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新生入学之二
 所谓淫二代就是指父母已经都是圈里人,而孩子恰好达到入学年龄的这一批学生。特约楼作为圈里人的教学楼当然要优先照顾自己人,如果细分的话,母亲在怀孕之前就是圈里人的是纯正淫二代,往往都是在群交、轮奸场景下受孕,孩子从小就闻着精液长大,算是圈里大家的孩子,最受照顾;而孩子出生后,父母才加入圈子的只能算普通淫二代了,不过他们基本上都已经通过了预备队新人调教,其中有部分学生已经自学达到外围水准。
 因为启用推荐制,今年的特约教学楼并没有招生环节,新生一家单独在密室里进行“入学考试”的环节自然也不需要了。所有淫二代和被推荐入学的新生陆陆续续在顶层集合,入学考试变成了入学表演,和开学同时进行。
 前来参观开学典礼的高年级家长们很自觉站到门两侧,因为多数女学生都在楼下上课,所以陪他们淫乐的任务就落在女家长头上。
 大家都是成年人,家长们走动的也频繁,互相稔熟的很。基本上男性全都是一眼连桥的穴兄弟,区分亲密度的方式都是射在同一个洞里的次数,女性之间也是被同一伙人一起轮过的次数越多越亲密,男女之间则分为肏过的陌生关系、射过几次的普通朋友和天天都肏射不射已经不影响感情的好朋友关系。
 所以女家长们也都懒得发骚,直接抢在男家长前面跪成两排高高撅起丰臀,等他们按顺序站好,随机开肏.李正义和老熊等人一字排开坐到主席台,胯下伺候鸡巴的骚货也从准新生换成了初中部毕业生——特约楼初中部虽然刚成立一年,但开设的却是全年级课程,因为之前就有不少淫二代小女生已经活跃在各个圈子里了,算起来这一届高中部的毕业生里已经有很多加入圈子六、七年的小骚货,名副其实是被大家从小女孩肏成了少女。
************************
 
 啪啪声响起,新生入场。
 首先是圈里最常见的组合——父、母、女儿组成的三口之家。因为入学仪式和入学考试合二为一的缘故,爸爸沾着妈妈的骚水肏女儿这个环节被简化为一位位青春稚嫩的小女生在母亲注视下各自被父亲用大鸡巴肏着进入会场。
 考虑到视觉观赏性,家长们对入场的姿势和顺序也进行了调整,前几组母女统一进行了换装。
 丰满白腻的母亲和娇小粉嫩的女儿肩并肩跪在地上四肢爬行,耳朵上戴着或尖或圆的狗耳、猫耳、兔耳,脖子上戴着项圈,腰间缠着光滑的兽皮或铃铛,屁眼里插着毛茸茸的狗尾巴、猫尾巴、兔尾巴,打扮成犬娘、猫娘、兔娘、母女犬等形象,可爱极了。
 父亲手里攥着两根牵引绳站在女儿身后,将代表“入学许可”的大鸡巴齐根顶进女儿的小骚屄里,像遛狗的主人用棍子赶着小动物前行一样朝前顶着。
 被选出来开道的母女们个个都有非凡技艺,在四肢跪地膝行的同时还挺胸抬头、保持微笑,淫而不贱地演示自己的脸蛋和胸部。尤其是屁眼里的尾巴左右摇来摇去,屁股却始终高高撅起,完全依靠括约肌的力量控制着。
 母女犬们来到主席台前整整齐齐地排成一排,一个女儿一个妈,恰好高低有致、峰峦叠嶂。
 表演时刻,女儿们整齐一致地俯下身子用头抵住身体。
 父亲们深吸一口气,猛然掐住女儿的细腰狠狠一顶,开始狂风骤雨般地抽插狠肏.“汪汪汪!汪汪呜……”
 “喵喵喵!喵喵呜……”
 扮演犬娘、猫娘的母亲们顿时发出了兴奋欣慰的叫声。小新生们同样使劲摇晃着尾巴,但嘴巴里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大家马上看出这是在进行默肏表演。
 圈里人在白日宣淫时经常会有随走随肏、在公众场合插屄的需求,这种场景下身材娇小容貌稚嫩的小萝莉们无疑就是上佳选择。
 成年女性很难钻进去的桌子底下、不好摆姿势的汽车后座,都可以成为小萝莉们的炮台。甚至有时候在孩子妈妈的掩护下直接用风衣一裹,走在大街上都可以火车便当式肏起来……
 所以说小女孩的默肏水平几乎是她们最重要的技巧,排在第二位的则是屄口收缩力。前者能够确保小骚货们可以在公众场合狠肏而不被路人发现,后者可以避免被内射后弄湿下半身。
 至于阴道内动这类高级技巧就不强求了,毕竟在很多时候这就是有屄可肏和无屄可肏的区别。
