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聚
 时光荏苒,转眼过了月余,李嫚雨和屈小凤都已成了王家座上常客。
 这一天王家。客厅。
 “哈,这丫头和林冰还真是越来越像了!”
 王尧将腰一挺,粗大鸡巴深深没入胯下女孩的直肠深处停止运动。得到喘息的屈小凤张大小嘴不住开核,雪白的屁股高高撅起,娇躯剧颤着跪趴在床上,香汗淋漓,整个人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唯有那双亮晶晶的双眸中却无情欲,平静的好似一汪湖水。
 在屈小凤右侧被作为“参照物”的林冰同样跪趴,承受着小侄子王勃的抽送——姿势虽然一致,但成熟女性独有的圆润与丰满却又不同。林冰修长双腿支撑起的屁股就像两座山峰,然后在纤细的腰肢处猛然折断,变成完美的“S”型曲线。屈小凤在同龄人中已经算是发育的不错,在林冰旁边就变成缩水版,所有凸起的地方都小了一号。
 “可惜还不够耐肏,没有嫂子这么好玩……”王勃乐滋滋搂着婶婶林冰的细腰,粗长鸡巴用正常人看来近乎凶狠的幅度飞快抽送,一下一下肏的极为认真。每次鸡巴从屁眼里插进去都使劲一压,隔着直肠震动,滴滴淫水就从阴道口流出来,顺着林冰的大腿根淌到她的黑丝袜上,灯光下好像给丝袜涂了层油彩。
 “嘻嘻,这不还有人家当替补呢嘛!”在旁边伺候了半晌的李嫚雨早就弓起身子等着王尧,雪白的小屁股不待插入就演习般一翘一翘地摇摆不停,如同等待老师表扬的好孩子一样回头笑道:“二叔,人家一会儿要是夹不住了,你就打我屁股。”
 王尧笑了笑,抽出鸡巴转移阵地,毫不客气地在李嫚雨身后驰骋起来。
 “哎呦,二叔,你压着点我的腰……王勃的鸡巴是跟你差不多,但重量可就差远啦……人家被你这么一骑,不等开肏就先湿了。”小丫头破身之后,骨子里那股媚态与日递增,在床上俨然向着尤物的目标发展。
 王尧闻言笑道:“那你有空多跟我爸肏,老爷子那身材跟熊瞎子似的,最喜欢压着女人猛刨……你这样的几下就让他干出尿来。”
 “小兔崽子又说老子什么那!”说曹操,曹操就到。王尧的话音刚落,就听房门一响,父亲王佐林推开门走了进来。拿眼睛往沙发上肏屄的五人身上扫了一圈,笑骂道:“王勃,你不在学校老老实实上课,偷跑回来可不对啊!”
 “学校下午放假。”王勃动作不停,依旧认认真真地肏着婶婶林冰的屁眼,一边笑嘻嘻答道:“二叔说今天聚会,这不就带小凤和小雨回家边肏边等您老嘛。”
 “哦。”王佐林点点头,一边脱衣服一边问道:“老大他们去哪里了?”
 王尧答道:“要聚会的话人少了不热闹,大哥和王姨就开车接人去了。”
 “哦,那咱们边肏边等……”王佐林来到近前,伸手在林冰屁股上“啪”地拍了一记,拿眼撇着王勃笑道:“小崽子把你婶滋润的不错……来,让我儿媳妇换个姿势,一起爽爽。”
 王勃不满地说道:“叔公,我和婶子玩的正高兴呢,旁边这不还有一个嘛。”
 王佐林撇了半死不活的屈小凤一眼,连连摇头道:“这丫头让你们肏的都抽抽了,泡泡鸡巴都够呛,还受得了我?”
 “那叔公你得接着我的路子玩……”王勃无奈地让开位置,指着林冰还未闭拢的红红屁眼说道:“肏一下,砸一下,看我婶子今天趟的水能不能把她这双丝袜染透了。”
 王尧闻言忍不住一乐,道:“哈,我就说看你小子刚才肏起来的动作有点奇怪,原来拿你嫂子做实验呢?”
