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嬉闹片刻,宋念蕾打了个电话,然后带领众人上楼直达顶层,进入一座露天游泳池门外,隐隐可以听见里面传来阵阵音乐声和男男女女们嬉笑打闹的动静。

“伙计们,欢迎来到拉斯维加斯——这里是有钱人的天堂,可以满足你对生活的一切幻想!”宋念蕾推开大门,提高声音嫣然笑道:“看,这就是你们要的——淫乱party!”

大门开启,八颗白如雪花、大如足球的浑圆奶子整整齐齐拍成一行挡住众人视线,而后在各种喧杂的欢呼声中被手托住上下跳动着,几点嫣红在空中划出不同轨迹,渐渐朝两侧退开,露出更多场景。

正对着众人的方向有四排男女已经不知凹了多久造型,看见人来就立刻热情地舞动起来。

黑、白、黄、棕共计16位四色人种的美女组成了一座丰臀方阵背景墙,全部跪姿一个压着一个,四个人一组好像叠罗汉一样排成四行四列,十六瓣屁股蛋堆在一起紧紧依偎,在身体不动的情况下剧烈震颤着、晃荡着,分明频率不一样,却颤动出“整齐”的感觉来。

开道的巨乳白妞分成两排深深弯下腰,摆出欢迎的姿势。

与此同时,几位充满活力的泳装舞者从“乳”道间穿插而过,惊鸿一现间做出各种令人惊艳的、充满性暗示的舞蹈动作。五彩亮片从她们身上飞扬飘落,在灯光下闪闪发光,仿佛无数七彩的小星星发散在空气里。

几位健硕如罗马雕塑般的壮汉跟随而来,他们身上的肌肉棱角分明、油光呈亮,胯间大大一坨若隐若现,好像随时要从内裤中挣脱出来。猛然他们站定后露出亲切的微笑,开始做出MJ的招牌动作,频率快得惊人。

于是珍妮和贾斯汀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孙长胜不由吹个口哨,道:“我要开始自卑了。”

宋念蕾撇了他一眼,微笑道:“这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party,这些男人类似刚才赌场里的服务生,是为了满足某些特殊要求存在的……所以你不用自卑,如果觉得实在碍眼,可以让他们走。”

“我才没这么少见多怪呢……不就是人形助攻道具嘛,当然是越强越好咯!他们越强,等会咱们玩得越开心么!”

“咱们?我还以为你要自己用呢……代替那个……狼牙棒……”

“干,你能不能别提这个了……”

“呵呵,好……那么,party开始,请尽情享受吧!”

欢呼声响起。

明亮的灯光映照下夜晚仿如白昼,游泳池周围繁花似锦、碧波荡漾,一时数不清有多少比基尼美女和全裸的丰腴娇娃在泳池边、水池中欢闹嬉戏,拥吻抚摸。

其中更有不少女孩胸前贴着电极、胯下塞着又粗又长的按摩棒、肛门里还夹着跳蛋……这都是为了随时可以进入状态。

围绕着泳池还有一长排餐桌,摆满各种香滨、水果、糕点,随意取用。当然也少不了各种沙发、长椅、软垫,让人随处都可以躺下酣战。

“谢谢款待,我们就不客气啦!”季重乐和孙长胜对视一眼,心有灵犀地左右夹起宋念蕾,一人托起她一条胳膊就朝着池边的软垫走去,叫道:“就先从你开始吧!”

宋念蕾微微一愣,也没怯战,主动站好开始宽衣解带,一边咯咯笑着招呼马克与汉克斯道:“你们俩别客气,自己玩吧!”

马克顿时欢呼一声,连衣服也没脱就纵身跳进游泳池里,被一群“美人鱼”包围起来。汉克斯则不紧不慢地脱了衣服,笑眯眯地搂住了贾斯汀……

********************************

几位泳池美女保持着职业性的甜笑着凑过来,烟行媚视,但并没有主动参与季重乐、孙长胜和宋念蕾的活动,而是俏脸含春,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姿态在旁观战。常娜也跟过来伏在旁边微笑不语,看着三人折腾。

季重乐和孙长胜哥俩按照圈里俩打一的标准流程娴熟操作,前后插、交换、三穴轮开、二穴通掼,一套连招下来,宋念蕾就高潮了四回,骚水狂喷,涕泪横流,妆全都化了,脸上的颜色花花绿绿。

人种差异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孙长胜的鸡巴在华人里已经算大,可到了美国也只是平均水准,泯然众人。好在还有季重乐天赋异禀,超过欧美平均大小——尺寸过关、技艺娴熟、耐力惊人。哥俩配合默契,两杆长枪进退有据、灿若游龙,狠狠震撼了众多洋妞。

泳池美人们原本藏在眼底的轻蔑渐渐消失,一个个露出惊讶的神色,纷纷朝前靠拢过来,娇喘着酥胸起伏,似乎恨不得把宋念蕾拉下来换上自己。

季孙二人也放慢速度,开始打量四周,顿时发现有些诧异。

想象中的淫乱party应该是群魔乱舞纵横交错,男人女人乱战一团。但现场的局面却是除了马克和汉克斯二男在做活塞运动,其他男女仿佛视若无睹般只是各自戏水、吃喝,偶尔有几个蕾丝边拉拉也仅限耳鬓厮磨状态,没有真正磨豆腐。

“咦,他们为什么没开肏啊?”

