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六章 后门也行?
  这个扑朔迷离、色彩纷呈的世界依然不停变换着,仿佛永远也没有止歇的时候。
  白晓飞、安吉丽娜和方晴晴三人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一时都不知该做些什么、或者说些什么,来冲淡心中的无奈感。
  
  眼前的世界肯定不是现实中的世界,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至于三人究竟为何来到了这个地方?在想到其他可能之前,现在也只能是当成在执行三位一体战术期间,方晴晴的古怪能量产生了某种副作用,将他们吸进了这里。
  至于逃离这里的办法——重新执行三位一体显然是行不通,那种深入骨髓的剧痛根本就不在可以忍受的程度,而且能量运行的方式也并不符合要求;硬生生走出去的可能也一样没有,至少白晓飞不认为自己能够在一团比浆糊还要黏稠、比果冻还有弹性、比海洋还宽广的虚无中走出一条路来。
  那么唯一出去的方式似乎就只剩下白晓飞的异能——做爱,射精,进入盖亚意识的世界,然后看看能不能从那个世界中返回现实中的身体。问题是白晓飞只长了一根肉棒,所以他也只能一次射给一个女人,那么就必然要有另一个女人要继续留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
  这显然是白晓飞所不能接受的一种选择。
  天晓得出去之后还能不能再次进来,选择留在这里的女人显然很可能会一辈子都留在这里。手心手背都是肉——刚刚还在合体交欢,转眼就要白晓飞选出其中一个女人丢下不管,显然是他做不出来的事情。
  虽然安吉丽娜愿意主动留下,不过白晓飞和方晴晴两人却并不想接受这样的牺牲。事实上在两人心中,就算一直留在这个古怪的世界中淫靡的双飞也未尝不可。
  方晴晴首先说道:“我可以留下。从技术层面来说,我的大脑还在外面,只要把曹云凯拿出来的立方体装回去,然后杀掉潘莉萝体内的病毒,我的意识就会重新在其中复活过来。”
  安吉丽娜淡淡道:“那样不行,这其中的变数太多了……万一小白最后那次攻击已经把立方体打坏了,或者外面的人杀不掉这份病毒,甚至你的意识体可能根本不会重新生成……这些因素都必须要考虑在内!”
  方晴晴急道:“我们两个出去,这些事情一样可能发生,万一我们没法会来怎么办?”
  安吉丽娜晒道:“那你们就在外面好好生活吧……你是联盟第一智脑,而我只是一个有罪在身的女人……你的作用比我重要的多。”
  方晴晴还要争辩,白晓飞一摆手道:“好了,不要吵。大不了都留下……咱们再想想其他办法,也未必不能三个人一起出去。”
  安吉丽娜笑了笑,不再言语。有关这样的话题,三人已经重复过一次,现在继续重复下去实在已经没有太多意义。只是谁都不肯平白接受别人的牺牲,所以这样的争论就只能一直重复下去……
  
  呆坐了片刻,方晴晴忽然噗嗤一笑,伸手指着白晓飞的下身比划了一下。原来刚才临到射精之际,白晓飞忽然想到不知该射给谁的问题,三人的欢好就此停了下来,而白晓飞的肉棒却一直高高耸立着,竟然没有因为颓废的心情而绵软。
  安吉丽娜见状也不禁莞尔,柔声问道:“怎么,你这样一直翘着,不难受么?”
  白晓飞苦笑道:“我也不想啊,可是刚才那发精子都运到半路,忽然硬生生停下来之后,小兄弟就一直不肯软了。”
  安吉丽娜眨了眨眼睛,笑道:“要不要我帮你弄出来?”
  不等白晓飞接口,方晴晴已经大声急道:“不行!小白不许射精!”
  安吉丽娜淡淡扫了满脸苦相的白晓飞一眼,替他解释道:“其实射精也是不妨事的,我和小白试过,只要不射进子宫里,盖亚意识就不会有反应……大概是因为只有在酝酿生命的过程,才会唤醒那个世界吧?”
