像是见到不共戴天的仇人,又像是饥饿的猛兽看到猎物,绿妖儿的杀意炽盛到顶点,眼中迸射出红色厉芒,龙枪聚力,毫不留情地向白晓飞轰发。
  “妈的,这鬼妞不要命了!”
  藉着跌势消去身上劲力,白晓飞因此而减轻伤势,却怎料绿妖儿凶悍若斯,连喘息一下都没有,拼着纤腰折断的危险,强行鼓劲,在短时间内抢攻过来。白晓飞无奈之下怒喝一声,鼓足余力重重踢在绿妖儿的拳头上,一道血花同时迸射开来……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七五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