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炮房中的情景和王超想象中略有不同,本以为楼下就等了七八个,楼上肯定已经乱成一锅粥、不知多少圈外野小子被小萝莉们骑在身下轮番榨汁……

进房一看才发现小萝莉们大多在闲着,东倒西歪的玩手机、吃零食、看书、观战、等位,而男生只有六人,其中两个还是圈里熟悉的小正太。剩下四个陌生人有三个被蒙住眼睛各自或正入或后入、正挺起鸡巴卖力抽插着小萝莉,只有一个没带眼罩的在配合个小正太双插。

还有个让王超出乎意料的女人正和王清宇抱在一起,她们有说有笑,互相摸奶袭胸扣屄拍屁,好一幅百合绽放图——赫然是娃娃团刘小嫚!

二女见到王超又惊又喜,同时跳了起来。

“爸爸/王哥,你来啦!”

“听说你这挺热闹,我就过来看看。”王超宠溺地在王清宇头上拍了拍,转头朝刘小嫚问道:“小嫚怎么也在?”

“嗨,清宇要组圈子,我这当姑姑的能不帮忙嘛!”刘小嫚嫣然道:“我来帮忙把把关,没准还能顺便收几发哈。”

“她?组什么圈子?”王超愕然道:“咱家还用额外弄个圈子么!”

王清宇嘟嘴道:“咱家不好,连每日群交都没有,一点都不正规……”

王超瞠目结舌。

在圈里人眼中的王家地位超然、是不折不扣的圈中领袖,所以他们不会注意某些细节——很多圈里习以为常、奉为金科玉律的“规矩”在王家内部都很随意。

例如王佐林和王佐洋兄弟两家并不会每天聚在一起肏屄群交,例如王家的男人其实很少调教多数时候只是泄欲,例如娃娃团成员去留随意甚至可以同时成为其他圈子的成员……

毕竟王家人天赋异禀,只要环境允许几乎全天24小时都在抽插,普通的娃娃团骚货排队上门给王家男人解闷消遣的强度就不亚于小圈子的每日群交了……偶尔碰上有王家男人有兴致,一顿狠肏下来甚至比群交时被轮了五六次还过瘾。

问题在于“爽和过瘾”不是骚货们的首要追求,正常骚货宁可不要高潮也会选择挨臊,几个女人一起被轮流抽插、享受打破伦理禁忌的幸福,类似娃娃团这样以慕强、集体肉玩具为臊点的特例很罕见。

王清宇不喜欢娃娃团的设定,也不像王家女人那样对性爱淡然从容,所以站在正常骚货的角度看,她想要个圈子也算合情合理……吧?

想到这里,王超顿时把脸一沉道:“胡闹,就算你想组圈子,也不能找一群外人啊。”

王清宇耸耸肩道:“我也想要born royal and raised up in a proper way的,这不是找不着嘛……要不老爸你给介绍几个?”

王超头疼地想起女儿还是个ABC,动不动就蹦出几句英语代替汉语,眨眨眼回想听到的单词,愕然道:“你要哪儿的?皇室?”

“这话不能直译,应该理解成根正苗红。”刘小嫚解围笑道:“她说的是意思就是淫二代啦。”

王超无奈道:“圈里够岁数的孩子就这么多,不已经都让你带着了么!”

王清宇摊手道:“就这几瓣蒜,够吃顿饺子吗?”

“那你找这帮半大小子就够了?”

“起码比这几个小屁孩有希望啊!”

王超再次无语。

要说圈里这些小正太的性能力绝对不弱于普通成年男性,但放在圈子里就属于垫底了——身体发育情况是硬伤,这玩意不是经验丰富和遗传基因优秀可以弥补的,只能等。

可是一想到王清宇要找群外人组建圈子,王超就心里特别腻味,有种自家小白菜让猪拱了的感觉,想想又皱眉劝道:“那也不行啊,你们这帮小女孩连外围水平都不到,根本玩不起来嘛。”

王清宇嫣然道:“所以才要找新人,共同进步,共同成长么……”顿了顿伸手搂住刘小嫚的细腰笑道,“再说不是还有我小嫚姑姑么,从娃娃团借调几个外围还不轻松?”

