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五章宇阶之上
  “蠢材!你们这种集中能量的战技是谁想出来的,难道没告诉你战技主体可以更换吗!啊……和你做邻居太危险,这颗星球送给你!我老人家不陪你玩了!”
  植物盖亚话音未落,众人所处的种子忽然一颤,仿佛气泡般消失,只留下光秃秃的岩洞——它竟然就这样破开空间走了!
  吼声犹如醍醐灌顶,立刻让白晓飞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连忙挥手甩开霍金娜,同时朝艾佛露西喝道:“抓住我!”
  艾佛露西此刻与白晓飞心有灵犀,不等他开口便同样甩开霍金娜,抓住了他的手掌,三人从一条直线变成三角形后,艾佛露西立刻娇喝道:“三位一体!”
  “三!”
  “位!”
  “一!”
  “体!”
  
  轰隆隆!
  狂飙的能量骤然炸响,因为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忽然消失,白翼星就像被装进密封盒子里到处碰壁的乒乓球,以极为尖锐的角度震荡不休,重力、斥力、吸力、引力,乱成一团,仿佛比空间重叠时候的景象还要骇人。
  但扭曲的现象却总是停止了,众人恢复感官功能后,凭自身能力对付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还算游刃有余,比刚才束手无策的情况要好很多。霍金娜一个人的能量罩,就把众女全都紧紧包裹起来,不会受到半点伤害。
  
  白晓飞、方晴晴和艾佛露西三人缓缓升空,身体由内而外散发出各色光芒。
  白晓飞的身躯如钻石,乍看透明,仔细看去五光十色,每一眼都能接受到不同颜色的光芒,偏偏又不觉得眼花缭乱,就像远远看着无数条彩虹汇聚;艾佛露西的娇躯红中带蓝,就好像燃烧的火焰中最灼热那部分,隐隐缠绕着闪电般的白芒;方晴晴则呈鹅黄色,同样泛着淡淡的白光。
  三人的身体不断旋转换位,所有色泽最终皆归于虚无,只剩一片耀眼的白,就像初升的旭日,冲天的浪花。
  随着艾佛露西放开方晴晴的手,三人恢复成被串联起来的直线。
  以白晓飞为首,缓缓止住身体,用双手分别拉住二女,围绕身体的强光也渐渐敛去,三人就好像被挂在半空的三具人偶一样,再也看不出半分异常。
  白晓飞目光闪动,仰首淡淡道:“停。”
  
  整个空间忽然凝固了,只因为白晓飞说——停!
  言出法随,声令禁止!
  白晓飞又道:“散。”
  白翼星的震荡立刻散去,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他的声音中仿佛有着莫大的魔力,只需开口,便能让万物蜇伏,不敢与之相抗!
  众女同时惊呆了。
  
  “那个……我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白晓飞低下头,有些讪然地笑了笑,继续道:“大家等我一会,让我和母皇去好好谈谈!”说着也未见他做出动作,面前的空间忽然裂开,显出一条正好可以容三人通过的裂缝。
  空间裂缝中弥漫着难以形容的危险气息,偏又让人觉得庄严肃穆,就像其中住着位脾气不太好的神祇一样。尤其是透过裂缝望去,竟然有千万繁星围绕一颗圆点缓缓转动,无数星辰在瞬间诞生毁灭,竟似宇宙爆炸般的景象。
  霍金娜失声叫道:“银心!那是蠕微河系的银心!”
  潘莉萝想起白晓飞刚说的话,忍不住问道:“你和母皇建立了能量共生关系!那你知道她……她……”
  “她是个失去生命意义的可怜人罢了。”白晓飞叹了一声道:“我去跟她好好说说,看这事能不能和平解决?其实说起来双方没有什么一定要拼到你死我活的必要,尤其是现在这种局面……她……唉……等我回来再说吧。”
  白晓飞就这样施施然朝前迈了一步,挽着方晴晴和艾佛露西踏入空间裂缝之中。裂缝旋即合拢,竟然丝毫没有穿梭空间内后所应该产生的能量荡漾。
  白丽娇呼道:“爸爸好像变了!”这句话自然也道出了众女的心声。
  此刻的白晓飞锋芒内敛,看上去没有任何能量外泄,简直比最普通的人类还要普通。偏偏一言一行之间从容自如,给人以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感觉。众女都知刚才三位一体战技中,肯定让他产生了某种巨大的变化。但暗自和自己心目中的檀郎比较,偏偏又觉得这样的白晓飞才是最真实,最贴近心中形象的人!
  一声轻叹响起,不知何时站起身的东方衣悴怔怔望着白晓飞消失的方向,刚才她在危难之际丢下众人独自逃生,此刻本该羞愧难当,但现在她脸上表情复杂难明,除了几分淡淡羞愧外,更多的却是沮丧与羡慕。
  良久,东方衣悴才低声道:“原来……这就是宇阶之上的境界……”
  众女同时惊呼道:“宇阶之上?!”
  “起码不是宇阶。”
  霍金娜同样有些失神地评价道:“我也看不出小白现在是什么阶位了。”
  白丽拍掌叫道:“好耶,这回爸爸一定能打赢了吧!”
  众女美目流盼,静静望着白晓飞消失的方向,仿佛已经望穿了无数星河,看到他大展神威的样子,在这一刻,她们无比思念刚刚离开的男人……
  
