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章

啪!

季重乐狠狠一挺腰,仿佛要把整个身体都冲入常娜体内似的,龟头顶住她的子宫口开始了注射,让浓浓的精液冲击着她的子宫。

一滴,两滴,三滴……直到点滴不剩。

手一松,常娜立刻娇吟一声,瘫软在床上,两只眼睛水汪汪的,满身香汗,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连帮季重乐清理的力气都没有,任凭浊白精液顺着屄口淌出来,有些沮丧地喘着气道:“乐哥……我好像真应付不了你了……”

季重乐也累的够呛,翻身躺倒常娜身边,同样喘着粗气道:“不是你不行,主要玩惯群交,这单肏真没啥感觉……有点射不出来……”

常娜闻言一愣,眼神古怪地看着季重乐,欲言又止。

季重乐瞪眼道:“别提你妈那事啊!我这还不够丢人的呢……你家这边人的思路真清奇!”

常娜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

房门忽然一响,有个身材极为丰腴的成熟妇人、常娜母亲端着水盆走进来,对赤身裸体的二人根本没当回事,拿眼一扫,笑吟吟晒道:“陪你耍不耍,还挑三拣四的嫌弃我……这一天天就可着娃折腾,动静大到隔着二里地都能听见……赶紧洗洗吧。”

季重乐老脸一红,赶紧接过水盆道:“谢谢阿姨……那个那个,我可不是嫌弃您……主要是,主要是咱观念!观念不合!”

常娜母亲摆手道:“少说废话,你那耍法有问题!不想戴套还要一起肏我们娘俩,肚子大了怎么办?”

季重乐讪讪不语。

常娜母亲见状笑笑,屁股一扭一扭地走出去帮二人关好了门。

*******************************

季重乐按照旅店大叔的吩咐出来躲灾,自然不敢回老家的,于是就以常娜男朋友的身份跟她回到了农村家里。“千万富翁”的身价让他得到了常娜家属的一致欢迎,至于“早婚早恋”这种在农村习以为常的惯例根本就没有人提起。

当然,季重乐自身仪表堂堂,待人接物也都没问题,把常娜父母和还在上小学的弟弟哄得都很开心。在收下见面礼后,如果不是民政局不给登记,常娜父母绝对会拽着二人直接把婚事办了!

即便这样,常娜家也完全是按照女婿上门的标准接待季重乐……直接换上新床新被,就让俩人睡在一起了。

常娜这边村子的性观念很有意思,总结起来大概是三句话,“笑贫不笑娼”、“偷欢不偷人”和“闭门一家亲”。

村子很多女性都去城市里做小姐挣过钱,日常生活中如果是“交易性质”的性行为例如换钱、换东西、换帮助、换人情,也不会被人瞧不起。

如果不是为了交易而单纯追寻性快感就属于偷欢,在这边倒也不算什么大事,但前提是不能影响家庭和睦——要么彻底瞒住家里人,要么就得经过家里人的默许或者认可。

而夫妻间如果不介意的话,已经“成人”的女性也会和家里其他男性发生关系,一家人关上门乐呵乐呵。比如常娜这次回家后已经破了处,如果季重乐没意见,她的爸爸和弟弟也可以和她打炮……

这事季重乐当然没意见……但可能是家风不一样,或者常父和常弟感觉大家还不熟,却没表现出这样的意图。

总之季重乐闲在屋里肏常娜打发时间,以他现在的战斗力自然都把常娜肏到惨兮兮的,每天腰酸背痛,甚至下不了床。

如是三天,常娜她爸算想得开的,便默许老婆“替女儿分担点压力”,于是常娜她妈半是心疼、半是好奇,终于忍不住偷偷找季重乐,羞答答地提出让常娜休息休息,要代替女儿履行下“妻子的义务”……结果被季重乐“母女双飞”的要求给吓到,暂时不了了之。

****************************

洗完身子,电话响起。

王小燕发来几条确认消息:

第一,常海的尸体已经被警方发现了,但随身电话并没有被找到;

第二,辛少已经搞定了20家分蛋糕的新条款,并拿下其中之一,却没有收购谭杉手中的第十名;

第三,辛氏集团暂时没有起诉季重乐,而是在通过地下势力到处抓他……

“估计是辛老二觉得把你交到警察手里不好操作,或者说不够解恨,所以想先抓住你再说。”王小燕最后有些担心地说道:“但如果一直找不到你,辛氏集团肯定还是会报警……你,要早做打算。”

“谢谢小燕姐……”

王小燕迟疑了片刻,继续道:“如果,你不打算自首的话,有些东西最好要尽快处理下……付叔说,等你想好怎么办,告诉他一声。”

