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章

评价一个女人可以有很多角度,比如脸蛋和身材、比如性格和态度,比如魅力和体力、松紧和深浅……

但这些角度都很难做到客观公正——个人喜好不同,对“美和丑”的定义自然也不同,即便是只看性技巧、最直接的“松紧”比较,也会因为男性的尺寸、长短、粗细而产生不同感受。

好在圈子里对这些问题,早就有了统一的标准解答:

肏屄嘛,最重要的当然是爽!

肏屄一时爽,一直肏屄一直爽!

真正的绝世好B,应该做到不管金箍棒还是绣花针,都能让每个男人爽到飞起,让每个尺寸都“兵”至如归!

这套好屄定义得到了竞标者们一致认可,只不过山本俏一郎和西那瓦是觉得理所当然,而克莉丝汀和碧安卡则是一副被打开了新世界的震惊表情。

唯有宋念蕾却耸耸肩,有些不以为然道:“以为你能有什么新创意呢!早就有富豪玩这些……谁的妞能夹住牙签、谁的妞能塞进球棒、谁的妞能让男人先射出来……这种比拼可谈不上公平。”

西那瓦不忿道:“谁说的?我认为这个方式很公平!”

宋念蕾冷笑道:“第一,我们女人的松紧和你们男人爽不爽没有必然联系,有时太紧不是什么好体验,太松也未必是坏事……这些你们男人应该都有体会,不用我细说吧?”

西那瓦顿时无语。

山本俏一郎见状道:“我觉得,能让男人先射出来才是真正的技巧!”

宋念蕾似笑非笑道:“山本君喜欢几秒钟就完事?”

山本俏一郎哑口无言。

季重乐敲敲桌面,笑道:“所以我设计的规则正相反——咱们每家出五个男人,轮流肏其他五家的女人,最先被男人射进来的就算输,不得分,后面依次1分、2分、3分、4分,每个女人出场五次,总分最高的获胜。”

山本俏一郎恍然叫道:“你要比的是谁让男人射不出来?!”

“首先,自家的女性不上场,这就避免了合伙作弊问题!”季重乐伴着手指笑道:“其次,先射出来就能让对手丢分或者少得分,这也直接考验出了各家男性的水平……男人器大活好不算本事,控制自如才是!”

克莉丝汀撇着山本吃吃浪笑道:“这样说来,秒射反而变成男选手的优势了?不如山本亲自上场吧!”

山本俏一郎刚要答话。

季重乐一本正经地抢着道:“咱们也得给女选手一点发挥空间……男选手不许事先撸管,插进去立刻就射也属于犯规!给自家扣3分!”

碧安卡问道:“所谓的立刻也得有个时间限制吧?比如30秒?或者1分钟?2分钟?”

季重乐道:“暂定1分钟好了……大家还有什么补充,现在可以提。”

“那多久一换人?”

“3分钟怎么样?不管3分钟内有没有人射精,都按顺序轮换。”

碧安卡追问道:“平分怎么算?”

“小局平就平,总分如果平分就加赛!”

山本俏一郎环顾四周打量各家准备参赛的男女选手,目光在王小燕等人身上顿了顿,忽然皱眉道:“我有个疑问……咱们带来的参赛选手实质上就是男妓和女妓,可季先生的女选手为什么看起来像是良家一样?没有风尘气?”

季重乐坦然道:“她们都是我在中国的朋友,过来帮忙凑个人数而已。”

“嗖嘎。”山本俏一郎点点头又转向宋念蕾。

刚要开口,宋念蕾已经冷冷道:“我是美国人,美国没有人种!”

美国是个殖民国家,虽然以欧美裔为主,其实属于全球血统大融合。众人看看宋念蕾身后的黑白黄三色人种同时无语,仔细想想无从反驳,就算默认了。

山本俏一郎转向克莉丝汀,笑眯眯问道:“米德维奇财团没有什么补充吗?”

“我们俄罗斯人打架前从来不废话!”克莉丝汀抬眼望着天冷冷道:“不管床上还是床下,先打了再说。”

山本俏一郎碰个软钉子,不再说话了。

**********************************

众人又规定女选手每场所采用的姿势体位必须统一,比赛开始,众女宽衣解带,准备上场。

季重乐来到王小燕面前几番欲言又止,最后道:“小燕姐,辛苦你了。”

王小燕边脱衣服打量着其他各国的参赛选手,一边笑道:“和外人肏屄不能叫辛苦,应该叫委屈才对……不过换个角度想,帮圈里的朋友屄战群雄、艳压天下,这可是难得的体验……我还得谢谢你呢。”

“那我们先帮小燕姐探探路……”季重乐也招呼孙长胜、许白和两名酒店男服务生过来,高声道:“诸位,那就从我这边开始吧!”

