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零章赌局内幕
  银湖继续借款的要求虽然让商盟吃了一惊,不过还是马上答应下来——开饭店的不怕大肚汉,开钱庄的人自然也不怕有人借钱,那怕借钱的人是个国家的女王也一样!
  只不过答应借款是一回事,借款的方式却又是另一回事。尤其是银湖以私人的名义,而并非帝国名义借款。所以商盟方面的条件就更苛刻一些,首先提出的就是——利息先付!
  在借款之前,商盟拒绝了银湖从新借款中扣除利息的要求。不但要还清以前帝国所欠下的利息,还必须把这一次借款的利息提前支付。否则免谈!
  银湖当然拒绝了这个要求——开玩笑!找你借钱,哪有反而先要给钱的道理?
  而商盟也有商盟的理由——想借钱?可以!总得先证明你的偿还能力吧?“女王”二字值多少钱?是不是可以论斤卖?私人名义又不是国家保证,谁信得过你?
  谈判陷入僵局之际,不知是接到商盟的授意,还是两位代表色迷心窍?广本信二和广也濑终于提供了一个解决办法——结婚!
  “你嫁给广本信二,封他做亲王……这一千亿,就当是我们哥俩出的礼金!”广也濑如是说。代价就是当场被银湖泼了一脸茶水,像落汤鸡样被赶出皇宫。
  “滚!你做梦!”这是银湖一个月前的回答。
  两星期前,广也濑的要求变成了:“先陪我睡一觉,然后嫁给广本信二,一切条件不变!”
  “滚……”这一次没有茶水,银湖的回答却更加简单。而后十三天,只要是广也濑单独上门,银湖一律拒绝了他的会见要求。
  直到昨天,当潘莉萝露面之后,似乎发现银湖手中的底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少,两人的态度终于有所转变:“我们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让你的美女顾问加入进来,陪我们赌一场!如果你们赢了,一千万立刻奉上。如果你们输了,所有条件不变,还要加上这位美女顾问……如果不答应,我们财团只好向商盟最高委员会提起诉讼了。”
  提起诉讼的结果,显然就是宣战。而这一次,银湖再也没有其他的退路……
  
  白晓飞很认真地听完了这段因果,有些啼笑皆非地看着银湖问道:“你好歹也是帝国女王吧?竟然随便拿自己的身体做赌注?拿自己的身体也就算了,居然还带上小萝……带上自己的下属!”
  银湖低头、嘟嘴、不语。
  白晓飞只得继续道:“还有,别告诉我你连一千亿都拿不出来!这虽然不是个小数目……呃……”话音未落,白晓飞就被忽然伸到眼皮底下的,那双白白嫩嫩的小手晃得一昏。
  银湖掌心向上,眨着水汪汪地大眼睛问道:“你有一千亿?借我!”
  白晓飞嗅着银湖指端传来的香气,苦笑道:“我有,赌街在帝国的资产起码有一千亿,不过都被你冻结着呢。”
  银湖微微一怔,喜道:“那我给你解冻,然后借我?”
  白晓飞忍不住道:“凭什么借你啊!借给你我花什么,这可是我的全部财产诶!”
  银湖伸着小手毫不气馁地说道:“那你借我700……不,借我600亿就行。剩下400亿你自己先花着,应该足够你花天酒地了。好不好?”
  白晓飞认认真真地问道:“你手里只有400亿?”
  银湖咬着嘴唇坦然道:“我有600亿,可是必须留下200亿来应急,所以实际能调动的资金只有400亿左右……只要你帮我,这笔钱我将来一定无论如何,也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白晓飞难以置信地苦笑一声,继续问道:“如果我从赌街资产抽走一千亿,你知不知道帝国已经接近崩溃的经济体系会面临什么后果?还有,你究竟要朝商盟借多少钱?打算拿这笔钱做什么?”
  “现在的帝国,早就不是原来的帝国了……”银湖叹了一声,轻轻道:“这笔钱的用途,如果我说出来,你一定会笑我的!所以我不会说,你就说帮不帮我便是。”
  白晓飞皱眉道:“抱歉,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钱。在不清楚它们的去向之前,我不能做出任何决定……不过,我还是可以帮你和那两个商盟的家伙对赌。”
  银湖眸中露出深深的失望之色,就好像乌云忽然遮住了月亮一样,让人心情黯淡。旋即展颜强笑道:“白公子果然言而有信,那一切就拜托您了。”
  耳听银湖的语气重新变得疏远而客气,白晓飞心中没来由地感到一疼,轻声问道:“万一我输了呢?难道你真打算嫁给那个广本信二?”他故意没有提起广也濑,怕刺激到银湖。
  银湖微微一颤,旋即咬了咬牙,眉宇中显出几分毅然决然之色,道:“只要公子尽力,就算输了,我也不会怪你……至于银湖会怎么选择,到时自然知晓。”
  白晓飞自然看得出银湖的决断,那就是如果自己输了,她宁可出卖肉体、嫁给广本信二也要得到那笔贷款!忍不住摇头叹道:“为了一千亿陪人睡觉的女王?”
  银湖脱口叫道:“600亿,如果你帮我的话,只要600亿我就给你!”
  “什么?”白晓飞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下意识地问了一声,才发现银湖已经满脸涨得通红,只是一双潭水般的眸子却隐隐带着希望地落在自己身上。眼见银湖高耸着的、微微起伏的酥胸,不禁心猿意马起来。
  银湖自知失言,害羞地垂头低声道:“我说的是真的……不过,我不会嫁给你!”
