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四章

古有关云长千里送皇嫂,今有季重乐万里护表妹。

王家在H市这一支是两兄弟,哥哥王佐林、弟弟王佐洋,他们和王佐益一样都是王家“佐”字辈。和季重乐有过一面之缘的王尧则是王佐林的二儿子,他还有个哥哥王五,曾经间接帮了季重乐一把。

王清宇和莉赞卡两个小萝莉各自较劲,决定分别落户王佐洋和王佐林两家。把两个小萝莉和喀秋莎分别送到地方,季重乐考虑再三,独自离开了。

虽然王佐益没多说,但也能推断出王家在国内是个根深蒂固、枝繁叶茂的大家族,如果季重乐认了王家这门亲戚,应该能给予他很大助力。

但国内环境不同,越是大家族越是要韬光养晦!

跑路期间,王家和季重乐彼此都不知道有层亲属关系,还特意委托胡惠惠来帮忙出谋划策,仅凭一面之交做到这种地步堪称大气,让季重乐对王尧这位远房表哥的印象不错——虽然国内的风气日益开放、监管力度也有所下降,可色情服务就是色情服务,自己要做的事还是别牵连王家了吧。

H市是季重乐的老家,这里承载着他的青春岁月、尘封往事和少年情怀,但此刻回到家乡,季重乐穿过那些熟悉的街道,看着一个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才发现自己孑然一身,无处可去。

曾经爱过的前妻已经是过去式,最好的朋友如今身在美国,勉强达成和解的母亲又不知去哪儿浪了……原本还有些狐朋狗友可以聚一聚,但是当季重乐翻出手机看着通讯录里的那些名字忽然感觉那么陌生,丝毫也兴奋不起来。

走着走着,季重乐忽然一愣,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走回到了自家楼下。

这是个老旧的小区,卫生状况还算良好,起码没有脏水和垃圾,但楼体外电线缠绕,门窗破烂、墙体斑驳,道路上很多地方坑坑洼洼,处处发散着陈旧腐朽的感觉,唯有绿化带还算美观,小花园里郁郁葱葱,开满五颜六色的花朵,还有小区大爷大娘们种下的花卉、果蔬。

季重乐曾经想劝父母搬家换个居住条件好的小区,可说了几次都没有结果,渐渐也就不提了。此刻站在楼下,才发现物是人非事事休,会改变的不一定是别人,也可以是自己。

下意识摸摸口袋,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带着老家的钥匙了,季重乐哑然失笑,掏出手机抱着试试的心态拨出一个号码,没想到立刻就接通了。

“爸……你在哪儿呢?”

“重乐啊!我正躺着玩手机呢……”父亲季往那沙哑粗犷的声音豁然响起,懒洋洋应道:“还能在哪儿?在家呗!”

季重乐一愣道:“你没出海啊?”

“我退休了。”

“啊?!”

“我倒想多攒点钱给你娶老婆,结果你也没用上啊……儿子有出息,不用父母帮衬,我这当爹的就早点退休享福呗。”季往淡淡道:“你咋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呢?遇到难事还是跟老婆吵架了?”

季重乐无奈道:“我就不能没事找你唠唠嗑啦?”

“那你带着我儿媳妇滚回来,咱爷俩面对面唠!”

“儿媳妇没有……不过我就在家楼下。”

“啊……”脚步声响起,对着单元门的阳台上,季往抓着电话推开窗户朝下撇了几眼,展颜笑道:“还真是我儿子!单元对讲坏了,等着我把钥匙给你扔下去……哎,你先去买点熟食吧,再捎瓶酒。要钱不?”

