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

对圈子来说,三代同床或者四代同床是很多人的终极梦想。

只不过近代华人的性观念本就保守,改革开放也不过四十余年,就算受到科技进步与外来文化的影响而日趋开放,人的成长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多数淫二代刚成为青年,而淫三代刚学会走路、能肏的寥寥无几。

像潘宇楠、潘颖、王清宇祖孙三代这种组合在圈子里已经极为罕见,至少季重乐是没遇到过,更何况三女之上竟然还有个圈里的曾外祖母(太姥姥)高清蕊,可谓闻所未闻。

不过凡事有利就有弊,高清蕊这一代骚货开放的早,环境和认知却跟不上,对积年高强度的性爱生活没有经验。

这几年政策松动,一朝天子一朝臣,当年的案子也即将平熄,高清蕊也到了晚年虽然风韵犹存,体质也还算健康,却因为没有系统科学的保养身体,内在已经夹不住屄和屁眼了。

眼看再过几年就能回国与王家人团聚,偏偏阴道和直肠日益松松垮垮,分泌也渐渐渐少,高清蕊每天愁眉不展,连带身体状况也变得不好起来。

季重乐飞快心算一番,看着王清宇讶然道:“老太太才60多?可这丫头怎么也有1x岁了吧?你们都是多大就开始生孩子啊!”

王清宇小鼻子一皱,恶声恶气地道:“反正我已经生出来了,有本事你把我塞回去呀!”

季重乐指指潘颖的美屄,狠狠一挺腰笑道:“来来来,叔叔帮你撑开,有本事你自己钻回去。”

王清宇顿时语塞。

潘宇楠瞥了眼楼上,有点失望道:“可惜老王不开窍,不然大家一起热闹热闹,还能让我妈也活动活动。”

季重乐心中一动笑道:“我倒有个朋友在这边,但不是王家人……”

“哎呀,你这么说话可就见外了——陪家里人的好朋友肏屄那不正是我们的责任嘛。”潘宇楠嫣然笑道:“再说就算不是你朋友,咱家男人干炮时候添几根鸡巴助助兴也是应该的。”

潘颖也理所当然地点头道:“重乐和他朋友才俩人……要不咱换地方,去宋家那个酒店玩吧?姥姥如果骚劲太大还能表演表演挨肏……”

季重乐嘿了一声,笑道:“大姐你说得宋家酒店是不是宋晓乐开的?那可真巧了——就在昨晚,他刚刚把那家酒店输给我!”

“你是说玛丽酒店?!”潘宇楠和潘颖母女同时讶然询问,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对视一眼,表情变得十分古怪。潘宇楠皱眉道:“这玛丽酒店现在可是个烫手山芋啊,你赢什么不好,偏偏把它赢过来了!”

潘颖冷哼一声,淡淡道:“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宋家故意的!”

季重乐满头雾水,皱眉道:“二位……呃,二位姐姐,这酒店有什么不妥?”

潘宇楠一愣,忍不住咯咯笑道:“哎呀好怀念,好久没有人肏着闺女的屄还管我叫姐姐了!”

潘颖则白了他一眼,答道:“宋家是美国的酒店大亨,专做各种会员制酒店,几乎把各种会员玩出花儿来了……别看宋家名声不显,那是因为会员门槛高,几乎不对普通人开放,其实在美国上层非常有名!”

“所以呢?”

“树大招风,他们被人盯上了呗!”潘宇楠接着女儿的话说道:“最近正有家日本财团想收购玛丽酒店,财团有山口组背景,想来美国发展色情服务行业……宋家卖也不是,不卖又不敢,正觉得进退两难呢。”

发现季重乐没太听懂,王清宇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晒道:“舅老爷真笨!就是小日本的骚货太多、日本男人鸡鸡又小,肏不过来了,所以就想把女人送到这边来给美国人玩……这叫什么来的?对了,改良人种!”

“小屁孩,懂得还不少!”季重乐抬手弹了王清宇一个脑瓜崩,低头想了想问道:“正常酒店的价值主要在设施服务和地点,但会员制酒店却不一样了,日本财团看上的是宋家的人脉吧?”