“他们?”宋念蕾缓了缓神才反应过来,愕然反问道:“你是要让他们之间互相肏吗?又没有钱赚,他们为什么要这样!”

“赚钱?”

“这、是、美、国、啊!”宋念蕾撇了眼四周,解释道:“性交,对她们来说,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这里,每个人的出场费平均不过500美金。与雇主发生性关系是另外算钱的,包括3P、内射,价格都不一样!”

“啊?!”季重乐和孙长胜齐声道:“这样也行?”

“为什么不行?如果没有发生关系,他们就相当于参加了一次免费的泳池派对,既能吃、又能玩,而且还有钱赚……如果被某位富翁看上了,起码好几年都不用工作。”

宋念蕾继续道:“毕竟有些男人很介意二手货……所以除非你们主动提出要求,否则他们彼此之间是不会冒着惹怒雇主的风险发生关系的。”

孙长胜讶然道:“这里还有原装货呢?”

“起码在这里还是原装嘛,至于他们进来前经历了什么,咱也管不着啊。”宋念蕾猛然一挺小腹再次喷出股水箭来,颤声道:“哎呦,倒是你俩可真会干!配合的好像一个人长了俩鸡巴似的……国内圈里的女人是不是特别少啊?”

季重乐笑道:“怎么会,我们玩双飞可是标配……不过圈里人都喜欢双插,女人们就算排队等着也要俩打一哈。”

宋念蕾有些不信,朝着常娜扬眉问道:“都这么骚?”

常娜摇头道:“那要看你怎么想了,我们不追求快感,主要是两根鸡巴肏比一根更刺激……嗯,是心理上的刺激。”

宋念蕾愕然道:“这有什么区别,两根鸡巴肯定比一根鸡巴快感多啊!”

常娜想了想,答道:“可能我没说清楚——我们是喜欢被两个夹起来或者几个男人轮着肏的感觉,其实不用他们干得多猛,只要插进来就可以了。”

“那不就是……”宋念蕾把“贱”字硬生生吞回肚子,改口道:“就是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吧。”

常娜无语。

季重乐淡淡道:“就像在拉斯维加斯也有人不赌博一样,只不过是每个人的爱好和追求不同罢了……所以我觉得我们这样才叫圈子,起码大家的目的一致、臭味相投,而你们这种拿钱砸出来的玩法就差点意思了。”

宋念蕾顿时嗔道:“哎,你这不是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筷子骂娘嘛——我可是花了大价钱请你们娱乐的!”

孙长胜嘿嘿笑道:“这话说的……我和乐子不一直在表达对你的感激嘛!”

“你们怎么表达的?就是使劲肏我呗!”

“要不然,你说呢?”

“你让我用狼牙棒!”

“滚……老子肏死你!”

嬉闹之间,忽然有个又沙哑又尖锐的声音插进来。

“哎呀姐姐,你真不够意思,招待新的华人朋友怎么不告诉我?”

仿佛有一群五颜六色的蝴蝶飞过来,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却是个华丽衣衫长裙,色彩极为丰富的华裔“美女”。仔细看去,这人的身材高挑、长发飘飘、浓妆艳抹、骨架宽大似男性却又丰乳肥臀,脸蛋漂亮却有喉间凸起,男女莫辩——俗称“人妖”!

季重乐和孙长胜同时一愣。

却见宋念蕾冷着脸道:“宋晓乐,你来做什么?”

被称作宋晓乐的人妖刚要回答,忽然眼前一亮,眨也不眨地看着季重乐胯下。那里正露出半截粗粗的鸡巴根,龟头则插在宋念蕾的屄里,宋晓乐顿时咋舌讶然怪笑道:“哎呀,这鸡巴可是万里挑一,真够粗的,快拔出来让我看看长短!”

季重乐被他看得直发毛,忍不住道:“老子大小关你屁事!”

“讨厌啦!”宋晓乐羞涩地捻起兰花指就要去点他胸口,一边嗔道:“这才刚见面,你就惦记人家的屁股的事,是不是太直接了啊?”

“你别动手动脚的!”季重乐一把推开宋晓乐,问道:“宋念蕾,这是你什么人?你如果不管,我可要揍他了!”

