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章

季重乐抬头仰视母亲一时说不清该庆幸还是失望,或者为圈子里的女性辩解几句,说明她们不是泄欲工具……心情五味杂陈,最后发愣半晌,只能茫然“啊”了一声不知该说什么。

“不过……你说的事儿也不是不行。”苏润如扬眉一笑,眯眼透过镜片看着儿子悠然道:“性自由嘛——想和谁上床就和谁上床,这才叫自由对不对?”

“啊?”

“所以,关键还是态度!妈妈允许你有想法……”苏润如双手叉腰,女王范十足地板着脸训斥道:“但是,用亲妈当肉便器这种思想非常恶心!绝对是坏孩子的想法,知道吗!”

季重乐耸耸肩,无奈道:“行了妈你别说了……我没有想法!”

苏润如柳眉倒竖,上前一掌拍在儿子脑瓜上,怒道:“逆子,你还是不是男人——看着你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老妈,居然敢没想法?”

***************************************

PS,这是二一章后期增补的一段,有些狼友可能没看到,所以在二二章前面重新放一遍。

以下为二二章正文。

****************************************

苏润如和季重乐的母子重逢在外人看来有些拧巴,但当事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对话方式,一阵默契的沉默对视后就若无其事地岔开了话题。

“妨碍你的势力已经被摆平……我亲爱的大儿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苏润如皱眉问道:“让各国肉便器汇聚一堂,然后继续开你的淫乱趴,用你的大鸡巴肏服她们,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鸡头么?”

季重乐有气无力地道:“你不是女权主义者么!怎么好像很希望我去开妓院的样子?”

苏润如淡淡道:“男人能当鸭,女人为什么不能当鸡?只要你不剥削不强迫,妓院不就是你情我愿的合法生意么?”

季重乐无奈道:“你误会了……我只是想用这家酒店的资源解决些问题……”

苏润如依旧不以为然地道:“如果你是说合同欺诈那事……我在B市法院恰好有个朋友,已经把辛氏集团的起诉驳回了。”

“呃……”

“可惜公安那边的朋友不太给力,只能取消通缉,没法销案。”

季重乐迟疑道:“你的……那些……朋友?”

苏润如眨眨眼,俏脸微红道:“哎呀……都说你妈我长袖善舞、魅力无穷,裙下之臣无数……就不用详细解释了吧!”

“明白了!你千万别解释!”季重乐低着头道:“请让我静一会……”

苏润如耸耸肩,美目四顾,好像才看到孙长胜一样,颦眉道:“你是老孙家那小子吧?都这么大了!”

孙长胜讶然道:“阿姨你还认得我呢?”

苏润如晒道:“都是老邻居,有什么不认得的?别躲了,阿姨我什么没见过,就你那鸡儿啊蛋的玩意吓不着我!”

孙长胜蹲在沙发后道:“我这不是怕吓着您……是尊敬长辈……”

苏润如冷笑道:“你们圈里人眼中还有长辈?”

孙长胜讪讪无语。

许白举手辩解道:“阿姨,我们又没强迫谁!都是你情我愿的事……”

苏润如淡淡道:“这话有本事回家找你妈说。”

许白顿时脸色一白。

孙长胜乐不可支地道:“阿姨,你别不信……他真说了!”

“然后呢?”

“然后他妈没同意,还把他抽了一顿。”

“呵呵……”

“过几天却偷偷把他小姨介绍给他了……嘿嘿。”

这次轮到苏润如俏脸变色,冷哼一声,狠狠瞪了孙长胜一眼,转身出门去了。

孙长胜等候半晌见没人回来,顿时来了精神,翻过沙发拍了季重乐一把,挤眉弄眼地道:“乐子,没想到阿姨还真挺开明啊!可惜,还不是圈里人……”

季重乐低头道:“别提了,我觉得她还不如是圈里人呢。”

孙长胜点头道:“也对,圈里骚货多好啊……鸡巴插进去就是自家人,只要内射两发,啥事都能商量……”

“你说的那叫花痴!”

