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零章神秘父子
  白晓飞见到这两个男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反差,其次却是和谐——强烈的反差中带着和谐,和非常感觉的和谐中,却又带着反差。这两个男人一老一少、一站一坐,本来就已经成为对比,可是更大的反差却还在他们表现出的气质上。
  这是一对父子!从他们酷似的相貌中就可以看出这点。
  老人坐着,浑身上下不曾稍动,但是偏偏却给人一种无时无刻都在活动的感觉,就好像奔涌流淌的潮水一般。最重要的是他虽然安坐如山,却给人一种狮子搏兔、君临天下的威压感觉。那种透体而出的磅礴压力,几乎让人窒息。
  这位老人最大的特点就是霸气和朝气,那是一种只有百战杀场、所向披靡者才能有的霸气,充满了长刀所向、一往直前的味道;而他身上的朝气则是一种欣欣向荣,就好像雨后的春笋、春来的野草般的朝气,仿佛永远都不会妥协,不会低头,更不会停止生长。
  小顾天豪身上也有霸气、艾佛璐茜身上也有朝气,可是他们两人的霸气、朝气,和这位老人一比,简直就像水滴和大海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反观老人身边那位中年男子,在他身上反而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可正是因为太过于平凡,却成了他身上最特别的地方。他只是安然站立在老人身旁,和光同尘,看上去就好像与整座庭院中的盆栽布景没有丝毫区别,更没有半点锋芒,偏偏却给人浑然一体、无懈可击的感觉。
  尤其是中年男子的那双眼睛顾盼之间淡然自若,却好像能够看穿一切般深邃,仿佛在他眸中根本没有任何的秘密。虽然只是人届中年,却饱含着唯有过尽千帆后才有的睿智与稳重。
  一名本该老朽却充满威武霸气和朝气的老人,一名过了而立之时却已经老气横秋的中年。这两人之间的反差如此巨大,可是和在一起的时候,偏偏却让人觉得十分和谐,就好像这一对父子本来就应该如此,如果不是这样才反而会让人觉得奇怪的感觉。
  
  就在白晓飞打量这对父子的同时,他们也在观察着白晓飞,只不过一老一少的目光都是浅观即止,并没有在白晓飞身上停留太长时间。仅仅过了片刻,威武老者便淡淡开口问道:“就是他么?”他的声音也同样充满威严,其他偏又带着几分祥和之意。
  老顾天豪应道:“就是他。”
  老者闻言略一皱眉,没有说话。
  顾天豪不以为意地指着白晓飞,慢条斯理地说道:“古月枫说的,也是他。”这句话顿时让那名中年男子双眉一扬,却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威武老者缓缓道:“那就让他留下吧。至于能学会多少,还要看他自己的造化……我欠你们顾家的这份人情,现在总算可以还清了。”
  “办一件事情,就能还两份人情,你当然乐不得如此!”顾天豪微微一笑,朝白晓飞大声说道:“什么也不要问。你就在这里跟着这老不死的在这里呆上三天……他教你什么,你就学什么。要认真学!”
  威武老者听到顾天豪的称谓,顿时忍不住怒哼一声。
  顾天豪怪眼一翻,继续说道:“学,是要认真学。不过对这老不死的态度也无需太恭敬……哼,我们流毒派的人情,也不是那么好还的!这次算便宜了你这小子!”
  白晓飞这才明白顾天豪是要安排自己与这位老者学武。
  对于自己一行人进入帝国的事情,这位老爷子虽然嘴上不说,想来其实却已经默默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找来一名神秘的老者,来教授自己一些保命的武技——就算仅仅是以貌取人,白晓飞也能看出这位顾天豪嘴里的“老不死”非同小可,所要教授的东西肯定不简单。
  只不过三天的时间,究竟能够学到多少东西,就让人十分期待了。
  思索之间,那名威武老者已经淡淡说道:“小子,他们说你身上有一件怪异的本事,能联通到盖亚意识当中去?你现在耍给我看看。”语气之中带着三分不容置疑,三分理所当然,还有三分不屑的味道。
  白晓飞微微一怔,只得老老实实答道:“我也不知那地方究竟是不是盖亚意识……而且,我只有和女人做爱之后才能进去。”
  那名沉默的中年男子闻言突然一震,不易察觉地吁了口气。
  “要搞女人才能用的武技?”威武老者哈哈笑道:“真是狗屁不通!难道你上阵去杀敌,还得脱了裤子一边办事一边打仗吗?”
  白晓飞答道:“我这不是武技,只是能通过盖亚意识增强一点功力而已。”
  “顾老神棍打错了算盘,我看这小子用三天的时间,是学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威武老者叹了一声,扭头朝中年人道:“你去试试他。”
  中年人扬眉,目光落在白晓飞身上,淡淡说道:“你小心。”说着,朝前缓缓迈了一步。
  
