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生外传之跨年特别篇

清晨,阳光照进窗户,给房间里镀上一层明媚的颜色。

王佐林从酣睡中醒来,发觉胯间有些涨,居然久违的晨勃了!心里很是高兴,闭着眼睛朝身边摸去,然后如愿摸到一具柔软而又细腻的温暖肉体,在他大手下充满弹性。

不知道是谁,不过也无所谓了。

王佐林翻身上马,胯下的骚货即便在睡梦中也本能地劈开腿迎合,供他长驱直入,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一捅到底,狠狠肏干起来。

“噗哧!噗嗤!”

“哦,哦……嗯……”

骚货一边调整着姿势一边醒来,主动抬起双腿盘住王佐林的后腰,缓缓睁开眼睛,笑意满满地道:“王伯早,今天你好有兴致啊!”

“是啊,年纪大了,晨勃难得。”王佐林睁眼看清身下的女人,愕然道:“小冰,你回来啦?”

葛冰眯起眼睛笑道:“往右看,不光是我……”

应声转头,葛冰的母亲陈影也刚刚醒来,有些慵懒地侧身躺着,笑吟吟地把目光朝着二人胯下瞄过来,转而有些哀怨地说道:“王哥,你才好久没晨勃而已,可我们娘俩都好久没被大鸡巴肏醒了。”

王佐林无奈道:“我也没料到你老公升官就翻脸,又重新把你调走了……关键你爹也不答应,我这边很难办啊……”

“老头觉得我败坏家风,恨不得我这辈子都别回来呢!”陈影耸耸肩,咯咯笑道:“所以这次放假我干脆没回家,直接带着小冰千里送屄来了——等会王五王尧夹着我一肏,你就是我亲爹!以后这里就是我家!”

葛冰立刻叫道:“对对对,爷爷,人家可是从毛都没长齐就让你肏了,我就是你从小肏到大的亲孙女!”

王佐林嘿嘿笑道:“可不是……我记得那时候都能拿鸡巴把你挑起来……哎呀,你歇会吧,尿来了!”

“不用歇,我来!”

陈影一骨碌爬起来,探头挤进王佐林肚皮下,把嘴张开含住从女儿屄里抽出来的大鸡巴,咕嘟咕嘟吞咽起来。

葛冰嗔道:“妈你真多事!直接让王伯尿我屄里多好……我都差不多了,肯定能泚出一次高潮来!”

陈影喝完尿砸吧砸吧嘴,晒道:“自己家人肏屄玩,要什么高潮——给你王伯省俩钱吧,床单都不够换的啦!哎,这味……王哥,血糖有点高了哈!”

王佐林尿完乐呵呵一挺腰,重新插进葛冰骚屄里,闲聊道:“这就不错了,三高才占一样……对了,你俩啥时候来的?休几天啊?”

陈影伏在女儿腹上,答道:“昨晚刚到,直接就过来了……休到初七呢,我们娘俩今年就在你家过了,争取来年给你抱个大胖小子回来哈!”

“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小冰那闺女呢?没抱回来?”

“隔壁,张姨帮忙看着呢……”葛冰嘻嘻笑道:“王伯,我发现我闺女越长越像你们家人了,八成就是你们老王家的种!”

“嘿,那好啊,多子多福,记你一功!”

说话间房门一响,挺着大肚子的小美牵着一个粉着玉砌却哭得满脸泪水的小女孩走进来,嘴里连声哄道:“仔仔别哭了,你看妈妈和姥姥这不都在嘛……哎呀,妈妈和爷爷做游戏呢!”

“妈妈!”小女孩立刻破涕为笑,跑上前去,一看葛冰正在王佐林胯下承欢,转而就钻到陈影怀里,叫道:“姥姥抱!”

陈影接过小女孩,笑道:“哎,小王种这么早就睡醒啦?”

“我想妈妈,想姥姥……”

“妈妈和姥姥在这跟你王爷爷造小人呢,你先和小美阿姨玩,等一会我们再去陪你好不好?”

“不好,我要看着妈妈!”

“那行,那你不许捣乱啊……等过几年你长大了,也可以和爷爷造小人……”

“好!”

