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添人进口、喜得贵子,这事对大多数家庭来说是值得高兴的——孩子意味着血脉的延续、家族的兴旺,是一个家庭的新希望与新动力。

当然,私生子除外。

不过对某些人来说这事也无所谓,例如圈里男人多了不敢说,人均一个私生子轻松达成——为了让大家肏屄时候射的更有兴致,专门算好排卵期来轮奸群交的强制授精玩法了解一下?

身为骚货,在进圈之前做好意外怀孕的心理建设是题中应有之意,毕竟肏屄本质就是造小孩的过程,不会因目的是寻欢泄欲而改变……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社会上对单亲妈妈现象日趋宽容,圈里人也大多生活优渥,骚货们抚养孩子并不辛苦,个别情况也有大把的“绿帽侠”、“接盘侠”配合。

所以玩法普及前,圈里人对意外怀孕的态度都很淡定。又不是没那条件,大家的孩子大家养呗——就当提前体验育儿生活了。

可世界变化快,现在骚货们内卷的厉害,虽然强制授精被肏大肚子属于骚货们的自愿行为,并不需要谁来为此负责,但生命却不可轻慢、圈子里该有的表示还要有——正常是从圈里的活动资金中提取一笔补助给骚货,还需要抽调人手照顾孕妇和婴儿。

尤其圈里骚货在生育方面有着天然优势——要知道肏屄可是个体力活儿,每天打一炮的运动量比健身还激烈。所以骚货们的身体健康程度与阴道扩张能力都堪称优质孕妇,同时还有各年龄段的老骚货们传授经验、保驾护航,使得骚货们的生育风险和生育成本大大降低,育儿质量远超水平线。

这样一来很多小圈子生活就变得紧巴巴,尤其孕妇与新生儿数量与日俱增时,四脚吞金兽可不是浪得虚名,那真是花钱如流水一样!都是“亲生的”总不能亏待了,于是只能限制参与人数,平均每月添个新人再肏大个老成员的肚子,保持人数和开销平衡。

而王家不差钱,烦恼方向和普通圈子不太一样。

在小美带动下,本就不缺女人的王家圈子走上了高速扩张路线更发展出王家娃娃团这种特殊群体,早在强制授精玩法出现前就经常有骚货找王家“借种”生娃……其他圈子意外怀孕是“百家争鸣”,娃娃爸爸谁都可能。但对王家来说却是一笔写不出两个“王”字,大概率自家孩子,无非老王或小王的区别。

几年下来,主动取精加意外怀孕,王家私生子的数量着实不少。

尤其某些骚货与王家人关系很亲近、可谓亦妻亦友,除了没领证,基本就当老婆自处……她们就很难按照圈子常规方案处理。

例如小骚货潘颖,她从小舔着王家人鸡巴、喝着王家人的精液,看着王家父子拿大鸡巴在母亲潘宇楠和姥姥高清蕊身上纵横捭阖、肆意驰骋,然后水到渠成发展为祖孙三代与王家群男的乱伦群交。

算起来从王佐林、王佐洋兄弟到王五、王尧、王超哥仨,这父子两代人、五根大鸡巴前前后后在高清蕊、潘宇楠和潘颖这祖孙三代骚货的九个洞里肏了十来年,各自加起来时长几乎就是一辈子。

人心都是肉做得、骚屄也是,像潘颖这种关系给王家生下来的孩子就没法当成私生子——人家祖孙三代陪你玩了“一辈子”,你能不管?