 而这批小女孩作为还没正式入学的新生,不但可以在男人冲刺射精的节奏下一声不吭,同时居然还没忘了控制住括约肌摇尾巴,这就意味着现在拔掉她们的尾巴换成两个男人双插也能坚持一阵,以这个年纪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了。
 看出门道的观礼者们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
 默肏了几分钟后,父亲们齐齐停下动作保持着插入女儿的姿势朝众人点头问好,再次引来阵阵掌声。
 与此同时,一群高大魁梧的黑人男性每人牵着一条大公狗走过来,准备接替父亲们的位置——这都是老熊高薪从国外挖过来的AV男优,他们将成为圈里人聚会时候的专用道具或承担人形助攻的角色。
 这一届新生的男女比例虽然有所改善,但圈子里女多男少的大环境还是没有变化,所以男家长们把妻女送到主席台后还得再跑几趟,帮助那些双生女家庭、单亲母女家庭的成员入场,而他们的妻女则会留在这里被黑鬼和大狼狗肏.自从表演肏成为圈里的正式玩法后,圈里人也都很自然地接受了兽交——毕竟男性资源有限,群交时多出一根鸡巴玩法就能多不少。而表演肏的实际作用就像很多人回到家里不管看不看都开着电视一样,负责表演的女性只需要一边喷水一边嗷嗷叫唤就行了,被人肏还是被狗肏其实无所谓。
 当然,还是有一些圈里男性对这事挺有心理障碍的,但不是在表演肏方面,而是在于群交时是否让动物作为道具加入,有些男性不太喜欢跟狗一起肏屄或者是肏狗刚刚肏过、射过的屄,好在这事完全可以靠女人的数量解决……其实训练有素的大公狗其实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
 
 新生继续入场,第二梯队依旧是父、母、女组合与狗交式,不过家长们再次玩出 了新花样——母亲们跪在地上膝行着驼起女儿,娘俩的小屁股和大屁股摞在一起,这样站在她们身后的男家长不用半蹲,正常朝前一挺就能将鸡巴顶进女儿的嫩屄里,每肏几下还可以微微降低角度去孩子妈的骚屄里沾水。
 再往后是火车便当或者小孩把尿姿势,女儿挂在爸爸脖子上,让父亲的大鸡巴肏着屁眼或者小嫩屄一步一步走进来,孩子的母亲则挽着丈夫的手臂慢慢随行。然后还有倒立式,女儿头朝下把腿盘在爸爸腰间,用手撑着地面入场;担架式,女儿双手搂着妈妈的腰,双腿被爸爸夹在腋下,身体悬空被父母抬进场。
 父、母、女组合最后入场的是处女家庭,女儿因为没发育好、没有合适的机会等种种原因还保留着处女膜,这一批家庭采用了助手,由之前返场的男家长们帮忙,两位陌生男性当着孩子的面将她母亲抱起前后插入,噗哧噗哧肏着走在前面,暂时还未破身的小新生用小手牵着爸爸的鸡巴全程跟随。
 最后抵达主席台的时候,处女小新生又依次表演了给爸爸和陌生叔叔舔鸡巴、给妈妈、陌生阿姨和新同学舔屄舔屁眼等,骚媚的表情与熟练的动作都表明她们只差一层膜没有捅破,心理上已经是合格的圈里人,同样迎来阵阵掌声。
 随后的父、母、子组合就很难肏出新意了,就是父子俩人用各种姿势二穴通掼肏着女家长入场。
 再然后的双胞胎家庭只有六组,分别是三对姐妹花、两对龙凤胎和一对孪生兄弟。其中的兄弟俩自然是肏着妈妈的前后庭入场,可怜的父亲只能随便找了位女家长插入跟在后面;龙凤胎家庭最简单,男孩肏妈、爸爸肏女儿入场就完事;剩下的姐妹花家庭也没啥可说的,只能是父亲插一个女儿,来帮忙的两位男家长插着另一位女儿和女家长。
 姐妹花里有一对双胞胎表演了心灵感应,姐姐或者妹妹其中之一被人猛肏到高潮的瞬间,旁边根本没有被插入的另一个也能同时喷出水来,让众人大开眼界。
******************************
 
 接下来入场的是单亲家庭队伍、同时也是圈里第二大组合方式,母女花团队,因为离异、丧夫或者未婚产子的单身女性们带着女儿开始进入,所有返场帮忙的男家长全体出动,最后还调动了不少老熊雇来的黑人助攻才总算保证了每一对母女花都能被肏着入场。
 “我靠!这么小!”