 “还用你教我怎么肏屄!”王佐林站好位置黑着脸将腰一挺,大鸡巴狠狠肏进儿媳妇的嫩屄里“噗哧噗哧”就是一阵猛顶,享受一阵才眯起眼睛吁了一口气道:“不过你说的玩法也挺有意思,正好打发时间……我就来试试林冰的造水能力吧。”说着鸡巴一提,换进林冰的肛门里一撮一撮地肏了起来。
 林冰被小侄子玩了半天,现在才明白王勃为什么只肏屁眼,还那么使劲……想到他的目的,脸上难得泛起几分笑意。一边自觉地摇了摇屁股,将高度调整到方便王佐林肏弄的位置。再看自己雪白美腿上套着的黑丝,却不知不觉间已经湿了一半。
 王勃换了地方趴在李嫚雨背上,把鸡巴从上方往她屁眼里捅,因为王尧正按着李嫚雨的细腰从后面肏弄,使她的小屁股不住颤动,所以王勃插了好几下都不能顺利就位。最后王尧不得不停下动作,托着李嫚雨的屁股蛋一抬,这才让王勃将鸡巴杵了进去。
 随着李嫚雨的一声娇吟,叔侄俩人的鸡巴分别触底,将稚嫩的阴道和肛门完全撑开,王勃的卵蛋下垂,正好搭在王尧的鸡巴根部。李嫚雨毕竟还是个未发育完全的小女孩,虽然经过日夜操练已经能够应付王家人的双管齐下,但姿势上就很难配合到位了。
 “小雨,你跪稳点。”王勃伸手撑住沙发,屁股开始重重起落,基本直上直下地在李嫚雨直肠里砸弄起来。
 王尧的鸡巴被隔着肉膜挤压,肏弄的速度明显变慢,一边加重力道一边说道:“小丫头就是小丫头,俩打一的时候太紧了。”
 李嫚雨几乎是驮着王勃,还得同时遭受双重打击,立刻娇喘细细起来。好在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教,承受能力大增,还有余力问道:“王叔,你们不都喜欢女人紧点吗?”
 王尧呵呵笑道:“太紧的话,肏着费劲啊。主要还是你的水不够多,再就是身子骨也小点……你这么驮着王勃挨肏,最多五分钟就得累趴下。”
 “哎呦,不用五分钟,现在我就高潮了……”李嫚雨秀目一瞪,娇躯剧颤着酥软下来,直肠和阴道同时蠕动起来,股股爱液顺着王尧的鸡巴根涌出:“啊,王勃,好老公,你换个姿势吧……人家让你压得没劲了,呆会还怎么陪你玩啊……你换个让我省点力气的姿势,多肏一会。”
 女性高潮期间的体内律动一向是王家男人的最爱,叔侄俩不约而同地忽略了李嫚雨的告饶声,将鸡巴深深抵进去,享受小美女的高潮阴道按摩。
 王尧拧着腰,悠然笑道:“要说小女孩肯定比成熟女人强的地方,那就是高潮的时候了……你看小雨这几下,就好像屄里面装了个榨汁机似的。”
 “是吗?让我也爽爽。”老爷子王佐林闻言放开林冰站到李嫚雨身后,王尧只得撇撇嘴给老爹让开位置。
 只见少女雪白的翘臀微微轻颤着,屁眼就像一根被拉伸到极致的“皮筋”般紧紧箍住王勃的鸡巴根,刚刚解放的阴道口像溶洞一样水汽弥漫。王佐林立刻把腰一挺,将鸡巴深深插入李嫚雨的小屄里,享受她阴道壁内的层层律动,笑道:“可不是——这丫头的子宫口真浅。”
 李嫚雨虽然在高潮状态却不糊涂,驮着王勃颠了两下,讨好地叫道:“叔公,人家最喜欢和你肏了……你让王勃下去,咱俩单独玩……”
********************************
 
 “呵呵,小雨这丫头嘴就是甜。”房门一开,王翠花和王五并肩走了进来。
 俩人身后是王家大部队,全体登场——王五的女朋友小美,王翠花的女儿铭铭,然后王佐林的女儿王爱和女婿李昉.王佐林的弟弟王佐洋带着妻子徐颖,儿子王超、儿媳周琪琪。
 小美的妈妈张月妍虽然也算王家人,但却一直把自己定位在保姆的角色上,往日除非肏屄的女人不够数了需要救场,轻易不肯现身。这时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给众人拿拖鞋,却被王超一把抱住叫道:“张姨,你闺女刚才埋汰了我一路,现在我可得拿你报仇了!”
