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我皆凡人

上课了。

林冰换上白大褂,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听着歌,顺手翻看电子书。敲门声响起,抬眼望去,居然是弟弟林霖,不由奇道:“你怎么来了?”

“姐,你这屋太难进了!还得我给咱爸打电话才给放行……”林霖嬉皮笑脸地凑过来,问道:“姐,我刚转一圈,发现小二班那女老师不错,能不能把她叫过来让我肏肏?”

“你可以肏我。人家正上课呢,哪有时间陪你?”林冰微微皱眉,想了想又忍不住嘱咐道:“霖霖,圈里的女人虽然随便,但也不是菜谱上的菜,碰到不认识的可不能掏出鸡巴就上,要先和人家商量商量!”

林霖无奈道:“姐,我知道……刚才看她特别像我初恋,嘿嘿,有点冲动。”

“那你等等,我问问。”林冰翻开课程表,发现小二班的当值老师原来是关澜,于是打开微信找到关澜问道:“我弟弟发现你像他初恋女友,约一发?”

关澜的回复过了几分钟才送到:“下课就去!”

“她答应了。”林冰放下手机开始宽衣解带,然后坐到床边分开美腿,淡淡道:“姐先帮你磨磨枪,等会好好表现。”

“姐,你真好!”林霖也脱光衣服,伸手抄起姐姐的两条长腿抗在肩上俯身插入,动了几下忽然有些感慨说道:“姐,咱爸的情况我也知道了……这几天姐夫经常去咱家带着我玩我妈……搞的我现在对乱伦真没啥感觉了,趴在你身上肏你就像小时候咱俩一起搭积木一样……”

林冰颦眉道:“积木你搭不好,姐姐你也玩不明白——怎么使劲呢?只用龟头怼,后半根为什么不进来!”

林霖笑嘻嘻道:“姐,你屁股太大,不等全插进去就把我弹出来啦……你看,我肏,你弹——哎呦,比我妈还大!”

林冰又羞又恼道:“你都把我的屁股抬到悬空倒立了,再高点连肛门都够不着,干脆磨我的屁股缝吧!”

“行啊,姐,我看看你的屁股缝能不能当乳沟用?”林霖说完果然抽出鸡巴,用肉棒在林冰的腚沟之间摩擦起来,同时双手夹住她的两扇屁股蛋使劲挤压,兴奋叫道:“哎呀,姐,感觉和乳交挺像!真好玩,咱俩算不算发明了一个新肏法?”

林冰一怔,认真想了想答道:“算是算,不过身材不够好的女人可玩不了,但屁股太大就又影响其他体位……而且圈里的女人不喜欢乳交和口交,她们觉得只有阴道性交才算打破伦理关系……”

林霖摇头道:“姐,这都谁教你的啊?我觉得不对——如果咱俩一直这么玩,不插进去,难道就不算乱伦吗?现在社会上还有人觉得那怕插进去了,不射进去就不算,这不都是自欺欺人嘛!”

林冰还真没仔细想过这方面问题,闻言忍不住道:“那你是怎么认为的?哎,别玩了,好好的肏!”

林霖将林冰放平,重新将鸡巴齐根插入她的阴道里,说道:“姐,我特意查过,在古代乱伦可不只是肏屄……比如儿子砍老子,徒弟娶师傅,这些事在以前都算乱伦……这个‘伦’其实应该是伦常,是尊卑长幼、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林冰道:“所以乱伦就是破坏了人与人之间尊卑长幼的关系。”

林霖平静问道:“姐,我刚才蹭你的屁股沟玩,现在肏着你的屄玩……那你觉得我是不是不尊重你了?”

林冰有些迷茫地摇头道:“虽然咱俩在乱伦,但我知道你还是我弟弟,我还是你姐姐……咱俩只是多了一层关系,而不是变了关系,也不会因此改变关系!你要是不学好,我照样分分钟收拾你!”

“呃……那你和我妈之间呢?”

“一样吧?只是多了层一起挨肏的关系而已……也可能,可能,亲近了点?”

“和咱爸呢?”

“我……不知道……”

林霖直起上身,笑道:“姐,我不知道对不对啊……普通人一旦儿子肏了妈、弟弟肏了姐,那妈就不再是妈、姐也不是姐了……可咱们不一样,越肏越觉得你是我姐!我当敬你、爱你,用我的生命去保护你……这些天接触圈子,我感觉圈里人把性行为当成一道桥,用鸡巴把人与人链结起来。而道德与伦理像是一座山,要越过山丘才能看见新天地。”

**********************************

“呦,这位小哥哥说的话好有哲理啊!”医务室的门一开,关澜俏生生地走进来,背着双手巧笑倩兮地看着林霖眨眨眼道:“听说我是你的初恋女友?说吧,肏没肏过你的初恋啊——想圆梦还是想不留遗憾?”

“哎,像!近看更像了呢!”林霖从姐姐身上跳起来,围着关澜走了两圈,兴奋道:“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帅哥,我叫关澜。”

“哈,更巧了,我的初恋和你同名啊,不过她叫刘兰……要不是姓不一样,我还以为你们是孪生姐妹呢!”林霖搓着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不过我那时候才上小学,就知道单相思,别说肏啦,连手都没摸过……”

关澜捂着嘴咯咯笑道:“哎呀,人家小学的时候也有好几个男生偷偷摸摸暗恋我呢……其中就有一个也像你这样傻乎乎的!”

林霖暴汗道:“我怎么就傻乎乎了?”

关澜晒道:“喜欢人家又不敢说,不是傻乎乎是什么?”

林霖顿时语塞,讪讪问道:“刚才你说的圆梦和不留遗憾都是啥意思啊?”

