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概一小时,季重乐的电话响起。

是常海打来的,东西太多搬不动了,让他过去搭把手。

季重乐不疑有他,赶紧出了旅店,远远就见常海站在街角探头探脑地朝这边张望,手中却空空如也。于是走上前招呼道:“东西呢,你放哪儿了?”

“什么东西?”

“跟我装蒜?常娜落在你那的家当呢?”

“嗨,那堆破烂儿,一百块钱都不值,早就让我扔了!”常海嫌弃地一甩手,大咧咧地道:“乐哥你也不差这点钱,再给她买套新的呗……”

季重乐皱眉道:“没有东西,你叫我出来搬什么?”

常海笑嘻嘻道:“乐哥,不好意思,其实是有个人想见你……我本来想请你吃饭顺便大家见个面,没想到胜哥直接把你住的地方告诉我了……”

季重乐心头一凛,就见常海身后缓缓转出两个男人,左面一个光头蹭亮赫然正是前几天的棋牌室老板孙大宝,而另一个男人鼻子上裹着的纱布遮住半张脸,眼色阴霾地盯着自己。

常海已经十分狗腿地跑到孙大宝身后,点头哈腰地道:“宝哥,人给您约出来了……”

“滚吧,回头去我哪儿领赏。”孙大宝随意摆摆手,扭头朝着另一个男人问道:“辛少,你看是不是他?”

辛少的目光仿佛像要杀人一样盯着季重乐,咬牙道:“没错,就是他!”

季重乐听到“辛少”二字就想起来的,对面这人应该就是前几天在KTV里调戏常娜结果被自己酒瓶糊脸的辛哥!眼神对的上,鼻子上的纱布应该就是那一酒瓶的后果了……

当时观察这位辛哥言行应该就有些江湖背景,没想到实力还不低——毕竟只是打架斗殴而已,公安局才懒得管。而只凭社会力量要在短短几天内找到自己一个外乡人,难度堪比大海捞针!

想到这里,季重乐退后一步,顿时又发现身后已经被三四个陌生人堵住,不禁深吸了一口气——事到家门口,跑也跑不了。幸亏常娜与孙长胜没有跟出来,就看自己能不能扛得住吧。

辛少狞笑一声,冷冷道:“带走!老子今天要废了他!”

季重乐、孙大宝还有犹未离开的常海脸色同时一变。

“等等!”孙大宝赶紧伸手一拦,笑道:“辛少,您这怨气很重啊……这位重乐老弟和我的关系还算可以,就别带走那么麻烦了……看在我的面子上,让他给你道个歉、陪个罪,大家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如何?”

季重乐不由一愣,没想到孙大宝竟然会帮自己求情。

辛少也皱了皱眉头,指指自己包着纱布的鼻子,眯起眼睛淡淡道:“大宝哥,如果只是小打小闹的事情我就给你个面子,但这一下子不但可能把我破了相,还差点连眼睛都弄瞎,所以你可想好了——你要的这不是面子,是梁子!是不是他的梁子你要接下来?”

“这个……”

孙大宝顿时犹豫起来,他身后的常海也有点惶急,显然没料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却根本不敢插口吱声。

忽然有人道:“他的面子不够,那我的面子行不行?”

季重乐立刻听出是旅店大叔的声音,回头看去,果然是他站在几个彪悍人士身后,正朝着这边微微笑着。

气喘嘻嘻的常娜正站在大叔身边,应该是她发现情况不对,跑去找来了付大叔。不远处还有孙长胜,手里拎着把板凳,正朝这边恶狠狠地打量着,寻找下手的角度。

“哎呀,都来了,省得少爷我挨个抓了!”辛少打量常娜和孙长胜几眼,目光落在旅店大叔身上,忍不住晒道:“大叔,你又是哪位?”

旅店大叔淡淡道:“我姓付,你如果觉得我面子不够,那就让付军跟你说。”

辛少顿时一懔,问道:“付军……是你什么人?”