众人自无异议。

一共六场比试,按照规则算起来每位女选手都要出场五次,所以第一场不参与的女选手最吃亏,因为这意味着后面连续五场得不到休息。至于男选手虽然是一波流,但晚点出场也能增加观察的机会,尽量挑选有把握或体力不足的女选手,完成射精。

本来打算抽签决定顺序,没想到季重乐会主动站出来。

山本俏一郎大感兴趣地道:“季先生要亲自上场,对自己的性能力这么有信心吗?”

“这事要什么信心?”季重乐和孙长胜等人来到场中,各自选了个女人摆好姿势等待着裁判计时,嘿嘿笑道:“早点射出来就能打击对手,射不出来也能享受各国美女……左右不亏的好事,为什么不上?”

山本俏一郎眼前一亮,跃跃欲试。

王佐益不情不愿地围绕赛场转了一圈,板着脸按下计时器吹响哨子。各国美女推开双腿,五个男人应声而动,挺腰顶胯,墙壁上的计时器随之闪烁起来。

季重乐等人选择的是正入,女选手仰卧在床边劈开腿供人站在胯间插进。

众女神色皆是冷冰冰的面无表情,她们目标是让男性不射或者晚射,没必要媚态毕现的激起男人兴致——所以各个都像丝毫没有感觉的木头人一样。

“噗哧,噗哧”的肏屄声不断响起,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加快……

“精”是需要冲出来的,除了早泄患者,正常男人都需要足够的预热和刺激才能射精,也就是射精前的冲刺过程。既然比赛,几人都不会大意,简单适应一下就开始了冲刺,试图尽快射出来。

季重乐选择的是碧安卡派出的意大利妹子,刚插入时弹性十足、曲径通幽,但随着速度加快,腔道里逐渐变得松松垮垮,摩擦快感不断降低,好像鸡巴捅进了个宽口热水壶一样。

意大利妹子察觉到季重乐在观察她,挑衅地朝他眨眨眼。

“犯规了啊……”季重乐忍不住小声嘀咕一句,心里却不由松了口气。

这种放松肌肉,降低男性快感的方式在圈子里是属于违规的——你不让我射可以,但你得让我爽啊!

但圈里男人对这种情况也不算太在乎,说起来很多女性在加入圈子之前都是夜夜笙歌,屄里松弛的很。调教期间难免遇到,也都习以为常,有各种解决办法……例如按住、然后换个角度就解决了。

果然意大利妹子被季重乐按住了两侧大腿根改为斜挑后顿时微微皱眉,尝试着调整几次体位,始终不能让他没有快感后,只好改为夹紧阴道口,用外紧内松的方式延迟季重乐射精。

这就是圈里常见的方式了,季重乐继续冲刺,圈里男性虽然不都是天赋异禀,但经验累积下的自控能力也很充足,平时玩几个小时无所谓,需要时肏快炮两三分钟内冲出一发也属于常规操作。

三分钟转瞬即逝,许白几乎掐秒吼了一声,挺直腰杆压住泰国美人开始注射工作——这厮体质特殊,射精方面的经验在圈里一骑绝尘。

“泰国选手0分!下场休息。”

王佐益一丝不苟地示意许白抽出鸡巴,给众人展示沿着屄口淌出来的精液,同时示意其他人交换位置。

“啪!”地一声,却是西那瓦对出赛女选手最先下场非常不满,狠狠扇了她一记耳光,用泰语大声训斥着。

泰国女选手被扇倒在地,有些惶急地捂住脸说着什么,虽然大家听不懂泰语,但也能猜到她在保证下一轮会竭尽全力。

季重乐和孙长胜对视一眼,默契地与凑数的两位酒店员工交换,分别肏上了日本妹子和俄罗斯艳女。这样正好是把各国选手肏了一遍,回头和许白交流信息,就可以对她们的水平有个直观了解。