“不用,等着吧……”

*******************************

拎着熏酱熟食上楼就见门已经开了,父亲正在厨房里折腾饭菜,季重乐放下熟食打量着家里,发现灰尘不少,但并不杂乱。客厅摆设井然有序,各种东西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就连拖鞋都端端正正……应该是季往收拾出来的。

父亲季往是名海员,在季重乐的印象里动辄出海就会消失好几个月,然后给自己带着一大堆玩具或稀奇古怪的礼物回来,再狠狠带着自己玩耍几天……童年小伙伴们最羡慕就是季重乐有个这样的父亲了,不打人不骂人,要啥给啥,兜里票子就像大风刮来似得往外花。

后来年纪日长,看懂了那些指指点点和异样的目光,季重乐才明白有时候别人羡慕的东西并不一定是你想要的。

换下衣服,桌上摆满,父子二人端起酒杯相对而坐,边聊天边吃喝。

季重乐和父亲碰下杯,眼见季往脸色红润、精神还算不错,于是笑道:“我记得你马上就要升大副,怎么不等升官了再退?”

“早年没能多陪陪你,就想晚年空出时间陪陪你妈,两头至少顾上一头……回家一问才知道你妈却发展到国外了。”季往耸耸肩,淡淡叹道:“我这辈子是拴不住她了。”

季重乐欲言又止,勉强笑道:“爸,你这才中年,还没到晚年呢!”

季往举杯不语。

季重乐诚恳地道:“爸……其实我也这么大了,你俩要是过不下去……”

“谁说我跟你妈过不下去的?这事不用你掺和!”季往摆手晒道:“人都有缺点……你妈虽然有点,呵,有点浪,她也有自己的苦衷。不是也辛辛苦苦把你养大成人了么!”

季重乐恍然道:“我妈,她告诉你了?你也能接受?”

季往晒道:“十名海员七个绿,还有四个爆菊菊……看惯了,都这样。”

季重乐愕然道:“怎么还多出一个呢?”

季往哈哈大笑道:“因为有人又绿又爆菊啊!”

季重乐跟着笑了几声,他也经历过前妻的出轨波折,对父亲态度与选择感同身受,发现父亲比预想中开明,决定再试探一下问道:“爸,你听过圈子吗?”

季往脸色一变道:“什么!你老婆是圈里人?”

“没,没!还不是!”季重乐连忙摆手道:“不对,我是说我已经离婚了!”

季往惊道:“你老婆不肯加入圈子你就跟她离婚?!”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咱俩说的不是一回事!”

季重乐组织语言,把自己和前妻离婚后加入圈子的经历说了出来。

“嘿,别的没给你,怎么把这绿帽子遗传给你了?”季往愣了片刻,摇头苦笑,看着儿子劝道:“既然你能接受你老婆是个骚货,那就找她回来……加进圈子一起呗?”

季重乐看着父亲迟疑问道:“爸……那你和我妈就是?”

季往断然摇头,“没有,我和你妈都没加入圈子。”顿了顿继续道:“倒有人介绍过几个圈里女人让我干……啧,骚是够骚,不过也没啥意思。”

季重乐愕然道:“没意思?爸……你不是不行吧?”

“滚!老子不行你是怎么出来的!”

父子俩推杯换盏,季重乐也就此放松下来。

童年时很多事情看不懂,总以为父亲太不争气,连累自己受了莫大委屈……现在看来季往对苏润如的生活知之甚详,甚至也接触过圈子,并依据理性做出了自己的选项。

季重乐接触圈子让他产生的最大改变不是性观念,而是尊重别人选择的权利。时过境迁,曾经对母亲的埋怨如今已经变成和这个世界和解,自己也没有权利对父母选择的生活指手划脚。

酒过三巡,季重乐彻底打开话匣子,索性连自己的圈中生活和在B市被通缉跑路的事情都一一道来,也把季往惊得不轻,反复确认他已经销案才罢休。

看着父亲惊讶的表情,季重乐哈哈大笑道:“爸呀,我小时候听你说那些海上的故事特别刺激……现在轮到儿子给你讲故事啦。”

季往板着脸道:“你那是故事吗?你那叫事故!还特么想开个全世界最牛逼的妓院?真当兔子是吃草的啊!”

