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这天,季重乐正骑着常娜呼呼酣睡,就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抬腕看表才发现已经日上三竿,将近中午11点了。

开门一看是孙长胜,举着手机几乎怼到他脸上,兴冲冲喊到几乎破音:“乐子!第六!已经第六啦!乐——哥——牛——逼!”

季重乐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那个斗地主比赛,不禁笑道:“昨天还十多名呢,前面的人这一宿没少输哈……别急着高兴,离比赛结束还有几天,名次肯定还有浮动。”

孙长胜叫道:“还能咋动?你和后面的比分差出两位数呢,这几天不输就是赢,前十稳了!恭喜你啊!”

常娜也被吵醒,闻言光着屁股跳下床来挽着季重乐道:“乐哥,恭喜你!”

季重乐点点头,掏出手机道:“不作死的话,应该能稳住……给小燕姐报个喜吧,她昨天还问我呢。”

把排名页面截图发过去,不一会,王小燕的语音通话就回拨过来。

“呼呼……第六啦?能稳住吗?”

“差不多,就给你报个喜。”

“哈……呼……那恭喜你啦……回头我让付军找辛老二要奖金……呼呼……”

“不急……小燕姐你怎么呼哧带喘的呢?”

“挨肏呢……呼呼……女上位……呼呼……”

“呃……”

“正好付叔让我给你介绍几个有实力的朋友,干脆你过来吧……呼呼……顺便把娜娜带来,我看看她最近功课咋样!”

“行。”

***************************

按响门铃,一位抱着孩子的美貌少妇打开门,面似桃花、双眸似水,漠然看着季重乐和常娜。

季重乐顿时愣住,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在王小燕约炮的地方看见美女这事不稀奇,但多出个小孩算怎么回事?尤其这美女还冷冰冰的,目光扫来就像看到块木头一样,这谁受(肏)得了!

反倒是常娜蓦然一笑,轻轻道:“姐姐,我们找王小燕。”

少妇怀里的小男孩闻声扭过头来,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珠望着二人,目光从季重乐身上一掠而过,看着常娜的大胸满意点头,奶声奶气地叫道:“吃……扎扎!”

常娜俏脸一红,手足无措道:“啊……阿姨还没有……”

“进来吧,把门带上。”少妇淡淡一笑,低下头回身抱着孩子轻轻摇晃着哄道:“乖宝小芮峰快睡觉,醒来妈妈就给吃扎扎……”

二人进屋,总算看到了圈里人喜闻乐见的情景——王小燕正跪在客厅沙发上被两个男人前后双插。

其中肏屄的男人瘦高白净,正是付军。另一个肏嘴的男人高大健硕,却是生面孔,看眉宇和刚才少妇怀里的男孩有几分相似。

再仔细观察也有些异样,原来这俩男人各自坐在沙发头尾玩手机,腰杆根本不动,全靠王小燕自己口含屄套,像划船一样来回摆动。

季重乐不由笑道:“小燕姐好辛苦啊!”

“可不是么!这俩玩意都让我们惯出毛病了,没人叫好就懒得肏屄……”王小燕停下动作,突出嘴里的鸡巴改为手撸,扭头笑道:“付军你见过了,给你介绍下王老师——王尧,刚才开门的是我师母林冰和他俩的儿子王芮峰。”

季重乐愕然道:“老师?师母?”

王小燕咯咯笑道:“对呀,肏屄老师——人家这点活儿全是王老师手把着手、龟头顶着子宫口,一下一下教出来的呢!”

季重乐不由汗下。

王尧见状晒道:“老弟不用这么约束,别听小燕瞎胡说……哎,听说你也是H市的?咱们还是老乡呢!”

季重乐听见乡音,顿时乐了,笑道:“老乡你好!王哥是过来旅游吗?”