房门再次被推开,却是王小燕带着陈媛陈静堂姐妹和常娜四女鱼贯而入,陈媛进门就立刻瞪着眼睛气鼓鼓地叫道:“你当你那精液是钻石吗?还射两发什么事都答应!拿我们当什么人了!”

孙长胜连忙拱手道:“我错了!大姐教训的对……哎,你们怎么来了?”

王小燕似笑非笑地道:“刚才有个好霸气的阿姨给我们指路,说是重乐她妈,让我们过来给他儿子当肉便器!”

“我操!”季重乐顿时凌乱道:“我妈真这么说的?”

陈媛和陈静同时冷哼一声,撅嘴不语。

还是常娜老实,赶紧解释道:“没有没有,阿姨原话是说你现在一定很头疼,我们都是你圈子里的女性朋友,应该过来帮你排忧解难一下……”

“人家都点明咱是他圈子里的女性朋友了!”陈媛一边脱衣服一边气鼓鼓地怒道:“除了当肉便器,还怎么排忧解难?”

孙长胜讶然道:“那你气呼呼地脱衣服干啥?这就破罐破摔了吗!”

陈媛脱光衣服盈盈俏立,得意笑道:“回头再碰见我就告诉她——我不但是她儿子的肉便器,还是未婚妻!天天给她儿子戴绿帽子!”

“好主意!好主意!”孙长胜大喜着掀开围巾,挺起胯下长枪就上前搂住陈媛笑道:“这事我必须支持你,咱俩现在就给乐子戴一顶热乎乎的绿帽子来……”

陈媛弯下腰提臀相迎耸着圆滚滚的屁股叫道:“一顶哪够?我要打十个!”

“啊!十个?咱也没这么多人啊!”孙长胜熟稔地抽插起来,笑道:“还好有许白……虽然不能打十个,但可以让你打十次!”

许白闻言嘴角直抽抽道:“胜哥你饶了我吧,真当我是自来水啊!”

王小燕眼前一亮,也开始宽衣解带道:“早听说重乐圈里有个特别能射的家伙,原来就是你啊?来的路上怎么没说!”

许白的嘴角继续抽搐着道:“大姐!就算说了,咱俩还能在飞机上干啊?”

话音未落,已经被王小燕跨坐而上,套住他的鸡巴起伏着笑道:“来来来,姐姐先让你爽五分钟,然后就要榨汁了……看你能坚持几分钟!”

许白微微皱眉道:“大姐……”

“少废话,有本事你可以不射!”

“那行吧……”

季重乐回过神来才发现陈媛已经被肏出一次高潮,正扭着屁股愉快地哼哼。王小燕仰躺在沙发上承受着许白的冲击,俩人的攻防已经互换了……陈静和常娜一左一右,正守着季重乐发呆。

“你俩等啥呢?”季重乐岔腿指着胯下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

常娜笑道:“看你想得太入神,怕打扰你。”

陈静则撅着嘴道:“人家是肉便器么,哪有自己动的!”

“静姐,国内时候还好好的……几天不见怎么傲娇上了?”季重乐笑着扒下陈静的裤子挺枪开肏,无奈道:“都说熊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没听说骚货也有三天不肏,又哭又闹啊!”

陈静躺在沙发上被肏的双腿微颤,皱眉嗔道:“你说谁又哭又闹!”

季重乐挺着腰杆嘿嘿笑道:“别急别急……这么久没见,等会保证让你静姐哭个痛快,上面哇哇哭!下面哗哗哭!”

阵阵快感袭来,陈静的冷脸冰融雪化,主动盘住季重乐的后腰,娇吟道:“就你怪话多……我最多被你肏尿过,什么时候肏哭过!”

陈媛闻言顿时满脸不屑地扭头晒道:“堂姐你怎么失忆了?要不要换个熟悉的姿势回忆一下?”

