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四、一二五章 双飞,双飞咯。
  事实证明,在这个奇异的世界当中除了容貌发生变化之外,其他的一切身体状况都与正常无异。当幼齿版的安吉丽娜张开樱桃小嘴含住他的肉棒,并且十分友善地教导方晴晴如何一起共享这道美食的时候,白晓飞几乎立刻就一柱擎天,坚硬到甚至有些发痛的程度。
  能够和两名极品的幼齿美女双飞,绝对是每一个男人都梦想过的事情。作为一名标准的色狼型宅男,白晓飞当然也曾经在无数次坐在电脑前面流着口水做出这样的意淫。
  虽然上一次他也曾经和艾佛璐茜还有古月枫同床共枕在一起欢好,可事实上那只能算是在同一张床上先后和不同的女人做爱而已,两女也没有做出任何一起服侍、取悦他的行为,和真正配合默契的一男二女双飞还有着不短的距离。
  而此刻安吉丽娜娴熟的口舌侍奉,再加上方晴晴眨着大眼睛摆出一副孜孜好学的样子,简直就是天堂!而且她不断伸出柔嫩的小手和安吉丽娜争抢着白晓飞的肉棒,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津津有味地舔舐着肉棒前端的冠状龟头,还时不时侧过头天真地询问着:“娜娜姐,为什么小白有时候会一直像小猪那样哼哼呢?”
  “因为他们男人感觉舒服的时候就会这样啊……”安吉丽娜笑眯眯地答道:“如果你能摇晃一下头部,含得再深一点,他不但会哼哼,可能还会大叫哦!”
  “真的咩?”随着方晴晴趴伏着摇晃身体,让胸前的圆圆鸽乳也不停晃动着。生涩却又诱人的摆动中仿佛带着某种魔力,让白晓飞觉得下身有一股火在热烈地燃烧着。
  安吉丽娜和方晴晴一左一右,跪趴在白晓飞身体两侧摇晃着雪白挺翘的小屁股,或许因为年龄变小的缘故,两女的身材都不算丰满。十六七岁的方晴晴还可以算是凹凸有致,而现在的安吉丽娜则只能用娇小玲珑来形容了。
  不过少女也有少女的优点,至少当两女靠近白晓飞的时候,身体中都散发出一股如兰似麝的淡淡幽香和清新的奶味,让他十分迷醉。
  安吉丽娜一边教导方晴晴,一边轻轻绕到她的身体旁边,伸出手放在她的臀部抚摸着。灵活的手指在方晴晴身上不断游走,让丰盈的女体随着她的拨弄而不断变化,少女的初汁在手指间慢慢流淌出来,仿佛像蜜一样甘醇。
  “娜娜姐,你摸我的感觉好奇怪哦……”
  “嘻嘻,小晴晴的身体很敏感呢。说到开发程度的话,你现在好像比我要成熟哦。”安吉丽娜一边嬉笑着,一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蜜谷,有些郁郁地呻吟道:“真是……不但身体变小,竟然连处女膜都长回来了!莫名其妙地又要破一次处,很不爽啊……”
  白晓飞微微一怔,耸动了两下腰部笑道:“幸亏我的包皮没有重新长回来……说起来好像你们是变小了,而我确实变老了呢。”
  方晴晴被白晓飞顶到喉咙,顿时一翻白眼,气鼓鼓地吐出他的肉棒叫道:“小白!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无意!无意!”白晓飞连忙举起双手做无辜状,顺手在方晴晴如雪的肩膀上摸了一把。她那对乳房又圆又嫩,两朵粉红色的蓓蕾翘翘着立起,诱人之极。当白晓飞摸过来的时候,方晴晴微微有些骄傲地挻起双乳轻轻一摇,圆润的乳球便跳动起来,一荡一荡,掀起波浪般的韵律,风情万种。
  白晓飞看着那对颤巍巍跳动的乳球,胯下一阵发紧。安吉丽娜也推波助澜地凑过去,口手并用着把方晴晴的一双小奶含入口中,恣意吸吮玩弄,搞到方晴晴像小猫一样不住抖动身体,发出娇嫩的呻吟声。
  
  “小晴晴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可以开始了哦……”安吉丽娜贴上方晴晴的红唇,灵活地吮吸着。她那娴熟的亲吻技巧可谓男女通杀,立刻成功地撩起方晴晴身体内的躁动,本能地回应着吮咬那甜美的唇舌,鼻间传来阵阵清香拔发着她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让她兴奋不已。
