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帮收女友
 时光荏苒,眨眼间过了一年。王勃从当初那个只追求射精次数的小菜鸟,变成了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性爱高手。再加上年轻人体力好、性欲强,俨然让他成为王家男人中的主力战将,王家娃娃团众女心目中冉冉升起的新星。
 但是王勃也遇到了新的烦恼,那就是——选择!
 王家人虽然荒淫无度,但却始终秉承着一夫一妻的传统:王佐林和王翠花,王五和小美,王尧和林冰,王爱和李昉,都经过了全家人的认可。别管一家人淫乱的时候大鸡巴上肏谁,在公共环境中这四对夫妇各有各的主,名义上的关系从来没乱过。
 “凭什么啊……大叔每天晚上不也骑着嫂子和张阿姨俩人睡嘛!”
 “你也可以骑着她们俩,但你只能选一个做老婆。”
 当然,也仅仅是个名份而已。
 作为王家人最后的底限,众人一致要求王勃必须在李嫚雨和屈小凤之间做出选择——选出他名义上的老婆来。选择虽然艰难,生活毕竟还是要继续,王勃也只好烦恼着,过一天算一天,尽量不去面对这个问题。
*************************************
 
 这天放学前,久未露面的陈达海几人找到王勃,带着几分幽怨骂道:“你小子风光啊,成天左拥右抱,鸡巴也不闲着……都忘了兄弟们啦。”
 虽然都是学校里的顽主,但王勃现在有屈小凤和李嫚雨在身边常备,身后又跟着王家娃娃团的“火力支援”,和陈达海等人在一起玩的次数就日渐少了很多。闻言忍不住晒道:“咋的?你们几个的鸡巴难道闲着了!有啥事直说,要是真没妞了,晚上我安排。”
 “妞当然不缺,可战斗力不足哇!”陈达海一看扮幽怨没用,也就直来直往地一指钱刚,淫笑道:“老三要认个干妈……”
 “你才认干妈呢!”钱刚抢断道:“我是找老婆好不好!”
 “母女双收嘛……大家都明白,你就不用显摆了!”吕芳中插口笑道:“这娘俩绝对极品,钱刚要是不收我都想收……今晚把事儿定下来,我们几个火力不够,找你捧捧场。”
 王勃听到这里就,当然明白三人的意图,于是微笑着答应下来。
 现在新生一代的风流人物,玩法自然与老一代不同。现在小女生发育的越来越早,老女人发展的越来越骚,有了丰富的资源,很多新的性爱规则就开发出来,成为圈子里的潮流。
 例如王家人“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规则,就成了晚辈们的典范,也派生出不少新规矩——有些女生在初期青春无敌,肛交口交3P4P样样不惧,但长期接触,立刻在高强度的群交性爱中败下阵来。所谓“朋友妻,不客气”,圈子里的男女如果要确立关系,女友要得到认同,起码先得让众人都肏遍,轮上几次,这才算入围。
 至于今晚确认关系,其实也是最后一关。钱刚选的女朋友在大家的教育下成为了“淫才”,当然要庆祝一番,一夜折腾是少不了的。请来王勃这外援高手坐镇,更能看出女友的“成色”如何,究竟值不值得收在身边……
***********************
 
 王勃等到放了学,带着屈小凤和李嫚雨就来到约定的地方。
 房间里很热闹,远远就听见陈达海和几个室友在哈哈大笑着,隐隐还有压抑的呻吟声、喘息声,一听就知道这帮人没闲住,早早地就开始肏上了。
 “在哪呢?在哪呢?老三的干妈在哪呢?”王勃进门先没急着找钱刚的女友,而是一边脱了上衣一边四处望道:“我得拜会拜会。”
 “里面摆造型呢……”钱刚指了指房间最深处,答道:“今晚人多,她还有点不好意思。”
 抬眼望去,一个中年美妇跪趴在床上背对众人正摇头晃脑地帮一个男生吮鸡巴,将雪白的丰臀高高撅起,圆润的屁股蛋朝天上翘,露出两瓣阴唇粉艳晶莹,其间沾满了淫液,仿佛正对众人发出无声的邀请。床边还有个和她相貌相似的少女,同样不着寸缕,正跪在陈达海腿间卖力吮吸着,吕芳中则站在少女身后,一边拿鸡巴肏她一边扭头和王勃打个招呼,伸手朝床上的少妇指了指。
 这就是圈子里的规矩,每个成为“老婆”的女人都得这样趴在床上撅一天。除了圈子内部人员外,还有其他“志同道合”的同学、亲朋好友……只要能进入这房间的雄性生物,谁爱肏谁肏——绝对是名副其实的杀威“棒”!