陈影和葛冰母女本性骚浪,与王家人是相识多年老朋友(详见《幼香迷情》)。

陈影丈夫葛栖山是个官迷,因为顾虑官员离异不便升迁的关系,一直咬牙顶着绿帽子不肯离婚,还借助各个“连桥”的助力升迁。前几年事业稳定后又怕风评不好而翻脸,把这娘俩的工作关系调到外地,眼不见为净。

葛冰没找到合适的圈中伴侣,索性在五年前找个“绿奴”结婚,产下女儿许王种……不过到底是不是王家的种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但将来肯定要女承母业,把许王种培养成个喜欢和妈妈姥姥一起挨肏的小骚货。

所以陈影和许王种祖孙二人说说笑笑,也没觉得让小女孩看着母亲和男人性交有何不妥,却是对当前的场面早就习以为常了……

小美带着许王种进来后也没急着离开,笑吟吟地坐在椅子上轻抚小腹,看着众人。

****************************

又肏一会,王佐林从葛冰换到陈影身上,不由自主地开始手掌扶着腰减慢动作,心里不想让陈影母女笑话,于是没话找话问道:“外面谁在吵吵啊?”

小美无奈道:“还能有谁,铭铭和明明呗……”

“他俩又咋了?”

“铭铭要过二人世界,王明明不肯!”

王佐林奇道:“为啥啊?”

小美翻个白眼道:“因为铭铭非得带上她妈……原话是‘你不肏着我妈的屄,怎么跟我过二人世界’……然后也不知道王明明哪根筋没搭上,居然想把爱娜也带上,铭铭立刻就翻了……”

王佐林哈哈笑道:“嘿,铭铭这丫头居然学会吃醋了?真稀罕啊!”

小美也笑道:“是啊,我还以为她都默认爱娜给明明当二奶了呢!结果居然是一直都没反应过来……”

陈影主动换成女上位,跪在王佐林身上一边起伏一边吃吃笑道:“就事论事啊,咱这样能肏屄的朋友不就等于二奶嘛……但心里能不能拎得清就不一定了。”

葛冰一边逗着女儿一边晒道:“这有啥拎不清的,他俩还不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肏一炮就好了,一炮不行就两炮……”

小美当然帮着自家人说话,立刻道:“铭铭是真糊涂,王明明才是装糊涂!身体可以放纵,感情却不应该放纵,他明知道爱娜对他有意思,还是不知不觉陷进去,那就是他的问题……”

王佐林笑了笑道:“他俩都糊涂!这事有什么难办的?”

众女齐声问道:“怎么办?”

王五不知何时走进来,淡淡笑道:“简单——让王明明认爱娜当妹妹。”

众女一愣,齐齐叹服。

普通夫妻过上几年,爱情也会演化为亲情。对把性交当作日常行为的圈里人而言,陌生人、朋友和亲人之间也许还有区别,但亲人和爱人真得相差无几……反正老婆能肏、妹妹也能肏,老婆是家人、妹妹也是家人。

“其实铭铭心里也不介意他们仨人一起过,就是宫斗剧看多了,总想压爱娜一头,找找大妇的威严,比如让爱娜给她敬个茶、请个安什么的……”王五耸耸肩,坏笑道:“所以我就看戏,不说话。”

小美咯咯笑道:“老公你太坏了!离我远点,别教坏孩子!”

说笑间忽听楼下才吵闹声竟然停了。

葛冰顿时奇道:“咦,铭铭这战斗力退步啦,今天才吵这么一会?”

王五无奈道:“王勃来了,估计正现场讲解怎么让大小老婆和睦相处呢……”

“哎,这个厉害……走走走,看热闹去!”

陈影和葛冰精神一振,后者把许王种丢给小美,兴冲冲地就把母亲从王佐林身上拉起来,娘俩光着屁股就急急忙忙跑楼下看戏去了。

王佐林和王五父子俩面面相窥,一时无语。

小美捂着肚子迟疑问道:“爸,是给你叫个人,还是我帮你口出来?”

“都不用,都不用,我就运动运动,没想射!”王佐林正好借坡下驴,赶紧也起床摆手道:“走,咱也看戏去……好几年没看见小王勃了!”