“没错,日本的色情业虽然发达,但思维上比较传统。他们的party还是应召模式,各种变数多,安全性也差。”潘宇楠点头道:“而宋家不但有新模式,还有成熟的会员体系,正是他们想要的。”

季重乐道:“人脉这种资源是可以复制的吧,能维护在手里才是关键。”

潘颖和母亲非常默契,接上话题继续道:“宋家是运营人脉的高手,但日本人在这方面也不差,再加上色情服务方面的丰富经验,比宋家只强不弱……呵,居然想到在赌桌上把酒店输给别人,还真是一招好棋!”

“他应该不是故意输的。”季重乐摇头,随即苦笑道:“不过这赌注的确是他主动提出来的……我猜就算没输给我,过两天也会输给别人。”

潘宇楠淡淡道:“宋家提前把酒店卖掉,日本人肯定会翻脸……但赌桌上输红眼这种情况就勉强说得通了……酒店易主,日本人就没有了收购目标……而这些人脉你肯定是维护不住,宋家丢掉一个空壳酒店,却保住了最重要的资产。”

季重乐无奈道:“原来我是被人当成挡箭牌了?最惨的是她们根本也没给我什么人脉资源啊!”

潘颖道:“怎么没有?酒店的入驻记录不就是么!”

季重乐恍然大悟,目光闪动着沉思起来,连胯下抽插的动作都停了。他来到美国的目的首要是筹钱,其次便是寻找一些人脉与资源——如果宋家的酒店背后藏着这样一层利益,是否可以运作起来?

潘宇楠见状翻了个身,主动耸着丰臀套弄起来,回头笑道:“宋家欺负你是个游客不知深浅,认为你肯定没有能力留住这些会员……没想到论玩屄,咱们圈里人才是专家!我估计宋家现在一定很后悔。”

季重乐想起早上宋念蕾给自己指路时态度有些古怪,笑道:“不如咱们现在过去吧,师母把你妈叫上,大家都来看看我的新酒店,帮忙出点主意。”

众女欣然答应。潘宇楠起身和潘颖、季重乐一起穿衣整理,没有上场的王清宇负责给曾祖母高清蕊打电话。

几人刚要出门,王佐益“恰好”就从楼上走下来也要一起前去。如此及时,让季重乐不得不怀疑师傅刚才在楼上“听墙角”——如果这算爱好的话,就让人有点无语,有种偶像破灭的感觉。

******************************

一行人离开王家没走几步,孙长胜打来电话。

“乐子,你快点回来,有人要收购咱们刚赢来的酒店!”孙长胜的声音有些喘,怒道:“这些人五马长枪的不是善类,好像有点背景……”

“什么!”季重乐微微一愣,问道:“日本人吗?你可别惹他们!”

“操,要是小日本我早就干他了!好像是群泰国人!”

“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季重乐放下电话,一头雾水问道:“师母,怎么是泰国人跑去收购酒店了?”

“我帮你打听打听……”潘宇楠皱眉掏出电话拨打起来,几通询问后脸色变得越来越严肃,沉声道:“不知宋家还是日本人走漏消息,现在买家忽然多了起来,泰国、韩国,好像还有俄罗斯也要参一脚……”

“他们,财力拼得过日本?”

“一家酒店而已,再贵又能贵到哪儿去?”潘宇楠晒道:“关键在于酒店背后的价值,这么适合黑道的产业不好找,既然曝光,大家肯定要争一争的。”

“你是说……”

“没错,想收购玛丽酒店的全是各国黑帮!”

“靠!”季重乐顿时傻眼了,问道:“酒店不卖的话,他们不能拿枪崩我吧?”

“他们不敢。”王佐益立刻冷哼一声,随后解释道:“你回我家躲起来,别出门就行。”

季重乐顿时无语,总算确认师傅是个逗比了。

就在这时,忽然有辆车停在路边,宋念蕾和宋晓乐姐弟二人急匆匆地跳下车,快步朝季重乐走来。

宋念蕾来到季重乐面前,气鼓鼓地把一张支票拍在他胸前,冷声道:“这是五千万——昨天的赌约作废,酒店我们不卖了。”

季重乐接住支票扫了一眼,愕然道:“你们不用我当挡箭牌了?”

