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九章商盟两广
  虽然答应替银湖出战,不过白晓飞心中还是有几分腹诽与失望的。
  一方面银湖能在四小时不到,就输掉四千分的“壮举”,让人觉得这位女王的智慧或好运没有与她的美貌成正比;另一方面眼下帝国外部硝烟四起,政坛内部对银湖来说也已经八面楚歌,而她居然还有心情在后宫里打扑克……
  打扑克输掉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找人代赌!这种恶劣的行为,让银湖在白晓飞心中的地位直降为花瓶——好吧,虽然是一只美丽的、祸国殃民级的花瓶。
  所以白晓飞在一路上对待银湖的态度仍旧客气,眼神中却已经不免带了几分可惜的味道……好好的一个大美女,怎么就是个花瓶呢。
  银湖也若有所觉,只是除了加快脚步外,并没有分辨什么。
  而当白晓飞见到赌桌前的对手时候,他也意识到自己很可能犯了个错误。
  
  赌桌前分别坐着三个人。
  正对自己的、毫不逊色于银湖的极品美女,赫然就是潘莉萝。那张冷若冰霜的脸果然应了“对家的人打牌不错,可惜就是态度冷淡了一点”的评语。潘莉萝左右则分别坐着两名少年公子,两人都是满脸倨傲之色,一看就是那种久居上位的公子哥。
  左侧一人穿金戴银,极近奢侈之能事,十根手指上都套着最为名贵的戒指,仿佛恨不得连头发都镶钻一样,仅仅套在身上的行头就足以击垮一家银行。在银湖回来之前,他一直咬牙切齿地盯着潘莉萝猛看,当听到脚步声就转过头来,目光从白晓飞和萨摩尔身上一掠而过,色迷迷地盯住银湖,眼中露出那种毫不掩饰地、所有男人都能看懂的色欲。
  右侧那人同样衣着华贵,好在身上的饰物不多,总算没有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尤其是黑发黄肤的亚裔血统,让白晓飞多了几分亲近感。只可惜这人却根本没有正眼看过白晓飞,一对鼻孔恨不得长到了眼睛上面般,除了看银湖的时候是平视,目光扫过所有人都是45度角向下观望。就像高高在上的君王一样。
  银湖女王也许是个花瓶,但起码不会是花痴……如果她用掉一上午的时间,仅只为了在自己的闺房中陪这样两位“贵客”打牌,那她的品味就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
  所以白晓飞立刻意识到宴无好宴,这场扑克牌局也绝不是普通朋友之间玩玩那样简单。以这样两个鼻孔朝天的货色,还能让银湖屈尊一上午的时间奉陪,怎么想都透着不寻常的味道。尤其左侧那人目光中不加掩饰的、赤裸裸地色欲……
  能够在女王殿下的寝宫中色迷迷地盯着她看却没有被丢到大街上,仅只这一条理由就足以羡煞旁人。至少白晓飞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人能具有这样的权势?唯一肯定的是这个看似暴发户的青年,绝不是等闲之辈。
  直到白晓飞被银湖按着肩膀坐下,两人才微微皱眉,有些不满地扫了白晓飞一眼。
  “白公子,我来介绍一下。”银湖此刻重新带上了几分高贵典雅的气势,虽然和自身的穿着有些不搭配,却也并不唐突。首先指着左侧的亚裔血统青年道:“这位是来自商业联盟的广本信二先生,他对面的先生叫广也濑,同样来自商业联盟。”说着又回手指向白晓飞道:“这位是赌街的全权代理人,白晓飞先生。”
  白晓飞恍然大悟,难怪两人不把银湖女王放在眼里,原来都是商业联盟的人。既然不归帝国管辖,对她这位帝国的女王自然就不会太重视……只不过那位广也濑干脆赤裸裸到想扒人衣服的目光还是未免过分,让人平添几分厌恶。而这个广本信二的姓氏正好的广本括也亲王相同,也让白晓飞微微一凛,猜测着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广本信二和广也濑两人对视一眼,同样对白晓飞的身份微微惊讶,连带看着他的眼神也带上了几分警惕与玩味的态度,显示出赌街的凶名在外,就连商业联盟也不敢小窥。不过这种惊讶很快被掩饰了下去,广本信二首先开口道:“原来是白先生,久仰久仰。不知白先生是打算亲自入局,还是接替银湖殿下的牌局继续下去?”
  银湖刚要开口,白晓飞却已经眼皮都不抬地问道:“我亲自入局怎样?替女王继续玩,又怎样?”他见这两人嚣张,所以有心打压他们的气焰。入座之后便一直大咧咧地看着桌面,即便说话时候也未曾抬起过眼皮,仿佛桌子的纹路都比二人值得重视一样。
  广也濑果然大怒,一拍桌子喝道:“你要是想入局,就得拿出和我们一样的筹码来!如果你替银湖打牌,却得说明白你输了以后,她认不认帐?”
  银湖挺直娇躯,正色道:“我现在委托白晓飞先生替我完成剩下的牌局,如果他输了,就和我本人输了一样……”
  “不急……”白晓飞微微一笑,反手拍拍银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玉手,彼此间就好像十分亲热熟悉的老朋友一样。而后才缓缓抬起头,盯着广也濑问道:“不知阁下能拿出什么样的筹码?”
  广也濑微微一怔,鄙夷地哈哈笑道:“原来你连我们在赌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大大方方坐下来,赌街代理人的胆量,果然是不小。”
  白晓飞微笑道:“过奖过奖。我这个人一向胆小的很,只不过对送上门的钱财,也没有拒而不收的道理。”
  广也濑眯起眼睛恶狠狠地道:“原来,你是觉得吃定我们了?”
  白晓飞懒洋洋地答道:“吃定不敢说,反正赢多输少就是。”
  “濑君!”就在广也濑腾地站起身要有所动作之际,广本信二总算适时开口喊了一声,而后淡淡朝着白晓飞说道:“其实我们赌的也不算很大,不过是帝国联盟朝我们商业联盟借了一点钱,而现在已经超过了归还的日期,需要收一点利息罢了。如果白先生愿意拿出一千亿信用点来作为独资的话,就算亲自下场开始也无妨。”
  白晓飞微微一凛,愕然道:“光利息就是一千亿?”
  广也濑立刻哈哈笑道:“怎样,怕了吧!”
  白晓飞淡淡道:“一千亿虽然不算是小数目,不过还不能让赌街放在眼里。只不过做生意在商言商,如果我替殿下赢了赌局,又能得到什么?如果输了呢?”
  银湖女王搭在白晓飞肩膀上的手微微一僵,默然不语。
  广本信二似乎看到了这个动作,嘴角微微扬起,笑道:“除非阁下拿出一千亿来亲自入局,否则最好还是不要知道我们赌注的具体内容为好。至于你自己愿意替女王殿下上场,赢了能得到什么奖励?输了会不会有什么惩罚?就需要你们两个自己商量了……不过我要提醒白先生,一但你决定入局,除非输光或者赢尽,否则便不能中途退场!”
  白晓飞微微笑道:“看来这一千亿只不过算是张入场卷而已,更精彩的东西还在后面?”
  广也濑大声道:“不错,如果你拿不出一千亿,根本就连听一听的资格都没有!”
  “那也未必。”白晓飞施施然站起身来,朝银湖说道:“女王殿下,我们咱们需要谈一谈。”
  