旅店大叔道:“是我侄子。”

辛少目光闪动,咬着牙道:“好,我给付军面子——人可以不带走,但我脸上这道伤,还得给个交代吧!”

“没问题,你想怎么样?”

“和上次一样!”辛少一指常娜,道:“她留下,陪我到消气为止。他们俩,再出20万块医药费,这事就算了。”

“我操你妈,坐地起价是吧!”

孙长胜把眼一瞪,轮着手中的板凳就要冲上来,却被旅店大叔一把拦住,朝着辛少冷冷道:“钱,可以给你。人,哪个都不能走。”

辛少哈哈笑道:“好,就算付军来了,也不能怪我了!给我上——”

“等等……辛少,我和你说个事……”

孙大宝再次喝止众人,把嘴凑到辛少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

“就他?”

辛少眉头紧锁,将信将疑地望向季重乐,问道:“你,是赌术高手?”

“对对对,辛少,我就没见他输过!”常海赶紧上前陪笑道:“大宝哥作证,乐哥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您就放他一马吧……”

季重乐没想到常海刚刚出卖自己后,反手又会帮自己求情,不禁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辛少哼了一声,忽然从兜里掏出两粒骰子扬手朝前丢过去,骰子在半空中划了条弧线,落进季重乐手中。

季重乐掂了掂骰子,问道:“怎么说?”

辛少指指地面,冷笑道:“一个六,人可以不走。两个六,这事就算了了。”

季重乐低头一看,微微眯起眼睛,沉吟起来。

众人也低头看去,不禁同时吸气。

大学城附近虽然还算繁华,但也只是沥青柏油筑成的铺装路面,不可能像酒店商场里一样用地板瓷砖,所以地面上有不少坑坑洼洼、凹凸不平之处。

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大家起码知道丢骰子这事,就算在平整光滑的赌桌上也未必百发百中,只要碰到任意一个小坑包都会改变方向,何况落在满是坑点地面上!

季重乐手法再高,也不可能把地面上的凸起凹陷都算进去!

孙长胜大步上前,怒道:“你这是强人所难!有本事你丢两个六出来,老子给你四十万,再让常娜陪你睡一觉!”

辛少嘴角一扬,问道:“说话算数?”

“说话当然……”

“不算!”季重乐拽住孙长胜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才合拢手掌摇着骰子缓缓道:“两个六就抵40万,这把赌注这真不小……”

辛少奇道:“不是20万么?难道你觉得我能丢出两个六?”

“也行能,也行不能……但我没必要赌这个……”季重乐微微一笑,缓缓蹲下身体把握住骰子的手伸向地面,直到手背快要贴到地上才轻轻一丢,自信地大声道:“因为我肯定能!”

只见骰子离开手掌,分别在地面上轻轻弹了两三下就停止跳动。

六点!

还是六点!

两个六!

“你,谁让你蹲着丢的!”

辛哥顿时脸色连变,他本意是让季重乐站着投掷,骰子从一米多高距离落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就算神仙也难控制点数。没想到季重乐取巧,采用这样一个姿势完成了目标。

孙长胜大声道:“你又没说怎么丢——我兄弟就算趴着丢、躺着丢,这也是两个六!怎么,不认帐?”

辛哥一言不发地摇摇头,忽然眯起眼睛看着季重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伸手拍拍孙大宝的肩膀,转身就走。

几个手下也随着辛哥离去,只剩下孙大宝和常海依旧站在众人对面。

“我肏你妈的常海,居然敢出卖兄弟!”

“大圣!先别动手!”

孙长胜已经猜到事情始末,一见人走了立刻就抡起板凳冲上去要打常海,却又被一把拉住了。

季重乐一边拉住孙长胜,一边看着孙大宝笑道:“宝哥,给个解释?”

