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一章任何事情都可以
  对蠕微星皇族,人类知之甚少。
  作为彼此一直保持着敌对态度,并且迟早可能会有一场战争的两族人来说,不能得到蠕微皇族的相关情报,一直是人类耿耿于怀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就是蠕微星人对于他们的皇室实在是太忠诚,对外族人实在是太警觉!警觉到一旦有人朝他们打听皇族的消息,前一刻还坐在桌子前面高高兴兴跟你喝烈酒、讲笑话的蠕微星能立刻掀了桌子,拔出刀来问你“什么意思?想做什么!”
  仿佛这是一个根本碰不得的话题,就像龙的逆鳞一样!
  对白晓飞来说,从海盗头子贝汉姆口中听到的那些蠕微皇族的“秘密”,几乎和所有人类特工打探出来的消息总和一样多……由此看来,这贝汉姆的确是蠕微星人中的异类,也难怪他会被赶到太空去做海盗。
  
  蠕微皇族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可以自由改变皮肤的颜色,在红、绿、白,三色之间转换。不过这种转换显然不可能像拿着染料涂抹画板一样简单,其中很可能需要某些危险的、艰难的、复杂的过程。
  从刚才绿妖儿想通过“变色”来提升力量,却被黄肤女孩喝止——由此分析,想要急剧变色的话,蠕微星皇族可能也需要付出极为昂贵的代价。这就好像一个武者用某种方式封印了自己的力量,虽然可以解开,但必须按部就班地一步步完成。如果急切之间就要突破,无疑等于和自己所封印的力量合力对自身轰上一记。
  那么,能够让一名蠕微皇族不惜伤害自身,也要全力维护的“人类女孩”——真的,只会是人类吗?
  答案有些匪夷所思,但却又呼之欲出。
  
  白晓飞和潘莉萝对视一眼,喃喃道:“所谓蠕微星女皇的特殊能力,难道就是比皇族多变几样颜色?不会这么巧吧?”
  潘莉萝平静地说道:“反正已经把人制住了,找个地方问一问就是。”
  白晓飞让潘莉萝伏在自己背上,双手一边一个,夹起绿妖儿和黄肤女孩,腾空而起朝着奇峰号藏匿的方位飞去。同时皱眉道:“这小姑娘是个异能者,我刚才感觉到她被你制住之前,似乎想发一个大招……非常非常厉害的大招!”
  潘莉萝应声道:“但是她没有出招?还是没有来得及出招?”
  “是没有出招,不是来不及!”白晓飞苦笑道:“如果那一招真的用出来,只怕我未必挡得住。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对敌人手下留情,无疑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在这个铁与血熏陶着的年代里,还有这样的女孩吗?
  潘莉萝自然明白“有意思”这三个字中意犹未尽的地方,闻言提醒道:“当心她是故意装出来,只为了骗出咱们的底细——奇峰号如果被蠕微星人发现的话,可能你真的就要试试用肉身飞回银河系了。”
  白晓飞微微一怔,问道:“那怎么办?”
  潘莉萝伏在白晓飞肩膀上,呼气如兰,用难得听到的古怪腔调道:“怎么办?你对付女人不是最有办法吗……当初是谁把我教育的服服帖帖,连续30分钟不许呼吸的?”
  “呃……这么说来,以蠕微星女皇为调教目标的话,的确让人很有动力啊……”
  
  将二女掠回奇峰号,虽然这两个蠕微星女性的身上还有很多疑点,不能确认她们一定就是蠕微星的皇族和女皇。不过白晓飞还是十分警惕地驾驶着飞船换了一个位置,并开启隐身模式朝地下潜了数千米,确保蠕微星人找不到他们的行踪。
  然后,白晓飞先弄醒了黄肤女孩。
  一直叫她女孩,其实并不贴切。仔细观察,这名蠕微星女性的身体比例协调、身材饱满,就好像一颗熟透的果子。但不知为什么,白晓飞和潘莉萝都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童真的纯粹,就是唯有在小孩子身上才有的感觉。
  那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感觉——好像人们看见老虎的第一印象便是凶猛。其后即便这头老虎像小猫一样乖巧,也很难瓦解人们的警惕。而这个黄肤女性虽然看不出具体年龄,甚至可能比两人的岁数还大,但总是让人一见了,就把她当成可爱的孩童。
  黄肤女子醒来后并没有惊慌失措,在确认所处的环境后,便自然而然地道:“我要喝水。”
  白晓飞立刻拿了一杯水给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霍金娜,你呢?”
  “呃……我是白晓飞,我的同伴叫潘莉萝。”
  十分友好地互相通报完身份,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霍金娜安静地端着水杯,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清水,安然地好像在自己的房间一样。白晓飞则沉吟着,突然用地球语问道:“霍金娜,你是不是蠕微星人的女皇?”
  “女皇?”霍金娜眨了眨眼睛,用熟练的地球语答道:“我哪里像女皇了?难道你没看到,一群蠕微星人正在追缉我么!”
  “唔……我也很奇怪这件事情。”白晓飞皱眉道:“那个保护你的绿妖儿,分明是蠕微人的皇族,按理说以她的身份,想要维护一名人类不算难事……可你们为什么要隐藏实力,东躲西藏的呢?”
  霍金娜奇道:“咦,你怎么知道绿妖儿是皇族的?”
  “呃……她最后那个大招虽然没发出来,但皮肤下面的颜色其实已经变了。”
  “大招?看来你们对蠕微族的了解还是少了点。”霍金娜恍然点点头,叹了一声道:“蠕微皇族现在就只剩下不到十个了,岂是那么容易碰见的……绿妖儿当时并不是要变身,而是想强行晋级。”
  “晋级?”
  “就是从绿色肤系强行突破到白色肤系。你们应该知道,蠕微星人中有一定几率从地阶肤系进阶到高级肤系。但这个过程应该是自然发生,而并非主观意愿去进行突破——绿妖儿本来非常有希望成功的,可惜……”
  “可惜她为了救你,想要提前进入一个还不属于她的境界?唔……这个解释,似乎也说得通。但是她为什么这么看重你呢?”
  霍金娜叹了一声,皱眉道:“既然您和这位地球人也能成为伙伴,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和蠕微星人做朋友呢?”一边说着,霍金娜做出十分委屈的样子,乌黑的大眼睛一眨一眨,让人觉得我见犹怜,罪恶感徒增。
  潘莉萝见状上前一步,冷冷问道:“你的体内隐藏着十分强大的力量啊!为什么不对我使出来呢?”
  霍金娜无辜地放下水杯:“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唔……”
  白晓飞和潘莉萝对视一眼,都感觉霍金娜说的这一套答案虽然不算滴水不漏,但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两人却很难使出各种刑讯逼供、辣手摧花的手段来。
  潘莉萝轻声道:“隔离审讯——我在这边看着她,你把绿妖儿带到其他房间里弄醒了问一问,看她们说的一不一样?”
  