“圆梦简单,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初恋女友呗,正面开肏!”关澜指着自己的小鼻子,笑道:“有林姐帮忙,本姑娘也辛苦点,千依百顺,让你多干出几次高潮,嗷嗷叫唤着好好夸夸你,让你爽够了再无套内射……够圆梦不?”

“那不留遗憾呢?”

关澜叹了口气道:“这就麻烦点了,初恋总是难以忘怀啊……按照本姑娘的经验,至少得找十个猛男当着你的面轮我一顿,双插三灌,肏的我披头散发,像条母狗一样追着大鸡巴叫爸爸,这样你才能对初恋彻底死心……”说着摇了摇头,无奈自语道:“哎呀不行,这活儿太难了!被狠肏一顿倒无所谓,关键咱园里没这么多男人啊!”

林霖听得目瞪口呆,赶紧道:“那啥,美女,我就想看着你的脸肏你一会怀念怀念童年记忆,没打算真把你当初恋啊——再说你是真打算帮我呢还是玩我呢?光是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感觉自己的童年已经全毁了!”

关澜气哼哼道:“谁让你不早点表白,害得本姑娘直到高三才破苞!”

林霖顿时抓狂道:“大姐,咱俩是不是角色整反了?”

“哎呀,不好意思,入戏太快,入戏太快!”关澜俏脸一红,赶紧脱了衣裤来到床边,招手叫道:“这位同学,过来给老师交作业啦——以《我的初恋》为题,写一篇30分钟以上的作文,不许偷懒哦!”

“啊?我还头一次听说作文不是按字数,却按时间算的呢!”

“哼,别人是用笔写,你用鸡巴写!不按时间按什么?难道按次数——那好,罚你写一篇内射30次的来!”

“老师饶命!”

有林冰这人形春药一样的姐姐帮忙,林霖大展雄风,挺着鸡巴肏的关澜哭爹喊娘,最后骚屄屁眼又红又肿,连奶子和屁股都红了,才总算射进去,放关澜一瘸一拐地夹着腿离开了。

干完炮,林霖这才一拍脑门,想起今天来的目的,叫道:“对了,姐……我妈想请你回家吃顿饭!”

林冰一愣,自然知道这个“家”不是王家,而是林家!心里不由一阵忐忑,问道:“为什么?”

林霖无奈道:“姐,你和咱爸既然已经和解了,还这样整天形同陌路的多不好……所以我妈想让你回家坐坐,和咱家圈子里的人认识认识。”

“咱家……”林冰重复念着这陌生却又熟悉的词汇,心里忽然一片平静,淡淡问道:“又是一次圈里的大群交呗?”

“啊?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大群交啊!”林霖扳着手指数道:“吴叔叔和他儿子小吴、常阿姨、刘叔叔,都是咱俩小时候就认识的,再算上咱爸、我妈,我和你,一共八个人,哎……不算啥大场面吧?”

林冰楞道:“吴叔叔、刘叔叔、常阿姨……”

林霖不好意思地嘿嘿笑道:“姐,其实这主意是刘叔叔出的……我昨天和他碰上了,于是就一起肏我妈来着。刘叔说,虽然咱爸肏不了你,但他可以替咱爸肏你一顿呀……”

“替?”林冰苦笑点点头,道:“好吧。”

“姐,你答应啦!”林霖抓起衣服转身就跑,叫道:“我马上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咱爸!”

林冰摇头无语。

已经确认会发生的事情,没有必要逃避。在明白了“家”的意义后,林冰很想知道自己阔别已久的这个家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

下班后,林冰先把王芮峰送回去,只身来到林家。

女儿回家,林正峰欣喜不已。早就把饭菜备好,连忙将她迎上过桌,引荐众人道:“小冰,这是老吴、吴正峰,我俩同名不同姓。这是老刘、刘蓄锐,这是你吴叔叔的老婆常月娥,还有他俩的儿子小吴……你还记得他们吗?”

“吴叔叔、刘叔叔、常阿姨,小吴……吴真。”林冰礼貌的一一招呼过去,微笑道:“都有印象,小时候常见,只是为什么后来好像见得少了?”

林正峰咳了声,老脸一红,解释道:“你现在也知道后来爸爸就加入圈子了,你也有人照顾,他们就不经常到家里来……”

林冰立刻恍然。

母亲刚走那两年自己处处闹别扭,而林霖又年幼,柳寻雁根本照看不过来两个孩子。父亲只能天天都拜托朋友帮忙看护自己,也就是吴正峰等人……圈里人凑在一起却是要肏屄取乐的,可印象中的童年里却没有任何淫乱场面,显然众人一直有意在淫戏的时候避开了自己,等自己后来肯接受柳寻雁的照顾,就不怎么来家里了。

常月娥捶了老刘一拳,怒道:“你看,我就说小冰一定记得咱们吧……当年你非得说小孩不记事,差点就当着林冰的面把我肏了!幸亏没听你的!”

刘蓄锐嘿嘿怪笑道:“说这个!那时候是谁憋的受不了,非得隔着门给小冰教英语的?怎么发音r……o……o……m?”

众人顿时哄笑起来。

林冰俏脸微红,嗔道:“小时候不懂,现在想起来了,其实你们也没少在我家乱搞!尤其吴叔叔,经常上卫生间不关门!”

“啊?”老吴拍了拍心口,笑道:“吓死我了,还好只是尿尿被看见,我以为撸管被你看见了呢!”

吴真叫道:“爸我看见过!我经常看见你在林叔家撸管,撸完还肏柳阿姨!”

老吴骂道:“肏你妈的,别瞎说!有你柳阿姨在,老子还用撸管?”