刘小嫚矜持地微笑道:“互惠互利,互惠互利而已……反正王哥你们也肏不过来,这边闲着的骚货没事收几发精还是可以的。”

王超无计可施,只好嘱咐王清宇注意影响,转身悻悻而去。

************************

王超虽然没经验却也知道教育孩子不能太生硬,尤其王清宇这个年龄不能勉强。思前想后,家里已经够乱了,还是去大伯那边找找思路吧——他家正好也有个空降的小萝莉。

来到大伯王佐林家楼下正好碰到要去产检的王五夫妇,王超见状欣喜,连忙上前摸着小美的肚子问道:“嫂子快生了吧,小家伙老不老实?”

小美笑道:“你们老王家的种就没有老实的!这小崽子天天在我肚子里练王八拳,等他出来你这当叔叔的可得好好教育教育……”

王超嘿嘿笑道:“那必须的——等他能翘起来,我立刻陪你一起教育!”

王五虎着脸道:“边去,用得着你?再说凭什么翘起来啊,我们就不能生个小姑娘么?”

王超愕然道:“啊?不是在圈里医院么,大夫没告诉你们男娃女娃?”

“咱家连娃是谁的都不在乎,还管他是男是女?”小美耸耸肩,轻抚着高高隆起的肚皮微笑道:“生活,总得留点惊喜嘛。”

聊了几句王超说起来意,愁眉苦脸道:“我算拿小清宇没招了,不知你家莉赞卡咋样,我过来取取经。”

王五愕然道:“清宇想玩玩圈子,还有小嫚兜底,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王超问道:“莉赞卡也这样?”

“我家莉赞卡可乖了!”小美吃吃笑道:“老公,不如让我妈陪我去产检,你陪王超会会她们娘仨。”

“娘仨?”

“对啊,克莉丝汀来了,你不知道吗?”

“最近一直忙着伺候我爹和琪琪,哪有功夫注意这事啊……”王超苦笑摇头,转换话题道:“对了,孩子名字想好没?”

“老爷子说叫王芮茗,男孩女孩都能用。”

三人说说笑笑回到王家,换张月妍陪女儿去做产检,王超就像来到自家般上下转悠一圈,只见王尧正和儿子王芮峰大呼小叫着打游戏,而大伯王佐林则独自在客厅看电视,剩下王翠花、林冰和铭铭三女无所事事在一起做瑜伽健身。王超没看见莉赞卡和她姐姐喀秋莎与母亲克莉丝汀的身影,只好找王佐林询问。

王佐林叹气道:“克莉丝汀带着俩人搬出去了……她们外国人的想法和咱不一样,可能觉得我又不娶她,就不好意思住在咱家了呗。”

王超愕然道:“不是吧,这事她来之前心里没数么?”

跟过来看热闹的铭铭抢着答道:“嗨,别听我爸给她们留面子……那老毛子满身骚气跑过来,结果没肏几回就灭火了,灰溜溜的搬出去,不好意思和我们一起挨肏啦!”

王超奇道:“这话咋说?”

同样跟过来的王翠花笑吟吟道:“都是母女,我和铭铭能让他们爷仨随便轮,换成她们娘仨溜个缝还得躺着歇半天,那肯定不好意思嘛。”

铭铭傲然道:“现在那老毛子已经带着女儿拜我们为师啦,每天勤学苦练,走猫步、蹲坛子呢。”

王超恍然明白过来,竖起拇指道:“大娘高!不战而屈人之兵哈……”

“闹着玩的,她本来也没法在中国长住……”王翠花笑道:“正好王超还没见过克莉丝汀吧?叫过来练练,你们哥仨向你爸当年战斗过的地方致个敬。”

王超连忙道:“那必须的!”

*********************************

片刻之后,克莉丝汀带着大小女儿喀秋莎和莉赞卡飞奔而来,众人见面没二话,立即炮房集合。

克莉丝汀一见王超就拉着他的手喜道:“你就是佐洋的儿子!你们爷俩真像……我正要去看他呢,听说他的腰伤到了?”