 为了保证观赏性,母女花团队也进行了排序,按照容貌相似度和身材相似度采取不用姿势。队伍前面的母女花统一端尿盆,被高达魁梧的黑人助攻抱起来后入,把脸蛋和前身展示给众人。
 可能是经过特意打扮,有好几对母女花除了身材上的成熟与稚嫩外,两张脸蛋简直一模一样,不是姐妹胜似姐妹。尤其最前面的几位母亲连身材也十分娇小,看上去就像高中生一样,引起老熊的注意。
 李佳见状解释道:“熊叔,这批母女花里很多都是淫二代、淫三代,老骚货带小骚货,最前面几个年轻的都是十三四岁就给圈里人生孩子了,有几个我小时候还干过嘞……”
 老熊算了算,点头道:“十三四岁,那现在也就是二十六七呗?难怪……”
 小熊忍不住插口道:“李哥,那你也挺厉害啊,那么小就开始玩了!下面这些整不好还有你的种吧?”
 李佳摇头笑道:“不能,我干她们的时候都是生完孩子了。不过没准有我爸的……”
 老熊赶紧定睛细看,忽然伸手指着一个小女孩笑道:“可别说,老李你快看,那小丫头的鼻子和你好像啊!”
 李正义摇头失笑道:“真没准,我们那时候虽然没有强制授精玩法,但主动要求给大家生孩子的小女生也不少……”
 老熊奇道:“那时候男女比例还没像现在这么失调吧?小女孩不趁着年轻多玩几年,怎么还主动要生孩子呢?”
 “这事我知道!”马蕊在父亲马筑胯下一边耸着屁股,一边插口道:“那几年有一波生孩子热,主要是俩原因。当时圈里的调教学术还不像现在这样科学系统,有些小女孩屄太紧了而且发育的慢,怎么干都松不开,玩起来很多玩法都没法用,索性就不避孕了,申请大家轮大了肚子正好调理一下。”
 老熊奇道:“这事还得申请?”
 马蕊笑道:“当然了,那时候女生大了肚子是得结婚的,圈里的男人需要轮流娶圈里需要结婚的女生。真要是意外怀孕那没办法,但正常想生孩子必须经过大家同意,确保当时有适合跟你结婚的人才可以……”
 小熊插口问道:“不然呢?”
 马蕊朝台下努了努嘴,答道:“不然就得当单亲妈妈呗……圈里人对这事还算挺严肃的,既然怀孕了肯定不容许堕胎,但如果是未经允许就主动私自怀孕,那等孩子生下来就是踢出圈子。抚养费大家照常给,但这样不听话的女人以后就没人肏了,其他圈子也很难再接纳她。”
 老熊惊道:“那这些女人都这样的?别的圈子不是不接纳她们吗!”
 马蕊笑道:“也不一定,这种情况下被踢出圈子的女人也是可以回来的,如果她乖乖接受惩罚,替大家把孩子养大,那就可以重新回到圈子。”
 老熊点点头,继续道:“刚才你说生孩子热有俩原因,另一个呢?”
 马蕊笑道:“当年圈子与圈子之间不像现在这样和谐,如果有了争执的情况下大家就用圈子内部的方式解决。双方每个月都各自出一名排卵期的女性不许吃药供对方轮奸内射,谁那边的先怀孕就算输了。”
 小熊奇道:“那要是都怀孕了呢?”