“哎呀,脾气还不小!可是我喜欢!”宋晓乐一副被惊吓到的样子,扭头叫道:“姐姐,快给我介绍介绍你这位大鸡巴朋友!”

宋念蕾寒着脸道:“我的朋友和你没关系!”

宋晓乐顿时泫然欲泣、伤心欲绝道:“姐你真无情,人家前天还刚刚替你挡了一枪呢!被肏得我今天才爬起来,直到现在走起路还是罗圈腿呢……”

宋念蕾沉默无语。

孙长胜不由笑道:“嘿,挡枪原来还能这么解释?美女你也不行啊,才一枪就躺一天,这要挨上三枪五枪,不得出人命啊!”

宋晓乐撇了孙长胜胯下一眼,晒道:“就你这样的,一百枪也是送菜!”

孙长胜勃然大怒道:“怎么,不服试试?!”

“试试就试试,掏出来比你大!”

“我操……”孙长胜目瞪口呆看着宋晓乐撩起长裙,胯间鼓鼓胀胀那一大坨,脸色顿时一变,叫道:“大哥我错了,你可别掏出来——辣眼睛!”

宋晓乐脸色微变,没有进一步动作反而轻轻放下长裙,咬牙道:“想看也不给你看!三扁不如一圆嘛,肏不着老娘屁眼,是你一辈子的损失!”

孙长胜挺起鸡巴一挑,插进常娜的屁眼里一边抽插一边晒道:“少唬人,古代女人太死板,不肯给男人肏屁眼才搞出这说法来!”

“既然这样,那你们也别肏了!”宋晓乐冷哼一声,忽然大声叫道道:“帅哥们、美女们,下——班——了!”

“不要——宋晓乐,你是不是一定要让我丢人!”

在宋念蕾的惊呼声中,热闹的泳池戛然静止,音乐声骤停,原本还在嬉闹游戏的男女停下动作,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若无其事地站起来。

包括正被马克按在身下的女人也主动脱离,面无表情地开始清理身体,刚刚和汉克斯欢愉过的贾斯汀已经径自拎起挎包,就朝着门外走去。

季重乐站起身,挺着湿漉漉的鸡巴风中凌乱道:“宋姐,这是……”

“傻眼了吧?这间酒店是我的!”宋晓乐得意洋洋地道:“他们全都是我的员工,我才是她们的雇主,我姐只不过是借用而已……你们还真以为自己器大活好,肏的她们欲罢不能了吗?”

季重乐看着宋念蕾讶然道:“我还以为你有自己的圈子……”

宋念蕾也站起身,略显不好意思地道:“我……我妹妹的圈子不也等于是我的吗?你们也是,何苦惹她!没见过变性人吗?这么大反应!”

孙长胜无奈道:“这是你们美国特色,遍地人妖……我们在国内哪儿见过啊!”

“咳,遍地人妖那是泰国……”季重乐连忙岔开话题,示意常娜和孙长胜穿衣服,同时朝虎着脸的宋晓乐道:“既然主人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就告辞了。”

宋晓乐哼了一声,扭过头不理他。

季重乐微微皱眉,再次朝着宋念蕾看去。

虽然身在美国,但华人就是华人,某些待客之道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季重乐不知宋念蕾的具体身家,起码刚才赌桌上输赢几百万也没见她当回事……这姐(弟)妹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以至于宋念蕾宁可失礼、丢人,也没有做出进一步反应。

***********************************

待续:

没有大纲的中长篇就是麻烦,有时候兴致勃勃地搞了几千字,回头一琢磨设定冲突……白写了,操!

然后写到这里又卡壳了,关于宋晓乐这个人妖肏还是不肏的问题……大家说说意见吧。关于大家对人妖的认知和接受度……

不肏就不说了。

肏的话要到什么程度?

***********************************

看过大家的意见继续写,以下是十七章的下半部分

***********************************

宋念蕾歉然看了季重乐一眼,来到宋晓乐身边劝道:“晓乐你别这样……他们是大陆来的朋友,观念和咱们不太一样。”

宋晓乐微微一愣,晒道:“我说这么多美人儿他们不干,居然光顾着干你一个……原来是没见过世面的土豹子。”

孙长胜顿时反唇相讥道:“虽然没见过市面,但起码我们有礼貌、懂得做客的道理,知道参加派对要先让主人开开心!”

宋晓乐冷冷道:“你不但没见过市面,而且记忆也不好!刚才就说过,我才是这里的主人!但是——我现在很不开心!”