“我知道了。”

季重乐放下电话,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

季重乐自问见多识广,赌桌上剁手指的、赌桌下吸大麻的,都不算新奇,但赌桌外看见血淋淋的生命流逝还是第一次……自己一个小赌徒,面对几十上百亿身价的庞然大物,深深感受到无力。

王小燕所谓的“打算”不外就是继续跑路或自首。

常海的手机无疑是个定时炸弹——如果自己报警、自首,等待自己的就是涉及几十亿金额的合同欺诈、牢底坐穿;如果不报警自首,等辛少的耐心耗尽,就要面对警方的全网通缉和辛少的追杀,很可能会死!起码在国内寸步难行。

这两条路不管怎么选,都没有翻身的机会!

“乐哥,你就呆在我家吧……这边没有人认识你,警察也不会来。”常娜从背后抱住季重乐,两颗丰乳顶着他的后背摩擦,柔柔道:“要不你先委屈下,戴套干我妈几炮……我帮你慢慢调教……”

季重乐沉默不语。

常娜继续道:“我们这边对乱伦看得很轻,其实只要我点头,我爸我弟应该也能一起玩……”

季重乐无奈道:“这不是肏屄的事……再说如果我变成通缉犯,以后你家这边也未必安全。警察不来,也有其他人来,那怕查个身份证我都没有了……”

常娜想了想,眼前一亮道:“乐哥,那咱们出国吧!我有个亲戚在韩国打工,偷渡过去的……据说那边挺安全的!”

季重乐苦笑道:“我是不甘心!就算愿赌服输,那也是输了才能服……再等两天看看吧,如果没有转机,咱俩就出国。”

常娜扭动娇躯问道:“你说转机,是临走前你和陈媛姐姐还有胜哥嘀咕的那些事吗?我没太听懂诶!”

季重乐本来刚射过精,现在又让常娜的“背刺”搞得痒痒起来,忍不住翻身压住她笑道:“反正闲着,咱俩插进去再说吧……”

“等等!”常娜小脸一红,抬眼正视着季重乐问道:“乐哥,刚才我还说个事呢……你要想肏,就顺便试试呗……”

“啥事?”

“我妈……”

季重乐一时无语,道:“你妈好像不想双飞……”

“她刚才不说了嘛!是让你戴套!”常娜一骨碌从季重乐身下钻出去,跳下床笑道:“我跟她说去……乐哥你委屈下,等会戴套肏我妈,玩够要内射的时候摘掉射我就得了。

“哎!你穿衣服!”

****************************

过了一会,常娜的母亲沈如心满脸不悦地被她拽进屋里,立刻略显羞涩地狠狠白了季重乐一眼,动手边脱衣服边问道:“小季啊,你俩不是刚耍完么!咋还不够?身体受不受得了哇?”

季重乐不知该怎么回答。

常娜笑嘻嘻地帮着母亲宽衣解带,把她推到床上,道:“妈呀,我乐哥这身体你不也看着了么?肏屄在他这就跟我爸抽烟一样,要不是照顾我身子,那绝对想干多久就干多久!我这样的,三五个都不够……”

沈如心躺平身子,成熟妇人的丰腴身材,肌肤弹性十足,两颗大奶比女儿还挺,闻言惊道:“我丢,那你俩一天也不干别的事,全肏屄啦?”

“哎呀,主要咱家这边也没啥玩的呀……乐哥都来三天了,你们也没陪他好好唠唠嗑!”常娜一边帮季重乐戴上避孕套,一边说道:“反正没事,咱仨肏着屄唠会嗑,多亲热……”

沈如心默然片刻,劈开双腿淡淡道:“行,那就唠唠吧……哎!呀,小季你轻点,你这尺寸阿姨没试过!太涨了……”

季重乐挺枪而入,肏干几下,感觉妇人已经飞快地适应过来,流水涓涓,两条结实的大腿缓缓夹紧,开始调整角度,迎合自己的抽插。这技术属于性经验很充足那种,虽然比不上圈里的骚货,却要超过很多已婚妇女了。

“咋样,小季……阿姨这屄肏起来还行吧?”沈如心仿佛看出季重乐的疑惑,忍不住咧嘴笑道:“别看我们农村女人干农活,风吹雨淋的,身子糙点,其实这洞里面可不比城里女人差……没准还比她们强不少咧!”

季重乐笑道:“可不!阿姨人大方,屄肏着也舒服,专门练过咋的?”