*****************************

来到楼下。

就见王家的远房侄子王勃和铭铭的男友王明明二人并肩而立,都站在沙发前,各自将大鸡巴插进两名中年熟妇的骚屄里,挺着腰杆噗嗤噗嗤肏弄着。王勃的女友屈小风和李嫚雨顶着和两位熟妇相近的容貌,一左一右伏在沙发两侧,面带微笑地看着二男肏弄自己的母亲。

“小姑父我跟你说啊,铭铭姑姑让你带上王奶奶那肯定是对的!”王勃一边狠狠抽插着胯下的熟妇,一边笑道:“和老婆出去玩,有妈和没妈完全不一样啊!”

王明明晒道:“我知道,不就是闲着没事肏你妈么……”

“何止啊!你不听话,我就肏你妈!你不乖,我还可以肏你妈!反过来你表现好,奖励也是肏你妈!”

王勃认真地道:“就连吵架都是——我正肏你妈呢,你敢不理我?这丈母娘的屄简直就是助攻神器,夫妻必备嘛!”

王明明愕然道:“吵架这个怎么说?”

“妈,你给我小姑父讲解讲解……”

王明明胯下的熟妇立刻扭头朝着李嫚雨叫道:“哎呦女儿,妈今天屄里骚的厉害,就想让你老公和他家里这些男人狠狠肏一顿,你可得乖点,好好配合着妈!”

李嫚雨看着王明明嫣然道:“没问题妈,就当女儿孝敬你了……”

熟妇继续叫道:“那你可得说话算数,陪妈好好挨肏,不能把妈丢下……不然妈非得被他们肏死不可。”

李嫚雨奇道:“我啥时候丢下过你啊!”

“哎呀,我把你和小凤记混了!”熟妇咯咯笑道:“总忍不住把她当我闺女……”

王勃自顾自地跟王明明继续介绍经验道:“小姑父你看啊,这争风吃醋是女人的天性,咱必须得接受……关键你不能把人民内部矛盾变成敌我之间的矛盾,而应该化矛盾为动力!”

王明明听得头大道:“你能不能说人话!”

王勃指了指李嫚雨和屈小风,嘿嘿笑道:“你看,她俩非得让我来分大小,那我肯定不能接招啊!而且这大小还不能一次性定下来,得风水轮流转……这段时间谁表现好,谁就当大的!”

屈小风冷笑道:“是啊,先比姿势再比技术……最后实在没啥比的就看谁妈更骚……现在我妈她妈都被你拿下了,你还打算让我们再比啥?”

李嫚雨撅嘴道:“就是,我说比谁先生孩子,你还不让……不然人家肯定比屈小风能生!”

王勃讪讪道:“你俩都生娃,那我咋整啊?别人说是家花不如野花香,但我可对野花没兴趣……这几年让你俩伺候的,不在你俩旁边我都不会肏屄了!”

李嫚雨面露感动神色,咯咯笑道:“老公啊,这是今年你说过最好听的情话!”

王勃身下的熟妇嗔道:“王勃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小凤和嫚雨是家花,我和你刘姨也不是野花啊!就为了让你肏屄时候多点乐子,我俩做出的牺牲还少吗?”

王明明身下的熟妇刘阿姨立刻接道:“可不是,成天不光让你肏,还得给你朋友肏……别人拜年送水果,你拜年直接送丈母娘!进屋话都没说几句,就把我和你张姨按在沙发上开肏……就为了跟你这小姑父显摆显摆是不?”

“哎呦,这有啥好显摆的!”李嫚雨吃吃笑道:“你看我这小姑父都给你干出两回高潮了,还没拿正眼看过咱们娘俩呢……知道为啥不?”

“是,是是……我一个肉便器有啥好看的?”刘阿姨无奈道:“妈这不是在提醒王勃么,别光顾着玩,还得给大家拜年呢……”

“哎,你不说我都忘了……表叔,叔公,过年好啊!”王勃赶紧抬起头朝着王佐林和王五招呼道:“好几年没来看你们了,我爸让我给带好呢。”

王佐林乐呵呵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李嫚雨和屈小风齐齐起身,对视一眼,各自走向二人。

屈小风来到王五面前,轻声道:“王叔,我现在活儿已经很好了,你再给指点指点……”

李嫚雨则直接跪到王佐林腿间,撸着他的鸡巴咯咯笑道:“叔公,我记得当年你可肏的我哇哇哭,现在咋样?还能肏动不了?”

