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章

王小燕和林茉莉相识在十七八岁的锦瑟年华,算来茉莉要大一岁。

能加入圈子,两女自身条件当然不差,身材相貌都可以勾起男人的性欲。

如今王小燕大学毕业,穿着打扮虽然成熟,但脸蛋依旧是花季少女般,皮肤也是光滑紧致,扮成初中生绝对有人信;再看林茉莉却已经是少妇姿态,警服之下的身材火爆挺秀,脸上妆容成熟精致,和王小燕比起码老了十岁。

其实单看林茉莉女警正容、英姿飒爽,还是很有魅力的,并不逊色王小燕。让人吃惊的只是两个同龄人几年不见,产生了巨大差异。

“小燕,你怎么一点都没变啊!”林茉莉起身给了王小燕一个大大的拥抱,笑道:“咱俩这下可真成姐妹了,再过几年没准能扮母女呢。”

王小燕也笑道:“谁让你工作这么拼命,一点也不注重保养的!”

“拼命啥呀,你见过几个女警上一线的?”林茉莉耸耸肩道:“其实就是个混吃等死的闲职,人家曲大少爷不想掏分手费,就给我弄了张长期饭票。”

“这你还不满意?曲凯应该尽力了,国际刑警诶,一个月得几万吧!”王小燕咋舌道:“圈里人分手就没听过给分手费的……你俩到底咋回事?”

林茉莉神色一黯,皱眉道:“别提这个……你怎么找到我的?这几位是?”

“这位是季重乐,圈里人、也是你小队这次案子的当事人之一!”王小燕扬眉做了个鬼脸,笑道:“我琢磨咱俩多年不见,肯定地热闹下!特意让重乐带了俩朋友,咋样,就在你这还是……”

林茉莉岔开话题道:“嗨,找我走后门?说吧——小燕的朋友那就是我朋友,能帮忙的事我一定帮!”

王小燕静静看着林茉莉沉默下来,仿佛会说话的眼睛透露着担忧和疑惑。

“怎么?你这啥表情……姐妹见面,就不能换个庆祝方式啊……”林茉莉满脸无奈道:“主要人家这几天不太方便,只能走后门……”

“茉莉你别装了!”王小燕跺脚嗔道:“你到底怎么了?”

林茉莉叹了声,低头道:“也没怎么……就是流产两次,然后得了场病……子宫摘除,阴道也不太好用了。”

王小燕大吃一惊道:“怎么回事?!”

***************************

正常人都知道流产伤身体,圈里人当然更加注意这方面问题——骚货们在不影响无套内射的前提下各显神通,始终让圈子里意外怀孕保持在非常低的比例。

每当真有骚货被肏大了肚子,也不建议堕胎,自家圈里的男性会主动承担起责任,轮流用假男友、假结婚之类方式帮骚货创造生育条件,解决社会、法律和经济上的问题。

这几年的社会风气日益开放,很多骚货已经不介意当单身妈妈,甚至把“受孕”当作进入圈子的加分条件——季重乐就知道好几个预备队女学生,只要圈子肯接纳,就牺牲一年时间给大家生孩子。

不过在王小燕和林茉莉那时候的骚货们还没这么疯狂,通常只有一个圈子里非常熟悉的朋友才会考虑生孩子,而且还要先征得大家都同意。

林茉莉却是以为自己达到了极品骚货水平、能够免药避孕,结果学艺不精,连续两次被干大了肚子又连续两次流产……第二次流产时大出血,为保命不得不切除了子宫。

说起来圈中骚货意外怀孕的比例虽然不高,可这帮骚货肚里带球还总想着夜夜笙歌,总也憋不住,一旦怀孕后流产的比例却极大!