“是啊,怕我老婆产后抑郁,就出来溜达溜达……顺便看几个朋友。”王尧指指坐到角落哄孩子的林冰,又指指沙发上的王小燕笑着招呼道:“都是圈里人就别客气,过来肏着唠吧。”

“我来安排!”王小燕立即扭身离开付军,坐到沙发一侧,劈开腿叫道:“娜娜你过来坐我旁边和重乐搭炮台,咱俩一起挨肏,让我老公和老师试试我教育的徒弟怎么样,看你得了我几分真传?”

“有徒弟啦?那我真得见识见识……”王尧乐呵呵地看着季重乐和常娜脱衣服,笑道:“这小姑娘和你当年差不多大吧?哎,老弟尺寸不错啊,都赶上我了!”

付军满脸苦相地趴到王小燕身上,一边插入一边道:“王哥,当着我这正常人的面议论尺寸不好吧……搞得我以为自己没长开呢!”

王小燕咯咯笑道:“哎呀,我老公的鸡巴又硬又热乎,肏进屄里就像根烧红的铁棍一样!可比那些傻大黑粗利害多啦!”

“小燕姐夸张了啊!”季重乐坐在沙发上托起常娜的丰臀,挺起鸡巴顶进她的屁眼里,笑道:“铁棍可以,烧红了谁受得了,不怕把屄烫糊啊?”

王尧站到常娜胯间双臂一分,挺枪便刺,晒道:“你以为极品骚货是怎么练出来的?我们摩擦这热量要是能转化,都够供个发电厂了……嘿,这小姑娘不错,松紧干湿都调整的挺到位……”

季重乐笑道:“这可不是小燕姐的功劳……而是我这陪练的尺寸好,正好让常娜也能适应王哥。”

王小燕道:“我的功劳在后面呢——娜娜注意,等会换人要无缝衔接啊!”

常娜轻轻点头,开始用眼角余光斜窥付军,注意他的幅度节奏,暗自计算起来。等到王尧和付军肏了会交换位置,便主动一提臀,双腿却微微合拢少许,迎着付军的鸡巴让他插入。

付军挺腰直入,肏了几下不禁皱眉道:“放松点,我有那么细吗!”

常娜小脸一红,不好意思地劈开腿,低头不语。

王小燕见状笑道:“还是经验不足啊……而且还不发骚,像个闷葫芦一样。”

王尧见常娜神色黯然,便安慰道:“没事,林冰也不发骚,活儿好就行。”

提到林冰,付军顿时来了兴致,问道:“嫂子这都一年了,还要恢复身体啊?”

林冰已经把孩子哄睡抱进里屋,此刻正倚在小沙发上看手机,闻言头也不抬淡淡应道:“其实也可以了……但王家也不缺我这一个女人,尽量恢复到产前状态,还得一段时间。”

付军嬉皮笑脸地道:“既然这样我也不能让嫂子破例……不过来都来了,咱圈里人怎么也得亲近亲近,嫂子你好歹意思意思呗?”

林冰皱眉指指众人道:“我坐在这,看着我老公陪你们肏屄,还不够意思?”

“不够!不够!”付军叫道:“要不嫂子你给我口一管吧!”

林冰瞪眼。

王小燕悠悠道:“付军你最近有点虚,可省着点吧。”

付军眼珠一转,笑道:“要不让我嘬两口也行,正好饿了……”

话音未落,就听一阵咕噜咕噜的肚子叫,众人应声看去,却是季重乐揉着小腹讪讪道:“中午没吃饭就过来了。”

王尧哈哈笑道:“呵,把当炮座的壮劳力饿着啦?不过你嫂子那点奶可不够两个大人吃的,饭菜等会就送到,先坚持坚持吧。”

林冰起身解开衣襟,露出饱满的酥胸,乳头上已经渗出几滴奶水,好像随时会喷出来一样,无奈道:“还真涨奶了,给你们开开胃吧……不过得先漱口!不然奶头有异味,王芮峰不肯喝。”

付军连连点头,竖起拇指赞道:“对,我这小侄子就该挑剔点!要不我安排几个奶妈过来,给他换换口味?”