孙长胜还要继续反击。

季重乐拉住他,淡淡道:“宋女士,不好意思……我和兄弟见识短,在国内没碰上过变性人。如果刚才言语或态度上有什么冒犯之处,就跟你道个歉——不要因为我们影响了你们姐妹的感情。”

“这还像是人话。”宋晓乐神色稍缓道:“既然……”

“既然没事,那我们就告辞了!”季重乐不等他说完,拉起常娜转身就走。

“哎,等等!”宋念蕾连忙追上来道:“我还没告诉你王叔的地址呢!”

季重乐回过头笑道:“不必了……师傅既然还有点名气,那就应该不难找。大不了我再进几家赌场,让他来找我就是。”

“什么?他是王佐益的徒弟!”宋晓乐猛然尖叫一声,快步冲过来瞪着季重乐道:“你别走,我要和你赌一局!”

不等季重乐开口,孙长胜已经冷笑道:“你说赶人就赶人,你说别走就别走?你以为你是谁啊!”

宋晓乐挺起酥胸傲然道:“我?我就是拉斯维加斯现任赌神……的候选人。”说到最后几个字声音转低,随即扬眉道:“我已经是各大赌场公认的线上赌神了,只要在线下再赢几次,立刻就是新赌神!”

“线上的赌神?那和键盘上的车神有什么区别!”孙长胜不屑道:“我还认识个撸管冠军呢,换成真人一分钟都没坚持住。”

宋晓乐皱眉道:“你是不是怕了?”

孙长胜怪笑道:“怕怕怕,就怕在赌桌上你掏出来比我大嘛!”

“你!”

“大圣,别刺激他了。”季重乐转过身淡淡道:“我既然来赌城,和谁赌都可以……你想赌什么?”

“当然是赌神的名头!”

“我是问赌注。”季重乐摇头道:“我对虚名没有兴趣,你想和我赌,就拿真金白银出来——至少五千万美金。”

宋晓乐身子一僵,朝宋念蕾望去,后者立刻扭过头不与他对视。宋晓乐只好道:“姐,你先借我五千万,等会赌完就还你。”

“行啊,我这管钱的不就是给你们管人的使唤嘛……”宋念蕾板着脸悠然道:“家里人只是不让你进赌场,但没说不让你和私人对赌。你去和二叔申请一下,只要他答应,我立刻给你拿钱。”

宋晓乐的脸色顿时苦了下来,跺脚嘟囔道:“这报应来的真快……我要敢和二叔说还找你干什么。”

季重乐等了半晌,见宋晓乐没有继续说话,耸耸肩转身就走。

孙长胜顿时啐了一口,晒道:“呸!没钱你装什么逼?哎呀,差点忘了,不好意思,因为你只有对假奶子,所以天天想着装个屄哈!”

“站住!”宋晓乐柳眉倒竖,歇斯底里地怒吼道:“我用这家酒店和你赌!”

***********************************

一小时后,宋晓乐脸色惨白地坐在椅子上,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手中扑克牌,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哈哈,美女如云啊!总算找着点家里的感觉了!”

孙长胜则看着面前刚刚走来的一排金发洋妞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毫不客气地点了一个,让她走过来跪下撅起丰满的大白屁股挺枪直入,抽插几下不由欢呼一声,嘿嘿笑道:“这栋酒店的价值可不小,咱这样赢过来不会有什么首尾吧?”

季重乐也乐呵呵地选了个和常娜一样童颜巨乳、碧眼如钻的褐发靓妹,按住她的丰臀展开输出,同时扭头朝这宋念蕾看去。

“一家店而已,我们宋家还是输得起的。”宋念蕾坐在一旁,淡淡说道:“不过真正有价值的也不是这家店,而是这些人。”

“我明白……”季重乐点点头道:“国内也曾经有类似的会所叫天上人间,依靠提供这种特殊性服务,积累了大量的金钱和资源。”

宋念蕾摇头道:“那不一样!她们可不是妓女,宋家和她们虽然有合约,但不存在强制关系,她们只是酒店的雇员而已……能不能留住人,就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季重乐愕然道:“你家不打算把这些人收回去?”

“收?看来你还是不了解美国!”宋念蕾失笑道:“契约是神圣的,在你这个新雇主没表示放弃或失职前,她们是不会主动跳槽的……哦,起码多数人不会,因为她们付不起违约金!”

季重乐不由吹了声口哨,笑道:“这可真是个意外之喜!快说说,我这个新雇主都需要做什么?”

宋念蕾悠然道:“首先第一条,就是肏屄要给钱!雇主也不例外!”