“练啥?这事不就熟能生巧,女儿挨肏的多了自然就学会了……”沈如心笑着拉过季重乐的双手按在自己奶子上,让他揉搓过瘾,一边叹道:“我们农村人一直重男轻女,结果就是女人越来越少,光棍越来越多……早几十年前,村里多少男人娶不上媳妇,一个个憋得眼珠子冒绿光啊!”

“呃,那然后呢?”

“这人总不能活活憋死,那时候只能买媳妇、偷媳妇、抢媳妇……一家子男人娶来个婆娘轮流共用呗。”沈如心耸着屁股道:“所以我们这边挺多风俗就这样传下来了,肏个屄舒坦舒坦不算丢人,女人只要管好肚子,别怀上野种或者让娃乱了辈分就行。”

常娜乐呵呵地道:“这就叫‘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沈如心瞪眼道:“可不!常心这几天就惦记着要耕他姐身上那块田呢……你俩琢磨好了,愿意不愿意都无所谓,一家人可别因为这点事闹矛盾!”

“什么!心心这臭小子不好好学习,咋还惦记上我了?”常娜顿时瞪圆眼睛怒道:“妈你真是的,这么早教他这些事做什么!老弟他毛都没长齐呢吧?”

“我可没教他!再说心心也不小了,是你爸答应他要今年考得好,就带他尝尝女人的味道……”沈如心吃吃笑道:“本来你爸都和村口刘寡妇说好了,没想到心心根本看不上她,非得把第一次给我!说处男的精大补,不能便宜了外人!”

常娜晒道:“他是怕刘寡妇笑话他那粒花生米吧!”

“呵,你别说,妈前些天给心心洗澡时候还看过,他那玩意还真不小!都快赶上小季了!”沈如心指指身上的季重乐,笑道:“你要不回来,妈正寻思这几天找个时间跟心心把事办了呢……”

“啊!妈,你俩还没肏呐?”

“肏啥呀!你要自己回来那是一回事,现在既然带着老公回来,还成天在屋里嗷嗷的叫唤……那心心还能不惦记?”

沈如心搂住季重乐的后背,夹紧双腿盘住他的后腰,道:“小季啊,阿姨本来不想唠这些嗑……不过刚才娜娜说的话,我听出来了……再看你小子耍阿姨连犹豫都没有,干了半天也没咋兴奋,所以肯定不止娜娜一个媳妇吧?是不是连母女都耍过不少了?”

季重乐讪讪道:“是不少……”

沈如心的神色转黯,苦笑道:“呵……那我也不问你是不是真打算娶娜娜了。既然娜娜乐意,你们耍朋友就耍朋友吧,反正你俩在一块就好好的,该避孕避孕,千万别把我家娃给肏大肚子!”

常娜俏脸绯红,嗔道:“妈,你说什么呢?我和乐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妈是过来人,有啥看不明白的?”沈如心指指女儿,晒道:“你这傻丫头是真心喜欢他!”

沈如心又拍拍季重乐的后背,笑道:“妈能看出小季这孩子不错,对你也还行,起码没把你当个玩物……这么着就算你给他当小三也不会太委屈……”

“妈你别瞎说!”

“傻孩子,当小三又不丢人!”沈如心无奈道:“妈把话挑明了,不就是让你们在家住的轻松点、安心点么……是不是,小季?”

季重乐无奈道:“阿姨说得对。”

沈如心笑道:“这样多好……就你这尺寸,想肏屄玩还不简单,回头阿姨给你介绍几个村里的大姑娘、俏媳妇,让你玩个够!”

“阿姨,这个真不用……”

“咋的?嫌弃我们农村女人?阿姨给你找的肯定够水准,身材相貌过得去不说,那活儿都好!保证夹得你脑浆子都射出来!”

“妈呀,你可别说了!”常娜捂脸无奈道:“我乐哥啥样的屄都肏过,根本就不稀罕你们那些耍法……我们肏屄主要玩个刺激,根本都不在乎舒坦不舒坦!”

沈如心奇道:“肏屄不为了舒坦,还能有啥刺激的啊?再说咱娘俩都脱光躺一张床上了,这还不够刺激?”

“哎呀妈,这可问到我弱项了……”常娜无奈抬头道:“乐哥,要不你教教我妈呗?我给你配合。”

季重乐只好把圈子的概念和态度简单说给沈如心一遍。

“什么玩意?”沈如心听完想了想,顿时乐不可支地道:“这肏屄除了传宗接代,剩下不就是求个舒坦吗!结果让你们说的跟玩一样……敢情你趴我身上杵这半天,真当是在耕田呐?”

