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章

两天后,B市新区的第二轮内部分配赌赛如期开始。

季重乐代表王家背景的公司参赛大杀四方,最终与辛氏集团选手争夺冠亚军,鏖战过后棋差一招,虽然没夺冠却也拿下了项目里次大的蛋糕。

公司股价应声暴涨,估值从两亿多直接翻到五亿。

尘埃落定,季重乐联系王勃,要求套现离场。

王勃接到电话有些愕然:“你要把公司卖掉?”

“不做酒店项目的话,我也不打算留在B市了。趁着估值高,拿钱走人。”

“行吧,我这就联系三叔。”

过了一会,有个陌生号码打入进来。

听筒彼端的声音沉稳缓慢,开门见山道:“我是王家派驻B市代表王金——你是季重乐吗?”

“是我。”

“你想让王家出五个亿,回购补偿给你的股份?”

“是。”

王金干脆利落地拒绝道:“我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家里给的限额就是两个亿。”王金淡淡道:“你要股份可以给你股份,但你要套现,那就得自己找买家。”

季重乐无奈道:“好,我自己找人卖……股份转让手续什么时候办?”

“我最近很忙,尽快让律师联系你,还有件事……”王金顿了顿道:“既然你选择拿家里的补偿,B市圈子就得负责管起来。”

季重乐一愣道:“当初可没人告诉我这是强制任务。”

王金提高声音道:“当初给你的两个亿,现在已经值五个亿了。”

季重乐问:“那和这事有关系么?”

王金沉默片刻,缓缓道:“家里给你补偿是有条件的……你现在什么都没做,怎么证明你已经放弃了?”

“那我请教下,怎么才能让一个人证明他不会做某件事?”季重乐呵呵笑了起来道:“要不,我给您发个誓听听?”

王金不急不缓地道:“你可能对王家有些误解,回头让王勃和你沟通。”说完径自挂断了电话。

季重乐看着手机屏幕眨眨眼睛,自语道:“呵呵,果然不会痛快给钱呢。”

足足过了一小时,王勃的电话才姗姗来迟。

季重乐按下接听径自道:“不好意思的话就不用说了。”

王勃苦笑一声道:“乐哥,这事确实怪我没说清楚——当时看你在B市朋友这么多、发展的又这么好,真没料到你居然想走啊!”

“所以呢?”

“所以管理B市圈子这个条件是必须的……我觉得这事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麻烦,当初转述的时候你不也没拒绝嘛……”

“呵呵。”

“总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你和三叔之间产生误会了!乐哥你不要对家里有意见,家里有家里的难处,我再尽量帮你协调。”王勃急匆匆道:“答应你的股份一定会给你,这点我可以保证。”

季重乐皱眉道:“这事对王家来说轻车熟路吧,为什么非得用我?”

“怎么说呢,你还记得那条祖训吧?”王勃无奈道:“家里有些老人觉得管圈子也算违背祖训,挺不满意的……可B市这边也不能不管,正好你既是王家人、又是外姓,处理这事最合适,两边都挑不出理来。”

“你们王家不说桃李满天,起码也是枝繁叶茂了吧?非得找我?”

“哈,你可能不信……咱家孩子是挺多,但外姓男丁特别少……哎,也可能是没接触过,反正我就知道你一个。”

“还有这好事?”季重乐乐呵呵地道:“那我是不是能坐地起价啊?”

王勃无语。

“算了,不逗你。”季重乐无奈叹了口气道:“既然要管理圈子帮B市维稳,那我短期内就走不了,公司也没必要套现了……”

王勃连忙道:“那肯定是!至少改建期间,还是自己经营赚的更多……如果你答应,我保证说服家里把股权在两个月内转让给你。”

“说服家里,不是说服你三叔?”

“嘿嘿,我三叔这人办事小气,不见兔子不撒鹰——你不用管他。只要你接手圈子,他撤回来,我分分钟帮你把事落实。”

季重乐哼了一声,才道:“行吧,犯不着和钱过不去。”

王勃松了口气道:“那就一言为定?”

“哎,等等!”季重乐好像忽然想起什么道:“有件事告诉你一声——重乐酒店,我还要建!”

王勃傻眼道:“啊?”

“放心,这次不对外。”季重乐解释道:“反正也要统管B市圈子,肯定得找个大炮房啊……项目都提交了,设计图也是现成的,还叫这个名,给圈里人用用你们没意见吧?”