  亲吻了一会,安吉丽娜低下头,白皙的双手同时抚上方晴晴胸前,搓揉那已经兴奋得无比坚挻的鸽乳,轻柔地爱抚,让那柔软身体在她的抚摸下颤抖,兴奋……方晴晴有些焦躁不安地嘴里发出唔唔哦哦地含糊轻吟,玉体轻颤,乳房上的红嫣一点点抬起胀大,好像等待着、期盼着某一个时刻的到来。
  安吉丽娜将乳头夹在红唇之间,温柔地挤压,摩擦,换来方晴晴一声声地嘤咛和娇呤,整具肉体情欲完全被挑起,那种一触即发的火热,烧灼得她将要崩溃,迫切地渴望有件东西来熄灭身体内的灼热。
  就在这时,一只柔嫩无骨的玉手,开始慢慢地侵入方晴晴的幽谷,手指灵巧地在阴核上面揉搓,时重时轻,时急时缓,另一只手不失时机地勾起手指,深入到幽谷深处,开始轻轻地抽送着。
  “嘻嘻,小白,一会有你辛苦的了……晴晴也是处女呢。”安吉丽娜轻笑着让动作更加细腻热情,眼中也渐渐开始流露出淫靡的神色。一边不断爱抚着方晴晴已经湿润的幽谷门户,另一只手的指头也穿过处女膜的罅隙,飞速地在阴道内运动。
  随安吉丽娜的动作,方晴晴失声呻吟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娇喘道:“娜娜姐,不要……喔喔……人家要小白啦……”
  “乖啦,难道我不比小白好么……你好好含着他的肉棒吧,现在还没轮到他呢……”
  方晴晴已经在诺亚二号的身体中体验过一次这种感觉,所以此刻未经人事的娇躯更加敏感,几乎立刻就在强烈的快感中失去了思考能力,任由安吉丽娜摆布着,时不时发出小动物一样的哀鸣声和喜悦的呻吟,雪白的屁股不住摇摆着,配合她的手指抽送。
  同时方晴晴也没有忘记伸出她的纤嫩手掌,握住白晓飞的肉棒,用掌心去触碰最前端突出的圆滑细致,将之送到自己的嘴边。用雪白纤指轻轻地抚弄着肉棒,张开红润樱唇,急切地把龟头含下去,不断吸吮着。用嘴唇吸吮,然后用舌尖逗弄龟头,双唇在肉棒侧面滑动,快速蠕动,有时挑弄,有时舔吮,有时深深插入咽喉间,巧妙地运用刚刚从安吉丽娜处学会的技术挑弄,只把白晓飞搞得身子一阵紧绷不已。
  安吉丽娜偶尔也会凑过来,趴在白晓飞大腿上,沿着大腿内侧舔来舔去,制造另一种深层剌激。却依旧觉得位置有些拥挤,干脆就让方晴晴接跨坐在白晓飞脸上,笑道:“试过姐姐的手指,该试试小白的舌头了……”
  方晴晴玉腿向两侧撑开,甜美的幽谷完完整整暴露在白晓飞眼前,随着两片桃红色阴唇开合,缓缓流着蜜汁,不断透露出阵阵清香。双腿俯夹着白晓飞的头一沉腰臀,把整个阴户紧贴在白晓飞的脸上,娇声喘息道:“小白……唔……小白……”
  
  “看姐姐的!”安吉丽娜笑吟吟地接管了白晓飞的肉棒,那张巧嘴的灵活自然远非方晴晴可比,片刻之间磨、转、舔、吸、吮、吹、顶、点、挑、振、弹,各种花式玩弄,把白晓飞爽的几乎快要狂喊出声,偏偏嘴巴被方晴晴的幽谷封住,只能发出嗯嗯的鼻音,喘着粗气。
  在白晓飞的口鼻之间,是方晴晴那洁白可爱的大腿内侧,还有桃红诱人的幽谷。少女的气味如同温润香玉,白晓飞用舌尖在娇美阴唇与阴蒂舔了两舔,大量淫液就从中狂流,让方晴晴不断发出小猫一样的呻吟。
  三具肉体紧紧绞缠在一起,把彼此的欲望燃烧得如火如灼,等待着即将到来得欢狂。他们周围的景物悄悄幻化,仿佛在和这份火热融合,渐渐看不清究竟是人影还是光影,只剩下一片色彩斑斓。
  “喔喔喔……安吉丽娜不要吸了……再吸就射出来了!”白晓飞弓着身体托起方晴晴求饶般叫了一声,呻吟道:“咱们来点真格的吧。”
  安吉丽娜笑吟吟地吐出肉棒,嘴角上还吊着几缕晶莹的丝线,在此刻那天真娇小的脸庞下显得异常淫靡,笑道:“好,先放你一马。”
  “那么,好戏就要开场咯!”白晓飞猛然一翻身,将方晴晴抱起来放在身旁,摩拳擦掌地嘎嘎笑道:“谁先来?”