孙长胜立刻放开陈媛,兴致勃勃地跨了过去叫道:“哎,这事我有印象!我来帮静姐回忆……在美国这些天特想静姐的一字马!”

“那来吧……”陈静变换姿势,蹬直双腿劈成笔直的一字马,背坐在季重乐身上屁眼套住大鸡巴,让孙长胜从前方插入,问道:“一字马又不是什么高难动作,这边的洋妞不行么?”

“也有行的,但没你软和!”孙长胜压在陈静身上双手把玩着她的细腻大腿根,开始抽插着笑道:“这练过舞蹈的人和没练过的,动作就不一样!形似神不似!而且主要是咱们关系好啊……肏洋妞总想着为国争光,压力太大了。这鸡巴插在静姐屄里就是舒坦,一点压力都没有……”

陈静轻声娇喘着道:“呸,肏我这样的肉便器就随便了是不是?”

孙长胜连忙道:“不是不是!静姐要想爽的话,咱为你精尽人亡都没问题!我就想说咱这帮朋友不一样,怎么肏都开心……”

陈媛略显感慨,喜滋滋地道:“是啊,咱们几个的感情算处出来了!之前在国内玩起来总算没滋没味的,我还以为是缺了季重乐那根大鸡巴……刚才和胖子干得却挺开心,原来是人的关系!”

陈静板着脸道:“别装了!你就是爱上季重乐了……知道他等会要玩你,所以才开心……啊,啊……孙长胜你轻点!”

陈媛故意捂着脸惊声叫道:“哎呀,这是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等有空不带季重乐,找胖子单独试试哈!”

“其实圈子关键还是大家能玩到一起去……就像读书圈子、下棋圈子,可不是说喜欢读书喜欢下棋的都能凑成玩伴!”

王小燕骑在许白身上起起伏伏,把个屁股甩得飞起一般,扭头笑道:“咱们肏屄圈子也一样!有些可能觉得喜欢肏屄,能接受圈子的观念就够了……但生活不能只有肏屄,你们明白么?”

季重乐一边顶送鸡巴肏着陈静的屁眼,一边伸手去揉陈媛的奶子,笑嘻嘻地道:“小燕姐说得对……难得遇到几个志趣相投的朋友,成天把时间都浪费在肏屄上多亏啊……”

陈媛扭着娇躯用双乳去“躲避”季重乐的贼手,晒道:“那你倒是拔出来别肏啊……瞧你忙的,鸡巴不闲着,手也不闲着!”

“我本来也没肏啊!”季重乐一边把鸡巴顶得飞快,肏的陈静上下剧颤,一边正色道:“这不正给静姐接风呢嘛……别着急,马上到你。”

陈媛俏脸一红,嗔羞喜乐道:“这还差不多!”

这时许白苦着脸道:“乐哥、胜哥,你们是不是都把我忘了!小燕姐这边一会榨汁一会又止精不让射,都快把我鸡巴玩爆了……救命啊!”

“不是你自己说不喜欢射精的嘛!”王小燕咯咯笑着站起身松开许白的鸡巴,叫道:“娜娜上,让我看看你这些天进步没?”

常娜跨坐到许白身上,微笑着道:“在这边每天都被乐哥的大鸡巴撑着给肌肉定型,不退步就算好了……许白哥你再委屈会啊,等师傅指导完再射。”

“行,整吧……”许白抬手捧起常娜的巨乳,啧啧赞道:“本事涨没涨不知道,娜娜你这奶子可别再长了啊——单手都把不住了!”

常娜红着脸无奈道:“这我也控制不住啊!再说男人不都喜欢大的么,晃来晃去多好看……”

季重乐晒道:“你还能长成克莉丝汀那样啊?差不多就行了……”

孙长胜嘿嘿笑道:“娜娜没发现,最近我俩都很少让你撅着猛肏了——有次乐子发现你偷偷给奶子上药,可把他心疼坏了!”