 “那就再出一个继续比呗。”马蕊晒道:“免药内射在当年就已经是我们的必修课了,到了外围水准的基本上都不需要吃药,所以这个比赛其实就是看谁圈子里的女人水平高。最后除了特别倒霉的情况,一般都得轮到预备队成员去的时候才能决出胜负来。”
 小熊追问道:“那时候你们圈子里内部人不闹矛盾吗?”
 马蕊笑道:“那时还有个玩法叫轮盘赌就是给内部人用的……如果是几个男成员闹矛盾,那就选一个愿意主动怀孕的女生给他们内射,最后孩子生下来验DNA,是谁的就算谁赢了。”
 小熊咋舌道:“哎呀,那不得等一年,也太慢了啊!”
 马蕊道:“一般小矛盾也犯不上这么玩,如果是大矛盾等一年也不算什么。”
 老熊奇道:“那如果是圈里的女人闹矛盾呢?”
 马蕊晒道:“我们圈里的女人如果打起来也一样是怀孕解决……不过这是作为惩罚手段,通常都是先比极限测试,谁输了谁就得给大家生个孩子。”
 老熊哈哈笑道:“难怪现在这些淫二代、淫三代这么多……”
********************************
 
 说说笑笑间,母女花的队伍再次变化。
 双胞胎女儿和母亲带着姐妹,三女、四女,一男三女等组合同时上场的情况出现了。有些姐妹花同为圈里人,当年一起被肏大了肚子,现在也同时引领着孩子进入圈子,这其中还有一对姐妹花竟然又生了一对姐妹花,两位母亲带着四个女儿,六女并肩撅着骚臀整整齐齐地挨肏入场,迎来一阵掌声。
 紧随其后的是母子组合,年轻的儿子用鸡巴肏着母亲的骚屄步入会场。
 父女组合只有一对,因为对圈里的成年男性而言,再婚难度始终太低了。之前父、母、女组合队列中挽着丈夫入场的就都是再婚家庭,有好几个单身父亲都是随便找了个圈里的小骚货。
 突然掌声爆响!圈子里的中流砥柱,淫三代正式入场!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加孩子这样完整的原配七口之家只有两组,剩下还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加孩子或者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加孩子这样的五口组合,甚至最少人数只有奶奶、妈妈、女儿的三口组合。
 三代人组合肏屄的复杂性过高,家长们统一采用了标准流程。隔代肏优先,就是爷爷、外公优先和孙女配对,奶奶、外婆优先和孙子配对,剩下的爸爸、妈妈能以乱伦关系入场就尽量乱伦入场,如果组合不出来的话就即兴乱交。
 对圈里人而言,所谓原配也很难保证血缘关系,除了极特殊的情况外,真正的圈里女性只接受群交、轮奸场合受孕,所以孩子的父亲通常都只是挂名。
 即便这样,淫三代的出现也极大推进、繁荣了圈子的发展。
 几位只有四十多岁,保养有道的奶奶或外婆都迎来了一阵又一阵的热烈掌声,大家纷纷感谢她们为圈子做出的巨大贡献。正是因为她们,才能让圈子一代又一代的发展壮大。
 李正义看到刚才肏过的熟手女家长和她的陈姓母亲也在队列出,组成了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和女儿的五口之家,看着陈姓妇人那依稀熟悉的面庞和一家五口幸福的样子忍不住欣慰的点点头。
****************************************
 
 本届新生中人数最多的个体新生准备入场了。
 事实上就“是否招收个体新人”的问题,李正义和老熊等人专门开会讨论了好久,毕竟个体就意味着孩子的父母对发生在孩子身上的事情并不知情,或者虽然知情却无法接受圈里人的生活理念——这种情况对于圈子的安全而言是非常危险的!
 与此同时,尽管提高条件到三名以上圈中男性推荐的女生,或者五名以上圈中女性推荐的男生,处女的推荐人数还得再翻倍,本届个体新生的数量也还是让李正义吃了一惊。
 要知道三个男人推荐不不是说仅仅被三个男人干过,按照圈里的新人流程,除非第一次挨肏就是群交,否则引导女性入圈的第一名男性需要调教她三个月以上,达到可以接受在双飞、三飞情况下被肏着玩才算成功。
 而后是新人轮值,也就是这个小圈子里的每个男人都要单独肏这位新人两到三次,分别测试新人对陌生男性的接受程度、和陌生男女双飞、三飞的配合,再然后才是被大家一起轮奸、群交。
 这样还不算完,最后还得三名以上的圈中男性觉得这位新人值得一肏,有继续调教下去的价值,才可以成为圈子里的预备队员,正式开始圈里人的生活。
 一套流程下来少说也要半年之久,主要目的还是确保新人真的是喜欢圈里人的生活方式与价值观,而并非是贪恋性爱的快感。
 即便这样,新人也只是获得了小圈子里的预备队资格,偶尔可以在圈子与圈子交流期间被外人肏一肏,多数时候还只是所属圈子里的私有调教玩具而已。想要进入大圈子或者说成为特约教学楼的新生,起码都是被调教了一年以上,接近外围水准才可以。
 570人!