“你都知道了!?”宋念蕾反问一声,随即叹了口气道:“日本人不会把你怎么样,但俄罗斯和泰国人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晓乐觉得你们人不错,不想你们死在美国。”

“那你们怎么办?”

“现在买主多了,几家竞争,处理这种关系是宋家的强项。”宋念蕾坦诚地应道:“我们尽量把酒店卖出个好价钱……”

季重乐朝潘宇楠望去,后者朝他点点头——这种时候宋家的“出尔反尔”其实是种善意,毕竟季重乐在美国并无根基,几乎不具备和各国黑帮周旋的条件,如果拒绝宋家回购想要坐地起价就等于不识抬举了。

但计划不如变化快,就在季重乐刚刚把支票揣进兜里,电话再次响起。号码是孙长胜的,声音却是个陌生人,说话是流利的汉语,只是各别语调略显生硬。

“季先生,我和几位朋友正在您的酒店里喝咖啡,很希望和您认识一下,不知您能否赏个脸?”

“你是谁?”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在下山本俏一郎,是三川财团的干事,负责玛丽酒店收购事宜。”

季重乐顿时一懔,喝道:“我朋友的电话怎么在你手里?”

山本俏一郎淡淡道:“哦,他正在我对面忙着喝咖啡,所以让我代为通话。”

季重乐沉声道:“你让他说句话!”

“季先生放心,大庭广众,这么多摄像头,你朋友不会有事的!”山本俏一郎笑着道:“我让他说话……”

手机沉默了片刻,孙长胜的声音响起道:“乐子,娜娜和我都在……他们有响儿,你准备准备再来。”

季重乐道:“我知道了,你放心!”

电话回到山本俏一郎手里,悠然道:“季先生放心了吧,你朋友很想你,快回来吧。”

“好,你们等着!”

季重乐挂断电话朝宋家姐弟耸耸肩,无奈道:“抱歉,酒店暂时不能还给你们……我的两个朋友被日本人抓住了。”

宋晓乐顿时急道:“他们把Honey怎么了?”

宋念蕾连忙按住弟弟,皱眉道:“救人要紧,咱们一起过去看看吧。”

********************************

来到酒店门口,才发现大堂经理已经很机智地暂停了营业,而且还有辆警车就停在门外不远处,其上坐着两名美国警察,正冷眼朝酒店里打量着,满脸不耐烦的样子,似乎恨不得里面立刻就炮火连天血肉横飞才好。

众人直上顶楼,又见泳池party热闹依旧。宋家的淫乱趴似乎是24小时轮番待命,让客人随时都能开始享受。

香槟塔、蛋糕林,漂亮女模特、健硕男侍者,轻摇慢舞比基尼、奶子屁股大长腿……只是在几伙陌生人的注视下,服务生们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放眼望去,泳池四周泾渭分明地坐着足足四伙人。

孙长胜和常娜就在其中一角,被几个亚裔黑西装的日本人环绕着面无表情地喝咖啡。在他们对面是伙身上挂满纹身刺青的黄种人,满脸杀气好像随时都会跳起来开战一样,看服饰应该是泰国黑帮成员。

另一个角落里坐着几个正在嘻嘻哈哈打闹的欧美白人,乐呵呵地调戏着服务生,看起来就像来游戏的花花公子一样,但目光警惕,时不时就朝着其他人扫视一圈……不像俄罗斯人,暂时看不出跟脚。

最后一伙则是酒店的安保人员,面对凶神恶煞的各国黑帮显然已经镇不住场子、两股颤颤,碍于责任才不得不站在这里,看见宋念蕾等人到来顿时好像看见救星一样,快步站到几人身后。

季重乐大步来到日本人面前沉声道:“谁是山本俏一郎?先把我朋友放了!”