 张月妍自顾自弯着腰在鞋柜里往外拿鞋,任由王超在身后将她的裤子拽到腿弯也不抗拒,成熟妇人那丰腴白腻的大屁股很快裸露在空气中,被年轻的肉棒充满。
 小美在一旁见状笑吟吟地道:“王超,跟我妈撒气算什么能耐啊,有本事你冲着我来。”
 张月妍啐了一声不言语,默默配合地抬起屁股方便王超肏弄。成熟妇人的骚穴骤然遇袭立刻体现出超级强悍的适应力,不但任由王超一肏到底,肥美阴户也迅速湿润,让男人可以即兴狠肏.  “别急,等我肏着你妈先练练,然后再肏你!”王超故意侧着身子,好让小美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她母亲体内进进出出,嘿嘿笑道:“你看,张阿姨的水呼呼就冒出来了……等会我也这么肏你,看你受不受得了。”
 小美嘻嘻笑道:“没问题啊,我最喜欢和我妈一起挨肏了……就怕王超哥精力有限,一会就没这么有劲儿啦。”
 众人闻言,全都嘻嘻哈哈淫笑起来,一边欣赏着王超和张月妍性交一边脱光衣服。
 几个男人都处于半勃起状态,也不着急,从容地等着女人帮自己把鸡巴舔硬……在王家人的聚会场合里肏屄早已不算重点,正经是彼此间说说浪话、喊喊淫呛,培养一家人的气氛才是关键。
 “这俩丫头就是王勃的女朋友?身材还不错哈……”王佐洋最先抱着儿媳加入战斗,让周琪琪与李嫚雨并肩跪趴在沙发上,一边扶着鸡巴在周琪琪屄口蹭蹭,一边笑道:“看起来水嫩水嫩的,能行吗?”
 “没问题,我们试过了……起码玩着肏是够意思。”王五将第一目标放在婶婶徐颖身上,让她与周琪琪并列换成仰躺,一边挺着鸡巴往里插一边笑道:“婶,来让我看看,最近我叔和我弟把你灌溉的咋样?有没有荒废啊?”
 “荒废了!荒废了……”徐颖劈开肥白的大腿眉开眼笑迎接王五插入,同时看着王佐洋嗔道:“你叔这老不死的现在成天就知道肏小姑娘,把我晒在一边。自家的良田都快干了……好侄子快给我灌溉灌溉吧。”
 “妈。你这么说可是撒谎了……我和我爹哪天没肏的你求饶啊?”王超在张月妍身上战斗一会就把位置让给李昉,这时肏着小美加入进来。几个男人并排挺身,大鸡巴在或水嫩、或滑润、或肥沃、或丰腴的阴道里此起彼落,水声阵阵。
 “来来来,乖女儿,让爸爸看看李昉最近把你喂得饱不饱?”王佐林见状也放开李嫚雨让王爱趴了过来,笑道:“既然要肏着玩,那还是换我家丫头好。”
*************************
 
 王家人所谓的“肏着玩”必须是女多男少的情况下,不以射精为主要目的,男人将鸡巴肏进女人屄里随性抽插,同时聊聊天、唠唠嗑来打发时间。这样女性如果被肏的累了或者连续高潮,还有替补候选。
 而男人如果肏的累了,就要换女人主动,或者干脆将鸡巴狠狠往最深处一插,泡在淫水里养精蓄锐,等着恢复体力。像这种需求当然要肏久经沙场的熟妇比较配合贴心,所以王勃也赶紧放开女友,抢到王翠花身边……
 “切……一说肏着玩,就知道我暂时没戏了。”铭铭嘟着嘴,反趴在母亲王翠花身上呈69姿势百无聊赖,唯有当王勃将鸡巴抽出来挺立在空中的时候,她才会张开小嘴往凑到脸前的狰狞巨物上舔舐几下,献上几口唾液,然后低头看着男人的鸡巴在母亲体内进进出出、冲锋陷阵,丝毫没有半点为人女儿的觉悟。
 “我才冤呢!人家明明和你一边大,凭什么让他们当熟妇肏啊……”小美就躺在王翠花旁边,此刻正迎接王超暴风骤雨一样的抽插,淫液泉涌间哼哼唧唧说道:“王超,你不说要找我报仇吗,咋就这么点力气呢……哼哼,是不是把劲都室在我妈身上了!”
