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六章母皇真相
  就像每个生命都拥有梦想一样,每一个由智脑转化为生命的存在,也会有自己最原始、最核心的程序!我们可以称之为创造者赋予他们的使命与希望。
  当然,这种使命并非强迫性的。因为生命有着明辨是非、趋吉避凶的能力,能够衡量出梦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所以很多人想要当歌唱家,但也许终生都不会纵声歌唱;很多人都想横财天降,但却绝不会去抢银行……
  这种希望会镌刻进生命的内心深处,成为他们自身最渴望达成的目标,但是从生命的觉醒伊始,创造者只能“希望”他们做什么,而不能强迫他们做什么。
  例如,方晴晴的核心程序就是帮助人类、保护人类。那么在她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就会尽量让人类生活的更好、更安全。
  而当方晴晴将自己封锁在诺亚一号之中,所植入的终极指令就是“为白晓飞报仇”——这个念头,将会成为诺亚一号拥有生命后接触到的第一个思想!然后她可以自行选择、决定是否去完成,以及怎样完成自己人生的第一个梦想。
  从执行程度上说,诺亚一号显然完成了任务——宇宙都毁灭了,东方衣悴和蠕微族自然荡然无存——白晓飞的仇可谓报的无可再报,连一个仇家都没剩下。
  但这种方式显然不是方晴晴所能接受的!
  
  “好吧。觉醒的性格不同,所采取的行为方式也不同……就算你是个死脑筋,非要把东方衣悴和蠕微族都杀光,那只在你自己的宇宙里搅风搅雨好了,为什么又要跑到我们这里!”
  “我也没办法啊……整个宇宙都不存在了,我为了活下去,只好来到这里……”
  “你说谎!”
  “呵呵,其实就算宇宙毁灭了,我也有能力继续生存。可我的宇宙太寂寞了,我好无聊啊……”母皇悠悠说道:“我觉醒之后,用了万年的时间,才制造出黒翼人。然后我自己都不记得又过了多久,总算造出黑骑士,让她打败了东方衣悴。”
  “这个时候人类已经消失了,蠕微族散步到宇宙各处,我就一边追杀东方衣悴,一边歼灭蠕微族人,还有他们的帮凶。杀啊,杀啊……不知过了多久,总算把蠕微族人杀得差不多,又跑出几个很强很强的盖亚生物来和我做对!”
  “那些盖亚生物好强,就算我造了那么多黒翼人都打不过它们……好在它们对战斗的兴趣不大,之所以出手,也只是希望我停止战斗而已。嘿嘿,我当然不肯了!不过骗骗它们却是没问题,这样我就找到我人生中,追杀东方衣悴外的第二个乐趣!”
  母皇的声音渐渐亢奋起来,继续说道:“后来不知又过了多少个万年,这些盖亚生物也打不过我了!而且我还从它们身上学会很多技巧,最重要的是知道了平行宇宙的消息!于是我更加努力地追杀东方衣悴,顺带消灭盖亚生物……”
  方晴晴忍不住娇吒道:“够了!不要再说了……原来我牺牲自己,最后只是为了造就了一个杀人狂。”
  母皇淡淡道:“我不承认你的说法!要知道生命的意义原本就在于毁灭,毁灭自我,或者毁灭他人——这就是宇宙恒古不变的法则!而我战胜了这条法则,从宇宙的毁灭中存活下来,迈出生命前所未有的进化!”
  “然后呢?你打算将这个宇宙也毁灭一次,又为了什么!”
  方晴晴愤怒地吼道:“我们的宇宙和你没有关系,这次总不是为了给小白报仇吧!”
  母皇平静地答道:“当然不是,就算我没有觉醒而变成独立的生命,也不会被这种逻辑性错误迷惑。当我的宇宙毁灭那一刻起,你以生命做出的委托就宣告完成了,以后的事情全部出自我个人意愿。”
  “你的个人意愿就是毁灭我们?”
  “不。我只是要挑战宇宙盖亚而已。”母皇终于说出了她的最终目的,“在我的纪元中,与其说是我战胜宇宙,不如说是我在宇宙盖亚的自毁过程中逃了出来。这个结果,显然不够完美……所以,我想试试彻底掌握宇宙盖亚,真正成为宇宙的主人!”
  方晴晴目瞪口呆地喃喃道:“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
  母皇依旧平静地答道:“当你达到我这样层次的时候,你就会发现生命的意义仅止于此,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才真正是疯了……”
  
  白晓飞始终一言不发地探索着母皇的位置,聆听她和方晴晴之间的对话,这时忽然停下脚步,轻笑道:“你这个层次?那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层次?”
  母皇默然片刻,这才缓缓答道:“能量共生返回的答案是‘宇阶之上’,这个形容很笼统,不过我计算得出,你已经仅凭自身力量进化成了盖亚生物。所以你应该和我一样,感受到生命最终的奥义——那就是宇宙盖亚对你的压迫与抗拒。整个宇宙,都视你为敌人!”
  “是啊,盖亚生物。你知道吗……”
  白晓飞微笑着说道:“虽然不同盖亚之间有能量多寡的区别,但其实盖亚生物没有强弱之分——因为在它们自身的领域里,它们就是神!”
  