王勃惊道:“我靠,你要弄个五星酒店级别的炮房啊!”

季重乐笑道:“普通游客也欢迎……反正各种保密设计杠杠的,当面干你老婆你都看不出来哈。”

“我老婆行,普通人的老婆可没这耐力!”王勃哈哈笑道:“这样的话问题不大,我和家里说一声。”

两人又聊了几句,王勃忽然道:“乐哥,我有个私人问题很好奇,你可以不回答。”

“你问。”

“就算继续运营你的项目,也不可能独占所有资源,总归还是要对外售卖一些的……为什么不愿意出售给国家呢?”

“你是说为国家服务的事?”

“对呀,明明可以拿着家里的钱同时做,为什么要二选一?”

“呵呵,你这问题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能回答——你见过小朋友分糖果吧?”季重乐笑道:“我有糖,你想吃,正常。我可以给,但你不能抢!”

“呃,三叔他没有……”

“那怕露出想抢的意思也不行!”季重乐断然道:“因为我知道自己一定抢不过你,所以只要发现这种意图,就一定会抢先把糖扔进垃圾桶里。”

“你这就是赌气!”王勃愕然道:“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啊!”

“我也没那么大损失。”季重乐意味深长地道:“你别忘了,这项目是连锁店——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最多我不在国内玩了,去国外干这个,你家总管不着了吧?”

王勃默然片刻道:“我会找机会提醒三叔,让他以后注意方式方法的。”

季重乐笑了两声道:“那我也问你个私人问题——如果我不拿王家的补偿,执意把重乐酒店弄成世界级的性服务场所——那王家会怎么收拾我?”

“大概率的是不管不问,就当不知道这件事。”王勃顿了顿,轻声道:“还有一种可能是不但不收拾你,反而全力帮你做大、做好……但这样一来,结果就未必是咱们想要的了。”

季重乐愕然道:“王家连摘桃子的把握都没有?”

王勃歉然道:“我只能说这么多,希望乐哥理解。”

季重乐诚恳道:“你愿意说出第二种就是把我当朋友,这人情我领。”

挂断电话。

************************

正陪伴季重乐起腻的陈媛缠上来,伏在他胸前担忧道:“你真要撤掉这边的连锁项目?泰国和俄罗斯这边还好说,但美国、日本、意大利他们能让你说撤出就撤出吗?”

“形势比人强,说话就得算话啊……再说我也可以换个玩法,西那瓦出人、克莉丝汀出船,我出管理就好了嘛。”季重乐笑着拿起电话,联系碧安卡将挂靠游轮的事情一说,问道:“这事你能帮忙吗?”

碧安卡爽快应道:“你的船想挂靠在意大利?没问题,全套手续我包了……可以大家共用吗?算我一份,嗯,我承担船只维护的费用好了。”

“呃……没问题。”

放下电话,季重乐自语道:“是我没说明白,还是她们误会了什么?”

“她们都急着卖好呢……你忽然弄出个游轮计划来,她们怕你另起炉灶、不带她们玩了。”不知何时来到身边的陈媛咯咯笑道:“俄罗斯出船、泰国出人、意大利出手续,还都得感谢你,这空手套白狼玩得真不错。”

季重乐心中一动,连忙拿着手机翻起通讯录来。

陈媛奇道:“你又想找谁?”

“山本。”季重乐头也不抬地道:“我打算让日本把改造货轮的钱出了!”

陈媛闻言美目闪动,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

山本俏一郎接通电话,有些惊奇道:“巧啊季君,正想找你呢——我这边的项目有些意外,没法继续下去了。”

季重乐愕然道:“怎么回事?”

“具体原因不方便细说,总之不是我们三川财团言而无信……来自上层的压力太大,财团实在没有办法,私密马赛!私密马赛!”山本俏一郎反复道歉后,问道:“对了,季君你找我什么事?”

季重乐心思电转,淡淡道:“我就是通知你,西那瓦也有些状况,泰国那边的重乐连锁也盖不起来了。”

“啊!那真是太遗憾了……希望大家有机会再次合作吧。”

放下电话,季重乐被猝不及防的消息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皱眉沉吟道:“日本黑社会不是和政府穿一条裤子么,哪儿来的上层阻力?”

陈媛也听了个大概,闻言道:“日本人最喜欢做收集情报售卖资源的生意,上层不应该反对啊……难道天皇还管这事?”

