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与林冰
  前言
  写林冰绝对费力不讨好。
  冰山美人、心理性冷淡、不喜欢叫床和发骚——这些特立独行的人物设定偶尔客串几个章节可以,想撑起一个“淫生风格”的完整故事就太难了。
  所以写别人是“戏不够,肉来凑”,而林冰恰好反过来,变成了“肉不够,戏来凑”。
  Huiasd当然也可以强行改设定,或者干脆就写如何把林冰调教成肉便器痴女骚货——估计那些喊林冰的狼友可能就想看这个?
  抱歉,这不是我码字的风格。
  人设是不会改的,这篇故事首要任务是保持住淫生风格和系列水准,所以林冰很可能被写成“淫生系列”破天荒的第一个正剧或悲剧,当然也可能写到后面灵机一动,依旧是喜剧大团圆……
  总之请大家不要代入太深,理性看撸、不爽勿喷。
  第一章最近比较烦
  林冰最近有点烦。
  生娃,奶娃,好不容易歇了两年。
  一朝破戒,转眼又回到怀孕前的状态,每天都被公公王佐林、大伯王五和老公王尧插来插去、肏个没完……本想上班躲个清净,结果除了熟人偶尔应付熊家、李家两对父子外,动不动还得应付一群根本不熟的小屁孩。
  林冰抽空一算,发现上班之后挨肏的次数不但没减少,反而更多了!
  起码在家里女人够多,三个男人也熟悉自己的习性,除了群交的时候肏起来都很有分寸——大多会选个不影响自己的姿势,肏起来也不会要这样要那样,主要就是个连接的过程。
  按照林冰分析,其实王家男人就是生理异常导致的心理依赖,就好像儿子王芮峰恋奶头一样——王芮峰是只有含着奶头或者奶嘴才肯安静,而王家男人作为成年人演化出的状态就是只有把鸡巴插在女人阴道里才觉得轻松。
  林冰知道王家和所谓圈里人的这套思想观念有些变态,但事情既然存在那就表示合理,也就无所谓了……嫁夫随夫,入乡随俗呗。反正就是肏肏屄,不算什么大事,那么多人都这样,也不差自己一个。
  所以在圈子里,林冰其实是个另类存在。
  不是骚货,但活儿却极好。
  不认可圈里人的生活观念,但却能接受。
  问题接受是能接受,可这事是真的很烦呐!
  就说特约班这帮小屁孩吧,也不知看上自己哪一点?放着一堆女同学、女家长不肏,天天呼朋唤友地往校医室里跑,趴到身上就像玩命一样,每回都得肏到自己小便失禁或者高潮好几回为止。
  如果纯粹是陌生人,林冰肯定理都不会理,就算陌生的圈里人也一样敬谢不敏。但圈子里的人际关系有些时候实在麻烦——例如和李正义和李佳父子、老熊和小熊父子这些熟人、朋友在玩起来的时候难免要搭炮台或者要各种双插玩法,人不够了就从特约班里喊来几个男生当炮架子……
  一来二去,有些男生就也成了按照圈里说法的“内射过好多次的熟人朋友”,当他们再找来的时候,林冰也不好太过“合屄无情”。
  李佳知道这事后帮忙赶了几回人,总算让男生们收敛些,起码肏起来不那么拼命了,但还是一有空就成帮结伙地往医务室钻……
  林冰当然也可以直接拒绝这帮特约班学生,只不过按照圈子里的观念,如果没啥正当理由(比如来例假、身体不适、着急出门)就拒绝男人肏屄(陌生人例外)是件很失礼且很丢人的事情。
  可以不配合,但不能拒绝。
  具体点说就是不主动、不发骚、不叫床,这些都可以,但摆个方便的姿势让男人自己随意——算是最起码的圈子礼仪。
  反正圈里骚货有的是,正常圈里男性碰到这种情况也不会强肏,随意玩几下意思意思,表示下礼貌和亲热就好……而如果男人实在给脸不要脸,还要肏起来没完没了,那么圈里的骚货也可以反击,技不如人就继续忍着,技术好的话直接让他射出来就老实了。
  林冰更狠,干脆就在病床旁边放了两个沙漏计时器!