季重乐不以为然道:“没事,现在政策松动,我这又是不对外的会员酒店,模特也都是外籍……”

“你的态度不对!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季往摆手打断道:“幸亏还没开始操作,我这当爹的可以给你指条明路。”

季重乐愕然道:“什么明路?”

季往指指墙上的海员帽子:“游轮,公海!”

季重乐豁然开朗。

国内法规政策一直是季重乐担心的问题,只是事到临头不得不面对,所以始终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没事,其实心里忐忑的很。而季往的简简单单一指,却是当前环境下最完美的解决办法——租赁或购买一艘管辖权在国外、属地性交易合法化的游轮就可以了。

“对了爸……圈里女人,谁给你介绍的?”

“算起来应该是你舅舅……好像也叫王佐什么……王佐林!”

“哈!我知道他……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呃,下次换儿子孝敬你……我,我给你喊两匹大洋马过来?咱爷俩一起比划比划……”

“滚!你喝多了……”

*********************************

第二天,季重乐起床口干舌燥,记忆停留在自己非要脱了裤子和父亲季往比大小的场景,再然后就断片了……多数人印象里父亲是个很严肃的符号,但季重乐感觉父亲对待自己一直很尊重、很平等,如果不是爷俩的遗传特征太明显,都要怀疑是不是亲生。

这一顿酒喝得很愉快,也让季重乐放下了心病!

苏润如过的很好,季往过的很好,季重乐过的也很好!既然一家人都挺好,还要什么自行车?唯一不满是季往活得似乎“清淡”了些,可能已经把所有激情都留给了大海吧。

电话响起,是个情理之中却又在意料之外的号码——王尧。

“老弟回来了,怎么不来家里坐坐?”

“王尧哥……”

“不应该叫表哥吗!我才知道咱俩还有层亲属关系呢!”王尧大咧咧笑道:“少说废话,一家人都到齐了就等你呢!给你半小时赶过来!”

“等我?啥事?”

“王清宇和莉赞卡啊!有你这样当表哥的么,把人送来就不管啦?”

“要不然呢?”

“好歹确认下送没送错地方?小表妹对新环境适应不适应?家里人对她好不好?还有……”

王尧还在继续说教,季重乐闻言头疼,连忙叫道:“哥!王哥!表哥!我这就过去……”

走出卧室,发现狼藉的客厅已经被收拾干净,父亲的房间门关着,应该还在休息。季重乐想了想,给他留下张纸条,下楼打车去往王家。

*****************************

来到王家别墅,季重乐敲敲门,一位丰满成熟、穿着围裙工服的妇人给自己开了门,用温婉和蔼的目光打量着自己。

“阿姨你好,我找王尧。”

“啊,你是?”

“呃,我应该是他的……”

“表弟来啦!”有个清秀活泼的年轻少女探头招呼了一声,短裙吊带,从房间里快步走过来拉住季重乐进屋笑着解释道:“咱家生活比较开放,轻易不能让陌生人进门,你别介意啊。”

“没事没事……你是?”

“我是你嫂子小美。”

“啊?那林冰姐……”

“她是你二嫂,我是你大嫂。”小美拉着季重乐在客厅坐下,伸手就拉开他的裤子拉链,掏出大鸡巴握在手中轻轻一掂便笑道:“果然是一家人!来来来,进屋了,先喝杯茶……”

那温婉妇人已经端着茶具跟过来,把茶杯递给季重乐,随即笑吟吟地蹲下身伏在他胯间,捋了捋头发低头吞吐起来……

季重乐端着杯笑道:“哈,这茶可是不能给陌生人喝!太热情了!”

妇人口舌功夫出乎意料的好,对超大尺寸的鸡巴极为适应,含住鸡巴若无其事便反复深喉下去,一边舔舐一边反手褪下裤子,恰好在季重乐彻底勃起时便转过身,丰臀如雪,把那温热润滑的骚屄套弄到位。

季重乐吸了口气道:“嫂子,你家这保姆好厉害!”