不等王佐林答话,小美已经抢着叫道:“嫚雨啊,一看你这进步就不够……咱家男人想把女人肏哭,那还用动吗?只要他还能硬,有我们配合,想肏哭谁就肏哭谁!”

李嫚雨愕然道:“婶子,你肚子都大成这样了,还能配合叔公呢?”

“嗨,小美不方便,这不还有我们嘛!”王翠花拉着铭铭的手走过来,扬眉笑道:“咋样,比比?你给你叔公坐个莲,我们娘俩助攻……要能让他射出来,你还没哭就算你赢了!”

“比就比!”李嫚雨把腿一抬,跨坐到王佐林身上,张开艳屄套住他的大鸡巴,立刻上下起伏着运动起来,笑道:“哎呀,叔公!我小看你了……到了您这岁数,居然还能这么硬啊!”

王佐林嘿嘿笑道:“那你看看……”

另一边的屈小风已经跪在地上高高撅起丰臀,让王五后入开肏,迟疑着看了看四周,问道:“王尧二叔和林冰婶子呢?”

王五无奈答道:“老二陪着林冰回娘家了……”

“那王爱姑姑呢?”

“晤……她旅游去了……”王五吱吱唔唔地岔开话题道:“你和嫚雨怎么回事啊,这么多年了,还在争?”

屈小风道:“就……习惯了吧……总想让他选一下。”

李嫚雨闻言吃吃笑道:“我和小凤也不争大小了,现在每天就挣谁当肉便器,谁当老婆,谁收一发……其实还是轮流来呗。”

王勃嘿嘿笑道:“小孩子才做选择呢!我现在已经是大人了,当然全都要啊!”

“行,你说的啊——今天开始每人射一发!”

******************************

说笑间门铃响起,张月妍过去开了门。

就见一个红衣红裙红帽,穿的好像一团火似的俏丽少女冲进来,瞪着乌黑的大眼睛扫视一圈,大声叫道:“爸爸们——过年好!”

王勃一愣,愕然问道:“这是圈里最新的拜年骚嗑吗?”

王明明顿时头疼道:“你叔和叔公是爸爸……咱俩分别是姑父和侄子……别惹她,王清宇那丫头就是人来疯!”

王勃奇道:“王清宇?谁的孩子啊?”

“哎!谁叫我?”王清宇闻声笑眯眯地凑过来,打量着王勃,小嘴啧啧有声道:“你就是我闻名已久的小侄子啊?看起来也不咋厉害嘛……就你这肏屄水平还敢娶俩老婆?”

王勃老老实实地道:“那个……小姑姑,我娶几个老婆和水平有啥关系啊?再说我这不是还没娶呢吗!”

王清宇立刻惊道:“哎呀,你这人怎么敢做不敢当,穿上裤子就不认帐呢!”

王勃抓狂道:“我认什么账啊……民政局是你开的?能给我登记俩媳妇啊?”

王清宇还要继续说话,猛然瞪圆眼睛“嗷”地尖叫一声,却是被身后走进来的王超扒了裤子,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狠狠挺了进来!一边抽插一边笑道:“行了行了,你和王勃第一次见面,当长辈的给晚辈留点面子……”

王清宇飞快适应,弯腰摆正屁股撅嘴道:“那我今天不当长辈,给他当平辈!”

王勃奇道:“辈分还能随便换,这么神奇?”

王清宇还没答话,又被葛冰一把抱住上身,搂进怀里又亲又摸。

“哎呀,清宇快让阿姨抱抱!看看发育的咋样了……”葛冰亲了几口就伸手去扒王清宇的衣襟,笑道:“当初就不该听我妈的……我要和潘颖一起生的话,现在小王种也该你这么大了!”

陈影晒道:“人和人的体质不一样,潘颖1x岁能生不代表你也能生……呵呵,小王勃看傻了吧?这位王清宇是你两个叔公和三个叔叔一起轮出来的孩子,也没确定是谁的,所以她就多了五个爸爸……”

王勃恍然赞道:“叔公牛逼!”

“这有啥牛逼的?现在可不像以前了……”王佐洋带着妻子徐颖、儿媳周淇淇走过来,闻言不由笑道:“我们当年和潘颖呢关系是处到位了,从她姥姥到她妈,整整三代人的交情!后来潘颖怕出国后再也见不到我们,这才偷偷留下孩子,当个念想。”

王勃追问道:“那现在呢?”