***************************************
  医务室里。
  “我靠,嫂子,你这是不打算给小屁孩们留活路啦?”
  李佳站在床边挺着腰杆正往林冰的艳屄里插入,忽然看见桌上的两个沙漏,略一琢磨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顺手拿起来把玩着问道:“多长时间的?”
  林冰斜靠床板劈着腿,看着手里的电子书头也不抬道:“15分钟。”
  “啧……这点时间……砸快炮倒是也够了,要想爽嘛……”李佳摇摇头,无奈道:“其实我也问了,他们就是觉得你又漂亮,活儿又好,是个女神一样的大姐姐……关键还亲切,所以都愿意肏你。”
  林冰微微一愣,愕然抬头:“我——亲——切?”
  “嗨,女神嘛!哪个不是冷若冰霜的?”李佳嬉皮笑脸地道:“我小时候看见大街上走过的漂亮姐姐,那也是仰慕的很、心动的很啊……总算咬着牙、厚着脸皮上去打个招呼,能换来个白眼都算好结果!人家多数看也不看我呢……林冰姐,你和她们比起来,那简直就亲切到家啦!”
  林冰轻轻皱眉。
  李佳赶紧继续解释道:“嫂子,你看啊——那些女家长都不符合姐姐的形象,而几个年轻女老师呢,这身材、脸蛋和技术也没法跟你比!唯独不够骚这事儿吧,放在她们身上那是缺点,可到你身上就变成优点了……这换成是我,也肯定选你,不选她们呐。”
  林冰淡淡道:“所以我准备两个沙漏……”
  李佳苦笑道:“我明白,就是感觉怪怪的……听说他们花钱找小姐才计时呢!姐你这么一整……哎,要不我和我爸说说,以后医务室里干脆非请勿入吧?”
  林冰撇了眼李佳,道:“那我还不如辞职呢,反正王家也不差钱。”
  “是是是,姐你一瓶化妆品都比你一个月工资高了!关键这不是钱的事儿啊!”李佳满头大汗,干脆停下动作也不肏了,小声商量道:“要不咱们去我爸办公室研究研究这事?”
  林冰收起腿冷冷道:“不去,懒得动。”
  李佳眼珠一转,赶紧道:“嫂子,我和我爸要研究怎么解决特约班男生总想肏你的问题……这事你得去,不肏着你,让我们咋研究你啊?”
  把事情上升到圈里规矩的地步,林冰也不好继续反驳,悻悻起身把短裙折下、医生大褂抚平,随着李佳走出医务室。
******************************************
  李佳和林冰来到校园路上,迎面碰到阿绣和林雨涵这对母女带着一个身材高挑火爆的美女款款行来。
  上前一问,原来这美女名叫芳芳,圈里人,是经常和阿绣母女一起走秀的模特。偶然知道了特约班的秘密,听说阿绣母女经常作为教学道具,被一群高中生轮奸群肏,羡慕到当场就喷了,强烈要求母女俩有福同享,介绍她来试试有没有当教具的资格。
  李佳上下打量芳芳几眼,灵机一闪,问道:“人家绣阿姨和雨涵那都是有特长的,光是当教具都有好几种用法,你行吗?”
  芳芳讪讪问道:“你能具体说说吗?我就知道绣姐和雨涵不太耐肏……”
  李佳笑道:“凭这一条就足够淘汰你啦……不过算你运气好,正好赶上我想到个新玩法……跟我们走吧,先肏一顿,看看你的表现。”
  “哎呀,太好了!”芳芳顿时雀跃道:“别管行不行,能挨顿操就没白来!”
  几人来到校长室,发现除了李正义还有熊家父子恰好也在。
  老熊看见众女,顿时笑道:“哈,真巧!我们爷俩正寻思今天肏谁呢,你们就送上门来了!”
  阿绣母女最近和老熊关系火热(详见番外),闻言赶紧齐齐抛了个媚眼过去,一边宽衣解带凑上前去,一边各自娇声笑道:“哎呀,熊哥,不管你想肏谁,都别忘了我们娘俩啊……来来来,快把你那大鸡巴插到我的骚屄里,咱边肏边想……我还能帮你参谋参谋呢!”