日本女选手被季重乐的大鸡巴震撼一下,微微颦眉后想了想开始收拢双腿让自己的阴道极为紧致干涸,抽插起来晦涩难行,无法提高速度……又是个圈子里不常见的“缓降方案”,却难不住经验丰富的圈里人。

季重乐将手按在女选手的阴蒂上轻轻揉搓、刺激她加速分泌,指法如雨打芭蕉,片刻之间就弄得日本女选手秀目一瞪,脸蛋潮红、难以抑制地呻吟起来,双腿不知不觉分开,任由季重乐轻轻松松地完成射精。

“八嘎!”裁判的宣告声中,山本俏一郎也气急败坏地怒骂起来。

凑数酒店员工之一带来惊喜,在美国黑妞选手体内完成第三个射精。随后是孙长胜第四位射在俄罗斯妹子屄里,胜负已定,不需要等到男人射精,意大利美女选手直接得4分。

射精这事虽然需要主动操作,但其实属于被动技能——圈子里的延长时间或停止射精都需要男女配合,除非体质特殊或借助外力(药物、器械),正常男性并不存在无限延时或者秒射的情况。

就算极品骚货的停止射精技术也得男性配合才可以生效,否则最多就是让男人射的“费劲”,而不是射不出来。对季重乐等人来说,在全心全意出货的要求下,也就是三分钟和六分钟的区别。

回到选手区,季重乐和孙长胜、许白交流几句,松了口气道:“小燕姐应该稳了,平均水平也就是外围……”

孙长胜笑道:“必须的,我估计娜娜上都能赢。”

季重乐坐到椅子上请常娜过来帮自己清理,点头道:“我估计也是。”

对面的山本俏一郎见状提高声音问道:“季先生在帮选手热身么?”

“这位才是出战的选手。”季重乐指指王小燕,笑道:“她们比赛,咱也不能干看着啊……我不是让你们带两位女选手么?”

“嗖嘎,原来多出来一位是自己用的!”

山本俏一郎连连点头,立刻学着季重乐的样子坐在椅子上,让己方的二号女将口舌侍奉。西那瓦见状哼了一声,也大刺刺地脱光衣裤让人伺候起来。

碧安卡、宋念蕾、克莉丝汀三个女人对视一眼,齐齐翻个白眼。

王小燕观战一局,对几位对手的水平也大致了解,信心十足地朝季重乐点点头,迈着六亲不认地步伐走下场去,随后果然一路通杀!

“中国选手4分,下一轮!”

“中国选手4分,下一轮。”

“中国选手4分,下一轮……”

日本、泰国、美国、俄罗斯、意大利,五国男人轮番轰炸,把那鸡巴捅得都快摩擦起火,依旧未能得逞。为了节省时间,每场的前四名男性射精后,第五位直接判停,结果就是王小燕五轮战罢,满分20,屄里清清爽爽,除了自己的体液外一滴精都没有。

满座皆惊!

西那瓦勃然大怒,对着自己的女选手拳打脚踢,瞪眼叫道:“你这废物,气死我了——换个男人上都比你强!”

日本女选手也被狠狠扇了一记耳光扇,捂着脸诚惶诚恐地弯腰鞠躬,不停朝着山本俏一郎道歉。

王佐益正要宣布比赛结果,忽然听见一阵喧哗。

“不许动!”

“举起手来!”

泳池外的大门被某种器械轰然震开,碎片如雨。两队穿着作战服、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持械警察/士兵从天而降,仿佛从空气中突出现身,出现在众人身边,黑洞洞的冰冷枪管幽光闪耀,对准众人,明显处于上膛状态!

“我操!什么情况?”

孙长胜怒骂一声,刚要动作,已经被人用枪托狠狠砸着肩膀压倒在地。

与此同时,西那瓦猛然怪叫一声,跳起来光着屁股就朝外面跑去,距离他最近的两个警员不知被什么手段攻击,各自朝两侧倒飞出去。

“呯!”

枪声骤响!