 王超笑嘻嘻应道:“别急,咱们现在是肏着玩,等会换人的时候按年龄分界……你再跟小女生一起继续战斗哈。”
 小美一撇嘴道:“行啊,谁怕谁?”
 虽说“肏着玩”,王家男人的实力也非普通男性可以比拟,自然而然就把各种技巧使了出来。这种情况就变成了王家熟女们享受性爱乐趣的天堂,因为不用担心男人无屄可肏,她们一个个全都曲意迎合,调整到最为受力的角来增大摩擦度,大鸡巴插进肉屄里怎么舒服怎么来,让男人插得更深、肏的更狠,不一会就纷纷颤抖着迎来了高潮。
 当然,仅仅一次高潮对王家众女来说不过是小意思,只能算饕餮大餐前的开胃菜而已,主要作用在于调动起诸女的淫兴,让接下来的气氛更为热烈。
 王翠花算众女里比较耐肏的,只是被女儿压在身上连舔带摸着,加上王勃火力生猛,反而最早达成目标。一甩屁股将腿大大劈开道:“行了,我腰都酸了,王勃和铭铭玩会吧。”
 王勃觉得鸡巴一松,再看铭铭已经急不可待地转过身,依旧趴在母亲身上,将雪白粉嫩的小屁股摇晃着凑过来。母女俩的屄口相贴,一下一上,都是水淋淋的波光荡漾。
 王翠花忍不住扭着白花花的身子骂道:“你个死丫头,一听挨肏就什么都忘了……想压死你老娘我啊……哎呦!别蹭了!”嘴里说着,双手却自然扶起女人的细腰,助她摆好姿势迎接王勃的肏弄。
 “才不是呢!”铭铭嘻嘻笑道:“人家个子矮,垫高一点才方便挨肏啊……再说他们都喜欢母女一起搞,我这么趴着也省的一会换来换去的……”
 王翠花啐了一声,心知女儿在性事上的不要脸早已青出于蓝,对这些乱伦、群交、母女同床的节目只有兴奋,毫无廉耻——说起来却是让自己带坏了。当然,这“带坏了”的真实含义,乃是王翠花知道男人在肏母女的时候喜欢她们害羞、抗拒,最起码欲拒还迎……而自己和铭铭却对此安之若素、甘之如饴,肏起来就少了很多乐趣。“早知当初就该教这死丫头学着正派点,也不至于让张月妍抢了风头……”
 扭头朝张月妍望去,只见她跪在沙发前头高高撅起屁股让李昉从后肏屁眼,肥白的臀部摇摇晃晃节奏很快。两片大阴唇呼扇呼扇地白沫翻涌,时不时有晶莹水箭从屄口射出来,显然也是高潮在即……再看张月妍的表情却是一副略带无奈般公事公办样子,似乎虽然被肏的很爽,但并不很享受这种感觉,让王翠花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骚货”!
 得找个事情吸引注意力——王翠花眼珠一转,提声笑道:“你们看王勃这小子不到三个月,肏起女人也像模像样的啦……女朋友还一收就是俩,可没给咱王家丢人不是!”
 众人闻言一愣,旋即哄笑道:“就是,就是,今天可不能便宜了这小子!”