“呃……”

季重乐和孙长胜同时停下动作看看胯下的洋妞,顿时觉得干劲不那么足了……刚才已经问过,这帮洋妞的出场费虽然只有五百,可打炮起码都是五千起。换算成人民币,哥俩现在已经花掉了几万块。

其实以这些洋妞的档次倒不能说贵,按季重乐现在身家也玩得起,问题是圈里人对单纯的肏屄泄欲本身就很抵触,花钱嫖妓就更没意思了。至于“为国争光”这种刺激对两人来说只能算聊胜于无,还不如活塞运动的惯性强大。

宋念蕾坏坏一笑,继续道:“第二就是收入保障了,这些服务生的出场费虽然只需要五百,但酒店给她们的保底收入其实是五千……对,不出场也需要给钱,而且是每天。”

孙长胜立刻结合自己所见到的人数大概估算了下,惊道:“我操!每天五十万美金!”

早就瞬间算出结果的季重乐耸耸肩道:“不止,咱们见到的已经近百人了,可能还有没来的……再加上其他工作人员,我估计每天的员工开资就得百万……小意思,随便从客户手里弄点内幕消息、合作项目就赚回来了。”

宋念蕾立刻竖起拇指赞道:“对,这才是有钱人该有的想法……”

话音未落,就见季重乐已经苦着脸转过头来道:“大姐,我开玩笑的!这帮美女服务员我可养不起,你们家还是收回去吧……最好能把酒店也折现给我。”

宋念蕾微微一愣,注视着季重乐表情转为严肃,良久才轻轻颔首道:“算你聪明,没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晕……”

季重乐苦笑道:“身为赌徒,分不清那些钱是自己能赚的,就绝对活不长。”

宋念蕾叹了口气声,拿眼撇着宋晓乐无奈道:“如果只是钱的事我可以做主……问题是我们家是钱权分离的,买回酒店也只能交给晓乐接手……”

一边的宋晓乐仿佛猛然惊醒般立刻挺起胸大声叫道:“老娘不要——我已经黑纸白字把这间酒店输给他了,愿赌服输,说不要就不要!”

宋念蕾扭头朝着季重乐摊摊手。

季重乐微微皱眉。

孙长胜不悦道:“大姐你是不是想压价?我就不信这间酒店没有人要……最多我们耽误几天找个新买家,到时你可别后悔!”

宋念蕾神色转冷,淡淡道:“没问题,你们爱卖给谁就卖给谁。”

季重乐笑了笑,拍拍胯下的洋妞让她稍等,起身来到宋晓乐面前站定直接问道:“你想怎么样?”

宋晓乐一抬头就看见傲然耸立的大鸡巴,娇躯一震,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季重乐连忙退了一步道:“这个不行!我对变性人没啥歧视……但你真不是我的菜!”

宋晓乐眼珠一转,指着常娜叫道:“我要肏她屁眼!我倒要看看她能有我的几成本事!”

“不行……”

“可以!”

季重乐和常娜同时出声,后者嘟着嘴走过来道:“刚才就想教训你了……还从来没有女人敢和乐哥这样嚣张呢!”

宋晓乐大喜,三把两把脱光衣服,只见他丰乳肥臀、皮肤白腻,腰肢也是盈盈一握,是那种明显在身材方面吃过大苦、花过大钱的“尤物美女”,唯独胯下一杆长枪有些碍眼。

孙长胜讶然叫道:“呦吼,还真不小!难怪舍不得切了呢!”

宋晓乐一愣,跺脚嗔道:“这有什么舍不得……人家留着这根玩意,还不是为了给你们臭男人多点玩法!”

孙长胜不由哆嗦道:“大姐你别提这个,容易让我想起你姐包里的狼牙棒!”

宋晓乐咯咯笑道:“你可别臭美了,多少男人都求老娘给他通前列腺,我还不肯呢——哎呀,小妹妹这屄好嫩呀!”

常娜面无表情地背对着宋晓乐崛起屁股,回头冷冷道:“来吧,能坚持……十分钟就算你厉害!”

宋晓乐撸着鸡巴,眼神却往季重乐胯下撇去,笑道:“别急别急……姐姐我还没硬起来呢,得找点刺激先……等会一定干死你个小骚货!”

常娜便叫道:“乐哥,他看着女人硬不起来!咱俩先干,把屁眼给他留着。”

季重乐笑道:“让你胜哥来吧,我要上去那不是欺负人嘛!”

宋晓乐连忙叫道:“别啊,你上!你上……这屁眼肏起来可不是越紧越厉害,有你这样的大鸡巴挤进阴道里,她反而不好使劲儿呢!”

众人都是此中高手,自然明白宋晓乐说的道理。普通女性大多以为腔道越紧,带给男人的快感就越多,其实这种认知是非常片面的——“紧”不等于爽。

爽更不等于结束的快。

经验丰富、战斗力强悍的男性更注重摩擦力、干湿、松紧等多种因素的配合,可以让快感保持在一个临界点上才能爽到。如果只有“紧”这一种感觉的话,反而会让很多男人根本射不出来。

既然被点名,季重乐也不矫情,反正女上位也不怕被偷袭。于是钻进常娜身下一躺,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擎天直顶,破开常娜的两片阴唇深深插入,双手扶着她的小细腰,悠哉悠哉地套弄起来。

宋晓乐一手撸着鸡巴、一手揉着奶子,眼也不眨的低头看着二人,娇喘着叫道:“再猛点、再猛点……人家马上就好了!再给我一点刺激!”