陈媛低头看看自己的酥胸,又看看常娜的巨乳,感同身受道:“可不是么!小奶牛似得,这大奶子要晃上一宿,乳根都得肿起来……哼哼,我最恨那帮邀请我打排球的男生了!”

季重乐愕然道:“啊?酒店顶层的游泳池旁边就有排球场……”

陈媛立刻兴高采烈道:“去去去,我排球贼溜!”

“这你又不怕咪痛了?”

“没事,主要看甩象……”

“靠!”

几人说笑一会,情绪缓和,开始商议正事。

国际刑警虽然不是玛丽酒店的竞争者,却足够强大,使黑帮们很可能抱团合作……这个变化对季重乐而言是利好的,再加上国内取消了对他的通缉,这样一来很多计划就能大大提前了。

其实像山口组这样声名远扬的大组织已经商业化,只是挂着黑帮名头的财团,而克莉丝汀、碧安卡和西那瓦的组织敢参与到跨国生意中,至少也不会沾染毒品、军武之类重点打击的生意。

所以国际刑警简单审讯后,只是让各家不准出境、等待进一步调查,却也没采取强制措施。但黑帮就是黑帮,行为方式决定很多打打杀杀的踩线行为还是少不了,国际刑警已经介入,几家黑帮代理人员少不得要脱层皮……

不过有苏润如从中周旋,可以让国际刑警的大棒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季重乐恰好可以狐假虎威、借机展示下实力。

***********************************

克莉丝汀作为“内鬼”,很快就把季重乐的意图传达给众人:

玛丽酒店被国际刑警盯上,生意必定受到影响;

资源人脉这种东西,长时间不用,是会生变的;

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改头换面、另起炉灶。以玛丽酒店为基础,建立一家全新的跨国连锁酒店,中美俄日意泰六家共享玛丽酒店当前的人脉资源,同时引进开发各家固有资源。

地球村时代,富豪们并不介意花费几小时行程享受下极致的服务和异域风情,而且连锁共享资源的方案对各家而言都不吃亏——宋家等于让丢掉的酒店失而复得,同时还获得了接触更多人脉的机会。而其他几家需要付出的也不过是少量固有资源,就能接触到之前十倍、百倍的天地。

连锁酒店的人事与财务各自独立,各家出人建立“资源调配部”,互相监督、协调玛丽酒店的现有资源和新资源。

除了季重乐,其他几家“财团”拿出/收购/建造家高档酒店来“联盟入股”都问题不大,甚至还有余力给“诚意足够、也付出了重大牺牲”的季重乐拿一点点补偿。

季重乐唯一条件就是新连锁酒店的冠名权——

Double happy Hotel.重乐酒店!

几家黑帮财团对这条惠而不费的要求自然没有异议,协议达成,皆大欢喜之际,国际刑警方面却出了点问题……

***********************************

酒店房间里。

“什么,国际刑警不肯放手?!”

季重乐瞪圆眼睛看着苏润如,霎时间汗都下来了,哀嚎道:“妈!你不能这么玩你亲儿子吧!我这边事儿已经谈妥了,牛逼已经吹出去了……你忽然告诉我搞不定?你不说你和这边关系很好吗!”

苏润如一摊手,无奈道:“我和他们上层的关系是不错,但也不认识这次带队的小家伙啊……你也知道,有些事县官不如现管!我也不能让上面直接下命令放人,那不等于害了朋友么……”

季重乐皱眉道:“带队的是谁?他为什么不肯放人?”

“就记得叫张警官,具体张什么就不知道了。”苏润如翻个白眼,幽幽道:“至于不肯放人的原因,我要说他垂涎你妈的美色,想要干我……你信么?”

季重乐顿时凌乱道:“你能不能别跟我说这个……哎,不对……他这啥眼光啊?非得和你这半老徐娘较劲?缺乏母爱吗!”

“半老徐娘怎么了!半老徐娘怎么了?”苏润如伸手劈头盖脸就朝着季重乐一顿拍,怒道:“我这叫风韵犹存好不好,追你妈的男人能从美国排到中国去!”