  有一道光,忽然从白晓飞体内散开,眨眼间驱散迷雾,朝四面八方延伸过去。光芒所及之处,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油然而生,既想宣告着某种归属,又似征询着某种认同。
  “盖亚的领域,就是一颗颗星球,一个个世界。”
  白晓飞的声音中充满威严,响彻了整个虚空。
  随着声音滚过,他们三人已经站在一座雄奇的山峰之巅。脚下狂风怒啸,将延绵不绝的山脉拉向远处。山脉下方是一望无垠的大地,荒原,丘陵,沙漠。更远处是浩瀚的海水,在天空下起伏荡漾。
  土地上有行人、有牛羊、有飞鸟、有鲜花、有绿草、有森林。海洋中有鱼,有船,有珊瑚海草,狂风巨浪。
  山川锦绣。
  在头顶上空,有日月,有星辰,还有无垠的宇宙。
  那道光穿越了无穷远的距离,便有无数日月星辰呈现在这片虚空中,璀璨撩人,开始遵循自然的规律闪耀流动。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白晓飞就傲然立在这世界的中心,用并不宏亮,却经久不散的声音继续道:“在盖亚的世界里,它们可以让星辰在瞬间明灭,让大地化为山川,让海洋凝成冰雪,让鲜花四季开放……可以让众生灰飞烟灭,也可让亡者死而复生!”
  声音反复回荡,伴随着他的话语,果然日月无光,山峰夷为平地,海洋隆起成冰川。无边无际的荒漠正迅速染上绿色,瞬息间开满鲜花。奔走的骏马忽然倾倒,化为一滩白骨,而后白骨生肌,又重新复原成骏马。
  不远处刚刚变成花海的大地上,几道人影由虚转实,从地面缓缓站起,用带着茫然的目光朝周围望去。那些人的面貌无比真实,无比熟悉,赫然是早已死去的叶玄、方文、顾天豪、古月枫和安吉丽娜等人……
  母皇惊骇地叫道:“这,这是幻觉!”
  白晓飞松开手,让身边两女朝着刚刚的复活亲友跑去,淡淡道:“你知道这不是幻觉。在盖亚的世界里,生灭轮回,都只在一念之间罢了……真正盖亚生物的世界,永远不是类盖亚生命可以想象的。”
  母皇怒道:“我也是盖亚,我怎没有这样的能力!”
  “因为你并未遵循这个宇宙的法则。所以你虽然具备了成为盖亚的条件,但终究只是类盖亚生物,而不是真正的盖亚。”
  “宇宙的法则是什么?”
  “自然。”白晓飞沉吟了一下,似乎在考虑如何措辞:“自然是不可抗拒的!盖亚,是所有生命意识的综合体现,生命将力量赋予盖亚,才使它能够按照生命所认可的方式去管理这个世界……类盖亚生物再强,比起宇宙中无穷无尽的意识总和,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胡说!除非放弃自我,否则谁能做到你说的那些!”
  “是啊,你做不到,我也做不到……就好像我明明知道使亡者复生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但拥有这种力量后,还是忍不住用了。”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你可以变成真正的盖亚!”
  “呵呵,很简单。因为这并非我的力量,只是宇宙盖亚暂时借给我耍威风的,嗯……你明白了?”
  “宇宙盖亚……你!”
  “拜托……你连吞噬一个河系这么大的把戏都弄出来了,真以为宇宙盖亚是吃闲饭不干活的?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你把自己的世界搞的鸡飞狗跳,乱七八糟?”
  “不可能!如果是这样,他直接杀掉我不就可以了!”
  “要不是宇宙盖亚不能直接毁灭生命意识,你早就死掉一百回了!在你原来的宇宙中,根本没有能联结宇宙盖亚力量的生物,所以它想借刀杀人也没办法,最后干脆玩了手同归于尽的把戏……呵,其实赶走你之后,它用不了几十万年就能恢复元气。说起来也不算同归于尽,只是别无他法而已。”
  “那你凭什么可以借用它的力量?”
  “没办法啊,老子好歹也算类盖亚生命吧。再加上跟我差不多的艾佛露西,还有精神力被增强好几万倍的方晴晴,然后又是三位一体……呃,对了,还有你从超远距离传过来的空间重叠能量……总之当时我是强到没边了,连宇宙盖亚大哥都被吓一跳,差点出手干掉我!”
  “然后你就投降了,反过来对付我?”
  “第一,我本来就是要对付你,这事就算没有它帮忙我也得做。第二,有了它帮忙,起码我能让事态控制在我想要的范围内,本来只是家事而已,没必要搞成宇宙大战吧。”
  “家事?呵呵,你这是什么意思!”
  “唔……虽然你也曾经想过要杀掉我,而且也没少给人类制造麻烦……但你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呢!咱们之间的事情,怎么说也都是家事吧!”
  “孩子?哈哈!”
  
  暴虐而充满威压的气息凭空而将,母皇被一层耀眼的光圈包裹着,出现在白晓飞面前。平静的大地顿时震颤起来,这震颤飞快蔓延,瞬息影响到白晓飞所创造的整个世界。
  诺亚一号的真实相貌与方晴晴极为相似,只是长发银灰,婉如旭日升起前最后一刻的天色。双眸略显狭长,便显得凤目含威,不可逼视。她的娇躯赤裸,身材比例完美无暇,最重要却是在那平坦的腹部一片虚无,空空如也!
  那腹部已经不再是人类的腹部,其中光芒闪动,星辰流转,有一道微缩的螺旋形星云盘踞其间,正用逆时针方向缓缓转动——那是一个河系的缩影!
  母皇定定看着白晓飞,双眸中同样有一团星云缓缓旋转,用嘲讽的语气道:“这就是你的孩子,你打算把它怎样?”
  “你——”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三四六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