“这事好办啊!”孙长胜见状来到常娜身后挺腰就刺,将鸡巴插进她的肛门里抽插起来,回头坏笑道:“大爷给你看个你永远享受不到的刺激,二穴通掼哈!”

宋晓乐夹着屁股嘻嘻笑道:“人家虽然没有两个洞,但也可以二鸟入一穴、三鸟入一穴啊……试过的男人都说爽呢!哎呀,哎呀,别动,就这么肏!人家看着你的屁股就感觉好来电呀!终于硬了!”

“我操!”

孙长胜吓出一身大汗,赶紧翻身下马,警惕地捂住后门,瞪着宋晓乐怒目而视道:“你到底是0还是1啊?怎么总惦记捅老子!”

宋晓乐笑吟吟地站到常娜屁股后面挺枪插入,一边扭头晒道:“土豹子,随便逗逗你也信?0和1那是同性恋!老娘可不喜欢女人,正常都得先被男人插硬才能帮你们玩女人的……哎呀我操!”

话没说完,就见宋晓乐脸色急变,双手按住常娜的屁股蛋就使劲往前推,想把鸡巴拔出来,如是反复推了几下猛然娇躯一僵,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似欢愉、似痛苦、似享受、似诧异,最后挺着鸡巴浑身颤抖,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孙长胜顿时乐不可支地怪笑道:“哈哈哈,美女啊,难怪你挨顿肏就得躺一天呢……如果你屁眼的本事也像鸡巴这样,我能让你躺到明年!”

宋晓乐又羞又怒道:“人家平时都是先爽够了才用鸡巴,今天特殊情况,没发挥好而已!不服你来,肯定还不如我呢!”

“来就来!”孙长胜上前一把推开宋晓乐,挺起鸡巴熟门熟路地狠狠一顶就肏进常娜的肛门里,挤得“噗嗤”一声白浆四溢,边挺送腰杆边得意道:“看见没,跟回家一样!就我老妹这屁股,爽一天都行!”

“你是不是傻!”宋晓乐跪到常娜身边高高崛起屁股,左右扭动着,反手扒开自己的屁眼叫道:“肏我啊!肏你们一伙的能比出来么!”

“你真特么磨叽!”孙长胜想也没想地移步换位,长枪一挺就把插进了宋晓乐的屁眼里抽插起来,习惯性挑拨转旋了几下顿时肏得他娇躯剧颤、娇喘细细,于是不屑道:“就这两下子,连娜娜一半都不如!”

“不可能!”宋晓乐立刻尖叫道:“人家专门练屁眼的怎么会不如她……都是你乱肏!乱搞!哎呦……啊……啊……哪有这样转着圈捅的?你就不能大力一点直上直下的猛肏吗!”

叫喊间忽见常娜转头给宋晓乐做个手势,后者立刻噤声悄悄把一只手伸到胯下,咬着牙关继续挨肏。

季重乐见状奇道:“娜娜,你跟他比划什么呢?”

常娜捂着嘴吃吃笑道:“我提醒他揪住鸡巴,别前后乱晃抽到人……”

“什么鸡巴?我操——鸡巴!”孙长胜惊呼一声,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就和宋晓乐肏上了,不过总算忍住没拔屌无情,反而低下头仔细看了看,忍不住笑道:“嘿,这么看还真像女人!”

宋晓乐嗔道:“人家本来就是女人!”

孙长胜无奈道:“你说是就是吧……大爷就当开荤了……”

常娜转头笑道:“哥呀,其实你们不算开荤……咱们圈子里也是有变性人的,而且你们俩都肏过呢……”

“我操!你说什么?”

“是谁啊?”

“就是咱们隔壁的秦阿姨呀!”常娜乐不可支地道:“本来人家好好开店,没想搭理咱们……结果胜哥说和秦姨每天都见面,不肏她几下没意思,硬是让韩阿姨说和着把人家给干了。”

“我去……”季重乐眨眨眼睛,顿时无语了。

孙长胜愕然道:“你弄错了吧!秦姨有屄呀,肏进去还挺紧的呢!”

宋晓乐回过头幽幽道:“普通女人到了当你们阿姨的年纪还能紧,那肯定是做的人造阴道……”

孙长胜狠狠一顶,怒道:“你别在这少见多怪!活儿好的阿姨有的是——我碰上过50岁还能跟我们玩一宿的呢!”

