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八章 赌术白痴还是倒霉蛋?
  括也亲王的解释,比预想中来的要快。
  西京的晨光刚刚点亮整个都市,仿佛欢狂的夜色还没有彻底褪去,微曦的阳光将灯火映得有些朦胧,看上去就好像下了一场雾般。
  括也亲王的四名属下已经来到皇家酒店套房前,带来了他的最新问候。
  “白公子,听说你昨晚受了一点惊吓,好在吉人天相啊。”隔着三维可视电话,广本括也的第一句话就堵死了白晓飞发难的余地:“这些联盟的间谍实在可恶,竟敢在西京内部公然使用管制武器!我派去保护公子的两名属下刚被发现……他们已经死了。”
  没想到广本括也不但先发制人,且干脆“杀人灭口”!不管那两名地阶高手真死还是假死,都断了自己继续追查的线路。就算慕容海立刻醒转过来,又叫他如何跟两名“死人”去对证?何况广本括也话中一口咬定是“联盟间谍”所为,不知是否已经从周淇淇和马克身上看出某些线索,才是更加厉害的杀招。
  白晓飞心中苦笑,不露声色地答道:“我还有两名随行保镖现在下落不明,希望括也亲王能够代为调查一下。如果方便的话,由我们赌街自行调查更好。”
  广本括也笑道:“这些小事不劳白公子费心,我会尽力追查的。不过白公子也要有心理准备……那些联盟派来的暴徒穷凶极恶,贵属下很可能已经遭遇不测。我又给你新派去四名随从,希望能起到一点作用。”
  白晓飞心知这四名新来的下属拒绝不得,淡淡应道:“那就多谢亲王殿下了。”
  广本括也哈哈笑道:“这都是应该的……不知贵伉俪晚上有没有空,到我这的私人宴会在喝一杯?”
  白晓飞心中一动,暗忖潘莉萝刚说银湖女王将会邀请自己,亲王就发出同样的邀请……难道是故意不想让自己和女王会面?皇家邀请当然不是想来就来想去就去,如果今天女王发出邀请却因为自己已经接受他人的邀请而错过,下次再接到请柬起码是两天之后。
  两天的时间说长不长,但在此刻瞬息万变的西京中,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
  想到这里,白晓飞勉强笑道:“不好意思,家里那位昨晚受了一点惊吓,今天恐怕很难出门了……亲王殿下的好意,还是改天再领吧。”
  广本括也微微一笑,也不勉强,随便又说了几句闲话便挂断通讯。
  东方雪儿缓步走来,淡淡扫了伫立的四名新保镖一眼,凑到白晓飞身边低声道:“邀请到了。”这个邀请,自然就是女王的邀请。
  白晓飞一凛……潘莉萝果然已经接触到银湖的核心生活,甚至可以提前预知她下一天的动向。看来在情在理,自己都需要去女王那边看一看了。就算不是为了赌街方面的谈判,也要和潘莉萝的本体面对面谈谈。
  东方雪儿不等白晓飞点头,径自转身缓步离开,轻声道:“时间,在下午。”
  白晓飞苦笑一声,看着木无表情的四名新保镖,耸肩道:“是我的私人聚会……你们留下来保护我老婆。”刚刚拒绝了广本括也,当然不好当面就答应别人的邀请,所以也只好用这样的理由,单独去赴宴了。
  
  邀请的时间订在下午,与其是宴会,不如说是一次私人的会晤,所以轻装简行一点也不算失礼。于是白晓飞只带了萨摩尔,便来到帝国的皇宫——克维宫!