发生这种事情,自然也有曲凯照顾不周的原因,林茉莉性情大变,总之两人的越来越不和,相看两厌,不得不分手告终。

受身体状况影响,茉莉对圈里的生活难断离舍,却又总是力不从心。曲凯动用关系安排茉莉成为国际刑警,就此远离国内、远离圈子。

林茉莉自觉这事挺丢人的,避重就轻草草交待几句满足了王小燕的关心,就转向季重乐这边歉然笑道:“姐姐这状况,就不撅起屁股招待你们啦。”

季重乐摇头道:“茉莉姐如果还是圈里人那撅不撅屁股都无所谓,身体不适随便舔几下意思就到了,我们肏着你陪着也是大家开心。”

茉莉眨眨眼问道:“我如果不给你舔,就不是圈里人了呗?”

季重乐笑而不答,忽然岔开话题扭头朝孙长胜说道:“胖子你知道吗,最近干多了酒店女模特后我发现个秘密——是不是圈里的骚货,一鸡巴肏进去闭着眼睛都能分出来!”

孙长胜一愣,随即不屑道:“你这不废话么!屄虽然一样,但欧美人种和亚洲人种肯定有区别啊,老子不用鸡巴,用手摸也能摸出不一样来……”

“如果不让摸呢?”

“那肏起来也不一样啊,仔细分辨还是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季重乐笑道:“玛丽酒店的女模特里也有不少亚裔人种,我都能分出来,你信不信?”

“我操,这我真不信!”孙长胜瞪眼道:“等会回去把你眼睛蒙上,让她们撅成一排把小燕姐和常娜混进去,看你能不能肏出来……哎呀不行!常娜咱太熟了,我插进去也能分出来!”

“你那绝对是错觉!要嘛就是鸡巴不好使!”王小燕顿时冷笑晒道:“我教的徒弟我清楚……娜娜要想让你分不出来,随便调整下松紧干湿不就行了?”

孙长胜笑嘻嘻道:“这可不是松紧干湿的问题……感觉!是感觉!小燕姐你明白吗?就好像当妈的不可能认错儿子一样!我们常娜的小骚屄那从紧到松、从干到湿,每个变化都是咱亲自陪着练,拿鸡巴一下一下肏出来的……”

季重乐也笑道:“娜娜是不能算——我和胖子现在肏她就像自己撸管似的,闻着味都能认出来。”

几人说说笑笑,气氛便轻松起来。

许白蹑手蹑脚地反锁上门,泰然自若地解开裤子道:“乐哥说的我信!其实我也有感觉……普通女人就算再骚,她挨肏时候的状态也不一样!”

王小燕笑吟吟地俯身趴在办公桌上掀起裙子亮出丰臀美屄,回头问道:“那你说说,怎么不一样?”

“肯定不一样啊!这普通女人挨肏,她是有需求的……”许白上前挺身插进王小燕的骚屄里,掐住她的细腰说道:“有要挣钱的、有要完成义务的,还有要满足欲望的,但是咱圈里女人没有啊!这肏屄不就是喝口水么,茶水白水还不都一样,谁在乎?”

许白一边说着一边拿眼朝林茉莉撇去,言外之意却是针对她说自己子宫摘除、阴道功能略有失调,这些都不是圈里人在意的事情。

林茉莉闻言一笑,既没反驳也没解释,更没有宽衣解带加入其中的意思。

季重乐见状暗叹一声,心知许白和孙长胜这俩货的助攻没有到位,只好示意孙长胜上前和许白夹攻王小燕,自己则接着说道:“喝口水这个比喻不好,我觉得还是应该说握个手,因为大家的地位是平等的……茉莉姐,握个手?”

林茉莉一怔,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季重乐问道:“你要和我怎么握手?”

“这样就可以了。”季重乐主动拉起林茉莉的小手握在掌心摇了摇,转身朝门外走去,招呼道:“大圣、许白,别肏了,咱们走吧……让小燕姐留下和茉莉姐叙叙旧。”

“哎!”林茉莉顿时叫道:“你不是来找我走后门的吗?”

季重乐回头反问道:“你不让我走后门,我还怎么走后门?”

林茉莉皱眉道:“不是圈里人,你就不想找我了?既然是小燕的朋友,都说我会帮你的!”