反正当小丫头王清宇找上门来认亲时,王家众人都是满心欢喜的,完全一副离家多年的女儿终于归来的态度,唯有“被”当了爸爸的王超有点蛋疼……

***********************

堂兄弟三人里王超年龄最小,现在后来居上一下子多了个俏丽可爱、聪明活泼,还完美继承了母系骚劲与父系的体质女儿——小萝莉万里迢迢,单刀赴会,初次见面就和王佐洋与王超父子乱伦破苞,可谓骚货典范、羡煞旁人,这成就足以让王超吹牛好几年。

要说1x岁的小骚货王家也没少干,但普通小萝莉碰见王家大鸡巴那就是一回合的事儿,能坚持五分钟都足以自傲了。所以开始几年王家人还肯拿出点耐心调教她们,后来萝莉成灾,干脆就把这些小家伙当作跑进家门的小猫小狗一样。

大概心态就是——咦,闲着无聊,撸撸猫吧/肏几分钟小萝莉吧。总之就没把肏萝莉当成性交看待……只有母女连床的时候,那些淫二代小萝莉才有机会在亲妈看护下体验王家大鸡巴的真实威力,更多时候还是在旁观。

言归正传。

由于某些历史原因,王清宇的姥姥和太姥姥暂时无法回国,她妈潘颖需要留在国外处理业务,托人将她送回王家。

没有亲妈管教,空降的小萝莉就算彻底放飞自我了。王超才发现这孩子人菜瘾大,每天都要含着精睡、夹着屌醒,见着家里人在淫戏就凑上去,挨肏时候又索需无度……

这不,天色刚亮,王超就被门外那阵阵杀猪般的叫床声惊醒了——没有具体内容,单纯是清脆的“嗷嗷嗷”,一听就是小萝莉的声音。

“我操,这丫头晨练这么有激情啊!”王超揉揉眼睛,翻身躺平无奈道:“咱妈也不说照顾点……可别又给肏到脱水咯。”

“你咋不担心担心你爸那老腰呢!”身边的女人坐起身来,没好气地道:“你这一百多斤压在上面,让我怎么照顾?”

王超这才醒悟身边睡着的是母亲徐颖,连忙换了脸色笑道:“哎呀妈,我还以为是琪琪呢……”

徐颖嗔道:“昨晚不是你说最近上火,要和我睡么!”

“对对对,差点忘了!”王超闻言翻身上马、挺起晨勃的大鸡巴,伸手劈开母亲雪白的双腿“噗嗤”一声齐根插入肏弄起来,笑道:“妈你这老屄就是败火哈,一宿泡下来,我的鸡巴就不疼了。”

徐颖嘤咛一声,伸腿盘住儿子的后腰,道:“肏别人的老屄叫败火,妈可不一样……哎呦,我儿子这大鸡巴回到出生地,应该叫回家充电才对……妈恨不得把浑身的力气都给你传过去……让我大儿子越肏越有劲!”

王超耸着腰杆笑道:“那必须的,肏谁没劲,肏妈也得有劲儿啊……”

母子正淫戏,忽见房间被推开,王超的老婆周琪琪扶着腰走进来道:“醒了赶紧出去帮忙,老头们快撑不住了。”

“老头……们?”

“撑不住!”

母子二人齐声发问,王超讶然道:“咱爸又逞能了?他就算躺着放挺,清宇也榨不动他啊!”

周琪琪苦笑道:“王清宇把她那帮骚鲜队招来了……在客厅缠着赵大爷、孙大爷和咱爸他们锻炼身体呢…………”

徐颖扬眉笑道:“这么热闹?快出去看看!”

随着圈子整体基数的扩大,各年龄段成员都在增加,除了王清宇这样的小萝莉外,还有王佐洋这样的中老年人,有些是年龄自然增长的老圈子,也有各种原因新加入的——例如王佐洋的好几位老邻居。

来到客厅,就见以王清宇为首的七八个小萝莉正伏在沙发上高高撅着屁股蛋,承受着王佐洋、赵大爷、孙大爷和几个小正太的后入冲击,一个个被肏得前仰后合,嗷嗷乱叫着。

王清宇已经被肏得香汗淋漓,胯下水流成河,犹自仰着头叫道:“姐妹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啊啊,这晨练可是咱们小女生为数不多的挨肏机会!平时他们要松要紧、要干要湿的,也就晨练时候不那么挑……”