“别打别打,我错了!”季重乐抱头鼠窜,躲到门口追问道:“这厮……这张警官啥来头?他真是因为这个?他要是喜欢岁数大的,我给他安排几个别的不行么?”

苏润如老脸微红,狠狠瞪了儿子一眼,无奈道:“这小屁孩的背景应该不错,据说回去马上就要提一级……和我找的领导只差一级了。”

“然后呢?”

“所以人家张sir要的其实不是你妈我,人家是要提前享受领导级别的生活,明白吗?”苏润如略显得意道:“你就算给他找一百个,那也不行!”

季重乐的脸顿时绿了。

苏润如咬着贝齿道:“我要真给他们领导当情妇的话,明天就能让这小子调到西伯利亚守树林去!问题这事完全是谣传——我和他也没那种关系呀!”

季重乐神色转暖。

“你妈我哪有那么掉价?分明是他们领导再上一层的老大才对……”苏润如故作苦恼地道:“要不然我自降身份,为了儿子牺牲一下?再给你爹戴一顶小小的绿帽子?”

季重乐的脸色青了又绿,绿了又青,强行板着脸道:“行,那你去吧。”

苏润如“花容失色”,愕然道:“你这不孝子,竟然想让你妈出卖色相!”

“妈……你别再试探我了。”季重乐叹了口气,无奈道:“最近这段时间我接触了很多东西,也想通了……你自己的生活自己做主,我这当儿子的没权利说什么,只要我爸没意见就行。”

苏润如冷笑道:“你这算老大不说老二,生活作风上向我看齐了呗?”

季重乐耸耸肩道:“那您跟我比不了……我这半年干过的女人,形形色色、环肥燕瘦,估计比你这辈子好过的男人还多。”

苏润如不由一扬眉,张张嘴又猛然停下,恍然自语道:“我跟自己儿子比这玩意干什么……差点让这小子带沟里去!”

季重乐嘿嘿笑道:“行了,妈……您快给我出个招,摆平那个什么张sir!”

苏润如沉着脸道:“不都告诉你了么——人家张警官升官发财,饱暖思淫欲,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睡服!”

“呸!”季重乐晒道:“我妈那是他能硬上的女人么……就凭他?要是真心实意的跪下求你,那还……”

苏润如断然道:“跪下也不行!他就不是我的菜!”

“对对对,母亲大人新时代、新女性,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季重乐瞪眼,一字一顿道:“赶、紧、说、办、法!”

“你怎么知道我就有办法?”苏润如愕然问了一声,猛然反应过来,双手掐腰怒道:“你这不孝子以为在圈里干过几个老女人,就可以跟我没大没小?还敢吼你老娘我了!是不是觉得我也是让你肏一顿就啥都好说啊?”

季重乐冷冷道:“没兴趣。”

“你这不孝子……”

“妈!都让你别试探我了!干脆咱俩把话说开了——”

季重乐不悦道:“我对乱伦没意见,你敢撅起来我就敢肏!但你既然不是圈里人,也不认可圈里的生活方式,我就对你没兴趣。”

苏润如微微一愣,脸色的怒色迅速退却,眸中露出几分欣慰来,淡淡道:“虽然话题不太合适,但你终于能像个大人一样跟妈说话了……也对,咱娘俩也找不到啥共同话题。”

季重乐摆手道:“一家人,互相尊重就好……”

苏润如从桌上拿起一张卡片递过去,道:“行,那妈就不废话了……你去把这个女人搞定,她自然会帮你摆平张警官。”

季重乐接过卡片扫了眼,疑惑道:“国际刑警,林茉莉?”

“是这个小队的一把手,张sir这次升官就是顶替她的位置……”苏润如笑着解释道:“曾经的手下,马上要和自己平起平坐,搞不好还要反压自己一头,这位林sir显然是不乐意的。”

季重乐皱眉道:“你不是说这位张sir上面有人么?”