“什么保姆?这是我妈!张月妍,你得叫张阿姨。”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也没仔细看……”

小美无奈道:“不怪你,是我妈脾气倔!她离婚了,跟我过,总觉得让女儿女婿养着不好意思,就非得把自己当佣人……我们也劝不住,只能由着她咯。”

季重乐道:“阿姨这就见外了……看您这熟练度肯定没少合家欢,屄都一起肏了,怎么还不让儿女尽尽孝呢?”

张月妍耸着屁股回头温和笑道:“肏个屄是情分,干点活是本分,两回事。”

季重乐愕然道:“阿姨……咱俩有啥情分啊?”

“你俩没情分,但你和咱家不是有情分么!”小美站起来趴到沙发上撅起屁股,无奈道:“行了,我妈帮你调整状态,嫂子也帮你热热身好进屋认亲去。”

季重乐无所谓地起身换位、挺枪就刺,大鸡巴齐根没入小美的艳屄里抽插起来,顺口问道:“嫂子,我看你年纪好像不大,比林冰姐小吧?”

小美晒道:“废话,我今年才21……谁规定大嫂必须比二嫂老啊?”

“哎呀,那你比我还小呢!”季重乐嘿嘿笑道:“我王五哥挺有福啊!”

“那当然!人家未成年就开始跟五哥,这活儿绝对是咱家最好的!”小美回过头得意地道:“你感受感受,普通极品骚货肯定不如我。”

季重乐按住小美的翘臀大力抽插着赞道:“何止嫂子厉害啊,刚才阿姨套弄那几下也看出不一样了——应付我这个尺寸特别熟练!”

张月妍闻言苦笑道:“你家人的体质肏屄就像喘气一样,不熟练不行啊。”

“咱家和普通圈子不一样,慢慢你就知道了……”小美耸耸屁股,笑道:“看嫂子把你伺候的,鸡儿梆硬!这进门礼还行吧?”

季重乐连忙道:“太行了!要不嫂子和阿姨陪我打完这炮吧!”

“少拍马屁!赶紧脱衣服,大家等着呢!”

张月妍和小美母女先自己脱光,然后帮着季重乐脱掉衣裤,打量着他的身材啧啧议论起来。

“老弟,你得锻炼啊!这身板比你王哥当年差远啦——妈,你看呢?”

“肯定不如王尧,但和王五差不多……”

小美伸手牵住季重乐的鸡巴套弄着笑道:“咱家男人第一次认门,这鸡巴可不准闲着……你是抱着嫂子走,还是推着我妈走?”

“听嫂子安排。”

“乖!那就给你省点劲……肏我妈吧。”

张月妍闻言就从鞋柜里取出高跟鞋踩上,走到季重乐身前转身弯腰,撅起美白的大屁股笑道:“一家人不用拘束,想怎么肏怎么肏,不想肏就插着……”

小美拿起手机扫了眼,嫣然道:“快走吧,我公公都着急了。”

季重乐推着张月妍的丰臀一挺一挺跟在小美身侧上了楼,本以为会见到个大型群交现场,没想到却是各个房门紧闭。

小美解释道:“一次性见太多人怕你记不住,咱先一个屋一个屋认识……爸,我们来啦!”说着推开了公公王佐林的房门。

季重乐抬眼看去,只见房间里,两男两女、两老两少,战况正灼。

有位和王佐益容貌相近的老头仰躺在床上正承受着美貌少女的凶狠倒坐,胯下那大鸡巴挺得笔直、老而弥坚,顶得少女美屄里嫩肉翻腾,骚水如注,这人应该就是王佐林了。

少女身前有位丰腴性感的中年美妇看容貌是母女俩,美妇仰躺在王佐林胯间,把头枕在王佐林一侧的大腿根懒洋洋看着女儿套弄大鸡巴……还有个和少女年纪差不多的少年正扛起美妇的两条大腿,狠狠撞击着。

“王明明起开,给你……”小美叫了一声,忽然楞道:“哎呀,爸,他应该管重乐叫啥?”