王佐洋按住“孙女”的屁股蛋一边冲撞一边喘着气道:“对,锻炼身体嘛!反正都是挺腰收屁股,桩子就结实就行,鸡巴舒不舒服无所谓……”

旁边的孙大爷已经头发花白,双手掐着小女孩的细腰一边卖力抽插一边笑道:“咱们锻炼身体,小丫头锻炼意志,大家都有进步。”

赵大爷耸着腰杆悠然道:“这帮丫头可比我年轻时候碰到那些骚多了……没干爽也不生气,撅着小腚乖乖巧巧的挨肏。”

王清宇闻言连忙叫道:“赵爷爷放心,我选的团员保证都够乖,怎么玩都不带翻脸的……最适合您带在身边,没事的时候插两下解闷啦!”

赵大爷故作狐疑道:“这么好?”

“必须的,继承老一辈优良传统嘛!”王清宇得意道:“我们骚鲜队成员就是圈子里的一块砖,哪里需要那里搬,为了挨肏一不怕苦二不怕累,只要肏不死,就往死里肏!哦耶!”

“啧啧,看我们小清宇这觉悟,妥妥的极品骚货苗子啊!”走出房间的徐颖闻言嫣然道:“你们仨老头不去公园打太极,跑这儿晨练来啦!”

赵大爷乐呵呵地道:“不去不去,公园里哪有这么又白又软的健身器材啊!”

孙大爷双手在小萝莉粉嫩挺翘的屁股蛋上比划一圈,笑道:“打太极是画圆,我这也是画圆,都是一样一样的哈。”

徐颖咯咯娇笑道:“对对对,老孙那画圈的本事可是一绝!不但外面能画,而且里面也能画……是不是从你祖宗身上继承了耍棍儿的本领啊?”

孙大爷胯下的小萝莉高声叫道:“我证明,孙爷爷这根棍儿能长能短、能软能硬、能大能小,可厉害啦……”

“爸爸来了!”这时王清宇眼前一亮,叫道:“快来让我尝尝刚肏过奶奶的大鸡巴猛不猛!给这帮小骚货见识见识!”

“行啊,让你爷爷歇歇吧。”王超也不客气,替下父亲王佐洋来到王清宇身后挺枪便刺,大鸡巴狠狠灌进她的小嫩屄里直接开肏,笑道:“我家乖宝恢复的就是快……昨晚尿出一盆水来,早上又像没事一样啦。”

王清宇扭着小屁股咯咯笑道:“那当然,没点水平敢给人当女儿嘛……人家可是骚鲜队的首领呀!”

几个小萝莉齐声叫了起来。

“首领威武!”

“清宇最厉害啦!”

“跟着清宇走,鸡巴一直有……”

王超随意肏干几下,就让王清宇骚水狂喷,两条白腿颤抖不休,看得小萝莉们又惊又慕,一个个舔着小嘴、骚劲十足。

王佐洋趁机坐在沙发上休息,问道:“清宇啊,正好问问你——这骚鲜队的名头有啥说法?就是少先队的谐音吗?”

王清宇娇喘着道:“对啊,人家本来想叫共清团的,但她们说咱家已经有个团,我就只好叫骚鲜队啦。”

旁边的小萝莉接道:“队比团小嘛……我们从少先队毕业才能加入共青团呢。”

孙大爷呵呵笑道:“那你们再整条红领巾就更好了。”

王清宇出生在美国,虽然从小接受中式教育,但思想上还是很西化。回到王家没多久就参照王家娃娃团的结构把所有小萝莉和小正太们集中起来另起炉灶,取名王家骚鲜队,自命第一任队长,每天上蹿下跳,率领队员们四处找肏。

虽然片刻就被肏翻的瘫软如泥,但王清宇却只是让开位置好像小白羊一样趴在沙发上,依旧精神抖擞地叫道:“骚鲜队员们都过来排队,我跟你们有福同享,每人三分钟……感受感受我爸的大鸡巴!”