“没有,没有……主要是小燕姐搭桥让我认识茉莉姐,这人情已经不小了。”季重乐正色道:“圈里人办事是两套逻辑,我是打算明天重新再来拜访您,不能混为一谈。”

王小燕闻言咯咯笑道:“这是不想把人情算我头上呗?好歹也是内射过的交情,还跟姐姐见外啊!”

“不见外不见外,等我回国一定好好谢谢小燕姐。”季重乐说完直接拽着孙长胜和许白,让他俩整理衣裤边走出了门。

留下王小燕和林茉莉面面相窥。

三人来到国际刑警办公大楼下。

孙长胜和许白整理好衣服,齐齐看向季重乐。

“咱俩这算……玩砸了?”

季重乐叹了口气道:“咱求人办事,本来就没啥能拿出手的谢礼……如果大家都是圈里人,有个信任基础还可以先用后补,但这茉莉姐根本不接茬啊!”

许白问道:“那咱明天再来的时候怎么说?”

“不来了。”季重乐抬头望着楼上,淡淡道:“小燕姐能明白我的意思……”

林茉莉的办公室里。

王小燕神色古怪,看着她问道:“你什么意思?”

“圈子里的陌生男人我能接受。”林茉莉叹了口气道:“但陌生男人见面就把我一顿轮,还颐指气使地让我办事……这我受不了!”

王小燕愕然半晌,哭笑不得地道:“这就是你的新三观?逻辑都不自治好么!”

“人都是会变的,圈里人也一样。”林茉莉淡淡道:“我们都会变老,等男人硬不起来,女人流不出水的时候,你还觉得圈里的观念还有意义么?”

王小燕默然不语。

林茉莉笑道:“就算抛开圈子,咱俩也是朋友!既然碰见了,肯定不能让你白来……说说你这边的事吧。”

“行,这人情我赚了。”王小燕耸耸肩道:“你有个姓张的副手,他……”

*****************************

第二天,季重乐果然没有动作,而玛丽酒店的肏屄比赛事件却被强制结案,定性为符合加州法律的合法赌博,几位黑帮大佬禁令也被撤销。

事实上几家黑帮财团都不是小角色,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发力而已——毕竟国际刑警只是限制出境、协助调查,不算什么出格行为。财团们还在考虑事件背后的意义,是否值得为此大动干戈。

而季重乐让国际刑警依约撤离这个“秀肌肉”的尺度恰到好处,正好使合作者们坚定了决心。

色情服务作为人类社会最古老的行业之一,承载着数不清的利益和资源,而宋家开创的高端服务品牌也确实指的肯定。也许有些色情服务场所可以在服务环境、人员、态度等某一项评分上和玛丽酒店持平,但绝对没有全方面超越的。

肏屄么,翻来覆去,还不就是那么点事?

因为古老,所以死板而缺乏变化。除了某些血腥暴力的变态玩法外,色情服务在冲击高端上其实已经停滞了太长时间,久远到人们普遍认为这项“运动”已经被做到极致,甚至懒得动心思去考虑这件事。

季重乐把一些圈子的理念和玩法提出来,对色情行业来说是具有颠覆性的!

一家家机构开始评估重乐连锁酒店的可行性,运筹投入和管理,在参考了宋家拿出的玛丽酒店客户资源名单后,财团们都迅速批准了计划。

至此,陈媛陈静等人算是放下心来,作别季重乐踏上回国之路。

临行之际,王小燕看着季重乐几番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轻轻道:“等这边的事情搞定……尽快回国一趟。”

季重乐沉声问道:“大叔出什么事了?”

王小燕一愣反问:“你猜到了?”

“你们来这边,谁都没提他……可我觉得大叔不会扔下我不管!”

季重乐苦笑道:“就算我这边他帮不上,起码网吧那边也不会看着几个外人夺权……以他的阅历和圈中地位,搞定唐优悠那样的小屁孩不要太简单……既然他没出手,那就肯定是出事了。”

王小燕低下头道:“付叔他,晚期了……上次醒过来的时候还问你呢。”

季重乐咬牙道:“最多半个月,成不成我都回去!”