王佐林也是一愣,问道:“翠花,怎么论?”

“你是舅舅,我是舅妈,铭铭是表妹,那明明当然是表妹夫——还叫表哥呗!”美妇王翠花无奈道:“这都算不明白!老糊涂啦?”

“脑子糊涂没事,鸡巴不糊涂就行呗。”王佐林脸上更是无奈地道:“主要你们肏起屄来就成天乱喊辈分,搞的我好几回一觉睡醒都差点喊妈!”

众人全都哈哈笑了起来。

王明明翻身下马,然后伸手掐着王翠花的腰肢一抬,将大鸡巴顶进她的屁眼里,叫道:“表哥你好,叫我明明就行……”

季重乐放开张月妍,伏到王翠花身上挺枪直入,疑惑道:“你俩都叫明明?”

小美解释道:“音同字不同,男的是光明的明,女的是铭刻的铭……虽然都姓王,但同姓不同族。婆婆,你给重乐介绍介绍情况!”

王翠花劈着腿一边承受两根大鸡巴上下冲击,一边媚眼如丝地笑道:“我呀,是王五偶然认识的炮友……结果一见面就被这俩小子拿大鸡巴肏服了,后来他俩又带我跟老王肏过几回觉得这人真不错,就带着铭铭嫁给他啦。”

季重乐楞道:“王哥这孝心……到位!”

铭铭笑嘻嘻道:“人不错,家更好!个个都是大鸡巴!”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么。”

王佐林看着季重乐开口道:“其实我这支是王家旁系,你姥爷那边才是主家,以前联系的不算密切,所以不知道你妈这事……你怎么脸色怪怪的?”

季重乐道:“没事……只是忽然想起,不知我妈和我姥姥对王家是什么态度?毕竟我也从没见过这个血缘上的姥爷……前几天见着我妈竟然忘问了。”

“血缘这东西是斩不断的……原来你还没想好要不要认下这门亲戚?”王佐林愣了愣,恍然摆手道:“那你就当成普通朋友来串门好了。”

“听您的。”季重乐展颜道:“我感觉咱圈里的朋友可比舅舅亲切多了。”

王翠花扬起双腿一荡一荡地笑道:“那可不一样,普通圈里人哪有咱这根王家大鸡巴啊?!”

“哎,这事我可得试试!表哥过来肏我!”铭铭闻言连忙从王佐林身上翻下来,爬到母亲身旁撅起屁股叫道:“按说明明的尺寸和咱家男人一样,可干起来总感觉差点啥似的,说不清楚……”

季重乐已经隔着层肉膜感受过王明明的尺寸,确实和自己差不多,一边起身换洞,挺腰插进铭铭的嫩屄里一边笑道:“那你是用我做对比吗?”

铭铭点头道:“对呀!咱家男人多肏我两三年呢,熟练度肯定不一样嘛!嘿?呀,表哥这鸡巴……这感觉……还真是血缘的事?!”

“我操,啥意思?”王明明莫名所以地问道:“你家人这鸡巴能过电还是有心灵感应啊?肏进去就不一样呗!”

铭铭耸着翘臀咯咯笑道:“还真不一样!我本来以为差在经验呢,结果表哥一插进来就发现了……王家大鸡巴自带认证啊!”

王明明抓狂喊道:“老子也姓王!”

季重乐却是想起潘宇楠、潘颖和克莉丝汀等人好像也对王家鸡巴有些特殊感觉,不禁也有点莫名其妙,忍不住问道:“王清宇和莉赞卡呢?”

小美笑道:“我也不知道她们在哪屋,走吧,带你找找去……”

************************************

依旧是张月妍俯身做“车”,让季重乐插入后推出了门。

小美笑吟吟地跟在身侧介绍道:“这间是书房,再往前就是你王五哥和我的房间,不过我和我妈都不在,估计他也没……哎呀,老公你们真有闲心!”