“季先生误会了,我们没有限制你朋友的人身自由……可能这里的咖啡太香,他们舍不得走。”有个小胡子日本人站起身来摆摆手,示意孙长胜和常娜身边的人让出通道,笑眯眯地示意道:“他们随时可以离开。”

孙长胜放下杯子哼了一声,立刻拉着常娜起身走过来,站到季重乐身后压低声音道:“泰国人想抓我们,被那群白人阻止,两边差点开打!后来日本人到了,三方对峙,反而没打起来……”

季重乐懔然扫了泰国人一眼,刚要说话,却听山本俏一郎抢先开口道:“宋小姐,咱们之前谈得好好的,你突然把酒店卖掉这种做法让我们很困扰啊——是否能给个解释?”

“山本先生也误会了!酒店没有卖掉,而是被输掉的——这里是拉斯维加斯,赌桌上输红眼的时候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宋念蕾若无其事地淡淡道:“宋家知道我弟弟输掉酒店后也在第一时间联系了季先生,我们很快就可以完成回购,咱们的交易也能继续进行。”

山本俏一郎目光闪动缓缓道:“这么说来,酒店目前的主人还真是这位——季先生?”

宋念蕾连忙道:“山本先生不用担心,根据我们和季先生的协议,宋家拥有优先回购酒店的的权利!”

山本俏一郎微笑道:“优先回购的前提是同等条件,如果我们财团能拿出更优越的价格,季先生是不是也可以把酒店出售给我们?”

话音未落,就听旁边有人恶狠狠地说道:“他不会卖给你的——因为死人拿再多的钱也没用!”

满身刺青的泰国小哥走起路来却是无声无息,众人竟然都没有发现他在何时欺近过来,不禁同时一懔,几个保安已经吓得伸手掏出了电击棒来!

“我叫西那瓦!”泰国小哥微微弓背,抬起头来眼中精芒闪烁,好像择人待嗜的野兽一样扫视一周,瞪得山本俏一郎主动退后两步,这才看着季重乐用中文狠狠说道:“这家酒店,我们颂帕集团志在必得!不论是谁,敢和我们抢,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远处忽然响起一声响亮的口哨,有个被欧美白人群男环供,大家本以为是服务生的褐发美女站起身来朝季重乐招手叫道:“嗨,帅哥!需要保镖服务吗?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专业人士,保证比你旁边那些快要吓尿裤子的家伙强!”

褐发美人身边的几个男人应声做出各种展示,有两个秀肌肉凹造型的,还有两个原地晃动摆拳仿佛在和空气格斗一样,剩下几个则立刻把褐发美女围了起来做出防护、保护、掩护等战术动作……

最古怪的是其中有个家伙明明只穿了条沙滩裤,却不知从哪儿掏出把沙漠之鹰耍在手里!吓得周围众服务生惊声尖叫,于是被褐发美女狠狠敲了一记,这才讪讪把枪塞回裤裆里。

被这样一打岔,气氛却是缓和少许。

季重乐苦笑问道:“你们又是谁?”

“我是碧安卡,意大利人。”褐发美女追问道:“我的中文怎么样?是不是一级棒?”

“挺好……”季重乐反问道:“你们也想收购玛丽酒店?”

“哦,你要肯卖的话我们当然可以买……”碧安卡点点头,嫣然一笑道:“如果不想卖,咱们也可以谈谈合作。”

“怎么合作?”

“哎,首先你这里的安保就太差了!来这里消费都是有头有脸的贵客,怎么能让杂七杂八的人混进来呢,实在太扫兴了呀!”碧安卡拿眼角撇了撇日本人和泰国人,吃吃笑道:“还有你这边的美女们也差点档次,身材和脸蛋还好,但服务态度就不行了……我觉得完全可以引进一些我们意大利的美人儿……”

山本俏一郎傲然接口道:“说到服务这方面,我们日本女人才是世界一流的。温顺可爱,而且任劳任怨!”

碧安卡立刻很认真地反驳道:“不行!你们日本女人太柔弱了,根本承受不了我们欧美男人的火热激情!”

山本俏一郎摇头道:“你的看法太肤浅了……我们日本是开放性的国家,专业的日本女性应付欧美人种的丰富经验远超过你想象。”

“扑哧!”孙长胜忍不住乐出声来,强忍着笑道:“对对对,我听说那帮美国大兵没少帮日本改良人种,估计日本女人早就习惯外国大鸡巴了!”