吴真搂住常月娥笑道:“妈,我爸要肏你呢!”

常月娥晒道:“咋的?你爸要肏我还得先请示请示你啦?”

众人再次哄笑,纷纷笑骂起来。

饭桌上虽然言语不羁,但仅限嬉戏叙旧开玩笑。男人没有掏出鸡巴,女人也没有解开衣裳,浓浓的淫意之间又有一股别样温馨在流动,让林冰恍惚间觉得仿佛又回到了童年里母亲还在的快乐时光。

仔细回想,其实这种场景在童年里从未出现过,而是某些感觉太过浓烈,掩盖了全部的不同——那是“家”的感觉!

*************************************

酒足饭饱,大家来到客厅准备开始淫戏。

吴正峰笑道:“那就请小冰开场吧。”

林冰想到要和这些小时候抱过自己的叔叔阿姨一起肏屄,顿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好在几人的态度都不淫邪,就是那种长辈看晚辈的目光,让人温暖亲切。只好歉然道:“吴叔叔,我不太会圈里那些开场……”

“小冰啊,咱们没必要分什么圈里不圈里的,大家几十年的交情,完全就是一家人。你就当家里人吃完饭坐在一起聊聊天、看看电视就对了。”

柳寻雁说着走到场中,脱光衣服躺在软垫上笑道:“不如我和林霖先来暖暖场,老吴还没看过我儿子肏我呢吧?这小子现在玩起我来一天一个花样,都快比你们还熟练了!”

吴正峰立刻道:“那必须看看啊!小霖霖,快给叔叔表演个肏你妈!”

林霖站起身一边脱衣服一边嘟囔道:“最烦这个了,小时候给你表演数数、表演背唐诗……长大了还得表演肏妈,就好像你们都被见过似的……”

老吴哈哈笑道:“你妈挨肏的时候叔叔可见多了,关键这不是没见过你肏嘛!哎呦,好小子,这动作是够熟练的啊!回来这些天净肏你妈了,就没干别的事吧?”

柳寻雁劈着腿一边迎接儿子的大鸡巴抽插一边笑道:“那你看看,我亲儿子既然会肏妈了,那我这当妈的还能让他鸡巴闲着?每天至少一炮……可比小时候教他背唐诗上心多啦!”

林霖黑着脸道:“妈,背唐诗也不是你教我,那时候都是我姐看我!”

“对对对,林冰你赶紧也给叔叔们背一段……啊,呵呵,说串词了!”柳寻雁盘住儿子的后腰,一边耸动屁股一边叫道:“小冰啊,你看你弟弟都表演上了,你也赶紧开始吧……不会开场也没关系,你先脱光了来我旁边,让叔叔们看看你发育的咋样!”

林冰无奈起身,有些娇羞地看了父亲一眼,发现他也正用期盼、鼓励地目光望着自己。只得宽衣解带,来到场中亭亭俏立,她那雪白的肌肤、挺拔的娇躯,成熟妇人的柔美,顿时看得众人连连点头。

刘蓄锐惊道:“哎呦,这小冰发育的真不错!脱了衣服我都不敢认啦,这奶子翘得、这屁股圆的,哪像当初细细瘦瘦的小姑娘啊?”

“小冰你转一圈……”常月娥指挥林冰原地转了一圈,也赞道:“这孩子的身材在圈里算顶尖的了,还真看不出是生过孩子的呢!”

吴真已经忍不住也脱了衣服走上前道:“林冰姐,我还记得小时候你经常带我和林霖一起玩,可有耐心了,那时候我就特别喜欢你……转眼这么多年不见,我也长大了,现在咱们又能在一起玩啦!”

林冰低头看了眼吴真高高竖起的鸡巴,无奈笑道:“你想怎么玩?”

吴真赶紧摇头,认真道:“姐你说啥呢?要玩也得等会啊——咱俩这么久不见,必须先好好肏一会!我先把你三个洞都干一圈,认认门,你要想玩啥,等会我全陪你!今天你可留点力气啊,别人不管,最后我肯定要射进你屄里!”

林冰看着吴真,虽然他表述内容是要肏自己,其实态度却是童年玩伴再次相聚的喜悦之情,把内射当作诚挚的赠礼……如果是正常的圈中女性面对这种表白一定会万分感动吧?

而对林冰来说,虽然她不在乎这一顿肏或者一发精液,但小伙伴们再见的快乐心情还是能感受到的。于是在柳寻雁身旁缓缓跪下,撅起美臀道:“来吧。”

“小冰等等……”柳寻雁赶紧叫道:“儿子,快沾着妈的骚水再表演个肏你姐!让小吴先用妈热热身!”

“好咧!”林霖抽出湿淋淋的大鸡巴,抢在吴真之前噗哧一声捅进林冰的美屄里抽插起来,笑道:“吴叔叔,你看我肏我妈熟练,还是肏我姐熟练?”

吴正峰和刘蓄锐这时已经夹着常月娥肏了起来,闻言笑道:“我觉得你肯定不如小吴肏的熟练,不信你俩比比!”

“哎呀,这事你可真比不过我!”吴真已经趴在柳寻雁身上熟练地插入进去,一边开动一边朝林霖坏笑道:“别的不说,我这肏屄技术都是柳阿姨教出来的!这些年你在外面留学,你妈每次想你的时候就找我用大鸡巴解馋哈!”

林霖竖起中指道:“切,那你也不过就是哥的替代品而已!现在我这正品回来,以后就用不上你啦!”

“哎呦,儿子,这事可不行!”柳寻雁颠着软绵绵的大腿,咯咯笑道:“你的主要用途可不是帮妈解馋,而是给肏妈的男人助兴啊——你看小吴肏过妈这么多次了,因为现在是当着你的面肏,鸡巴就比平时硬几分呢……”

林霖苦着脸道:“妈,你就不能给我点面子嘛?”