许白要留下来帮忙,陈媛陈静依次上前和季重乐与孙长胜、常娜三人拥抱作别,众女登机返回国内。

孙长胜啧着嘴皱眉问道:“接下来怎么搞?半个月,有把握吗?”

季重乐仰望天空,直到飞机彻底消失在视线里才收回目光,笑道:“我记得玛丽酒店有几个能听懂中文的美女一直想约咱俩,联系方式你留了么?”

孙长胜嘿嘿笑道:“这两天我和许白都吃好几顿西餐了!你别说,这外国娘们特别好调教,听到肏屄玩的观念像着魔一样,天天都追着我挨臊呢……”

许白也眉飞色舞道:“对对对,我这边也是——就乐意当肉套子,鸡巴一插进去越不动弹她就越爽……我这几天正给她做肉玩具的心理建设呢。”

“骚货不分国界!”季重乐笑道:“那就从她们开始吧……”

******************************

几天后,重乐连锁酒店的第一场筹建会议在玛丽酒店的顶层召开。

重新成为玛丽酒店主人的宋念蕾和宋晓乐姐弟环顾一周,看了看坐在圆桌前的季重乐、克莉丝汀、山本俏一郎、碧安卡、西那瓦等人,禁不住感慨万千。

宋念蕾叹了口气道:“没想到兜兜转转一圈,玛丽酒店又重新回到宋家手里,只不过马上却要改名了。”

季重乐耸耸肩,笑道:“其实你们也可以保留玛丽酒店啊,建家叫重乐的新酒店对你们来说也不是难事……反正按照协议,以后这一类的客户资源都对重乐酒店输送就行了。”

宋念蕾点头道:“我也这么想的……玛丽酒店被国际刑警这么一搞,很多客户都产生了顾虑。改头换面没有意义,不如另起炉灶,何况……”

宋念蕾顿了顿,颇有些头疼地看着季重乐和孙长胜胯下正卖力摇晃着雪白丰臀给俩人套弄鸡巴、顶得桌面直颤的女模特,无奈道:“好几个头牌都被你们玩坏了,也得大家帮忙招些新人才行。”

“哎!话不要乱讲!怎么就把人玩坏了?”孙长胜拍着女模特的圆润大屁股,急道:“松、紧、干、湿,全部正常!肚子没大胸没小,这屁股弹得都能打鼓,怎么就玩坏了!”

宋晓乐拉住姐姐,朝孙长胜抛个媚眼,嗔道:“人家酒店服务生都是来赚钱的,结果现在像中邪一样排着队离职,跑去给你当肉便器……这是美国,这种价值观就不应该出现在拉斯维加斯,这还不叫玩坏?”

“你说这事啊……”孙长胜恍然笑道:“美女,快跟你的前老板解释解释,你是不是中邪了?”

桌子一震,金发美女目光迷离、满脸春情地钻出来,茫然看着孙长胜,直到他再次重复了一遍,才不耐烦地朝着众人道:“我很清醒,你们不要多管闲事。”话音未落就重新钻回桌下去了。

还是季重乐身边伺候局的亚裔美女模特比较懂事,连忙帮着解释道:“这事和我们的价值观没有联系——工作是工作,业余生活是业余生活,我们只是发现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而已。”

宋念蕾耸耸肩道:“无所谓,你们开心就好……反正跳槽的也不光你们几个。”

山本俏一郎淡淡道:“以后大家要合作那自然是一家人了,旗下的模特换个地方工作怎么能叫跳槽呢?过几天你也可以去我那边选几个……”

碧安卡咯咯娇笑道:“就是嘛!我们意大利的美女帅哥也欢迎大家挑选,不当服务员的时候,还能兼职保安哦……”说着挑衅一样瞥了眼克莉丝汀。

克莉丝汀微笑道:“俄罗斯和中国接壤,我和季先生已经达成深度合作了。”

碧安卡一愣,问道:“有多深?”