“妈,主要我们肏屄一般不干肏,都得带项目!”常娜解释道:“比如咱俩跟乐哥肏屄就有很多说法,就算为了舒坦那也得说出来才行!”

沈如心奇道:“你这肏都肏了,还怎么说?”

季重乐有点不好意思地道:“阿姨,这个一般得我说——娜娜快看,我像你爸一样,用鸡巴肏你妈的大骚屄啦!”

“啊!就这?”沈如心一愣,顿时咯咯娇笑,笑得花枝乱颤着晒道:“你这孩子,我还以为你能说出什么硬嗑呢?原来这么说两句你就能肏乐呵啦?这也太简单了——乖女儿使劲看,你老公正压在妈身上舒坦着呢!这小鸡干大鹅,不但他舒坦,妈也贼舒坦哈哈!再快点!再猛点!”

季重乐莞尔道:“阿姨,我咋就成小鸡了啊?”

“嗨,我是说小鸡干大鹅,咔咔就是壳呗!”沈如心指指二人下体结合着被啪啪撞击的部位,道:“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就是干肏不刺激,还要说点不害臊的,对吧?”

季重乐耸耸肩道:“阿姨你觉得是就是吧。”

沈如心轻轻摇头道:“讲道理啊,其实咱肏都肏了,多说几句也不会少块肉。但我可以,咱村里这帮娘们可未必愿意哄着你玩啊……”

季重乐愕然道:“啥!阿姨你这当哄孩子呢!?”

“废话!憋不住了让你肏一炮这是一回事,起码你舒坦我也舒坦了!”沈如心晒道:“可我喊出这些不要脸的话来有啥用啊?能挣着钱还是能多高潮几回?如果都不能,那不就是哄孩子玩么!”

季重乐一时茫然,感觉鸡同鸭讲,甚至不知该如何接话。

沈如心见状仔细想了想才道:“可能我们农村人的思路不一样吧……男人没事时候喝大酒、耍大钱,如果肏屄那就是要舒坦、要射精,有你刚才整词儿那功夫多杵一下是一下!就算个仙女,不也是多肏几下才最实惠么?”

季重乐苦笑道:“阿姨我明白了。”

沈如心笑眯眯道:“咱俩没事,你要想刺激,喊我妈、喊老婆、喊丈母娘、喊老骚货,我都给你应着……阿姨陪你演戏,你就开开心心的肏吧,怎么高兴怎么来……谁让咱是一家人呢!”

常娜主动问道:“妈……那加上我爸一起耍耍?”

沈如心一愣,反问道:“耍我一个?还是连你一起啊?”

常娜微羞道:“人多热闹……那个,我乐哥喜欢几个男的一起干……”

沈如心咯咯笑道:“傻孩子,一个你都受不了,还几个?那干脆让你弟也别一直惦记了,咱合家欢,反正都是让你躺一天……”

常娜也一愣,羞道:“妈……这事乐哥应该没意见,我让我爸干也行……但心心还小,太早了伤身体啊!”

沈如心正要说话,忽听房门被人敲响。

敲门者正是几人正在谈论的常娜弟弟常心,隔着门大声叫道:“姐夫,别耍了!赶紧穿衣服——外面来了个挺漂亮的女记者找你!”

*******************************

季重乐听到“女记者”三个字吓出一身冷汗,差点跑马——要知道自己可是在出逃躲灾,除了网吧圈子和旅店大叔等有限几个人,根本不该有人知道行踪!

包括到常娜家也没有乘坐火车客车,而是恰好碰上陈影葛冰母女不定期返乡,搭了顺风车。和两个警察同车自然一路绿灯,也根本没留下任何出行记录,怎会被记者找上门来?

穿衣出门,果然有个背着硕大旅行包的陌生女性站在常家院子的栅栏外,正笑呵呵地举着根火腿肠逗弄着看家的土狗。

“你好,我叫胡惠惠,古月胡,优惠的惠。”背包女性看见季重乐走来,远远便隔着栅栏伸出手,展颜招呼道:“是王哥委托我来的。”

季重乐一愣问道:“哪个王哥?”

胡惠惠眨眨眼,笑道:“当然是圈里的王哥。”

“王尧?”

“不对,是王五。”

“啊?”

胡惠惠看着季重乐的疑惑表情,无奈解释道:“你说的王尧是王家老二,王五是王尧的大哥,亲哥。”

季重乐愈发摸不着头脑道:“可我不认识王五哥啊!”

“哦,他也不认识你。我猜应该是你认识的某个女人和王尧哥说起你的事,然后王尧哥想帮帮你就找他哥王五,再然后王五哥恰好没空,知道我在附近就把我抓壮丁来帮忙了……”

胡惠惠仿佛说绕口令般一口气解释完,问道:“你明白了么?”

