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零一章流浪者
  曾经有无数科学家假设——时间是一种物质!
  他们试图从各个角度描述时间的物质性,以及生命在时间长河中流淌时候,所产生的物质改变。但从未有人真正说出生命体在时间轴中行进的时候,他眼中所见、心中所觉,是怎样一幕场景。
  即便用这个问题去问此刻身处时间轴中的白晓飞,他也难以说出具体的答案来。
  因为时间轴中的镜像,瞬息千年,一切皆有可能。
  而此刻两人所穿越的隧道,就是一条超越了常人认知的存在。
  
  白晓飞和霍金娜沉默着,凝神探测这条隧道,默然不语。
  霍金娜打破沉默道:“我勘探不到这力场外的任何事物,所以完全无法估计移动的速度,更不知这神秘走廊另一端的出口在哪里。这隧道是由高能量压缩组成,具有遥距感应和挪移的能力——那等于说我们正在跳跃着,由一个力场不断往另一个新的力场,由于中间不费分毫时间,在感觉上就像连续不断的飞行。每进入一个力场,我们都会加速,当达致与力场同等的速率时,就会跳跃往相隔若干距离的另一个力场去。真想不到宇宙还有这么奇异和令人叹为观止的航行方式。”
  白晓飞沉声道:“每一种生物都有他们独到的长处,咱们追踪主神未果,却见识到这种能在时间轴中生存的物种,也算不虚此行。要建立这条捷径绝非易事,却远不及直接的跳跃空间飞航,也会受到限制,他们既能造出这么一道捷径,对跳跃空间须有深刻的认识,为何会怎样呢?噢!我明白了。”
  霍金娜也一震道:“我也明白了,只有这样一条秘径,才可避过最产于利用跳跃空间的黒翼人的耳目,更可免受到来自跳跃空间的袭击。”
  白晓飞道:“这里既不属于时间也不属于空间,而是两者之间的屏障,应该算是和跳跃空间类似的位面……他妈的,咱们追到这里,万一还找不到出口,岂非回不去了?”
  霍金娜兴奋地道:“哎!试想我们若能在这空间的间隙内以超光速飞行,我们不是可以神不知兔不觉的到达宇宙任何一个地方吗?最大的问题是无法弹出去和定弹出点罢了!”
  白晓飞想了一会,颓然道:“这确是难以解决的问题,希望咱们拜访的主人能给出答案。”
  两人沉默下来。
  
  一点黑暗在前方迅速扩大,不片晌变成紧星密布的深黑天空,倏忽间他们来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天地。
  霍金娜轻呼道:“小白!”
  白晓飞还没看清楚环境,已受到由四方八面而来的攻击。十多艘像早先见过那种被光环围绕的物体,以近乎光速的速度,向陨石美女围攻。一个个的光环由首尾脱出,旋转着似风车般往他们飞旋过来,能量激荡的声音在这个的庞大星系的内空狂风怒号般呼啸着——到这刻白晓飞才明白那些光环的作用。
  每当施放一个光环,便又有另一新的能量环由金光辉闪的外壳生出来,此去彼生,似若永不衰揭。这些攻击光环像有思考的战士般,在空中组合成各式各样的阵势和围堵的方式,务要置白晓飞于死地。
  霍金娜娇呼一声:“快躲开!”
  白晓飞哼道:“废话!”操控着陨石飞船,以光速在空中作出巧妙无比的闪躲。这是人类首次成功保留在光速的速率处,没有因超过光速而跃进跳跃空间去。功臣就是白晓飞此刻所掌握的力量,只有这两种宇宙最终极的力量,才可以使不可能的事变作可能。
  美女陨石以每秒三十万公里的速度化为一道光芒,在这片神秘空间内左闪右避,险若毫地闪躲着不断增加的光环阵。
  霍金娜的精神力把握到光环的威力,骇然道:“这是种能附在任何物质上把分子溶解腐蚀的重力环,只要被几个附在外壳,咱们除了护甲难保外,更休想可保持速度,还手吧!”
  白晓飞坚决道:“不行,咱们有求于人,不能动手!”
  霍金娜苦笑道:“这趟听你的,若还有命,就轮到你听我的话了。”
  陨石美女在空中画过十多圈芒迹,堪堪避过了满天飞舞追逐的二百多个重力环,由空隙处逸出包围网。事实上这艘所谓的“飞船”只不过是白晓飞闲极无聊,将陨石内部挖空,又参考霍金娜提炼物质的手法进行改装。其实能够飞行更多是依靠白晓飞自身能量的作用,胜在速度上很快,加上白晓飞惊人的侦察力,又算出光环在十秒内的轨迹,才能逃出对方若似天罗地网的光环阵。
  霍金娜大为叹服,欢声叫道:“天呐,你的精神力已经可以和盖亚媲美了!”
  
