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爷爷是……古天工?”
  古易的喝止声晚了一步,当“古天工”三个字在牢房中响起的时候,房间里的景物忽然变得模糊起来,就好像眼前戴上了一副雾气蒙蒙的眼镜。古易忽然觉得天旋地转,胯下的安可儿身后的安吉拉和周围的空气全都变得恍惚起来。不仅是那种视觉中的恍惚,而是连感觉、触觉,甚至记忆中都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模糊起来,就好像人做了场梦,然后即将醒来一样。
  安吉拉微微一愣,下意识地站到古易和女儿身前护住二人,沉声道:“有人发动了性异能——很强!非常强大!”
  “我知道……本来还想在这里多玩一会的,但你把我爷爷的名字喊出来,他们可没法装作没听见。”
  古易很平静地扭头望去,视线所及的地方有一处光线扭曲着、蜕变着,缓缓露出几个人影——那是一串,串在一起的军装士兵。
  英姿飒爽的李梅翔小脸上写满了吃惊诧异的表情,面向古易跪在椅子上高高撅着屁股,她的军裤被褪到膝盖处,露出浑圆挺翘的丰臀。一个男性士兵趴在李梅翔背上,从上方将粗长的鸡巴深深埋入她直肠里,此刻一样抬起头用惊讶的表情盯着古易。
  不久前餐厅里见过面的魁梧军官站在那名男性士兵身后,紧皱双眉望着古易。他的鸡巴正插在男性士兵的屁眼里,三人就这样保持着后面人插前面屁眼的姿势串在一起,好像雕塑似的动也不动。
  良久,古易懒洋洋地转过身,先朝李梅翔眨了眨眼睛做了个鬼脸,后者立刻反馈个白眼给他,同时也显出几分担忧的样子。古易朝她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多话,这才朝那军官展颜笑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异能叠加吧?今天可算见识啦。”
  “古易,匠城古家本代的嫡长孙,持校长推荐信入学,直接插班到三年级……”魁梧军官一边撤出身体解除三人的串联状态,一边如数家珍地说出古易的资料,最后哼了一声板着脸冷冷说道:“古家三代都是S级异能者,听说唯独这代长孙是个废物白板,看来这情报还真没说错。”
  “没错没错,您说的那个废物就是我了。”古易微微一笑,好像听到一番热情洋溢地十足的表扬般拱手致谢道:“幸亏我们古家不是以异能起家,不然祖先的脸可就都让我丢尽了。”
  魁梧军官一滞,没想到古易这般反应,再次哼了声道:“可惜你既没有异能也没继承你家的匠心,这擅闯军部的重罪,你打算怎么跟我交代?”
  “长官,您说话可要讲证据哈!”古易笑嘻嘻说道:“除了现役军人、异能者和特许者外,不能说出正当理由进到军部才叫擅闯……这几条里我除了不是现役军人,其他可都不沾边!”
  古易扳起手指一条一条数道:“第一,我虽然没有异能,但初级检测还是通过了的,所以按条例属于准异能者;第二,虽说我还没继承家族的衣钵,但好歹也是古家的一份子,所以这次进入军部完全是受家族委托给你们送这一季的军需品,有特许证明的哦;至于这第三嘛……刚才说的理由算不算正当理由?”
  “你来送什么?”
  “这个!”
  古易抬起握拳,而后突然竖起一根中指,朝着魁梧军官晃了晃。在新纪元里,竖起中指这个动作本身所象征的举动已经不是侮辱,但其通用的意义还是跨越两个纪元演变过来,依旧表达着鄙视、蔑视、辱骂等含义。
  魁梧军官的脸色愈发阴沉了。
  古易笑嘻嘻地继续顶着手指,问道:“咦,我听爷爷说,进了军部就会有人来和我交接啊?难道说你的级别不够,不知道我带来了什么东西?”
  魁梧军官突然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叫道:“古天工竟然让你来送保险套!”
  古易乐呵呵地道:“没错——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魁梧军官冷冷道:“那你也不能就这样闯进来!”