  这座皇宫的建筑历史已经超过了四百年,巍峨而又肃穆的城墙见证了人类历史上的两次大战,与蠕微星人统治期间的黑暗岁月。以白晓飞的记忆来说,却觉得它更像是北京故宫的微缩版,不知是因为这块土地上的种族一向擅于剽窃和模仿?还是当时的设计师很可能与自己有着一样的血统出处?只不过四百年的时间物是人非,从前那个国家已经不存在,白晓飞也不可能找到这栋建筑的设计师来好好聊聊了。
  出乎意料的是,银湖既没有在谈论政事的金銮殿接见白晓飞,也没有在吃饭的御膳房或者会客御书房、或其他几座小殿,而是让人一路带着白晓飞穿过层层宫殿楼阁,直奔后花园寝宫走去。
  后宫的布置,白晓飞就多数叫不出名堂了。但是起码也知道这应该是银湖女王休息睡觉的地方,也可以叫做“闺房”!白晓飞不禁越走越是心惊——虽然现在时代不同,但是她身为女王之尊,怎会让一个初见的男人跑到自己闺房中去?
  总不会是要把自己骗过来,然后乱枪打死吧?
  疑神疑鬼了片刻之后,白晓飞终于见到了银湖女王,这一见顿时又把他吓了一大跳!
  如果不是女王殿下的美丽依旧是那么令人惊心动魄的话,白晓飞几乎怀疑自己眼花,看错了人。昨天相见之际,银湖是一位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女王。此刻的她却忽然化身成了亲切可人、温柔可爱的邻家女孩。
  即便到了26世纪仍然随处可见的廉价牛仔裤,几乎可以当短裙穿的大号体恤衫、随便用一根猴筋将栗色长发扎成的马尾辫轻轻晃动,一双轻便跑鞋的左脚上还没有系鞋带……这就是银湖女王此刻的全部打扮。
  这幅打扮如果换在其他任何一个女人身上,往好听了形容可以说是很居家、很清纯,往正常了形容就是很邋遢!偏偏穿在银湖身上,却没有半分邋遢的感觉,只是让人觉得清新,眼前一亮,甚至不由自主地生起一种将她捧在手心上细心呵护的感觉。
  比起那个高高在上、美丽到令人仰视的银湖女王,似乎眼前的形象更有真实感——也许,这才是真正的银湖?
  
  白晓飞还没有从银湖那足以灼伤眼球的美丽与震撼中脱离出来,就再次被震撼了。
  “白晓飞公子,请您务必帮我这个忙!”银湖一路跑到白晓飞身边,二话不说拉起他的手掌就朝后宫深处走去,不但丝毫没有女王的架子,甚至连男女之间那种应该有的矜持有没有。就那么自自然然地拉起白晓飞,如同拉起一位多年的闺中密友般拔脚就走。
  “我知道您身为赌街的代理人,赌术一定很厉害,所以这次就拜托您了!一定要给那几个家伙点厉害尝尝,最好赢得他们连裤子都脱下来……还有,坐在您对家的人打牌不错,可惜就是态度冷淡了一点。她是我的好朋友,请您一定不要介意……”
  一路行走,银湖一路唧唧喳喳地说着,她那清脆的嗓音仿佛天籁一般,好听的让人只想永远都听着她在耳边轻声细语,一辈子都不要停止。
  白晓飞开始的时候,被手掌中柔软而温柔的感觉吸引,几乎下意识地跟着银湖迈动脚步。直到此刻才凛然一惊,失声问道:“你要我去赌钱?”
  银湖俏生生地停下脚步,眸中仿佛泛起深不见底的湖水,可怜兮兮地问道:“怎么,您不肯帮我?”
  白晓飞就要答应,旋即猛然想起点头的后果,只得苦笑道:“可是我不会赌钱啊。”
  银湖微微一怔,有些失望地低下头道:“就算您直接说不肯帮忙,银湖也不会勉强您的,又何必用不会赌钱这种借口来敷衍我。”
  白晓飞只得默然不语。
  其实在出行之前众人的确讨论过,是否需要带一名赌术高手在队伍中,以备帝国万一用赌术较量的名义发起挑战?只不过一来论起赌术,赌街一向凶名在外,这种班门弄斧的可能性已经小到极点。二来安吉丽娜的赌术也算不错,她再配合方晴晴的计算能力,等同于赌界的绝顶高手。所以众人打消了带上一名赌界高手的主意。
  偏偏此刻安吉丽娜不在身边,方晴晴又被困在深层睡眠当中,白晓飞自己连当前的各种赌博规则都没有学全,如何敢帮银湖出头?