克莉丝汀略一沉吟,伸出双手比划了两下,扭头朝季重乐道:“要不你拔出来让大家看看有多深?”

众人恍然明白过来,看着季重乐的眼神顿时有些怪异。

西那瓦第一个拍桌怒道:“你们果然有一腿!我就知道这俄罗斯骚货看见大鸡巴肯定忍不住……”

“哗!”

克莉丝汀顺手就将杯里的咖啡扬在西那瓦脸上,看着他闭上嘴才冷着脸淡淡问道:“你是不是挨揍没够?”

西那瓦悻悻住口。

“刚才那位美女说得好,工作是工作,业余生活是业余生活,我能分得清主次。”克莉丝汀悠然道:“而且季先生不只是鸡巴大,前几天比赛的时候技术也同样好,对性爱方面还有独到的见解……对咱们的事业很有帮助。”

山本俏一郎看了看桌下的女模特,笑眯眯地道:“没错,这些服务生工作起来如果有现在一半的热情,重乐酒店也绝对是世界一流了。”

宋晓乐舔着嘴唇下意识道:“是啊!孙长胜那鸡巴虽然不大,可就像有魔力一样,被他肏的时候总觉得特别兴奋……”

西那瓦顿时惊道:“什么?原来你们也有一腿!”

“没有没有……我,我们只是在刚认识的时候打了个友谊炮……”

宋念蕾连忙解释,却见众人的神色明显古怪中带着怀疑,仿佛在认为宋家和季重乐联合设局骗人一样,慌忙道:“大家都是朋友,打个炮不很正常嘛——我提议咱们也来打一炮吧,正好对行业深入了解一下!”

众人面面相窥,表情愈发微妙起来。

西那瓦一拍桌子刚想叫好,忽觉一阵杀气袭来,立刻闭嘴。

碧安卡俏脸绯红道:“你胡说什么呢?大家只是在色情产业上合作,别必要自己也变成色情的一部分啊!”说着撇了眼季重乐,又略带嫌弃地看了看西那瓦和山本俏一郎,低声道:“想加深了解,可以私下单独交流嘛……”

山本俏一郎本来不想说话,见状双眼微眯,嘿嘿笑道:“我同意宋小姐的提议。重乐酒店连锁计划虽然很好,但执行者才是关键……咱们几个执行者,有必要建立深一层的友谊。”

季重乐心中一动,悄悄使个眼色。

克莉丝汀猛然挺胸,斜眼看着俏一郎淡淡道:“我也同意大家坦诚相见一下……但如果这个友谊只有几秒钟,那还不如不建立。”

“八嘎!”山本俏一郎终于忍不住了,满脸通红,猛然拍桌站起身来指着她怒叫道:“信不信老子一鸡巴肏死你!”

“你来啊!信不信老娘一奶子砸死你?”

“我……”

“咳,二位不要吵,我表个态……”

季重乐连忙按住山本俏一郎,另一只手指指桌子,道:“诸位能坐在这里商量建立全世界最好的色情服务连锁酒店,这本身就代表一种态度,说明你不是什么卫道士,所以我也赞同股东们深入交流、坦诚相见一番!”

山本俏一郎红着脖子叫道:“没错!”

“但性爱可以承载冲动,却不该承载愤怒。”季重乐正色道:“尤其群交更应该慎重,就算男人都戴套,也有好几位女士会交换体液呢……我也支持大家谨慎一些,想清楚再决定。”

碧安卡连连点头道:“说得好!就算要群交也不能滥交嘛!”