 “阿姨好。”王勃笑嘻嘻地走到中年美妇身后,拿手扶住鸡巴用龟头在她屄口蹭着,笑道:“初次见面也没准备啥见面礼,等会多给你点蛋白质哈……”
 中年美妇本来把头埋在男生胯间里,闻言抬起头朝自己身后望来,只见她的相貌十分文静,圆润的脸蛋上还带着一抹潮红,原本微微眯起的眼睛在看清王勃猛然瞪大少许,娇躯一颤,嗔怒地叫道:“钱刚,怎么还有外人?!”
 钱刚闻言嘻嘻笑道:“干妈,你可别给我丢人,不是都告诉你要肏一宿了吗……只凭我们哥五个哪有那么强的战斗力啊。”
 这时王勃的鸡巴已经硬了起来,中年美妇感受到身后传递来的压迫,顿时扭着屁股急道:“小弟弟别胡闹,咱俩不行……你太小了……哎呦……我靠。”
 男人在后入式的情况下本来就占据主动权,何况王勃也是经验丰富,搂住中年美妇的细腰往后一拽先把鸡巴硬生生地插了进去,然后再按住她的后腰控制好高度,结果中年美妇的挣扎扭动就变成了好像故意配合他主动套弄一样……
 陈达海见状笑道:“阿姨别装了,今天能进屋都是见过世面的主,你就好好享受快感吧。”
 钱强也笑道:“是啊。别看王勃长的小,其实肏屄可比我们厉害。”
 “哎呦……老娘我让个小屁孩给强奸了,没脸见人啦……”中年美妇也是个放得开的主,摇晃几下知道除非激烈挣扎,否则肯定甩不开王勃,索性重新把脸埋进那男生胯间里,闷声闷气地哼哼道:“小屁孩还真挺有料的……”
 王勃一边开始顺利抽送,一边和对面的男生点点头。那男生名叫叶文文,也是陈达海一伙的,不过彼此很少在一起玩,所以只是泛泛之交。
 “阿姨,你看这还有两个小屁孩呢!”钱强搂着屈小凤和李嫚雨走到床头,一边在俩女身上摸来摸去,一边朝朝王勃苦笑道:“没想到你还自备俩美女,是怕我们招待不好啊?”
 王勃一使劲肏的中年美妇“嗷”地叫了一声,这才不慌不忙地回头道:“习惯了、习惯了……要不我让她俩先回去?”
 “别的啊!”四人齐声拒绝,陈达海笑嘻嘻道:“既然来了就一起肏呗,我听说她俩让你调教的老爽了,当个助兴的肯定没问题吧?”
 “行啊。”王勃大咧咧一笑,扭头吩咐道:“你俩可别喧宾夺主,今晚就搭炮台吧。”
 屈小凤点点头,默然把衣服脱了。李嫚雨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好像个洋娃娃一样,用她那温柔的口音应道:“嗯,放心吧。”
 中年美妇再次抬起头,看了一眼顿时又叫道:“我靠!两个小萝莉……钱刚,你们这是作死呢吧!”
 “我操,你闺女比她俩还小呢!”钱刚笑骂一句,很干脆地把屈小凤抱起来,朝王勃歉然说道:“没想到你带人,我本来还叫了俩新生过来开苞,等会你要愿意肏就能者多劳啦。”
 王勃顿时一撇嘴,问道:“哪来的?”
 钱刚朝地上的女生一指:“小静的同学。”
 王勃这才注意到今晚的主角小静一直含着鸡巴默不作声挨肏,小屁股一耸一耸地,始终主动配合着吕芳中,不由笑道:“你这老婆倒也乖巧。”
 “她呀,不爱说话……还是我干妈比较有意思。”钱刚已经把屈小凤放倒在床,挺身肏了进去,鸡巴长驱直入,发觉屈小凤的阴道又暖又紧,十分舒服,不由暗暗点头,同时也没忘了打趣,笑嘻嘻扭头问道:“是吧干妈?”