“切,老师家还缺这个!?”王小燕晒道:“你俩赶紧刷牙漱口去吧!”

季重乐也放开常娜,起身看着林冰嘿嘿笑道:“那就跟着付哥沾光了,我还没喝过人奶呢……”

王小燕晒道:“谁没喝过啊?你应该说喝奶那时候还不记事……”

“口误,口误。”季重乐忽见常娜的脸色不对,问道:“娜娜,你怎么了?”

常娜抬起头勉强笑了笑,道:“其实我还真没喝过……我家孩子多,我是被我妈用奶粉和羊奶养大的……”

“哎呀,难怪你发育的这么好呢!”王小燕咯咯笑道:“林冰姐,快给娜娜来一口,让她弥补弥补童年遗憾。”

林冰微笑着上前抱住常娜,两女一站一坐,姿势正好。林冰把乳头凑到她嘴边,轻声道:“尝尝吧,其实真不如羊奶好喝……嗯,不用这么小心,我儿子可比你有劲多了……”

付军刷牙回来就看常娜正伏在林冰怀里喝奶,立刻叫道:“给我留一边!”就合身扑上去,而晚来一步的季重乐则只能“等位就餐”了。

王尧无奈骂道:“你们悠着点,尝尝味得了,给我儿子留些!”

林冰仰面坐在沙发上,袒胸露乳被左右吸吮,也不可能真个让众人喝饱,无非就是意思意思,同喝一个奶其实和同肏一个屄感觉相近,就连王小燕也趁机凑上前嘬了两口。

圈里人屄都随便肏,对“喝奶”这事是真没什么淫邪想法,纯粹尝个新鲜,权当另类的亲热表示。几人浅尝即止,回味着林冰的母乳味道啧啧嘴相视而笑,彼此间仿佛亲近少许。

付军拿起电话拨给辛少,把季重乐当前的排名告诉他,淡淡道:“辛老二,准备奖金吧,这回你算掏着了!”

“我操?真的!”辛少的喊声隔着话筒都能让人听到,只听他兴奋叫道:“我这就派人去跟他签约!”

“别,人在我这,忙着呢!明天吧……”

付军直接挂断电话,看了看季重乐,笑道:“那就恭喜你了。”

季重乐眨眨眼睛,问道:“我能不能知道,这个名次的实际价值是多少?”

“不同份额落在不同公司手里,玩法都不一样。”付军想了想,沉吟道:“辛老二没啥操盘能力,所以应该会直接转包变现……那就,一个亿左右吧。”

季重乐顿时吹了声口哨,笑道:“看来这名次果然很抢手。”

“有别的公司找你了?我刚才没提醒辛老二多给你拿点,是因为这种小事他自己肯定能想到……”付军耸耸肩,继续道:“不过反正还没签约,你要想反悔的话我也也意见”

季重乐连忙摆手道:“不能不能——就算他不加钱我也不能反悔,否则不是把付哥你这位中间人给装进去了嘛!”

“没事,辛老二还不敢把我怎么样。”付军目光闪动,道:“你这名次只要换个买家,起码多赚几百万……再考虑考虑?”

王小燕忽然冷哼一声。

季重乐苦笑道:“付哥你不用试探了……就算几千万,我答应的事也不会变!”

“好!”王尧赞了声,道:“老弟有义气,以后回H市可以找我玩!”

就在这时,门铃又响。

**********************************

依旧是林冰去开门,来人进屋却把季重乐吓了一跳。

两个女人身姿挺秀、容貌相近,看年龄应该是母女。老的身材火爆,成熟的婉如水蜜桃;少的妩媚丰腴,同样也是个极品少妇——但这两个女人的柔美气息全都被身上藏蓝肃穆的衣着盖住了,这赫然是两个女警察!