“不是天皇。”季重乐眯起眼睛道:“是更上一层……”

“哪儿还有更上……你是说?”陈媛豁然反应过来,惊道:“美国!”

“全世界都知道日本是美国人的狗,能让三川财团感受到的上层压力,大概也就只有这个狗主人了。”季重乐沉着脸道:“之前消息泄漏,美国那边的嫌疑也最大……等这边的事情忙完,我得过去一趟。”

说话间苏润如推门而入大声道:“儿砸,好消息——辛氏集团那边撤诉了。”

“啊?谢谢妈!”

“谢什么?我只是找人敲敲边鼓……关键还是你在比赛中让手帮他们拿了冠军,辛氏自己也有数,冤家宜解不宜结罢了。”苏润如眉开眼笑地赞道:“还是我儿子厉害,控制别人当冠军可比自己当冠军难多了。”

苏润如边说话边宽衣解带,朝陈媛点点头就算打了招呼,然后握住儿子的大鸡巴跨骑而上,娴熟套坐起来,笑容始终挂在脸上。

季重乐见状道:“妈,你最近开朗了不少啊。”

“那当然,你可不知道一个整天欲求不满的女人有多难受……”苏润如顺口问道:“王家那边怎么说?”

“和您猜的一样。”

苏润如呵呵笑了两声道:“好,妈说的事这几天就给你办……不过你得派几个代表给我。”

季重乐摆手道:“圈里的骚货您随便挑……”

“别!”陈媛连忙叫道:“”

*****************************

确定王家的态度和反应后,季重乐迅速行动起来。

首先,就是要接手B市的圈子。

严格来说,圈子是大家因为共同兴趣聚集在一起的产物,合则来、不合则去,并不存在上下级关系。老成员把一些公认的、约定俗成的规矩整理出来,教给新人,就成了管理圈子的基本守则。

王家人管理圈子的方案也不是强硬控制,毕竟“饮食男女,人之大欲”是不可能从根本上杜绝的。维稳方式主要是通过内部名单打压部分圈里人的生活空间,同时把另一部分集中起来。

例如那些喜欢野战、露出、当面干别人老婆的,这种容易引发社会现象的圈中成员大多会受到打击,让他们连生活都成问题,自然没有精力饱暖思淫欲。剩下只是喜欢在炮房里群交的就不用管了,反而会提供更好、更安全的环境让他们随便玩,反正别让人发现就行。

季重乐没有王家的行政打击能力,无法萧规曹随,好在双福旅店在B市圈子本身就有一定地位,可以对圈里人起到一定引导作用。其实B市圈子的人数多说不过五千,放在三百万人口基数下本就掀不起多大浪花。

双福旅店成为了B市圈子成员的大本营,孙长胜对管理圈子的事情很感兴趣,每天带着韩燕谭杉母女四处巡查,乐此不疲。

重乐酒店正式立项,批复下来后王家依约转让了股份,季重乐把建筑公司交给陈媛陈静姐妹打理,重乐酒店的建设工作则交给了秦艺玮,他学的是土木工程,专业对口。

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有序推进,B市的新区基建工程占用了大量财政预算,的确引发了一些老区市民的生活动荡,但是在各方协调下总算降低在可控范围。

*******************************

两个月后,克莉丝汀兑现承诺,把一艘中型货轮半卖半送给季重乐,直接注册到了意大利,命名为重乐号(DOUBLE HAPPY)。西那瓦提供了船员和第一批服务员,季往为儿子披挂上阵担任临时船长,他要负责把赵秀峰培养出来接班,担任第二任船长。

蓝天、海风、阳光。

重乐号改装后第一次试航。

“啪!啪啪!”

陈静正以一个匪夷所思的姿势伏在控制台上,娇躯峰峦的恰好避开仪表盘上所有显示界面,圆润美臀正压在舵把方向盘一侧,可以让男人将鸡巴从方向盘的间隙中对准目标。

季往把腰一挺,大鸡巴深深抵住陈静的子宫口停止动作,意气风发地叉着腰哈哈笑道:“左满舵,抛锚——没想到老子不但能回到海上,竟然还能实现在开船打炮的梦想哈!”