王超笑道:“不妨事,修养几天就好。”

喀秋莎已经迫不及待开始脱衣服,叫道:“妈,王超哥哥可不只是长得像叔叔,那鸡巴肏起屄来更像……他干莉赞卡的时候简直就和叔叔干我一模一样,常常肏得小莉赞卡翻白眼呢。”

洋娃娃般的莉赞卡也一边脱衣服一边道:“人家可比姐姐那时候抗肏,老爸都夸我精神好。”

王佐林哈哈笑道:“那当然,毕竟是我们王家的种嘛。”

王超看见克莉丝汀的巨乳眼前一亮,惊道:“我操,阿姨你这对木瓜可挺吓人……后入的时候不得砸坏地板哈?”

克莉丝汀手扶双乳傲然道:“没事,我们俄罗斯女人都是这种体质,早就习惯了……不信你来试试。”

王超来到克莉丝汀身后按住她的大屁股挺枪直入,乐呵呵地道:“那当然要试试啊,我得追寻我爹和我大爷的足迹嘛。”

“哎呀,你这孩子怎么说进来就进来……”克莉丝汀伏低身子,耸着肥臀嗔道:“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事,不先说几句?”

“这还不简单?”王翠花伸手拍拍王五王尧哥俩的肩膀,指挥道:“上,给你们大毛阿姨来个场景重现,帮她回忆回忆当年是怎么和女儿一起挨肏的。”

“来了来了。”喀秋莎笑嘻嘻地带着妹妹莉赞卡跪伏在母亲左右挺臀相迎,叫道:“对呀,叔叔当年肏我们时可没有开场白……按住就是一顿干,狠狠肏上几小时当开胃菜,等我和妈妈都瘫在床上才算开始呢。”

莉赞卡被王尧暴力后入疼得直咧嘴,但小屁股却非常勤快地扭动起来,同时皱眉道:“姐你吹牛……还几个小时?这些天都没见你超过40分钟的时候……是哥哥比爸爸差太多,还是你退步了?”

“是真的!是真的!”克莉丝汀和喀秋莎同时叫起来,前者连忙朝王佐林道:“老王,你和咱能女儿说说,当年是不是每天都和佐洋一起肏我们好几个小时!”

王佐林嘿嘿笑道:“没错,这仨小子是不如我们当年猛……”

此言一出,王五、王尧、王超三杆驴一般的大鸡巴连忙发力,按住克莉丝汀母女的丰臀狠狠撞击,顿时肏得三女屄口翻飞、淫液如雨,母女三具绵白娇躯前仰后合,浪叫声此起彼伏。

克莉丝汀嗷嗷叫道:“对对对,老王当年就是这样肏我的……啊啊,专门用我当对比来,测试喀秋莎呢……”

喀秋莎咯咯笑道:“那时候我最羡慕妈妈了……可以让叔叔把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那大鸡巴肏进屄里的动作好厉害!噢噢,我连五分钟都受不了……”

莉赞卡扯着嗓子嗷嗷浪叫道:“看,姐姐你果然撒谎了!啊……你刚才说的是连五分钟都受不了!”

喀秋莎无奈解释道:“受不了又不耽误继续肏……我可不像你那么娇气,那时候被叔叔干到口吐白沫都算小意思……哎呀,人家每天都得被大鸡巴肏晕,然后再肏醒好几次嘞。”

王翠花闻言一惊,似笑非笑看向王佐林道:“老王……这事你可没说过。”

其实圈里骚货不管被肏晕还是肏醒都属常见,但这两件事却很少连续发生,因为昏迷状态下长时间脱水还是有些危险的,如果伴随呕吐还会危及生命。

“那个……喀秋莎体质挺特殊的……”王佐林讪讪道:“我和佐洋确认过,没有危险才敢这么玩。”

喀秋莎连忙道:“是,叔叔也是偶然发现的……我被肏晕之后体征特别稳定,尿的也少,就和睡着了一样……只要不咳嗽就能正常肏,每次醒过来喝点水就行。”

王翠花望天叹道:“这哥俩真不是东西,反正天高皇帝远也不用负责……纯粹就是把你们当成肉便器了。”

克莉丝汀笑道:“咱们观念不同……反正都是泄欲,老王这种才有境界。”

喀秋莎也道:“是啊,这些年我找了好多情人,全都不如叔叔!”