 “别叫我干妈!”中年美妇,小静的母亲立刻应道:“我是你丈母娘!”
 “叫啥都行,反正哥几个今晚是不能让你和小静闲着……我觉得还是叫干妈,肏起来有劲。”钱刚眼看王勃的动作加快,大鸡巴在小静母亲屄里“噗哧噗哧”地上了轨道,忍不住也在屈小凤身上抽插几下,这才问道:“干妈,你看我这哥们咋样,肏屄有一手吧?”
 “哎呦,爽……今晚你们要都这么猛,明天我和小静非得住院不可。”小静母亲撅着屁股哼哼唧唧道:“这算是庆祝会还是杀威棒啊?”
 “都不对。”吕芳中一边按住小静的屁股蛋猛肏,一边接口答道:“今晚是小静成为钱刚女朋友的最后考验,以后跟着我们兄弟,这样的场面可少不了……你看王勃带来这俩美女,经常一整天一整天的挨肏,连吃饭时候都不停的。没有这点本事,我们才不要呢!”
 李嫚雨听得微微一笑,朝瞪大眼睛的中年美妇解释道:“阿姨别信他的,其实很多时候都是玩,算不上挨肏……”说着已经和小静并肩跪在一处,雪白的小屁股间淫水晶莹,不知何时已经湿了一片。
 叶文文见状连忙从床上跳下来,叫道:“我来我来,李嫚雨这小屄可比阿姨的嘴养人多了,快帮我把鸡巴整硬点,等会好肏她们。”
 吕芳中已经抢先一步把鸡巴从小静阴道里抽出来,迈步走过去,送进李嫚雨的小屄口,一插到底赞道:“还是嫚雨懂事,一看我累了就赶紧把小屄送过来……哎呦我操,真暖和,夹得鸡巴立刻就硬了不少。”
 叶文文立刻苦了脸骂道:“我操,四个屄又全占上了,我还得继续找个嘴肏……”
 李嫚雨一边摇晃屁股套弄吕芳中的鸡巴,一边奇道:“小静和阿姨没试过俩打一啊?”
 “哪能没试过吗,我们四个一起上都试过……只不过今晚情况特殊。”叶文文笑着解释道:“得肏一宿呢,先给她们保留点体力。”
 “那我没招了……我倒是随便你肏.”李嫚雨拍拍自己的小屁股,嫣然笑道:“不过我这个洞可控制不了力气,你想保留体力的话,还得选嘴……唔……”
 “那就选嘴好了。”叶文文哈哈一笑,堵住了李嫚雨的嘴,叉着腰道:“帮哥们舔硬点,别跑单哈……”
 吕芳中撤了,于是剩下的陈达海走到小静身后拍拍她的屁股,低头一看笑道:“有点肿了,小静觉得咋样?”
 小静想了想回过头,低声答非所问地说道:“陈哥,我还是喜欢俩人一起肏.”
 陈达海一愣,随即笑道:“没问题,等哥几个先歇会,热热身。”
 小静人如其名长得文文静静,挨肏的时候淫水四溅,让干啥就干啥,极少说话,叫床声也是绵绵糯糯,就像十分害羞一样。但是她既然要成为钱刚的女朋友,甚至和母亲趴在一起并肩挨肏,自然是什么羞人事都早就和这几人干过,脸上的表现只能说是天生性格使然。
 说话间门铃又响,却是钱刚预备的两个小美眉送上门来了。
 来的一对姐妹叫白兰和白菊,是小静的同班同学。姐妹俩虽然未经人事,但对屋子里的场面却似乎早有准备,乖乖巧巧地脱了衣服,让钱刚领着坐在王勃旁边安静等待起来。
*****************************
 
 “尊老爱幼是咱们传统美德……肏屄的时候也不能忘了!”钱刚带着两个小美眉,来到小静母亲身前,说道:“你们先观摩着,等会挨肏的时候都主动点把腿都劈大,鸡巴就容易进去。”
 姐姐白兰瞪大眼睛看着王勃的大鸡巴在小静母亲屄里飞快进出,腰杆像钟摆一样,忍不住问道:“哥,你们一直这么整不累啊?”