  “小熊啊,你说你也不差这几分钟……先把姐姐我干得嗷嗷叫唤,哗哗淌尿,转身带着杀气再肏别的女人那不是事半功倍嘛!万一肏的不爽了,回头还能用姐姐撒气,两三下就肏的姐姐翻白眼,够不够爽快?”
  噗哧、噗哧!
  熊家父子也不客气,两杆大鸡巴狠狠怼进阿绣母女的骚屄里就肏弄起来。
  李佳耸耸肩,先请林冰过去伺候老爹李正义,然后拉着已经看傻眼的芳芳来到沙发跪下撅好、掀裙露屁,伸手拨了拨她的两片阴唇观察没有异状,便也挺起鸡巴捅了进去,这才笑道:“爸,熊叔,咱先说个事……”
***************************************
  众人边肏边聊,李佳把林冰遇到的问题说了一遍。
  有圈里的女人不愿意让圈里的男人肏!?
  这问题对阿绣、林雨涵、芳芳乃至绝大多数圈中女性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你特么不喜欢挨肏,你加入圈子干什么!
  但仔细分析并且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愿意被随时随地随便肏”和“真的被随时随地随便肏”这俩情况还是有本质区别的,绝大多数圈中女性也没达到林冰这样的挨肏频率和强度。
  芳芳作为刚进入圈子的新人对此感受还不多,而阿绣和林雨涵作为“准极品骚货”其实已经有所察觉了,偶尔被轮上一两天也算家常便饭,只不过母女俩都是喜欢挨肏的骚货,感触还没那么深刻。
  熊家父子肏过林冰多次,已经了解林冰的习性,彼此之间算是真正的朋友。对她挨肏的态度虽然不解,但却已经可以接受。
  小熊第一个举手叫道:“我赞成林冰姐姐的办法——人家不愿意挨肏,你却偏要硬上……给你15分钟都算客气啦!要我说,干脆就让他们滚蛋,爱找谁找谁去!要是有谁不服,林冰姐你让他来找我!看我不干死他!”
  老熊赶紧咳嗽一声,老脸微红,道:“林冰,说起来,我和小熊也在你不愿意的时候肏过你……这事对不住了。我觉得咱圈里人首先还是人,虽然骚货们大都愿意挨肏,但偶尔像你这样不乐意挨肏的也不是不行……咱行走江湖,肯定不能强迫,但是吧……但是……”
  “熊叔,我替你说吧。”李佳一摊手,无奈道:“这骚货随便肏,是圈子里天经地义的事。因为咱也都习惯了圈里的骚货想咋肏就咋肏,基本上只有她们配合咱们,几乎没有咱们配合她们的时候……”
  老熊赶紧摇头道:“哎,那也不至于!其实碰上女人不想肏的时候,咱也配合她们意思意思就得了,反正骚货有的是……但因为这样就弄个沙漏也太……”
  “都是你们逼得……”林冰伏在李正义胯下轻轻耸着腰肢,头也不抬地淡淡道:“如果不是你们肏起来没完没了,书不让看、水不让喝,甚至觉都不让睡,我至于这样吗?”
  “你……”老熊一拍桌子就要发火,想想又自知理亏,只好闷闷无语。
  “特约班那些男生喜欢林冰,这事本身不是错误,最多就是表达的方式方法有问题。”李正义终于开口,低头缓缓问道:“这一点,林冰你承认吧?”
  林冰耸耸肩,狠狠一耸屁股就算回答了。
  李正义伸手按住林冰的丰臀缓缓道:“你弄个沙漏出来是无奈之举,但其实却等于激化矛盾!而且还在作践你自己和这些男生们……这办法真的不可取……其实完全可以换个方式解决问题的。”
  此言一出,众人齐齐望来,就连林冰都停下动作,回头看去。
  李正义微微一笑,道:“明天开始,特约班男生增加一堂冲锋考试课!聘请林冰、李晓红、阿绣、林雨涵作为授课教师……凡是能在她们身上冲锋15分钟还不射出来的,就算考试合格。”
  “我靠!牛逼!老爸,你这主意太牛逼了——就我嫂子这技术,哪个小屁孩能冲15分钟还不射啊!”
  李佳顿时目瞪口呆道:“你这根本不是考试!是想给所有特约班男生都留下心理阴影吧?以后他们谁还敢找林冰姐肏屄啊,远远看见都得夹住腿绕着走!”
