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三章我把她送给你了
  就在古月枫和叶长天僵持在大厦楼顶生死一线的时候,白晓飞却终于想到了改变僵局的办法,在灰衣老者的对面坐下来。
  近距离观察这位老人,白晓飞才发现他比自己想象中还要老一些,如果远看的时候像是一尊岩石的话,近看的时候就已经如同一株朽木……苍老中带着腐朽的味道。苍老的脸上皱眉密布,已经看不出当年的轮廓。除了一对眼睛中还闪耀着灵动和睿智的光芒,让他显出几分生机,整个人就好像随时可能被风吹散一样。
  灰衣老者也在观察白晓飞,他的手中轻轻捏着一个茶盏,里面的茶水已经凉了,却仍旧一口未动。良久,他才开口问道:“刚才,你说我调教那个小猫女的方法不对……虽然她叫我主人不假,可是你怎么知道,她是我亲手调教出来的呢?”
  “我只是猜的。”白晓飞坦然答道:“因为你说过的两句话。”
  “哦?”
  “你见到我的第一句说,我和你年轻时候一样,怜香惜玉……这说明老人家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风流角色。”
  “继续。”
  “你的第二句话说,我的女伴外刚内烈,绝对不会给我戴绿帽子……这说明你对女人十分了解,仅仅从举止相貌上,就能把她们的性格推断至八九不离。”白晓飞顿了顿,继续说道:“一个很曾经风流、很了解女人的男人,会把调教一名极品猫女的乐趣,转手给他人么?”
  灰衣老者的表情不变,眼角却掠过一抹笑意,道:“可是我已经老了。”
  白晓飞悠然应道:“有些爱好,与年龄无关。”
  灰衣老者终于发出一声干瘪的笑声:“好。就算你说对了……现在你来说说,我调教小乖的方法哪里不对?”
  原来那个猫耳女孩叫做“小乖”?还真是人如其名啊!白晓飞记下小猫女的名字,这才说道:“我还得谢谢老人家,能让我通过这几根柱子啊。”
  灰衣老者若无其事地答道:“其实你走进来的办法有很多,就算直接迈进柱子,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年轻人,懂得进退、能够谨小慎微,这是好事。不过胆子太小了,有时就会错失机会……这样的性格,是很难泡到美女的!”
  “我也没想妻妾成群啊,现在这一个就够我头疼了。”白晓飞苦笑一声,岔开话题说道:“还是说这个小猫女吧……老人家,您觉得猫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
  灰衣老者淡淡说道:“猫就是猫,尖耳长尾,还能有什么?”
  “错了!”白晓飞大声说道:“猫是一种优雅、活拨而又善变的动物!它们天资聪颖,温文尔雅,反应灵敏,善解人意,性情外静内动,表面安静隐匿了内心的喜怒哀乐。举止高雅,恬静可爱,乐观向上,易于沟通,适应环境能力强……渴望得到主人的关爱,其实却很独立。”
  一口气说到这里,白晓飞顺手拿起桌子上的茶具给自己到了一杯,一饮而尽,这才有些忿忿地继续说道:“好好的一个小女孩,正应该活拨可爱,机智善变才对……这么一种复杂的动物,到了您的手中却变成了小乖,简直就好像被驯服的小狗一样温顺听话,实在是仅得其形而没有得其神。完全失去了调教的本义啊!”
  灰衣老者古井不波的脸上,终于微微动容!
  事实上白晓飞的这一番话,原本是他当年在网络上看到的,某位日本作家在小说段落中用到的词汇。因为白晓飞家里恰好养了一只暹罗猫,于是对这段描写十分喜爱就记了下来,没想到却在今天派上了用场。
  白晓飞本以为灰衣老者会五体投地、甘拜下风地赞扬他一番,或者是老羞成怒地干脆将他赶出门去。可是没想到灰衣老者只是睁大了眼睛,再一次从上到下地仔仔细细打量着他,就好像白晓飞所坐的位置其实的一台立体投影机,正在播放连台大片一样。
  良久,灰衣老者忽然开口,问了一句风马牛不及的话:“刚才你在楼下的时候,和你对持的那个大个子,是不是个生化人?”
  白晓飞一怔,不知灰衣老者从什么地方看出了4号的底细。按理说在55层的高度上看地面,人脸的大小已经和蚂蚁差不多,跟不用说留意到身体的细节部分了。本来为了老白鼠的安全着想,他应该一口否认4号的来历才对,可是想到灰衣老者那近乎妖孽般的眼睛,白晓飞还是点了点头。
  灰衣老者微微一笑,竟然不再发问,也不再理会白晓飞。只是低下头凝望着自己手中的茶水,就好像睡着了一般。
  这个举动顿时又让白晓飞一阵愣神,耐着性子呆坐了一会,看灰衣老者始终没有任何表示,心中也不愿惊扰这位老人。于是缓缓起身,打算去接艾佛璐茜。
  
  就在这时,电梯门轻轻一响,猫耳少女当先走出电梯,十分礼貌的站到门口。在她身后,艾佛璐茜和贾先生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
  白晓飞看见艾佛璐茜,不由喜叫了一声:“小龙女,你的伤好了?”
  艾佛璐茜遥遥白了他一眼,高高抬起右腿迈了一步,示意自己已经无碍。
  贾先生看见白晓飞已经坐到了灰衣老者对面,神色微变,不动声色地笑道:“小兄弟,我把你的女朋友完完整整地交回来给你了!”
