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八章黑翼人的来历
  宇宙是一种能量分裂的后果,它处于一种两极的平衡和对峙,不断成长着。当这平衡被打破后,便会合而为一,然后再次分裂,反复不休。
  所以宇宙也有正反之别,有无之分。
  生命也不例外,徘徊于生存和死亡、毁灭和生长、和平与战争的两极之间。
  
  奇峰与黒翼人所分别代表的生命种族,就是另一个宇宙中的两种终极力量。
  “在我们的宇宙中,文明程度已经达到顶峰,生命进化到一个你们难以想象的程度。与此同时,整个宇宙进入衰灭期,一个又一个河系土崩瓦解,消散成为宇宙的尘埃……求生的本能,让智慧种族开始不断的迁移,从一个星系到另一个星系,从一个河系到另一个河系,每一次迁移都经历了以万年记的漫长旅程,无数种族消亡了,随后又有新成长起来的种族加入这个过程,只为了躲避宇宙最终毁灭的那一刻。”
  “在临近终结的岁月中,一股强大的势力出现了。我们代表生命与和平阳明的一面,他们却是毁灭与战争那阴暗面的化身。当时他们的力量远比不上现在,与我们只是势均力敌。但当宇宙终结时,他们因收集了足够生命的能量,竟能把智慧和经验保存着,跨越了这一个宇宙的次元,来到你们的世界……”
  
  白晓飞与潘莉萝听着奇峰诉说往事,于平淡的语气中想象着无数文明的起落,生命在宇宙中绚丽的绽放,不仅神往。
  潘莉萝沉吟着赞道:“你说黒翼人来自另一个宇宙,而你们也是从另一个宇宙追赶他们过来的?”
  奇峰学他们般发出对话以来第一声长叹,沉声道:“是的。但是我们没有足够的能量跨越宇宙,只能勉强把记忆烙印保留在一些生命的因子,通过种种方法,始结合起来,形成现在的生命……在跨越的过程中,大部分记忆都失去了。但仍深深知道须要把黒翼人这可怕的生物除去,于是逐个星河搜索,到了蠕微河系时,终于遇见他们……”
  “可惜……他们已经掌握了强大的力量,反而将我困住。如果不是为了降服我,黒翼人应该早就展开对你们这个宇宙的侵略了!”
  白晓飞大声问道:“那个白洞就是他们的最终武器?”
  “不,那个白洞就是黒翼人母皇的本体,也是所有黒翼人的始祖!你们所见到的黒翼人,其实都是由她分裂、繁殖出来的。”
  “母皇?”
  “她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宇宙之母!”
  “宇宙之母?”
  “是的,如果她的阴谋得逞,将会彻底吞噬掉你们的宇宙,成为永恒而不死不灭的存在!当星球战舰成功制造出来后,我们已经无法和她正面对抗。如果不是宇宙之母和我一样,还没有彻底恢复的话,我早就被她吞噬了。”
  
  白晓飞和潘莉萝都听得发怔,到此刻才明白天黒翼人造出星球战舰来,就是为了要对付这经历了一个宇宙时代的宿敌。
  “当初宇宙之母追缉你的时候,似乎很忌惮被你吞进肚子里的人类……为什么?”
  “这便是我要告诉你的最大秘密了……咱们两个宇宙虽然分属不同位面,但彼此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好像光与暗、表和里,因和果……你们人类,就是宇宙之母在这个位面中的因果!”
  “因果?”
  奇峰道:“这其中的关系,以你们目前的知识还无法理解,即便搜索你们的语言,也无从解释。就好像我难以像一个盲人去描绘色彩这个概念一样……总之宇宙之母和你们人类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
  潘莉萝问道:“那是不是说,黒翼人不能直接征服银河系,所以才驱使蠕微星人来做打手?”
  “并非如此。黒翼人的数量极少,而且宇宙之母的每一次分裂,都会对她自身造成损害。在她完全恢复之前,黒翼人的数量仅够保护她自身而已,不得不依靠其他种族为她卖命。而且黒翼人也不会对你们人类手软,因为他们并没有受到因果的限制。”
  白晓飞目光闪动道:“如果这样,只要我想办法接进宇宙之母,把她这个罪魁祸首干掉,不就一切都结束了么?”
  “宇宙之母唯有在最虚弱的时候,才会受到因果的局限……你现在去找她,只等于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究竟怎样才能对付她呢?”
  奇峰道:“因果,是宇宙间最高的法则,你们人类这个种族中必然藏着克制她的秘密!只是暂时还没有觉醒罢了……这一次宇宙之母虽然能够毁灭我,却不能奴役我作为星球战舰的动力……她想要离开蠕微星系,就必须寻找其他强大的生命体。”
  “宇宙间还有像你这样的生命?”
  “必然会有。其中一些,可能是和我一样,从另一个宇宙的裂缝间穿越而来。还有一些是你们的宇宙自行孕育……就好像跳跃空间中的那种生物。它们如果不被黒翼人征服,迟早也会进化成和我一样的存在。”
  白晓飞叹道:“可连你们也输了给他们,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
  奇峰道:“我的传承已注进了黑云母舰内,在某种连我也说不出来的情况下,或可与你们结合为一,增加你们的胜算。好了!宇宙之母已追来了,我要进行一趟跳跃空间旅程,把你们送离险境,然后再回头与她作战,轰轰烈烈地消散在宇宙之间。你们好好休息吧!只有复元后,你们才有逃生的机会。”
  潘莉萝秀目闪动,奇道:“根据我们的判断,宇宙之母和星球战舰都无法进行空间跳跃,你既然有能力进入跳跃空间,自然可以躲开他们的追缉,何必再回去送死?”
  奇峰平静地答道:“你们的情报有误。第一,宇宙之母是可以进行空间跳跃的。第二,当她牺牲自身的能量,提供给星球战舰为动力时,完全可以带着星球战舰一起跳跃。只不过她轻易不肯做出这种损耗,才急着抓捕我这样的生命体。”
  “我回去和她战斗,固然是为了完成我亿万年中背负的宿命。同时也为给后来者争取时间——我死亡的过程并不短暂。宇宙之母为了阻止我的消亡,一定会花费巨大的时间与精力。在这段时间里,希望你们人类可以成长起来,尽快找到克制她的手段!”
  白晓飞被奇峰语气中的壮烈所摄,竟然一时无法言语。
  