一颗子弹射穿了西那瓦的大腿,鲜血飞溅,强大冲击力让他直接扑到着滑行出去……原本还有几个跃跃欲试的黑帮份子听到枪声,同时僵在原地,再也不敢动弹。

季重乐见状,连忙拉着常娜、王小燕还有看戏的陈媛陈静等人蹲下。

宋念蕾这边也没发生冲突,她带的人少,看见枪械就立刻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算起来黑帮都少不了和警察打交道,应对这种场面的经验格外丰富,有了西那瓦的例子在先,并没有出现警匪片里激情对战的情景。

日本人和意大利人都有小骚动,立刻被狠狠地压制下去,枪托砸脸已经算是柔和客气,更有几名黑帮成员瞬间就被硬底军靴毫不客气地踩住了脖子。反而是脾气火爆的俄罗斯壮汉们面对这种突发情况保持了冷静,竟然没有产生肢体冲突……可能对直面枪管已经习惯了。

“你们是什么人?”王佐益处变不惊,用英语和中文重复问道:“负责人是谁?”

“是我……我们是ICPO(国际刑警),怀疑你们这里有非法的恐怖组织集会,同时涉嫌走私人口、虐待妇女、强迫卖淫……”一位华裔警察摘下面具,用中文回答道:“请你们保持缄默,等待问询。”

王佐益愕然道:“开什么玩笑,这里是拉斯维加斯啊!我要见你们的长官!”

华裔警察指指躺在地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泰国女人,冷冷道:“法律可以保护合法的妓女,但不一定包括你们!”

西那瓦翻身按住腿上的伤口,眯起眼睛阴狠地道:“我教训自己的手下,需要找你们备个案么!”

“是不是手下,以及是不是教训,我们自己会判断……”华裔警察的目光在西那瓦、山本俏一郎等人身上划过,冷笑道:“诸位,这么多在档案室里有名有姓的大佬们聚在一起,总不是为了开淫乱趴吧?”

王佐益皱眉道:“警官先生,我是赌协代表——你现在看到的不是什么淫乱趴,而是一场比赛,这场以性技巧为主题的比赛进行过赌协报备,在法律层面上符合内华达州的各项规定。”

华裔警察不耐烦地道:“你说的这些自然有人调查……把人带走,审讯!”

“放手,我自己会走!”

“我要见律师!我要见律师!”

“我肏你们妈——你倒让老子穿条裤子啊!”

一群人顿时呱噪不休,最终还是在枪管下被迫屈服,列队进入楼下的酒店房间里,等待被初步鉴别、审讯……男女隔离关押,季重乐、孙长胜、许白三人连衣服都没穿上,就被推进一间客房,关了起来。

***************************************

“他妈的,说好的自由民主人权呢!”孙长胜一边拽下床单围在腰间,一边骂骂咧咧地道:“我就知道跟这些黑帮搅合没好事……那泰国二愣子肯定有案底,不然没有真凭实据,就算国际刑警也不敢随便开枪啊!”

许白慢了一步,只好把浴室里的浴巾围在身上,低头晒道:“刚才枪响的时候我腾一下子就硬了……现在还没软,真特么刺激!”

季重乐左看右看也没有遮身的东西,继续光着身子坐在床上,沉吟道:“应该是误会吧……这么多黑帮人士聚集,难免引起关注。”

“唉……”一声长叹自门外响起,用十分失望的语气继续道:“你啊,总对现实抱着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以为你离婚后能转性了,怎么还是这样?”

季重乐的身体蓦然僵住。

房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紧身西装、气场十足的中年女性迈步而入,干练的短发、柳眉樱唇,高高的鼻子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镜片之后的目光格外深邃。西装下凹凸有致的身材成熟丰满,双腿修长,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哒哒有声。

众人皆愣。

中年女性目光一扫,在赤身裸体的季重乐身上停留几秒,嘴角微微扬起。

“阿……苏阿姨!”孙长胜最先反应过来,连忙伸手裹紧床单,转念一想季重乐还光着,于是再松开床单双手拉着将两人胯下一起挡住,这才结结巴巴地吃吃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原来这女人正是季重乐的母亲、王家“私生女”——苏润如。

“哦,听说我儿子被人欺负了,就过来看看……”苏润如顺手打开冰箱,拿出罐可乐打开,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才悠然道:“帮他出出气。”

季重乐抬起头,扬眉问道:“你怎么帮我?”

苏润如反问道:“你还记得妈是做什么工作么?”

“街道办妇女主任?市妇联主席?省红十字协会秘书长?”季重乐接连说了好几个头衔,淡淡道:“反正都是那一挂,解放传统女性的急先锋嘛!”