“辛少通缉你,正好我也找你有事,就让常海请你出来见个面……”孙大宝耸耸肩道:“本来以为没多大事,帮你摆平顺便卖个人情给你,没想到你还真把他得罪的不轻……哥哥我差点就罩不住哈。”

季重乐皮笑肉不笑地道:“哦?”

孙大宝连忙道:“其实你刚才如果扔不出两个六来,我肯定还会说话的,就算结下这个梁子也不会让你有事,放心吧!”

季重乐恍然道:“哦……那还真得多谢宝哥了?”

“不谢不谢!毕竟还是没到那一步嘛,你知道我的态度就行了……”孙大宝故作诚恳地摆摆手,眼神忽然有些飘忽,随即哈哈一笑邀请道:“哎,不如哥哥请你吃顿饭,压压惊吧?”

季重乐笑道:“那倒不用宝哥破费……正好常海说要请我们吃饭呢!”

常海不由脸色一白,连忙道:“乐哥、胜哥,我忽然想起家里还有点事,改天再请你们……”话没说完,转身急匆匆就跑了。

季重乐拉着孙长胜退后两步,站在常娜和旅店大叔身边,摇头道:“这可真不巧,那就让宝哥破费,请我们四个吃一顿吧?”

“行啊,没问题……哎,谁来电话?”孙大宝一拍胸脯,忽然拿出手机按在耳旁,喂了两声,而后立刻怒不可遏地大叫道:“什么?有人砸场子!我操,老子马上回去干死他!”

放下电话,孙大宝满脸焦急地道:“那个……乐哥……”

季重乐立刻道:“宝哥先忙,咱们改天。”

“好,改天,改天一定!”孙大宝边说边走,转眼间也没了踪影。

**************************

“我呸!这特么啥人啊!”孙长胜愣了半晌,猛然啐了一口,骂道:“请重乐一个人就行,看见咱人多就跑了!至于么?”

季重乐摇摇头看了旅店大叔一眼,后者却依旧是那副懒洋洋老神在在的样子,只得主动道:“老板……谢谢。”

旅店大叔笑了笑道:“狐假虎威而已。”

季重乐欲言又止。

旅店大叔懒洋洋问道:“那个宝哥,什么路数?”

“开麻将馆的。”

“知道了。”

旅店大叔点点头,拿出电话发了条信息,淡淡道:“先回去再说……”

四人走到双福旅店门口,孙长胜忽然碰了碰季重乐,道:“快看,大美女!”

季重乐应声望去,不由眼前一亮。

只见远远有一对风姿绰约的母女并肩而立,柳眉凤目、云鬓桃腮,不但漂亮,而且气质极佳。重点是娘俩都有一副模特身材大长腿,纯色旗袍愈发显得美人凹凸有致,脚下穿着黑色高跟鞋目测绝对超过一七五,比这条街上的很多男人还高,鹤立鸡群,着实醒目。

旅店大叔也跟着撇了眼,笑道:“是不错……老弟,动心了?”

季重乐耸耸肩,移开目光。

旅店大叔却主动迎了上去,笑着招呼道:“阿绣、雨涵,你们怎么来了?”

母女二人立刻上前两步,十分亲昵地把旅店大叔两条胳膊一左一右抱住,浑圆胸部毫不介意地蹭来蹭去,巧笑倩兮,你一句我一句地抱怨起来,顿时让路人们看傻了眼。

“老付,你怎么这么久也不联系我们啊?”

“付叔叔!人家都想你了……”

阿绣温婉如水地道:“老付,我和雨涵要走了,过来和你道个别。”

旅店大叔一惊,问道:“怎么啦?为什么要走啊?”

阿绣笑道:“没什么大事,刚才和我老公离婚了……打算回老家去。”

季重乐本来刚想搭话,这一刻立即无语——原来让自己伤心欲绝、躺了好几天的经历再别人那里只能算“没什么大事”。

阿绣似乎发现季重乐情绪不对,有些诧异地望过来,柔声问道:“这位小哥哥怎么了?”