  方晴晴哦了一声,瞪大眼睛道:“原来是这样?那……小白,你自己打飞机吧。”
  白晓飞愁眉苦脸地应了一声,熟练地将手放在命根子上,做起了久违的宅男运动,只看得二女花枝招展地咯咯大笑起来。白晓飞懊恼地停下动作,怒道:“不行!你们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竟然在这里看着我打飞机,实在太让我心里不平衡了……快过来一个帮我弄!”
  方晴晴和安吉丽娜笑嘻嘻地凑过来,一左一右围住白晓飞,两双玉手轻轻扶上他的肉棒套弄起来。一边套弄,还一边交流着意见。
  “娜娜姐。刚才你教我的那个动作,舌头应该怎么放,才能让这根东西整个进去啊?”
  “是这样……你看我的嘴巴……明白了吗。”
  “嘻嘻,娜娜姐好厉害,真的是整根都进去了呢?已经到喉咙里了吧!”
  “唔唔……呸……这个就是深喉啦!哈哈!无数男人做梦都想尝试的技巧哦!”
  “真棒……让我也试试……呼噜呼噜……呜呜……好难过……喘不上气呢。”
  “还是我来吧。”肉棒在安吉丽娜饱满的红唇间不住进出,上头沾满口水,她却没有半点反感,只是熟练地舔吮,时而抬起头朝白晓飞一笑,眼神又是妩媚,又是温柔。
  “人家也要练习咩……”方晴晴闲的无聊,只得抢夺肉棒。她的熟练性就远远不如安吉丽娜,但是认真地含住龟头,用小巧滑腻的舌尖在肉冠里来回舔舐。虽然口技要生涩得多,但那种娇憨的眼神却非常让人享受。
  尤其是当方晴晴因为不适应被肉棒顶到咽喉,略微一咽,吐出肉棒掩着喉头难受地咳嗽起来之际。安吉丽娜立刻轻拍着她的后背,在她耳边娓娓说着该小心的细节,这种刺激的画面,更让白晓飞热血沸腾。
  
  白晓飞坐看着自己的肉棒被两女当成玩具一样抢来抢去,快感却少的可怜,禁不住哀嚎道:“拜托你们认真一点好不好……先让我爽出来,等下次前戏的时候你们再练习这个嘛!”
  安吉丽娜飞了个媚眼,娇声笑道:“小白……是你自己太笨了……两个光溜溜的大美人就在身边,你想爽的话,不会自己推到去爽么?”
  白晓飞一脸菜色,苦笑道:“我这不是怕一不小心射在里面吗!”
  安吉丽娜无奈地晒道:“笨……上次你射在里面也没效果的时候,忘了?”
  “对啊!后面!”白晓飞这才如梦方醒地一拍手,摩拳擦掌地叫道:“两位美人,既然前面都给我了,顺便就把后面也现出来吧!谁先来?”
  方晴晴愕然问道:“娜娜姐,后面是什么意思?”
  “看来得我先来……”安吉丽娜叹了一声,跪在地上撅起白花花的翘臀,回头笑道:“小白,你歇了这么久,一时半会儿还射不出来吧……先来满足一下我前面,然后再去搞后面,不然会很痛的。”
  “没问题。”白晓飞提枪上马,就着二女口水的润滑将肉棒插进安吉丽娜的阴户幽谷之中,齐根而入,轻快地肏弄起来。感觉安吉丽娜的阴道内虽然依旧紧凑无比,但是润滑度却高了很多,不禁赞道:“娜娜,你身体适应的真快。”
  安吉丽娜轻哼一声,娇喘道:“你就直接说我淫荡好了……唔……年轻的身体快感来的好快……用力哦……”说着娇艳的面孔一片绯红,白嫩的双腿大张着不住战栗。呻吟道:“小白……可以了……轻点哦……”
  白晓飞依言放慢速度,让安吉丽娜稍微调整一下位置,趴低身子,颈肩着地,翘起白嫩的屁股。然后腾出手从她的腰间移到臀部,轻轻分开两扇臀肉,露出沟里一只红嫩小巧的肉孔。鲜红的肉孔不过指尖大小,细细的菊纹紧缩着。