“现在?呵呵,现在圈里很多骚货已经把怀孕生孩子当成日常助兴的节目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多少私生子!”王佐洋笑了几声,问道:“哎,铭铭,这个月娃娃团的骚货有几个怀上了?”

铭铭想了想道:“申请的有仨,怀上几个我也没注意……等小嫚来了你问她。”

王勃惊道:“啊!叔公,给你们怀孕生孩子还得申请啊?”

徐颖晒道:“废话,就你们老王家这帮驴,不控制点最多仨月就能把娃娃团的女人全肏大肚子……尤其王明明!他体质特殊,每天射精次数比尿尿都频,给多少女人也不够他祸害!”

王勃顿时大为叹服,转头道:“小姑父,你还有这能耐呢?光靠捐精就够发财了吧!”

王明明一愣,惊道:“我靠!当年我怎么就没想到用这招赚钱呢?”

“傻逼!”铭铭远远听见,张嘴就骂道:“你那时候又没女朋友,撸一次一个多小时,彻底不上学了吗?”

王明明顿时无语。

**********************************

另一边的王佐林在王翠花和铭铭助攻之下,硬生生把观音坐莲的李嫚雨顶出三次高潮来,圆圆的屁股起伏之间淫液如注,坐在大鸡巴上哗哗流淌,让沙发坐垫都湿了一大片,尤其不肯认输,咬牙扭着屁股想把他套出精来。

有王翠花和铭铭母女助攻,长时间的肏弄让王佐林再次进入状态,趁着李嫚雨第三次高潮时反客为主,翻身劈开她的两条大白腿挺腰肏弄起来。

“啊啊……叔公你轻点!您的大鸡巴可肏死我啦……叔公,我错了……您老真是雄风不减当年啊……”李嫚雨赶紧助主动迎合着调整角度,把G点送到龟头直撞的位置方便王佐林,一边娇声笑道:“叔公叔公,过年好……今年的第一个红包一定要给我啊!”

“行啊,那你可接住咯……”王佐林一边加劲肏弄,一边转头朝着王佐洋问道:“老二,今年怎么想起过来热闹啦?”

王佐洋正捅着陈影的屁股肏弄“叙旧”,闻言笑道:“王尧来电话说他不在,怕你们几个忙不过来,让咱两家一起发红包!”

王佐林一愣,恍然晒道:“算这小子有良心!”

这时忽听王清宇欢呼一声,浪叫道:“欧耶!谢谢爸爸——我先拿到红包啦!”

众人应声看去,只见王超不知何时已经换了姿势,正用双手托住王清宇的身体把她悬空抱起来,胯下那驴一样的大鸡巴好像迫击炮般不停轰炸着她的小嫩屄,肚皮不断拍击着她的屄口,让那两瓣阴唇以肉眼可见地速度红肿起来,变成两个红红的鼓包——简称“红包”!

“哎呀,不公平,小姑姑的屄太嫩了!应该是我先得红包才对!”李嫚雨连忙抬高腹部让王佐林猛冲,同时伸手揉着自己的阴蒂叫道:“叔公加油,已经肿起来了……马上就能红!”

王佐林乐道:“好好好,接红包!”说着晃动腰杆,愈发卖力地冲顶起来。

铭铭无奈提醒道:“爸……你留点力气啊!咱自家人急什么,等会还得给娃娃团那帮骚货发红包呢……”

话音刚落,门铃响起。

小嫚和刘婷婷带着娃娃团的骚货们,来给王家拜年了。

***************************************

“王伯、王叔、王哥……过年好!”

“主人们,新春快乐!”

为了衬托气氛,莺莺燕燕的骚货们几乎都穿着各种喜庆年服,以红色旗袍为主,其次是各种鲜艳的正装、衣裙,辅以各种配饰,霎时间让整个王家都变得明艳起来。

等第一批娃娃团骚货进屋站好,王佐林笑道:“小嫚啊,今年你们准备什么节目啦?”

“王伯您放心,节目多着呢,保您满意!”小嫚一挥手,和众女站成一排,朝着沙发上的王家人齐齐做了个福,娇声道:“大鸡巴主子——过——年——好!娃娃团代表,给你们拜年啦!”

男人们点头答道:“好好,过年好!”