王超愕然道:“白种人在这方面应该占优势吧,差很多么?”

莉赞卡摇晃着小屁股努力保持身体平衡,一边晒道:“鸡巴没差多少,态度就差多了……妈妈和姐姐都说和他们肏没感觉……”

王超好奇问道:“莉赞卡小妹,那你有没有感觉?”

“我哪知道啊……也没和他们肏过就被带来中国了。”莉赞卡有些遗憾地撇撇嘴道:“反正看我妈和我姐这骚样,应该是比在家挨肏的时候爽。”

“乖女儿啊,这可不是爽不爽的事儿……”克莉丝汀浪叫道:“肏屄就是放松和快乐,但有些男人总想把这事弄的复杂了……妈和喀秋莎本来也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把你大爸爸、二爸爸当成普通炮友……”

“后来呢?”

“后来我们就被叔叔肏服了呗!”喀秋莎咯咯娇笑道:“人家第一次和妈妈双飞的时候就爱上这种感觉了……嗯,特别特别的自然!”

克莉丝汀连声道:“对,我和喀秋莎糊里糊涂就被老王弄到一个床上去了,娘俩被他们被轮的嗷嗷叫竟然都没觉得异常……肏完才发现乱伦了。”

说笑间王家哥仨已经移形换位完成了走马登科,把三女身上的洞都插了个遍,轻轻松松肏出高潮无数、骚水满地。

克莉丝汀主动叫道:“师傅,师傅,你来帮帮我……第一次陪佐洋的儿子肏屄,应该给他助助兴,让他留个好印象呐!”

“早说啊,我还以为你想表现表现呢……”王翠花起身笑吟吟地道:“今天师傅教你点新鲜的,群交鸡巴赞。”

“这个我会!这个我会……不就是花样叫床夸男人厉害嘛!”喀秋莎抢着叫道:“铭铭给了我好些台词,从姿势到动作,从心理感受到生理感觉,种类特别多,我已经全都背下来了。”

“笨蛋,群交鸡巴赞和我告诉你的鸡巴赞是两回事啦!”铭铭崛起翘臀接替林冰的位置让王佐林插入,一边笑道:“看我和我妈给你演示。”

王翠花跪下身子双手扒开女儿的屁股蛋,高声叫道:“哎呀,要说肏闺女那还得看我老公的,你看他这大鸡巴,当着我这亲妈的面就一下干到底……动作熟练的连我都嫉妒啊!”

铭铭一边电臀抖动套弄着王佐林的大鸡巴一边笑道:“妈,你嫉妒啥呀……老王头肏我这技术不也是在你身上练出来的嘛……”

王翠花嫣然道:“也对,我家老王这大鸡巴被我养得又粗又硬,干起屄来哗哗带水、噗噗带响,看着就舒服。”

铭铭咯咯笑道:“不用看也知道,后爸肏我绝对带劲……肯定比什么欧美毛片里的大鸡巴壮汉肏骚货猛多了。”

王翠花眉飞色舞道:“老王这大鸡巴不但够粗,而且还够直,插进我女儿这粉粉的骚屄里那就是毛片里的艺术片——关键我还能近距离看直播呢,效果相当震撼了。”

克莉丝汀母女虽然都在挨肏,但听着王翠花说的这么精彩,全都忍不住侧过头眼巴巴地看向王佐林那边。唯有林冰无动于衷,眼看众人肏的热闹,已经用不上自己,索性回房哄孩子去了。

*************************

淫戏继续。

铭铭娇喘着道:“哎呦妈呀……你看你夸奖几句比我嗷嗷叫床都好使……把老头夸兴奋了,这大鸡巴越干越来劲,好像又硬了几分呢。”

王翠花高声道:“那当然了……高潮可以装出来,我这旁观者可不用装……我说老王肏的好,肯定就是好嘛!你们几个也看看,老王这大鸡巴插得深不深,动作快不快?”