苏润如放下饮料无奈道:“就说你一点也不关心妈妈,居然连我升官了都不知道……唉,男人就是靠不住……生儿子还不如养条狗呢。”

季重乐顿时无语。

孙长胜连忙缓和气氛道:“阿姨,您这打击面太大了……男女平等啊!”

“平等个屁!男人都是女人生的,女人就是比男人高贵!没有女人,你们早就绝种了!”

“汗……那没有老公,你们自己也生不了啊!”

“没有老公,还可以借种嘛!男人那么多,又不可能死绝……”

“够了!”季重乐爆喝一声,抬起头怒道:“要吵出去吵,我不想听那些女权主义和性解放的论调!”

苏润如悠然笑道:“好儿子,嘴上不想听,可你的身体却是很诚实嘛!我记得正常赌术都是用扑克用骰子,怎么我儿子学成之后青出于蓝,和一群黑社会用鸡巴和精液赌上了……淫乱趴,玩得开心么?”

季重乐皱眉道:“是王佐益告诉你的?”

“没规矩……就算你不想叫舅舅,起码也该喊声师傅啊!”苏润如吸了口气,撑得胸口膨胀欲破后徐徐吐气,轻声自语道:“算了,亲生的!亲生的!亲生的!”

“啪嗒……”却是许白看见乳沟手一软,浴巾掉在地上,露出胯下狰狞耸立的大鸡巴,赶紧手忙脚乱地弯下腰去。

苏润如目光一扫,风情万种地翻个白眼,淡淡道:“你看,这都能硬!我可是你朋友他妈……就说男人不是好东西吧!”

许白捂着档道:“阿姨你误会了……我是刚才一直硬着没软……”

“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苏润如无奈道:“我已经让ICPO那边等你们完事再上场了,没想到年轻人恢复这么快……”

季重乐、孙长胜和许白同时惊呼道:“什么!是你让国际刑警来的!?”

苏润如若无其事地道:“是啊。”

季重乐深吸一口气,问道:“你又怎么跟ICPO扯上关系的?”

“刚才不都说我升官了嘛!”苏润如微笑道:“你妈我现在是WIDF的执行委员了,同为国际组织,他们当然要给我一点面子啦。”

季重乐重复道:“WIDF,是什么?”

“Women’s International Democratic Federation,全称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简称国际妇联……”苏润如叹了口气,满脸哀怨道:“你这不孝子,不关心你妈也就算了,连国际妇女组织的英文缩写都不知道!要你何用?”

“我连国内妇联的门朝那边开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知道国际妇联啊!”季重乐抓狂道:“再说就算都是国际组织,他们凭什么要听你的?”

苏润如眨眨眼,笑道:“那当然是因为你妈我长袖善舞、魅力无穷,裙下之臣无数……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乖儿子你的脸都绿了!”

季重乐板着脸不说话。

苏润如见状无奈道:“嗨,妈逗你的啦……这次我真没给你爸戴绿帽子!”

“那你怎么做到的?”

“举报啊!佐益把你的情况一说,妈就知道这事你搞不定……”苏润如不屑道:“对付小混混可以用钱砸服,也可以用拳头打服,怎么可能因为你鸡巴大、肏女人厉害就服你?”

“他们不是小混混!我也没和他们比谁鸡巴大……”

季重乐一口老槽不知从何吐起,只好苦笑道:“所以你就从国际妇联通知到国际刑警,让他们过来抓人?难怪那个警察说什么走私人口、虐待妇女、强迫卖淫……问题是这些罪名都没法坐实啊!”

“哦,罪名无所谓……”苏润如摆手道:“抓都抓了,ICPO肯定不能轻易就把人放走,总得和上面有个交待嘛。反正他们屁股都不干净,随便查查也够判个三年五载的。”

季重乐再次抓狂道:“他们里面还有我的朋友呢!而且我要的是收服这帮人,起码也得在一起合作——全抓起来了,我找谁合作去?”

“俄罗斯的污点证人嘛,已经帮你安排了!”苏润如皱眉抱怨道:“不是妈说你啊儿子,这老毛子的女人也就年轻时候能看,过了40岁老得特别快。那个克莉丝汀虽然保养的不错,但最多也就能再维持两三年……就算你心理变态、有恋母情结,那也不能找她啊!”

季重乐勃然大怒道:“谁变态!谁他妈恋母啦!”

