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章一条长龙
  不知是因为那人的声音不大,还是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四号与华服老者的对话吸引,总之那句“不知死活”的评语并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只有白晓飞以及他身侧的几个席位上的人应声看了一眼,除白晓飞外,其他人发现声音来源后都迅速收回目光,显然是认出了说话者的身份,不想去招惹他。
  唯有白晓飞没有诸多的顾虑,大咧咧地抬眼望去,目光却顿时收不回来了。
  说话的人就坐在白晓飞右侧,位置上正对着场中的赌桌,同样是一个男人居中,左右各自搂着两名美女。让白晓飞惊奇的是,不但这名男子搂着的两个女人蔚为绝色,丝毫不逊于他见过的任何一位佳人,这个男子本身的相貌更是极有特点。
  这人的身材极为魁梧,即便是坐在沙发间,也能顶到普通人的下巴。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上纵横交错,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刀口,为他平添了几分彪悍的气质。最奇特的地方,是此人须发皆白,一根根钢针般的白发从头顶一直连到下巴,看上去就仿佛一头白色的狮子。偏偏脸上除了两道刀疤之外,竟然找不出半根皱纹来,可谓标准的鹤发童颜。
  所以白晓飞第一眼望去,只觉得这人是位十分威武的老者。等到第二眼,又觉得他应该人到中年,再加上他身旁两位美女望着他的目光里充满恩爱仰慕,以及肉欲上的满足感,显然不是装出来的。一时无法推断出此人的具体年龄来。
  看到他表情怪异地盯着自己,那毛发怪人嘻嘻一笑,竟然朝着白晓飞做了个鬼脸,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两位佳人,有比了比白晓飞身侧的艾佛璐茜与小猫女,意味深长地翘了翘拇指。
  白晓飞心中好感顿升,不禁朝着白发怪人点点头,扬声问道:“这位……先生,不知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白发怪人朝场中的四号看了一眼,咧嘴反问道:“那边的大个子是你的朋友?”
  白晓飞心中一动,笑道:“前不久刚刚和他打了一架,恰好认识,谈不上朋友。”
  白发怪人嘿嘿笑道:“哦!既然不是你的朋友,那你是希望他赢呢?还是希望他输?”
  白晓飞谨慎地答道:“我只是来看个热闹罢了,谁输谁赢,倒是无关紧要。”
  白发怪人眨了眨眼睛,悠然笑道:“放心吧,你这位朋友起码在现在还输不了!”
  白晓飞听怪人说的肯定,忍不住问道:“先生为什么这样说?”
  白发怪人晒道:“这个大个子前两场输给机器,根本就是故意的!可笑永丰赌场连这么点问题都没看出来,竟然还想用机器来狙击人家!这不是不知死活,又是什么?”
  白晓飞奇道:“先生怎么知道他前两场是故意输掉?”
  白发怪人眨了眨眼睛,笑道:“那当然是因为那两家赌场里,没有他要找的人咯。”
  白晓飞微微一震,没想到白发怪人不动声色之间,就已经看出了四号的秘密!只不过自己是事先知道叶长天手下有一群身体强悍的奴隶,这才联想到四号的目的,而这个怪人难道仅仅是察颜观色,就已经猜出了其中的关键?
  白发怪人见白晓飞沉默不语,笑着在怀中的美人身上摸了一把,引得美女连成嗔怪,这才哈哈大笑道:“原来小兄弟早就看出其中的玄机了,何必再让我这个老家伙多嘴坏事!来来来,看戏看戏,这条赌街上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这个时候,永丰赌场已经把几台奇形怪状的机器推进了贵宾室。白晓飞勉强认出其中的两台很像自己那个时代的老虎机与轮盘赌,剩下的几个,就一概认不出来了。
  华服老者似乎对这几台机器非常有信心,一一指定员工将它们摆放安装好之后,这才朝着四号笑道:“战先生,为了防止有人利用科技手段作弊,麻烦你将身上的所有电子器材都拿出来,然后就可以开始了。”
  四号缓缓站起身来,淡淡说道:“我身上没有任何电子器材。”
  华服老者微微一愣,笑道:“既然这样,战先生不介意我们检查一下吧?”
  四号神态自若地上前一步,冷冷说道:“不用这么麻烦。”话音刚落,也不见他如何发力,只听“嗤啦”一声,穿在他身上的衣服片片震碎,犹如穿花蝴蝶般飞舞着飘落在地上。
  场中的观众看见四号那近乎完美比例的上身,块块肌肉仿佛钢浇铁铸一般,顿时一阵鼓掌叫好,有几个女人干脆两眼放光地吹起口哨来。
  白发怪人见状轻轻喝了一声,低声赞道:“好!起码是地阶五级!”他竟然仅凭四号震碎衣服的动作,就将他的实力推断出来,这样的眼力,顿时让白晓飞愈发心惊。
  四号赤精着上身,若无其事地问道:“裤子用不用脱?”
  华服老者也没有想到四号做事如此决绝,有些尴尬地笑道:“不用……战先生果然好身材!现在就请闯关吧。”
  四号大步走到一排机器的最前一台,回头问道:“你来解释一下,怎么算赢?”
  华服老者讶然问道:“战先生没有玩过赌机么?”