  古易奇道:“咦?难道我应该站在军部门口大喊一声,把全校师生叫来围观,说古天工的孙子来送保险套了,全体军部人员立刻出门跪迎吗——哎,我都不知道我家居然这么受欢迎,早知道的话我就这样喊了。”
  魁梧军官再次一滞,沉着脸道:“把东西留下,你可以走了。”
  古易同样把脸一沉,冷冷道:“先是不经审讯就把世家子弟关进监狱,而后未经许可又发动性异能监视我,现在干脆就要抢了——你这是在代表军部向我们古家宣战吗?”
  魁梧军官皱眉道:“我们有名额。”
  “不好意思,全联邦的军部、法务机构、商业机构和科研机构都有名额,给谁不给谁,还有先给谁后给谁——我们古家说了算。”
  “那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啊,刚才你不是都偷听到了嘛?”古易伸手划了个圈,把安吉拉和安可儿划入圈内,笑道:“少爷我奸淫奢侈惯了,在你们这种民办的小破学校里呆不惯,需要弄两个肉玩具在身边伺候!”
  魁梧军官冷冷道:“不行!”
  “哎,我还没说完呢!”古易又指了指李梅翔,挤挤眼睛,淡淡道:“还有她——也是我们古家先看中的!就算你们军部想截胡,也得问问她愿不愿意被你们强制入伍,如果她不愿意的话,她也得跟我走!”
  魁梧军官立刻道:“肉玩具,你可以交钱带走——所有一级异能者都必须服从地方军部指挥分派!”
  古易懒洋洋应道:“但世家培养的种子成员例外——我和学姐可是在她没有异能征兆的时候就非常熟悉了,为了激发她的潜能可没少下本钱!对吧,学姐?”
  李梅翔微微一愣,有些不自在地耸了耸屁股甩开身后的男兵,才道:“好像是吧……他们说要审讯你,顺便测试我的异能等级……听你刚才说的话,你竟然是贵族!那你为什么不进特招班?”
  古易挠挠头,无奈道:“呃……特招班里教的都是异能,我又没有异能,进去干什么?”
  “那你……”
  李梅翔还想继续提问,却被那军官打断了,喝道:“李梅翔,现在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究竟是加入军部,成为一名光荣的军人!还是跟这个废材走?”
  “嗨,这还用问吗?”古易耸耸肩,代替李梅翔回答道:“好歹我和学姐也是内射了几十次的交情,和你这种隔着一个屁眼肏屁眼的家伙比起来,就算傻子也知道该怎么选!”
  李梅翔站起身,一边脱下军装露出小麦色的健康肌肤,一边笑道:“虽然你这个道理不算很充分,但总比没有道理好——报告长官,我想退伍,需要什么手续吗?”
  魁梧军官想了想,冷笑道:“你们走吧……只是预备役而已,不用什么手续。”
  “这才上道嘛!”
  古易打个响指,从中指上剥下一层薄如蝉翼的东西丢给魁梧军官,扭头朝安吉拉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伺候少爷我穿衣服,再去把你们的赎身钱付了!”
  安吉拉大喜过望,颤声问道:“主人,让可儿服侍你穿衣,我去办手续行吗?”
  古易无所谓地点点头,道:“别忘了给你女儿弄条狗链,少爷我是文明人,出门遛狗向来都是栓绳的……哎,小母狗,到了外面可不许随意大小便,给少爷我丢人啊,不然就炖了你!”
  “嘀嘀嘀!”
  床上的高潮计数器忽然鸣响起来,安可儿的淫液如泉水般沿着阴道口涌出来,她保持跪倒的姿势缓缓以头触地,在古易胯下无声地颤抖着。
*****************************
 
  一小时后,校园里。
  戴上了特制的护膝、护肘、足套、手套的安可儿夹着尾巴膝行在过道上,时不时警惕地竖起耳朵抬头观察四周,裸露的曼妙娇躯吸引了众多目光。
  在淫纪元里兽人虽然不算多见,但也不至于引发聚集围观,甚至还有很多行为爱好者喜欢主动把自己扮成各种可爱的兽类上街巡游,主要还是安可儿足够漂亮,而且行进的姿态非常“神似”。
  淫纪元的裸体外出也不算新鲜事,但多数人还是习惯在衣物的保护下生活。
  纪元前的传统情趣服装已经成为标准穿戴,所有设计理念都围绕着迅速性交和不影响性交质量展开,评价某件衣服是否足够高档的是最佳形容就是——肏起来和没穿一样。
  “哎,这小母狗的业务很熟练哈!”古易大模大样地手持牵引绳和李梅翔并肩走着,回头朝落后一步的安吉拉问道:“不是说兽人都非常抗拒展现自己的兽类形态吗?”