  白晓飞俯身亲吻着雪白的臀肉,纤秀可爱,令人禁不住心生怜惜。抚弄片刻,只觉得安吉丽娜的臀肉又细又嫩,滑不溜手,摸在臀沟里满手都是柔滑。唯有肛门紧缩着,指尖按上紧绷绷,没有丝毫缝隙。
  再叫过方晴晴,让她也在安吉丽娜旁边趴好。因为年龄的缘故,方晴晴的屁股丰满肥翘,比安吉丽娜更大也更圆润,臀肉滑嫩中有种油脂般的腻感,肌肤中透出白亮的淫艳光泽。
  白晓飞并用手指,轻轻桶进安吉丽娜的肛门。她的娇躯立刻哆嗦了一下,随即放松身体,任由白晓飞继续深入,拨弄着敏感的地带。手指从一根增加到两根,然后三根。
  “原来后面就是肛门咩?”方晴晴终于明白了两人话中的玄机,忍不住惊奇地道:“原来这里也可以哈。”
  “嘿嘿,是啊……安吉丽娜。配合一下,要来了哦……”白晓飞抽回手指,轻轻在安吉丽娜的翘臀上啪地拍了一响。
  “其实……我也不喜欢后面的。”安吉丽娜幽幽抱怨着,却乖乖地反手扒开雪臀,将那只紧揪揪的嫩肛暴露在肉棒之下。
  “唔……你最近的确变得好乖的样子……是为了让我娶你么?”白晓飞犹豫了一下,还是腰身前挺,肉棒硬撅撅伸进白嫩的粉臀内,龟头抵住菊肛的入口,缓缓用力顶入。
  安吉丽娜“啊呀”叫出声来,咬着牙没有挣动身体。只觉得龟头刚嵌入臀缝,屁眼儿就像裂开般剧痛,忍不住颤声说道:“是啊……我都这样对你了……你,你娶不娶我?”
  “娶!等回去咱就领结婚证!”白晓飞只觉得肉棒仿佛都被勒得硬生生细了半圈,一边奋力前顶,一边呲牙咧嘴地继续说道:“如果……如果回不去,我宣布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老婆了……”
  安吉丽娜噗嗤一笑,同时又惨哼道:“傻瓜……为什么我总是不肯相信你来自古代呢……在我们这个时代……早就没有结婚证这种东西了……”
  
  随着龟头一挤,菊肛周围细密得纹路立即散开,形成一圈细细的红线。安吉丽娜的屁股不动,身子却不住瑟瑟发抖着,让肉棒缓慢而又毫不停留地笔直挺入。菊肛的红肉被完全挤入体内,肉棒与白嫩的臀肉相接,直挺挺从柔嫩的屁眼儿中贯入,仿佛一截铁棍捅入少女白嫩的屁股里面。
  安吉丽娜此刻的后庭毕竟第一次容纳这样粗大的物体,虽然意识中早有类似的经验,但身体却忠实地反应出少女的纤嫩,痛得她花容失色,娇啼惨哼不休。
  “到头了!”白晓飞喜叫一声,肉棒终于一直插到根部,整根都插进方晴晴屁眼儿里才停下来,感受到她直肠内的紧密和温暖。
  安吉丽娜额头冒出冷汗,满面痛楚,勉强有气无力地笑道:“拔出来的时候,还得痛一下呢……”
  “唔……那也得拔。不然插进去的罪就白受了。”白晓飞收腰一拔,安吉丽娜痛叫一声,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白晓飞按住她的腰,挺身在她小巧的屁眼儿里缓缓戳弄,轻抽慢送。
  安吉丽娜咬着唇,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看的旁边的方晴晴心惊肉跳,问道:“娜娜姐,有这么痛咩?那我可不可以先不试了?”
  白晓飞眨了眨眼睛,道:“迟早都要试,你不会以后都不让我碰这个洞吧?”