旅店大叔一愣,恍然笑道:“哦……他也刚离婚,大概触景伤情了。”

阿绣歉然道:“小老弟别伤心,你这么英俊,一定能找到更好的!”

季重乐摇摇头,问道:“大姐,你怎么一会叫哥哥一会叫老弟的啊?”

“一个是昵称,一个是咱俩的实际年龄啊。”阿绣笑道:“要不要姐姐帮你介绍几个新朋友?”

“我,我!小哥哥,你看我咋样?”阿绣的女儿立刻凑过来,伸出手来笑嘻嘻道:“认识一下,我叫林雨涵,是个模特……咱俩握个手吧。”

季重乐连忙握住林雨涵的小手摇了摇,入手滑腻柔嫩,忽然想起“肏屄就像握个手”的手法,顿时心中一荡。

松开手后,林雨涵仿佛会读心术一样,眨眼看着季重乐坏笑道:“小哥哥不老实啊!握个手还想挺多——圈里人?”

“啊?!你……”

“雨涵不用试探了,他们三个都是新人。”旅店大叔见状笑道:“碰上就是有缘,正好你们娘俩帮我个忙。”

阿绣和林雨涵母女齐声问道:“什么忙?”

“这小子对乱伦有点障碍……咱辅导辅导他……”

“好啊!”

知道季重乐、孙长胜、常娜都是自己人后,阿绣母女就好像换了个人似得,一股子骚媚劲儿顿时就从骨子里冒出来。

一边往旅店走,林雨涵就毫不见外地搂住季重乐的手臂,俏生生问道:“小哥哥,快说说你有什么障碍?是心理上的还是生理上的啊?”

季重乐苦笑道:“我没说我有障碍啊!”

“真的?那你现在能硬起来吗?快硬一个让我看看……”

“我操,大姐别摸,这是在街上!”

“错了,我妈才是你大姐,我是你侄女!”

“我……”

**************************

进了房间,林雨涵愈发活泼雀跃起来,按住季重乐的肩膀叫道:“来来来,没障碍的小哥哥快坐下,证明给我看看——知道母女花要怎么肏吗?那必须得让我妈先给你舔硬了,再看着你插进我屄里!”

季重乐耸耸肩道:“好有仪式感的样子……啊!”却是鸡巴已经被阿绣掏出来含进嘴里,吸吮起来。

阿绣闻声抬起头,有些诧异地问道:“叫什么?没咬到你啊!”

季重乐呐呐道:“大姐,你动作也太快了……正说话呢,都没看见你啥时候钻到我裤裆底下,被你吓一跳。”

阿绣和林雨涵母女闻言都吃吃地笑起来。

旁边的旅店大叔和孙长胜前后夹起常娜,一个肏屄一个肏嘴,进入看戏模式。

孙长胜一边按住常娜的屁股蛋抽插一边笑道:“乐子加油,等你没障碍了好让哥哥也尝尝母女花……”

季重乐翻个白眼刚想开口,林雨涵已经抢先叫道:“哎呦,胖子哥哥……没肏过母女花你早说嘛!我还以为你没有障碍早就肏过了呢……来来来,快过来,先看看我妈的大白屁股……”

林雨涵说着就伸手掀开了母亲的旗袍下摆,让阿绣那浑圆挺翘的丰臀裸露出来,拍了两下叫道:“哥哥快看,我妈这大骚屄没等挨肏就已经出水了……就等你的大鸡巴呢!”

“那敢情好!”孙长胜大喜,从常娜体内抽出鸡巴就要换人。

“哥哥别急……”林雨涵一把拉住他,嫣然笑道:“先让妹妹舔舔你的大鸡巴,等会你和重乐哥哥一起开干,更来劲呀!”