如果不是看着她俩手里拎着餐盒,季重乐差点就要吓尿了。

“王——尧!你个死没良心的,这么久也不来看我们娘俩!”年纪大的女警厉喝一声,把餐盒扔在桌上便怒气冲冲叫道:“有新人忘旧人,不缺妞就忘了骑在我和小冰身上折腾的时候了啊!”

王尧转过身胯下的大鸡巴傲然耸立,嘿嘿笑道:“陈影姐,我这不是来了嘛。”

女警陈影看见人眼圈顿时红了,冲上前一把薅住王尧的鸡巴根,似笑非笑地叫道:“哎呀,我的老相好王尧说他来了!人在哪儿?我咋没看见呢!乖女儿,葛冰,你看见你王尧叔叔了没?”

葛冰飞快脱着衣服一边咯咯笑道:“没看见,没看见!王尧哥哥在那啊?”

王尧苦着脸道:“我不就在这嘛!”

陈影、葛冰母女一起摇头,好像看不见王尧一样。

这时葛冰已经脱光衣服,成熟丰满的傲人身材引人入胜,猛然指着母亲的手叫道:“唉呀,妈呀,我看见了——王尧哥哥这不正让你攥在手里呢吗!”

陈影紧紧薅住王尧的鸡巴低下头打量着道:“这是你王尧叔叔?妈怎么觉得不太像呢……大小虽然差不多,可摸起来还不够硬啊。”

“妈呀,你用上面的眼睛看,那当然不像了!咱俩得换个方式看……”葛冰弯下腰,晃着丰臀笑道:“我撅起屁股来,你把王尧叔叔放到我下面的眼里,再看一看才行。”

“对对对,你王尧叔叔最擅长当着妈的面肏你下面的眼儿……”陈影赶紧牵着王尧的鸡巴顶住葛冰屄口,看着大肉棒一插到底,顿时喜道:“哎呀,这回像了!妈就喜欢你王尧叔叔这股劲,不管啥时候进门都像回家似的!”

葛冰耸着丰臀叫道:“妈你少说废话,既然确认的王尧哥哥来了……你还不赶紧脱衣服,给王尧哥哥肏屄接风!”

陈影一边宽衣解带,一边笑道:“别急,王尧肏咱们娘俩那就是玩儿,怎么肏都行,但你没看王尧叔叔的朋友们也在嘛?咱可不能给他丢人——得让大家有点兴致,陪王尧一起狠狠干咱们娘俩才行。”

葛冰恍然大悟,连忙道:“对,可不能让王哥朋友觉得肏咱俩没意思!大家好啊,我叫葛冰……从1x岁开始就和我妈一起让王哥玩了,足足十几年天天都让他们家人随便肏,和一家人一样……”

陈影笑嘻嘻地接替了女儿的位置,撅着屁股让王尧插入,也高声道:“我们娘俩就是王尧的肉便器……大家拿鸡巴肏我们的时候,就当去王家作客时候借个厕所就行……千万别客气呀。”

季重乐惊道:“1x岁?那不是未成年吗!”

葛冰媚眼如丝地来到他身边,吃吃笑道:“可不,那时候王哥的鸡巴比我胳膊都粗,每次肏我都像要把我活活干死一样……小老弟,干过女警察没有?我看你这尺寸不错,咱俩先认识认识……”

陈影夹着王尧的鸡巴一边让他抽插一边膝行过来,笑道:“别急别急,我来看着你袭警……”说罢扭头看向付军迟疑道:“哎,这位……你是付?”

付军笑道:“陈姨,我叫付军……咱们在王哥家见过。”

陈影眼前一亮,笑道:“是你这小崽子啊!李佳的朋友是吧?哈哈,我记得那时候你的鸡儿像个蚕豆似的……没想到现在长开啦!”

付军老脸一红道:“哪儿有那么小……当时我不也肏过你和葛冰嘛!”

葛冰转过头来咯咯笑道:“不好意思,肏过我们娘俩的男人太多了……没内射过三次以上的统统记不住!”