 “那能不累嘛!”王勃见这俩妹子还挺水灵的,也就愿意在肏她们之前培养培养感情,于是伸手在小静母亲的大屁股上一拍,俩人换了个观音坐莲的姿势,然后朝白兰讲解道:“不过我们人能歇着,鸡巴不一定想歇着,这时候就得看你们主动啦。”
 白菊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和小静打了声招呼,却见钱刚在一旁把鸡巴插进李嫚雨屄里后坐着不动,不由问道:“钱哥,你射啦?”
 “没呢,我就是让鸡巴歇会。”钱刚笑道:“就好像剑不用的时候得插在剑鞘里一样,这鸡巴不肏的时候也是泡在屄里才舒服,啥时候想肏了抽出来就能用,都不用预热哈……这事门道多着呢,你们慢慢学。”
 白菊想了想,继续问道:“哥,等我们学好了,你们谁收我们啊?”
 “收你们?没这打算,今天先给你俩开苞,看看有啥惊喜没……”钱刚放开李嫚雨,把泡的发胀的大鸡巴抽出来,和王勃一起干小静她妈。一边把龟头塞进她妈的屁眼里,一边继续说道:“要是没啥惊喜的话,你们就先跟哥混着,让我们肏个一两年后活儿好了,感情也处出来了,再研究收不收你们。”
 白菊好奇问道:“啥叫惊喜啊?”
 “看这里……”钱刚在小静母亲的屁股蛋上拍了一记,抽出鸡巴让两个美眉看那个犹未闭合的红色深洞,解释道:“看见没?里面带转圈的,一鸡巴肏进去老舒服了!”
 白兰和白菊趴在小静母亲屁股上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贡献出小嘴帮王勃和钱刚舔了一遍鸡巴,继续等着去了。
 钱刚扭头道:“中子,歇得差不多了吧?小静不是要3P嘛,咱来满足她们娘俩一下,干个小高潮出来!”
 “好啊,嫚雨这小骚屄可把我爽得不轻,正想狠狠肏一会呢。”吕芳中抽出被泡的又油又亮高高耸立的大鸡巴,杀气腾腾地奔小静走去。
 李嫚雨劈着大腿让吕芳中泡了半天鸡巴,主要就是掌握好阴道里的力度,既不能让屄太松、水太多,男人肏几下就没兴趣;又不能夹得太紧,让男人射出来消耗战斗力。这时她的屄口都张开了,粉粉嫩嫩的波光懔然,顺势突出叶文文的鸡巴一翻身,气鼓鼓说道:“今天我就彻底做贡献了,上来爽吧。”
 叶文文立刻趴了上去,把鸡巴捅进李嫚雨阴道里,笑嘻嘻问道:“咋了,要不我也让你爽会?”
 “别,你还是保留体力给主角吧。”李嫚雨无所谓地答道。
 另一边被放开的屈小凤却十分自觉地离开战场朝两个备用小美眉走过去,柔声道:“小学妹,自慰过没有?姐姐帮你准备准备,等会好上场……”
 “我靠,有杀气!”再说陈达海看见吕芳中走过来赶紧一抬腰,抽出鸡巴从上往下塞进小静的屁眼里,搂住小静一边翻身一边叫道:“来来来,咱兄弟大战三百回合……”
 小静被翻成仰卧的姿势,屄口朝天,屁眼被陈达海的大鸡巴从下顶住,眼看着吕芳中走到自己腿间俯下身,开始肏弄阴道。两根鸡巴隔着一层肉壁狠狠摩擦,几下功夫就肏的小静双眼迷离,两条修长雪白的腿像风中柳枝一样不行摇晃着。
 钱刚和王勃也把小静母亲翻过来,四男把母女俩夹成姿势一样的三明治。换成钱刚平躺在下顶住小静母亲的屁眼,让王勃在上面肏她的肉屄。钱刚托起小静母亲的屁股蛋,一边朝上顶一边笑道:“王勃我告诉你个秘密,小静她们娘俩一高潮的时候就翻白眼、各种反应都有,肏着可有成就感了,你在上面可得好好享受享受……”
 王勃低头看去,只见小静母亲媚眼如丝,丰腴的肉体随着自己的动作不住微颤,下体适应了双洞齐入后开始自觉地调整角度,让两根肉棒都能插入的更顺利些。于是笑道:“这么干肏可没啥意思,阿姨给咱浪一个。”