“好,好,听你的……”

阿绣母女一边舔着季重乐和孙长胜的鸡巴,一边伸手宽衣解带,旗袍内赫然就是真空上阵,没穿内裤,胸前贴着的两片乳贴被飞快仍在地上,只剩下雪白大腿上的肉色丝袜直通到底和脚上的高跟鞋。

“好啦好啦,可以开肏啦!”

阿绣和林雨涵同时吐出嘴里含着的鸡巴站起来昂首挺胸,洁白的娇躯婷婷玉立,在高跟鞋辅助下赫然不比二男矮多少。

母女二人相视一笑,同时伸手握住男人的鸡巴迈起猫步朝着床边走去。

“嘎达、嘎达……”

清脆的高跟鞋踏过地板,季重乐和孙长胜二人被牵着鸡巴亦步亦趋地跟在模特母女身后,来到床的两侧,面面相对。

“啵啵!”

阿绣和林雨涵母女转过身,各自在季重乐和孙长胜唇上亲了一记,然后倒退着往床上爬去,林雨涵在下翻身仰躺,阿绣则高高撅起屁股骑到女儿身上。

娘俩全程始终没有松开手,摆好69姿势后各自握着手里的鸡巴对准彼此的骚屄,让龟头抵住屄口,齐齐大声喊道:

“欢迎老公——肏我妈/我女儿!”

季孙二人哪里见过这般阵仗,若不是鸡巴被牢牢攥着早就捅出去了,此刻总算得空,赶紧玩命一挺腰就将鸡巴怼进二女的骚屄里,“噗哧!噗哧!”地狠狠抽插起来。

“嗷……嗷……”

模特母女齐声浪叫,劈腿提臀各自迎合,夹紧骚屄开始发起骚来。

阿绣耸着屁股低下头,双手扒开女儿的两片阴唇叫道:“女儿呀,我老公着大鸡巴咋样?肏的你爽不爽?啊啊……多亏妈把这鸡巴舔的又硬又湿又直溜,不然非得肏死你不可……”

林雨涵高抬双腿盘着季重乐的后腰,同样抬起手揉着母亲的阴蒂,叫道:“爽,爽,爽……妈呀,你老公着大鸡巴肏的我爽死啦……哎呦,可我老公也不差呀……这大鸡巴沾着我的口水在你屄里一个劲顶,肏的你那骚水都滴到我脸上了……哎呀,骚死了……”

阿绣咯咯笑道:“女儿啊……你老公既然肏着妈的屄,那他现在就不算你老公了……而是你爸爸呀!嗷嗷,你爸爸用大鸡巴肏妈,那能不出水嘛?毕竟有你着亲女儿看着呢……妈怪不好意思的……啊啊,老公用力!”

林雨涵惊道:“哎呀妈呀……我老公变成了我爸爸……那现在肏我的是谁呀!人家才不要换老公呢……”

孙长胜喘着粗气笑道:“好闺女,这事还不简单——我是你新爸爸,重乐是你老爸爸,我们俩都给你当爸爸不就得了……”

“呀,那太好了!人家最喜欢认爸爸了……爸爸,爸爸,重乐爸爸……你喜不喜欢你的乖女儿呀?”

季重乐喘息着道:“嘿嘿,喜欢,喜欢……”

“那爸爸,我问你个问题好不好?”

“你问吧。”

“爸爸,你用大鸡巴肏女儿的屄爽不爽?”

“爽!”

“哎呀,人家也爽……最喜欢爸爸的大鸡巴啦!哦哦哦……爸爸用力,再快点……人家要高潮了!啊啊啊……爸爸你好厉害!”

林雨涵高潮的同时,阿绣也猛然娇躯剧颤,大屁股抖了起来,胯间骚水哗哗喷洒,浪叫道:“啊啊!老公你好棒……哎呦你的大鸡巴干得我好舒服……当着咱女儿的面就把我干尿了……快肏我!让你的便宜女儿看看你有多猛!”