苏润如一愣,顿时花枝乱颤地咯咯娇笑起来,斜眼坏坏地道:“哎呀,我大儿子害羞了……圈里混一阵子,开始对亲妈有想法了?”

季重乐如遭雷噬。

**********************************

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尴尬起来。

许白猫着腰,来到孙长胜身边轻轻拽了他一把,递过浴巾。后者连忙放开床单,把浴巾围在腰间,跟着许白一起蹲到沙发后面假装自己是隐形人,继续看戏。

许白悄声问道:“乐哥他妈……也是圈里人?”

“我不知道。”孙长胜摇摇头,想了想又道:“看这架势,八成……”

许白接道:“有戏?”

孙长胜再次摇头道:“够呛,乐子对他妈……心理阴影老大了。”

许白兴奋道:“啥情况?”

“阿姨要是圈里人,我可就不帮乐子保密了!”孙长胜也有点莫名兴奋,小声道:“那阵她风评不好,总有人在乐子和他爸背后指指点点的,弄得乐子特别抑郁……后来有次阿姨喝醉回家,好像强行把乐子给办了……”

“我靠,阿姨这么猛!”

“也不算真干,应该是撸一发或者口了一管……乐子没细说,反正就落下阴影了。”孙长胜感慨道:“后来乐子就一直躲着她妈,有多远跑多远,等到了岁数就用结婚当借口,直接搬到B市来了。”

“啊?乐哥结婚了?”

孙长胜晒道:“结过,又离了……他那绿茶婊老婆骚就算了,主要太贱,就是个坑货!乐子如果早点认识圈里人,肯定不能娶她!”

许白笑道:“对啊,圈里的妞,个个都能当老婆。”

“不是这意思……我是说乐子之前见识短,没看穿那女人的本质……”

孙长胜和许白的交谈声音很小,但屋子里很静,还是一字不落地传到了苏润如和季重乐母子耳中。

季重乐几次欲言又止,始终不能开口。

“原来你真的……对妈有想法!”苏润如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道:“也难怪你学坏,圈子里混久了,早就不把乱伦当回事了吧?”苏润如顿了顿,有些苦恼地继续道:“这可怎么办……问题是你妈我也不是那种精虫上脑的圈里女人呐!”

季重乐愕然道:“啥!你不是?”

“唉……你就不能多关心关心妈妈么!”苏润如秀目圆睁,嗔怒地道:“我是女权主义者,信奉男女平等,性自由和性解放!和圈子里那些喜欢当泄欲工具的堕落贱货完全两回事好吗!”

季重乐抬头仰视母亲一时说不清该庆幸还是失望,或者为圈子里的女性辩解几句,说明她们不是泄欲工具……心情五味杂陈,最后发愣半晌,只能茫然“啊”了一声不知该说什么。

“不过……你说的事儿也不是不行。”苏润如扬眉一笑,眯眼透过镜片看着儿子悠然道:“性自由嘛——想和谁上床就和谁上床,这才叫自由对不对?”

“啊?”

“所以,关键还是态度!妈妈允许你有想法……”苏润如双手叉腰,女王范十足地板着脸训斥道:“但是,用亲妈当肉便器这种思想非常恶心!绝对是坏孩子的想法,知道吗!”

季重乐耸耸肩,无奈道:“行了妈你别说了……我没有想法!”

苏润如柳眉倒竖,上前一掌拍在儿子脑瓜上,怒道:“逆子,你还是不是男人——看着你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老妈,居然敢没想法?”

***************************************

待续

这章短点,删了一大段剧情。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二一章

4 评论

  1. 一个多月没更新了

    1. 重乐酒店和其他系列是穿插着更新的,俗称“换换脑子”……
      三天内更新。

  2. 我觉得让男人先射比不射跟困难一点。。。毕竟先射能看出那个女人的魅力和技术

    1. 首先每个男人的审美不一样,有人喜欢射坦克、有人喜欢射瘦马……所以“魅力”这个指标很难统一。
      正常男性肯定都喜欢“久一点”,只有经验足够丰富的男性才会研究“快一点”这个课题。
      作为比赛场景,考核男性的速射能力和女性的延时技术,正是“能人所不能”,超出普通人范畴才叫比赛。
      其次,如果把比赛题目换成“榨汁技巧”,还会出现男性选手“裹足不前”、“轻抽慢送”等等消极场面,精彩程度下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