  艾佛璐茜插口叫道:“贾大叔,人家才不是他的女朋友呢!”
  贾先生微微一笑,却没有接口。
  白晓飞站起身来,朝灰衣老者鞠了个躬,大声说道:“老人家,谢谢你救治我的朋友,也谢谢你的茶水。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要告辞了。”
  灰衣老者眨了眨眼睛,用十分缓慢的语调说道:“有……一件事情。”
  白晓飞心中一动,沉声说道:“您老有什么事情,我一定尽力而为。”
  灰衣老者张口刚要说话,忽然撕心裂肺地咳嗽起来,一旁的小猫女连忙跑上前去给他捶背。有些嗔怪地说道:“主人,您不要再说话了,让贾先生说吧。”灰衣老者只得一边咳着,一边朝贾先生指了指。
  “这位小兄弟……”贾先生上前一步,看着白晓飞笑道:“你应该不是罪恶之都本地的人吧?”
  白晓飞心中一凛,不动声色地答道:“我们是商队的保镖。”
  贾先生淡淡一笑,用玩味的目光在艾佛璐茜和白晓飞身上扫了一眼,继续说道:“既然这样,小兄弟最近一段时间,应该经常来往这里了?”
  白晓飞只得说道:“不一定,我本来以为这里给的钱多,所以就跑来看看。谁知道居然这么危险,也许下次就不会再来了。”
  贾先生不以为意地笑道:“我家主人请小兄弟办的事请,就是如果下个月五号,你还会来罪恶之都的话,希望你能再来这里一趟。”
  白晓飞愕然问道:“来做什么?”现在只不过是月初,下个月五号,自己估计是肯定不在了。
  贾先生朝灰衣老者望了一眼,却见他老神在在地没有任何表示,于是说道:“请小兄弟来,自然是有一件天大的好事,要你参与……只不过这段时间,还有另外一些人也要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所以需要等人到齐之后,再一起公布具体的内容。”
  白晓飞有些失望地说道:“贾先生如果不肯说出具体内容的话,我没法保证一定会来。”
  贾先生笑道:“小兄弟如果到时候不在罪恶之都,或者有事情来不了,都没有关系。我家主人只是希望到时候如果你在这里,就请尽量过来一趟。我可以保证这件事情对你有利无害,绝对不会让你白跑一趟就是。”
  白晓飞眼珠转了转,非常诚恳地答道:“好。如果到时候我还在罪恶之都,一定会来这里看一看。”
  贾先生抚掌笑道:“既然这样,我就不妨碍小兄弟办事了……”
  
  “等一等……”终于停止咳嗽的灰衣老者再次开口,伸手指了指身边的猫耳少女,又指了指白晓飞,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把她送给你!”
  “什么?”白晓飞失声惊呼,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猫耳少女却已经变了脸色,噗通一声跪倒在灰衣老者身边,颤声叫道:“主,主人?”
  灰衣老者低下头,眼中闪过一抹君王般的威严,顿时让猫耳少女浑身一颤,到了嘴边的话语再也说不下去。只是娇躯不住颤抖着,眼中露出凄然的神色。
  灰衣老者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威严被慈爱替代,颤颤巍巍地伸出干枯的手,伸直了手指,在猫耳少女的耳尖上摸了一下,让她的娇躯再次剧颤。随后,灰衣老者脸上的表情全部消失无踪,就好像眼中再无任何值得一看的事物。淡淡说道:“去吧。”
  猫耳少女愣了片刻,一咬牙躬身伏在灰衣老者脚下亲了亲他的鞋子,匍匐着退后几步。这才盈盈站起身来,走到白晓飞身边重新跪倒,用蚊子般的声音低呼道:“新主人……”
  白晓飞这才如梦初醒,愕然抬起头来叫道:“老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灰衣老者低垂着脑袋不闻不动,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白晓飞的问题一样。
  一旁的贾先生叹了一声,说道:“小兄弟,主人既然把小乖送给了你,自然有他的理由。而且也绝对不会再收回来!你也不用客气,还请你以后善待小乖。”
  白晓飞勃然怒道:“我知道你们罪恶之都里还存在奴隶制度,可是我并不是这里的人!我虽然改变不了罪恶之都的任何事情,但是我自己起码不需要和你们同流合污!你们要我接受这样的礼物,难道以为我会答应吗!”
  这一番话掷地有声,伫立在旁的艾佛璐茜立刻接口喝道:“小白,说得好!”
  贾先生不为所动地应道:“小兄弟如果不喜欢奴隶,那不把小乖当成奴隶便是。我家主人既然将她送给了你,自然就是随便你来处置了。”
  白晓飞眼珠一转,问道:“那是不是我说还给她自由,她就可以恢复自由之身?”
  贾先生眼中闪过一丝说不出的讥讽之意,淡淡答道:“那是当然!”
  “那好!你们一定是觉得老子谈话好色,必然舍不得这样一个小美人吧?”白晓飞深吸了一口气,浑然没有注意到脚下跪伏着的猫耳少女已经不可抑制地颤抖了半天,自顾自地朝着灰衣老者大声说道:“老子现在就宣布,这只小猫,她自……”
  “等一等!”就在白晓飞“自由”二字即将出口的时候,灰衣老者忽然再次开口,嘎声说道:“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六三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