季重乐抬眼一看,不由乐了。

王五的房间里烟雾缭绕,一张大方桌居中摆放,四边分别坐着王五、王尧、王爱和王超这堂兄妹四人,在打麻将。

“来啦老弟!”王尧抬手招呼道:“快来帮我支支招!”

王五、王爱、王超各自含笑朝着季重乐点点头,熟络的好像老朋友一样。

小美闻言搬来两把椅子放在王五和王尧身侧,自己挨着王五坐下去将众人介绍一遍,张月妍则钻进了桌子下面。

季重乐坐下扫了眼桌面,问道:“二哥怎么打起麻将了?”

“听说你赌术厉害,老二就弄个牌桌欢迎你,让你放松点。”王五边打牌边道:“我却觉得一个人擅长的事未必就是喜欢的事,八成多此一举了。”

季重乐笑道:“二哥有心了。”

“不用谢,其实是他们仨缺钱了,在这联手开黑呢!”王超板着脸道:“我从坐下到现在就一把没胡过,净点炮了。”

王爱冷笑道:“这可没办法,俗话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么!也不能所有好事都让你占了吧……”

王超急赤白脸地道:“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就情场得意了?!”

王爱指指桌下晒道:“我们都是多了个活波可爱的小妹妹,就你添了个白白胖胖的大闺女!从见面一直嘚瑟到现在——还不够你得意的?”

“姑姑,人家哪里胖了!”王清宇不悦的声音从桌下传来道:“不服来比一比,又不是没见过……莉赞卡也比我胖!咱家就数我最瘦了好不好!”

王爱眼珠一转,咯咯笑道:“莉赞卡也是你姑姑,你这一代里就是你最胖!”

“啥?”桌子一晃,王清宇光着小屁股钻出来,气鼓鼓地双手叉腰瞪着王超叫道:“快,快把老王头叫来,我要换个爹!”

王超嘴角直抽抽着道:“宝贝……咱昨天都把户口上上了……”

王清宇一翻白眼道:“谁是你宝贝?叫妹妹!”

“叫什么妹妹啊,我看直接叫妈得了!”王超的母亲徐颖也从桌下钻出来,乐呵呵地道:“这老王头昨天见着清宇可是如获至宝,那叫一个爱不释手……直接把我扔一边就搂着小清宇睡的!我看再过几天八成要给你换个新妈……”

“那可不行,要换也得选我,我才是老王家的贤妻良母啊!”王超的老婆周琪琪也爬出桌子,甩着两颗奶子吃吃浪笑道:“别的不说,这些年我给公公当老婆用的次数那绝对排第一呀!”

徐颖伸手和儿媳击掌道:“我看行。如果我死在老王前面,你就接班吧。”

周淇淇反手拍拍王清宇肩膀,得意道:“听见没?等我也死了就轮到你了!”

王清宇眨眨眼道:“我还是算了……那个,近亲结婚影响下一代健康……”

“没事,你可以给老王戴绿帽子!”

“不用,我想早点生……等你到时候我都绝经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徐颖、周琪琪和王清宇这仨钻桌党聚到一起好戏连台,你一言我一语,听得众人一愣一愣都插不进话。小美见状起身,拉着季重乐和张月妍走出屋子,留下王家兄妹们继续打麻将看戏。

*************************************

三人走出房间,小美指指隔壁介绍道:“这是二哥房间,林冰不是在奶孩子就是在哄孩子,反正她也肏不了,咱就别进去了。”

话音未,就见房门被推开条缝,有个头发被抓得像鸡窝一样乱糟糟、看不清容貌的少女探头出朝这边望来,嘴里小声嘟囔道:“哎,你把鸡巴抽出来,让我看一眼……”

“我靠!”季重乐吓了一跳,惊道:“这谁呀?”