 这就是今年符合要求,被推荐入学的个体小骚货数量。
 当然了,因为今年是首次开放个体入学,所以大部分新生都是跳级入学的插班生,从初中到高中各个年纪都有,其中很多已经被大家玩了五、六年的小骚货也趁着这个机会一起入了学。
 如此多的新生,李正义就算想招也装不下。最后只能再次提高条件进行筛选:只有性技已经达到外围水准的74名新生被批准入学,剩下性技不达标但已经被调教两年以上的65人和所有求熟练掌握深喉口交并且已经预算群交半年以上的处女60人被分别编入特约教学楼外的特约班。
 车轮滚动声和一阵犬吠声响起,个体新生入场。
 这199名小骚货因为没有乱伦支持而少了很多挨肏的机会,所以格外注重锻炼自身的性技和骚劲儿,第一批入场的74名新生统一借助了肏屄车道具,娇小的胴体或撅、或趴、或仰躺着,清一色的二穴通掼猛肏.男家长和老熊的黑人助攻们全体出动,有的是两人一组,有的则和大狼狗配合着,用前后上下各种姿势同时插入小姑娘的嫩屄和屁眼里疯狂抽送着。
 小萝莉们全都死死咬着牙,除了抑制不住的娇喘和偶尔忍不住的闷哼外,严格执行着默肏模式下的挨肏守则。只不过她们的人数实在太多了,以至于被肏到失禁喷尿的哗哗水声都响成一片。
 电动肏屄车缓缓前行,几十个青春、美丽、娇嫩、可爱的小萝莉被数百根人鸡巴、狗鸡巴同时肏的娇躯波峦叠障上下波动,晶莹的尿箭像音乐喷泉一样起此彼伏、四处喷射,甚至一度盖过了车轮声和狗叫声。
 掌声再次如雷般响起来,这批小萝莉虽然没有父母参与很少了很多玩法,但是她们用努力证明了自己的价值。短短的入场过程就表现出巨大发展潜力,是未来圈子里不折不扣的中坚力量。
 随后是虽然还没有达到外围水准,但已经被圈里人调教了两年以上的个体小骚货方队,她们虽然由于种种原因还没能达到外围水准,但是也都特色十足,统一特点就是颜值要比圈子里的平均颜值高出一线来。
 具体还有身材特别娇小,不足一米四却能被黑叔叔齐根狠肏的;还有童颜巨乳,脸蛋是小女孩身材却和成年熟女有一拼的;从小练舞蹈,能把脑袋从胯下钻出来的等等等等……
 这些“特色骚货”同样也是圈里人的必备品,自然再次迎来了阵阵掌声。
***************************************
 
 由于开放个体招募,本届新生的另一项突破就是男女比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33%,抛开淫二代的儿子们剩余男生足足有130人。
 能够得到五位以上圈中女性推荐的小男生当然不可能是处男,不过由于小男生的身体好、性欲强,这批新生对圈中理念的认同程度就很难验证了。
 事实上男性偶尔兴致来了从肏着玩、肏着解闷改成射一发也是常事,但为了杜绝这种浑水摸鱼的现象,圈里人也定下了一些规则,例如——像肏快炮必须提前说,借着招呼肏、见面肏的时机转为快炮内射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只有自己圈里很熟悉、关系好的女性才会接受这种要求。陌生骚货初次见面可以随便肏,只要环境容许玩、解闷都无所谓,但只有群交场景下才能对她射精。
 毕竟表情神态这些外在表现都是可以伪装的,普通入圈两个月以上的男性都能做到面无表情、若无其事地插入陌生女人体内活动,具体心里兴不兴奋,是不是在泄欲那就只能慢慢品味了。
 受老熊的雇佣助攻模式启发,这批男生的入学要求是性能力或者性潜力必须达标,将来如果发现他们不是同道中人还可以考虑转为专职助攻道具。
 这一批男生没有肏屄入场,而是由最后的60位处女新生用小手左右各自牵着鸡巴走进来,让大家都能清楚地看见他们的尺寸和硬度。
 来到主席台前,一群准备好的母女花走过接替小处女们开始演示。
