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一章拖延
  以商盟人的平均身高来说,广也濑已经可以算是高大魁梧的类型,挥出的拳头更是虎虎生风,明显超过了人阶九级的水准。以这样的实力在和平时间相对漫长商盟的来说,已经算是相当不错。最起码他自己以为,这一拳打下去,绝对能将面前那可恶家伙的鼻梁打断,给他一点深刻的教训!
  不过当萨摩尔踏步上前,探出蒲扇般的手掌往白晓飞面前一档的时候,广也濑的拳头就仿佛变成了按在墙面上的摁钉般微不足道。
  噗!一声轻响,萨摩尔手掌一握、一提,顿时像拎起一直小鸡般将广也濑拎过头顶。即便加上高高举起的手臂,广也濑的双脚仍旧只能悬在空气中猛蹬,找不到可供借力之处。
  “大胆!”一直安坐不动的广本信二终于按捺不住,猛然从座位上高高跃起,食指和中指如钩般朝着萨摩尔的双目插去。仅观动作,却比广也濑要高明几分,起码已经知道攻敌要害、逼迫萨摩尔自救的道理。
  “哼——”萨摩尔吐气开声,单手拎着广也濑踏前一步,原本已经碎裂的桌子被他撞得四散迸溅,空余的手掌好像拍苍蝇一样朝着广本信二拍去。
  广本信二的身躯忽然一扭,双掌齐出,同时在萨摩尔的手掌边缘搭了一下。原来先前的插眼只是虚招,而他已经趁机绕过萨摩尔,脚尖带起一阵劲风,朝白晓飞的脖子踢去。这一脚的速度比刚才的身法更快一倍,几乎刚看见脚影,就已经到了面前,显然他最开始的目标就是白晓飞,而不是解救同僚。
  广本信二脚上,是一双光可鉴人的皮鞋。虽然这个时代的奢侈品并不很多,但是他这双皮鞋显然算是其中之一,经过反复的打磨精制,很可能比钢铁还要硬一些。如果被这双皮鞋猛然踢中,普通人的脑袋绝对会好些被刀砍中一般直接飞出去。就算白晓飞是地阶高手,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挨上这一脚也绝对不会好受。
  萨摩尔怒喝一声,松开抓在手中的广也濑,双掌同时朝广本信二推去。银湖同样脸色微变,只是她和白晓飞之间的空隙已经完全被占据,就算有心做出营救也已经不及,二人眼睁睁地看着广本信二的脚尖踢在白晓飞脖子上。
  呯!皮鞋撞在白晓飞的脖子上,却好像一块面包撞上了铁锤。鞋尖在空气中变形、撕裂,然后猛然炸成絮状的一条条皮线,就好像广本信二踢过来的不是鞋子,而是一条黑色的拖布。而他本人则立刻惨叫一声,倒飞出去,皮鞋前端露出的脚趾间血肉模糊、白骨森森,竟然被反震到连脚趾都折断的程度。
  白晓飞同样不好过,硬受这一脚,他身下的椅子忽然咔嚓碎成两截。仿佛像钉子一样深深陷入地面,同时嘴里发出一声闷哼,身体如炮弹般横飞出去,人在半空就已经开始吐血。
  用脖子硬抗脚踢,虽然两人都是受伤流血,不过高下之间再分明不过,显然白晓飞的武力要远远超过广本信二。就连旁边的萨摩尔都已经看直了眼,暗忖就算自己挨上这一脚,也未必能把广本信二震飞,白晓飞何时有了这种本事?
  
  事实上,这就是白晓飞在赌街后院特训三天中学到的保命手段——那名疑似武神叶玄的老者教给他一套活动全身气血、肌肉的招式,可以让身体上的任何部位在瞬间集中全身功力,提高抗击打效果。如果运用的话,也能起到一击制敌的功效!
  广本信二的一脚来的突然,不过白晓飞却早就跃跃欲试,有心算无心之下根本不曾吃亏。就连那一口鲜血也是他故意喷出来的,目的只是让人看不准自己的虚实,顺便执行自己的计划罢了。
  人影一闪,萨摩尔和银湖已经分别护在白晓飞左右。让人有些惊讶的是,银湖的气势竟毫不逊色于萨摩尔,起码也是地阶四级以上的高手。
  广本信二落地后脸色惨白,脚步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却一把推开跑到他身边的广也濑,恶狠狠地盯着白晓飞怒道:“你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
  白晓飞无所谓地答道:“阁下还是担心一会的赌局吧,不知你的血能不能在赌局结束前止住?一会如果输了,可不要拿来当借口。”
  广本信二脸色微变,眼珠骨溜溜地转动几圈,狞笑道:“原来你是故意激怒我,想让我在一会的赌局里犯错……果然不愧是赌街出来的高手,牌局还没开始就已经在布局了!”
  白晓飞耸耸肩道:“你一定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如果怕输的话,咱们可以改天!”
  广也濑怒道:“就算你翻出花来,也改变不了赌局的结果!难道老子还会怕你不成?”
  广本信二忽然拉住广也濑,眯起眼睛哈哈笑了几声,眸中闪过刀锋般的寒意,缓缓说道:“我们喜欢恃强凌弱,那是因为我们有足够的资本,让我们可以站在高高的位置去俯视下面……但我们不是那种只知道逞强的蠢材,会明知有陷阱还跳进去,明知对手用激将法还故意上当!所以……我宣布,今天的赌局延期!”
  白晓飞木无表情地说道:“无所谓,我只希望两位不要耽搁的太久。”
  “明天!”广本信二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明天,我们两人会再来拜访女王殿下,到时希望白公子一定要带着这位保镖到场……我们也会携带两名保镖,和他好好切磋一下!”
  白晓飞微微笑道:“没问题,就这么说定了。”
  广本信二重重哼了一声,在广也濑的搀扶下走出房间,始终没有回头看过一眼。
  