 小静母亲被连着肏了半晌,这时早就放开了,闻言赶紧一甩秀发,娇声浪叫起来:“哎呦,你们几个小王八蛋,都把老娘肏成这样了,还不满意啊……我们母女俩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身子,让你们摆成一排随便玩儿……”
 “谁玩你了!”钱刚叫道:“我这孝敬长辈好不好?放着小姑娘不肏,先让你舒服够了,这是标准的五讲四美三热爱!”一边说着,大鸡巴破开中年美妇的肛门长驱直入,好像充气机一样朝上狠顶。
 小静母亲从善如流道:“是是是……好女婿说的真好,你这大鸡巴肏的我真舒服……哎呦,顶死我了……还有前面的小屁孩,你肏的太顺溜了……怎么下面有根鸡巴搁着,你还得插得这么快呢,嗷嗷……”
 王勃扛着妇人的腿弯,鸡巴直进直出好像没有障碍一样,但是那“啪啪”的撞击声和“哗哗”水声透露出了此刻阴道内的状况,因为被两根鸡巴一起猛肏,小静母亲体内已经发河泛滥了……
 “不行,我忍不住了!”叶文文抱着李嫚雨凑过来,也让她四脚朝天地仰躺着,屁股正在摆在母女俩头旁边,一边开肏一边叫道:“来来来,小静和阿姨都来看,你们俩个的骚屄现在就是这样被大鸡巴肏着的……可惜下面还缺个人,没人陪我俩打一啊。”
 小静和小静她妈各自转头,就看见一根粗大的鸡巴正狠狠插进粉嫩湿润的小屄里,叶文文和李嫚雨已经酝酿了半晌,此刻一开动就是淫水四溅,大鸡巴虽然被小嫩屄紧紧包裹着,却硬是抽插出一种迅猛进出的效果来。
 小静母女看着活春宫,想到自己身上的男人也正这样用大鸡巴狠狠蹂躏着自己的性器,自己的下体也和李嫚雨一样淫水泉涌,不由愈发骚浪起来。
 小静母亲先到高潮,白眼一翻,娇躯像狂风拂过的水面一样寸寸颤抖,大鸡巴使劲坐下用屁眼死死夹住钱刚的鸡巴不让他再动,只留着翻开的屄口承受王勃从正面的进攻,“啊,不行了……好女婿,你先停停吧……哎呦,爽死我了……乖女儿快看,你妈快让小屁孩给肏死了,哎呦……”
 王勃不负众望,一举把小静母亲肏了个通透,笑道:“阿姨爽了,先歇会,看我再会会你闺女……”说着很自然地接替吕芳中的位置,准备继续从正面肏干小静。
 吕芳中趴在小静身上正面攻坚了半晌,这一下如释重负,叫过屈小凤把鸡巴往她屄里深深一插,泡着不动了。陈达海也停下动作,耸着鸡巴深深顶进小静的屁眼里帮王勃发挥攻势。
 白兰白菊跟过来,被叶文文顺手抓住一个,笑道:“你俩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吧,让叶哥看看……哎呦,都湿透了,那我帮你破了吧……”说着从李嫚雨水淋淋的屄里抽出鸡巴,让白菊跪下,从她身后抵住阴道口就捅了进去。
 白菊嘤咛一声,顺从地放松身子,让叶文文的肉棒撕裂那层处女膜,缓缓进入从未被鸡巴肏过的嫩屄里,直到齐根。旁边的姐姐白兰若有感觉般,也跟着娇躯颤了下。
 “没事,你们现在都不是菜……撅着享受就行啦。”叶文文随意抽插了几下把白菊的阴道拓开,就见丝丝血迹沿着鸡巴根渗出来。不过姐妹俩早就被“滋润”多时,心理准备也已经做好,所以白菊适应的极快,几乎立刻就掌握到下体中多了根“异物”后的跪姿,学着以叶文文的鸡巴为重心缓缓耸动屁股。
 “哎,还挺主动?”叶文文拍着白菊的屁股蛋笑道:“别着急,先看戏……你们几个陪肏的可别抢了风头啊。”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 少年的烦恼 第九章 帮收女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