“所以,你得帮林sir找个充分的理由,她才会出手啊!”苏润如眨眨眼,似笑非笑地道:“我儿子那么有魅力,就像对付你们圈里的女人一样,搞定个女警官还不是手到擒来么……”

“这又不是一回事……”季重乐懒得解释,拿起卡片转身要走。

“哎……儿子!”苏润如忽然叫住了他,沉默片刻,轻轻问道:“你真的对妈没兴趣?”

季重乐缓步走回母亲身边,凑近她耳畔轻声道:“妈,你知道么?这次在美国碰见师傅,顺便还认识了几个舅妈……大家这么一唠,才发现我在国内的时候就见过王家的表哥表姐和小姨呢!”

苏润如娇躯轻颤,美目意味难明地看着儿子。

季重乐嘿嘿一笑,转身而去。

搞定国际刑警林茉莉,这事有难度——虽然季重乐最近半年阅女无数,但“搞”和“搞定”之间还是区别巨大的。

要说圈里女人被肏一顿就能给你办事,这话纯属瞎扯!

肏屄圈子很大,能汇聚成一个个小圈子的才算朋友。

同道中人、大家有共同爱好,也就是个彼此认识的机会而已。肏屄可以,肏完能不能成为朋友,还得看各自的性情和条件,普通圈友接触办事最多给些方便,该走的流程,该给的好处,一样不能少。

普通圈友尚且未必帮忙,何况林茉莉还不是圈里人。

不管怎么说,还得先搭上线再想办法。王小燕和陈家姐妹来自国内,估计是不行了,季重乐决定去问问“师母”潘宇楠,看她有没有路子。

**********************************

王佐益家里非常热闹,不但高清蕊、潘宇楠、潘颖和王清宇祖孙四口在场,本以为会呆在酒店的王小燕、陈媛、陈静、常娜和孙长胜、许白众人竟然也在,还有三名意料之外的客人,克莉丝汀和她的两个女儿,喀秋莎与莉赞卡。

此刻众女正围成一圈,笑眯眯地看着孙长胜和许白将常娜上下夹起,两杆鸡巴如龙探海,熟练地肏弄着常娜的嫩屄和屁眼,干得她美肉翻飞、骚水四溅。

已经长成丰腴少妇的喀秋莎金发闪亮,完全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和傲人身材,搂着妹妹的肩膀朝场中指指点点,兴奋叫道:“利赞卡快看,当时我和咱妈就这样被你爸爸和叔叔夹起来天天肏……唉,当年我还以为中国人都这么猛,后来才知道不是……你仔细看这俩男生多给力,你爸爸和叔叔比他们还厉害!”

混血女孩莉赞卡继承了东方人的黑色秀发,皮肤却是白净如瓷,两只碧眼深邃纯净,亭亭而立仿佛小公主一样,看着场中哼哼道:“不就和A片里一样么,没看出多厉害……”

“毛片里那都是表演,男优也就看起来猛,其实没几个行的……等你试试就知道了。”克莉丝汀接口道:“主要你清宇妹妹非得把处女留到回国,不然妈现在就让你试试也行。”

莉赞卡撇了王清宇一眼,不悦道:“她愿意留着就留,我凭什么也得等啊?。”

王清宇闻言翻个白眼道:“这混血的就是不行,一点觉悟都没有……既然要当个骚货,那第一回肯定得让家里人肏啊!最好连亲都别认,就像普通小骚货一样体验下爸爸的大鸡巴——给他个惊喜!”

莉赞卡晒道:“这算什么?应该先开苞,把活儿练好了再和爸爸见面……让他感受感受自己的遗传基因多厉害,这才叫惊喜呢!”

两个小萝莉谁也说服不了谁,各自哼了一声,互相赌气。

恰在这时,季重乐来了。

“哎呀,老王家的大鸡巴回来了!”