“收到,抛锚,满舵左。”

对讲机里传来有条不紊的应答声,游轮迎着灿烂的阳光缓缓减速。季重乐、苏润如、陈媛、陈静、常娜、孙长胜、克莉丝汀、碧安卡、西那瓦等人都围在季往身后,看着舷窗外的骄阳当空、万里无云,蔚蓝的海平面波浪起伏,一时都感心旷神怡。

苏润如哼了一声,吃味道:“看你爸那德性!占了儿子的光才当上船长,结果就得意成这样……还扯出梦想来了,真没出息。”

孙长胜嘿嘿笑道:“阿姨,要说叔叔这梦想其实挺难的……普通船长就算能在船长室打炮,也没法一边开船一边打,因为普通女人可没有陈静这种软度啊!”

西那瓦立刻不屑道:“胡扯!我们泰国女人软成这样多得是,年纪小的钻进控制台都没问题!”

众人齐齐翻个白眼,懒得理会他。

克莉丝汀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西那瓦脑后,冷冷道:“少说废话,管好你那些服务员——下次再让我看见不该看的东西满眼乱晃,全扔海里去!”

西那瓦苦着脸道:“这事不怪我啊,是季重乐非得让她们全裸的。”

窗外甲板上,一群身材曼妙、丰乳肥臀的泰国少女全体真空,在阳光下、海风中尽情嬉戏着。奶子屁股大长腿,虽然全裸,但各种装饰琳琅满目,鼻环、乳环、阴环,叮铛作响,亮片、彩粉、项链,五光十色。阳光洒在赤裸的肌肤上,香汗淋漓、油光铮亮,好像每一具身体都散发着七彩光芒。

唯一不和谐的就是少女中混杂着不少人妖,虽然容貌身材都算上佳,但胯下那鸡巴没有内裤束缚就只能晃来晃去,有点辣眼睛……

陈媛美目流盼,吃吃笑道:“其实挺好玩的,我建议都给他们纹成大象……象鼻子晃来晃去,肯定有意思!”

“不行不行,这景我见过。”孙长胜连忙道:“那鸡巴软的时候是挺像,但勃起后就难看了——要不还是让带把儿的穿上裤衩吧。”

碧安卡也道:“对啊,季重乐你为什么提出这种要求呢……我觉得女人还是穿着衣服,若隐若现才更诱人!都脱光就没意思了。”

“就是要让人觉得没意思啊。”季重乐耸耸肩道:“为客户身体着想,我觉得有必要降低些刺激,免得他们下船时候走不动路……至于那些看到光屁股小妞就控制不住的人,我感觉应该不是咱们的客户。”

海波荡漾,游轮停泊在海面上,众人来到甲板,摆开一圈沙滩椅,喊服务生送来冷饮,享受着海风与阳光。

克莉丝汀轻车熟路地到季重乐身旁掏出他的大鸡巴套弄几下就跨骑上去,自顾自享受起来,雪白大屁股眨眼间就转出两团虚影。

陈媛见状也笑嘻嘻地伏到季往胯间,耸着丰臀摇晃起来。

孙长胜凑到苏润如身边贼眉鼠眼问道:“阿姨,你看季叔和重乐都没空,要不我来伺候你吧?”

苏润如撇了他一眼淡淡道:“滚。”

孙长胜讪讪退下,找常娜凑对去了。

游轮之上泰国人最多,西那瓦自然也没闲着,招手叫来各大鸡巴人妖让他顶住女生的屁眼端着双腿,把那骚屄套住自己的鸡巴上下起伏,就像用大号飞机杯帮他撸管一样。

碧安卡美目转动看着众人叹了口气道:“看这架势你们早就是一伙的,我上了贼船了……季重乐,刚才你说咱们的客户是哪些群体?”

季重乐没有马上回答,手掌扶着克莉丝汀的腰肢把目光放在海天一线,悠然道:“别急,就快到了。”

一个小黑点从天边由远及近,很快出现在众人视线里,赫然是架直升飞机。螺旋桨轰鸣着在游轮上空盘旋一圈,朝停机坪降下。

季重乐托起克莉丝汀,站起来笑道:“秀峰,陪我去接人。”

赵秀峰跟着季重乐来到停机坪,就见一人西装革履从机舱跳下大步走来,遥遥竖起拇指赞道:“大场面!淫乱趴见得多了,搞成这规模的还真是头一家。满船都是光屁股的,刚才在飞机上看见时把我都吓了一跳。”

季重乐和来人握握手,笑道:“感谢辛总捧场,二少没来吗?”

“在这。”直升飞机上有人应了一声缓步而下,赫然正是辛氏集团的辛家二少,背着手淡淡道:“妞儿是不少,不过没几个上档次的……没人告诉你,我们现在玩得都是明星名模吗?”