“嘘——小点声,那祖宗肯定刚睡!”小美连忙捂住他得嘴,介绍道:“这是咱家肉便器刘小嫚……小嫚,今天怎么你值班呢?”

“听说王哥多了个表弟,那我必须认识一下啊!”刘小嫚撩起刘海露出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打量着季重乐兴奋笑道:“既然是王家人,那也得享受娃娃团每天送屄上门的待遇嘛……”

“咱家朋友多,女人更多。有不少骚货被咱家男人肏惯了后不愿意再当圈里人,专门成立个特殊圈子叫‘王家娃娃团’,每天排好队送上门来挨肏……”小美简单解释了几句,笑道:“你也是王家人,以后在H市缺女人了直接找小嫚安排,全年365×24小时都有人,随叫随到随便肏。”

季重乐茫然无语。

刘小嫚吃吃笑道:“没错,高矮胖瘦,学生少妇女白领,啥样都有。回头咱俩加微信,每天给你安排一个,不够随时加……”

季重乐愕然道:“呵呵,咱这饭店点菜呢!?”

“慢慢你就习惯了。”

小美耸耸肩,朝刘小嫚问道:“你咋回事,让王芮峰挠了?”

刘小嫚顿时苦了脸,气鼓鼓道:“我帮林冰姐哄孩子,可他非得要吃扎!”

“那就给他吃呗,又不是没吃过……”

“我给他了啊!”

“那他还挠你?”小美想了想,恍然道:“哦!可能芮峰没吃饱,结果发现你没奶,所以生气了?”

刘小嫚一撇嘴,好像要哭出来似的,摇头道:“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王芮峰,他,他……他嫌我小!”

“噗……”小美笑了两声,低头看看自己的胸部有些担忧地道:“这熊孩子又涨姿势了,过两天不会连我也挠吧?”

张月妍抬起头淡淡道:“你不会让他趴着裹?”

小美和刘小嫚恍然大悟。

房间里忽然传出翻身的动静,众人连忙噤声。

刘小嫚回头看了几眼,放低头部小声道:“帅哥,我就不出去让你点名了……你把鸡巴抽出来让我舔几下呗,明天我去找你挨肏……”

季重乐就将鸡巴从张月妍骚屄里抽出来送到刘小嫚嘴边,看着她含进嘴里舔舐套弄起来。透过门的缝隙望去,恰好看见林冰低头坐在床边轻轻拍着王芮峰哄他入睡……刘小嫚舔了几下,满意地竖起拇指,而后悄悄退后关上门。

别墅二楼是六室一厅,此刻已经路过四间,小美指着剩下两间房介绍道:“一间是杂物间,还有一间是客房……我妈和铭铭住在楼下。”

季重乐想了想问道:“怎么没见喀秋莎和莉赞卡?”

“炮房挨肏呢呗。”小美理所当然的答道。

********************************

二楼客厅也就是王家炮房,为防止打扰到自家人休息,也做了隔音和隔断,长年都是炮火连天,空调换气几乎就没关过。房门一开就有股骚气混合着栀子花的味道扑面而来,其中还有些莫名的香气。

季重乐抽抽鼻子,顿时一愣。

小美见状笑眯眯地道:“喜欢吗?回头给你拿点……我妈试了几百种配方,才找着这个既能去尿味又能去精味的香水……”

“哎呀,季叔叔来啦!快看我厉害不厉害?”

沙发上,洋娃娃一样的莉赞卡正骑在王佐洋的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好像位勇敢的小骑士般上下起伏,用粉嫩粉嫩的小骚屄套弄着他的大鸡巴,爱液如同泊泊不休的泉水,滋润着鸡巴进出。

喀秋莎则慵懒地斜靠在沙发另一侧,胯间水迹斑然,显然刚刚已经被肏爽了。但看见季重乐进屋顿时来了精神,一骨碌爬起来叫道:“总算来了!季重乐,快来干我——昨天怎么丢下我们就跑了呢?你这送货员一点都不合格!”