 首先是打招呼、问好肏,小男孩们对着迎面而来的女家长和女学生们毫不怕生,纷纷熟练地挺起鸡巴就近插入女家长或女新生的骚屄里开始肏弄,而后非常自然地把沾着骚妈或者骚女人淫水的大鸡巴抽出来,当着她们的面插入母亲或者孩子体内继续活动。
 被肏着的母女花们很自觉地开始移动,引导着小男生们一边抽插一边靠拢,然后开始交换、轮肏、俩打一等场景。
 作为新入学的小男生而言,这批孩子的性能力强也有限,虽然在他们的年纪已经算是难能可贵,其实也就是和圈外的普通男性持平。不过他们面对各种身材、不同体位情况下都能迅速开肏的熟练表现和毫不亢奋的表情也迎来了大人们的赞赏,尤其一百多个男孩同时拿出手机一边联线王者荣耀开黑,一边始终保持着抽插动作,若无其事就把好几个骚货肏得尿如泉涌、浪叫声此起彼伏的时候,现场的掌声终于响起。
****************************************
 
 在学生入场后,当前没有授课的特约教学楼老师和顾问们也排队亮相。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作为特约教学楼的教师们,除了教授学生知识,更重要的任务还有贯彻圈子里的文化与生活观念,帮助学生竖立正确的人生观——认识到圈里人的生活和普通人之间的不同,认可圈中男女之间的性行为等同于普通人之间的友好接触,保持性快感但又不会沦陷在性欲里。
 特约教学楼作为一个整体,其实学生和家长们的活动圈子大多还是以班为单位的,同班学生和家长之间肯定都肏过(群交加内射),然后扩大到同年级就很难说了,等跨年级后就不用说内射了,连打招呼性质的插入都认不全。
 唯有教师们因为需要全年级授课,所以是特约楼里唯一和全体异性实现了插入的群体。考虑到平时和学生及家长们肏屄的次数已经太多了,所以他们选择了和家人们一起进场。
 作为生活方式的先行者,经过时间的演化,教师们的家庭概念有了很大不同。
 第一代的圈子家庭基本都是由于女性怀孕,随便找个圈里人结婚,然后大家还是各过各的。随着社会群体对单身母亲的包容性增强,圈里的男性已经无需排队轮流与怀孕的骚货们结婚,新的规则正在发展形成。
 作为一种文化的先驱者们,多数教师都是名副其实的纯正淫二代,和自己名义上的父亲毫无血缘关系那种,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彼此之间的亲情。
 第二代圈里人家庭开始呈现多样化发展:
 圈子里的女人虽然多,但极品骚货和顶级外围始终都属于每个男人都恨不得能在身边常备的稀缺资源,所以极品骚货和顶级外围就拥有优先组建家庭的权利。她们可以在圈里自由选择情投意合的男性组建家庭,每天除了参加圈里活动、用高超的性技服务大家外,其他时间都可以陪着自己的男人。
 而没能被极品骚货相中的男性基本都会组建一夫多妻制家庭,通常每一位男性都会找两到三名圈中女性共同生活。选择标准分别是性格、快感和生活——首先是性格合得来、情投意合的女性;第二个则是身体合拍、肏起来最舒服的干货;最后则是生活中投缘,能把自己照顾好的骚货。
 说白了就是我爱的、我喜欢的和爱我的……事实上普通男性的择偶标准差不多也是这些,只不过圈里男人选择的余地更大罢了。
 这一演变主要是从圈里的干货而来,圈里的男性碰到自己喜欢的骚货后会邀请对方成为专用干货,主要负责在非群交场合下供自己淫乐解闷。在早期本来还有公用干货这一角色,现在已经随着女性资源的富足而消失了。
 对骚货们而言,成为干货虽然会牺牲一些自由时间,但同时也能每天都跟着男人参与圈子里的群交,获得大量稳定的挨肏机会。所以除了那些已经是顶尖的外围水准或者极品骚货外,其他女性都非常愿意成为男人的专属干货,并且针对他的粗细长短进行专门锻炼。
 极品骚货之所以是圈子里的稀缺资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们必须适应形形色色的鸡巴和需求,在任何时间里让任何一个男人肏进来都觉得满意。当这个需求降低到一个人的时候,难度何止递减十倍——所以对男人来说,专属干货就等于他一个人的极品骚货。