季重乐立刻想到返乡的陈影和葛冰母女,恍然道:“大概明白了……那,那你能帮我什么?”

“那可多了……”胡惠惠在原地转了一圈,双手从胸前划过,挺了挺胸,又指指自己的鼻子,笑道:“穷乡僻壤的,像我这样漂亮的女人不好找吧?这样,姐姐先帮你泄个欲?”

季重乐不由汗下道:“现在我相信你是王哥派来的了。”

胡惠惠刚要说话,忽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季重乐身后,喃喃道:“我操!打脸了……你这逃难还带着个童颜巨乳,咦!竟然还是母女花!都双飞了,这特么还有我啥事啊?别说收精了,连喝尿都轮不到我吧?整不好还得表演被狗肏?不行啊,这口味也太重了,为了挨顿肏不值得啊……”

季重乐这回真淌汗了,赶紧打断道:“美女!你这戏也太多了吧!”

“不许侮辱农民伯伯!”胡惠惠不知想到什么,猛然尖叫一声,才回过神来,愕然问道:“啊……你刚才说什么?”

季重乐赶紧推开院门道:“没事……你先进来吧。”

*************************

胡惠惠笑眯眯地四下打量着,跟随季重乐身后来到房间,小鼻子轻轻一抽,顿时竖起拇指似笑非笑地赞道:“有心情白日宣淫,看来你的心态还不错啊!”

季重乐自然知道满屋子男欢女爱的味道没有散尽,只能笑笑不语。

胡惠惠见状顺手扔下旅行包就开始宽衣解带道:“警惕性不小啊?还信不过我……来来来,咱俩先按陌生人见面走遍流程!”

季重乐连忙摆手道:“大姐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胡惠惠大大方方笑道:“咱圈里人谈事,哪有不肏屄的?要不肏我,要不肏你那母女花……你得把鸡巴动起来,我才能帮你解决问题呀。”

“你能解决什么问题?”

“吓!小看人,姐姐我智商150多!啥问题不能给你解决啊?”

这时正好常娜端水进屋待客,季重乐便让她撅在椅子前,掏出鸡巴朝着胡惠惠略加展示后顶了进去,无奈道:“150也没比我强多少……有啥主意,你说吧。”

“切,你那算算术的智力和姐姐我这写小说的智商能一样吗?”胡惠惠冷笑一声,晒道:“大概情况我在路上了解过,姐姐赶时间,直接给你出上中下三策,你自己选一个。”

季重乐不以为意地赞道:“美女真有谋士范儿!”

胡惠惠淡淡道:“先说下策,也就是你现在选择的办法——你应该是想找家有资质的公司收购手里的名次,然后利用不能攻击参赛选手的规则保住自己,希望挺到第二轮的时候大杀四方,连本带利赢回来,对吧?”

季重乐微微一震,讶然道:“这是你猜出来的?”

“你既然躲在这里还没望远跑,那只能是等着朋友帮你找买家……总不能说你蠢到以为呆在这鸟地方就安全了吧?”胡惠惠摇头道:“如果那样,你可真没救了!等死吧,告辞!”

季重乐皱眉道:“你认为我的办法只是下策!那上策是什么?”

胡惠惠朗声道:“《九大集团同流合污,公开豪赌操纵国有资产分配权,视规则如儿戏》……你觉得这个新闻标题怎么样?”

“我操!”季重乐目光连闪,惊道:“你这是要直接掀桌子啊?”

胡惠惠指了指季重乐和常娜的交合部位,一语双关地道:“有些游戏是不能拿到台面上玩的,因为商人不要脸,但国家要!事情一旦捅破,肯定会有相关部门出面干预……到时候辛氏集团还得第一个跳出来否认赌局的存在,不但不敢起诉你,恐怕还会再出一笔钱买回你手里的合同呢。”

季重乐苦笑道:“但这样一来,我也把所有庄家都得罪了,里面还有刚帮过我的孙姐……你再说说中策!”

胡惠惠耸耸肩,掏出手机划出张照片给他道:“不能掀桌子,那就只好缩小打击范围了……这人你认识不?”

季重乐定睛一看,笑道:“这人是你本家啊,亚洲第一雀神胡天……外号天胡,算是我们赌徒界的明星人物了。”

胡惠惠淡淡道:“如果你能约他赌一把,并且赢得他颜面扫地、身败名裂,那辛氏集团绝对会有大麻烦!短期内倒闭破产的几率超过50%!”