  原来只是花600亿买了次一夜情?白晓飞苦笑一声,暗骂自己色迷心窍,几乎差一点就要点头。
  却听银湖已经自顾自说道:“不过这笔钱我一样会还给你的……还有,如果你妻子不介意的话……你在西京期间,我可以多陪陪你……”说到最后两句,银湖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耳根更是红的好像着火一样,显然能说出这番话来,已经耗尽了全部的勇气。
  白晓飞心中一荡,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绮念,冲口道:“好,我答应你!”
  “真的?”银湖猛然抬头,露出一片喜上眉梢的表情,两只眼睛发出亮闪闪的光芒,紧紧罩在白晓飞身上。旋即想到了自己刚刚说出的交换条件,不禁神色一黯,眼中的光辉渐渐消散,低声道:“我这就去赶走那两个人,等公子的钱到账之后,就会履行我刚才的承诺。”
  “等等。”白晓飞一把拉住银湖,再次为触手间的柔嫩细腻心中一荡,低声问道:“殿下和这两广之间的赌局,有没有落实什么书面上的协议?”
  银湖脸一红,嗔道:“这种事情怎能写到书面上去!再说我们互相顾忌,彼此也没有赖账的可能……他们完全可以等我付出以后再给钱,但如果敢不给的话——玷污女王的罪名,也不是他们两个可以承担的!”说到这里故意瞪了白晓飞一眼,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你敢赖账,后果也是同样!
  白晓飞耸耸肩道:“我当然不会赖账,我只是忽然帮殿下想到了一个教训教训这两广,甚至还可能不用朝我借钱的法子……不知殿下有没有兴趣?”
  银湖娇躯一震,沉思片刻就明白了白晓飞的意图,旋即笑道:“我明白了……你想继续和他们对赌!如果你输了的话,就拿一千亿来给我还债;而他们输了的话,就让他们拿一千亿出来。”
  白晓飞淡淡道:“只不过这样做,万一我输了……殿下却没有履行诺言,未免落了个言而无信的形象,有失帝国的颜面。”
  “就这么办!”银湖双眼放光地说道:“他们连这样不要脸的要求都能提出来,我还跟他们讲什么信誉?而且我对小白你的赌术有信心,你一定能赢得!万一输了……就算便宜了小白你,也比那两个让我恶心的家伙强!何况这样的赌局内容,私下说出来无妨,谅他们也不敢到处嚷嚷!”
  白晓飞苦笑着咬牙道:“唔……其实我要这600亿也不是急用,直接借给你就好……我也不想趁人之危,刚才的约定不用放在心……”
  
  “喂,你们两个猪头!”银湖的娇吒打断了白晓飞的吐血大放送,原来就在他决定做一回正人君子的时候,银湖却已经叉着腰跳回赌桌上去了。此刻正瞪着杏眼毫不客气地说道:“白公子和我商议好了,就由他继续我刚才的分数,和你们完成对赌!”
  广本信二和广也濑为银湖的气势所慑,同时呆了一呆,这才同时怒气冲冲地反应过来。广也濑干脆地一拍桌子,喝道:“你叫我们什么!”
  银湖毫不迟疑地答道:“猪头!本女王不会骂人,也不想说第二次!现在我宣布,后面的赌局由白晓飞公子代替我全权完成,只要他输了,我就按照和你们的协议履行!”
  广也濑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道:“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倒要看看这位赌街大少有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等他输掉的时候,你最好马上把他赶走!因为我会立刻就要你履行诺言!立刻听到你求饶的声音!”
  银湖双眉一竖,狠狠咬住银牙,声音仿佛从牙缝中挤出来一样:“好——”这时白晓飞轻轻握住银湖的柔荑摇了摇,后者立刻稳定了情绪,紧贴着白晓飞坐在他身边。让广本信二和广也濑看的同时皱眉,眼中的怒火好像要燃烧一般。
  白晓飞神态自若地看了看桌面上剩余的分数,淡淡问道:“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规矩?”
  广也濑哼了一声,仿佛根本不屑答话。广本信二沉声道:“就是标准拱猪,计分按照国际标准。净手翻倍,最后一张出10再翻倍。”
  白晓飞点点头,悠然朝着自己对面的潘莉萝看了一眼,却见她始终木无表情地盯着桌面,不禁笑道:“美女博士,你输了多少分?”
  话音刚落,广也濑已经冷哼道:“你别费劲了,这婆娘根本就是个哑巴!从坐下来到现在,连喘气的声音都没大过……如果你能让她说话,我自己扣200分!”
  “这是你自找的!”白晓飞晒笑一声,忽然大声喝道:“潘莉萝——你输了多少分?”
  “1490……”众目睽睽之下,潘莉萝终于张开樱桃小嘴,淡淡报出了一个数字,随即眼波流转,仿佛从长眠中醒来的睡美人一样,落在白晓飞脸上。
  “我靠……你们是一伙的!气死老子了!”广也濑重重一拍桌子,“啪”地一声,结实的桌面应声而碎,木屑纷飞!
  白晓飞微微一笑,仿佛像看着个白痴一样看着广也濑,啧啧有声地摇头叹道:“我们当然是一伙的,阁下不会刚刚知道吧?果然笨的和猪一样!”
  “你说什么!”广也濑怒喝一声,轰然站起,挥舞着拳头就向白晓飞的脸上击去。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五零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