“老二你好好说话!”西装青年不悦道:“季老弟刚刚帮咱家赢了十几亿,现在又请你来玩女人,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吗?”

辛老二道:“我说的是实话啊,这不帮他改善改善服务质量么!”

季重乐摆手笑道:“二少说的没错,我也认为女人的质量比数量重要……只不过大家对质量的理解可能不太一样。”

辛家老大道:“哦!老弟有什么高见?”

“口说无凭,请两位亲自体验一下吧。”季重乐招手邀请道:“请上车。”

九辆特制的四轮遥控电动踏板车在赵秀峰指挥下缓缓行来,每辆车上都载着个女人,其中三人背对车头跪在踏板上把嘴对准座位,剩下六女则是面向车头一个跪趴一个弯腰。

九辆车、三个姿势,分别对应口交、套坐和站姿后入,可以让乘坐者根据爱好选择不同的高度插入。除了口交姿势外,其他几辆车旁还有随车的服务生。

辛老二撇了眼道:“呦,上来就干,这么相信我们?”

“真男人,就该一炮到天明嘛!”季重乐笑了几声,才道:“二少想干当然也可以,不过这些服务生主要是帮你进入状态和保持状态的……也算我们服务理念的第一体现。”

说着,季重乐随意选了个口交电动车坐上去,女服务员立刻伸手将他的大鸡巴从沙滩裤里掏出来含进嘴里,熟练地吞吐起来。

“我青春期的时候性欲就很强,所以常常幻想那些有能力的人都是怎么肏屄?是不是非常尽兴?非常爽?”

“后来长大一点,见过市面,想得就更具体了,我以为他们一定每天都在玩明星、睡网红、日高管、肏处女,双飞三飞四飞五六七八飞……”季重乐笑了笑,指着周围道:“那时候穷尽我的想象,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一群美女任我采撷,排起队来撅着屁股让我随便肏,从前肏到后,从左肏到右……”

辛老二似笑非笑地道:“那恭喜你,梦想实现了!”

季重乐耸耸肩道:“等过上这样生活才发现爽不爽其实和人数没啥关系……女人再多鸡巴也还是只能肏一个,网红的屄没镶金边、处女那层膜不能加状态。”

“这些事经历多了看得就淡,想要玩得开心需要满足心情、环境、人员素质等多方面要求。”辛家老大选了个站姿后入,随车服务生立刻帮他掏出鸡巴,扶着对准前方屄口插入。他撇撇嘴继续道:“俗话说人心隔肚皮,其实女人也一样……很多女人虽然看上去不错,但玩起来真心让人后悔。”

辛老二见状选了个口交车坐上去,有些不情不愿地道:“所以不是我们乐意玩明星干名模,而是这些女人有更多附加价值……就算打炮没爽到,起码心理层面还有些找补。”

季重乐笑道:“心理方面先不说,二位感受感受我这边的服务水平,应该不会失望。”

辛老二扭了扭腰,道:“口活儿还算马马虎虎,起码能舔硬我。”

辛老大不紧不慢地抽插着笑道:“我这边也不错,有夜场头牌的水准了……这就是你这边活儿最好的?”

“当然不是!”季重乐问道:“如果我说等下二位遇到的所有服务生都有这样水准,你们信不信?”

辛老二立刻反驳道:“你当头牌是大白菜呢?有这个本事,你还做什么游轮啊,全世界的皮条客都得给你送钱!”

季重乐笑而不语。

辛老大沉吟道:“我听说你们圈里女人活儿都特别好,但就是不肯和外人玩——难道你说通她们了?”

季重乐愕然道:“你知道圈子?”

“付军介绍过,但我不是很喜欢。”辛老大笑道:“干炮就干炮,还得想着法夸女人够骚……反正我是懒得费这个劲。”

季重乐耸耸肩道:“我有些圈里的女性朋友能偶尔客串,但不会常驻的。”

辛老大目光闪动道:“有点意思……介绍介绍你的船吧。”

电车开动,载着几人缓缓行进。

虽然只是中型游轮,但作为“娱乐”主题的该有的设施也一应俱全,歌剧院、影院、赌场、会场、游戏室、酒吧、餐厅、健身中心,甚至还有一条小型购物商业街。装修风格并不奢华,但十分大气。

游轮改装方案按照季重乐构思,全程实现了电车的无障碍行驶,每个楼层都有专用电梯、滚梯,载着众人上下穿行。

辛家兄弟见多识广,每个场地都是走马观花一掠而过,每到一个新场景都有亚裔、欧美、非裔各色美人交替出现,接替电动车上的旧导游,继续为辛家兄弟服务,当然也可以在各类房间和设施上直接开炮。

辛老二试过几个服务生后不禁有些兴奋道:“哎,这批妞儿还真不错!就算不如某些头牌也能排进一流了……你从哪儿找来这么多好货?”