季重乐和孙长胜隔着床同时发力,两杆大鸡巴好像比赛一样在母女花的骚屄里飞快进出、狠狠撞击,肏的模特母女浪叫不断,一声高过一声,骚水像喷泉一样汹涌挥洒。

************************************

另一张床,常娜骑在旅店大叔身上一边起伏一边瞠目结舌地望着季重乐四人,半晌才颓然问道:“叔,我学不会她们这样咋办啊?”

旅店大叔想了想,答道:“不会就不会……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

常娜点点头,又问道:“叔,咱俩现在就是肏屄解闷、打发时间呢吧?”

“啊?是……”

“叔,那快感怎么办?”

“……忍着。”

“哦……”

常娜年少,体质分泌的又多又快,被肏着观战半晌已经泛滥成灾。本来打算加快点力道自娱自乐,结果被旅店大叔一声“忍着”憋了回去,不禁有些郁郁不乐,一边耸着屁股一边崛起小嘴,老老实实按照旅店大叔要求的节奏继续套弄。

旅店大叔见状无奈,招手唤道:“胖子过来,陪我双打娜娜。”

“好咧!”

孙长胜乐呵呵地放开阿绣,来到另一张床上按着常娜的后背让她趴下,挺起大鸡巴插进屁眼里继续抽抽起来。

阿绣娇躯一软,翻身而下,改成和女儿并肩而卧,扭头望着季重乐笑道:“老公老公,喊你半天老公,咱俩还有最重要的事儿没办呢……”

“什么事?”

“肏屄啊……哪有老公不肏老婆屄的?咱俩刚才光口交了,你还没把鸡巴插到我身体里弄呢!”阿绣眼中春情似水,劈开雪白的双腿腻声道:“快别在闺女身上使劲了,你要是喜欢,咱俩现场给她再造个妹妹出来!让她看看她爸当年是怎么把她弄出来的……”

林雨涵咯咯笑道:“妈呀,这事不用看……爸爸现在就跟我造妹妹呢!你看人家和爸爸配合的可好了,这大鸡巴肏的我哗哗淌水……啊,子宫口都张开了,就等迎接爸爸的种子呢,一定能生个漂亮的小妹妹给你……”

阿绣晒道:“小丫头,你这新爸爸没肏过妈的屄就不是你爸爸……现在你俩要生出来那也是我外孙,才不是你妹妹呢……”

林雨涵顿时连踢带踹地使劲抬高小腹耸着屄惊呼道:“哎呀,这可不行!爸爸爸爸,你快过去肏肏我妈的屄,把我爸该办的事儿办了……人家要当姐姐,才不要当妈妈呢!”

“好好好,你别踢我……”季重乐被踹的发毛,赶紧换到阿绣这边想也不想就俯身一挺,将湿漉漉的大鸡巴狠狠插进去,无奈道:“你着怎么算的辈分啊?就算从我这边论是你妹妹,难道就不是你女儿了!”

“好老公,好女婿……你已经把我们娘俩都肏了,所以有双重身份啊!”阿绣笑道:“你现在既可以是雨涵后爹,也可以是她老公,喜欢哪个身份就用哪个身份……我们娘俩也一样嘛……”

林雨涵笑眯眯道:“就是嘛,总被爸爸肏多没意思呀……偶尔也指挥着老公孝敬孝敬妈妈才是正理……老公加油,快给咱妈的骚屄来几下狠的!干死这个老骚货,让她也管你叫爸爸……”

季重乐虎躯一震,挺着腰杆僵硬道:“你们着角色转化也太快了!”

阿绣和林雨涵母女花同时花枝乱颤地咯咯娇笑起来,齐声道:“不然呢?你以为乱伦肏母女应该什么样?”

季重乐张张嘴,某些埋藏里内心深处的记忆涌现上来,随即消散成几个模糊的片断,让他感觉又是羞愧、又是兴奋,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阿绣察颜观色,伸腿盘住季重乐的后腰,柔声道:“其实除了近亲受孕,乱伦对咱们圈里人来说只是很普通的助兴节目……你不需要想太多,把母女当成一老一少的正常双飞就可以……”

季重乐喃喃道:“正常……双飞?”