俄罗斯母女连连点头,浑然忘记自己身上也被一样大的鸡巴狠狠肏弄着。

王佐林见状也来了兴致,把那老腰耸到飞快,大鸡巴肏得铭铭娇躯乱颤、嗷嗷乱叫,骚水一股接着一股地喷个不停。

王翠花转头笑眯眯地提醒道:“看懂了吧?群交时候,鼓励你身上的男人固然重要,但帮其他男人助兴更容易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铭铭连忙抽空补充道:“阿姨,你要注意男人的节奏……哎呦,如果身上的男人正在兴头上就别用这招,咱主要还是得配合他肏爽肏高兴……但如果他们进入惯性抽插、肏着你解闷打发时间的时候,注意力就分散了……”

王翠花总结道:“当男人注意力分散时候,就会发现旁边骚货虽然被其他男人狠肏着,却夸奖他肏得好、肏得厉害,心理就会很有兴致。”

克莉丝汀连连点头,学以致用道:“明白明白,难怪我看王超肏莉赞卡的动作这么顺眼……这小子和老王当年肏过我又去喀秋莎身上泄欲的样子太像了,一点都没在乎我这当妈的啊!”

喀秋莎咯咯笑道:“怎么没在乎……人家叔叔每次肏到我快要死掉的时候不都停下来了么?可惜我现在长大了,享受不着这样的乐趣了呢……”

莉赞卡已经被肏到打着摆子,小嫩屄红肿起来,两片阴唇直接外翻,骚水如河一样淌个不停,两眼翻白哼唧着道:“哦哦,要死了……人家不想要这种乐趣!舒舒服服的挨肏多好,为什么要挑战这种极限啊啊啊……”

“别怕别怕,没事,我们这么多人看着呢……”王翠花连忙上前安慰道:“王超哥哥今天第一次肏你妈,咱不得给她留个深刻印象么。”

喀秋莎叫道:“我知道,这叫杀威棒……妈姆没来时,王超也是这么干我的。”

克莉丝汀媚眼如丝般浪叫道:“是是是……王超最棒了,刚才肏妈的时候连前戏都懒得做,见面不到十分钟就把妈干尿了……”

喀秋莎娇笑道:“妈姆,你没说到重点……多亏铭铭教过我……啊啊,因为咱俩都是王超他爸干过的女人,属于他名义上的后妈……所以必须先吃一套杀威棒,想起咱们肉便器的身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话音未落忽然绷直两条长腿,胯间水花四溅,迎来了一次极限的高潮。

克莉丝汀满脸怀念地大声叫道:“宝贝快看,你爸爸他们当年都是先把妈妈干成这样当热身,然后才开始一起肏我……啊,我也来了!”说着娇躯一僵,也开始了激烈的喷洒。

王翠花见状笑道:“这不正好历史重演嘛,老王你去和王超搭个伴……”

“行啊,没问题。”

王佐林闻言放开铭铭,取代儿子的位置顶住克莉丝汀的屁眼搭起炮台,王超则放下莉赞卡,挺着沾满骚水的大鸡巴一俯身压到克莉丝汀双腿间,狠狠插进她的老骚屄里。

另一边的王五王尧也把喀秋莎上下夹起,双龙入洞摆出和她妈一样的姿势并肩开肏,王家父子伯侄四杆大鸡巴整齐开动,在俄罗斯母女的骚屄和屁眼里你进我出,凶猛抽插起来。

王佐林年事已高,刚才又“激动”了很久,所以输出两分钟就开始偷懒躺在下面当垫子。

不过对克莉丝汀而言,这样也没什么差别,这些年来她的性技毫无寸进,甚至已经退步,而王家人的双插技巧却是大幅度提升的——首先王佐林和王佐洋在俄罗斯时毕竟是异乡,对俄罗斯母女其实还算有所收敛,而且王佐林的鸡巴粗度在那摆着,就算不动也能带来足够的压迫。

此消彼长,当快感超过某个阀值后,克莉丝汀就感受不到这些细节了。

至于喀秋莎虽然已经发育成熟、骚劲更胜当年,但遇到火力全开的王家兄弟也依旧不是对手,几分钟后就不知不觉换回用母语叫床,一顿“乌拉乌拉,哈拉哨哈拉哨”震耳欲聋,嗓子都喊哑了。

王翠花和铭铭母女看热闹不怕事大,上前助阵。

王翠花笑道:“既然要历史重演,你们爷四个注意点节奏啊,可别把她们娘俩一起肏翻了,要轮流表演、互相欣赏才行……我听佐林夸过,这老毛子女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抗肏。”

铭铭愕然道:“就这样还算抗肏?”