小萝莉们顿时欢呼雀跃,纷纷娇呼起来。

“你们几个小屁孩也学着点,别以为有根鸡巴就是男人……”王清宇朝着几个小正太不屑道:“关键还得能肏屄才行呢!”

一个小正太委屈道:“我们这不也能肏么……”

“你那叫挠痒痒,我爸这大鸡巴才叫肏呢。”王清宇眼珠一转,笑道:“不过你们也别灰心,努力发育,小鸟总会变成老鹰的。”

赵大爷晒道:“孙子别听她的……别管鸡巴大小,咱肏她就是给她面子!”原来这小正太却是赵大爷家的孙子。

王清宇连忙笑道:“哎呀,赵爷爷,你们一家三代肏谁不是给面子啊!哪怕插进来意思意思,也是多少骚货都盼着的事情呢……”

立刻有小骚货叫道:“对呀,赵爷爷,您今天有空没?这里就差我没被您内射过了……大家都笑话我,没被爷爷爸爸和儿子轮流用过。”

赵大爷愕然道:“还有漏的?我记得上个月不就把你们轮过一圈吗!”

小萝莉红着脸赧然道:“轮到我那次白天玩得太凶,没挺到晚上去您家就被肏瘫了……”

小正太举手笑嘻嘻道:“爷爷,秋红她妈是我们班主任,那天开家长会……”

赵爷爷眼前一亮道:“苑老师吧?我有印象了!”

小萝莉秋红解释道:“对,就是我妈……那天几个圈里的男家长难得聚在一起,散会后大群交来着,可把我和我妈干惨了。”

小正太晒道:“谁让你妈家长会上那么凶的……苑老师就是故意找肏!”

“废话!”秋红眉开眼笑道:“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那还算骚货嘛?”

赵大爷乐呵呵地道:“行啊,今晚约你妈过来吧,赵爷爷帮你把记录补上。”

“欧耶!谢谢赵爷爷!”

“嗨,随便玩玩,玩谁不是玩?小事……”

徐颖接口道:“清宇啊,这事你赵爷爷说得对——大家都是好朋友,没事插在里面玩玩,无所谓鸡巴大小。”

“奶奶我知道,玩玩肯定是无所谓。”王清宇懒洋洋地道:“关键除了玩不是还得有肏嘛……我们是骚货,被鸡巴玩虽然也开心,但更喜欢正常的肏屄、被男人轮奸群肏到嗷嗷叫啊!”

“这事是个骚货就喜欢!”徐颖莞尔笑道:“但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一直有性欲,而且有了性欲也不一定就能群交轮奸吶。”

王清宇叹了口气道:“单肏泄欲的话,我们肯定不如你们这些老骚货抗肏……抢不到位置啊。”

周琪琪淡淡道:“肏快炮没啥强度,你们小女生一样受得了……不选你们,还是因为活儿不好。”

“后妈呀……我们虽然活儿不好,但胜在年轻,嫩嫩的小骚屄又滑又紧,很多叔叔和爷爷都喜欢用我们肏快炮呢,因为有成就感!”王清宇笑嘻嘻道:“不像某些人大了肚子没法玩,只能看着眼馋哈!”

周琪琪撇嘴道:“这你就不懂了,男人肏屄最有成就感的是啥?不就是把女人的肚子射大嘛!我这一炮让你爸爸、爷爷还有两个大伯、大爷爷玩得老开心了,起码能回味好几个月!”

王清宇不忿道:“不就生孩子么,我又不是不能生——爷爷,我也给你们生一个吧!”

王佐洋吓了一跳,连忙道:“不行,不行!清宇,你太小了,不能生……”

王清宇撅起小嘴道:“我妈不就是这个岁数生的我嘛!”

王超哭笑不得道:“你妈、潘颖事先没告诉我们,不然我们也不能让她生……再说,你妈和我们也不是近亲呐。”

“近亲怎么了?”王清宇眨眨眼睛反应过来,不悦道:“你们这是歪理邪说,科学家早就论证过了,近亲生孩子的畸形几率只不过比普通人大百分之二而已!但生出天才的概率却高了了百分之五十呢!”