  读书人果然心黑——熊家父子闻言,想起林冰的紧度和吸力,不由也是心有余悸的连连点头。
***********************************
注意还有下一页

 

  “好哇!好哇!15分钟的话,我和我妈都受得了,保证夹得这帮小屁孩哭爹喊娘!”林雨涵反应过来,顿时欢呼道:“李校长,你这主意太好了——是不是天天都考啊?”
  “哎哎哎,大姐!你夹他们就行,可别夹我啊!”小熊赶紧伸手掰开林雨涵的屁股蛋把鸡巴抽出来,嗔道:“射了算谁的?”
  另一边,阿绣也夹紧屁股加速套弄着老熊的大鸡巴,回头腻声道:“熊哥,李校长要让特约班的男生们集体朝我冲锋呢,人家好怕呀……要不然,你先帮我演习演习呗?”
  老熊肏着屄聊天半晌,欲火早起,闻言站起身按住阿绣的大屁股狠狠抽插起来,笑道:“妹子,不是哥不帮你……关键没前奏,直接冲锋也冲不起来啊。”
  阿绣嫣然道:“哎呦,熊哥!好歹我也算半个极品骚货,这点控场小事还用发愁吗……芳芳,雨涵……你们过来,咱一起骚几段,给熊哥助助兴。”
  “来了!来啦……”林雨涵赶紧响应,夹着小熊的鸡巴连滚带爬地一路过来,撅到母亲身边大声道:“妈呀,今天要带芳芳,咱就不整太高档的段子啦!先来一篇赞鸡巴,夸夸熊叔肏你肏的多熟练咋样?”
  阿绣甩着屁股张口就来道:“啊?这事还用夸——你看你熊叔的大鸡巴,插进妈的屄里就跟回家一样、拔出来的时候就跟出门一样、进进出出就像走路一样、来来回回比喘气都省劲……哎呀,当年你爸肏妈都没这么熟练……这可让妈还怎么夸呀?要不你说说,你熊叔干妈的姿势威武不威武?霸气不霸气?”
  林雨涵张大嘴,尖声叫道:“哎呀,妈呀,何止是威武霸气!我熊叔这鸡巴干进你屄里就像八路军拿刺刀捅鬼子一样,看得我都怕他一鸡巴捅死你呀!当年孙悟空那金箍棒要是有熊叔这样霸气,早就把如来佛祖捅飞了……芳芳,你快给我妈形容形容……”
  “鸡巴赞”是圈里骚货的必修课,芳芳同样毫不迟疑地随口就赞道:“绣姐,我看熊叔的鸡巴在你屄里那就是哪吒闹海啊——这一抽一抽的,肏的你屄口那肉比海浪还能翻!哎呦,哎呦,快看,还冒泡呢……”
  老熊听着众女的骚嗑,情绪渐渐高涨起来。
  阿绣感觉到变化,连忙蠕动腹部帮老熊加速,同时开启了第二轮发骚,回头朝小熊妩媚叫道:“小熊啊,阿姨跟你说,这女人的屄呀,是只有老公才能肏……现在你爸肏着阿姨的屄,可就是要拿我当老婆,让我给你当后妈啦……这事你能答应吗?”
  “哎妈呀,你可要点脸吧!人家熊叔要找老婆,也得找我这样的小姑娘啊!”不等小熊回答,林雨涵就抢着叫道:“小熊你别担心,等会我就把我妈替下来,让你爸拿肏完我妈的鸡巴把我也肏了……然后我保证不给你当后妈,因为后面还有芳芳呢……”
  芳芳咯咯笑着接话道:“呀,那我要是再推给林冰姐就不地道了!这样吧,绣姐说是女人的屄可以让老公肏——那我今天不当女人了!从现在起,我就是大家的泄欲工具、精液厕所,欢迎大家把鸡巴插进我的肉便器里哈……”
************************************
  熊家父子和李佳等人这边玩得热闹。
  李正义和林冰则在远处展开了一场对话交流。
  拿出“冲锋考试”的办法后,李正义没继续说话,始终沉默着按住林冰的翘臀来回推送。良久,忽然开口问道:“林冰……当初你接受王尧的时候,一定很绝望吧?”
