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七、八章安吉丽娜的客房服务
  白晓飞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先见见安吉丽娜,然后再决定是不是集合众人来缉拿她。
  不知是否因为并不属于这个时代,所以他对所谓的间谍、卖国之类字眼并不敏感。反倒是与安吉丽娜一夕情缘之后,产生了某种亦敌亦友的关系……有些陌生、有些亲近。但白晓飞始终感觉,安吉丽娜并不会真正的加害自己!
  所以他很想单独地问问安吉丽娜,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也许是因为封城所带来的压抑气氛,夜晚的罪恶之都格外明亮欢狂,通彻的灯光仿佛要把城市照成白昼一般,充满了回光返照的味道。
  白晓飞看着客房门无声的打开,复又无声关闭,没有发出半分声响。然后,安吉丽娜就静静站到了他的面前。
  和三维镜像中一样,安吉丽娜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袍,从颈部一直延伸到脚面似乎像是一件睡衣,宽大的衣襟将娇躯紧紧包裹起来,隐隐显出葫芦样的曲线。乌黑的长发亦是同样随随便便的披散在肩上,脚下赤足,仅穿着一双拖鞋,给人一种十分慵懒的感觉。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中,透着几分疲惫与憔悴,令人不由自主地升起怜惜之情。
  不得不承认,无论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安吉丽娜都是天生媚骨,有着一种激起男人欲望的神秘力量。让白晓飞仅仅是看到她,就忍不住“咕噜”一声,吞了口吐沫,下身不由自主地肿胀起来。
  安吉丽娜美目流盼,看见白晓飞样子,嘴角微微扬了扬,轻轻说道:“客人,您的客房服务到了呢。”
  白晓飞并没有起身像绅士一样迎接安吉丽娜,而是半躺在床上,板着脸拍了拍枕边的空位,沉声命令道:“过来这里。”
  安吉丽娜莲步轻移,仿佛一只小猫般走过来,乖乖合身躺在床上侧卧着。柔软的睡衣立刻熨帖着腰间凹陷下去,展示出一个标准的曲线。她的身体恰到好处地靠近白晓飞,仿佛已经紧紧贴在他身上,其实却只是光滑的睡衣布料刚刚擦到他的肌肤,却没有任何肢体接触的地方,保持着一种非常微妙的尺度。
  白晓飞的半边身体被缎子一样润滑的睡衣轻轻擦过,心情仿佛也像水波般荡漾起来,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声,问道:“李察威尔和叶长天呢?他们怎么没有跟你来?”
  安吉丽娜的身体微微一僵,随即若无其事地反问道:“古月枫和艾佛璐茜呢?她们怎么没有来抓我?”
  白晓飞皱眉答道:“如果你来的目的,就是想要投案自首,我现在可以帮你叫她们。”
  安吉丽娜的表情微微一黯,但是立刻抬起头来轻轻媚笑道:“我来的目的,好像是给客人提供客房服务哦。”
  白晓飞无奈地摇了摇头,岔开话题道:“我见到顾天豪了。”
  安吉丽娜双眼一亮,用十分真诚的声音应道:“恭喜你。”
  白晓飞淡淡道:“你没有告诉我,罪恶之都里有两个顾天豪。”
  安吉丽娜轻声道:“都是一样的,无论你见到哪一个,你的问题都可以解决。”
  白晓飞有些诧异地问道:“只要走出这间旅馆,我的一举一动都应该在你们的监视之下吧?难道你不知道我见到了他!”
  安吉丽娜眨了眨眼睛,双眸中仿佛升起一团雾气,轻轻道:“如果我说,自从离开联盟之后,我就没有收到过任何外界的消息……你信不信?”
  白晓飞微微一怔,问道:“你被软禁了?”
  安吉丽娜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继续追问道:“你见到顾天豪……他,他怎么说?”
  白晓飞耸耸肩:“他说不认识你,还告诉我——想要学采阴补阳,等于做梦!”
  “怎么这样!”安吉丽娜双眉一扬,有些气结地道:“我不是告诉你,一见到顾天豪,就把你身体上的情况告诉他吗!你到底是怎么说的?”
