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四章赌局开始
  无论在任何年代,赌博这件事情从来都没有衰退或者消亡过。它也许并不是人类历史中最古老的工作,但绝对是最持久、最长盛不衰的存在之一。
  因为新人类在反应速度和记忆能力上的迅猛发展,未来世界的赌博方式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所有能够通过算计、背诵,或者从听觉、视觉上取得优势的赌具都被大幅度整改或者干脆消失在赌桌上。
  例如摇骰子赌大小的方式,已经从三粒骰子增加到十五粒,就是为了防止新人类过于灵敏的耳朵能够听出骰子落地时那细微的声音差异。骰钟的质地已经从硬塑料改成了重达五公斤的锌铝合金,这是为了增大摇骰子的难度,以及防止某些人的透视异能。
  至于扑克牌,多数已经替换成十二种花色,每种花色多达十六张牌的新品种,这是为了防止新人类利用超强眼力和记忆力在洗牌的时候暗中记下牌序。当然,也有一些赌场坚持采用复古的方式运作,只不过洗牌的荷官全都换成了手速500以上的人阶顶峰武者,或者干脆用一样的锌铝合金罩子把牌罩住,然后才开始洗牌。
  唯一变化不大,并且保留至今的赌具就只有中国的麻将。在经过几番隔绝透视、隔绝暗记,并且全部换用机器洗牌的改进之后,这件老少皆宜、类似于竞技的赌具,作为一种娱乐手段,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
  事实上,多数的赌场都已经采用了人力和计算机结合的方式来作为赌具。只不过大多数人都觉得和一台机器对赌实在是一件很没意思、很无趣,也很难取得成绩的事情,所以高档的赌博场所还是以人力为主。
  
  当白晓飞等人随着许南康穿过宽广的大厅,来到赌场专门用来迎接挑战的贵宾室时,才发现这里早就坐满了围观者。一问才知,原来早在四号挑战第三家赌场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开始跟在他后面看热闹了。只不过这些人行走的都是各家赌场内部预留的贵宾通道,并没有像白晓飞一样从人群中挤到正门而已。
  白晓飞只得一边感叹特权阶级的美好,一边在许南康为四人安排的席位坐了下来。给他安排的席位十分靠前,几乎正对着贵宾室中央的赌台……这个安排让白晓飞再一次意识到老顾天豪的地位非同小可!自己仅仅是拿着一张他的卡片,就享受到如此待遇,如果是他本人亲来,不知又会达到何种程度?
  席位虽然有富余,但丁长三还是十分乖巧地站在了三人身后,摆出一副跟班的姿态。
  许南康安排几人落座,又招来侍女端上一应酒水,这才躬身问道:“这位先生,不知您还有什么要求么?”
  白晓飞道:“没有了,挑战什么时候开始?”
  许南康目光一闪,淡淡答道:“这家赌场的老板正在请几位公证人入场,应该马上就会开始了……这位先生既然拿着顾老的卡片,当然也具备公证人的资格,不知您有没有兴趣?”
  白晓飞微微一怔,连忙摆手说道:“不用了,我只要看看就好。”
  许南康微笑道:“既然这样,我就不妨碍您观赏赌局了。如果有什么事,吩咐侍女叫我就好……您慢慢看。南康有事,先走一步。”说完,静待白晓飞点了点头,倒退着转身离开了贵宾席。
  白晓飞看着许南康离去,得意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只觉得齿颊留香,心中对赌场的服务水平暗自感叹。眼见四号迟迟没有出现,于是没话找话地奇道:“咦,我的小龙女今天看见帅哥,居然没有发花痴!真是怪了!”
  艾佛璐茜哼了一声,压低声音说道:“你以为老娘什么人都看得上么?这个小白脸的眼珠骨溜溜乱转,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白晓飞微微一怔,刚要再说两句,忽然听见掌声响起。只见几位中年人从侧门鱼贯而入,面无表情地坐倒了公证席上。随后,是四号带着一队“赌本”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进来,凌厉的目光环场扫了一眼,所有与他目光相交的人全都微微一震,好像被钢针刺了似的难受。
  艾佛璐茜有些不甘地喃喃说道:“怎么他的实力提升的这么快?”
  这时四号已经大马金刀地在赌桌台前坐了下来,他身后众人面无表情地分列成两排站立的整整齐齐,就好像等待攻城掠地的战士一般。仅仅是一个肃立的姿势,就仿佛千军万马压上了前线一般。
  白晓飞见状苦笑一声,说道:“比起他的实力,我倒是更担心他的这些手下……”
  艾佛璐茜耸了耸肩,无所谓地应道:“这些人看着吓人,其实本事稀松平常,大概也就是人阶五级左右,不值得担心什么。”
  “是这样的吗……”白晓飞皱眉朝着那些冷然凝立的壮汉们看去,心中升起一种不安的预感,却又始终抓不住具体的头绪。
  