山本俏一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朝碧安卡说道:“不过你引进意大利美人儿的主意也不错,等我们完成收购,咱们不妨合作一下。”

“你们都闭嘴——我们颂帕集团的酒店,不需要别人指手划脚!”被冷落的泰国小哥西那瓦怒喝道:“臭烘烘的欧美女人和软绵绵的日本女人,都不如我们泰国变性人!又大方又漂亮,不但理解男人的心思,而且技巧还好!”

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唯有宋晓乐眼前一亮,大有发现知音的感觉。

“杰利莫(Дерьмо)……你说意大利和美国女人臭我没意见,干嘛把整个欧洲都算进来?”就在这时,忽然又有个陌生的女人声音插入进来,在泳池中央冷冷道:“伙计们,进来干活了……先把泰国人打一顿再说!”

“乌拉!”

哐——当——呯!

泳池入口处的玻璃大门应声而碎,几道棕熊般魁梧的身影顶着玻璃碎片冲进来,一路仿佛飓风刮过,掀翻香槟塔、撞倒餐台,把几个泳池边上的服务生直接撞飞、凌空翻滚着惊呼落进泳池里。

俄罗斯黑帮来了!

*******************************

彪形巨汉冲进泰国人集中的位置就像几块石头砸进了水坑,霎时间鸡飞狗跳、人仰马翻。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泰国恶徒在俄罗斯铁拳下犹如纸片木偶,三拳两脚间就都被打翻在地,一个个鼻青脸肿、嘤嘤直叫,比被轮了一整夜的小骚货还要凄惨。

唯有跑回去的西那瓦和一名俄罗斯壮汉打了几回合,居然还稍占上风,但双拳难敌四手,立刻受到“重点照顾”被人从背后一个熊抱后掼倒在地,七八只大脚踩过之后就躺着不动了。

孙长胜看得张大了嘴,愕然道:“我操!街霸里那些动作竟然都是真的!”

一位高大的俄罗斯金发中年美妇从泳池中缓缓站起来,白腻的娇躯不着寸缕,脸蛋虽然漂亮,但身材已经略微有些走形,双乳硕大到不得不下垂了,乳峰晃动,几乎可以甩到肩膀上搭着,娇艳红唇间还叼着一根燃烧的雪茄。

金发美妇悠然迈出泳池,朝众人点点头就向泰国人处行去,来到西那瓦面前猛然一坐,两颗浑圆的大屁股蛋仿若重锤一样砸在他脸上,把他的口鼻都埋在胯下,吐了口雪茄烟,冷冷道:“你可以说我们骚,但不能说我们臭!”

西那瓦的头立刻就看不见了,只余四肢剧烈挣扎起来,不断发出唔唔唔的沉闷叫声,但根本顶不住头上的压力,很快就抽搐几下蹬直了腿。

众人见状,噤若寒蝉。

俄罗斯金发美妇站起身,接过手下递上的大衣披在身上,大步朝着众人走过来,目光冷冽地在季重乐等人身上来回巡视,时而做出沉思回忆的表情,最终迟疑着将目光放到王佐益身上问道:“你就是王佐益?”

王佐益一愣,点头无语。

“一点都不像……”金发美妇失望地摇摇头,还是伸手握住王佐益的手用力摇了摇,两人的身高几乎相等,美妇松开手很自然地拍拍他的肩膀,大声道:“我是克莉丝汀,你堂哥的老相好。”

王佐益愕然道:“哪个堂哥?”

克莉丝汀顿时翻个白眼不想搭理王佐益了,转身来到季重乐和山本俏一郎身侧,叼着雪茄问道:“我们米德维奇财团也想参与酒店竞拍,没问题吧?”

季重乐重复道:“竞拍?”

“不然呢?弄死你,然后和你的遗产继承人谈么?”克莉丝汀讶然道:“看你年纪轻轻,不像写好遗嘱的样子啊!”

季重乐莫名感到股杀意,顿时吓得汗毛倒竖,心里反而冷静起来,咬着牙笑道:“呵呵,如果我出事,你们就只能去中国找我的父母谈收购了……相信你们绝对不喜欢这种麻烦。”

山本俏一郎看了看克莉丝汀,又看了看远处的碧安卡和躺在地上的西那瓦,沉吟道:“这样看来,我们的确需要竞拍了……碧安卡小姐的意见呢?”