“噢噢……好爽!”宋晓乐娇吟一声被肏的娇躯发软,忘了揪住胯下的鸡巴,于是已经达到半硬程度的鸡巴就垂落下去,随着孙长胜的撞击前后甩动,啪啪有声,回头浪叫道:“哥哥你好厉害!鸡巴虽然不算大,但好会肏啊!这么一会就把我干软了,都快要弄死我了……”

孙长胜听见异响再次低头就看见他的“长鞭”甩来甩去的划着圈子却也有趣,于是问道:“那你等会彻底硬起来的时候还这样甩着,不难受吗?”

宋晓乐连忙道:“哥哥你放心,一般我挨肏的时候不会彻底勃起的……你要觉得我这玩意碍眼,咱俩就换换姿势,我趴下压住它……”

“无所谓,你不难受就行。”孙长胜一边挺送一边笑道:“刚才我是让你的身高和喉结吓着了,现在这么一唠嗑才发现你也挺女人的……”

宋晓乐嗔道:“我就是女人!”

“行行行,那你别趴下了,干脆翻过来吧……”孙长胜乐呵呵地道:“长鸡巴的女人我还是头一回肏呢,可得近距离看看,能不能给你摇出个花来!”

宋晓乐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愕然问道:“你要干什么?”

孙长胜指指沙发答道:“干你啊!”

“哦……”宋晓乐老老实实起身,按照指挥坐到沙发上劈开双腿,下意识伸出一只手抓住鸡巴固定,却被喝止了。

“松手,你别抓着它。”

“哦……”

于是宋晓乐就呆呆地劈开腿看着孙长胜站到自己胯间挺枪直入,一边狠狠撞击着自己的身体,一边低头看着自己的肉棒螺旋画圈,而且还会特意调整角度,时而朝左、时而向右,顶得小腹剧颤,肉棒像狂风中的蘑菇一样摇晃。

良久,宋晓乐忍不住狐疑问道:“你……这是觉得肏变性人很有成就感?”

“没有。”

“那是什么?”

“好玩!”

“好……玩?”

孙长胜看着满脸问号的宋晓乐,无奈放慢动作,解释道:“咱又不缺快感,也不需要发泄什么欲望……那性交不就是为了玩嘛!”

宋晓乐低头看着自己不断摇曳的鸡巴凌乱道:“你这是在玩我?”

孙长胜愕然道:“啊,不行吗?那我给你肏到高潮,咱俩就两清!”

“别!”宋晓乐目光闪动,微微调整下姿势侧过头道:“你玩吧……我……嗯,是挺有意思的……”

孙长胜嘿嘿笑道:“你知足吧……今天有这些大洋马一比,我才觉得你是个女的……这要是在国内我肯定不肏你!”

宋晓乐伤心垂首道:“是啊……我这身材在国人里算壮的了……”

“还行吧,小细腰、大屁股、大奶子……就是肩膀稍微宽点。”孙长胜认真点评道:“在国内没准能当模特呢……不过你这鸡巴可没法穿比基尼啊,藏不住!”

“谁说的……人家经常穿!藏得可好了,平平的,不脱根本看不出来……”

“是吗?有空让我见识见识!”

“好……等会肏完的给你看……”

**************************************

待续

不愧是淫生狼友,大家对人妖的接受度比想象中略高哈。

换成我的话,大概只能接受口,而且就像致命武力说的还得是亚裔……欧美变性人的容妆或者风格实在让人预起不能。

综合大家意见让大圣出马拿下人妖……如果大家还觉得辣眼睛,也可以考虑让宋晓乐爱上孙长胜,彻底切掉,变个性。

其实圈子对于人妖或者变性人如何看,我想表达的关键还是“态度”,而不是器官。

男性也有喜欢被毒龙的,甚至被女人戴上假阳具通前列腺的。喜欢同性和喜欢某种性行为方式是两回事,前者就是同性恋,后者最多算变态或异于常人。

确切点说就是huiasd认为,男人喜欢和男人性交,这是错的。

但如果男人喜欢被某些鸡巴以外的东西捅屁眼……emmm,姑且算嗜好吧,相对可以忍——这种“个人爱好”和圈子是理念应该不冲突。

假设在某个圈子里的标准群交场景下,让季重乐和孙长胜蒙住眼睛去干一个人妖的屁眼——过程有叫床有发骚有互动,他们没发现对方是人妖——那么对圈子来说他/她就不是人妖。

再延伸一步,把女性心态的人妖的鸡巴当成道具或玩具,应该也可以忍……就当真实女性绑了个假阳具呗。

至于那些心理完全是男性、只为哗众取宠的大屌萌妹,那就不可原谅了!

