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一章白翼族人
  星辰在不停闪烁着,仿佛眨眼时间,当它的光辉从宇宙一角洒向另一角,其实已经过去了千年万年。无数生命终其一生,也不能看见一道光在宇宙中所走过的漫长旅程。
  白晓飞和霍金娜此刻正紧紧拥抱在一起,化身为太空陨石般漂浮着。
  星球战舰一役,两人几乎都耗尽体内的能量。在保命之余,现在连吸纳能量恢复身体的速度都很缓慢,当然更没有能力为自己塑造一个舒适些的飞船,就只能将体表的肌肤硬壳化,像太空尘屑一样自由漂浮。
  忽然之间,两人的身体同时一震。
  
  霍金娜轻轻道:“有十多个不明物体朝咱们来了。”
  白晓飞同样用精神力应了一声,体外的硬壳纷纷碎裂,睁开眼睛,只见下方虚空处,正有十多个银点笔直地朝他们飞来。
  霍金娜担心地道:“你的状态如何了?”
  白晓飞苦笑道:“我储存的能量都消耗殆尽,连带我提取能量的能力亦大幅减低,只要来人给我射上几道激光,咱们恐怕真的要成为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同秒死的苦命鸳鸯了。”
  霍金娜嗔道:“你这人!这时仍不肯严肃和正经一点。你给我点能量,我来应付敌人。”
  白晓飞叹道:“好,你看着办吧!不过现在我的能量,只足够给我说几句笑话,就当是陪葬品好了。”
  这时那十多个银点逐渐扩大,到了离他们飘浮处约半公里时,散了开来,把他们团团围住。这些东西形如茧,银光鳞鳞,只比白晓飞长上米许,充满有机生物感觉,但却不见头眼一类的东西,予人非常怪异的感觉。
  白晓飞和霍金娜正惊异不定时,十多个茧状物忽生变化,中裂而分,本是外壳的鳞皮往两旁有力地伸展,张开而成一对巨翼,露出刚才被双翼包而隐藏不见的身体。
  两人立时看呆了眼。
  
  对方的形象,几乎就是白晓飞印象中的天使——和人类一般无二的体形,只是多了一对雪白巨翼。就像是美女长出了一对翅膀,把身体覆盖在晶白色的鳞片之下。
  她们并没有男女的性徵,但头手脚俱备,自颈以上便不见鳞片,皮肤细滑,莹洁如雪,脸容如花,娇俏可人,一对澄蓝的美眸深邃难测,闪动着智慧的光辉,长发及腰的黑色秀发在空中无风飘舞,充满了灵动的感性。
  咋一看去,她们仿佛完全是一个模子出来的精灵。但细辨之下,她们间亦有少许区别,并显露出不同的个性。
  两人看得目瞪呆,想不到宇宙内竟有如此酷肖人类的生物,可算是进化上的奇迹了。白晓飞同时感到对方的精神力如流水般掠过他和霍金娜全身,对他进行彻底的审查和俭视。
  看来这种生物的精神力极为强悍,几乎个个都不低于天阶的异能者。
  
  忽然之间,这十多个长了翅膀的美女秀目寒芒大盛,翅膀由缓转急,同时举起鳞甲闪闪的玉手,十指大张,指向白晓飞,摆出战斗的姿态。
  白晓飞吓了一跳,急忙以心灵传感的方式向这些美艳动人的翼女道:“等一等——我不是你们的敌人!”要知在太空是真空状态,由于不能靠震空气来发出声音,所以若要说话,必须以能量传送。现在白晓飞体内的能量微弱不堪,惟有纯赖精神感应来与对力通信。
  一个甜美的女声在白晓飞心灵内冷然回应道:“黑翼人,你既然看到我们白翼人的羽翼,还想骗我们吗?”
  白晓飞醒觉过来,知道对方察觉到自己来自宇宙之母那一半的能量,犯下和风狗族同样的错误——只不过这个错误发生在风狗族身上时,可谓十分美妙,发生在此刻却十分要命了。
  大感不妙时,百多道强芒分由翼女们的指尖发出,射到他和霍金娜身上,白晓飞苦笑一声,刚想运起余力反抗,却听霍金娜轻声道:“快装作昏迷过去!”紧接着一股柔和的能量从霍金娜处传来。
  白晓飞心中一动,明白了霍金娜的意图,连忙调整神经让身体进入昏迷之人该有的状态!
  以两人目前的能量状态,想要在宇宙中慢慢恢复到全盛时期,至少还需要一年的光景。这都是因为宇宙间的能量过于稀薄,且没有强大的盖亚意识,不能让两人迅速吸纳。而这批“白翼人”的态度虽不友善,但显然只是想擒住两人,却并非立刻杀死他们。
  接下来,她们八成会将白晓飞和霍金娜带回属于她们的星球去——在那里,无论设计逃脱还是恢复能量,显然都比在宇宙太空中方便很多!
  果然。
  几名白翼女托起白晓飞和霍金娜连在一起的躯壳,再次以精神力扫描了二人一遍,不出所料地提着他们朝远处飞去。
  白晓飞深知对方的精神力厉害,学着霍金娜一样,让自己的意识进入最深层睡眠之中。与真正的昏迷无异——唯有感应到强烈的危机,和来自外界的杀气时,才会本能猛醒过来。
  