碧安卡遥遥摆手道:“你们谈,我们意大利人穷的很……你们就当我是在看热闹的好了。”

克莉丝汀眯起眼睛看着山本俏一郎笑道:“那就只有我们两家了?”

“是三家!”宋念蕾上前一步,咬牙道:“而且我还有优先回购权!”

“四……四……”远处地上的西那瓦忽然举起手臂,气若游丝地叫道:“四……家!”

“我操!诈尸啊!”孙长胜吓了一跳,惊呼道:“你不是被一屁股坐死了吗!”

“小伙子,话不能乱讲!”克莉丝汀皱眉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坐死他的?”

季重乐一把捂住孙长胜的嘴,淡淡道:“大家坐下来谈谈吧,我这个酒店的所有者还有几句话想说。”

服务生搬来一张圆桌,季重乐、宋念蕾、山本俏一郎、克莉丝汀当先落座,碧安卡笑嘻嘻地挤进季重乐和宋念蕾之间坐下,朝他晃晃丰胸道:“我也听听,没准价格挺低,我们忽然就出得起钱了呢。”

季重乐笑道:“欢迎欢迎。”

西那瓦被手下搀扶着一瘸一拐来到桌前,也想坐在季重乐身边,奈何他这左侧是碧安卡、右侧则是克莉丝汀,两女好像都不太好惹,于是只好坐在宋念蕾和山本俏一郎中间。

剩余不能上桌的人各自坐在后方,这时潘宇楠忽然抓住王佐益耳语了几句话,后者闻言一愣,有些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来到季重乐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道:“好外甥放心,咱们王家朋友多,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众人闻言一愣,山本俏一郎和西那瓦都不由冷笑起来。

唯有克莉丝汀眼前一亮,目光落在季重乐身上就多了些意味难明,随即又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潘宇楠,挑衅般扬了扬眉。

季重乐敲敲桌面,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沉声道:“我要把竞价改成竞标!”

碧安卡闻言顿时美目一亮,宋念蕾和克莉丝汀则沉吟起来。

山本俏一郎皱眉道:“竞价和竞标只差一个字,但完全是两回事……季先生,你有什么标可以让我们竞?”

“玛丽酒店的客户资源,你们要的不就是这个么!”季重乐笑着反问道:“没有人是看上酒店的收入盈利吧?”

宋念蕾配合地补充说明道:“玛丽酒店在宋家管理期间,投入和开销基本持平,如果细算起来可能还要小赔一点。”

山本俏一郎淡淡道:“酒店本身的收入不值一提,这点我们都清楚。”

克莉丝汀哈哈笑道:“但是从这些会员手中随便漏出一点内幕消息,或者请他们在某些关键事务上出点力、甚至只要说句话,就足以弥补酒店的亏损了。”

“所以咯,能服务好这些会员才是关键!”季重乐笑道:“而我也希望以后可以稍微利用一下这些资源……酒店卖多少钱都无所谓,甚至送给你们都行!关键是交到擅长管理、运营,在这方面有足够优势的人手里。”

山本俏一郎眼前一亮,立刻道:“没有问题,如果季先生愿意把酒店出售给我们的话,以后需要什么资源都可以尽情使用!”

“山本君,如果这样我不如把酒店还给宋家,至少他们手里资源是现成的,之前运营也不错……而交给贵方,还得等你们重新整理人脉。”

季重乐摇头道:“我希望你们结合酒店特色,把自身优势展示一下,谁能把酒店运作的更好就给谁。”

“这题我会!这题我会!”碧安卡立刻舔着嘴唇兴奋叫道:“我们意大利的美人儿最热情,安保方面强大专业,可以让客户享受到最安全的性服务……就算在屋里搞出人命都不用怕警察哦!”

克莉丝汀把巨乳搁在桌面上,傲然笑道:“安保能力就不说了,我们俄罗斯战士从没怕过谁……至于我们的美人儿也不差,俄罗斯嫩模可是世界闻名的!而且皮实耐肏体力好,绝对搞不出人命来。”

山本俏一郎哼了一声道:“这个话题刚才已经争论过了——我们大和民族的女人除了个子矮一点,在性能力上不惧怕任何男人!”

