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七章决战
  太阳与月亮同时高挂在半空之中,红日如血,月满拦江。
  自从母皇出现后,整个世界便忽然被迷雾笼罩,蒸腾的雾气骚动不休,好像在吞噬世界的魔物般,令人从心底感到不安。只有白晓飞等人脚下数千里的空间依然故我,任得云带棋峰,雾锁寒滩。
  远处,滔天巨浪冲上外围的礁石,不住发出使人心颤神荡的惊天巨响,不肯有一刻放缓下来。险滩处怪石乱布,大地被风浪侵蚀得严险峻,惟有峰顶怪树盘生,使人感到这死气沉沉的地方仍有着一线生机。
  狂风卷进礁石的间隙里,浪花四溅,尖厉的呼啸犹如鬼哭神号,闻者惊心。
  月色透雾而入,苍茫的烟水里怪影幢幢,恍若海市蜃楼的太虚幻境。
  当空的日月不住扩大,似要迎头压下,教人呼吸难畅。
  
  白晓飞来到此处后,首次现出暴怒的表情,指着母皇喝道:“你把我们的孩子怎么了!”
  “哈哈,既然知道了盖亚的真相,我又何必追求纯粹的力量!既然我不能成为真正的盖亚,那吞掉一个盖亚难道不是最好的方法吗?”
  母皇面含微笑,伸出纤纤玉指划向四周,樱唇轻启道:“现在你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啦——山崩,地裂,云卷,风狂。”
  随着她的玉指所向,高峰忽然间崩塌,大地震颤着裂为峡谷,天上曾云密布,一道旋风拔地而起,席卷世间万物……
  母皇犹未罢休,兴致勃勃地移动手指朝着方晴晴和艾佛露西等人指去,淡淡道:“生、死、轮、回……”
  “住手!”
  白晓飞厉喝一声,双臂张开,一道弧形天幕猛然将众人罩了起来,及时阻止母皇施暴。同时一声长啸,凌空而起,朝母皇扑去。
  
  “这就对了,其实你早就该动手!如果一上来就使用盖亚的力量,我又哪有时间吞掉咱们的孩子?”母皇收回手指,抬起头静静看着白晓飞,两人间的距离分明近在咫尺,偏偏她一句话慢吞吞的说完,白晓飞仍未飞到身边。
  眼神交接,天地立生变化。
  日月在瞬间起落轮回,好像彼此追赶的车轮一样。星辰不再各司其职,而是用统一的频率闪耀着,就像人的急促呼吸。近处,大地像海浪中的几块木板,时而合拢,时而分裂。
  东边一抹又厚又重的乌云,挟着闪动的电光,正由天地间迅速移来,铺天盖地的气势,看得人心生寒意。
  白晓飞心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宁和平洽,眼前惊心动魄的骇人情况,只像魔境幻象般没有使他丝毫分神。始终紧紧把我住这狂暴凶厄背后,深藏着自然难以言喻的层次和美丽。
  仿佛跨越了千年万年,生生世世。
  白晓飞落到母皇面前,月光破雾而下,刚好把他罩在金黄的色光里。
  
  母皇俏生生地两手负后,酥胸高耸,美目流盼,嘴角带着满足的笑意,欣然看着傲立眼前,意态自若的白晓飞,却像思春地少女看着心爱情郎般,没有说话。
  白晓飞认真审视着眼前的美色,深深吸了口气道:“你要战,那便战吧!”说着伸出手掌,指尖朝前轻轻一送。暴涌出一点寒光,立刻像雨点扩散,瞬那间母皇身前身后尽是光点,令人难以相信这只是由一根手指变化出来的视象。
  母皇倏地静止下来,右脚轻轻踏往地上,即发出有若闷雷的声音轰传于大地,回响不绝,威势慑人。整个地面摇晃了一下,把所有声音全盖了过去。
  光点散去。
  白晓飞仍是意态悠闲地卓立着,像是从来没有出过手。
  母皇摇头叹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适应了盖亚的力量。”
  白晓飞望往天际,眼神若能透出云雾,对外界洞悉无遗,淡淡道:“盖亚的力量,就是自然的力量。”
  母皇点点头,轻声笑道:“很好,让我看看你的自然!”语罢,银灰色的长发忽然飞扬而起,竟似条条闪电般猎猎狂响,满天云雾绕着她急转起来,情景诡异之极。
  白晓飞微微一笑,手往后收。
  由三位一体的最后关头,当接触到宇宙盖亚那伟大存在后,他的心神就逐渐进入一种从未曾涉猎过的玄妙境界中。心灵彻底敞开,多年压抑着的情绪毫无保留地涌上心田,沉浸在对往昔的追忆中,不放过任何一个片段,不肯错过任何细节。
  穿越之前的宅男生涯,穿越之后的场场苦战。那些自己深爱着的,与深爱着自己的女人们,她们的音容笑貌,一嗔一笑,在心里反复回荡,与他共享这决战前无与伦比的旅航。
  过去、现在、将来,浑为一体,那包含了所有爱和痛苦,与及一切人天事物。平时深藏着的创伤呈现出来,各种令人颠倒迷失的情绪洪水般冲过心灵的大地。
  这种种强烈至不能约束和没有止境的情绪,亦如洪水般冲刷洗净了他的身心。就在那一刹间,他与包围着他的天地再无内外之分,你我之别。
  在那一刻,他像浴火重生的凤凰般由生生死死的挣扎中重生过来。
  他在等待着。
  眼前虽是化不开的浓雾,但他却分毫不差地知道母皇每个动作的细节,知道她身体中蕴含着足以开创和毁灭世界的能量,正在运转、集结,打算给予自己致命的一击。
  他们虽然在殊死决战,但他们的心灵却紧紧链接在一起,比最亲密的爱人之间还要亲密。
  