  就在这时,一名华服老者从赌桌对面的的入口走进来,缓缓站到四号的对面。场中顿时响起几声叫好和打气的声音,看来这位老者就是赌场方面派出来迎战的赌术高手了。
  一人从公证席上站了起来,扬声说道:“诸位,赌局已经进行了六场,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本人聂宇峰,代表几位公证主持这一次的赌局——由战先生私人为代表,挑战永丰赌场的赌术高手!”说着伸手指了指四号和他对面的华服老者,继续说道:“按照规定,双方各有一项决策权,战先生的要求是赌人!”
  场中顿时哗然一片,很多来不及参观前六场赌局的贵宾纷纷交头接耳,询问赌博的具体方式。
  艾佛璐茜贴近白晓飞的耳边笑道:“我还以为他就是叫做四号呢,原来还有自己的名字!你知不知道他叫战什么?”
  白晓飞轻声答道:“估计是他刚刚给自己取得名字吧,我也不清楚……”
  那位公证咳了一声,朝四号问道:“战先生,按照惯例问一声,你对赌场方面的要求有没有变化?”
  四号冷然摇摇头,就算是回答了。
  那名公证扭头朝着华服老者说道:“挑战者,战天。以其身后的奴隶为赌注,要求永丰赌场名下的全体奴隶列席,与他进行对赌!具体方式,交由永丰赌场选择。胜者可以获得对方投注的等量奴隶……永丰赌场,是否有异议?”
  听到这里,白晓飞和艾佛璐茜相视一笑,已经知道了四号的新名字叫做“战天”——与天为敌、战天斗地,端是霸气非凡!也和他嗜战如狂的性格十分贴切。
  
  华服老者淡淡问道:“是不是随便我们选择什么方式,只要拿出等量的奴隶来就可以?”
  四号沉声答道:“怎么赌,你们说;赌什么,我决定!”
  华服老者点点头,朝着楼上的某个方向看了一眼,似乎询问着某些讯号。然后点点头断然答道:“好,我们永丰赌场接受阁下的挑战!”
  四号有些不耐烦地挥手说道:“叫人出来!”
  华服老者回身招招手,贵宾室的大门一开,二十余名身穿各色服饰的赌场员工分成两排走进来,低着头站在老者身后,正好在赌桌的另一面,和四号身后的人遥遥相对。
  看到这些人进场,四号的目光突然一变,从左侧第一个人开始,一个一个紧盯着对方朝下望去,就仿佛天上的老鹰即将扑击掠食一样。凡是被他目光扫中的侍者,莫不微微一震,有些茫然的低下头去。
  艾佛璐茜忽然轻轻捅了白晓飞一下,手指在桌子上微微一摆,小声道:“看那边!”
  白晓飞顺着艾佛璐茜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永丰赌场的员工之中,有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猛然抬起头,双眼一眨不眨地与四号对视着。他们目光中的含义复杂难明,有惊喜、有恐慌、有茫然、有迷惑,就好像初生不久的孩子,忽然被带进了五彩斑斓的世界,见到了某件从未见过的东西一样。
  四号的目光与他们一对,瞳孔骤然缩了一缩,以微不可察的幅度点点头。旋即移开目光,朝华服老者冷冷问道:“你们想怎么赌?开始吧。”
  
  果然有古怪!白晓飞心中大喊一声,几乎可以确认自己刚才的推测——四号进赌场来的目的是找人,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他所找的,其实是这些被当成奴隶卖进赌场的太空兵!
  如果仅仅是一两个相貌酷似的彪形大汉,白晓飞还不能肯定自己的判断。但是现在四号身后的人已经有上百个之多,而且全都是体型魁梧、军姿挺拔,这样一批人聚集在一起,又全都是奴隶的身份,自然而然让白晓飞联想到了叶长天私运到帝国的太空兵!
  不知什么缘故,这些太空兵并没有被叶长天全部送到帝国去,而是其中有一部分流进了罪恶之都的各家赌场之中。同样诡异的是,四号竟然能够在人群中把这些人识别出来!他现在的目的,显然就是要用赌博的方式,把这些人赢走,聚集到自己身后!
  
  随着四号的话音一落,公证席上传来一声清脆悠长的钟响,最初那名说话的公证扬声说道:“双方均无异议,赌局正式开始……请永丰赌场出题!”
  华服老者从容上前,一双干净、稳定的手缓缓压在赌桌上,略带遗憾地说道:“本来,身为一名赌术高手,我很希望与战先生这样的赌客切磋一番。可惜……我个人的愿望事小,赌场的声誉事大!所以,我们也只好采取了一点针对性的措施……”
  一片哗然声中,四号面无表情地应道:“废话少说。”
  “呵呵……”华服老者淡淡一笑,悠然说道:“我听说战先生在前六场赌局中四胜二负,全都是输在电子赌具上面!恰好本赌场也备有几台最新电脑控制的赌机,我们想请战先生分别挑战一下这几台机器——九局五胜。只要你能胜过这几台电脑,我身后这些赌场的保镖、荷官、女侍,就全都是先生的人了。”
  华服老者的话音刚落,白晓飞身旁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轻哼,有个声音冷然晒道:“不知死活!”
  与此同时,四号已经断然答道:“好!赌机在哪里?”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七四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