王佐林愕然道:“还有这说法?”随即反应过来,板着脸道,“那也不行!咱家又不缺孩子,没必要冒这个险。”

王清宇小嘴一咧就要哭出声来,泫然欲泣地道:“我要给你们生孩子,你们竟然还嫌弃我?”说着爬起身来道,“给谁生不是生——我这么漂亮可爱的小萝莉,还怕找不着怪蜀黍吗!”

“清宇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年纪太小,生孩子有危险!”王佐洋眼见王清宇还是不依不饶,只好拿出王家祖传的哄娃办法——孩子不听话,肏一顿就好。双手按住她的小翘臀,挺起大鸡巴狠狠一顶,笑道:“乖乖听话,等你长大了爱找谁生就找谁……”

“不要!别碰我!”王清宇正生气时骤然遇袭,不由剧烈挣扎起来,两条大腿猛然一撑,屁股蛋狠狠朝后撞去,只听“噗通”一声,却是把王佐洋拱的连退两步坐翻在地,重重摔了个屁股墩儿。

“哎呦,摔死我了!”正常人摔倒都是用手撑地,王佐洋却本能先用双手扶住鸡巴,结结实实一屁股坐在地上,嘶声吸了口冷气叫道:“还好没搓着鸡巴。”

众人见状哈哈大笑。

徐颖咯咯笑着伸手去扶老公道:“幸亏是清宇,换成我的话,一屁股坐死你个老头子……”

“啊……别拽!”王佐洋拉着妻子的手刚一用力突然脸色急变,豆大汗珠“哗”地淌下额头,叠声叫道:“疼!疼!疼,别拽……好疼!”

“摔坏了?!”

王超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连忙放开胯下的小萝莉,用肩膀扛着父亲站起身。众人纷纷停下动作观察,只见王佐洋依旧不能活动,稍一迈步就疼痛难忍。

王清宇始终瞪着眼睛,这时确认自己惹了祸,终于哇地哭出声来。

徐颖慌忙翻出手机道:“老王你忍着点!我马上叫救护车!”

王佐洋强忍着疼痛道:“别急……这特么一屋子人都光着腚,我也动不了,怎么见人?”

徐颖急道:“那怎么办?圈里医院也没有急诊啊!”

众人面面相窥,周琪琪着急的动了胎气,连忙捂住肚子坐到一边。

“别慌!摔一跤,死不了……”林冰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

却是王清宇听说不能去医院,想起二伯母林冰是医生,连忙给她发了视频,一边抹眼泪一边说明状况,举起电话把屏幕对准王佐洋叫道:“二娘,你是医生,快帮爷爷看看!”

林冰通过摄像头看着王佐洋,颦眉问诊几句,沉吟道:“没多大事儿……估计是挫伤,也可能伤到尾骨了……先不要动,原地趴着或者侧卧,等我过去。”

王佐洋在儿子搀扶下趴倒在地,“嘿”了一声强笑道:“还是林冰好使,我这看见你就没那么疼了。”

林冰淡淡道:“你不动自然就不疼……先盖上点,当心着凉。”

挂断电话,王佐洋爬在地上扭动几下,又哼哼唧唧起来。

徐颖见状嗔道:“就这么一会你都安静不下来啊?”

王佐洋怒道:“操,地板太硬了——硌鸡巴!”

王清宇连忙上前去推着王佐洋的肩膀就要帮他翻身,叫道:“侧躺侧躺,刚才二娘说也可以侧躺……啊,碰疼你了吗?对不起,爷爷!”