  白晓飞怒道:“这两个家伙,一个老神棍,一个老赌棍,我又信不过他们!怎么可能直接把我的情况告诉他?”
  安吉丽娜微微一怔,旋即黯然道:“是我的错,我早该把事情跟你说的明白一些才对。”
  白晓飞忍不住问道:“你和顾天豪……究竟是什么关系?还有,他真能解决我身上的问题吗?”
  安吉丽娜默然片刻,目光漫无焦距地游移在不知什么地方,良久才轻轻问道:“他们两个……还好吗?”
  白晓飞答道:“目前还算好,如果李察威尔不去找麻烦的话,也许还能继续好下去。”
  安吉丽娜一震,惊道:“李察威尔去找谁的麻烦了?老顾天豪还是小顾天豪?”
  白晓飞看安吉丽娜的神色不像作伪,不禁奇道:“你不知外界的消息也就算了,怎么连李察威尔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安吉丽娜低头应道:“人家在旅馆里等了你一整天,根本就没有和李察在一起!而且……就算我跟着他的时候,他也不会告诉我,自己要去做什么的。”
  “一整天?那你为什么不直接上来找我!”
  “……”
  
  看着安吉丽娜默然无语地垂着头,做出一副可怜兮兮、泫然欲泣的表情来,白晓飞又好气、又无奈地问道:“你究竟想来做什么?如果连这都不肯的说的话,我可真的要喊人了!”
  安吉丽娜正色问道:“如果我说,李察威尔只是派我来陪你睡一觉,你会不会相信?”
  白晓飞怔了怔,断然应道:“不信!”
  自然不信!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安吉丽娜的价值都要比自己大。对李察威尔来说想要碾死白晓飞不过是伸伸指头的事情,而派出安吉丽娜来执行,显然等于开着顶级跑车去撞老鼠,就算成功了都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安吉丽娜叹了一声,悠悠答道:“换成是我,也一定不信……可,事实就是这样。”
  “这怎么可能?”白晓飞失声叫道:“李察威尔不要你了么?”
  “是啊……”安吉丽娜的表情幽怨到足以让岩石融化,轻轻看着白晓飞问道:“他不要我,所以我就来投奔你了……小弟弟,你肯不肯收留我?”
  “唔……理论上说,我应该很高兴地收留你才对……”白晓飞苦笑着答道:“可是……为什么我却觉得你一点都不像是需要人收留的样子?”
  安吉丽娜轻轻往前靠了靠,柔软的身躯贴在白晓飞的身侧,顿时让他感觉到肌肤中那惊人的弹性:“那你觉得我怎样才像是需要人收留呢?像只流浪猫一样,朝着你喵喵叫吗!”
  白晓飞微微一怔,想象着安吉丽娜像只小野猫一样摇尾乞怜的媚态,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有些口干舌燥起来。距离两人上一次欢好,虽然已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可是安吉丽娜体内那疯狂的吸力,仍旧让白晓飞记忆犹新,感觉自己就好像只扑火的飞蛾一样。
  安吉丽娜的天生媚骨,一身冰肌玉肤看似羸弱的鲜花,不堪狂风暴雨摧残,惹人楚楚爱怜。但越是与她合体交欢,越显得狐媚骚艳,就像从性爱中受到雨露滋润,让男性生出烧不尽的欲火,疯狂迷恋她的成熟香躯,想征服她高高在上的样子。
  如果不是白晓飞的特殊体质,他几乎想不出,安吉丽娜会在男女之间服输求饶的样子。而即便是自己和她欢好的那一次,事后也没有看出她有任何惧怕的态度。
  
  仿佛感应到白晓飞的想法,安吉丽娜轻轻动了动,身上的睡衣就好像蛇皮一样脱落下来。露出里面的黑色文胸和内裤,出众的身材尽显眼底,要前有前、要后有后,艳丽非常。浑圆的玉峰挤露在文胸外,乳沟深不见底,黑色布料上被顶出两粒凸起,丁字内裤的裆部紧勒着她的幽谷,印出了花唇的深刻轮廓,两条诱人的大腿沟都露在外面。
  这般有人的场景,顿时让白晓飞的下体更加鼓胀起来。
  安吉丽娜似乎有些得意地笑了笑,朱唇轻启、呵气如兰地问道:“小帅哥,你如果没有其他话要问人家,是不是应该让我开始工作了?”