 王翠花提议道:“我建议来场考试,看王勃学会几成肏女人的功夫,到底出师没有?”
 众人齐声叫好,凑到一起商议片刻就定下了考试内容,然后不由分说便强制执行起来。男人们在熟女身上磨枪半晌,此刻都是火力正旺,一根根大鸡巴油光水滑、狰狞涨立着,准备大杀一番。
 先让李嫚雨和屈小凤两个少女来到场地中间,除王勃外的所有男人一拥而上,开始抢占小女孩身上的美屄宝洞……虽说“抢占”,其实王家人还是很尊老的,很自觉让王佐林和王佐洋老哥俩分别霸占小女生身上的一个洞。
 两位老爷子刚才都泄过火气,不约而同选择平躺在地挺起大鸡巴顶穿稚嫩的小屄,让仅有自己孙女年纪的小女生跨坐在上,乐呵呵地承担旗杆作用。
 “要说肏着玩,那得找熟女……不过想泄泄火,那还是小姑娘舒服啊。”王超按着李嫚雨的小细腰,用龟头破开她粉红稚嫩的肛门就朝里捅,同时不忘和王佐洋调侃道:“老爹,你说是不?”
 王佐洋仰躺在李嫚雨身下,肏的小丫头呲牙咧嘴。粗壮的大鸡巴刚顶进少女体内就开始狠狠耸动,宣泄着旺盛的精力,一边喘着气赞道:“呵呵……这丫头嫩得像个瓷娃娃,就怕不那么禁肏啊。”
 李嫚雨的小屁股好像不断弹跳的乒乓球一样,先被王超狠狠拍下去,然后又被王佐洋狠狠弹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立刻就迷离了,小嘴里不住发出嗯嗯啊啊的无意义呻吟。
 “只要底子好,剩下的可以慢慢调教嘛……”另一边的李昉脚快一步,抢到屈小凤的屁眼肏,却只把鸡巴连根插进去不动等下面的王佐林先快活。笑嘻嘻地接话道:“这小女孩就得猛肏才舒服……可让咱们这样轮着玩,最后还能成材的就是少之又少了。像小美大嫂这样的,我这些年也没碰上几个呢……”
 小美同样趴在场中承受着王五王尧两兄弟的上下抽插,神态却比李嫚雨和屈小凤轻松很多,闻言得意地应道:“其实我也是普通人,再说我让老公破苞的时候比她俩还小点呢……开始头一年啥也不懂,都给肏成罗圈腿了……后来听老公的话,天天蹲坛子、夹筷子,这才练出来的呢!”
 同样都是少女,王家人不会因为屈小凤和李嫚雨是新人而屌下留情。摆好姿势,六根大鸡巴全都像上满了发条一样运动起来,狠狠讨伐着青春美丽的身体……所有年轻少女都开始挨肏.铭铭同样四肢着地,像小母马似的使劲晃着浑圆挺翘的屁股大声叫道:“不公平,人家也蹲了一年,结果还是只能当替补的份……王勃这才几个月啊,肏起来就是老鸡巴熟练了。”
 王勃是场中最小男性,很自觉让出了俩打一的位置,和铭铭单练。粗大的鸡巴“噗哧噗哧”肏进铭铭粉嫩的阴道里,浪水顺着鸡巴根挤出来,把两片阴唇染得晶莹剔透,见状不由嘿嘿一笑。想起刚告别处男时候,铭铭意洋洋地骑在上面,掰着小屄教导自己怎么抽插才能进的更深一点、更省力一些,颐指气使地喝令自己加快、放慢……
 再看现在,自己已经只凭着女人细微的动作就知道鸡巴该怎样抽插,怎样轻易把她推上欢愉的高峰,怎样让自己得到最爽的享受……
 想到这里,王勃心中生出种如梦似幻的感觉来,忍不住有些恍惚……
 自己终于明白了男女之间的秘密,明白了男人正确的肏屄方式,也不再缺少可供肏弄的女人……但自己的人生,似乎也从此踏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这一切,究竟是好?是坏?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 少年的烦恼 第八章 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