  安吉拉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平静答道:“活着的兽人才能选择以什么形态活着,死了的兽人和死掉的野兽没有什么不同。”
  “明智!”古易竖起拇指赞道:“我还以为你们出了监狱后会撒腿就跑呢!反正我也追不上你们。”
  “主人,您是在说笑话吗?”
  安吉拉淡淡道:“我们身上的电击手环,只要离开你200米就会立刻放电。如果超过两公里以外,还会引发体内的微型炸弹爆炸。最重要还有名匠西门家仿制的和谐病毒,已经和您的精液配型后注射到我们体内了,超过72小时不服食您的精液还是会死……”
  古易做出恍然的样子道:“哎呀,我都不知道你们肉玩具身上居然还有这么多限制呢!没想到你对这事很有研究嘛?”
  安吉拉平静答道:“您可能忘了,我曾经有过一任主人……”
  “呵呵,你不说我还真就忘了。”古易笑了笑,看看竖起耳朵偷听的安可儿,发现她听完母亲的警示后已经认命地低下了头,于是抬脚轻轻踢在她的屁股蛋上,喝道:“哎,小母狗,该排尿了!难道你想回家尿脏我的地毯吗!”
  安可儿吃痛一缩,回头愕然问道:“你不是说最讨厌随地大小便的吗?”
  古易理所当然地道:“对啊!所以说我让你尿的时候你才可以尿,让你尿到哪里,你就得尿在那里!必须完全按照主人指定的时间地点排泄——这就叫不能随意大小便!”
  安可儿瞪起眼俏脸绯红,尖耳朵上的毛炸起来,双手按地,喉咙里开始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古易回头问道:“我没学过兽语诶,你能不能告诉我——她这是在护食,还是对我不满?”
  安吉拉轻叹一声,脱下裤子盈盈跪倒在女儿身边,摇晃着雪白的丰臀回头媚笑道:“主人,女儿不听话,完全是我身为母亲的失职——请您狠狠的惩罚我,让我来给女儿现场演示,如何按照主人的要求排泄。”
  古易仿佛早有准备般笑眯眯地掏出个项圈丢给安吉拉,后者很自觉地接过戴在脖子上欢快地摇着屁股,古易挺起鸡巴上前狠狠顶进安吉拉的屁眼里,一边抽插一边无奈道:“你这样诚心诚意地发出请求,我很难不满足你啊……我这个主人是不是太心软了?”
  安吉拉好像舞蹈一样使劲扭动屁股,用肩膀碰了碰安可儿,娇声道:“是啊!乖女儿你快看,主人真是太仁慈了啊……为了教你学会排尿,亲自用大鸡巴肏着妈妈给你做示范呢……啊,主人,我可以尿了吗?”
  “不用你教!”安可儿猛然侧身,用单膝撑地,另一条美腿高高抬起,胯间顿时激射出一道水箭,尿在路边的花坛下,回过头恨恨道:“这下你满意了吧?”
  “非常不满意!你怎么可以连自己的性别都搞反呢?我记得我收的是一条母狗哇!”古易摇着头抽出鸡巴退后一步无奈道:“安吉拉,还是你来给你女儿示范下,母狗应该怎么尿尿吧。”
  “是,主人……”安吉拉停止扭动,膝行几步来到路边由跪姿改为蹲姿,用双脚和双手撑住娇躯,哗哗地对着草丛尿起来。
  古易顿时赞道:“看看,看看——母狗就该蹲着撒尿才对!最关键人家还知道挪到路边去,可比站在路边就尿的野狗有家教多了!”
  安可儿扭过头去根本不看古易,身后的尾巴轻轻扬起,挡住母亲的身体。
  古易笑了笑,扭头对李梅翔道:“学姐,难道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李梅翔一拍脑门,惊道:“哎,看你调教好刺激,我都把正事给忘了!”
*******************************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纪元 第十四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