王小燕奇道:“这么说的话,我也应该见过这位阿姨和姐姐啊?”

王尧回忆道:“陈姐有段时间没在H市,我也忘了那时候有没有小燕……”

葛冰打量几眼王小燕,笑道:“看这妹子的岁数,当年就算一起挨过肏也不是主力……最多骑我们娘俩骑腻了,抽空换换口味,记不住也正常。”

王小燕一吐舌头,道:“姐姐说得对,那时候付军他们几个玩我正好,给王老师肏我就只能溜边了……看着你们给捅得嗷嗷叫唤、舒服的哗哗喷水,我自己一上几分钟就软成泥,真憋气!”

王尧干了陈影几下,把她换给付军叙旧,俯身站到王小燕胯间一边挺入一边笑道:“那今天你可能报仇了,等会好好配合我们仨,把这对骚娘们干成泥。”

王小燕一拍胸口,咯咯笑道:“老师放心,今天肏完,谁能站直了不脚软谁就是小狗!”

陈影顿时眼冒绿光,叫道:“小美女你可得说话算话——我们娘俩今天就算瘫在地上都行,他们三个男的也必须射到脚软!”

葛冰也欣喜叫道:“对对对,射中还有奖!人家今天正好排卵期,就看你们谁的运气好啦!多射多得,不射就没机会哈……”

付军怒道:“小燕,你这地图炮可开到自己人身上啦!”

“哎呀,我错了!怎么滴?”王小燕娇声叫道:“有本事肏死我啊……肏到我合不拢腿、张不开嘴……人家就不说啦……”

众人哈哈一笑,大鸡巴捅骚屄,肆意肏弄起来。

陈影和葛冰母女知道众人还没吃饭,就主动撅在地上伺候王尧和季重乐边肏边吃。二女让他们把餐盒放在后腰平坦处当成桌子,套起鸡巴时腰杆几乎不动,唯有丰臀以腰肢为轴心起伏旋转,骚屄牢牢包裹住肉棒吞吐自如,频率惊人。

季重乐开始还小心翼翼怕把饭菜掉在二女身上,过了片刻就发觉胯下的感觉越来越好,大鸡巴在葛冰屄里被套弄的“噗哧噗哧”作响,甚至已经超过正常抽插的节奏开始直追冲刺射精的频率赶去。

最关键是葛冰套弄的实际幅度很大,屄口每次都从龟头撞到鸡巴根,屁股蛋将将拍在小腹时才反复,而在这样的“剧烈运动”下,后腰处始终平平稳稳,仿佛连晃动都没有传导过来。

如此腰力,让人叹为观止。

季重乐忍不住赞道:“大姐,你是在一线工作的警务人员吗?这腰也太有劲了!我要像你这么晃,最多五分钟就得趴下……”

葛冰回头白了他一眼,笑道:“你见过几个女警上一线的?我妈还算在基层呆过段日子,我直接就是文职。”

王小燕也跪在付军胯下耸动着,扭头看了几眼,赞道:“要比里面的活儿我是不服谁,但要比这腰马力气我也服气……哎,尤其陈阿姨,你得四十多了吧?”

陈影哈哈笑道:“小姑娘真会说话,我都50多了……也就体力还可以,其实屄和屁眼都夹不住啦。真要说功劳,还是你王老师当年调教的好!”

季重乐惊道:“啊?当人体餐桌这事也要专门调教!”

陈影晒道:“这倒没有……两分靠调教,八分靠自觉吧!王尧一家体质特殊,那鸡巴常年都是硬的……普通人肏屄是泄欲,圈里人肏屄是娱乐,而他们家人肏屄那叫生存本能,就和咱们喘气一样。”

葛冰吃吃笑道:“所以和王哥在一起,什么高潮啊、快感啊、刺激啊,也都像喘气一样,要多少有多少……可我们娘俩总不能没有追求哇,也就只好没事自己调教调教自己找乐子啦。”

王小燕深有同感地叫道:“对,别的男人肏起来要这样要那样,唯独王老师啥也不要求……咯咯,咱们这些骚货反而就忍不住,自己给自己安排任务啦。”

季重乐顿时觉得高山仰止,油然赞道:“王哥牛逼!”