  林冰娇躯一颤,用鼻音疑惑地应道:“嗯?”
  “别着急否认,仔细想想再回答,我能感受得到……”李正义摸着林冰的屁股蛋笑道:“说句文艺点的话,咱俩现在可是连在一起的。”
  林冰沉默片刻,细不可闻地轻轻道:“嗯。”
  李正义笑了笑,继续道:“所以,你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当时绝望,是我以为自己永远也不能有个家了!”林冰打断他的话,冷冷道:“可后来我才发现,王家就是我梦想中的家……除了性行为有些混乱之外,其他一切都比我想要的好。”
  “因为接受了王家,所以才接受圈子对吗……哎,咱俩换个姿势。”李正义让林冰坐到沙发上劈开美腿,从正面压到她身上,重新挺腰插入,一边岔开话题笑道:“其实我现在和你一样,也对肏屄这事越来越没兴趣了……”
  林冰想了想,把屁股抬高少许,认真安慰道:“更年期,过去就好。”
  “不是!”李正义连忙否认,低头看见林冰鄙夷的眼神,哭笑不得解释道:“真的就是没兴趣,生理机能还没问题……”
  林冰不置可否地夹了夹阴道,诊断一样冷冷道:“按你这年龄,硬度还算不错了——但不如我公公。”
  “别拿我和驴比!”李正义气结道:“还能好好聊天不?”
  林冰很冤枉地眨眨眼。
  李正义有气无力地继续道:“屄肏的太多了,对这事真没感觉……可这么大个圈子建起来了,多少人都眼巴巴等着我带路,我也没法停。我现在和阿绣她们一样,肏学生和女家长的时候根本就是把自己的鸡巴当教具,我还是个老师,只不过教的知识特殊点,是在教她们学习怎么当个圈里人……”
  林冰难得好奇道:“那肏我呢?”
  “咱是朋友。这家人朋友之间肏起来该怎么比喻呢……”李正义想了想,说道:“大概我的鸡巴和你的屄就是咱俩的交流工具吧,就像餐桌上的筷子一样。”
  林冰皱眉想了想,道:“你这比喻的角度很新颖……”
  李正义笑道:“吃饭嘛,正常不都是家人和朋友一起吃么。而且天天都的吃、人人都得吃。筷子这东西人手一副,你有我也有,大家乐乐呵呵坐在一桌,夹起同一道菜,那就相当于肏了次屄。”
  林冰不由也微笑道:“我觉得还是握手那个比喻更贴切点。”
  “感觉不一样……不是朋友也可以握手,但吃饭还是在家最轻松。”李正义摇头,忽然腰杆一沉将鸡巴深深插入林冰的美屄里停下动作,笑道:“就像这样插着不动,换成圈里的骚货们虽然也接受,但我就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可放在咱俩这关系上,我就能心安理得的让你不爽。”
  林冰无奈收缩腹肌带动阴道内的肉芽摩擦着李正义的鸡巴,冷冷道:“所以朋友就是,你可以趴着当大爷,而我却不能让你立刻射到哭,还得夹住腿把你伺候舒服了?”
  李正义哈哈笑道:“这不就是朋友之间的礼尚往来嘛?你像死鱼一样躺着享受的时候,我们也没说就非要把你干到哭啊!”
  林冰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刚要点头猛然反应过来,薄怒着嗔道:“我又没让你们干!”
  李正义无辜道:“那你敢说你没享受?”
  “我的生理机能也没问题!”林冰冷冷道:“而且你跑题太久了——刚才咱们说的是王家和圈子。”
  “你为王家接受了圈子,但你可能没注意过……”李正义懒洋洋地趴在林冰身上,尽量将鸡巴插深,继续道:“虽然王家人说的话、做的事、肏屄的态度,看起来和圈里人很像,可王家人其实不是圈里人!甚至你们那个王家娃娃团,我都不知该不该算成圈子?”
  林冰娇躯一颤,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李正义笑了笑,有些自嘲的低声道:“其实我也是很久之后才发现的——王家只是个性观念极度开放的特殊家庭,和我们这些圈里人根本不一样。”
  林冰皱眉冷冷道:“从生理状况和鸡巴大小上说,你们确实不一样。”
  李正义哭笑不得道:“咱能不总提这个事吗!”