 当然了,凡事有利就有弊,成为专属干货基本上也意味着性技到此为止,终身无望极品骚货了。所以很多志向高远的预备队小骚货并不愿意做出这种牺牲。
 总之人无完人,想找一个情投意合、肏起来舒服、相处起来还顺心的骚货难度太高了,所以多数圈里的男人只能退而求其次,按照需求选择复数的骚货。
 当然也有不想组建家庭的男性,他们可以单身也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住在一起,每晚结束圈里人的群交聚会后随意选几个骚货带回家就可以了。
 全体新生和家长、老师们入场完毕,观礼的家长们和主席台上的李正义、老熊等人对这一届新生素质大为满意,纷纷给予最诚挚的祝福和最热烈的掌声。
*****************************************
 
 准备入学典礼的时候,新问题出现了。
 场中所有雄性,包括老师、家长、学生、黑人助攻,甚至连大狼狗都算上也没达到让骚货们人手一根的数量。李正义只好修改了典礼方式,优先分配新生。
 首先是有母亲在场的小女生们统一用“69”姿势趴在母亲身上高高撅起小屁股,单亲家庭和个体新生们优先和熟女搭配,同样骑在成年女性身上,让爸爸或者陌生人将粗长的大鸡巴插入自己体内。
 剩下没有成年骚货配合的新生一律跪在最前面被双插,优先的都是大狼狗趴在背上插屁眼,陌生人站在身后肏屄。大狼狗用光了就换成黑人助攻和鸡巴粗大的男性家长,总之都是两根鸡巴二穴通掼。
 小处女们则脱光了衣服跪在最后,统一用手撸着男性们的鸡巴,时不时地伸出舌头舔几下。
 这些造型主要是为了表现出新生女孩们对性爱的认可和对大鸡巴的臣服,李正义和老熊看着众人连连点头。
 然后是男性新生,统一站姿,有母系家长的插家长,没有家长的就请一位成年骚货配合,将鸡巴深深插入她们的骚屄里。
 典礼开始,所有新生抬起头,望着主席台方向大声宣读道:“我认可肏屄圈子的文化、观念和生活方式,自愿加入圈子,并且愿意为了维持圈子的存在,使圈子发展壮大贡献自己的力量。”
 “同时我尊重普通人的选择,了解他们对肏屄的矛盾认识,自愿在圈外人面前遵从双重标准,保守圈子存在的秘密。”
 “性交是神圣的!造物主赋予性交的快感是为了鼓励生命繁衍,而孩子继承父辈的基因是为了让生命延续……父传子、子传孙。但是当我们抛开这一目的,关注性爱本身就会发现,这是一项令人放松、愉悦、快乐、轻松的运动。”
 “我喜欢性交,但不是为了生命的延续,也并非贪图性爱的快感——我愿用我的口、我的舌舔舐所有鸡巴,只为感受那其中的生机勃勃。我愿用我的阴道、我的直肠承接所有抽插,只为体验生命的存在。”
 “我承认只有最亲密的接触才能打破人与人之间的隔膜,只有鸡巴插在身体里才是人与人交往的正确方式……”
 “我不追求快感,但我承认快感与生俱来不可泯灭,所以我愿意努力锤炼性技,在别人需要快感时给予帮助。”
 “我承认只有群交、轮奸、乱伦才是真正的肏屄。”
 “为了圈子的延续,我愿意与圈里的任何异性繁衍后代,并为此努力承担相应的责任……”
 宣读声中,几位高年级的男女生走到主席台前开始升旗。
 因为在室内,所以旗杆只有三米高,旗杆下方呈三叉戟分开,深深插入三名女高中生的直肠内。
 即便高年级女生也不是人人都能完成这项升旗重任,大家都知道杠杆原理,校旗和旗杆本身的重量虽然不大,但是在支点只有短短几公分的情况下就很沉重了——不信你可以找一根三米长的棍子,在顶端挂一面旗,然后试着单手抓住尾端把它竖立起来,看看需要多大的力气。
 三名男升旗手找好位置仰面躺好,让屁眼里插着旗杆的女旗手坐到身上,用骚屄套住他们的大鸡巴。
 “奏校歌!升校旗!”