季重乐笑道:“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先卖个关子,等会再告诉辛少。”

几人继续前行来到游轮上的炮房,辛老大顿时皱眉道:“你还请了其他人?”

“辛哥误会了,这里只有我们的员工……你可以把这些当成近距离的现场毛片。”季重乐摆摆手,示意几名停下动作的男服务生重新动起来,笑道:“虽然我们的主要客户都是男性,但偶尔也有女性客户,或者带着女性朋友来玩的。”

辛老二嘿了一声,目光闪动道:“不错不错,这创意挺好。”

季重乐见状拍拍手道:“这里的服务员都可以随便干……不过辛少应该更喜欢主动一点的吧?”几名身材曼妙的服务生依言凑了过来,分别朝辛家兄弟走去。

辛老二皱眉道:“既然随便干,怎么不让我自己选?”

“他是怕你自己选了后悔……”辛老大呵呵笑道:“季老弟,刚才那些房间里服务生朝我们哥俩走过来时候,好像都要先低头对个暗号,再确定陪谁?”

季重乐竖起拇指赞道:“辛哥眼力真好,这么快就发现我们的秘密了!”

辛老二恍然道:“哦!原来你这些服务员,都是根据我们哥俩爱好事先准备好的!”

“确切的说不是爱好是尺寸,还有她们的个人能力。其实除了停机坪上那几个妞是真活儿好,剩下这些都属于突击培训……”季重乐笑了笑,解释道:“我给这些服务生做了测试,让圈里朋友针对她们的身材、体质,腔道深浅,收缩扩张能力做了点特殊训练。”

辛老二愕然道:“这样也行?”

“咱们男人对活儿好的定义不外就是松紧干湿,但尺寸不一样、硬度不一样,对松紧的要求自然也不一样……让有些男人爽上天的极品,可能连另一些人的前戏都受不了。”

季重乐淡淡道:“所谓头牌,其实就是见多识广,对各种鸡巴都有一套应对办法……这种方式在圈子里叫专用干货,只要找好对应关系,每个女人都可以当一些男人的头牌。”

辛老大哈哈笑道:“说的轻松,那也得是你们这种把性生活当日常,经验丰富到极点的人才能做到啊……哎,有空能不能给我介绍几个圈里的美女?她们就算不愿意和外人干,但和钱没仇吧!就当做买卖呗。”

季重乐无奈道:“辛哥,想打炮没问题,但你要想包养的话就难了,除非你不介意戴绿帽子。”

“无所谓,别让我撞见就行。”辛老大笑道:“我也没当这是包养,就当租几个玩具,每次用完物归原主而已……这样一想,哪有什么绿帽子?”

“辛哥高见!”

众人又转了几间特色炮房,包括各种情趣间、SM间等等,辛老二没能忍住快感,半路时候按着服务员一顿猛冲射出精来;而辛家老大则一直参观完整座游轮,还和克莉丝汀等人见过一面,这才搂着服务生进了房间泄欲。

***************************

送辛家兄弟离开,季重乐回到甲板发现碧安卡、克莉丝汀和西那瓦等人已经去房间休息了,只剩下父亲母亲和圈中众人还在等着自己。

季往也有些疲惫,看见儿子回来,立刻问道:“你把国内的人招来,不怕王家找你麻烦?”

季重乐笑了笑道:“凭什么?我答应他们的事情已经都做了,只不过帮朋友招揽几个客人,还是在国外——他管得着么?”

陈媛忧心道:“话可以这样说,但王家也得信你才行啊!”

“信不信,是他们的事……”季重乐抬起头望着远去的直升机此刻已经变成了天边一颗小黑点,淡淡道:“我就是要通过辛氏集团把这件事说出去!”

众人齐声问道:“为什么?”

季重乐没有回答,望着天空怅然道:“你们说……圈子以后会消失吗?”