“对呀,妈妈开码头,女儿推屁股嘛!”林雨涵跳下床来到季重乐身后,双乳紧紧贴着后背抱住他,卖力地扭动腰肢朝前推送起来,笑道:“当然也可以是女婿和女儿配合着一起肏妈,就看你怎么选了……”

阿绣也吃吃笑道:“如果都不喜欢,那就抛开母女关系嘛……沾着姐姐屄里的骚水润润鸡巴,养足精神,肏死你身后的小妹妹……”

季重乐豁然开朗,问道:“姐姐,还有吗?”

阿绣把小腹一抬,伸手捞住季重乐的鸡巴往下按去,让他顶进自己的屁眼里,咬住嘴唇嗔道:“你忘了,咱们是群交呢……等会让你朋友给雨涵当老公,你当他老丈人……咱俩一起训女婿……”

“大姐,我都听见啦!”孙长胜转头笑道:“当女婿好哇,等会我就当女婿了……我要当着小妹妹和重乐的面,用大鸡巴好好孝敬孝敬你这丈母娘!”

“来呀,怕你不成!”阿绣把丰满的奶子拍的直晃,眉开眼笑叫道:“正好帮女儿把把关……你要不把我肏舒服了,我还不让女儿叫你老公呢……”

“来就来!”

孙长胜已经和旅店大叔把常娜双插出两次高潮,闻言立刻气势汹汹地跳下床,挺着鸡巴叫道:“乐子你闪开,让我给丈母娘送点见面礼!”

“老公,你怎么跟咱爸说话呢……没见咱爸早就把洞给你空出来了吗!”林雨涵柳眉倒竖,一把攥着孙长胜的鸡巴,指着母亲的屄口嗔:“你们爷俩一起上多好,还能切磋下……”

“对对对,好老公,咱俩快上床换个姿势,给女婿留点地方。”阿绣就把季重乐往床上拖,娇声笑道:“你躺下面,隔着层肉感受感受咱女婿猛不猛……”

“我老公那必须猛啊!”林雨涵把孙长胜推到母亲胯间,吃吃笑道:“就这体型,压都压死你……哎呀,老公好棒!一下子就把我妈肏尿了!”

季重乐和孙长胜的双插配合已经相当默契,两根大鸡巴上下飞舞,顿时肏的阿绣骚水飞溅,双腿好像打摆子一样抖个不停,美艳骚屄里犹如洪灾泛滥,片刻间就喷的床单尽湿。

旅店大叔也放开常娜,过来压在林雨涵身上道:“也就这俩小菜鸟,换成别人非肏到你们下不去床不可……等去那边可别这么装逼叫嚣!”

林雨涵一愣,抬起双腿一荡一荡地道:“叔,人家装什么逼呀……人家本来就有屄好不好!倒是这俩小菜鸟哥哥太有意思了……你从哪儿找的呀?”

“你说谁是菜鸟呢!”孙长胜闻言不悦,指指胯下恶狠狠道:“快看,你妈都要被老子的大鸡巴肏死了……等会给你也来一套,保你爽到飞起!”

林雨涵咯咯笑道:“果然是菜鸟,连我们娘俩哄你们玩都不知道——妈呀,该赶飞机啦!”

话音刚落,季重乐和孙长胜同时觉得鸡巴一紧,阿绣那艳屄和屁眼仿佛忽然间不再是两个腔穴,而是充满吸力的无底黑洞,又好像无数条湿滑温润的细细长蛇缠住了鸡巴,用蛇身勒住肉棒狠狠摩擦起来。

“我擦,什么情况!”

“大姐好厉害!”