众女欢呼一声,七手八脚就把季重乐的衣服脱个精光,排着队让他肏屄点名。

“小重乐,我给你介绍两个女儿……”克莉丝汀劈开大腿躺在沙发上,承受季重乐的正面冲击,浪叫道:“这是喀秋莎,和你家没有血缘关系。这是莉赞卡,应该是你的……表妹……”

喀秋莎伏在母亲一侧看着季重乐的大鸡巴进进出出,垂涎欲滴道:“果然是王叔家的男人!这大鸡巴一看就有感觉……哎呀小老弟,和我妈意思意思就行了,快过来和我认识认识!”

莉赞卡伏在母亲另一侧,脸色微微有些难看,问道:“姐,不是说亚洲人比较小……怎么王家人都这么大吗?”

克莉丝汀吃吃笑道:“乖女儿怕啦?这可不行……当初你姐姐见着这大鸡巴就像见到宝贝一样,每天睡醒睁开眼睛就光着屁股跑到老王身边等挨肏,天天和妈妈抢呢……”

说话间季重乐已经换到她身上,俩人虽是初次见面,但肏起来熟门熟路,喀秋莎劈着腿傲然道:“后来姐姐学聪明啦,晚上直接和王叔一起睡……天天早上都可以被大鸡巴肏醒。”

莉赞卡愕然问道:“那妈妈呢?”

“喀秋莎啊,这么多年你还没想明白吗……两个王叔叔没射精,怎么可能直接陪你睡觉?”克莉丝汀满脸无奈地道:“人家老王管这个叫大鸡巴物理催眠,那时你每晚都是被他俩干晕的!你晕倒之后,他俩经常夹着我肏到天亮……”

喀秋莎惊呼道:“不可能!我记得王叔肏醒我之后还射精呢!”

克莉丝汀耸耸肩道:“妈被玩一宿也没体力了……有时候能撑着让他俩射精,有时候就得肏醒你了呗……”

喀秋莎眉开眼笑道:“这么说是你辛苦一夜,最后的成果却让我得了?妈妈最好了!”

克莉丝汀无奈道:“而且你那时安全嘛……老王他们玩归玩,也没想把我肚子干大,射给你的次数比射我多好多呢。”

喀秋莎遗憾地道:“是啊,我发育太晚,当时咱俩要能同时怀孕多好……”说着喀秋莎娇吟一声,盘住季重乐的后腰,笑道:“哎呦,王叔家里人的大鸡巴就是有魔力……这次带妹妹去中国,我一定要给王叔生一个!”

潘宇楠闻言指指女儿接口道:“这事你得学学我闺女潘颖哈——让他们爷五个一起内射,看怀上谁的!”

喀秋莎讶然道:“这事怎么看?都是一条血脉,DNA能验出来吗?”

王清宇笑嘻嘻地道:“能验也不给他们验!这样多好,想管谁叫爸爸就管谁叫爸爸!”

莉赞卡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想了想,叫道:“幸好我还没去认亲——只要我妈不说,我也可以有两个爸爸!”

“傻孩子……”潘颖摇头无奈道:“这事就像抽奖一样,你猜是大家平分奖品开心?还是有人单独中奖开心?”

王清宇立刻叫道:“平分!”

莉赞卡恍然大悟道:“单独!”

两个小萝莉顿时又吵了起来。

********************************

季重乐把喀秋莎肏出两次高潮算是彼此“打个招呼”,而后进入肏屄解闷时间,这才把遇到的困难说出来,请众人帮忙。

克莉丝汀首先道:“国际刑警方面我有关系,但能不能接洽到你说的这人就不一定了……这就给你问问。”

高清蕊和潘宇楠母女来到美国后人脉关系发展的不错,闻言也是各自皱眉,潘宇楠沉吟道:“按你说的情况,就算能和这位林警官对上话,她也未必帮忙!官场上挡人升迁可是得罪人的事情,咱们还得给她足够的好处。”