  再恢复知觉时,白晓飞才发觉自己连指头都移动不了,眼帘重若一颗星球般怎都张不开来,空气冷若冰雪,但却可肯定是到了某一星球之上,否则不会感觉到气压和引力的存在。
  好在这颗星球的能量十分充沛,而且充盈着生命的感觉。随着能量的输入,这令人沮丧的局面正逐渐改变过来。使他本是昏沉的头脑,逐渐灵活起来。身体的敏感度亦不断上升,开始感到自己给一股具有强大能量的物质紧着,瘫痪了自己的神经——这想必是白翼人束缚犯人的手段了。
  先用精神力探察周围,发现没有人在监视自己,白晓飞缓缓睁开了眼睛。
  奇景!
  以他这一生奇遇无数的人,也看呆了眼。
  原来自己正置身在一个晶莹通透、有若蚕茧的古怪物体内,搁在一棵枝叶繁茂的参天超级臣树近顶处横间一个鸟巢般的地方。树身色如火,隐透红芒,但枝叶却是翠墨嫩绿,充满生机。
  阳光由枝叶间了下来,造成无数疑真似幻的光影芒点。
  白晓飞和霍金娜被困处离地面足有数公里之遥,极目远望,尽是同类形的巨树,幽深隐蔽之极。这些树的树根直探到地核内部,下则吸取地核的能量,上则接收太阳能,它们不但是翼人的武器,还形成了这星球的保护罩,甚至可瞒骗敌人的侦察波。
  霍金娜的声音在耳边悠悠响起道:“好一个崇尚自然的种族,这些巨树肯定经过千万年的培育进化才产生出来……她们的武器就是自然和自身的力量,不用依赖飞船或武器。”
  白晓飞回应道:“这颗星球的能量很怪,这些树虽使我感到很舒服,但……咦!我似乎可以开始恢复收取太阳能了,自然的力量原来这么伟大。”
  霍金娜道:“这种生物自称‘白翼族’,会不会和黒翼人有什么联系?”
  白晓飞苦笑道:“看起来好像是冤家对头的样子,我觉得他们两者之间除了颜色不一样,其他都很相似呢……”
  霍金娜低嚷道:“快扮作昏迷,她们来了。”
  
  一百多个美丽的翼女,轻巧自如地飞翔于林叶之间,迅速接近。
  白晓飞闭上眼睛,分析了怪茧的结构后,明白了它之所以能克制自己的原因,是在于其中的电能。心念转动间,能量组合的方式“破茧而出”,延往巨树上的艳阳去,贪婪地吸收着这颗星球的能量。
  只要储足能量,他和霍金娜,将会同时“复活”过来。
  但现在他只能祈祷这些长了翅膀、身披鳞皮的美人儿们,不要把他宰掉就好,否则真是冤枉之极。
  两个翼女把白晓飞连着透明茧托了起来,在巨树间左穿右插地朝某一目的地进四周伴着他们飞行的是近百翼女,看着她们的翅膀悠有力地在上下四力拍动飞翔,反映着如梦似幻被枝叶破碎了的阳光,确是蔚为奇观。
  
  白晓飞和霍金娜完全不知道这些美丽的生物要带他们到那去,不过只看她们如临大敌的模样,就知不会是甚么好事。现在的两人虽恢复了少许能量,但动起手来绝支持不了多久,可说是肉在砧上,任由宰割。
  片刻,树荫下方出现一道清澈的河流,猩红色和紫色的植物纠缠罗列在两边岸旁。这还是他们首次见到那种红干绿叶的巨树外其他种类的植物。
  翼人带着白晓飞沿河而飞,上方是遮天蔽日的巨树,颇有寻幽探胜的昧儿。细看河水,其中满是从所未见的怪鱼,充盈着生命的感觉。当他往上望时,恰好捕捉到另一个在树顶横间的鸟巢,看来那就是翼人的居所了。这时地势开始生出变化,翼女飞进了一个险峻的峡谷,两边峭壁千仞,树木都挤到一块儿,河水亦更湍急了,但出奇却没有潮湿或腐烂的霉昧。
  岸旁不再是植物,而是叠叠的怪石。
  当阳光不能透射下来,翼人的翅膀却亮起了朦胧的银光,在暗黑一动一动地,使白晓飞兴起了似在梦境的奇妙感觉。
  到了峡谷的尽端处,开始往上斜飞,眼前一亮时,已越过了峡谷,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下方是无际无涯的树海,在阳光下生意盎然,一个面径达数十公里的巨大火山,耸立於树海之上,极为壮观。
  火山上空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正盘旋飞舞的美丽翼人,怕不有上千之众。
  
  白晓飞吁出了一口气,这些翼女长期吸取这颗星球的力量作养分,每个均有强大的攻击力,否则早就给敌人歼灭了。而这处更又是她们的大本营,自己在全盛时期,虽有一战之力,但胜败仍难逆料,现在处于这等田地,真是绝无幸理了。
  最大的问题是她们感应自己“宇宙之母”的黑翼特质,任自己如何舌粲莲花,她们都不会相信。心中叫苦时,他已和透明茧给送到火山之上,托茧而飞的翼女飞了开去,任由透明茧虚悬在火山之上。
  阵阵热雾由火山腾升而起,望下去有若无底深洞,蒸气弥漫的火山内隐隐传来岩浆滚动翻腾的闷响。
  白晓飞心中暗喜,若以为把他掷往岩浆内可把他弄死的话,翼女们就大错特错——想杀死一名宇阶,其实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他最怕就是翼女以毁灭性的能量摧毁他的神经。至于滚烫的岩浆,不过是能量形式的外在表现,对此刻已成宇阶的两人,反而是种大补。
  “她们不会是想把咱们丢进岩浆里洗澡吧?”
  “美死你!”
  霍金娜冷冷哼了一声,不再言语,显然正和自己一样筹划着脱身之计。
  两人空有一身本领,现在虎落平阳,也只能看这群白翼人会不会给他们一线生机?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三一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