“嗨,没听她们刚才说嘛,当年被老王哥俩肏得死去活来……先干晕,再干醒,翻来覆去好多遍么!”

“嘻嘻,这事确实不常见……是要见识见识。”

躺在一旁挺尸的莉赞卡闻言奇道:“姐,这事为什么不常见?就他们这大鸡巴,肏晕女人不是很正常么!”

铭铭一愣,略显不自然地答道:“嗨……圈里人多,肏趴下就换了,也没这种情况啊。”

莉赞卡有些伤心地道:“我明白了,爸爸当年是真没把我妈和我姐当人啊。”

王翠花愕然道:“莉赞卡你怎么会这样想啊——老王!?”

王佐林托着克莉丝汀的大屁股解释道:“孩子,不是你想的那样……当初你妈你姐从晕倒就停,到晕倒继续,最后再到晕了又醒,我和老二也是循序渐进着试探,确定没有危险才干的……”

喀秋莎回过神来连忙应承道:“对,对,对……记得那时我和妈妈还戴着腕式仪器监控血压和心率呢!莉赞卡……其实晕倒后继续挨肏真没啥危险,就和咱们打雪仗打晕了再被雪埋起来一样。”

铭铭讶然道:“你们打雪仗还能把人打晕?还埋起来?!”

莉赞卡明白过来,放下芥蒂,骄傲笑道:“这就是人种差异吧……按照中国话说就是,外国为什么人少?因为我们喜欢挑战极限呀!”

克莉丝汀喘着粗气叫道:“咱们梅德维奇的后裔就是要在刀锋前咆哮,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啊,啊啊……能够在大鸡巴的抽插中死去活来,是,是咱们最幸福的奖章!”

三个俄罗斯女人显然对“作而不死”的种族天赋极度自豪,齐齐叫了一声“乌拉”,满脸都是洋洋得意的表情。

这样的挑衅自然不能惯着,尤其还有王翠花母女助攻,在旁给王家四男不断加油鼓劲,养鸡巴舔鸡巴,四杆大鸡巴火力全开,直肏得克莉丝汀和喀秋莎骚水如注,娇躯如同僵尸片般抽搐不停,时不时就两眼一翻晕倒过去,不久后又在剧烈的抽插中苏醒过来,循环往复。

“注意啊,大毛已经醒了,现在是二毛表演时间……请喀秋莎擦擦嘴角的白沫,准备挑战她的身体极限!”

“克莉丝汀睁大眼睛看看哈……当初你就是这样被王佐林和王佐洋哥俩肏得死去活来,晕过去又肏醒……哎呀,喀秋莎翻白眼啦!但她还没有失去意识,依旧牢牢夹着两根大鸡巴,努力扭动屁股呢……”

王翠花有意控制节奏,尽量让克莉丝汀母女交错晕倒,一睁眼就看见女儿/母亲口吐白沫着被大鸡巴二穴通掼,同时还能感受到自身快感如潮水般袭来,仿佛随时都会步上女儿/母亲的后尘。

直到二女开始惊厥窒息,这场天昏地暗的狂肏才算告一段落。

王翠花和铭铭立刻接管王家男人的大鸡巴,虽然还是二穴通掼,但这娘俩就从容多了,一边承受着两根大鸡巴抽插一边还有余力指挥俄罗斯三女摆姿势助兴。

“来,你们仨凹个造型!”铭铭嘎嘎狂笑着让克莉丝汀母女三人爬到旁边,屄口朝天彼此看着对方泥泞不堪的双洞,咯咯笑道:“展示展示这波战果。”

克莉丝汀本来想要肩倒立,试了两次都没成功,最后只好改成坐在沙发上张开双腿尽量抬高屁股,一边喘着粗气叹道:“唉,我真是退步了……记得以前都能坚持到老王射出来呢。”

喀秋莎无奈道:“妈,那时候就咱俩,现在有了替补的,他们当然要爽够才肯射精啊。”

王翠花笑道:“别急……克莉丝汀远来是客,今天既然碰上王超那当然要内射一发啊。”

克莉丝汀闻言一喜,想了想摇头道:“别给我了,还是留给喀秋莎吧。”

众人奇道:“为什么?”