  白晓飞愕然道:“唔……你不怕被我吸成人干么?”
  安吉丽娜叹了一声,纤纤玉手已经抚上白晓飞的身体,同时幽怨地说道:“怕又怎样?工作还不是要做!你又不肯养着姐姐,人家就只好自食其力,完成任务才有饭吃啊……如果直接被你吸成了人干,也好过苦命地饿着肚子吧?”
  “呃……其实我已经可以控制了。”白晓飞感到安吉丽娜手指的动作,整个身子忍不住微微躬起来,用商量的语气说道:“好姐姐……咱们讲和吧……恩……如果你不吸我,我就也不吸你,好不好?”
  “当然——不好!”安吉丽娜的话音未落,猛然一低头,柔软的身体就扑了过去,将头侧放在白晓飞的小腹上。手中抓着的粗大肉棒送进嘴里,轻轻地咬了一口,这才含糊不清地恨恨说道:“我要报仇!我就不信,你从嘴巴里也可以采阴补阳……我不但要吸你,还要榨干你,一直吸到你求饶为止!”
  “唔唔唔……”安吉丽娜的舌技竟然丝毫不弱于她幽谷中的强劲吸力,舔吸之间就好像一道越收越紧的钢箍一样,爽得白晓飞几乎立刻就喷发出来。只得胡乱伸手重重拍击着安吉丽娜露高高耸起的小半个屁股,用掌上传来美臀的结实触感去抵抗射精的诱惑。
  手掌落在美臀上,发出“啪!啪!”连声,安吉丽娜吃痛,忍不住呻吟一声,眯起眼睛似是痛苦又似欢愉地叫道:“小帅哥,人家的服务里不包括SM的哦!”
  “笑话!大爷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如果不乖乖听话,当心我不给钱哦!”白晓飞双手拉住安吉丽娜香肩往怀里一带,她便重重跌在白晓飞胸口。
  “嘻嘻……人家不要你的钱,只要你的精子!”安吉丽娜微微一笑,闭上美丽的双眸,像一个平凡女子般等待被拥抱的幸福,任白晓飞慢慢吻上朱唇,一动也不动。
  白晓飞在安吉丽娜脸上和唇上乱吻,令她的鼻息渐渐加重,呵气如兰,身体慢慢整个趴伏到白晓飞身上。
  “唔……你刚才吸了老子,老子也要吸一吸你才行!”白晓飞一路吻过安吉丽娜坚挺的酥胸,只感到全身血气直往脑上冲,猛地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然后低趴下身来,双手抱住安吉丽娜修长的玉腿,脸埋入她双腿间,舌头贴在丁字裤底部舔弄起来。
  “啊……小弟弟,你还真是不肯吃亏呀!”几下功夫,安吉丽娜已是娇喘吁吁,玉首后仰,一头乌黑的发丝轻轻摇晃,脸上神态由明艳变为娇媚,发出荡人心魄的娇吟。
  “果然还是熟女好呢,这么快就可以开始了……”白晓飞看着安吉丽娜春潮泛滥的阴户,用手指拽住丁字裤的底端,大力挑拨着,让出足够宽广的空间来,让浓密的幽谷尽数展现在眼前:“你不晓得配合一下么?”
  白晓飞双手轻轻搭在安吉丽娜的翘挺圆臀,直接用肉棒抵在火热的阴壁缝口。安吉丽娜眨了眨眼,一只手拉住丁字裤的底端,另一只手扶住了肉棒,配合白晓飞对准深深的密穴。白晓飞这才满意地沉腰一挺,肉棒在安吉丽娜的带领下,冲开壁肉的包围,向花房深处挺进。
  “喔喔……小帅哥……你比上次熟练了呢!”