  美女陨石刹那间把十多个怪异无伦的生物抛在二千万公里的后方,眼看要逃出这个区域时,一个直径超过二万米的金色光球,由最外围闪了出来,拦住去路。由这金光球的球体处像刺般探出以万计的光柱,每支光柱都有一个重力光环绕柱而转。
  一万多个光环弹了起来,变魔术般形成一张广达二十多万里的光环巨网,一堵墙般往他们压来,时间速度都拿捏得无懈可击。教他们休想避开。
  霍金娜花容失色之际,白晓飞轻叹一声,陨石美女的秀目射出一黑一白两道厉芒,到了和光网间的正中点时,竟由分而合,变成一个黑白光芒争逐混转的怪芒,与对方的巨网撞在一起。
  “轰!”
  光网撞上由白晓飞凝成的怪芒,立即冰消瓦解,变成了点点芒火,由强转弱,逐渐熄灭。
  时间仿佛停顿下来。
  前方的大光球又生出新一批的光环,但再无攻击的动作。后方的十八个生物亦在万许公里外停了下来,俨成夹击之势。
  霍金娜嫣然笑道:“看来它们终于肯谈一谈了。”
  白晓飞往后一靠,伸直长腿油然道:“肯谈就好,不旺我费了这么多能量。”
  霍金娜正要说话时,大光球由金转黄,再由黄转绿,最后变作美丽的蔚蓝色,把两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一行字在光球现了出来。
  白晓飞看得为之目瞪呆,只见那行字赫然正是自己所熟悉的汉字!只不过早在三百多年前,这种文字就已经被统一的新人类文字代替,怎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对方的文字再次闪耀着:“要求对话!”
  霍金娜娇呼道:“天啊!这是黒翼人!快跑!”
  “黒翼人?”
  “你没看到么——它们使用的文字,是黒翼人的文字!”
  白晓飞早就知道黒翼人的语言文字和自己那个时代有所联系,此刻也不算过于吃惊,只是奇道:“呃,黒翼人什么时候又多出这样一伙手下?”
  霍金娜无奈道:“我怎知道!你问我,我又问谁?”
  白晓飞耸耸肩道:“问问他们不就知道了——喂!你们怎么会懂得黒翼人的文字?”声音透过陨石美女的嘴唇遥遥传出去,听上去就好像这尊石像真的开口说话一般,只不过绝色美女却发出男人那粗矿的嗓音,有些不伦不类。
  光球现出另一行字体,道:“现在黒翼文化成了宇宙内最通行的语言,懂得有何奇怪之处。看你们飞船的外型,你们应该是黒翼人的死敌银河战士了?”
  白晓飞蓦地手足冰冷——他最不希望的事发生了,黒翼人果然成为了宇宙的霸主,否则谁有兴趣去学什么黑翼文化。另一方面却是又惊又喜,因为终于听到同类的消息,银河战士指的自然是银河系!
  霍金娜见状,代替白晓飞答道:“我们银河战士的族人,但与他们失去联络已有很多年了,你可否给我们一点找寻他们下落的提示呢?”
  大光球立刻打出“要求见面”的字句。
  霍金娜微微一怔,对方的形体纵横万米,几乎和白晓飞雕塑的陨石美女一样巨大,如果双方面对面站着,只怕自己加上白晓飞都不够它的脚趾大……如何见面?
  白晓飞却已经恍然道:“原来它们是一种甲壳类生物,这根巨大的棍子,只不过是它们的外壳而已……”
  
  一团高约四米的光,闪烁不停,生出各种色光变化,由对面的大光球中闪电射出,眨眼间出现在白晓飞和霍金娜面前。同时房间响起对方的声音道:“你可以称我们是星际的流浪者,与黒翼人作战已超过了四十节的时间,那大约相等于你们银河战士的十年。”他的声音冰冷无情,不含半丝人类的感情。
  白晓飞大感有趣地瞪着这奇异的生命体,思感延伸过去,研究着对方的结构和特质,微笑道:“看来你们占不到甚么便宜,否则也不须建立通道,东躲西藏了。”
  霍金娜接嘴道:“可以给我们有关这条通道与附近河系的资料吗?”
  流浪者道:“我们拥有二百万光年内所有河系的详尽资料,不过却不能就这样交给你们,除非你们肯把刚才施用的武器的秘密告诉我们,同时说出为何可以找到我们星门的原因,这些费了我们四万节方得到的资料,才可以送赠你们。”
  白晓飞失笑道:“你倒深悉生意之道,我告诉你不打紧,不过你的精神力量仍不够斤两,就算知道了也得之无用。”
  霍金娜的声音在他耳膜内责备道:“你可以对客人有礼貌点吗?”
  白晓飞同样以心灵回应道:“这位流浪者大,只是大团由光能结晶组成的生命体,完全没有喜怒哀乐的情绪,你想令他不高兴实是难比登天。他像一台计算机更多于像生物……而且他到咱们这来亦是不安好心,只是利用高明的侦察术,偷取有关咱们的情报。当然,他什么都得不到,因为我们以宇宙的能量层次论,比他们至少高上了几筹。”
  霍金娜摇头道:“可咱们还需要离开这里的坐标,当心你冲出时间轴,发现到了几十万年以后。就算哭都来不及了……”
  “你还没发现呢?其实这些生物已经告诉咱们离开的办法了!”
  白晓飞站了起,哈哈笑道:“交易告吹!你可以离开了。”
  流浪者沉默片晌,忽然由光造成的身体激射出一条光索,把白晓飞缠个结实。
  白晓飞不闪不避,整个人如气泡般消失不见。
  流浪者立刻化作以亿计的光点,漫空飞舞,教人都不知该攻击那一点才对。
  
  白晓飞的声音冷然道:“阁下若不立即离开,休怪我手下不留情,教你形神俱灭。”
  光点猛然扩散,往四壁投去,显然流浪者扔不信邪,打算 试一试能否破坏陨石飞船。电芒爆闪,光点给弹了回来,又凝聚作早先的模样。
  白晓飞仍坐在石头沙发上,就若从没有离开过。
  流浪者仍是以那种不含任何情感的声音道:“你们究竟是谁,为何比我们曾遇过的银河战十都要高明百倍!”
  白晓飞淡淡道:“你既不是我们的朋友,我自然懒得答你,若我把你们那道星门的秘密露给黒翼人知道,阁下认为那会带来甚么后果呢?”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三零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