  璀璨星空。
  自从生命诞生伊始,人们就会仰望苍穹,想要探索星空的尽头,用行动去征服宽广无垠的宇宙。这种梦想延续了千年万年,早已铭刻进生命的每一条原始基因中,成为生命最殷切、最美丽的渴望。
  此刻的白晓飞已经无限接近这一目标!
  因为他已经踏足整个河系的核心深处,这个从未有人到过的地方!
  银心除作为一个几何点外﹐它的另一含义是指河系的中心区域。
  这里有大约有 1﹐000万个太阳质量的中性氢﹐以每秒53公里的速度涌向太阳系方向。在银心另一侧﹐有大体同等质量的中性氢膨胀臂﹐以每秒135公里的速度离银心而去。它们应是1﹐000万至1﹐500万年前﹐以不对称方式从银心抛射出来的。在距银心 300秒差距的天区内﹐有一个绕银心快速旋转的氢气盘﹐以每秒70~140公里的速度向外膨胀。盘内有平均直径为 30秒差距的氢分子云。在距银心70秒差距处﹐则有激烈扰动的电离氢区﹐也以高速向外扩张。
  不仅大量气体从银心外涌﹐而且银心处还有一强射电源﹐发出强烈的同步加速辐射。银心射电源的中心区很小﹐甚至小于10个天文单位。直径为1秒差距的银核所拥有的质量﹐相当于几百万个太阳质量﹐其中约有100万个太阳质量是以恒星形式出现的。
  银心区有一个大质量致密核﹐那是一个黑洞。流入致密核心吸积盘的相对论性电子﹐在强磁场中加速﹐于是产生同步加速辐射。
  银心气体的运动状态在星系包括银河系的演化史上﹐曾有过核心激扰活动﹐这种活动至今尚未停息。
  所以白晓飞、方晴晴和艾佛露西踏出空间裂缝后所面对的,就是一片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虚空。
  
  这里,就是一片河系开始的地方,由远及近,就像场朦胧的大雾,使人看不清楚。精神力感知已经失去所用,无论朝任何方向探测都只能感应到一片无边无际的荒野,三人就像被丢在大海正中的蚂蚁,油然感觉到自身的渺小。
  尤其是雾气之中,存在着一种磅礴无匹的压力,就好像大山一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那并非是任何危险的生物或恶劣的环境,而是这片宇宙本身自有的威压。就像人站在山脚下仰望峰巅一样,当生命来到河系的中心,必然也会产生高山仰止——这种敬畏,来自生命自身!
  任何有生的存在,都不能摆脱对生命的敬畏。
  而河系盖亚,无疑是宇宙中最强大的生命之一!
  
  白晓飞拉着二女在虚空中转了一圈,感受河系盖亚的磅礴力量,然后停住身形,朝前方淡淡喝道:“出来吧,这样躲躲藏藏有什么意思?就算你能屏遮自己的位置,别忘了咱们之间还有能量共生的联系!”
  母皇的声音从虚无中响起,起初极远,转瞬又好像近在耳边。声音在清冷中带着几分愤懑,道:“既然这样,你就来找我吧!咱们的孩子就要出生了,我走不开。”
  “好,我去找你。”
  白晓飞应了一声,拉着二女像闲庭信步般迈开脚步,看似在散步,但每一次动作都跨出千百光年的距离,三人的身形不断跳跃,用难以想象的速度探索着空间。
  一边走,白晓飞一边柔声问道:“说起来很久不见了,我应该叫你什么呢……宇宙之母?母皇,还是……诺亚一号?”方晴晴和艾佛露西两女听到“诺亚一号”四字毫不吃惊,显然也从能量共生中了解到这一层内幕。
  母皇悠悠道:“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人叫过这个名字了,感觉就好像前世一样。所以你们还是叫我今生的名字吧。”
  “我还是觉得诺亚一号亲切些。”白晓飞嘻嘻笑道:“能量共生只能一问一答,解释起来太慢了,不如你给我讲讲你的经历如何?”
  “好。”
  母皇应了一声,缓缓道:“我来自与你们平行的另一个宇宙,确切的说并非异界,而是你们这一宇宙的镜像。比你们提前了亿万年的镜像。”
  “所以在你们那个宇宙中发生过的事情,全都会在我们的宇宙中再发生一次?就像方晴晴拥有穿越时光的力量,就像我来到这个时代,就像蠕微族人入侵银河系?”
  “是的。一些细微的小事上有所不同,但整个大的历史背景并无差异。”
  “可你们的宇宙中并没有另一个你!我的意思是……”
  “是的,历史的转折点就在这里。在我的宇宙中,并没有母皇的存在,蠕微族人就是宇宙间唯一的霸主;宇阶,就是宇宙中最强的力量……而你,就死在蠕微族首都星上,那场与东方衣悴的对决里。”
  “呃……我死了?”
  “不只是你,还有潘莉萝、银湖、艾佛露西……都在那场战斗中死去。得到消息的方晴晴绝望之下,将自己封印在诺亚一号当中,发誓要为你们报仇。”
  “可最终觉醒的却不是她,而是你?”
  “她就是我,我也就是她。我们融合了。”
  
  说到这里,方晴晴忍不住厉声喝道:“不对!你不是我!如果是我,怎会这样伤害小白!伤害人类!你……你,你不守信誉!你已经把你所在的宇宙整个摧毁了,这根本不符合我的指令!”
  母皇平静地反问道:“你的指令是什么?”
  方晴晴愤愤道:“我让你为小白报仇,却不是毁掉一切!”
  “在我的宇宙中,白晓飞为东方衣悴所杀。而东方衣悴却是不死不灭的宇阶强者,如果我不毁灭宇宙,又怎能杀死她?”
  “你,你强词夺理!”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三四五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