  “嘎嘎……不只比上次熟练,也比上次厉害才对!”白晓飞一开始就发动狂猛攻势,粗长的肉棒大起大落,顶得安吉丽娜不住摇晃。除了冲刺,他也贪婪地爱抚安吉丽娜光泽白嫩、凹凸有致的胴体,细细地欣赏着。
  狂野甩着乌黑油亮的长发,安吉丽娜搂住白晓飞的脖子,圆润的乳房上下跳动,雪白的屁股前后地挺动着,主动吸引肉棒在自己的幽谷内进进出出,发出一阵阵撩人的拍肉声。
  这一次欢好,安吉丽娜似乎格外的热情,展现出惊人而充沛体力,像是一头雌豹般难以驯服。同时紧缩的阴户好像强力的水泵一样,不断吸吮着白晓飞的肉棒,让他爽到极点。
  白晓飞只觉得肉棒前端越来越紧,似乎随时都可能被安吉丽娜吸得丢盔卸甲。奈何自己的身体异能却只能在射精之后发动,于床底之间却没有丝毫作用。唯有咬紧牙关,在肉体上加倍努力,正面打赢这场肉搏战。
  深吸一口气,憋在肺部。白晓飞玩命的挺动腰部,把安吉丽娜双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动,带着红嫩的阴肉翻进翻出,汗水混合着淫蜜,由她的腿间流到床上,更把丁字裤的下半截整个打湿,变成一根贴着雪嫩肌肤的细绳子。
  “喔喔……小帅哥……再用力些……哦……”随着白晓飞双手扯掉安吉丽娜的文胸,翻弄把玩着一双坚实美乳,安吉丽娜终于失声呐喊起来。抬起双腿,紧紧夹住白晓飞的粗腰,让白晓飞一次次深深插入她体内,美丽的阴户愈发紧缩起来。
  “喔喔喔……不是说好了不吸的吗!”
  “啊……人家每到高潮就会自然发动……我也没有办法啊……”
  察觉安吉丽娜喘气凝重,玉体微颤,花房连同壁肉一起哆嗦着吸吮着白晓飞的肉棒。就好像一张吸盘,仅仅裹住肉棒的每一个细胞,令白晓飞就此失控,一股股的火热白浆喷向她花房深处。
  “呜……可恨……还没有把你干到求饶啊!”
  “喔喔……人家已经高潮了啦……你想干死人家吗!好烫……”
  高潮中,安吉丽娜紧紧抱住白晓飞的背,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到最大限度,阴户紧紧贴着白晓飞下身没有一丝间隙,下体浓密的阴毛,由于沾满了淫液而变得杂乱地贴在玉户附近,黑色的丁字裤被玷污得一塌糊涂。
  “唔……来了!你乖乖的,在里面不要乱跑……等我找你……”
  忽然一阵恍惚,仿佛整个房间都旋转起来,连同极度欢愉中的二人都被某种力量拉扯着,朝白晓飞熟悉的混沌之地飞去,他只来得及喊了一声,警告中安吉丽娜不要慌乱,然后就昏昏坠入了无尽的虚空之中。
  
  温暖、亲切、宽广、安适……就好像母亲的怀抱里一样。
  白晓飞舒展身体,轻车熟路地吸纳着周围的能量,感觉仿佛一道道清泉在体内流淌。他忽然想到,如果人在一出生的时候就有记忆的话,自己此刻的感觉,是不是就好像一个婴儿回到了母亲的子宫当中呢?
  不知是否因为曾经吸纳过安吉丽娜的记忆,这一次进入的时候,白晓飞并没有接受到太多影像。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三个人影,随后就是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不知是来自安吉丽娜的记忆,还是来自进入这个混沌世界的过程?