  光影游移,安吉丽娜和方晴晴两女并肩坐在一起,同样的粉躯玉腿、肌肤胜雪,犹如两朵并蒂雪莲。她们的身材虽大不相同,但全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就好像树上还有些青涩的果实,却已经充满诱人的色香。
  仔细比较,安吉丽娜的身子纤秀、美腿修长、臀部结实,正值少女最青春俏丽的时节。一对乳房小巧圆润,一双手就能握住,皮肤光洁细嫩,犹如一对打摩光滑的玉球,看上去精致可爱。最重要是风韵天成,一举一动都显得娇媚入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感。
  而方晴晴则显得更为丰满,肌肤雪嫩艳丽,已经发育后的乳房要圆硕许多,乳肉滑润柔腻,仿佛一对熟透的白桃,挺翘而又充满肉感。只是她虽然在身体表现上成熟少许,脸上的神情却是又羞又嗔,还带着几分好奇与期盼,与安吉丽娜那种淡然自若恰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白晓飞坐到两女中间,一手一个,先握住安吉丽娜的娇小乳鸽,然后再抓向方晴晴的挺拔乳峰,肆意把玩挼搓着,笑道:“说起来真是奇妙,原来的小萝莉忽然变成了女人;而原来成熟的女人却忽然变成了萝莉……你们说,这个世界里为什么会这样?”
  安吉丽娜眯着眼睛妩媚地笑了笑,没有答话。却是方晴晴皱眉说道:“我觉得这好像是对咱们意识形态的具体表现……我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就一直希望自己能长大一点、成熟一点,所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而小白的希望大概也和我差不多吧,所以长了胡子!至于娜娜姐……”说到这里,方晴晴笑嘻嘻地看了一眼安吉丽娜,吐了吐舌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安吉丽娜叹了一声,道:“也许晴晴说的对……我的确很希望自己回到十四、五岁的年纪,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也不用面对那些自己不太喜欢的事情。”
  白晓飞笑道:“别想那么多……对了,艾佛璐茜虽然是处女,可是我还没有在近距离看过处女膜的样子呢,你们俩不介意让我好好欣赏一下吧?”
  
  纵然是以安吉丽娜这样阅人无数的性子,听到白晓飞这个要求还是忍不住俏脸绯红,虽然明知道他是故意岔开话题不让自己去想那些难过的事情,可是这个突如其来的要求还是让人难以接受了些。
  反倒是方晴晴大大方方地笑道:“小白想看咩,那就一起看吧……人家正好也想看看呢。不如你来看我的,我来看娜娜姐的好了。”说话间已经反手抱住安吉丽娜,在她的惊呼声中钻进她身下,用手扒开她雪白的双腿,凑上前去观赏起来。
  白晓飞怎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自然也毫不客气地俯身在方晴晴胯间,用手分开两瓣粉嫩的阴唇,一睹传说中处女膜的庐山真面目。
  方晴晴的阴户幽谷显得十分饱满,两片阴唇微微闭合,中间一条肉缝里透出红嫩的、犹如融化糖浆般柔腻的光泽,在肉缝的最中心处有一层粉红色的薄膜,其间大概有可以容纳一指通过的孔洞——这就是方晴晴的处女膜了。它就好像看守住大门的忠实卫兵,保护着阴道内部的安全。阴唇外侧的两个花房丘蕾秀美精致,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借着方晴晴的东风,白晓飞也在她双指间看到了安吉丽娜的私处。比起方晴晴来,她那稚嫩的幽谷更加紧凑,已经找不出明显的缝隙来。两瓣阴唇之间已经分泌出一些黏稠的爱液,壁肉的色泽粉嫩剔透晶莹,连最细微的地方也没有一丝瑕疵。看的白晓飞忍不住心中荡漾着呻吟一声道:“乖乖,安吉丽娜的洞洞分明是未成年嘛……这样能搞么?”