  方晴晴嗔道:“人家怕痛咩……小白就知道自己爽……”
  白晓飞耸动着腰部笑道:“如果没有开始的痛,又怎么会有后来的爽呢?你看安吉丽娜多乖,现在已经开始爽了吧。”
  方晴晴扭头看去,只见安吉丽娜果然已经不再呼痛,脸上略有几分渐入佳境的神情,不由撅着嘴说道:“她都是你老婆了,人家又不是……”
  安吉丽娜不由笑道:“咱们的小晴晴吃醋了呢,小白,快让晴晴也痛一痛、爽一爽,可不能偏心哦。”
  白晓飞看着方晴晴挺翘的小屁股一直摇个不休,自然知道这个小丫头早就已经跃跃欲试,当下微微一笑转换位置,先将肉棒插进她早已湿润的幽谷中活动了几下,等到方晴晴的娇躯渐渐火热,肉棒也沾满了润滑的体液之后,双手按住她充满弹性的臀部,分开两扇雪白的屁股蛋,对准目标缓缓开始挺入。
  “哎呦……哎呦……你轻点……”方晴晴咬着牙哼哼了几声,旋即睁开眼睛奇道:“娜娜姐,我好像没有你痛得那么厉害咩?”
  安吉丽娜笑道:“那是你的体质好,现在这具身体也发育的比我成熟,当然没那么痛。”
  方晴晴眯着眼睛体味了片刻,轻轻呻吟道:“涨涨的、麻麻的……没有前面舒服。”
  安吉丽娜道:“神经密集的位置不一样,感觉当然也不一样……小白,你把晴晴的屁股压低一点,让小丫头爽爽。”
  白晓飞将方晴晴圆润的玉臀微微一压,肉棒几乎改成与地面垂直的角度奋力刺下,粗大的龟头将菊花撑得浑圆张开,周围绽出一条条射线般细密的纹路。随着他的动作,方晴晴张开嘴巴倒吸了一口气,发出小动物的哀鸣声,说不清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
  安吉丽娜笑吟吟的侧头吻住了方晴晴,双手揉搓着她胸前的挺秀双乳,用娴熟的手法帮助她减轻痛苦。方晴晴的眸中渐渐显出迷离之色,旋即被情欲替代,忘情地和安吉丽娜唇舌绞缠,狠狠地亲吻起来。
  白晓飞的身体渐渐紧绷,感觉肉棒被紧紧夹在一片肉壁之内,快感一阵阵刺激着从尾椎开始的神经,终于欢呼一声,紧紧抱住方晴晴的雪白臀部,抖动着身体将一股股滚烫精液射进她的直肠之内。
  安吉丽娜见状笑道:“总算出来了……咦?怎么回事!”
  
  就在白晓飞射精的瞬间,一股庞大的吸力忽然从方晴晴体内迸发出来,就好像虚空中忽然产生了一个黑洞,将周围的一切物质都朝着其中疯狂地吸纳过去。
  整个空间突然剧震,一道道虚幻的人影在同一时间里变得真切,就好像活过来般发出愤怒的嘶吼,更有某种充斥天地的强大威压从极远的方向传递过来,似乎有一个刚刚苏醒的存在,朝眼前的不速之客发出最严厉的警告。
  白晓飞骇然发现方晴晴的直肠之内的吸力简直比安吉丽娜的吸精术还要恐怖,不但狠狠拉扯着自己的精液,而且竟似要把自己整个人都吸进那深邃的孔洞之中。
  方晴晴也闷哼一声,娇躯剧震着萎缩起来,就好像漏了气的皮球般不住缩小。原来连她自己也被体内忽然产生的黑洞吸了进去,而且速度尤甚于白晓飞。
  安吉丽娜眼中看到的情景,就是白晓飞和方晴晴都在迅速变得虚无,几乎就和周围的人影一样扭曲起来。而且方晴晴身体中还产生一股无匹的拉扯之力,让自己也不由自主地靠拢过去。她本待抗拒,忽然间心中一动,反而双手紧紧抱住了白晓飞顺势迎着那股吸力冲上去。
  嘶嘶嘶!
  随着安吉丽娜的一声惊呼,三人的身影同时消失在原地,只剩下一个黝黑深邃的黑洞,眨眼间也缩小到不见。只剩下一阵阵水波般的荡漾,在光怪陆离的世界中渐渐传递、扩散开来,最后还是归于死寂……
  白晓飞在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怎么后门也行了?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二六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