克莉丝汀道:“我这岁数没法再生了……让喀秋莎给佐洋家也生一个,我们给老大老二一家一个,这样才公平。”

“看把你可怜的,咱家还缺这一发精啊?”王佐林哈哈大笑着起身来到克莉丝汀胯间顺势一挺,狠狠冲刺起来道:“等会小超射给喀秋莎,我这发就给你吧。”

王超也提枪换马,来到喀秋莎身后开始冲锋,笑道:“不用等会,我也射了吧——刚想起来,还得去给我爹买药呢,差点把正事忘了。”

王五也恍然道:“对了,你不是要找莉赞卡,参考育儿经验么?”

众人闻言诧异,七嘴八舌把王清宇的近况问了一遍,反应各不相同。

王翠花秀目扫过众人,首先笑道:“不就是个圈子嘛,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熊孩子乐意玩就玩呗,你管她做甚?”

王佐林狠狠一挺鸡巴将浓浓精液射进克莉丝汀体内,停住动作喘着气摆手道:“有些事得防微杜渐……圈子无所谓,让太多外人接触终归不好。”

“您这话不对,咱家除了王爱姐那都是外人!”铭铭依旧被王五和王尧哥俩夹着,一边耸动屁股一边吃吃笑道:“算起来我和我妈不也是先被大哥二哥调教出来再送给您老的嘛。”

“哎,说别的我们认,说调教那是真没有!”王尧立刻叫道:“我和大哥也就提供两根鸡巴、约个炮呗……铭铭这骚劲绝对自学成才,要么就是遗传哈……”

王翠花嫣然微笑道:“对。这事怪我,和王五刚认识没几分钟就约炮……结果一炮就被你们哥俩肏服了,不但搭上个女儿,眼看这辈子都要搭进去啦。”

克莉丝汀一边抠着屄里的精液一边深有同感地道:“是啊,我和喀秋莎这么多年也都忘不了老王……当初应该早点来中国找他。”

喀秋莎也被王超内射完成,娇躯上香汗淋漓,大声道:“哼……如果不是为了照顾莉赞卡,我就自己来找叔叔了。”

莉赞卡眼巴巴看着姐姐和妈妈屄口的精液,嘟嘴道:“我怀疑你俩是怕我爸不要你们,就专门等我长大变成个小骚货才来献宝的……”

众人听见这种孩子气的话,纷纷莞尔一笑。

王超苦笑道:“我看出来了,莉赞卡和王清宇根本不是一个类型的孩子……这也没啥参考意义啊。”

“怎么没意义?这可是榜样的力量……”小美产检归来,捧着大肚子进入炮房正好听见王超的抱怨,于是笑嘻嘻接口道:“要说莉赞卡和王清宇的最大不同,就是始终有家属照顾呀!”

铭铭眼前一亮赞同道:“我也是从这个岁数过来的,这有榜样和没榜样绝对不一样,骚货的理论经验再丰富,第一次实战也是个大考验……对吧妈?”

王翠花只能瞪了女儿一眼。

小美笑着继续道:“而且有喀秋莎和克莉丝汀阿姨在,每次莉赞卡不乖的时候大家也能肏她妈、肏她姐撒气,让她们娘俩配合着一起惩罚莉赞卡……这教育孩子的气氛也不一样。”

王超愁眉苦脸道:“问题清宇她妈这不是回不来么……”

“啪!”

王佐林忽然猛地一拍大腿,将众人都吓了一跳,只见他惊呼道:“靠!我差点忘了……前几天和高姐通电话,还说起这事呢!”

“什么事?”

“当年那官司已经没人管了,我在托人销档……如果办成,她们下个月就能回国啦!”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六根清净 第二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