  微微动了一下,奇怪的发现周围能量进出的方式似乎有些变化。以前的时候,它们都是欢快地进进出出,顺带改造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在体内留恋的迹象。而现在这些能量发现自己的时候,却好像迷路的孩子忽然找到了家般蜂拥而至。
  白晓飞甚至听到虚空中传来一种欢呼雀跃的声音,就好像寂寞了无数岁月的囚犯,终于找到一件新玩具般欣喜。
  感受着股股能量争先恐后朝自己汇聚的时候,白晓飞心中升起一种明悟——知道经过几次进出,自己的身体已经被这个世界彻底接受,成为了混沌之中的一份子。所以这些混沌中的力量不再对自己进行改造,而是直接与自己融合为一体。
  这种融合的速度,当然比改造快得多!
  白晓飞欣喜地发现自己的体能不断提高,竟似没有容纳的极限一般。顿时高兴的几乎跳着脚大叫一番——我靠!以前只是被这些能量进出几次,老子就已经到了人阶七级。现在它们全都跑到我这里常驻,而且身体好像一直都能装下的样子……这样下去,老子岂不是很快就能冲进地阶,只怕进军天阶也不用很久吧?
  这种欣喜转瞬间蔓延开来,就好像一滴水汇入江河,慢慢成为整片海洋。又好像一粒种子落进泥土,转眼间开枝散叶。白晓飞甚至看见自己的身体中的力量变化成了一片片晶莹翠绿的树叶,依附在自己四肢百脉形成的枝干之上。
  而身体中所有肮脏、腐朽、沉积的一切变成了缕缕轻烟,飞出自己的体外。一瞬间,那些力量的枝干发芽了。条条新枝向自己身体中的各个角落伸展开去,转眼就形成了一片茂密的绿荫。花香阵阵,从绿荫里飘来,竟然透过了自己的身体,向外扩散了出去,所到之处全都弥漫着特殊的芬芳。
  白晓飞隐隐觉得这种状态似乎有些不妥,可是却又说不清究竟不妥在什么地方。而那种温馨喜悦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好,让他舍不得脱离。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自身的变化,整个心神被一种无比的喜悦包围着,忘记了时间与空间,忘记了身在何处,甚至连自己的存在也渐渐淡忘……只想一直这样,沉浸在混沌的虚无中,沉溺在那片欢快的海洋里。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阵急切的、焦虑的,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刺激猛然冲破了那层温暖的屏蔽,一下子冲进白晓飞脑海深处——“快醒来!你不能留在这里!”
  白晓飞微微一楞,懒洋洋地问道:“你是谁啊?”
  那个意识迟疑着,似乎也有些迷茫:“我是……我是……我是——安,吉,丽,娜!”
  “安吉丽娜?别烦我,让我再休息一会……”
  “不行,这样你会死的!快醒来!”
  “死?死是什么啊?呃……会死!?”
  白晓飞怵然一惊,猛然从那种充满欢喜的境界中挣脱出来!
  
  还是混沌的世界,还是一片虚无之中。
  白晓飞却发现自己的意识体竟然变大了,甚至大到一个自己都无法探究的程度,仿佛无边无际,已经跟整个空间融合在一起!而意识的边缘,尤自扩散着,就好像要重新归于虚无,融化在这一片空间之中。
  在自己的身体之内,有另一团意识正在激烈的挣扎着,想要挣脱自己的束缚,离开这个世界,那应该就是安吉丽娜。
  可是和白晓飞比起来,安吉丽娜显然并没有被这个世界所接受。所以她的挣扎显得那么无力,就好像垂死的小动物一样,几乎起不到半分作用。
  “怎么会这样?”
  白晓飞失声叫了一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引起了整个空间的震荡,由远及近都虚无都泛起层层波纹,就好像随时可能塌陷一样。骇然之下,他连忙包住安吉丽娜的意识,在脑中疯狂默念道:“别怕,我马上带你离开这里!”
  随着白晓飞离开的意识似乎有一声叹息响起,他那大而无外的意识体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急速收缩起来,这种剧烈的变化让白晓飞脑中一荡,仿佛万针刺骨般难受。紧接着,那种收缩又变成了回旋,就好像要把他的身体拧成一根细细的直线。
  虽然没有身体,可是白晓飞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十八层地狱般的酷刑,顿时闷哼一声,昏了过去。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八七、八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