季重乐目光一凝,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很简单,这种大型综合地产项目,那怕只是入场也需要大量资金,包括抵押、担保、认证等等……以辛氏集团的体量想吃蛋糕那问题不大,但想要分蛋糕就力有不逮了!必须通过一系列合作、拆借和集资手段才能做到……”

胡惠惠悠然笑道:“说白了这次的跑单已经把辛氏集团推上风口浪尖,全靠多年积累的人脉和关系才把事情压下来,让合作方和债主们相信他能带着大家在第二轮翻本……”

季重乐已经跟上了她的思路,立刻问道:“胡天就是辛氏的第二轮参赛选手?”

胡惠惠点点头道:“如果胡天在这个时候出问题,辛氏的合作伙伴们立刻就会失去信心,因为他已经出现了两次失误,没有人会再给他第三次机会!到时候退股、催债、挤兑,各种情况都会爆发……辛氏集团肯定焦头烂额,能不倒闭就算烧高香了,绝对顾不上对付你这种小角色!”

季重乐沉吟半晌,才苦笑道:“你的主意确实比我高明!但不说我能不能约战胡天,并且赢过他……关键跑单这事本来我就有责任,和胡天前辈也无冤无仇的……”

“幸亏咱俩不熟!我要真是古代谋士碰上你这种主公,非得连夜上吊不可……”胡惠惠叹了口气,无奈道:“那就说说你的方案进度吧,我看看有没有疏漏之处,好帮你查遗补缺。”

季重乐挠挠头道:“圈里的朋友,她家应该有参加这个项目的资格……目前正在和家里商量,暂时还没给我回信……”

“有资格,但前期却没入场?大鳄呀!”胡惠惠吹了声口哨,笑道:“那你估计要失望,国内有资格吃这块蛋糕的民营私企早就下手了,剩下那些没下手的要么是国企和红色背景,要么就是不方便跨界的……”

季重乐苦笑道:“你猜的对,她家就是红色背景的公司,主营医药领域。”

“陈氏药业!?”胡惠惠立刻笑道:“你连陈氏的小姐都敢收进圈子!不怕人家老爹派两车大头兵来突突你呀?”

季重乐讪讪无语,他也是前几天和众人商量事情才知道陈媛家的背景,当时同样吓了一跳。更惊人的是陈影和陈静见到陈影时竟然喊了声“小姨”——自己竟然把著名红色资本家、亿万富翁的女儿孙女外孙女一勺烩了!而且特么俩个孙女(侄孙女)还被成天连轮带群的……

***********************************

说曹操曹操就到!

突然电话响起,正是陈媛打来的。

“重乐,你把常娜家的位置发过来,我和堂姐去找你!”陈媛的声音有些疲惫,说道:“我和陈静都尽力了,家里还是不同意参加这个项目……”

季重乐握着电话的手一紧,勉强笑道:“没事,不同意也正常,咱们再想别的办法……你俩就别过来了,这边条件挺艰苦的……”

“那我更得过去陪陪你呀!”陈媛抬高语气道:“咱做朋友不能光是有福同享,还得有难同当嘛!”

季重乐汗道:“大姐,你从认识我也没享过啥福啊!”

“少废话!姑奶奶让你肏到每日飞起,那不就是享福吗!”陈媛嗔道:“快发地址——有我和陈静在旁边,至少不管谁要弄你都得注意点分寸!”

季重乐当然明白陈媛的心思,闻言不禁心头一暖。

胡惠惠忽然扬声道:“不接盘没问题,这事还有别的办法……你问她能不能凑个几千万拿来应应急?”

“你是谁?”陈媛在电话彼端问了一声,不等回答便径自说道:“我和堂姐的私房钱凑一凑大概够千万,两天内找人借到三千万也没问题,什么时候要?”

“先等等,我过会给你打回去!”

季重乐连忙挂断电话,皱眉看着胡惠惠问道:“你说的办法是什么办法?”

“这么简单你都想不到?”胡惠惠鄙夷地白了他一眼,无奈道:“从开始你就不该找其他公司接盘,而是应该直接收购一家有资质的公司嘛!”

“我操!大姐你逗我呢!”季重乐顿时惊了,“你知不知道有资格参加这种项目的公司要什么体量?几千万连特么保证金都不够!”

“闭嘴,不懂别哔哔——我说的是资质,你跟我谈什么资格?鸡同鸭讲,驴唇不对马嘴!”胡惠惠怒道:“资质不够才需要保证金,真正牛逼的公司把资质往桌子上一拍,这边的市政都得主动降价求着人家接项目!明白不?”

季重乐直接被气笑了,道:“大姐你牛逼!那麻烦你给我找家几千万就能收购,然后还能用资质当钱花的公司来!”