狼牙棒伺候!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世界之重乐酒店 十七章(补全)

7 评论

  1. 看评论其实不管能不能接受,都比较喜欢亚洲人妖那种反差感嘛,外表是美人其实脱了比你大2333对于美国那种打着政治正确名号恶心人的人妖估计是看着都倒胃口。不过楼下讲的确实有道理,人妖这玩意儿在国内受众也不广,写出来不一定画风能跟得上淫生系列,毕竟淫生系列对于性也蛮极端的,就看作者怎么写了,我还蛮期待能写出什么来的哈哈哈。就怕太折磨作者脑细胞嘿嘿。

  2. 哎,上一篇长回复就我写的,结果昨晚登录出问题了。还以为白写那么长了呢。早上这篇算查了一下资料,略有修改吧。

  3. 支持写人妖,能接受肏屁眼。但是我觉得不容易写好,淫生世界里的男女都是偏向各自性别的极端的,很

    少有偏向中性的性向。所以性别转换,或者同性爱这种特别的取向,是一种特例,或者是调剂,要完全融

    入淫生的设定,并且能自洽基本上不太可能。佳怡不说嘛,女女玩得再热烈,其实是为了一顿好肏屄,或

    者是肏屄间歇的调剂。

    现在LGBT可以说是政治正确,我看四爱什么的现在也特流行,淫生中有所体现也是世界观与时俱进的体现

    ,按照淫生的生活方式,圈子不断进步,难免老圈子会遇见各种性向的成员。不过我觉得,淫生的男女读

    者应该都比较直,所以光写原来风格的淫戏,写写肏屁眼,很难搞出撸点来。而且人妖上阵,乱伦哏,老

    公老婆乱交哏,发骚哏,怀孕哏一下都失效,淫生里的骚嗑没了一大半,就不好看了。

    所以我觉得淫生里的人妖必须要“美”,必须要“女人”才行。人妖不人妖的,大家对美的事物还是能有

    撸点的。像《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美是美,但是不能亵玩,只能柏拉图就没劲了。像日本的女装艺人

    松子,胖胖的,很有幽默感,很可爱,很有魅力,但是光谈性吸引力的话,就差很多了,这种不“美”的

    ,在淫生世界应该也不值得写。

    像刚刚宣布变性的艾比,从女装时代开始,就赢得了男性和女性的双重喜爱和肯定,相信没什么人了解过

    她的内在,纯粹是在几十秒里感受到她“美”,很“女人”。像《蝴蝶君》里的尊龙这种又美,又媚的就

    比较合适。影片里说,只有男人可以扮女人,因为男人更加“女人”。性别转换者,对两性应该都有特别

    深的理解,对自己的原生性别应该比普通人了解更深,也就是人妖可能比女人更明白怎么让男人爽。

    人妖比女人更会让男人爽,但是光写肏屁眼我觉得没啥意思。理论上人妖想把屁眼练到佳怡、小美这种神

    级水平,我觉得不太可能,而且已经有大神了,写起来就没新鲜感。人妖性技应该和女性有所不同。比如

    日本的男同,真空小拓也,就是有超级口交力。知名男优泽井亮,御女超6000,号称只要不想射,什么女

    生都没法让他射,结果小拓也上阵,几十秒就让他缴枪了。

    我看过不少打飞机的视频,男主都反映,会撸的人来操作,感觉比跟女朋友做爱还爽。

    总结一下,支持写人妖,能接受肏屁眼,但是肏屁眼没啥亮点。淫生里的人妖必须要“美”,比女人还“

    女人”,人妖性技必须和女性的有所不同。

    也许可以写写前列腺高潮,手责,龟头责,男潮吹啥的。我是真挺好奇,就是没体验过啊。《六人行》里

    Joey不说嘛,他嫉妒女人有那么多高潮方式,甚至靠想象都能高潮。不过从生理上来说,持续性爱和连续

    高潮,男人算是无缘了,泪~~

  4. 肏,一定往死裡肏

  5. 看人妖干妹子还行,画面还不错,男人干人妖就算了吧……实在是有点接受不了。主要是美国华裔那个妆容也接受不了,其实日本泰国人妖看着蛮舒服的,但是美国华裔妆实在是很倒胃口,没见过的诸位可以去搜搜看,美式华裔妆真的是不咋样。总之人妖角色还是干妹子就好,干男人画面太辣眼睛哈哈哈,

  6. 确实 , 按照人物性格来吧, 人妖人妖,不还是男的吗...

  7. 孙长胜可以试试,他插宋晓乐,宋晓乐插别人。主角老季就算了,整个钢铁直男的人设吧,免得辣眼睛。
    宋念蕾名字应该有特殊意义。念蕾,念蕾,特指一个人嘛。或许可以设个ptsd人设。跟宋晓乐整成人妖联系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