高清蕊摇头道:“人家未必贪财,这事重点是给她找个完美的介入理由……例如这个张sir要是有什么贪赃枉法的把柄就好了。”

孙长胜坏笑道:“这还不简单?找个妹子去诱惑他一下,转身拿着避孕套去告他强奸……我估计玛丽酒店那帮高档服务生里肯定有人才。”

众人齐齐鄙视地看着孙长胜。

潘宇楠摇头道:“先不说成功概率,就算能成,这种小问题也很难扳倒他……除非,是未成年……”说着扭头朝王清宇和莉赞卡的方面瞥了一眼。

两个小萝莉微微皱眉,都没有说话。

季重乐连忙摆手道:“师娘,你们帮我出出主意、找找路子就行……咱自己人之间可以把身体当玩具,但对外人,不应该用身体当筹码。”

潘宇楠点头道:“行,我先找关系查查这位林茉莉……”

“顺便帮忙查一下,国际刑警里有几个叫林茉莉的?”就在这时,始终没怎么说话的王小燕突然插口,扬眉笑道:“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这位林sir我认识……如果真是她的话,这事就好办了。”

季重乐看着王小燕的表情已明其意,顿时喜上眉梢道:“小燕姐威武,圈里的姐妹都走上国际舞台啦?!”

王小燕摇头道:“她是我同学……可能,不算圈里人了。”

恰好克莉丝汀刚接到几条讯息,连忙递过手机问道:“朋友刚给我传了些资料,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众人围过去看向屏幕,其中是一位俏丽女警官的正装照片。

王小燕仔细看了看,轻轻皱眉道:“真是茉莉……她升官了。”

“既然是熟人那就好办了!小燕姐,你说她不算圈里人是什么意思?”季重乐皱眉问道:“曾经是,后来又不是了?”

王小燕叹道:“这就说来话长,一言难尽了……”

************************************

王小燕和林茉莉是初中同学,说起来林茉莉还是王小燕加入圈子的引路人。两个好朋友先后加入圈子,又先后处了两个圈里的男朋友,曲凯和付军(详见《淫生外传之特约密室》)。

人和人的际遇各不相同。

王小燕后来者居上,一路被肏着高歌猛进成了极品骚货,与付军虽然没结婚,但若妻若友,始终保持着结伴而行的良好关系。

而林茉莉却因为几次意外,身体状态每况愈下,最后和曲凯狠狠吵了一架,离开圈子,也和王小燕等圈友断了联系。

严格来说,圈子并非什么规矩森严的组织,自然也没有强制性加入或不能退出的说法……但三观这种东西是极难改变的,至于一变再变那只可能是几岁的小孩子,绝不是成年人。所以真正加入圈子、认可圈里生活再退出的人少之又少。

以王小燕对林茉莉的了解,估计她大概率是换了个圈子,而非彻底退出。

老友相聚,自然要庆祝一番。于是王小燕便带着季重乐、孙长胜、许白三个男人全员出动,来到林茉莉的办公室前敲响了房门。

二女相见,彼此却是一楞!

王小燕失声惊呼道:“茉莉!你,你怎么……”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世界之重乐酒店 二二章

4 评论

  1. 难道茉莉变性了……

    1. 这脑洞真——牛!我都想改回去这么写了!

  2. 茉莉这年纪怎么在警察队伍这种要资历的地方当领导的,这种武力组织很看年纪资历啊,尤其是女性,太年轻压根没人看得起,文员先不说,一线不大可能吧

    1. 苏润如找的“领导”比张sir高两级,但我特意加了一句苏润如和这位领导实际上没有关系,通过的是“他们领导再上一层的老大”……
      下面逆推层级:
      警队出警,通常是正副组长带队,假设张sir是副组长,那么茉莉只是行动组的组长而已啊,通常也就是高半级不挂衔的普通警员,不算什么大领导。
      我记得交代过曲凯家属于军政系统,分手后安排前女友成为国际刑警……大概说得通,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