“喏,给!”

不等他说完,胡惠惠就把手机递过去。季重乐接过来一看,赫然发现上面密密麻麻足足写着好几页的公司名称,起码有上百家,但多数公司的名称都是外文,日韩居多,欧美其次,甚至还有几家蚯蚓一样的文字!

“外国公司?”

胡惠惠笑眯眯地道:“虽说中国基建,世界第一!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很多老牌外企手里存着的专利技术、资质认证可都货真价实……这些东西多数时候一文不值,但某些情况下用来唬人还是没问题的。”

季重乐沉吟问道:“时间上来得及吗?”

“本来不行,但B市的规划局很有意思——土地已经批出去了,容积率却没说。这样能操作的空间可就大了,如果有合适专利技术帮B市搞出个地标建筑,我相信他们一定愿意等一等!”

胡惠惠笑道:“这种送上门的政绩,只要脑子没毛病的官员就不会错过……比如说,咱们可以建一座全省最大的五星级酒店!”

季重乐豁然开朗,心中连续想出一系列主意,目光闪动道:“那咱们不如建一座圈里人的酒店吧,应该还能拉来几个帮手或者投资。”

胡惠惠微微一怔,点头道:“没错,这也是我要告诉你的——圈里人就是你最大的底牌!咱们彼此之间虽然不认识,但见了面能肏屄,就算不见面也能为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出一份力!”

季重乐正色道:“这个我已经感受到了。”

胡惠惠笑道:“我只是代表我个人帮你出出主意而已,如果需要大家帮助,你还得做到更多……不如先给这家酒店想个名字,然后告诉圈里的朋友们吧?”

“哎,这事我还真想过!”季重乐有些恍惚地说道:“我知道圈子的地方叫双福旅店,那时就一直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很讨喜,够吉利……”

“那就叫双福酒店?”

“当然不是,我还没说完……”季重乐指着自己的鼻子道:“难道你没发现双福这两个字和我的名字特别配吗?双福对重乐,天造又地设啊!”

胡惠惠虎着脸道:“嗯,我只发现我150多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季重乐无奈道:“好把,其实我想说的是——重乐酒店!”

*******************************************

待续

PS:这章更得晚,是因为huiasd发现《重乐酒店》越写越不H,有点偏离淫生风格……

反复修改也就这样了,难道剧情与手枪真得不能兼得吗?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十四章

11 评论

  1. 把淫生按时间线,从幼香到新娘王爱又看了一遍,重乐酒店还没细看。
    我是觉得淫生系列里“情感肏”是最爽的,不论单的,群的,乱的。所以李正义那边虽然场面越来越大,但是爽度就是不如王家,林家,还是李晓红给李佳破处,马小蕊一家取乐,这些小场景看着爽。
    重乐看到这,我觉得主人公还没完全立起来,还是个被动接受的阶段,所以还没进入爽的区域。离婚,接触老付,合伙经营,接触常娜,被迫入局,组建圈子,被出卖,到现在跑路,主要的情节点基本都不是重乐自己选择,所以他其实还是只在圈子外围,没进入淫生世界观的核心。自然就还没看到我们一直喜欢的淫生风格爽感。