**************************************

常娜跟众人吃过晚饭,很自觉地收拾餐具,光着屁股打包整理。

三个男人王尧、付军、季重乐继续在沙发前肏屄消食。

王尧看着常娜忙前忙后的身影,赞道:“老弟你这马子不错,又乖又懂事,童言巨乳,素质还挺好……将来是个极品。”

季重乐笑道:“王哥借你吉言啊,娜娜不是我马子。”

王尧一愣,笑笑不语。

王小燕晒道:“老师恨不得所有骚货都像林冰姐一样,又漂亮、活儿又好,关键肏起来还是个闷葫芦……用起来特方便哈哈!”

葛冰耸着丰臀,怀念地说道:“可惜我现在长大了,不然用起来更方便——妈,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候王叔他们吃完饭带咱俩散步消化食?”

陈影咯咯笑道:“怎么不记得……你那时候小嘛,让男人抱着走也不算奇怪。王尧他们几个就一人一件大风衣,轮流把你和潘颖裹起来,托着屁股边走边肏……我和潘宇楠就在旁边看着干眼馋,还得帮你们挡着……”

季重乐稍微一想她描述的场景,顿时惊道:“我操!大姐,你这可不是未成年,而是幼女了吧!”

葛冰嗔道:“刚才不都说1x岁了嘛——咋的,你没见过大街上的小女生撒娇么?”

常娜凑过来悠悠道:“乐哥,我1x岁的时候才1米2……”

有实际参照再取代入比较,季重乐才发现也不是不能接受,忍不住笑道:“那你发育的可够晚的,不过发育的可挺猛。”

常娜俏脸微红,羞道:“人家小时候奶子就挺大,只是个子长的晚点……我要是早些认识你……也,也能让你消化食。”

季重乐不由得意地大笑起来,然后晒道:“我可没那么大胆子。”

王尧闻言正色道:“兄弟说的对!小女孩能不肏就别肏,咱也不缺这个……”

葛冰立刻叫道:“对对,这事我给大家介绍经验啊——肏小女孩一定要有家长陪同,亲妈现场示范,零距离传授经验,最后再用大鸡巴沾满她妈屄里的骚水,当着她妈的面开始肏!”

陈影笑道:“乖女儿,你这记性也不行啊,好多关键步骤都忘了——挨肏之前你还应该舔舔肏你妈的大鸡巴,先尝尝味道呢!”

葛冰晒道:“妈,你才记性不好呢!你说的那都是后来的事了……人家破苞那次可没舔鸡巴,甚至都忘了让王超哥先肏你几下再给我开苞!哎呀,这事我到现在都觉得遗憾呢!”

陈影怒道:“哎,妈可是撅着屁股让你两个王哥玩了好多天,才算答应给你开苞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再说你当时那排面也不小啦,王超和他爸第一次见面就敢给你开苞,也是担着风险的!”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葛冰恍然叫道:“这些年光记着王超哥没先干你,都忘了我俩是第一回见面啦!”

陈影笑眯眯地道:“可不,妈再臊臊你……当年你还没破苞前成天给你王五王尧哥哥舔鸡巴,帮着他俩肏你妈!还给人家鼓掌加好,就为了让人家肏的高兴,顺手把你也给办了……”

葛冰也笑道:“那还是王哥够意思,特意找王叔和王超……我一个小处女,眼看着陌生的父子见面就把我妈一顿肏,顺便还把我开苞了!完事还直接被四个男人轮奸,真刺激啊!”