  银湖见白晓飞不语,只得叹了一声,松开他的手柔声道:“白公子既然来了,还请一道坐一坐吧。只是银湖这边有一点事情,可能要呆一会才能陪公子聊天了。”
  白晓飞看着银湖凄然的样子,心中一软,只得解释道:“不是我不想帮忙……可精研赌术的人是我的妻子,而她昨晚受了一点风寒,恰好不能来拜会女王……”
  “公子肯帮忙就好!”银湖眼前一亮,重新拉起白晓飞的手说道:“白公子就算再不会赌术,毕竟耳闻目染,总比我这个一窍不通的笨女人强!只要您肯代我上场,就算输了,银湖也不会怪罪您的……还请帮我一次吧。”
  白晓飞轻叹一声,道:“我真的是对赌术一窍不通,殿下不怕……”
  “您别说了!”银湖瞪大眼睛,竟然给人一种虎虎之气,可爱到了极点。撅着嘴嗔道:“我什么都不怕,只问您肯不肯帮忙?”
  白晓飞苦笑一声,问道:“对手是谁?什么玩法?筹码是什么?”
  银湖欢呼一声,拉着白晓飞的手摇晃道:“您肯帮忙了?”
  白晓飞看着银湖的媚态惊人,禁不住老脸一红,道:“先说玩法,我看看我会不会。还有……别一口一个公子或者您了,叫我小白吧。”
  “那多不礼貌……”银湖仿佛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抓着白晓飞的手,连忙松开,双手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背在身后,嫣然笑道:“我们四个人玩得是拱猪,公子……小白,这个你会玩吧?”
  白晓飞再次一怔,半晌才苦笑道:“这个我的确会一点。”
  银湖立刻松了口气,扶胸笑道:“那就好……我们规定是输够5000分者出局,现在我已经输掉整整4000分,就看你能不能妙手乾坤,转变局面了。”
  白晓飞不禁奇道:“你们从昨晚回来就一直玩到现在?”
  银湖愕然道:“没有啊,从早上9点多开始,现在还不到四个小时呢……怎么了?”
  白晓飞眨了眨眼睛,表情就好像刚刚生吞了个鸡蛋般,半晌才问道:“你说的拱猪,和我所知道的……呃,也就是大众常玩的那种,有什么区别么?”
  银湖想了想道:“应该没有吧,我们的规则是这样的……四家轮流出牌,桌面有相同花色的情况下必须接下一张,没有牌出的人可以扣一张……”
  这一次不但白晓飞,就连旁边的萨摩尔都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两人像看怪物一般盯着银湖……拱猪是一种很古怪的玩法,从白晓飞所在的时代里就已经流行了很久。只不过现在已经换成了一副牌有八种花色,每种花色19张牌,更加考验人的记忆力和决断力而已。不过相对于其他游戏来说,这种纸牌游戏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运气!
  虽然也需要算牌和记牌,不过拱猪这种游戏还是存在一定窍门,不外是“留小、出大、扣中间”七个字。就算让方晴晴这样的超级智脑上场,如果抓到一手不同花色、还不能连接的大牌,结果也只能是必输无疑。
  白晓飞自问运气虽然不算很好,不过比起每局输赢十几分,却能在四小时中输掉足足四千分的银湖女王来,大概已经算是幸运儿了。于是他很自信地挺起腰板,对着眼前美若天仙,却不知是赌术白痴?还是倒霉蛋的银湖答道:“好……我帮你赌!”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四八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