“给面子,给面子!我宝贝大儿子的面子哪能不给?小吴,快去肏你林冰姐姐吧……”柳寻雁立刻朝吴真眨眨眼睛,故意压低声音道:“好宝贝儿,你今天真棒!肏的阿姨好舒服……今天有林冰,阿姨今天就不给你当肉便器了,专门给你养鸡巴泡骚水,让你大杀四方……”

林霖刚和吴真交换了位置,顿时边插入边怒道:“妈,我都听见了——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儿子啊!”

柳寻雁嗔道:“你这死孩子,怎么连妈都敢怀疑?行——妈今天排卵期,不避孕了,给你生个亲儿子以证清白咋样?”

林霖吓了一跳,赶紧道:“妈你可别吓我!咱俩要生,不管啥结果不都是我上火吗!”

柳寻雁一愣,奇道:“为什么啊?”

林霖无奈道:“遗传学常识啊——咱俩乱伦,那孩子肯定是傻的,够上火吧?万一不是傻的,我就不是你儿子了,不更上火!”

柳寻雁愕然问道:“小冰你学医的,说说是这么回事吗?”

林冰一边应付着吴真一边无奈道:“近亲结婚后代不健康的概率会增大,但不等于一定会是个傻孩子……还有,除非产房里抱错了,有鉴定亲爹的,没听说认错亲妈的。”

林正峰坐在沙发上闻言乐呵呵道:“这个不用鉴定,霖霖不光长得像我,这性格也和我那时候一样。”

常月娥已经爬过来和柳寻雁、林冰两女并排,闻言接口道:“可不是么,林哥那时候肏起屄来也是问这问那,整个一好奇宝宝……烦死人了!”

吴正峰笑道:“不对啊,我记得那时候你和寻雁都抢着陪老林肏屄来的!”

常月娥晒道:“哎呀,别提了……那时候老林还不是圈里人嘛!我以为他进不了圈子呢,就打算用他当助兴男友呢……”

众人顿时哄笑起来,齐声笑骂道:“小常,你可真够坏的!”

柳寻雁看儿子满脸迷惑,于是解释道:“儿子,这助兴男友你还没玩过吧?可惜今天咱家的三个女人都不行……等有空妈带你找几个小女生,她们在圈子外面处的男朋友个个都把她们当女神一样供起来跪舔,等你肏她们的时候可以让她们给男朋友打电话助兴……”

林霖顿时兴奋道:“啊?那他们就在电话另一头听着我肏他的女神?这也太舔狗了吧?”

吴真嘿嘿笑道:“这样的也有,不过不多……主要还是一边狠肏那帮小骚货,一边听着她在电话里和另一个男人卿卿我我……听她们编各种理由解释自己为什么哼哼,为什么娇喘,哈哈!”

“果然够坏!”林霖转头朝林正峰叫道:“爸,幸亏你没上当——我觉得这顶绿帽子简直比吴叔叔他们当着你的面肏我妈还狠!”

林正峰神情转为严肃道:“霖霖,这话本来不该爸爸教你。但你姐不算纯粹的圈里人,你妈又太惯着你,所以只能由我跟你说——圈里人只是把性行为日常化、游戏化,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不变的!就算握手也不能在大街上遇见一个握一个,多少也得有点交集、有些关系……”

林霖愕然道:“爸,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姐夫和我说过差不多的意思,但你突然说这些嘎哈呀?”

林正峰一愣,开怀哈哈笑道:“好吧。爸是想告诉你——虽然我当年和你常阿姨‘握了握手’,但那时候也就是点头之交,连朋友都算不上……根本没感情,怎么可能上她得当?”

常月娥顿时一阵气恼,众人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吴正峰道:“对,这感情是处出来的,可不是肏出来的!咱圈里可没有日久生情这一说,小霖啊,我肏你妈20多年,她也没说蹬了你爸改嫁给我!”

柳寻雁顿时啐道:“我呸!老吴,说话要讲良心——这20多年我除了没给你生儿子,和嫁给你有啥区别?每天翻来覆去的被你肏的次数比我老公多多了!”

吴正峰笑道:“嗨,我和正峰谁跟谁呀,我肏你,不就等于他肏你嘛!我这是专门帮我兄弟喂饱你个骚货……对不对,正峰?”

林正峰断然摇头道:“当然不对!我媳妇这么漂亮贤惠、活儿好又够骚,有的是人排长队替我肏她!你要不是我兄弟,那肯定轮都轮不到你!”

“哎呀,老公,你真是太懂我啦!”柳寻雁闻言顿时感动尿了,娇躯直颤着叫道:“这些年可委屈你了,不过没关系,咱儿子长大啦——以后咱关起门来在家让儿子替你拿大鸡巴肏我,不理你这些不识好歹的兄弟!”

林正峰哈哈笑道:“寻雁,你这骚嗑唠的太假了……我不是不配合你,主要怕咱儿子那身板经不起你的压榨啊!”

柳寻雁咯咯笑道:“我就知道骗不过你……”

*******************************

淫戏继续。

“我操!我操!我操!真爽!”吴真一边按住林冰的丰满美臀卖力狂怼,一边兴奋叫道:“林冰姐,你这活儿太好了!肏的我性欲都上来了!好久没肏过这么舒服的屄啦……亏我还想狠狠肏你一顿当见面礼物呢……现在一看,也就鸡巴里这点精液还算有诚意……”

林冰回头淡淡道:“那你就多舒服会,不用着急射。”

吴正峰一边肏着常月娥,一边转头问道:“小冰,你适应过来了吗?可以让叔叔肏了不?”