众人都呵呵笑了起来——圈里的很多女性以骚为荣,见多了也就习以为常。

王尧无奈道:“我和我哥真没想那么多……主要当时就属王超鸡巴细,让他给你开苞能轻松点。”

陈影立刻叫道:“王尧你这么说就不够意思了!你应该说,当时我们娘俩都太骚了,就得让陌生人轮着肏才行……”

葛冰连连点头道:“对,让王超哥开苞……肯定是你们怕把我肏死!”

王尧哈哈笑道:“陈姐、小冰,你俩这骚劲真是一点没变啊!反正也不出去消食了,让小燕助攻,我们仨轮炮台,干脆再把你俩肏死一回吧。”

“好!”陈影、葛冰母女同时大喜,齐声叫道:“王尧/王哥够意思!”

王尧问道:“那你俩谁先来?”

陈影葛冰对视一眼,同时一指常娜,笑道:“小妹妹先来!”

常娜一愣,却也不含糊,起身扒开屁眼坐进季重乐的大鸡巴上,双腿一劈把那粉嫩的美屄朝天张开露出挨炮阵地,等着遭受轰炸。

陈影伏在常娜左侧笑道:“小妹妹,你不爱说话,男人肏你的时候只有快感,没有刺激……所以让你先来,我们娘俩替你发骚。”

葛冰来到常娜右侧继续道:“付军快来,几年不见了,让姐姐看看你的鸡巴有没有进步!”

于是王尧趴在王小燕胯间肏屄休息,让被点名的付军挺枪开肏。

“轮炮台”是圈里的常规项目,骚货的身体固定、屁眼始终被顶住,骚屄承受男性轮流从正面冲锋猛肏。快感方面和被正常双插差不多,比较适合三人以上的男性,可以轮流休息,干翻复数的骚货。

付军开动,陈影和葛冰立刻发起骚来。

“哎呀,小付军你这威风可比当年强太多了,大鸡巴肏进小妹妹的屄里一插到底,熟练的跟进门回家似的……”

“妈呀,这小妹妹炮台搭的好棒!又粉又嫩的小屄口像防空洞一样,这么多炮弹炸进去都没事啊!”

“那是人家底座结实!没看小老弟那根鸡巴像定海神针一样撑着吗?我看小付军是翻不起大浪来咯,还得等王尧上……”

“谁说的!人家付军这叫钻地炮,外面看起来没啥反应,其实里面已经炸开花了!马上就能钻出水来……”

付军在陈影母女的淫言浪语中越肏越猛,很快就把常娜干出一次高潮来,俏脸绯红着娇娇嫩嫩地叫起了床。而后王尧上马又把常娜干出二次高潮,再和季重乐互换位置完成三杀,轻轻松松摆平常娜,换上陈影继续轮炮台……

于是陈影和葛冰母女俩又是一顿骚嗑乱喊,王尧和付军、季重乐始终猛冲,肏累了就趴到王小燕身上休息恢复体力,依次把她们肏翻在地。

季重乐发现,这次自己对母女花已经没有什么特殊感觉了,如果和之前的阿绣、林雨涵母女比较陈影与葛冰娘俩各擅胜场,活儿的方面可能稍差,但浪劲儿犹有过之。

当“骚和浪”超过某个限度的时候,就会给人一种非常虚幻的感觉,似真似假——原来这就是表演!

所以当葛冰高喊着“爸爸快射,一定要肏大我肚子”的时候,季重乐心里连一点波澜都没有,冲锋、静止、射精,好像完成工作一样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王尧和付军也各自射精,而后几人依依惜别,陈影母女还给季重乐留了联系方式,相约有空再肏。

季重乐和常娜回到双福旅店,两人都累的不轻,简单洗了洗就爬到床上。

常娜侧身抱住他,用腿根蹭了几下寻找舒适的睡姿,却发现季重乐再次硬起来,于是很自然地劈腿纳入,换成二人熟悉的姿势,片刻后就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早,辛少派来的律师就拿着合同找到季重乐,还给他送来了一箱现金。律师直接说明——奖金另算,出场费就是百万!