  白晓飞刚想问一句“小心什么?”却骇然发现,自己已经张不开嘴了。不但张不开嘴,甚至连动一动手指都不行!
  只因为中年男人迈出的那一步,仅仅一步之间,天翻地覆!一步之间,风云色变!
  白晓飞从未见过,有人能够在一步之间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原本朴实无华的中年人在霎那间变成了纵横杀场的铁血将军,从修罗地狱中钻出来的、杀人无数的恶鬼;原本温和内敛的神情变得无比张扬,似乎可以决定万亿人的生死存亡。
  骤然转变的不只是气质,同时还有凛冽的杀气恍如一把把尖刀利刃,眨眼间充满整座庭院,刮在白晓飞身上就好像八级台风迎面吹来,在此刻不要说张嘴说话,甚至就连稳稳站立在原地都成了问题。
  而这一切还仅仅是中年人迈出第一步的效果,就在白晓飞的呼吸不畅,几乎站不稳脚步的时候,他已经又迈出了第二步。
  两人之间本来相隔着近三十米的距离,正常的武者之间比斗想要跨过这种距离,起码也需要热身助跑或者借助一定的地利,总之必然是运动激战之中。而中年人跨出的第二步却好像闲庭信步一样,无论怎么看都只应该是普普通通的步伐,偏偏一步之间就到了白晓飞身前。
  白晓飞却觉得眼前一暗,就好像一座大山忽然移到眼前,本能中想要退后一步,骇然发现身体周围的空气竟然比水泥还要坚固,而中年大叔的拳头已经带着阵阵罡风当头砸下来。拳头还没有及体就给人一种难以抵挡的感觉,令人魂飞魄散、神为之夺!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怯意,但是怎么都不能束手待毙。白晓飞怪叫一声。鼓起全身的力气双手上举,顶住了砸来的拳头。
  “嘭!”
  双拳相交,白晓飞顿时觉得两条手臂好像同时失去知觉,双腿一软之间就要跪倒在地上。偏偏中年大叔的拳力无休无止,凌厉的杀气咄咄逼人,竟似要把自己活生生打成一摊肉泥般刚猛。心知如果就此放弃,只怕真的会被他拍成一张人肉照片。
  生死一瞬之间,白晓飞只觉得精神前所未有地集中,身体中的劲气自然而然按照三位一体的线路运转,竟然在危机时刻再度爆发中一股力量。虽然没有外力的增强,但是也同样将原来的力量翻出几倍,沿着手臂的脉络冲击出去。
  中年男子轻哼一声,手上的劲力忽然微敛,任由白晓飞将他的拳头托起几分,让过这一股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
  白晓飞心中一喜之下正想抽身后退,忽然发现中年男子的手臂一沉,本来已经收敛的力道忽然排山倒海般倒灌回来,正好赶在自己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两条小腿咔咔两声,最先顶不住巨大的压力被折成两截,就要朝地下倒去。
  “死!”中年男子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仿佛两片生铁不断摩擦般刺耳。听闻在耳中竟然让白晓飞生出一种杀场惨烈的感觉,眼中看见一片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幻象,甚至连口鼻之中都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就好像忽然之间身处在了无数死尸之中。
  白晓飞只吓得魂飞天外,一边奋力上举双臂,一边急声喝道:“住手!难道你真想杀了我不成!”话音未落,手臂已经被硬生生地再次压低了半尺,眼见中年男子的拳头由远及近,毫不犹豫地朝着天灵盖砸下来,竟然丝毫没有住手的打算。
  
  千钧一发之际,白晓飞只觉得自己体内仿佛有道看不见的枷锁“嘎瘩”一声,被打开了。
  周围的时间、空间,仿佛在一瞬间静止——中年人那势若奔雷的拳头看似已经近在眼前,偏偏又像是远在天边,竟然变得无比缓慢,几乎比蜗牛爬动的速度还要慢上几分。
  与此同时,周围的一草一木全部都好像活过来一样,甚至连头顶的天空、脚下的地面、身周的院墙,全部都在白晓飞眼中微微扭曲、变形,整个世界都蜕变成一种极为微妙的存在,似乎在向他传递着某种难以言喻的讯息。
  这种感觉,和进入盖亚意识之时又几分相近。既有第一个盖亚意识世界中,与万事万物和谐统一的亲近感;又有在另一个盖亚意识世界中,所有事物全部在扭曲变幻的怪诞。最重要的是随着这种变化,白晓飞忽然感受到身体当中、空气当中、一砖一瓦、甚至一粒微尘、一颗土砾之中,整个天地之间都充盈着一种自己以前从未发现过的力量——这种力量磅礴、深幽、寂静,几乎是无穷无尽,正在响应着自己的召唤,同时也召唤着自己。
  不知是谁轻轻“咦”了一声,声音虽小却恍如晨钟暮鼓,震慑着人的心弦。因为这声音的出现,立刻将白晓飞从这个奇妙的境界之中拉回现实,同时也发现一种难以形容的庞大力量被自己从刚才的世界中带过来,沿着自己的身体奔涌而出,狠狠撞在中年男子的拳头上!
  中年男子脸色微变,始终垂落的另一条手臂忽然闪电般从身体侧面扬起,由下至上并掌如刀,正好砍在两人较力的中心点上。
  白晓飞的双手被掌刀砍中,原本朝前轰击的力道顿时指向了天空。那名中年男子的拳头同样被自己一掌托起,两人四手同时朝上方轰去。
  轰——隆!
  仿佛晴空中扯碎了闷雷,天空中传来震耳欲聋的巨大爆鸣声,久久不歇。
  中年男子默然收起手掌,恢复了平凡淡然的样子。神情有些古怪地盯着白晓飞,仿佛要把他整个人都看穿一样。良久,忽然转过身去再也不看白晓飞和椅子上的老者一眼,就这么慢慢走出了庭院。从头至尾除了动手前提醒一句,动手的时候轻哼一声,说了个“死”字之外,竟然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三零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