林冰愕然指了指身后道:“叔,你儿子肏我半天了,你还问?”

老吴笑道:“哎呀,吴真和你平辈,咱俩这不差一辈吗!小时候叔还抱过你呢,怕你觉得不好意思呀!”

林冰摇头淡淡道:“叔,没事,我被好多父子一起肏过……你,不是要替我爸肏我吗?肏吧……不过我不太擅长叫床发骚,但活儿还不错,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随时说,我尽量让你肏舒服些。”

“呵呵,叔这么大岁数了,啥样好屄没肏过?儿子,给爸搭个炮台!”老吴一边翻身压到林冰的娇躯上,挺起鸡巴插入她的美屄里,一边笑道:“呦,是不错……不过你想让叔舒服,主要不是靠活儿好!”

林冰奇道:“那靠什么?”

“靠听话呗!”老吴直起身一边挺送着鸡巴,一边双手抓住林冰的丰乳揉搓起来,笑道:“啧啧,我的小侄女一转眼都这么大、这么漂亮了……还记得叔叔抱你的时候吗?”

林冰羞道:“记得……吴叔,那时我应该是五六岁。”

吴正峰笑道:“那时候你就是个小美女啦,每天缠着叔叔给你讲故事,不让叔叔回家呢……哈哈,现在换成夹着叔叔的鸡巴,不让叔叔出来啦。”

林冰回想往事,那段时间吴正峰和常月娥新婚不久,吴真也在襁褓之中,还要每天分出时间照顾自己,却也辛苦。不由轻声道:“吴叔叔,你不想出来就不出来,今天小冰多久都陪你。”

“哈,咱家小冰说话真敞亮!也跟刘叔叔叙叙旧呗?”刘蓄锐凑过来挤眉弄眼着拍了拍吴真的大腿,喝道:“小屁孩,上一边肏你妈去,给你刘叔倒个地方。”

林冰顿时想起一事,也拍拍身下的吴真道:“小真,你和叔叔把我翻过来,让刘叔后入吧……”

刘蓄锐扬眉喜道:“后入好!后入好……我大侄女真贴心!知道叔叔不忍心看着你这小丫头狠肏,专门给我选个好姿势,让我肏屁眼!那叔叔可就不客气啦,先肏你个屁眼开花!”

林冰伏在吴正峰身上后背挺直,翘臀如峰,用美屄套住他的鸡巴轻轻上下耸动,刚被吴真肏过的屁眼微微开合,回首凝眸,仿佛在发出无声的邀请一样。

“好侄女,叔叔来啦!”刘蓄锐按住林冰的雪白屁股挺枪便刺,把那大鸡巴齐根插进她的直肠里,喜滋滋道:“舒服舒服,小冰这屁眼里面有好多层啊,插进去一次能爽好几下!哎,这个名器是不是叫十重天宫?”

“小冰有名器啊!怎么不早说?”吴正峰顿时急道:“老刘你快点,让我也试试!吴真你这臭小子肏了半天,也不告诉我一声?”

吴真正捧着母亲常月娥的大屁股使劲肏,闻言委屈道:“爸,刚才我不一直在喊我姐的活儿好,肏着舒服嘛!至于什么名器不名器的,我哪儿懂啊?”

刘蓄锐得意道:“幸亏你不懂,不然你们爷俩肯定爽透才肯下来,啥时候才能轮到我啊……哎呦,大侄女,你这屁眼好紧!肏的叔叔越来越爽啦……哎,哎,怎么越来越紧啦,叔叔没法冲了!”

“刘……叔……叔……”林冰一字一顿地狠狠夹住屁眼,回过头冷冷道:“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刘蓄锐道:“啥事,你先松开屁眼!”

林冰又羞又怒地嗔道:“我想起来了——你在我小时候!你,你总摸我屁股!”

“啊?还有这事,我怎么不记得!”刘蓄锐汗如雨下,连声道:“小冰啊,有话好好说,你快放开叔叔,夹得我这鸡巴都开始疼啦……”

众人纷纷起哄叫好起来:

“哈哈,老刘,这下你的报应来啦!”

“对对对,小冰再使劲!猥亵小女孩,夹死他……”

“让你摸屁股,活该被屁股夹住——骚货报仇,十年不晚!”

刘蓄锐扒着林冰的屁股蛋抽拔几次,越用力越痛,赶紧道:“小冰啊,你误会啦!那时候你尿裤子,叔叔是帮你擦屁股呢!”

林冰冷哼道:“你胡说!我从五岁以后就不尿裤子了!”

吴真惊道:“啊——姐你五岁的时候还在尿裤子?”

众人又是一顿哄笑。

刘蓄锐趁机服软道:“好侄女,叔那时抱你抱的太累了,摸几下小屁屁提提神而已,也没做别的……我认错还不行么!你要不满意的话,稍微松点,叔现在就冲出一发来送给你!”

林冰放松括约肌嗔道:“我才不稀罕呢!”

“对对对,咱家小冰身怀名器,肯定不差这一发精!”刘蓄锐感觉鸡巴一松,却没着急抽出,而是按住林冰的翘臀继续肏弄起来,笑道:“不过叔叔可不能差事,这么久没见了,怎么也得肏的你舒舒服服的,再射你一发才行……”

常月娥立刻叫道:“这话对!今天我和寻雁助攻,你们四个老爷们必须把小冰肏舒服咯……我俩谁都不抢,你们全让正峰看着,射进小冰屄里。”

柳寻雁笑道:“我也没问题,不过我得替小冰说一声啊——她不会圈里那些发骚叫床的段子,你们两个叔叔也别强人所难,肏进去鸡巴舒服就得了!别总要求那些没用的!”