  四号冷冷答道:“没玩过这种。”
  此言一出,场中顿时又是一片哗然,显然众多观众对四号的挑战极为不乐观。要知道未来的各种赌机都是由电脑控制,其中的程序经过反复推算。正常人去接触这些机器的话,就会发现上手极为简单,甚至好像有着某种可循的规律一样!而一但深入进去,其实步步都是陷阱,几乎每一设计都是无人人反复测试,专门按照人类的各种思维习惯、计算方式、听觉视觉上的盲点来设计出的机关。
  即便是极为资深的赌徒,携带着运算能力超强的电脑,也鲜有能从这些赌机中占到便宜的情况。所以在多数赌城里,这些赌机只能作为初学者入门的工具——小赌一番,往往可以勾起兴趣,甚至颇有斩获。但是想要从这些赌机身上挣钱,却是公认的难如登天!
  除非永丰赌场对四号破关的要求订的极低,否则作为一名初玩者而言,四号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场中观战的众人也正是因此,才纷纷哀叹起来,似乎已经看到了四号丢下一堆手下后黯然离开赌场的样子。
  
  四号面前的机器与老虎机类似,都是初始期间有10点赌本,然后根据屏幕上的转盘下注,每次转出来的彩注不定,押中多少赢多少、押不中则失去赌本。听起来似乎是一件以小博大的买卖,其实却是要从几十个彩注中选出唯一中奖的机会!几率可谓低的惊人。
  华服老者虽然表情不变,眼中却已经涨满了笑意,仔仔细细地对着机器跟四号讲解了一遍,甚至还亲自操作着赌机示范了几下。这才笑着问道:“不知战先生看懂了没有,如果还没看懂,不妨再听我从头说一遍。”
  四号淡淡应道:“押中多少赔多少,押不中没收本金……很简单的游戏,只要一直押赔率最大的一注就可以了。”这种想法,赫然正是玩此类游戏的人最容易产生的想法。事实上赔率最大的一注只不过是一赔一千,而且这一彩注虽然存在,但是真正出现的几率却是万分之一。所以抱着这种想法的赌徒,最后莫不是连裤衩都赔了进去。
  华服老者听到四号这样说,再也忍不住笑意,立刻翘起拇指赞道:“战先生果然一点就通,既然是这样,老夫就祝你好运。战先生只要将手中的赌本翻出千倍,就算你赢了……请开始挑战吧!”
  此言一出,场中又是一片哗然,显然觉得永丰赌场的要求实在过份!只怕就算是四号一直赢下去,都要赌上半天的时间才有可能凑够这个数目。
  四号面无表情地从华服老者手中接过筹码投进赌机里,随手按了一记彩注,就让赌机旋转起来。
  华服老者见状笑道:“原来战先生不是打算次次都押大龙!”这个大龙自然就是这台赌机中最高彩注的名称了,华服老者特意这样说,一方面是讽刺四号言而无信,另一方面也含着分散四号心神的意图。
  四号将手放在操作台上轻轻敲击,似乎没有听到华服老者说话一样,直到赌机停住,显示出他这一注已经被吞掉,才淡淡答道:“我先试试操作……大龙,是哪个?”
  华服老者伸手指指押注大龙的位置,含笑说道:“战先生如果能算出大龙出现的时机,然后在这里押注就好。”
  四号哦了一声,果然伸手朝大龙拍去。赌机再转,这一次却停在了第二赔率的小龙上面。
  华服老者见状故作失望地叫道:“哎呀,竟然是小龙!这也有五百倍的赔率呢,可惜可惜……如果战先生压在小龙上面,现在手中的赌本就已经翻出五百倍了!”
  四号默不作声地又押了一记大龙,继续伸出手指在操作台上轻轻敲击着。结果赌盘轮空,直接将他的这一注吃掉。四号毫不在意地继续押注大龙,又连续输了六次,手中只剩下两枚筹码。
  华服老者再次开口笑道:“看来战先生的运气不算太好,这大龙今天始终没有出来,不如换一换其他彩注试试运气吧?”
  四号不为所动地再一次押注大龙,赌机发出悦耳的电子音,疯狂旋转起来。
  就在这时,白晓飞脑中忽然传来方晴晴十分惊讶的叫声:“信息侵蚀——那生化人体内的电子脑竟然这么强!”
  “信息侵蚀?那是什么意思,比你还厉害吗!”
  “废话,跟我比起来当然不算什么。不过应付这些机器已经足够了!”
  
  哗!啦啦啦啦啦……
  在华服老者目瞪口呆的表情中,赌机爆发出尖锐的急响声!彩注位置一片大亮,稳稳定在了大龙之处!场中观众全都失声叫了起来,难以置信地望向四号。
  四号指着屏幕上的数字淡淡问道:“我现在有一千零二个筹码。是不是再中九次大龙,就算我赢了?”
  华服老者微微一怔,强自保持着笑容不改地答道:“正是这样,战先生请继续。”
  四号木无表情地又押上一记大龙。
  赌机再转,再停,再响!
  又是大龙!
  在华服老者不断变换着的脸色下,四号连中九次大龙,让赌机的彩注记录中划出了一条长龙!
  当脸色铁青的华服老者向四号介绍第二台赌机的时候,白晓飞右侧的白发怪人叹了一声,喃喃自语道:“看来,永丰的这几个服务员是保不住了……”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七五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