  白晓飞依言提起绿妖儿到了奇峰号的另一头,这才发现她已经陷入某种难以形容的状态中,整个人的精神世界一片空白,意识被隐藏在脑海的最深处。就好像蛇类在冬眠,就好像一只蛹在作茧,将自己彻彻底底的封闭起来。
  如果强行唤醒绿妖儿,势必会对她的精神造成难以弥补的损伤。白晓飞犹豫片刻,还是放弃这样的打算,反而在绿妖儿的娇躯外布下了一层盖亚能量,让她“睡”的更安逸一点。
  回到主控室,却见潘莉萝和霍金娜两人正在聊天。前者看见白晓飞面带沮丧的表情走回来,美目流盼着朝霍金娜笑道:“看来绿妖儿暂时无法证明你说的话,只好委屈你在我们这里做客一段时间了。”
  霍金娜嫣然应道:“好啊,这样我就不用担心被人追赶了呢。”
  潘莉萝淡淡道:“既然你只是蠕微星人的奴隶,那我们拼了性命来保护你,未免有些合不来。如果你想留下,还要付出些代价才行。”
  霍金娜眨了眨眼睛道:“我既不会开飞船,也不会操纵智脑,难道你打算让我做饭擦地?”
  潘莉萝反问道:“那你在蠕微星身边都做什么?”
  霍金娜想了想,扳着手指答道:“就是唱歌啊、跳舞啊、祷告啊……嗯,总之都是做一些让大家开心的事情。”
  潘莉萝的神色有些古怪地问道:“就只有这些?”
  霍金娜不好意思地笑道:“可能是我太娇惯,觉得这些就很辛苦了,不然我也不会逃出来……现在只要不让我唱歌跳舞,无论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那怕是擦地我也认了。”
  “真的除了唱歌跳舞,做其他任何事情都可以吗?”潘莉萝的嘴角微微扬起,绝美的脸庞慢慢欺近霍金娜,伸手重重按在她那结实饱满的娇小乳鸽上用力朝下揉搓着:“有些事情,很可能比擦地还要累哦。”
  霍金娜的身体微微一颤,却并没有躲开潘莉萝的柔荑,脸上的表情异常古怪。不但没有恐惧,反而好像有些欢喜,有些期盼。鼻翼中发出一声似有若无的呻吟声,轻轻道:“这就是你们要的吗……”
  “怎么?看起来你好像很喜欢?”
  “喜欢?也许……”霍金娜的喘息声渐渐急促起来,一副不堪挑逗的样子。她的眸子依然清澈如水、纯洁如婴儿,而声音中却多了几分浓浓的欲望:“你们,可以这样对我。但是要记住,千万不能让绿妖儿知道这件事情……否则,就会有你们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哦?什么事情?”
  “我不能说……”霍金娜娇吟一声,身体在潘莉萝的玉手下绷得笔直。一双清亮的眼睛直直望着白晓飞,俏脸忽然粉红起来,仿佛换了个人般,声音忽然间变得沙哑而充满磁性:“来自异空间的存在啊,记住我刚才说的话!然后……来取走我的纯洁吧。”
  白晓飞微微一震,他从未见过一个人的眼神和肢体动作间如此不协调,仿佛判若两人,又好像霍金娜的眸子根本只是两颗人造的假眼珠。所以无论何时何地,都始终只显露出纯真与童稚的目光来。透过霍金娜的双眸,仿佛望见了她的身体里藏着另一个灵魂——不安分的、想要挣脱牢笼的灵魂!
  
  调教霍金娜,虽然半是戏言,但也有一半是白晓飞心中的愿望……他可以肯定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纯粹的、真正的人类!但究竟是蠕微星人,还是通过某种与自己类似的途径转化而成,目前还无法断言。
  时过境迁,白晓飞早已不是那个看见漂亮女人就像扑过去的初哥,但身为宅男的本质并无改变。虽然明明觉得这个霍金娜身上有着一种危险至极的味道,当看见潘莉萝动手解开她的衣襟,露出白花花的胸部时候,他还说忍不住凑了上去。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七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