吴正峰和刘蓄锐纷纷道:

“哎呀,自家侄女,能肏就行呗!何况小冰肏起来还这么舒服,知足啦!”

“没事,不会骚就不骚吧!咱家小冰骚不骚,叔叔都喜欢!”

话虽这样说,但吴正峰和刘蓄锐的预期中还是带着少许遗憾,林冰听在耳中,不由心绪万千……

*******************************

男人只有一根鸡巴,单纯享受性快感需求找个活儿好的骚货足矣,三个洞加各种体位足够形成无数松紧干湿的组合,连双飞都没必要。

圈里人喜欢群交,自然不是贪图生理快感,而是大家志趣相投,凑在一起热热闹闹。群交到高潮时女人发发骚,男人臊臊脸,打破旧的道德伦理,重新定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界限……

对“圈中的家里人”来说,一家人没事肏肏屄,女人发骚是锦上添花,不骚是天伦之乐,关键有家;而对圈子里的芸芸众生而言,聚在一起群交轮肏,女人发骚叫同欢共乐,不发骚就变成了纯粹泄欲,毫无意义。

家里人不计较这些。

这道理,也是林冰最近悟出来的。

虽然没有血亲关系,表现的方式也与王家不同,但林冰从柳寻雁、吴正峰、刘蓄锐、常月娥、吴真身上感受到了真真切切的亲情。

于是林冰开心的笑了,嘴角扬起,眉目如春,仿佛百花绽放。轻轻扭动腰肢,柔声说道:“叔叔,圈里那些套话我其实听过不少,但始终没上心,勉强要学的话估计你们也不爱听……”

刘蓄锐晒道:“好侄女这算什么话?可不用勉强自己,咱们一家人肏屄玩,你喜欢叫就叫,不喜欢的话就算学几声小猫喵喵,叔叔也爱听!”

“叔叔,我是想说最近经历个事……”林冰把前几天陪熊家父子乱伦,却让阿绣母女负责发骚的经过简单一说,微羞道:“今天不如也让常阿姨,和柳阿姨帮我叫一叫,你们觉得行吗?”

常月娥呵呵笑道:“没问题,今天真有意思——老吴和老刘替林正峰这当爹的肏女儿,我和寻雁替当女儿的发骚叫床!”

柳寻雁也笑道:“小冰发话,我这后妈就算叫到嗓子哑掉也得上啊,咱快开始吧……老公啊,你来给咱这家庭聚会命个名、定个调!”

林正峰正在旁边拿着遥控器看电视,闻言一愣,沉吟良久忽然叹道:“其实我们林家人都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绪……但事情已经过去,孩子也都长大了,终于又见到小冰,我挺高兴……回来就好,既然是家庭聚会,还要命名这隆重么?那就——欢迎林冰回家吧。”

“好咧,欢迎小冰回家!”

“欢迎姐姐!”

常月娥和柳寻雁两女分别躺到林冰左右摆好姿势,迎接着让吴正峰、刘蓄锐、吴真、林霖,四杆大鸡巴同时启动,在声声问候中欢快各自抽送起来。

柳寻雁摇晃着双腿一边承受吴真的肏弄,一边开口笑道:“大家注意秩序,保持体力,别光顾着爽!我们家小冰虽然不骚,这是咬人的狗不叫,人家活儿可是极品骚货的水准!”

“来自长辈们的慈爱关怀,已经装进炮膛,来自平辈们的友爱关心还在酝酿装弹当中!”常月娥则盘住林霖的后腰,浪叫道:“我的小侄女、俏林冰已经被锁定目标,用她的骚屄和屁眼感受着来自两位长辈的关爱,哎呦,这份关爱是那么的粗、那么的猛、那么的快……看的人家好感动,下面都快要哭出来啦!”

柳寻雁奶子狂抖,接着叫道:“哎呀,月娥你只是要哭,我这下面已经感动到哗哗的哭了……吴真你个小坏蛋,肏我这么使劲干什么……装弹也不是你这样装法呀……当心走火到阿姨身上!”

吴真趴在柳寻雁身上耸动,眼睛却看着林冰,认真道:“柳姨别乱动,我研究林冰姐受力的角度呢!看看等会肏她时候怎么才能使上劲!”

吴正峰哈哈笑道:“傻小子,这事问爹啊……你林冰姐就是个天生的炮架子,正常姿势怎么肏都能使上劲!”

刘蓄锐往上冲顶着叫道:“对,林冰这屁眼简直绝了!进去多深爽多深,每个角度肏起来都能使劲!对了小冰啊,你不会发骚没关系,简单和叔叔互动下总行吧?我和老吴,谁肏的你更舒服啊?”

林冰晃着大白腿轻声哼哼答道:“吴叔、刘叔都很有经验……侄女都很舒服。”

吴正峰飞快抽插着林冰的美屄,喘着粗气道:“好侄女,叔叔这么卖力的肏,你光觉得舒服哪儿行啊?快告诉叔叔,你哪里敏感,让叔叔杀个猪,肏你个骚水乱喷,高潮迭起!”

柳寻雁咯咯笑道:“老吴,你可真不要脸!当叔叔的,替正峰第一次肏侄女,不凭本事来,还得我家小冰主动告诉你弱点啊?”

吴正峰晒道:“我这是心疼小冰好不好——就小冰这本事,绝对能把我们四个爷们的体力都耗尽才让我们射出来,都是自家人,来日方长,何苦这么折腾?”

