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七章霍金娜之怒
  霍金娜的歌声中仿佛蕴含着某种魔力,让人的心情随着她的歌声波荡起伏,久久不能平熄。一曲终了多时,余音竟犹在耳边回荡,不由自主在心中反复吟诵那个调子,就好像着魔一样。
  看来她说自己的工作就是给蠕微族人唱歌跳舞,未必就是谎话。仅仅随意哼唱,效果已然如斯,真正登台献唱的情况下,只怕比所谓的宗教催眠还有效果。
  而且以白晓飞此刻的精神力,竟然丝毫感受不到霍金娜的歌喉中有任何能量波动——换而言之,除了纯粹的声波之外,并无任何其他东西在作用,却起到了精神系强者对普通人一样的压迫和催眠。
  
  歌声终了,绿妖尔也停止挣扎,整个人陷入一种失神的状态中。就好像没有灵魂的木偶,丢在岸上的死鱼,再无半点反应。
  “靠,像奸尸一样!”白晓飞忍不住停下动作,郁郁道:“这样就可以了吧?是不是等她醒过来就恢复正常了?”
  霍金娜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处。
  潘莉萝听过歌声,对她的印象稍有好转,思索片刻柔声说道:“娜娜既然已经唱了歌,何不再跳支舞?”
  霍金娜微微一颤,苦笑道:“你猜出来了?”
  “我只是想歌舞不分家,你的歌声既然有如许魔力,想必舞蹈也一定不简单。”
  “没错,我的歌声可以安抚人的心灵,我的舞蹈则可以令人振奋。不过现在绿妖儿的状态非比寻常,我不敢给她跳舞……因为……”
  “因为什么?”
  霍金娜咬了咬牙,说道:“因为她很可能已经疯了。”
  “疯了?”
  “对,她的脑子里现在已经是一片空白,就好像刚出生的孩子一样,所以我们需要给她重新塑造一个人格!”
  “塑造人格?”潘莉萝失声问了一句,忽然想起潘莉萝身上很可能就隐藏着双重人格,心中若有所悟,平静地说道:“既然这样,你还等什么?”
  霍金娜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旋即好像下了某种决定,咬牙毅然道:“好,你们来帮我给她塑造人格!”
  “我们怎么帮你?”
  霍金娜快步走到绿妖儿的头顶坐好,将双手的掌心分别贴在她左右太阳穴上,脸上露出十分肃穆的表情,缓缓道:“男人的动作不要停……因为塑造人格的过程中需要一个不间断的坐标点,你的动作正好合适。然后……你们觉得绿妖儿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或者说,你们希望绿妖儿变成什么样子,现在说吧……”
  白晓飞敏锐地感觉到霍金娜掌心中藏着某种精神波动,却没有说破,只是继续挺送腰肢,将大肉棒在绿妖儿体内进进出出,故作惊奇地道:“难道我们希望她变成什么样,她就会变成什么样么?”
  霍金娜淡淡道:“不能抵触,例如‘又是淑女,又是荡妇’这样的设定很容易造成人格分裂。所以你们理想中的绿妖儿尽量要单纯、单一。”
  “这样啊?”
  “很好,那我们首先要她忠于小白!”潘莉萝首先开口道:“这个没问题吧?”
  霍金娜仿佛早有预料地应道:“可以。但凭空捏造出来的忠诚,没有任何基础,随时都可能塌陷、崩溃。所以你们还需要一个让绿妖儿忠于白晓飞的理由。”
  “简单,因为她对小白一见钟情……嗯,因为身份的差距,所以决定主动献身……”
  “喂……太离谱了吧?被这样的鬼妞一见钟情,会要人命的!”白晓飞停下动作抱怨道:“不如让她家破人亡,被蠕微星人追杀,然后正好让我救了?”
  “嗯,然后再对你一见钟情,这样就合理了……”
  “呃……”
  “这些都不是重点。”潘莉萝眨了眨眼睛,淡淡道:“重点是绿妖儿的记忆中,所有与蠕微族有关的秘密,并没有因为人格重塑而消失!当她醒来后,还会清清楚楚记得这些秘密,并且愿意告诉小白!”霍金娜闻言娇躯一颤,显然没想到潘莉萝会忽然提出这样的设定,后者已经继续说道:“当然,如果你想洗掉这些记忆,也可以……”
  霍金娜平静地说道:“我可以保留这些记忆,但不保证那正是你们需要的……而且这可能会对绿妖儿的人格造成很大影响。人格塑造这种情况,只能发生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如果绿妖儿再出了问题,到时候未必还有这种机会。”
  “别为难她了,还是让一切事情顺其自然吧。我虽然不算精神系异能者,但也知道要塑造一个完整的人格有多么困难,稍有不慎就会弄出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或者血腥暴力的杀人狂……”
  白晓飞忽然说道:“我建议把绿妖儿的记忆全部封印起来,只留下最基本的生存知识,还有对咱们几人的好感。以后她能想起多少,要看她自己能承受多少——如果她不愿想起那些往事,那也由得她好了。”
  霍金娜双眼一亮,赞赏地说道:“这个办法好,将记忆封印起来,由她自己来决定是否想起自己的过去——为什么我以前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
  “只是大家看待问题的方式不同吧……”潘莉萝忽然乐不可支地娇笑起来,绝色容颜上挂着说不出的快乐。
  霍金娜愕然问道:“她怎么了?”
  “唔……她想起了一些往事。”
  白晓飞含含糊糊应了一句,心中明白潘莉萝把自己的意思想歪了。
  