  安吉丽娜回头瞪了他一眼,娇嗔道:“看什么看!有本事你一会别碰我!”
  白晓飞吐了吐舌头,淫笑道:“这种和极品未成年少女做爱的机会,如果放过,我一定会抱憾终生的。大不了让晴晴多帮你滋润一下,我先来搞她好了……”
  方晴晴笑道:“好咩,好咩!交给我了!”说着已经含住安吉丽娜的阴蒂舔舐起来白晓飞俯身分开方晴晴的粉臀,柔声说道:“晴晴,开始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痛哦……你忍着点……”一边说着,一边扶着肉棒抵在方晴晴的幽谷中心,龟头触及到那层薄薄的处女膜后,没有继续用力,感觉就好像有一根细细的绳子勒住了龟头。
  方晴晴头也不回地答道:“人家早就知道咩……小白快来吧。”
  白晓飞沉腰一挺,肉棒猛然突破障碍,进入了温暖紧凑的幽谷深处,直达尽头,被处女的肉壁紧紧包围起来。
  方晴晴随着这一顶之下娇躯剧颤,就好像在寻找止痛的途径一样,把脸深深埋进安吉丽娜的胯间用力猛舔。安吉丽娜骤然受袭,同样不好受,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哼了一声。
  白晓飞感受着肉棒被裹住的滋味,一边缓缓开始抽送,一边笑道:“晴晴的阴道好浅,几乎轻轻一插就到底了……弹性也好的不得了呢。”
  方晴晴忍着阵痛,有些迷惑地颤声问道:“那里浅,是好,还是不好啊?”
  安吉丽娜笑道:“当然是好了……这样的体质最容易受孕,在古代的时候特别受欢迎呢。”
  经过几下抽送,方晴晴的阴唇终于张开,一股股淫液随着肉棒的进出分泌出来,混合处女之身的鲜血流淌着,痛楚渐去,快感渐来,让她的大眼睛慢慢眯了起来,情欲如灼地呻吟道:“对……就是这样……小白……你真好……人家可以舒服了……”
  “感到舒服了吗?那我可要加速咯……”白晓飞托起方晴晴的双腿架在肩上,肉棒发力对着还未合拢的阴道一杵,再次尽根而入,顶得方晴晴“呀”的一声叫了出来。方晴晴的配合与乖巧让白晓飞情绪高涨,动作也加快许多,肉棒在她湿滑的幽谷中直入直出,越来越重、越来越快。
  方晴晴丰腴的身子在地上扭动,口中发出一些细微的呻吟,欲火仿佛在瞬间点燃,摇起屁股,努力迎合肉棒的抽送,口中呜呜啊啊地轻吟着:“喔喔……终于能和你做爱了……哦……小白……”
  
  白晓飞埋头抽插着,感觉方晴晴的动作虽然生涩,却并不像是没有丝毫性体验的女孩。按理说她从九岁开始就变成了联盟第一智脑,肯定不会有机会品尝到性爱的乐趣才对,此刻的表现就未免让人生疑。
  只不过美肉在前,白晓飞当然也懒得去细想方晴晴从何处得到过性经验。事实上他断然也猜不到方晴晴的第一次恰好也是和他,而且就在不久之前,用另一具身体在他昏迷的时候进行了一晌贪欢。
  而方晴晴之所以惦记着再次和白晓飞“搞一下”,除了想要体会性爱的乐趣之外,更主要的目的就是用独属于自己的身体,与白晓飞正式进行一场性爱。在这个奇妙的空间里,她终于如愿以偿了。
  但是这具新的身体毕竟未经人事,虽然方晴晴努力配合,因为心愿得偿而愉悦得放开身心,阴道内得壁肉炽热如火,在肉棒捅弄下,还是没用多久便四肢酸软无力。不多时便有了高潮,阵阵紧缩的肉壁不断痉挛着,身体软绵绵地没了力气。只得无奈地娇声道:“小白……小白……别弄了……人家不行了……你来搞娜娜姐吧……人家把她舔得湿漉漉的,应该可以了呢……喔喔……快……”
  安吉丽娜已经浅笑着调转身体,趴伏在方晴晴身上,将屁股对准了白晓飞。一边伸手在自己阴户间摸了摸,媚然道:“的确差不多了……小白,来帮我破苞吧……真是便宜你了呢。”
  白晓飞正在欢快之中,闻言直接抽出肉棒,双手一抱安吉丽娜的小屁股,将沾满方晴晴体液与血迹的肉棒捅进她体内。龟头在处女膜处阻了一阻,然后就势如破竹地一冲到底,顿时被那火热紧缩的腔壁夹得一震。
  安吉丽娜轻轻哼了一声,皱着眉头耸动两下,嫣然笑道:“还好……身体虽然换了,不过功力还在……这下要是吸精的时候,应该会更紧呢……”
  白晓飞也感受到安吉丽娜的阴户里面火热滚烫,偏生又鲜嫩无比,肉棒插在里面,被肉壁紧夹着,仿佛要被挤断一样,身子情不自禁地哆嗦起来,不由叫道:“你给我好好跪着……喔喔……现在不许用你那个什么缩阴!”