  突然,小熊的声音破空传来,打断了两人的交流。
  “林冰姐快来——江湖救急啊!”
******************************************
  原来阿绣和林雨涵娘俩带着芳芳一顿发骚,结果求仁得仁,成功激起老熊小熊爷俩的性欲,果然把母女俩轮流搭成炮台,用两杆大鸡巴夹起来当场进行冲锋考试了。
  阿绣母女虽然体质不耐,但短时间内的双穴吸力紧度都能达到极品骚货水准,较真起来绝对可以夹得特约班男生哭爹喊娘,秒射秒到怀疑人生,就算熊家父子也未必能撑过15分钟。
  所以熊家父子压根就没准备当考生,大鸡巴一捅,考生立刻变考官——考试内容从“如何在极品骚货身上猛冲15分钟坚持不射”变成“我就是要冲,然后你既要让我冲的爽,还不能让我射出来!还得让我们爷俩换着姿势一直冲”……
  再算上李佳也要凑凑热闹,于是两圈过后阿绣母女就跪了,胯间骚水像喷泉一样流个不停,骚屄屁眼全部洞开,两腿也软绵绵的直打摆子。
  熊家父子刚把目光转到芳芳身上,她连忙很有自知之明地摆手道:“熊叔,小熊,我让你俩夹着猛肏没问题,随便折腾!而且我体力好,就算你们仨人轮也能坚持一阵……但事先说好啊,你们这么猛,我可没有绣姐和雨涵的水平高,万一没夹好,不小心跑马了可别怪我!”
  老熊顿时遗憾道:“哎,倒不是非得冲,主要刚才这一阵确实挺爽……你水平不够,这事肯定不能怪你!”
  “爸!你是不是把什么事忘啦?”小熊已经把林冰从李正义身下“借”过来,一边按着她雪白的屁股往里挺,一边兴冲冲地道:“我林冰姐可是正经八百的极品骚货,体质还没问题,足够咱们爷俩冲到爽透了。”
  老熊顿时没好气地道:“老子没忘!林冰妹子肏起来是爽,但她和刚才那玩法接不上啊……”
  “咋就接不上呢?你不就是想听有人在旁边叫好,夸你鸡巴厉害嘛?”小熊耸着腰杆笑嘻嘻地道:“让绣阿姨她们仨接着夸就得了呗……”
  “对啊——快给老子让点地方!”老熊一拍脑门,连忙跨骑到林冰腰间,把那大鸡巴从上往下压进她的屁眼里,一边开动一边嘿嘿笑着自语道:“早怎么没想到这主意呢?”
  “那说明熊哥你之前接触的骚货都太高档啦!”阿绣拉着女儿来到近前,笑着解释道:“这鸡巴赞其实就是圈里骚货的入门课,我们当预备队那时候就玩的滚瓜烂熟啦……也就是照顾芳芳还不会说段子,今天才拿出来用用。”
  老熊点头道:“也对,这玩意听多了确实没意思……不过头一回还挺新鲜的。”
  “熊叔早说啊!乐意听这个,我们仨夸你一天都不带重样的!我先来……”林雨涵清清嗓子,大声朗诵道:“熊哥鸡巴雄赳赳,熊哥肉棒气昂昂,熊哥胯下有大炮,肏起屄来轰隆隆!哇塞,熊哥……我看见你的大炮好厉害!那大鸡巴头当炮弹轰进林冰姐姐的屁眼里,眼看就炸平一片呀,她那屁股都让你拍平了!”
  芳芳抿着嘴吃吃笑道:“雨涵你说的不对,人家熊叔这不叫大炮!叫钻头!熊叔这招叫做电光火石毒龙钻,钻进哪里,那里就是一个大坑……钻出哪里,那里就出水!我看他要再使点劲,没准都能把林冰姐的屁眼钻出火花来!”
  阿绣悠悠叹道:“你们两个孩子瞎说啥,鸡巴就是鸡巴,哪儿来那么多钻头大炮的?你们熊叔现在干的这事叫用大鸡巴肏女人屁眼——妈刚才可尝过!哎呀,那大鸡巴肏进妈的屁眼里一抽一插,肏的妈就全身麻酥酥!那叫一个舒服!”
