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赌局继续
  峰回路转,顾天豪忽然要出面保下四号,顿时让白晓飞又惊又喜。
  喜的是四号不死,他体内的老白鼠自然也不会跟着遭殃;惊得却是明明应该举目无亲的四号忽然成为了众多势力关注的焦点,事态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预料的范围!
  就在这时,脑中的方晴晴忽然开口说道:“想不通了吧!要不要我帮你分析一下?”
  白晓飞喜道:“对了,刚才你是不是拦截了顾天豪的通话?知道他是收到谁的命令吗?”
  方晴晴淡淡答道:“和顾天豪通话的人,你也认识,而且就在不久之前还接受了人家的一份厚礼!”
  白晓飞讶然道:“是老顾天豪!”
  方晴晴沉声应道:“不错,这两个顾天豪之间,肯定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现在我告诉你的事情,都是我根据已知数据分析出来的,准确性接近百分之七十五,你要认真听好……他们要保住四号的目的,是因为老顾天豪已经看出了四号是生化人!”
  白晓飞自然想起老顾天豪在大厦中曾经问过自己,关于四号是不是生化人的问题。不由点头道:“估计是和艾佛璐茜打架的时候,四号用的身法太诡异,结果漏了底……不过这和保住他的性命有什么关系?当今的人类不是非常憎恨生化人么!”
  方晴晴淡淡问道:“人类之所以憎恨生化人,是因为他们不肯服从自己的主人!可是如果有人解决了这个问题,能够让生化人服从命令呢?”
  白晓飞怵然一惊,差一点失口叫出声来,已经明白了方晴晴的意思——叶长天卖给帝国的这批生化人,显然已经克服了原来的问题。虽然还没有达到彻底低眉顺目、俯首帖耳的程度,但是无疑已经失去了生化人对人类的抵抗意识,甚至可以放置到社会上,当成奴隶使用!
  而四号的出现,无疑更是生化人控制上的一个奇迹!
  如果这些生化人的制造者掌握了四号降伏同类的秘密,必然可以让生产出来的生化人达到惊人的服从性。老顾天豪背后的势力既然发现了四号的秘密,当然想要进一步研究其中的力量,至少不能让他落到叶长天手中。
  方晴晴叹了一声,悠悠说道:“生化人。作为一种廉价的战争工具,如果解决了操纵性的问题,当然值得很多科研机构甚至国家势力去尝试。尤其是老顾天豪背后的势力,忽然发现别人已经在这条路上遥遥领先,将自己甩在后面——眼下却忽然出现了一举反超的机会,他们又怎么可能不动心?”
  白晓飞苦笑道:“说来说去,都是想把四号抓起来切片研究罢了。”
  方晴晴提醒道:“还有一点,就是叶长天的身份,已经从某种程度上暴露了!老顾天豪背后的势力也许并不知道他偷偷向帝国联盟输送奴隶,但是起码已经知道——他所出售的奴隶中存在生化人!可以控制的生化人!仅只这一点,就足以让他成为众矢之的!”连续三个加重的语气,显示出方晴晴心中的强调意味。
  白晓飞恍然道:“老顾天豪想要得到生化人技术,就必须保住四号,而叶长天却显然不会容许四号这样的存在!所以……咱们可以和他们联合起来,一起对付叶长天?”
  方晴晴叹道:“两个天阶强者,几乎是一股不可战胜的力量。我只希望顾天豪这边的实力不至于太差,起码能够替咱们挡住其中的一个。这样……拖到教官出来之后,才有胜算。”
  白晓飞苦笑道:“不知当初老顾天豪去见叶长天的时候,又是为了什么事情?我只希望四号这块诱饵足够大,真的能引起他们两家翻脸才好!”
  “何止是他们两家……”方晴晴淡淡说道:“生化人技术的干系实在太大了,我已经把这样消息传给了爸爸。联盟方面应该马上就会派人过来!”
  “什么!”白晓飞忍不住怒道:“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把消息发出去了?”
  方晴晴有些歉意地答道:“四号落在咱们手里,总比落在其他人手里好!我答应你,一定不会伤害他的性命就是……”
  白晓飞苦笑一声,应道:“我怕的是四号也学他那个正体一样,万一被抓起来逃不掉的时候,就干脆自爆了事。”
  方晴晴严肃地说道:“现在叶长天出售生化人,应该只是某个小势力的个体行为。如果生化人技术被大规模应用的话,到时候受到威胁的将是整个人类!”
  白晓飞皱眉问道:“为什么帝国方面不直接购买叶长天的技术呢?”
  方晴晴冷然反问道:“如果你家里有一只每天都会下金蛋的母鸡,你会不会用一百个金蛋的价格把它卖掉?”
  白晓飞愕然片刻,叹道:“如果生化人技术,是会下金蛋的母鸡。那么四号岂不就成了能给这只母鸡踩背(配种)的公鸡!原来他忽然之间变得这么值钱了……”
  