此言一出,大家纷纷点头。

林冰心下感动,实话实话道:“其实我敏感地带挺多的……还是你们定个时间,想肏多久?我主动配合你们多出高潮就是。”

常月娥笑道:“小冰才回家,咱也别玩太晚,再干两小时足够了吧?前一小时杀猪,后面让林冰休息半小时,再留半小时给你们四个冲刺射精。”

吴正峰点头道:“安排的不错,就这么定了。”

***********************************

林冰虽然不会发骚,但配合男人完成肏屄目标却是强项,在王家最擅长的挨肏方式就是男人提前告诉她想怎么爽、爽多久,她便按照要求执行。

既然知道要“杀猪”,林冰便知道该怎么配合,立刻抬起细腰,根据被插入的角度做出细微调整,在保证吴正峰和刘蓄锐快感的前提下把自己的G点和快感地带主动往鸡巴上送过去。

一会功夫,林冰的娇喘声就渐渐沉重起来,鼻翼里发出诱人的声音,猛然娇躯一僵,美屄里的爱液汹涌而出,轻声道:“啊……好舒服,高潮了!”

吴正峰大喜,把鸡巴深深插进林冰体内感受完高潮的律动,继续狠狠肏弄起来,赞道:“小冰虽说不会发骚,但这叫床声也挺好听的!”

刘蓄锐立刻道:“那当然,咱侄女嘛……来来来,该换姿势了,小冰也给叔叔叫几声!”

林冰翻身趴到刘蓄锐怀里用湿淋淋的艳屄套住他的鸡巴,抬高丰臀让吴正峰改肏屁眼。

这姿势空间大,两人都能活动的开,尤其刘蓄锐一直在下面体力充沛,现在有了角度立刻就掐住林冰的细腰,把那大鸡巴像开水壶盖一样疯狂朝上冲顶起来,速度快得让“噗噗”声连成一片,留在屄外的两颗卵蛋都晃出了残影。

林冰骤然受袭,屁股又被吴正峰按住无法调整,顿时瞪圆秀目,张开红唇发出声悠长的娇吟,大腿轻颤,又是一股水箭喷到刘蓄锐肚皮上。

“哈哈,我在下面研究半天了,就知道小冰肯定喜欢这个!”刘蓄锐也累的够呛,狠狠往上一顶,挺住鸡巴停下动作喘了半晌,才上气不接下气地洋洋得意道:“咋样,喷了吧!”

“我呸!”柳寻雁和常月娥齐声笑骂起来:“那肏法,是个女人就得喷……老刘你悠着点,可别把你那老腰累折了!”

吴真也惊道:“刘叔,肏屄而已,你这是玩命啊!”

刘蓄锐哈哈笑道:“都说不能差事啦!我这不是给小冰赔礼道歉呢么……咋样,小冰,叔叔够诚意吧?”

林冰恍然想起刚才惩罚刘叔摸过自己屁股的事,只好轻轻“嗯”了声。

“满意就好,换人换人……”刘蓄锐从林冰身下钻出来,一指林霖道:“小的们,给我上,可别坠了叔叔我的威风!”

吴正峰笑道:“我也歇会吧,儿子,你们俩大干快上,好好玩玩小冰。”

“那必须的!爸,你俩可算下来啦!”吴真搓着手,快步上前按住林冰的丰臀挺枪狠刺,叫道:“姐,我也想起来了,小时候你可不光是带着我和林霖玩,也没少玩我俩,现在可算轮到我俩玩你啦!”

林冰愕然道:“我怎么玩你了?”

吴真一边狠狠挺送腰杆一边怒道:“你还说?那时候你骗我喝过你的尿!”

林霖刚钻进林冰身下,正准备往上顶,闻言叫道:“呀,我知道了!那次我姐带咱俩过家家,没找到茶水,就把我的尿接了一杯……”

“你的尿?”吴真顿时一阵狂呕,怒道:“那我还不如喝冰姐的呢!”

“你知足吧,我那好歹也是童子尿呢。”

“废话,那时候冰姐的也是!”

俩人嘴上吵架,胯下的动作却不耽误,两杆鸡巴在林冰的艳屄和屁眼里抽插不停,一边你一句我一句地吵个不停。

林冰开始只是默默配合两人抽插肏弄,不知不觉就被他们吵得心烦,自然而然地薄怒道:“你俩不许吵了,好好玩姐姐!”

“是!”

吴真和林霖顿时噤若寒蝉,赶紧各自发力,一会又开始默契地转移了话题。

“我操,吴真,你别总把我姐屁股提那么高,我都够不着了!”

“你说啥呢?不都是你顶起来的吗!怎么还怪我!”

“行行行,那我轻点顶……”

“没事,我也压着点,咱俩就都能插到底了。”

林霖肏了会,忽然一震,哈哈笑了起来,叫道:“哎呀,姐,我发现和吴真一起肏你的感觉,和咱仨小时候一起玩的感觉还真一样!”

吴真也惊道:“可不,真像!那时候冰姐是安安静静的看着咱俩玩,现在是安安静静的让咱俩玩……就是玩具和玩法换了。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咱姐不发骚还真是好事呢,更像个玩具啦!”

林冰闻言微羞,狠狠一夹屁股,嗔道:“你俩又没完了是吧?不玩快滚!”

“玩,玩,玩!”

林霖和吴真赶紧住口,过了一会再次挤眉弄眼地转移话题。

“哎,咱俩这么肏,没法尽快摸清冰姐的属性啊?”

“那你有啥办法?”

“往她屁眼塞根按摩棒咋样?”

“那还不如咱俩一起插进去呢!”

“啊——姐,我们错了,别夹了!快松开!姐,饶——命!”

“不对啊姐!刚才不是在说你让吴真喝尿的事吗?怎么说着说着,又变成你在收拾我们啦……”

“是啊!我们已经长大了!冰姐快松开屁眼,让我狠肏你一顿,报仇雪恨!”