  银湖看着两人走远,忽然轻笑一声,美眸盯着白晓飞说道:“小白果然厉害,略施小计就争取出一天的时间……咱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来好好准备一下了。”
  白晓飞笑道:“也只有他们这样喜欢自以为是的人,才看不出我的意图。”顿了顿,继续问道:“殿下,不知您这间牌室里有没有监控设备?”
  银湖愕然道:“监控?谁敢在我的房间里装这种东西!”
  白晓飞解释道:“殿下不要误会,我只是希望能有而已……按理说牌局只要不到最后一把,谁也不能确认自己就是赢定了!你和他们俩的分数差距虽然大,但也不是没有翻盘的可能……而我听那个广也濑的口气好像非常有把握取得胜利,所以……”
  银湖恍然道:“你认为他们在作弊,所以想看玩牌的录像?对啊!他们既然提出那么不要脸的要求,就算在玩牌的时候作弊也很正常啊——可恨,我怎么早没想到这点!”说着连连顿足,一副懊恼不已的样子。
  白晓飞只得苦笑道:“女王殿下身居庙堂之上,显王者之风,行堂堂正正之事……自然不会懂得,我们这些小人物在赌台上的伎俩。”
  “不要一口一个女王殿下……你还是叫我银湖吧,如果喜欢的话叫我小湖儿也行,不然我也不好意思叫你小白了……”银湖提到小湖儿三字,神情显得有些黯然,旋即打起精神问道:“不如我把我们打牌的过程说一说,你看能否从中想到什么?”
  白晓飞叹了一声,暗忖道:我又不是真正的赌术高手,能从录像中看出一点头绪就谢天谢地了,怎么可能只凭描述就分析出问题来?何况在场的既然有潘莉萝这台人形摄影机,等回到酒店让她远程调出自己的记忆来看便是。
  银湖看着白晓飞的表情,露出浓浓的失望之色,问道:“用说的……不行么?”
  “这个……”白晓飞刚要拒绝,忽然灵机一动道:“我有办法了!”
  银湖雀跃道:“嘻嘻,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快说快说!”
  白晓飞侧头朝萨摩尔问道:“老萨,你会拱猪不?”
  萨摩尔露齿一笑道:“当然会,我和队长经常玩这个。”
  “那就好。”白晓飞一指破碎的牌桌,笑道:“把桌子换了,咱们来实战!我先看看正常情况下,咱们俩对银湖和潘莉萝的胜率有几成?”
  银湖拍手笑道:“对啊,然后就可以确认那两广有没有作弊了!这么简单的办法,我怎么没想到?”说着欢呼一声,找人换桌子去了。
  
  看着银湖的背影消失,萨摩尔忽然咳了一声,凑到白晓飞身边低声道:“白队长……”
  白晓飞一愣:“叫我小白吧,你这一喊白队长,我心里怪怪的。”
  萨摩尔沉声道:“我觉得你现在的做法不对!”
  白晓飞奇道:“为什么?咱们的任务不就是收回赌街资产么!如果我不帮银湖,这个任务好像很难完成吧?”
  “如果你不帮银湖的话,我相信有很多人宁愿付给你一千亿,甚至更多!”萨摩尔注视着前方,目无表情地说道:“你应该清楚帝国女王爆出丑闻,或者倒台的话意味着什么!只要你什么都不做,就是为人类联盟立了大功!”
  白晓飞微微一凛,沉声道:“难道让我看着一个女人被逼到出卖身体?”
  萨摩尔冷冷道:“她首先是帝国的领袖,其次才是一个女人!”
  白晓飞忍不住皱眉道:“可她也是一个四面楚歌的领袖!我不认为银湖下台后,换成别人执掌这个国家的话,会对咱们更有利……罗威查理?邓元彪?广本括也?他们可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萨摩尔沉默片刻,道:“好吧……你说了算。”说完退后一步,恢复了冷酷呆滞的形象。
  白晓飞却低下头,心中飞快沉吟着——萨摩尔刚才的表现,无疑与他的粗犷外表、还有一直以来的憨厚形象不符!他在这样的时间里忽然表现出这样的面貌,究竟是为了大局不得不即刻出言提醒自己?还是,另有什么其他原因呢?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五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