季重乐笑着问道:“那咋样才算合格啊?”

“你来,你来!插进来……对!使劲肏我!”喀秋莎撅起屁股迎接着他的大鸡巴,媚叫道:“你应该一边肏一边和叔叔介绍——你看,这是你当年肏过的小女孩,她已经长大了,不远万里跑上门来给你接着肏呢!”

季重乐奇道:“这话你自己说不是一样么?”

“当然不一样,我得让叔叔看见我还是那么骚哇!”喀秋莎认真道:“这么多年了,我妈又没跟着,万一叔叔把我忘了怎么办?”

王佐洋扭头嘿嘿笑道:“小喀秋莎和你妈当年一模一样,叔叔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真的?”

“假的,哈哈……你们老毛子长得都差不多,再一脱光了我哪分得清谁是谁啊!”王佐洋看着喀秋莎泫然欲泣,这才赶紧说道:“不过你和你妈的屁眼有特色,干进去立刻就能分出来。”

喀秋莎想了想,破涕为笑道:“行吧,屁眼也是眼,也算你一眼就认出我了!”

莉赞卡顿时急道:“我呢?我呢!王叔,我的屁眼有特色没?”

王佐洋无奈道:“我哪知道?这不刚肏翻你姐就让你骑上来了么,还没来得及肏你屁眼呢……”

“那你快试试!”

“我懒得起来,让这小伙子试试。”王佐洋说着朝季重乐眨眨眼,笑道:“大外甥,来和二舅握个手吧。”

莉赞卡顿时小脸一白,叫道:“季重乐你轻点!双插可以,要是把我肏尿了我就不跟你好了!”

“行,我轻轻的……”季重乐从喀秋莎身后挪过去,按住莉赞卡肩膀,手扶着龟头抵住她的小屁眼缓缓顶入,问道:“怎么,昨天你开苞后没试试双插啊?”

“插了……可是……可……哦!哦!哦!哦!哦!”莉赞卡猛然如遭雷噬,娇躯剧颤着趴在王佐洋身上,胯间犹如开闸般哗哗狂喷着,半晌才有气无力地继续道:“可,两根一插就尿……”

“靠……”季重乐感觉鸡巴好像被铁箍勒住一样,无奈道:“你放松点啊,夹这么紧我怎么肏?”

“没事,你按住她的腰,硬干就行。”喀秋莎咯咯笑道:“我当初也是这样被王叔干得手脚无力,软的像面条似的……正好当小屄架,这样肏起来才爽呢。”

季重乐愕然道:“这样也行?”

喀秋莎道:“对呀,小女孩屄紧,就得先肏到我们夹不住了才好用!”

“咳咳……”王佐洋赶紧咳了两声,讪讪道:“那个,喀秋莎啊……人和人的体质不一样,你和你妈可能比较抗肏。”

喀秋莎幽幽道:“反正不是你们家人就使劲祸祸呗……我那时候口吐白沫多少回,没让你俩肏死真算命大。”

王佐洋顿时无语,满脸都是懊悔和不好意思,欲言又止。

莉赞卡忍不住道:“叔你别听她的,喀秋莎最喜欢跟你们肏屄的那段生活了!从我记事就天天吵着要去中国找你们,一遍又一遍跟我说被你们肏到口吐白沫翻白眼的经历,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笑之间,房门再开。

王佐林、王翠花夫妇,王五、王尧、王爱、王超四兄妹,徐颖、周淇淇婆媳,还有铭铭和王明明鱼贯而入。

原本还在装幽怨的喀秋莎顿时眼前一亮,迫不及待地跳下沙发,小美也拉着母亲张月妍迎了上去。

一根根王家大鸡巴各自就位。

王家淫宴,正式开始。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世界之重乐酒店 二四章

1 评论

  1. 海员和土木这种常年不回家的确实要看开,不然就不用结婚了,老婆又不是奴隶,现在几个不出去打野,无非是程度不同罢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