孙长胜笑道:“这个简单……我和乐子比赛时候就做过体检,可以陪大家再检一次……顺便给大家介绍点新玩法。”

宋晓乐立刻喊来酒店的常驻医生给众人做“性交安全检测”,现场报告。

宋氏姐弟作为倡议者自然排在第一个,然后是季重乐、孙长胜、西那瓦和山本俏一郎,还有几个最近刚刚投奔季重乐的美女模特,克莉丝汀懒洋洋地脱了衣服用硕大巨乳狠狠震慑了众人一下。

众人坦诚相见,只剩碧安卡犹豫片刻才让医生抽了血,无奈道:“如果不参加你们肯定认为我不合群……那事先声明啊,我的性爱好有点特殊,要先去准备下……”

孙长胜愕然道:“你不会是个同性恋吧?”

“当然不是!”

“那就行……”

*******************************

碧安卡眨眨眼,目光忽然变得锐利起来,从众人身上一一划过,点头朝着众人神神秘秘地一笑,起身去准备了。

西那瓦已经迫不及待的站起身,胯下那鸡巴早早竖立起来朝着宋晓乐扑去一边叫道:“来来来,让我领略下你们美国的变性人比我们泰国差多少!”

宋晓乐眼前一亮,毫不含糊地扭臀相迎,眯眼道:“早就想和你们泰国人妖比试一下了!可惜一直没有遇到行家……”

山本俏一郎还没硬,坐在椅子上恶狠狠地望着克莉丝汀,却不敢起身。

“美女,你去给山本君磨磨枪,酝酿点杀气……”季重乐见状哈哈一笑,指挥胯下的模特去服侍俏一郎,同时压低声音朝他说道:“我先帮你把她肏个半死,然后你再上……”

“呦西……阿利亚多……”山本俏一郎眼前一亮,连忙感激地点点头,看着季重乐雄赳赳气昂昂地按住克莉丝汀,狠狠肏弄起来,大鸡巴上下翻飞,顿时就见骚水四溅,不由吸了口气道:“思过矣!”

孙长胜见状也放开胯下的女模特,朝宋念蕾眨眼问道:“咱俩先凑凑?”

宋念蕾嫣然一笑,躺到沙发上劈开腿道:“来吧……”

几位模特笑嘻嘻地凑上前伺候局,有帮忙推屁股的、有倚在男人身侧献乳喂水果的、有伏在胯间围观的,她们都是比较认可圈子观念的女性,被季重乐调教后对性爱的态度愈发真实,一个个腰肢扭动着婉转呻吟、娇喘细细。

季重乐和孙长胜都是大开大合,各自压着克莉丝汀和宋念蕾肏得虎虎生风,大鸡巴干骚屄就是饱和式轰炸,龟头如炮弹一样狠狠撞开阴唇、深入阴道、抵住子宫口、挤压出骚水四溅,仿佛永远不会停歇一样。

西那瓦和宋晓乐也肏得十分激烈,两根鸡巴翩翩起舞。

明显能看出西那瓦对“肏人妖”这事的经验极为丰富,尤其是他的肢体力量占优,摆弄宋晓乐变换姿势常常都是来硬的,直接伸手就掰……

于是就见宋晓乐一边被鸡巴狂抽猛插,一边时不时就凌空飞起,被掰成各种匪夷所思的形状,同时扯着嗓子嗷嗷乱叫,也不知是爽得还是吓得。

山本俏一郎已经被舔硬了鸡巴,眼巴巴看着六人想要加入战场,但克莉丝汀虽然被肏的巨乳乱摇、骚水四溅、淫声浪叫,可两条雪白大腿紧绷绷、夹紧紧,似乎很有余力,只好把目光在克莉丝汀、宋念蕾和宋晓乐身上游移来去,一时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忽听“叭”地一声脆响——换上了光可照人的黑色紧身皮衣,尖细高跟鞋,右手皮鞭、左手项圈,凛然不可侵犯的女王范碧安卡闪亮登场了!

原本总是笑嘻嘻地碧安卡眯着秀目,被皮衣紧紧包裹的身材没有赘肉,仿佛一条乌黑色的母豹子,悠然漫步打量着满屋猎物。手中小皮鞭熟练地耍着鞭花抽的空气啪啪作响,双眼寒光闪动从众人身上掠过……

“我操!”孙长胜第一个停下动作张大嘴道:“你这爱好是有点特殊……”

西那瓦则经验十足地仔细打量了几眼,才不屑道:“你没拿蜡烛!”