西那瓦哼了一声道:“热情有什么用?耐肏有什么用?我们泰国不管男女,都自幼苦练性技巧,能带给客户至高无上的性享受!和我们泰国的性工作者比起来,你们男人的鸡巴就是没有硬度的木头棍、你们女人的阴道就是没有温度的下水道、屁眼就是……”

“啪!”

一个杯子直接在西那瓦脸上炸开,打得他直接翻下椅子捂着脸惨叫起来。

碧安卡虎着脸怒道:“你是不是以为躲开俄罗斯人就没有别人揍你了!”

西那瓦抬起头,发现几名意大利男人已经笑嘻嘻地站到自己身后,而远处的几名手下被俄罗斯壮汉狠狠瞪着,根本不敢上前。

桌上众人都不开口,西那瓦擦干了脸,面无表情地坐回椅子上,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能屈能伸,倒是让人高瞧一眼。

“到我说了。”宋念蕾平静地道:“宋家最大优势就是资源的整合管理能力,其实不只是人脉,在服务上也一样……你们难道没注意,泳池周围早就已经有俄罗斯嫩模和日裔服务生么?所以我觉得没必要强调哪个国家、哪个人种的男女优秀——客人喜欢哪个,我们就雇佣哪个。”

山本俏一郎笑道:“宋小姐不要偷换概念,顾客就是上帝——换成我们管理酒店也不会把服务生都变成日本人,这里一样会是各色人种的融合,也就是日裔多一点和少一点的区别而已。”

宋念蕾耸耸肩,没有争辩。

季重乐无奈道:“大家各有各的优势,如果我直接选了谁,你们其他人一定会觉得不公平吧?”

山本俏一郎皮笑肉不笑地道:“没错!季先生既然要竞标,那不管选谁,总得拿出个让大家认可的理由才行。”

季重乐叹了口气道:“既然这样,就只能用拉斯维加斯的方法了。”

众人齐声道:“拉斯维加斯的方法?”

“对!”季重乐轻轻一拍桌子,眸中精光四射,道:“咱们各自派人,用性技加赌技较量一场——愿赌服输!”

“嗖——嘎!”山本俏一郎的眼睛顿时亮起来,兴奋叫道:“这个主意不错!”

**********************************

以性服务为主题的酒店用性技巧决定归属权,这项提议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可,但是在具体的比拼方式上再次陷入了死循环。比体力、比耐力、比身材、比热情、比服务态度……各种要求顿时乱成一团,每个人都想用自身的长项优势去对比其他人的短处劣势,差点又要打起来。

“大家不用吵。我既然提出这种解决方式,那责无旁贷,也该拿出让大家认可的比赛要求来……”

季重乐拍拍手,胸有成竹地笑道:“在场参与竞争的一共六家,我给大家三天时间,调集你们手下性技术最厉害的女性二人、男性五人,到时候我会现场公布比赛方式,咱们就在这里一决胜负!”

西那瓦瞪眼道:“如果你提出来的方式我们不认可呢?”

季重乐自信满满地道:“你放心,我提出的方式绝对公平,大家都会认可的。”

山本俏一郎则迟疑道:“季先生刚才说……六家?”

季重乐淡淡解释道:“没错。我这个酒店的主人当然也得参加比赛,以示公平嘛……如果你们争来争去最后却都输给我,那这间酒店我就不如自己经营了。”

“哈哈!”西那瓦顿时哂笑起来,乐不可支地道:“行行行,你最好自己上场,到时候我会让人给你留点面子,争取不让你秒射哈!”

克莉丝汀撇了季重乐一眼,吃吃浪笑道:“那不如咱们几个竞标者直接比一场得了,正好三男三女呢!”

西那瓦顿时兴奋道:“真的?我就不信你在床上也这么能打!”

克莉丝汀脸色顿时冷若寒冰,道:“还是算了吧,我怕你死在我肚皮上。”

西那瓦盯着她的那对豪乳吞了声口水,喃喃道:“怎么能是肚皮,要死也得死在这大奶子上才值!”