“谢谢主子的大鸡巴,让我们感受到做骚货的乐趣,娃娃团全体成员永远都是你们随时随地随便肏的骚货!祝大鸡巴主人的鸡巴每天都能热乎乎、硬梆梆,多子多福!阖家欢乐!”

“谢谢你们,开始领红包吧。”

“好嘞!”

骚货们齐声欢呼,片片衣裙眨眼间就扔了一地,白花花的娇躯如林俏立,开始执行起各自的任务:

“小潮、小宁,你们带队去厨房,准备年夜饭!”

“小碧、小丽,负责打扫、布置房间……”

“其他人,排队领红包啦!”

娃娃团骚货们按照吩咐,井然有序地分散开来。

厨房里,有厨艺的骚货们开始施展厨艺,没有厨艺的则反复浣肠准备变身人体饮料瓶,把各种酒水饮料灌进直肠里,然后在屁眼中插上长长的吸管;

清洁组找来梯子,把王家上上下下、从外到内打扫干净,然后彼此在身上画满五颜六色的人体彩绘,主要包括福字、鱼、龙剪纸、窗花等图案,还有一些则把灯笼、气球和鲜花插进屁眼里,变身人体花瓶;

王家男人们各自为政,开始辛苦的“发红包”工作,把一队又一队的骚货们的美屄肏肿、肏红……

领过“红包”的娃娃团骚货们一波波离开,然后是新的骚货补充进来,“啪啪啪”的拍打声代替了爆竹声,一波又一波、一阵又一阵,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歇。

这,就是王家的——过年!

*******************************************

淫生跨年篇 · 完

Ps:没啥好思路,最近也忙,就当随手写了个热闹吧。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跨年特别篇

发表评论

4 留言

  1. 哈哈,写得好,写得好。很有过年的气息,看得很乐呵。不过过年阖家欢嘛,怎么不让淫生里当过主角的都露露脸,有点戏,那多热闹、温馨。淫生陪伴了这么多年了,真是缘分,这些人物看着看着也都像熟人似的了。回看最初的淫生也挺别有风味的。
    还有许王种这名字太难听了,小名叫“种种”?这哪像个女孩家的名字。事先咋不搞个征集呢?我觉得“许王女”还好听点哦,“王女”还是公主的意思,哈哈。我贡献一个——“许王正”怎么样?小名“正正”。“正”正好五笔,王家五个男的各贡献一笔,还有“正”的特殊含义,写出来多邪恶,一笔一发,哈哈,够不够骚。
    王勃这小子,烦恼了这么多年,还没准数呢,也真是可以的了,大男人还让俩女生比了这么多年,到时候跟谁领证,也够他喝一壶的。
    这一话有戏的角色都挺亮眼,尤其小美,铭铭,我的最爱。小美、王爱、王翠花这些娘家人,对女婿也一直惯得不得了了,也该拿出娘家人的恐怖,好好治治王明明了,铭铭再作,那也是家里人,哈哈。让他买房、买车、拿彩礼,好好给铭铭撑撑腰。
    铭铭虽然心大,不过名分肯定要争的,在圈里她是领袖,上一次名分上又输给了林冰,“当妹妹”简直是阴影好吧,要是没名分,咱铭铭怎么出来混了。所以我支持铭铭使劲作,往死了作,甚至和爱娜合起伙来作,作死王明明。哈哈。
    不过还是老爷子有高度,有格局,能看到本质,事情都是这样,当时觉得天大的事,经历过了也就淡了。
    希望未来还有淫生陪伴我们一起前进。恭贺新年。

    1. 王种源自“王侯将相宁有种”,虽然不好听,但也算有寓意。王女和王正都不错,以后再有新的王家种就选她们了。
      王勃的烦恼从少年到青年,以后也会继续下去……这就是他选择的生活。
      铭铭和爱娜这里可能我没表述清楚————爱娜本身是甘愿服小的(见《家与林冰》),铭铭争得也不是名份,是大老婆欺负小老婆的乐趣。而王明明舍不得,这才是矛盾。
      淫生继续,新年快乐!

  2. 比想象中短一些哈哈,不过也算是开工前赶出来了,其实要是忙完全可以不用急慢慢来,没思路没灵感 写也挺累的

    1. 累是不累……
      可能过年过的没意思,成天都是贤者状态,不太适合写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