  小熊有点急了,双手抓着林冰的两扇屁股蛋,一边挺腰猛肏她的美屄一边喘着粗气叫道:“阿姨不够意思!你们倒是也夸夸我呀!”
  “哎呦,咱们小熊肏屄那还用人夸吗!”阿绣立刻故作惊讶道:“大家快看这动作,这大鸡巴,简直就是熊哥的翻版呀……肏进去的又快又猛,拔出来的干净利落,真是让人看着就爽哇!”
  林雨涵连连点头叫道:“小熊、小熊我爱你!你就是特约班所有男生的榜样——别看年纪差不多,咱们这熟练度明显刷爆啦!我要不是看着你的鸡巴正在林冰姐屄里肏,没准还以为你在锻炼身体呢……”
  芳芳除了助兴外还始终承受着李佳的肏弄,而后李正义追过来就直接和李佳一起夹着她双插,虽然只是解闷淫戏性质也把芳芳干得不轻,骚屄和屁眼口浪水翻涌,却是无暇分辨话题、发挥创作了,赶紧选个记忆里的顺口溜,娇喘细细地接着道:“小熊肏屄真叫棒,肏的骚货直叫娘!屄里涌出三江水,泡得鸡巴浪打浪……”
  此言一出,众人齐笑。
  “你可得了吧——人家林冰最多就是哼哼两声,啥时候叫娘啦?”
  “就是,就是!芳芳你这段子选得有失水准啊……”
  “不过这主意也不错,好想听林冰叫娘啊!”
  几人说说笑笑,熊家父子兴致不减,让林冰换了姿势,搭成炮台继续狠肏起来,越肏越开心。
****************************************
  林冰虽然人美屄靓、艳若桃李,但真要说吸引力也就集中在特约班的小男生群体,对老熊这些资深圈里人而言,肏过几次后反而不算很稀罕!
  真正圈里人对肏屄的认知主要是娱乐消闲,快感只在其次。就算特约班的那些男生喜欢肏林冰也不是因为她活儿好,而是把肏翻、肏尿这个冰山美人当成某种征服挑战游戏……
  所以老熊父子最开始对林冰兴致勃勃,但肏过几次知道她的性格后就没兴趣了——你这一不叫床、二不助兴,老子纯靠快感玩不起来啊!
  大家朋友,碰上该肏正常肏,也就把她当人形工具使用。
  毕竟林冰极品骚货的水平在哪摆着呢,群交时候在场帮忙养个屌、收个精,纯粹制造快感用用还是非常好用的。
  像今天这样,林冰挨肏,旁边三个骚货轮流替她叫床助兴的玩法却是抓住痛点,总算让熊家父子爽到了!爷俩耳边听着众女的夸奖称赞,挺起两杆鸡巴上下夹攻,好像炮弹一样接连轰击着林冰的艳屄和屁眼,肏的她高潮不断,淫水横流。
  不一会,阿绣和林雨涵母女稍事休息后重新上场了。
  “哎呀,熊哥,人家夸了你半天,口水都干了!可一点没偷懒吧……”阿绣懒洋洋地躺倒林冰身边,劈开腿大张着骚屄笑道:“不过你今天这么勇武,是不是也让小妹再感受感受,给我个当面夸你的机会啊?”
  林雨涵也赶紧躺倒林冰另一侧,分腿叫道:“对对对,小熊啊,刚才夸你的时候光说动作了,这内部感受都没详说……你快到姐姐身上玩一会,让我仔仔细细地告诉你,被你肏的有多爽!”