嬉笑打闹中,林冰感觉自己变成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姐姐,像小时候一样,“教育、带领、看护、陪伴”着两个弟弟;另一个还是姐姐,但却已经放下责任,和两个弟弟一起尽情地开心玩耍着……

直到常月娥提醒,林冰才发现时间已经转瞬即过,自己都不记得高潮了多少次,大腿根处发麻的感觉也渐渐传来,突然放松下来的娇躯软绵绵提不起一丝力气,赫然比在王家群交时候当主力一整夜还要累。

吴正峰、刘蓄锐、吴真、林霖也都累的像死狗一样,四男气喘吁吁地把柳寻雁和常月娥夹起来,把鸡巴插进去后就全体趴窝不动了。

常月娥耸动大屁股,一边同时套弄着儿子和老公的鸡巴,一边咯咯笑道:“看把你们爷俩能耐的……哎,我这屁眼可养不了鸡巴,儿子你要自己不动的话,等会软了可别怪我。”

吴真懒洋洋趴在母亲背上,有气无力道:“没事,我最后一个射,能缓过来。”

柳寻雁也伺候着刘蓄锐和林霖二人,嗔道:“本来以为这半小时能让我俩也爽爽呢,看来真是命苦哇!”

刘蓄锐晒道:“今天不就是肏小冰么,你俩爽什么?她爽了,你们看着爽爽就得了……等会我们几个歇够了,再让你们过一次眼瘾哈!”

林正峰缓缓起身,几人不觉间,拿着一条毯子走到林冰身旁。

林冰正在闭目休息,忽觉身上一暖,同时胯间却一凉,被只大手摸过来。睁眼看见林正峰,顿时一惊、一愣,有些不知所措道:“爸?你……”

“盖上点,别着凉。我帮你清理清理……”林正峰蹲着用手中的湿巾轻轻擦拭着女儿的下体,柔声道:“手凉没注意,吓着你了?”

“没事。”林冰摇摇头,静静让父亲擦着身子,感觉胯间泥泞渐去,重新变得清爽起来,忽然忍不住问道:“你……真的,不行了?”

林正峰耸耸肩,拉开拉链把软垂的鸡巴掏出来给林冰看了看,平静道:“看过几个专家,真不行了……怎么,替我觉得遗憾?还是你自己觉得遗憾?”

林冰伸手握住父亲的鸡巴熟练地撸几下,皱眉道:“那,你什么感觉?”

林正峰想了想,忽然笑道:“我感觉,有人在撸我的鸡巴。”

“我不是问这个感觉!”

“我也不是答这个啊……”

目光从林正峰的鸡巴处同时上移,父女二人的视线交集,彼此对视着。

林冰眨眨眼,重新低下头小声道:“我有个同学……现在是男科的主任。”

林正峰淡淡道:“小冰,你应该知道每个人都有生老病死,圈里人也一样。

“你妈、我,你和林霖还有你柳阿姨,大家其实都是普通人。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

“每个人的生活都有遗憾,我们能做的事,就是不要对今天绝望,并且应该让明天变得比今天更好。

“因为,我们有家。”

********************************************

《家与林冰 · 完》

 

后记

本来还想写章林冰与幼儿园新同事群交,让她大杀四方的,后来觉得场景里很多设定不好弄,放弃了。

林冰的最初人设,其实就是个理想中完美的情趣娃娃、仿真女友——人美活儿好话还少,用来当成工具一样泄欲最合适。

Huiasd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狼友喜欢她,但既然大家喜欢,只好不断的微调人设,尽量让她更真实些、丰满些,为大家的“喜欢”找一个落点。

《铭铭和明明》、《家与林冰》这两个故事都不在淫生世界计划内,前者是应邀订制,后者是大家都要看,于是就写了。风格虽然还是一贯的淫生风格,但故事完成度不算好……毕竟是手枪文,写得太长有失初衷。

接下来应该是王爱,也可能把淫生世界中的所有角色放到某个架空的古代背景去,写篇《淫生奇侠传》,具体写哪个还没定。

每周更新还会有,资源类和短篇就随缘了。

感谢大家支持,下篇见。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家与林冰 第八章 你我皆凡人(后记)

发表评论

9 留言

  1. 灰大,国庆可以来个特别篇没,就单纯的王家大乱伦什么的,想看个撸点多的,林冰这个系列有点感觉太慢热

    1. huiasd一般把有故事情节的构思留给淫生系列,然后纯场景H的都写到佳怡系列里了。
      如果喜欢撸点多的,可以看佳怡系列啊

  2. 来点时间跨度,加油。

  3. 来个小马拉大车也不错

    1. 按照设定,王芮峰才三岁半……

  4. 謝謝恢大特別為林冰開了這一篇

    我最喜歡的就是林冰了,太完美,又有極致的反差,所以才那麼的有吸引力

    雖然放開心房合家歡,但還是覺得意猶未盡

    還是希望有朝一日看到林冰在幼兒園大殺四方,不用發騷

    但能樂在其中就好

    1. 歡迎新狼友tsawtin。
      以林冰的段位,在普通圈子裡大殺四方,用性技征服所有人,是正常表現。
      可以寫,但可讀性不高,所以最終還是沒寫。
      也許以後有閒的時候寫個單篇吧

  5. 这篇作为完结篇十分的棒,肉戏十足,文戏也够。至于为什么喜欢林冰其实就像作者说的一样很简单,她是个完美的情趣娃娃和泄欲工具,因为完美,所以喜欢

    1. 是的,所以林冰这个角色可以强化但不能活化……太“活”就不完美了。
      这样的合家欢乐作为结局,出乎大家意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