 “舔咪咪,你笑着舔咪咪,好像话儿开在唇缝里,开在唇缝里……”在李佳建议下,特约教学楼选用改编版的“甜蜜蜜”作为校歌,人人都会唱。
 “在哪里?在哪里奸过你?你的笑容那样兽袭……我一时想勃起……”
 校歌声中,三位女旗手的屁股渐渐撅起,久经考验的括约肌紧紧夹住旗杆尾部将另一端的校旗缓缓翘起来。
 啵!啵!啵!
 随着姿势变化,下面三位男旗手的鸡巴纷纷脱离,立刻又有三位男旗手走上前去站在女旗手身侧,等她们彻底抬起旗杆后就可以站在后面继续肏干她们。
 “是你!是你——猛奸的就是你!”
 随着校歌进入尾声,飘扬的校旗展现在大家眼中。
 校旗上画着幅挺抽象的图案,不过圈里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三根鸡巴在女性体内抽插的过程。其中下面一根已经顶在子宫口开始射精,而上面两根正对准肛门执行机关枪连射轰炸……
 三位女旗手已经从跪姿改为将身体弯成字母“n”型,下半身站的笔直,上半身则180°弯向脚面,用双臂抱住小腿,嘴巴正好含住下面男旗手的鸡巴,屁眼对准天空,将旗杆稳稳地抬了起来。
 等在旁边的三位男旗手见状赶紧走上前去站到女旗手身后,一边帮忙用手扶住旗杆,一边挺起腰杆将大鸡巴狠狠肏进她们的骚屄里。
 掌声雷动。
**************************************
 
 望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李正义发出了内心的呼唤:“同学们,家长们,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其实乱伦、群交、兽交这些事古已有之,从原始人类到今天都没有断绝过,甚至曾经在某些时代、某些国家成为过很普遍的社会现象、时尚、风俗。只不过随着社会变迁,这些行为始终难以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
 “究其原因,不外是对疾病的恐惧和对血缘延续的执着。
 “在很多年前,有这么群人,他们是性瘾者,得了一种对性爱上瘾的病,一天不肏屄就全身难受。所以这些男男女女很自然就凑到了一起,当然难免也有几个不是性瘾者但其实就是性欲特别强的人混进来,但最开始的目的只是方便治病而已。
 “后来,他们其中有些人渐渐发现其实自己需要的并不是肏屄所带来的生理快感,而是两性接触时的那种心理放松感,或者打破禁忌时的那种心理刺激,这一部分人,就是圈子的前身……
 “他们确立了圈子最基本的规则和观念,例如圈里人对待性爱的态度、如何最大限度避免性病传播、如何保持圈子的安全性和隐秘性、如何帮助意外怀孕的女狼友等等……让圈子有了规范化、持续化、扩大化的可行性。
 “这些人,是圈子的奠基人,是我们的先行者!让我们向这些前辈们致敬!因为他们,才有了今天的特约密室、特约班级、特约教学楼。”
 一阵密集的“啪啪”声响起,台下众人纷纷用圈里人的鼓掌方式为李正义喝彩。
 李正义继续说道:“随着圈子的发展壮大,时至今日,我们不但有了圈里人组建的家庭,更有圈里人组建的公司、学校、工厂、医院,这一切都是大家努力的成果。”
 掌声。
 “但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李正义大声道:“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圈子这个概念会彻底消失,成为社会的合理组成部分——就好像性爱本身是生活的一部分那样,让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与生活方式。
 “也许在不久的明天,也许在遥远的未来,但我相信——圈子不会一直只是个圈,而我们,终究还会是我们!
 “今天,是你们开学的日子,让我们新老每代人在这里发出祝福与呼唤”祝骚货与狼友性福!祝肏屄圈永存!“
*********************************
 
 《淫生外传之正义呼唤》。全文完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 正义呼唤 第十四章 新生入学之 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