碧安卡连忙隔着季重乐按住就要跳起来的动手克莉丝汀,叹了口气认真提议道:“打了这么多顿也没用,要不咱联手,直接把泰国人赶出拉斯维加斯吧?”

西那瓦立刻危襟正坐,噤若寒蝉。

克莉丝汀则哼了一声,没有接话。

色情生意也是生意,做生意的规则就是和气生财,而不是打打杀杀。

就算季重乐不提出性技决胜负的建议,几家黑帮也很难火拼起来,最多就是小规模的试探性战斗,然后还是得坐下来商量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办法。

玛丽酒店既然曝光,那就是好东西见者有份,最终胜利者少不得要分润一些好处给其他人——否则泰国人再弱,也有捣乱的能力。

而季重乐的方案,如果真的公平,是可以让各家损失降到最低的。

所以克莉丝汀可以让人揍西那瓦,却不能按照碧安卡怂恿的那样把泰国人彻底赶走——否则泰国人卷土重来就是不死不休的结果,而且也没有其他人愿意继续和克莉丝汀做生意。

季重乐见状松了口气,道:“大家没意见的话,咱们就各自准备吧?”

山本俏一郎盯着季重乐良久,忽然笑了笑道:“季先生昨天才获得酒店,今天就能拿出一套自信满满的性技比赛方案……看来也不是普通的赌客呢!”

季重乐缓缓靠在椅背上,非常放松地道:“我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而已,山本君完全不用在意我,还是想想三天后的比赛吧。”

“没错,不管是谁坐在这里,最后还是要靠实力说话。”山本俏一郎沉默片刻,点头道:“季先生,我等着看你的表现!”

******************************

待续

PS:我感觉自己好像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世界之重乐酒店 十九章

10 评论

  1. 剧情和h确实是很难平衡,就像这章去掉开头结尾,中间完全是普通黑道商战小说了,完完全全的剧情过渡章节,要是接下来两章还这么写,又要偏向正经文。

    1. 写剧情和写H都不难,huiasd自信就算剧情部分也达到正常网文水准线。
      挖坑填坑也不是问题。
      但淫生系列是重H轻剧情的风格,huiasd有点强迫症,写淫生系列一直追求H和剧情符合我认可的某种“完美比例”……
      而某些桥段确实不好处理,简单一笔带过的话就会影响后面的阅读体验,不带过又影响整体风格,所以我才说写出个“坑”。

  2. 最近看了鄂州那个事件,很像你笔下的世界

  3. 我俄语日语都懂,学外语的,俄罗斯小组和日本小组有什么人设之类的东西,可以帮老板分担一二。

    1. 人设……这个……感谢啊!
      但其实本章除了克莉丝汀,其他新人都是龙套,大概符合该国特征即可,不可能给每个角色都做人设的。
      后面如果打算弄个日俄妹子当主角的话,一定请教你。
      然后就是俄罗斯常用床戏需要些技术支持,各种俄式叫床拼写及音译,这个真心不好找。

  4. 感觉这么写也好, 也不用去日本韩国转了, 直接在这个酒店体验日本韩国之旅。 这个克里斯是幼香第一章那个女的把,作者大大记性真好,突然觉得淫生里面每个出场的人物都可以挖出剧情来!

    1. 没错,重乐酒店的主要目的就是把各种淫生人物串起来。
      至于开不开日韩副本,暂时还没想好。
      写写再说。

  5. 那不就是个大坑,照目前这写法坑会越来越多,哪怕是选择性去掉一些不填那也要写好多的剧情,对脑细胞可不友好,而且剧情向的东西越多,bug就会越多哈哈哈。主要是黄文不像正经小说,没有大纲很容易写着写着就偏离原来的路线了,虽说可能本来就是写到哪算哪。

    1. 其实还是经验不足,以前不用大纲驾驭10多万字的时候没问题,就感觉20多也应该可以,结果坑了。
      重乐虽然没有细纲,但几百字大纲还是有的,大方向不会变。
      我所谓的坑不是剧情驾驭不了,而是h配比再次失调,这章不好强行h,也不好删减。于是打破了h节奏,不符合整体风格了。

  6. 第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