  黑云母舰此刻的样子巨变,它的体积比原来增大了至少十倍,整个外壳不再是虚幻的烟雾,而是晶莹闪烁的六面体,就好像钻石一样,感觉上非常霸道。但外壳的光芒却聚敛收藏,呈现出粉红色的怪异冷芒,闪烁不定,事实上整艘船都变成了这色泽和质地。
  白晓飞和潘莉萝已经回到黑云母舰的主控室,并且从轩窗中欣赏着奇峰在跳跃空间内作出了白晓飞梦想中的以肉身穿越空间旅程,那种灵活性真是让白晓飞等自叹弗如。
  在跳跃空间的能量风暴中,奇峰似若一条鱼般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下畅泳着,而比鱼儿更优胜的是他可用任何方式前进,直冲横移,完全不受限制,就像一个灵巧多变的人,可以做出任何高难度的复杂动作。
  白晓飞以精神力作导航,他却凭着身体的感觉,由身体直接作出应有的反应。要在跳跃空间内追踪奇峰,恐怕只有宇宙之母那样级数的生物才可办到。就算完整的黑云生物,也要远逊一筹。
  两人体内的能量循环开始回复了活力,人也变得有精神起来。他们试图去探测奇峰的状态,却发觉虚渺难测,无从把握。
  如果不是奇峰清醒后身受重伤,已经心存死志,他完全可以靠这样的能力甩脱宇宙之母。但他却选择了轰轰烈烈的战死,如此情操,令人敬佩不已。
  
  白晓飞不由吁出一凉气,骇然道:“这么伟大的生物也彻底败了,我们遇到宇宙之母或星球战舰,不是只有送死的份儿吗?”
  潘莉萝淡淡道:“与黒翼人的斗争,只有无所不用其极,才能取得胜利,趁现在宇宙之母的力量大幅减弱的时机,我们尽量歼灭其他的黒翼人,慢慢削弱她的力量,总有成功的一天……哦!”
  整个奇峰的内部抽搐了一下时,他们已回到正常宇宙空间。
  黑云母舰由奇峰体内吐了出来,飞船浑体晶莹通透,在朦胧的黄光下闪闪生辉。
  奇峰的声音响起,但这趟疲弱多了,缓缓道:“这艘飞船像你的身体一样,蕴含着正反对峙的力量,好好利用它吧。只有它可领你们踏上胜利的路途,或者只有它可避过黒翼人对它内部的侦察,因而把握不到你们的虚实。”
  白晓飞依恋地道:“你不能和我们一起走吗?”
  奇峰平静地道:“生命是不会消失的,消失的只是生命的烙印,那把你和我分别出来,但本质仍是一样东西。我由于能量的消失,再不能保持这烙印,惟有暂时由有转无,等待另一个适合的宇宙。所以不要悲伤,跟前等待着你们的,就是与黒翼人周旋到底的神圣使命,假设连你们都失败了,宇宙就要沉沦在宇宙之母的手上了。”
  “当宇宙之母成功收集了你们的生命能后,这个位面宇宙再没有生物能作她的对手,那就会达致他们最后的梦想——将位面宇宙彻底毁灭,再把所有能量据为己有,脱茧而去,进行对另一层次存在的侵略和毁灭……那时我们才是真的完蛋了,所以我们的希望都放在你们身上了。去吧!时间愈来愈紧迫了。”
  一种奇异的感觉潮水般涌入他们的神经去,那种感觉是如此强烈,一时间他们都心颤神迷,忘掉了生离死别的哀伤!那是无与伦比的精神力量、没有止境的爱、悠久延绵的经验、超卓的智慧,由黑云母舰的舰身往他们的心灵源源不绝涌过来。
  船外暗黑下去,接着奇峰以惊人的高速往外疾射而去,迅速进入了跳跃空间内,一无所惧地朝敌人所在的位置冲去。
  潘莉萝美目流盼,缓缓说道:“这真是一个伟大的生命!”
  “是啊……”白晓飞慨然叹了一声,忽然道:“以后咱们这艘船,就改名叫奇峰号,好不好?”
  潘莉萝嫣然一笑,美丽到极致的娇颜冲散了离别的气氛,和对前路的惆怅,牵着白晓飞的手柔声答道:“你说了算。”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六八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