季重乐仔细看了一遍合同,大概意思就是自己代表辛氏集团参加斗地主公开赛,所获得的奖金归自己个人,最终荣誉则归辛氏集团所有。出场费一百万元,无论输赢均无需退还,辛氏集团还会根据最终名次是多少给予不同奖励,其中冠军奖金足足有五千万。

这份合同基本就是把季重乐当成职业赌徒对待,同时也把双方摆在一个相对公平和位置上进行合作……以此看来,辛少可能为人不怎么样,但起码做事的格局还是有的。

当然也可能是辛少害怕季重乐真的把名次卖给他人,所以赶紧先拿出点“态度”补救一番。

昨天付军虽然没有明说,但一场全网比赛蹦出两三匹黑马来实属正常,很可能就有像季重乐一样没被庄家事先签约的赌徒冲进了前十名,此时尚未尘埃落定,自然就会变成庄家们哄抢的目标对象。

甚至季重乐也奇怪居然没有其他庄家来联系自己,仔细一想才恍然大悟——自己玩牌时根本就没在房间里表露过身份,所以除了孙长胜等寥寥几人外根本没人知道自己就是排名第六的黑马!

而且季重乐自身也没打算去找其他庄家竞价,言而有信,不想坑了王小燕与付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的确不想继续当赌徒了。

**************************************

几天后。

比赛尘埃落定,季重乐顺利挺进前五、拿下探花,最终排位——第三名!

辛少在名次公布的第一时间就打电话问了卡号,立刻给季重乐转账一千万,电话里得意地笑声不断,当晚还醉醺醺地又打电话邀请他去喝酒庆功。

季重乐拒绝了。

倒不是他不想和辛少搞好关系,而是网吧圈子这边发生了点破事,搞得他焦头烂额,不知该如何处理。

孙长胜干了个“未成年”——被讹上了!

小女孩叫谭杉,家住附近,经常来网吧玩,季重乐也见过几次,印象还挺深。

因为谭杉这丫头发育的晚、身材相貌比较幼齿,初次来网吧时候拿着张15岁的身份证就非得要上网,季重乐自然没惯着她。

于是谭杉又换成她妈韩燕的身份证要玩,结果再次被拒,吵闹一通,最后把她妈拽到网吧开机,得意洋洋地玩了几小时。韩燕还直接表态——家就在附近,女儿来上网可以按有家长陪同处理,她随时可以过来帮网吧作证明。

有亲妈担保,大家睁一眼闭一眼,就让谭杉用她妈韩燕的身份证玩。后来混的熟了,还是会尽量给她安排在角落相对隐蔽的机位,免得让检查看见。

可能是这个“隐蔽的角落”太容易被忽视,谭杉玩起来又悄咪咪地无声无息,不知怎么就发现了网吧圈子的秘密,然后就和孙长胜搞上,而且又被韩燕知道了……

其实谭杉有15岁,已经属于“自愿就不构成违法”的年龄。但如果她非要翻脸喊强奸,这就又变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年龄——举证困难,入罪加重!

关键问题在于讹钱还好办,季重乐身为“新鲜出炉的千万富翁”倒也不虚,可人家要的不是钱,而是加入季重乐的圈子!

*********************************

待续

这章算是满足“遇见林冰、遇到王家成员”的竞猜奖励哈,然后韩燕和谭杉这俩配角是狼友“hczl180”设定的,其他奖励会陆续安排。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十一章

4 评论

  1. 这是要发展支线了吗?这个时候是不是就要展现圈子是怎么调教别人的

    1. 哦,不是支线……只是前些天举办竞猜活动,给猜对的狼友奖励个剧情角色。

  2. 必须培养成痴女肉便器!看好你呦!!!

  3. 未成年这性质想讹人确实容易,就算是光上网有父母同意后面翻脸都能恶心一波,何况加上圈子的性质,说白了把圈子摆在公共场所本来就是作死,早晚得出事,毕竟私下淫乱和聚众在公共场所可不一样,都够入刑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