  银湖微微色变,还是随着白晓飞走到远处,立刻嘟起嘴低声道:“小白,你刚才答应替我上场的,现在却来提条件,太过分了!”
  “答应你的事情,我自然会做。”白晓飞微笑道:“只不过我是个生意人,当然懂得利益最大化的道理。如果不趁着这样的机会要求点什么,只怕女王殿下反而会更担心吧?”
  银湖眸中秋水闪耀,看着白晓飞咬牙道:“好吧,你想要什么?如果太过分的话,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我想要你……”白晓飞悠然拉了个长音,果然发现银湖眼中流露出几分厌恶的表情,于是继续说道:“……说出,你们具体的交易内容。”
  银湖恍然松了口气,有些妩媚地瞪起眼,顿时让白晓飞的魂儿飘上了半空,嗔道:“你是在故意试探我么!”
  白晓飞连忙道:“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需要了解这场赌局的真正内幕,才能制定相应的策略,来帮你赢了他们商盟两广啊。”
  “商盟两广?”银湖诧异地重复一遍这个称谓才明白过来,不禁咯咯轻笑道:“你给他们起的外号很别致。”
  白晓飞呆呆看着银湖的脸上笑盈如花,有些失神地喃喃道:“如果你和他们俩打牌的时候也这么笑一笑,他们肯定会忘了怎么出牌才对……结果居然是你输,真是不可思议。”
  “谢谢,这是我最近半个月来,听到的最好一句恭维。”银湖收敛笑容,看着白晓飞正色说道:“好吧,我来告诉你,赌局的具体内容……”
  
  其实这场赌局的内幕,还真的就是一千亿信用点而已。只不过其中有五百亿是欠账,而另有五百亿,却是银湖新的借款利息!
  帝国联盟虽然地大物博,但是毕竟曾经在蠕微星人入侵期间首当其冲,受到的伤害也最大。时至今日,很多被蠕微星科技污染的土地,也没有彻底恢复到可供正常使用的程度。所以几十年来,人类联盟与商业联盟都对帝国提供了不少的资助。
  资助之外,当然还有国家级借贷。也就是帝国拿出部分资源作为抵押,向其他两国借款……既然有借,自然就要有还。此刻的广本信二和广也濑,就是代表商业联盟催债来的。
  这其中又涉及到一些国家信用问题,本来以商业联盟的实力,原本不敢这样明目张胆地上门逼债。只不过现在帝国已经与人类联盟开战,火线吃紧,商业联盟自然不肯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立刻以发行国债为名义,将帝国的债务转嫁到几家私人公司、财团名下。
  所以现在的局面就形成了,帝国欠商盟的债务,但是这笔债务忽然被几家私人财团买走了,成为帝国新的债主。事实上谁都知道如果没有商盟撑腰,这几家财团就算吃了虎胆也不敢面对一个国家来逼债……问题是帝国已经和人盟开战,内部又不能团结一致,在这种情况下显然无力去和商盟争吵。
  何况商盟的财团也没有逼人到死路,只是要求帝国立刻偿还欠下的五百亿利息而已,至于账目本身,则可以继续商议。身为帝国女王,这笔烂摊子最后当然落到银湖头上……面对债主,银湖也只能默默忍受了对方色迷迷的目光,开始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
  而且银湖也有自己的打算,除了拖延付款外,她还想要以自己个人的名义,再次朝商盟借款一个天文数字!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四九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