季孙二人本就已经肏得差不多,这下更是爽到魂儿都跟着飞起,不约而同就开始了喷射过程,各自狠肏几下后鸡巴一挺,将浓浓的精液射进了阿绣体内……

阿绣发出一声悠长而满足的娇吟,喜滋滋道:“啊……小菜鸟好有精神,把阿姨的两个洞都装满了呢……”

孙长胜不由哀嚎道:“大姐,不用这么绝情吧——我俩鸡巴还没拔出来呢,就从好老公降成小菜鸟啦!”

“哎呀,抱歉抱歉,好老公……人家得意忘形了!”阿绣腻声叫道:“主要阿姨这一走,三年五载也回不来,以后用不上你们了嘛……”

季重乐无奈撇嘴道:“得,不但老公变菜鸟,大姐也变阿姨了。”

林雨涵咯咯笑道:“小哥哥别生气,老实说,玩我们母女爽不爽?”

季重乐和孙长胜放开阿绣,对视一眼,均觉得刚才这炮意犹未尽、回味无穷,不光鸡巴肏的爽,心理上同样刺激无比,忍不住齐声答道:“太爽了!”

“搞定,走人!”

阿绣和林雨涵齐齐朝着旅店大叔比了个心,笑道:“老付/付叔再见!”

******************************

送别阿绣母女,旅店大叔接到个电话,而后皱眉沉吟起来,半晌才转向季重乐道:“江湖上最近有个局……”

季重乐扬眉问道:“赌局?”

旅店大叔点头道:“对,那个宝哥应该就是想请你帮忙,参加这个赌局。”

季重乐晒道:“就知道他找我肯定没好事,不过我也不欠他什么……”

“如果是那个辛少请你呢?”

“他……”

旅店大叔既然这样问,就代表辛少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邀请,而季重乐知道自己还真不太好拒绝——今天的“两个六点”固然解决了危机,但和辛少的梁子也就此结下。

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他以后能不再找自己的麻烦,代价的出手帮他赌一次,这事还真算两全其美!

“那就等他来找你好了……”旅店大叔察颜观色已经猜出季重乐的想法,于是笑道:“大叔的面子虽然不值几钱,但保你个公平合作应该没问题。”

季重乐立刻明白这场“江湖赌局”的赌注应该不小,如果辛少找上门来,不但之前的事情可以一笔勾销,额外还得再给自己拿些“出场费”才算公平——当然,前提是自己能赢!

问题是“赌”这种东西强中更有强中手,久赌必输,哪有人能常胜不败?

结果等了两天,孙大宝和新少哦都没有动作。

季重乐估计是时间未到,或者新少已经找到更合适的赌徒,也懒得继续关注这件事情——因为网吧终于要开业了!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第六章

发表评论

3 留言

  1. 目前来看时间线的bug还不算大,王小燕上大学和阿绣母女回家冲突不明显,但是付军按设定应该是已经走上社会了,之后要是有出场王勃他们要看下处在什么身份上

  2. 这林家母女才刚刚离婚搬家啊,那这时间线有点早了,几乎都回溯到佳怡开篇那些年了,还真是有些年头了,我以为是按小美她们大学左右的时间线写呢,还以为是差不多到王家现在的时间点

    1. 是的,这个故事的时间跨度应该是从佳怡第一部结尾的时间,直到王爱的婚礼。
      不过小美上大学期间的故事我没写出来过,算起来和阿绣母女回乡的时间应该不冲突。
      把淫生系列、淫生外传和佳怡系列统一成淫生世界是近两年才有的打算,所以几个前期故事的时间线比较杂乱,可能会有矛盾的地方。
      正好借着重乐酒店的故事做一次梳理,把一些时间不明确的人和事串连起来。
      比如第一章的极品骚货版王小燕,应该就是《特约密室》后再次出场,跨度也是好几年,让大家见证她的成长。
      重乐酒店预计是个中长篇,如果大家发现bug,欢迎留言提醒huia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