    1. 是的。要有个意识转变的过程。

  2. 写会林冰吧

    1. 请看林冰为主角的《家与林冰》

  3. 个人感觉很好啊, 没什么不对的,感觉楼下的武力老哥对恢大要求太高了,恨不得把事件剧情环节也写出h的味来... 也不过这是好事,因为这证明对恢大还是非常认可的。 就算是淫生的风格也不是全是肉戏。 个人是比较支持作者这么写的,比如陈影和陈媛姐妹有关系,估计之前恢大也没想过这么写,想象力和人物之间的联系是作者的一大优点,这个一定要保持啊。 至于“剧情 + 人物 + H ”三者平衡, 个人观点是 可以平衡的, 但一定要分开。 剧情应该是通过人物推动 "事件"来发动的, 人物和人物之间可以h, 但是一个"事件 " 本身是不能H的, “H环节”是通过直接“解决一个事件”或解决事件一部分进入“中场休息”后才发生的。 现在人物正处于 "处理事件"阶段, H少也是正常的,。。我估计 楼下武力老哥是希望 重乐 忙里偷闲H的剧情多一点。 我希望的是 重乐通过自己的本事把事情解决比如圈子的关系, 但是不希望作者直接机械降神把事件解决,虽然这么写会把章节拉大, 但是增加了故事性。 就算是淫生事件,故事也是很重要的,不能纯h嘛。 如果当初恢大写淫生只是写了男女之间的嗯嗯啊啊,而忽略了林洋两家的亲情, 小美和王五的爱情, 王家和李家以及其他人的一些友情。 典型的就是王家处理小美家里的事情, 而团圆的H情节是处理完了事件才发生的。而重乐这个事件复杂程度比小美要复杂好几倍, 相应的无H的“贤者剧情”也会多一点, 虽然这种对我们想要看H情节的读者来说好像是无所谓的, 但是对里面的人物之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通过朋友家人的帮助后,情感会更深,相互做爱起来也会更有感觉。 淫生的精髓不就是以炮会友和朋友家人之间的感情为主基调嘛, 作者一定要相信自己啊! 写这种“不容易”的文章来说可以锻炼自己把握剧情的能力, 对我们读者来说是一种“投资”, 对于这种非商业小说,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采纳采纳, 也不需要完全迎合读者。 而且你挑战完自己的写作后会有更多感悟,然后能写出更好的剧情,而我们就能看到更好的故事, double win!! 希望作者能享受闲暇时间写作带来的乐趣,而不要当成一个工作, 这样我们就能看到更多优质滴H,嘎嘎! 问下作者是如何换行的, 我这里换不了行, 写起来好乱啊。。。

    1. 要求不高。
      同样的剧情,其实可以写成爽文也可以写成正剧,笔力够的作者都应该做到。
      huiasd错在落笔之初就没想到要写爽文,多亏狼友提醒才发现自己竟然想让正剧H起来,其实属于自讨苦吃,搞到自己也写的别扭了。
      当然仅仅“讲故事”还无所谓,写就是了。
      huiasd别扭的地方是写到自己想H都H不起来,淫生不能太无脑。
      换行不是按“回车”那个箭头就行吗?还是手机端不能换行?

  4. 看肯定是能看的,就是觉得h内容少了点,感觉重心偏向错了,黄文嘛还是要肉一点有趣。

  5. 更新确实勉强不来,要改剧情也没法,这几周少就少了吧,主要是剧情走向问题还是要注意把控,像铭铭和林冰这两篇外传其实就还行,感觉看着剧情舒服还有撸点,有剧情推进补完了各个人物的同时还看着爽。重乐酒店现在就有点偏都市商战内容了,总感觉跟在起点看草根主角被富二代压制逐步崛起反杀似的……总之还是多加点肉吧,别那么压抑,不然大家看着都累。

    1. 普通写手能找好剧情与人物之间的平衡就算登堂入室了,而huiasd挑战的是“剧情 + 人物 + H ”三者平衡。
      总得来说其实在写重乐酒店之初就把调子定错了,以至于写到十三四章的时候有大段剧情要交待,几乎插不进H环节。
      娱乐写作就不该起高调……就当给后辈的H网文写手留个教训。
      反正写到现在,也还算能看……吧?

  6. 剧情倒不是不能和h兼容,主要是目前这剧情走向有点压抑所以感觉就很累,毕竟看h文说白了图个爽,这剧情从头到尾主人公被压制肯定多少会被影响心情,还有就是剧情有的章节占比过大没啥h内容也会减少淫生风格甚至感觉像商战文一样……看之后怎么写吧,目前我觉得这个系列还是有很大展开空间的,话说陈影母女回乡和王尧夫妻出游这俩剧情应该有至少一年时间差吧,怎么到这就在一起发生了,前面不是刚刚到阿绣母女回乡,时间线就很迷。最后问下这章算是上周更新还是下周更新……

    1. 致命武力提醒的好,huiasd的重大失误在于忘记把《重乐酒店》设计成爽文了!!!
      最开始只是想弄个复杂点的,写一个圈里小人物成长故事,把淫生世界串起来,没考虑故事的“爽点”!
      要不是致命武力提醒,没准再写两章就转到都市小说了。
      这事闹的……
      马上改!
      前面就这么地了,下一章开始缩减情节,往爽文路子走!

      然后说时间线问题
      时间线不冲突,陈影母女有空就可以回老家。同理,王尧林冰旅游也可以是常态啊……
      我在特别篇里写陈影返乡、王尧出游,没说就是重乐酒店里的这一次。
      大家可以理解为王尧夫妇在王芮峰1岁时候某次旅游碰到了季重乐,而陈影母女则是只要有空就会赶回去挨肏的,和特别篇里的情节不是一个时间段。
      至于这章算哪一周的更新……emmmm
      咋说呢,年后忙着赚钱养家,huiasd尽量多写吧。
      这事一看时间,二看心情,真没法保证。
      感谢大家支持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