  雷鸣隐隐传来,更增添两人正面交锋前那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
  母皇俏立于浓雾之中,不住提升着体内的力量。她和白晓飞共同孕育的生命已经成为她的能量之泉,为她源源不绝地提供力量——确切的说那并非力量,而是规则!使力量发挥作用的规则!宇宙的规则!
  整个宇宙中那恒古不变的规则力量不住由她吸入体内,转化作自己的规则,这种夺天地造化,攫取宇宙精华的方法,只有借助体内的胎儿方可办到。母皇不要做类盖亚生命,甚至连成为盖亚都不屑为之。
  她要凌驾于一切生物之上,成为宇宙的主宰!
  就在此时,就在此刻!
  而白晓飞只是静静等待着,任由母皇催鼓力量,做出最强的攻击。他全身不动,但头发却飞扬天上,双目神光电射,没有像母皇般夺取天地精华,但他却成了宇宙无分彼我的部份,天人融为一体。
  无论母皇力量如何庞大可怕,但他的气势总是如影随形,紧蹑母皇的气势不住增长着。就若一叶轻舟,无论波涛如何汹涌,总能在波浪上任意遨游,安然无恙。
  “轰隆!”
  雷鸣由东面传来,风雨正逐步迫近。
  翻卷着的风云倏地静止,时间有如忽然凝固了。
  母皇似若由地底冒上来般,现身在白晓飞身前,轻飘飘地伸出玉手朝他一推。毫无花巧的一拳,蕴含着宇宙间最微妙的变化,贯通着生命由生至死中的秘密。
  
  天空中的云层如怒龙般旋飞狂舞,日月同时出现在天空的最顶端,发出金黄的色光,罩在急转着的云雾上,把它化成了一团盘舞着的金黄光云,展示着离奇荒诞的神迹。
  轰雷震耳时,半边天地正陷在疾雷急雨的狂暴肆虐里。
  被白晓飞能量罩住的众人目瞪口呆,仰首看着天地间的种种变化。
  
  母皇那一掌的威力和速度,已经超越了语言可形容的极限。
  白晓飞双眼倏地睁亮,爆出无可形拟的精芒,身体化作一道长虹,先冲天而起,忽然速度激增,有若脱弦之箭,游龙破浪般几下起伏急窜,电射在母皇的掌心。
  没有丝毫声音。但密布的浓雾忽然聚拢到两人交接的那一点上,接着漫天烟云以电光石火的惊人速度消逸得无迹无形!就像那里刚被破开了一个通往另一空间的洞穴。
  全暴露在金黄的色光下,一片澄明清澈。
  狂风暴卷。
  一道电光金矛穿云刺下,在两人头上裂成无数根状的闪光,历久犹存。
  日月失色,乌云盖顶。
  滂沱大雨漫天打下,又把这对正在做生死搏斗的对手卷入茫茫的风雨雷电中。
  
  母皇凤目凌厉,与白晓飞的目光剑锋相对。她已经把字宙的能量以已体作媒介,长江大河般源源不绝地送入白晓飞体内!
  是的,送入!而非轰击。
  到了白晓飞与母皇这般层次,宇宙间已经根本没有能够杀死他们的事物。
  除了他们自己!
  所以两人决斗的方式便是如此。
  母皇杀死白晓飞的办法,就是将自己辛苦得来的规则与能量全部送与他!而只要白晓飞支持不住,那御澎湃惊人的力量将可把他拉到另一个宇宙,不留半点痕迹。
  但白晓飞此刻却变成了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海,海纳百川般把来自母皇这深不测的源头和力量,狂吸猛纳,舒引运转。
  良久,母皇的身体虚虚荡荡,所有力量忽然无影无踪。同一时间白晓飞吸纳了她的所有力量,闪电般狂打回去,刹那间全送回母皇体内。
  母皇娇躯一震,冷酷的玉容中忽然多了几分欢畅之色。
  白晓飞眸中亦露出笑意,轻轻问道:“你想通了?”
  “没有。”母皇摇摇头,有些无奈地应道:“但我不想打了。”
  白晓飞叹了一声,问道:“何去何从?”
  “送我……回去吧。”
  “嗯。”
  
  白晓飞化作一团反映着天上电光的银白芒点,流星追月般画过虚空,循一道包涵了天地至理的弧线,往母皇投去。
  母皇娇躯微颤,悍然迎上,轰在由银点组成、闪烁不休的光球上。光球爆炸开来,变成潮水般的光雨,一浪接一浪往母皇冲击狂涌。
  光浪散尽,母皇的素手与白晓飞缓缓伸来的手紧握在一起。手心相触时,他们同时感到了宇宙盖亚的存在。感觉到他的精神、智能、经验,与恒古生命中那深深的无奈。
  千百道电光激打而下,刺在两人紧握着的一对手掌。爆起远近可见,震破了虚空,强烈至使人睁不开眼来的庞大电光火团。
  
  天空中那令人目眩神颤、动魄惊心的终于散去,一切异状归于虚无。
  时间在不觉中到了午夜,月光向大地洒去,众人所处的位置已经变成一片湖泊。湖水在月照下闪烁生辉,宁静悠远。
  仰望天空,只剩下白晓飞一人卓立于天地之间,意态悠然。
  “小白赢了!”不知是谁发起第一声欢呼,顿时引来此起彼伏的惊叫声。
  白晓飞目光转动,看着亲友们笑逐颜开的表情,升起恍如隔世般的错觉。渐渐地,那份隐约惆怅终被欢愉取代,他迈开脚步,朝着众人飞去。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三四七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