“没事,别哭。”王佐洋闷哼一声,仅仅侧个身就冷汗又现,无奈摆手叹气道:“让我缓缓,年纪大了,这骨头就是脆啊。”

“爷爷的骨头不脆!每天都硬的很呢……”王清宇擦擦脸,轻轻咬着嘴唇跪倒在地,嘱咐道:“你别动了,我帮你口一管……”说着低头含住王佐洋的大鸡巴卖力舔舐起来。

众人明白这是小萝莉急着用自己的方式赔罪认错,当然不会阻止,各自停下动作穿戴整齐,一起等待林冰。

片刻后,王尧和林冰夫妇赶到,王佐洋也症状减轻,勉强可以起身,但依旧疼得直咬牙,同时害怕王清宇难过,又强忍着不适在她小嘴里口爆一发。

林冰为王佐洋仔细检查片刻,表情转为严肃道:“比想象严重……不是骨折就是骨裂,去拍个片子确认下吧,起码要静养段时间了。”

众人皆惊,七手八脚帮王佐洋穿上衣服送到骨科医院一看,果然是骨裂。考虑到王佐洋的年纪也就是保守治疗,开了几副膏药,医嘱卧床休息30天。

这下王佐洋要养病,徐颖要照顾老公,周琪琪要养胎,王超跟着跑前跑后、团团乱转,却是顾不上教育王清宇了。

毕竟她这个年纪的孩子十分叛逆,无意间惹了祸,大人没法深究……

主要问题还是在于空降,王清宇身为王家这代年纪最大的女孩,却没有自小经历过王家的传承教育。王家也错过了孩子十几年的成长时间,对她缺乏了解和经验,有亲情、没感情,尤其她妈没有跟回来,就很难进行有效沟通。

于是罪魁祸首的王清宇收敛几天,马上又搞出了新花样。

*********************************

这天王超刚要出小区就被门卫拦住,看着他欲言又止道:“王哥,有个事不知该不该跟你说。”

王超没好气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你家小清宇她……最近找了一群半大小子一起玩……”门卫无奈看看周围压低声音提醒道:“好像不是圈里人。”

“你都没见过?”

“反正我是一个都不认识。”

“她们都在哪玩?”

“那边……三期炮房。”

“谢了,我去看看。”

王超微微皱眉,沉思着朝小区三期的公用炮房行去。

有些事无需点破,别看圈里人素不相识也能见面就肏,陌生骚货送屄上门轮奸野战都是常态,但大家都知道努力维护圈子的秘密,不让普通人发现。

例如新手骚货上门通常都是单肏,熟悉下被当成肉便器使用的感受,有时甚至没有完整流程,单纯就是为了完成“每天被n个异性插入的任务”。而如果想被陌生的圈子男性群交轮奸,是需要熟人陪同的……让大家干得满意、来了兴致,才会趁着不熟玩玩野战调教。

圈子之间虽然各自为政,但联谊活动也非常频繁,像小区里几个圈子的骚货和狼友们不说彼此全认识,但随便盘上几句就肯定可以找到某种“亲属关系”……按照圈里的规矩单纯“干过”都只能算是陌生人,必须内射过同一个骚货或者被同一位男性内射过才能算“认识”。

所以门卫强调“这群人都不认识”,几乎就能断定王清宇和圈外普通人勾搭上了——圈里人本就脱胎于普通人,所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但“一群”这个量级有点夸张——不能不管!

华人都喜欢置业,圈里也不例外,有钱了买几栋房子租出去或者装修成炮房淫戏。所以小区里“能玩”的地方着实不少,尤其小区三期入驻率低,空房更多,仅只王超知道的炮房就有七八间,一时却忘了问门卫具体是哪个。

不过当王超来到三期楼盘,遥遥看见广场便是一皱眉。

大概有七八个少年形色各异,看年纪应该是高中生,他们彼此间似乎并不熟悉,站位很分散,有的抽着烟探头探脑、有的文质彬彬还背着硕大书包,但都在不约而同地注视着某个单元门。

略一打量,果然都是生面孔。

王超想了想,躲在花坛树后默默观察,过不多时就见有个少年乐呵呵地从单元门走出来,走路步伐明显有些松垮……随后有个小正太站在单元门口招招手,立刻有新的高中生满脸欢喜跑了过去。

这小正太却“认识”,赫然正是赵大爷的孙子,王超再不迟疑,大步向前跟进门去。

*********************************

且说那高中生刚进客厅,迎面就被个眼罩丢在脸上,只见小正太指了指沙发满脸不耐道:“只脱裤子就行,记得把眼罩戴上。”

高中生愕然道:“不让看?”