  “不行,不行!还没听到林冰姐姐叫娘呢!”小熊红着眼睛耸动腰杆,使劲顶着林冰的屁眼,叫道:“爸你先休息……等会再换我。”
  “好,老李来替我……帮小熊搭搭架子。”
  李正义笑道:“正好也该出去巡察了,辛苦林冰先帮我舒服一会,能不射尽量不射……然后让李佳继续陪你们玩,等我回来再给你俩搭架子。”
  林冰闻言顿时默默翻个白眼,等老熊起身后还是夹住屁眼固定小熊,然后抬高双腿让李正义抗在肩上,尽量让他舒服起来……
  李正义爽了一会果然没射,施施然穿衣出去巡察教室。
  圈里人日常肏屄,已经没有追求高潮和射精的概念,习惯成自然,肏到兴头说停就停也是寻常。就像此刻熊家父子非得和林冰较劲,固然是因为肏爽了,其实更多还是觉着这样玩有意思。
  于是换成李佳和老熊小熊三人轮流搭架子,有了生力军,熊家父子彻底放飞自我。累了就趴到阿绣母女身上休息养鸡巴,有了精神就去林冰身上折腾。肏的林冰骚水四溅,哼哼声也越来越大,渐渐从鼻子出声改成了嘴巴嗯嗯出声。
  阿绣、林雨涵、芳芳三女依旧尽职尽责地喊着段子:
  “熊叔熊叔你最棒,肏屄一炮到天亮。
  “肏出骚水流成河,肏的骚货着了魔。
  “撅着屁股河里转,瞪眼寻找小蝌蚪。
  “翻来覆去没找着,原来熊叔还没射!”
  三女却不继续强行应景了,心里想到什么喊什么,你一句我一句张口就来,时不时就逗得男人们哈哈大笑,其中有些就连林冰听完都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哎,林冰都笑了!这可真难得!”老熊一边扛着林冰那双美腿挺腰,一边提议道:“笑都笑了,别绷着啦,你给我们也来一段呗?”
  林冰一愣,微羞,摇头娇喘着道:“不是不叫……我,嗯,我是真不会……我进圈子也没人教……啊,也没背过段子……”
  老熊顿时奇道:“那你这活儿是怎么来的?”
  “熊叔,这事我嫂子真没撒谎,我作证哈!”李佳赶紧道:“林冰姐本来就天生名器,一身技术也没人教,纯粹是靠王家我哥我叔我伯伯他们那几根大鸡巴日日夜夜肏出来的!”
  “嗨,就这算事?林冰姐,你不会叫,我们可以教你呀……”林雨涵在一旁笑眯眯道:“就看你愿不愿意学啦?”
  林冰抬起秀目看眼老熊,只见他兴致勃勃却又耐着性子没有强迫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我还真不太习惯……”
  李佳笑道:“嫂子,你就叫两声吧,都是朋友,就当才艺表演了。我们先帮你练练……回到家给王哥听听,不也是个惊喜嘛!”
  林冰无奈点头,沉吟问众女道:“那……有没有,那个……叫妈的?”
  众人恍然想起熊家父子要肏到林冰喊娘这愿望,闻言皆乐。
  “有啊有啊,好多段呐!”林雨涵眼珠一转,笑道:“林冰姐不好意思说,那咱们先来段谐音的,我念一句你念一句哈……”
  林冰再次点头,却见林雨涵立刻跳下沙发,跪在地上高高撅起翘臀,同时举起小手竖起手指在头顶两侧,做出两只犄角的样子,大声道:“一只小绵羊啊!”
  林冰:“一只,小绵羊啊!”
  林雨涵:“趴在鸡巴中呀!”
  林冰:“趴在鸡巴,中呀!”
  林雨涵晃动屁股:“我上挨肏,我下挨肏!”
  林冰:“我,上挨肏……我下,挨肏……”
  林雨涵勾勾手指做羊角状:“咩……呀!咩……呀!”
  林冰:“咩……呀!咩……呀!”
  林雨涵:“妈……呀!妈……呀!”
  林冰:“妈呀……妈……呀……”
  “妈”字出口,众人齐笑,正夹着林冰的熊家父子更是笑到胯下连抖,腰杆都不用动,大鸡巴好像机关枪般抵在林冰体内一顿突突,肏的她顿时又潮吹出来,晶莹的尿液喷洒而出,直冲房顶。
  阿绣和芳芳不甘示弱,也各自教了两段“喊妈叫娘”的骚嗑让林冰跟着说,既然已经有开头,林冰也就一本正经地学了……略冷女王音听得熊家父子一本满足,最后高高兴兴在林冰的“mama”声中射了出来。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家与林冰 第一章 最近比较烦

3 评论

  1. 想注册作者号~

    1. mojie狼友,已经为你开通作者权限,在个人中心发稿即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