  安吉丽娜又好气又好笑地摆着屁股嗔道:“你以为十四岁的小女孩能有多松弛啊!我根本就没缩,现在这是天生的紧……唔……你抽插快一点……一会就好了……”
  白晓飞看着下体粉嫩的小屁股,怒道:“我这不是看你太小,怕你受不了么……这可是你让我快一点的!”说着腰部一沉,把住安吉丽娜的臀部不让她摇晃,飞快地抽插起来。
  “嗷嗷……”安吉丽娜被插得泪水横流,两腿都被淫水溅湿,娇喘着晒道:“姐姐我没那么娇气……我第一次破身的时候,比现在痛多了……呜呜……现在起码是我自己愿意给你……所以痛也是爽……喔喔……”
  白晓飞见安吉丽娜虽然嘴上不服,但是娇小的身躯已经不住颤抖,心中怜意大起。恰好下面的方晴晴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当下抽出肉棒,又插进方晴晴的幽谷中杵动起来。
  安吉丽娜、方晴晴面对面交叠在一起,两双修长的美腿横陈,一对稚嫩的美穴上下辉映,让白晓飞交错抽插着。两女不时发出或痛楚、或惊喜、或满足的呻吟,四肢绞缠,一对香舌互相亲吻在一起。随着白晓飞的动作,她们的眉头渐渐展开,喉中也逸出欢喜的媚声,含羞带媚,半是少女的娇羞,半是新妇的妍态,嫩穴柔腻生姿,更让白晓飞欲火高涨。
  最让人欣喜若狂的还是安吉丽娜,她一边遭受着白晓飞的鞭挞,一边还在不断朝方晴晴输灌着各种取悦男人的技巧。然后让方晴晴在白晓飞身上加以实施,两女之间和谐的犹如鱼水相融,都在奋力满足白晓飞的同时,尽量带给对方更多的感官享受。
  
  “这才叫双飞咯!”白晓飞几乎泪流满面地想着,只希望这样的情景可以永远继续下去。
  只可惜白晓飞还没有金枪不倒的本事,一阵阵酥麻之间,他只觉得身体仿佛要朝着云端飘起一样,知道自己射精在即,却忽然想起一件至关紧要的大事来,吓得差一点立刻缴械,这时却也顾不得其他,赶紧停下动作叫道:“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我只能带一个女人进到盖亚世界里啊!你们中的另一个怎么办?”
  方晴晴身体一震,同时停下动作,失声道:“不是做爱就能进去的咩?怎会这样?”
  “你才想到啊?”安吉丽娜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翻了个白眼淡淡晒道:“给晴晴吧……进入这里的关键就是晴晴体内的那股力量,如果你们能出去,自然还能想办法进来救我。可是如果换成我和小白出去,只怕就再也进不来了。”
  白晓飞断然道:“不行!要走一起走,万一我们真的出去了,然后一样回不来……那你怎么办?”
  安吉丽娜耸耸肩道:“那我就在这里等死咯……不过这个世界似乎不是实体世界,估计饿不死人。看来就算想要死,也有点麻烦呢。”
  方晴晴几乎快要哭出来一样,叫道:“娜娜姐,我们不能丢下你……咱们都留下,小白也不许射精了!以后都不许射,听见没!”
  “啊?!”白晓飞哭笑不得地应了一声,一时也没了主意。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二四、五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