碧安卡冷冷看来,杀气刺骨,两人顿时噤声,于是她又朝着季重乐望去。

季重乐无奈道:“你有特殊爱好我们没意见,但这事一个巴掌拍不响,咱还得有人跟你一样爱好才能……”

“叭——”

话音未落,就见碧安卡猛然抡起鞭子狠狠抽在地上,柳眉倒竖,樱唇怒张,挺起酥胸娇喝道:“你——还不滚过来舔我的脚!”

“你,你怎么知道?”

山本俏一郎愕然住口,喉咙涌动、身体轻轻颤抖,好像怒立压抑着什么,瞪大眼睛盯着碧安卡急切呼吸着,目光好像要陷入她的身体一样,终于忍不住大叫一声,双膝跪地就朝着她爬去,口中叫道:“女王陛下——请收下我的膝盖!”

众人皆惊!

碧安卡轻轻抬起脚,动作优雅地踩在山本俏一郎肩膀上,居高临下俯视着他,用十分嫌弃的表情冷冷道:“废物!早就闻到你身上那股欠抽的M臭味了,看到鞭子忍得很辛苦吧?我还以为你能多坚持会呢……”

山本俏一郎跪在地上双手捧着碧安卡的脚,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边舔边含糊不清地道:“女王陛下我错了,请您惩罚我吧!”

“废物!谁让你舔脚了?先把我鞋底的灰舔干净!”碧安卡毫不客气就是一鞭子抽在山本身上,扬了扬手里的项圈,踢掉鞋子笑道:“如果舔的好,可以有奖励哦……”

山本俏一郎用眼角的余光看到项圈浑身巨震,仿佛饥饿的乞丐看到面包,贪婪的资本家看到金山一样,毫不迟疑捡起地上的高跟鞋就仔细舔舐起来。

季重乐和孙长胜面面相窥,低声交流道:

“这怎么看出来的!他们这SM圈彼此还有心灵感应呢?”

“有可能,就像咱能看出谁是骚货一样……”

“日本人会不会和意大利抱团啊?”

“无所谓……抱团才好呢……”

淫声浪语,一顿乱肏。

碧安卡和山本俏一郎的“小爱好”给酒店筹建委员会的第一次群交活动增加了一点变化,总体来说算是皆大欢喜。

至少山本俏一郎不用去挑战“肏死”克莉丝汀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而西那瓦在季重乐的邀请下战战兢兢双插过克莉丝汀后也感激涕零,算是加固了彼此间的合作关系;宋家姐弟见识过圈里人的“调教效果”也意识到了差距,主动放低姿态打算从季重乐这边学习更多的色情服务理念。

选址、规划、利益分配,重乐连锁酒店的雏形就在这样一场肉体与肉体的碰撞中搭建起来,在一次次体液与体液的交换中渐渐成型……

考虑到玛丽酒店在色情服务行业中原有的地位,新酒店总部依旧设立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等各国分店建好后就要各显神通了,按照各自把握住的资源决定谁是老大。

十天后,孙长胜和许白留在美国镇守总部,季重乐则带着小萝莉王清宇和克莉丝汀的大小女儿喀秋莎与莉赞卡飞回国内。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世界之重乐酒店 二三章

2 评论

  1. 子宫拆除确实是混不了这个圈子了,人的性格和人体内的各种激素是分不开的,这拆除了子宫同时失去了性生活肯定是会性情大变的,还能做朋友都算是不错的了

    1. 记得有个狼友说要看看茉莉……不知这样安排茉莉,他会不会掀桌?
      女性没了子宫不影响性生活(阴道还在),但肯定影响性格(激素失调)。
      为了淫生世界的多样性、真实性,各种人物、各种命运都会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