“傻孩子,世界上哪有千秋万代的东西?”苏润如无奈道:“人会变,环境也会变!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一切都在改变!”

陈媛摇头道:“我不同意阿姨的看法……性交是传宗接代的捆绑条件,是本能,更是生命的基础需求。除非生育方式发生根本性变化,否则环境再怎么变,总会有一部分人延续圈子的观念。”

苏润如笑道:“哪怕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居无定所?”

陈媛耸耸肩道:“肏屄这事,其实只是圈里人表现出来的、对生活的态度,如果条件不具备那就不肏呗……一入侯门深似海,反正我觉得就算不挨肏我也是个骚货。”

孙长胜嘿嘿笑道:“陈媛说的真好!肏不肏的无所谓,关键有个随时挨肏的态度……乐子,你怎么想起说这个了?”

“小柒怀孕了……”季重乐再次答非所问,自说自话道:“这是咱们核心成员的第一个孩子!”

“啊!她咋没告诉咱们?”

常娜小声道:“她练习免药避孕玩砸了,怕丢人。”

季重乐继续道:“小柒的孩子自然就是大家的孩子……所以最近我一直在想,应该为了咱们的子孙后代做点什么?”

“譬如呢?”

“比如让圈子的环境更好一点,束缚更少一点,圈里人的生活更开心一点……”季重乐收回目光,平静笑道:“这些只靠咱们圈里人自己努力可不行,咱们还需要更多视线关注这个群体,需要更多实力发展自己。”

苏润如皱眉道:“你想把圈子公开、做大?这不现实——要知道圈子理念是和咱们传统道德观念相悖的!”

“妈,这不还是刚才你和陈媛争论的话题吗?”季重乐道:“其实咱们的传统也有很多相悖的地方,华人文化本身就是矛盾与统一的整合体。”

海风袭来,季重乐道:“肏是一种生活态度,但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对真正圈里人来说,肏屄是种爱好同时也是种信仰,是通过肏来对外表述的个人信念。随着一次次的抽插肏弄,当这种信念越来越坚定,最终融入整个身心时,不再需要向谁证明自己、宣告自己时,过程本身就变得可有可无了……这种态度,难道不值得更多人了解吗?”

孙长胜鼓掌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叫道:“乐子说的好!”

季重乐站在甲板上,张开双臂高声道:“曾经,是圈子为我打开了一扇窗。今天,就让我还给圈子一扇门——我要把重乐酒店,开遍世界的每一个国家,开到中国的每一座城市!”

这次众人全体叫起好来。

季往站起身笑道:“儿子有志气,我这当爹的就得帮他开路啦——重乐号,起航!”

*******************************

《淫生世界之重乐酒店》第一部完

 

后记:

重乐酒店其实还有很多故事可以写,在这里收尾,周期内的事件和起承转合都有交代,所以命名为第一部,将来如果有时间有精力,会写第二第三部……不过暂时告一段落。

最近需要花费更多精力赚钱养家,更新频率随缘吧。

目前构思了两个新坑,一个是佳怡系列男性视角的《炮王小伟》,另一个是正统的淫生外传系列《六根清净》,不知道大家希望先看哪个?

留言告诉我。

祝好。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世界之重乐酒店 三十一章(第一部完)

13 评论

  1. 期待呦呦系列

    1. 感谢支持,敬请关注

  2. 都想看,不过更偏向六根清净。

  3. 我说,下次有空把封面图的番号发出来下好吗?

    1. rangleihzxs狼友,感谢支持,每次刷新,封面都是随机变的。

      1. 所以希望有空的时候专门出一期关于封面的番号或者链接的,哈哈哈哈哈哈😁

        1. 这里有封面的轮播 https://www.huiasd.com/archives/913
          至于番号就难了,只有部分是截图,多数都是汤不热上的根本没有番号(而且汤不热也改版了)

          1. 好的吧,谢谢啦,加油更新啦,哈哈哈

  4. 想看六根清净。其实性观念随着时代变化肯定是越来越开放的,数百年之后道德观念跟现在恐怕也是千差地别,无非是这个过程比较漫长罢了,咱们生前肯定看不到了。

  5. 个人偏向喜欢王家系列,六根清净这个名字都是不是有些特殊含义

    1. 特殊意义……大概有吧……等文章点题时候大家就知道了。

  6. 六根清净

  7. 都挺好,灰大自己决定吧,或者简单讲一下是什么样的构思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