“笑话,你当选美呢?快点的,后面还有人等着呢……”小正太嘟着嘴,脸蛋鼓鼓的道:“你要能坚持五分钟,下次可以不蒙着眼睛。”

高中生不禁犹豫。

这时忽然房门一开,走出个男生鸡巴轻轻垂在胯下、满脸幸福地开始穿裤子,同时阵阵娇吟透过门缝传出来,声声灌耳,恍如仙乐。高中生顿时红着眼三把两把脱下裤子,抓起眼罩蒙在脸上……

小正太检查一番高中生的眼罩,牵着他的手一边往里屋领一边拖长声音叫道:“汁、男、来、啦!”

“这里,这里,该我了——哎呀,还是我运气好,小哥哥的鸡巴真大!”高中生胯下一紧,感觉鸡巴被一只软绵绵的小手抓了过去,耳听娇滴滴的萝莉音响起道,“小哥哥不要紧张哦,我先帮你找找状态……”

小萝莉跪倒在地双手齐上握住鸡巴熟练地套弄几下,顿时吃吃笑道:“小哥哥硬的好快……再忍一忍,马上就给你肏……”说着就伸出粉粉嫩嫩的小舌头舔了上去,吹吸裹含就是一套连招。

高中生爽极,精囊顿时涌动起来,但随即被那只小手紧紧掐住了鸡巴根。

“别射啊!不许射!憋回去!”小萝莉咯咯娇笑着停下动作,好像大人一样轻声安抚道:“放松,放松……注意情绪,不就是肏个屄嘛,别这么激动……”

旁边有其他小萝莉惊道:“哎呀,安安,你快看这个小哥哥真的憋住了呢!很有潜力啊!”

“嘻嘻,那是我技术好,掐的及时!”小萝莉安安喜滋滋地牵着高中生来到床前,躺好劈腿,扶着大鸡巴对准嫩屄笑道:“小哥哥插进来吧……能坚持五分钟,就让你看人家的脸哦……”

“五分钟?小意思!我来了!”高中生把腰一挺,大鸡巴顺利入港,感受到小女生温润紧缩的阴道,顿时兴奋得不能自已,用尽全身力气抽插起来。

“哎呦,小哥哥你好大……肏得人家好舒服……你的大鸡鸡在人家生宝宝的地方插来插去,插得好有力气……是不是想给我当老公啊?不然怎么一见面就跟我做这种羞羞的事……”

悦耳的“仙乐”再次响起,高中生早就忘了刚才的承诺,腰杆越动越快,大鸡巴在小嫩屄里激烈地摩擦着、积蓄着,然后轰然爆发,将浓浓的精液喷射出来。

“啊,小哥哥你怎么这么快就射了!”小萝莉惊呼一声,很敷衍地安慰道:“不过人家还是很舒服啦……可惜不能让你看人家啦,下次继续努力吧……”

“换人,下一个!”

随着小萝莉的召唤,王超推门而入打量着房间,脸上似笑非笑地道:“来了,你们谁要接待我?”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六根清净 第一章

7 评论

  1. 话说为什么现在这个站老是上不去经常无法打开网页

    1. 部分线路有屏遮,建议翻墙科学上网

  2. 萝莉和正太情节我喜欢,比成人世界单纯

  3. 和我想的一样,六根清净果然是和两个老王有关的外传,毕竟两个老王算算年纪也马上到了快不行的年纪了。不过这篇里面周琪和小美怀孕时期差不多么,那也是够呛这一家子多俩孕妇。

    1. 是的,这个时间段在《家与林冰》之后,小美已经临盆、而周琪琪还在安胎。

  4. 还以为跟张月研有关呢。

    1. 这……怎么联想到和张月妍有关的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