  耽搁片刻,走到下一家赌场贵宾室的时候,赌局已经开始。除了几个保留席位之外,宽广的赌厅内人头攒攒、座无虚席,显示出四号挑战赌街的行为已经得到越来越多人的重视。
  “小朋友,你再不过来,座位就被别人占去了!”顾天豪抬手招呼了白晓飞一声,见他落座,这才压低声音说道:“夜王的手下已经到了,我估计他本人也很快就会到场。”
  白晓飞朝场中扫了一眼,果然见到很多穿着黑色制服的大汉遍布在各个角落里,目光凌厉地扫视着赌台前的四号、以及他背后的生化人。心知这些人对四号的威胁不大,但是却足以牵制住那些手无寸铁的生化人奴隶,不让他们逃脱了。
  赌台前站在四号对面的,一共有三个人,其中竟然有两个都是白晓飞刚刚见过的。分别是上一场赌局中的精悍老者,和永丰赌场的许南康。前者正得意洋洋地坐在椅子上,悠然看着与四号对赌的中年汉子,显然是已经出过手,并且先胜了一局;而后者眯着狭长的眼睛死死盯着四号,灼热的目光就好像看着件稀世珍宝一样,让人不寒而颤。
  白晓飞忍不住打了个突,喃喃道:“想不到这个许南康也是个赌术高手,刚才怎么没看出他是个玻璃……”
  
  此刻与四号对赌的中年汉子却已经汗流浃背,显然并不是他的对手。
  两人对赌的是骰子,每人手中各拿着一个高达25厘米的骰钟上下翻飞,不断摇动着。相比起四号来说,他对面中年汉子的动作十分花哨,骰钟沿着此人的身体不住翻腾,时而从腋下钻进钻出,时而凌空翻滚,就好像变成一只灵活的小猫。
  而四号只是不急不缓地摇动着骰钟,眼睛紧紧盯着对手,仿佛等待扑食的苍鹰一般。
  白晓飞看了片刻,却有些不着头绪,只得回身问道:“他们这是在赌大小,还是猜对方摇出来的点数?”回头看时,才发现一直跟在几人身后的丁长三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还是旁边的顾天豪好心答道:“猜点数,两人轮流做庄,对家必须根据庄家的动作,在自己手里摇出一样的点数来……刚才是大个子做庄,已经赢了一局。如果这一次他能猜中对方的点数,再摇出一样的,就彻底赢了。”
  艾佛璐茜失笑道:“难怪那人摇骰子摇得这样卖力,看着好像抽筋一样。原来是因为再输一局的话,就没得玩了!”
  话音刚落,却见中年汉子手中的骰钟划出一个大大的弧形,重重落在赌桌上。与此同时,四号的双眼一亮,手中的骰钟发出一声脆响,就好像什么东西断裂了一般,同样扣到桌面上。
  白晓飞见状笑道:“老白鼠摇骰子的习惯,全都一点不落地传给四号了。以前它和我赌的时候,每次扣骰钟之前都要用爪子在骰钟里面敲几下,好让人听不清最后的落点……我估计刚才四号也是这么赢的!”
  公证席上的公证站起身来,扬声喝道:“请两位离席。”
  四号和中年汉子各自退开几步,让公证走过来掀开骰钟。场中的观众屏息静气,看着公证掀开了中年汉子的骰钟,顿时惊呼一声。
  三十粒骰子整整齐齐码成三根立柱,每根十粒,都是一点朝上。最上端的一粒骰子斜斜竖立,用一个棱角稳稳陷入一点的空当之中,形成一个菱形。
  “杰克,三十粒骰子,零点。”公证木无表情地唱诵了一声,又掀开了四号的骰钟。
  “哇!”随着一片轻呼声,只见四号的骰钟下面仅有一堆细细的粉末,随着骰钟被掀开的瞬间飘散少许,已经丝毫也看不出本来的面貌。
  “战天,三十粒骰子,零点……结果一致,战天获胜!”
  叫做杰克的中年汉子喟然坐倒,脸上露出有些呆滞的神情,没有人再朝他望上一眼。
  
  公证继续说道:“战天先生,挑战葡京赌场,战绩一胜一负,现在进入第三轮。由许南康,代表葡京赌场应战。”说完,依旧面沉似水地退回公证席。
  许南康微微一笑,脸上竟然显出几分女儿般的媚态来,让人恶心到了极点,看着四号嫣然说道:“刚才我真担心你输掉,那样我就没有机会能和你赌一局了。”
  四号眼中显然并没有男人、女人或者人妖的分别,依旧冷冷问道:“你想怎么赌?”
  听到赌,许南康脸上少了几分花痴的神色,正容轻轻答道:“扑克,每人三百一十二张,猜顺牌!”
  猜顺牌是当时很流行的一种扑克游戏。就是双方同时开始洗牌,在一边记住对方手中牌序的同时,也要把自己手中的牌序记下来。然后双方都不许掀开牌,轮流抽出任意的张数,让对方衔接。例如许南康抽出三个五,四号就需要抽出三个六。然后轮到四号抽牌,如果四号抽出J、Q、K、A,许南康则必须接上2、3、4、5.但是庄家不许做出无解的牌面来,也就是如果四号手中只有23个K,许南康不能抽出24个Q来让他接牌,否则算负。
  这种赌法,同时考验了赌客的手上技巧还有眼力、记忆力、运算力。前文说过,这个时代的扑克已经有十二种花色,每副牌去掉大小鬼之后就是156张。所以许南康的玩法,就是人手两幅扑克,无疑不只是难度翻倍的问题。
  四号当然没有拒绝的权利。
  很快,公证席就把赌场中特制的扑克牌送了上来,决胜局开始……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八十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