  当初两人来到这个世界,潘莉萝也是记忆丧失,全赖自己手把手地教她。从走路吃饭到穿衣睡觉……当然还有自己为了淫欲而发明的“一二三套动作”,更是让两人吃够了苦头。
  只不过现在回忆起来,这些经历都成为了两人之间最甜蜜、最保密的记忆。所以潘莉萝一定以为白晓飞的“调教”瘾又犯了,所以想再弄出一个失忆的鬼妞来调教。其实,他只是单纯不想用这种方法来征服绿妖儿罢了……
  
  订下基调后,事情就变得简单很多。
  依旧是白晓飞一边进行着单调的打桩运动,霍金娜闭目冥思,将绿妖儿纷乱的精神归拢、封印、重塑……
  白晓飞能感觉到自己胯下的女体渐渐柔软起来,不在那么僵硬死板,而绿妖儿的洞洞也开始分泌出温润的液体,甚至还会随着自己的抽插发出诱人的、低低的呻吟声……在和这个鬼妞拼死拼活一场后,看着她在自己身下婉转娇吟,确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霍金娜的神色也从最开始的肃穆渐渐放松,双手忽然轻轻一抖,好像穿花蝴蝶般在绿妖儿的脑上连点几下,松了口气道:“好,她马上就会醒了。”
  “正好,老子也打算结束了……”
  白晓飞吁了口气,腰肢猛然一抽,重重朝前撞去,将忍耐了多时的精液射进绿妖儿体内。
  
  异变突生!
  先是绿妖儿的睫毛一颤,娇躯像桥一样高高拱起,双眼突然瞪得老大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白晓飞。目光中无想无念,无欲无求,纯净的像个孩子。
  与此同时,蹲坐的霍金娜惊呼一声,就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拳头迎面击中,整个人划出一条弧度尖锐的抛物线。没有人看清是怎么回事,仿佛一道光闪了闪,霍金娜就倒飞出去。
  紧接着,整艘奇峰号就好像忽然从平静的海底挪到了正在爆发的火山口上,用难以想象的激烈频率震颤起来。飞船内部那些晶石一样的墙壁同时放出五颜六色的光泽,将整个空间照的扑朔迷离。
  久违的盖亚意识能量如同海啸般汹涌而来,不再是朝着白晓飞集中,而是在整个奇峰号的内部激扬鼓荡。能量流就像一颗颗炮弹般横冲直撞,偏偏却打不破奇峰号的外壳,于是就在船体内部反复折射。
  “盖亚!”
  霍金娜尖叫一声,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娇躯忽然像吹气般胖了一圈,几乎有原来的三个人合起来那么粗壮。她的皮肤在浩瀚的盖亚能量下变得透明如水晶,可以清晰看见身体中的骨骼血脉,正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溶解着,将血肉内脏都化成粘糊糊的一团。
  潘莉萝虽然有过和白晓飞一起吸纳盖亚能量的经历,但面对如此磅礴的能量还是束手无策,刚刚尝试着吸收扑来的能量,马上就觉得经脉好像要涨裂一样。不由闷哼一声,吐了半口鲜血,悻悻停止动作,改为在能量乱流中自保。
  
  白晓飞同样叫苦不迭。此刻他虽然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无力阻止。
  自从奇峰号被改造后,他和潘莉萝两人悼念大地之子的牺牲,一直没有在奇峰号内做过爱。其后到了贝汉姆的海盗船中,潜入大母巢星,始终没有发现奇峰号中留下的讯息——大地之子奇峰,在以他名字命名的“奇峰号”中留下了珍贵的礼物,便是他自身的能量种子,以及跨越宇宙时代的宝贵经验。
  这份礼物,本来应该在白晓飞与潘莉萝第一次性爱之际开启。奇峰曾经阅读两人的记忆,了解到白晓飞的特殊能力,于是便将力量汇入原来的“黑云母舰”,等待盖亚能量第一次聚集的时候与白晓飞融合。
  按照大地之子的想法,当两人发现奇峰号失去控制后无所事事,自然就会做爱来召唤盖亚。没想到他们遇见贝汉姆的飞船,一路来到了大母巢星。
  在宇宙中结合盖亚意识,和在星球表面结合,大有不同——因为宇宙无垠,前者只是召唤零散的盖亚意识,并不会产生太大波动。而一颗居住星内却是聚集了其中所有生物,产生巨大的盖亚能量,当然威力百倍。之前因为霍金娜的特殊体质,白晓飞虽然与她合体,却没有召唤出盖亚。此刻终于在射精后,以绿妖儿的身体完成了这个过程。
  奇峰号历经三次改造,从最初的黒翼人飞船到黑云母舰,是白晓飞将主神融入自身。其后在跳跃空间中进化成一艘独特的生物飞船,彻底与他融合,那时的黑云母舰就好像白晓飞身外多了一层皮肤,如臂使指,灵活自如。
  而大地之子的精神力强过白晓飞何止百倍,与黑云母舰结合后立刻形成了仆强主弱的局面。忽然间整个奇峰号都成为了能量的漩涡,将大母巢星的盖亚意识主体吸纳过来。
  白晓飞惊得魂飞魄散。
  
  就在这时,身体已经膨胀成圆球形的霍金娜再生变化,她的体内忽然响起无数尖锐的嘶吼,就好像有千军万马正在厮杀不休。那吼声无形无质,偏偏却比激荡的能量更加凶猛,竟然硬生生将她身周的盖亚能量逼开,形成一个半径十米左右的球形空间。
  白晓飞身下的绿妖儿突然一震,目光朝霍金娜移去。
  “臭小子,你竟敢阴我!”
  非人的吼声从霍金娜体内迸发出来,既尖锐又浑厚,就好像无数男人和女人同声呐喊。那球形气场突然拉伸延长,浑然无视奇峰号的坚硬外壳形成一条透明通道。霍金娜的身体徐徐升起,沿着这条通道朝外逸去。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七七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