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章

从B市到H市的车程有20小时,不过陈影葛冰娘俩经常走这条路,交替驾驶着一路风驰电掣也没什么问题,下了高速依旧神采奕奕。相比之下季往和季重乐父子下车时却都是脚步踉跄,好像喝多了一样,差点摔倒——这爷俩不眠不休肏了20小时,脚软了。

王冰和佳怡从车窗探出头,看着父子俩的惨样吃吃轻笑起来……这对母女看起来文静娇小,但不愧是极品骚货,娘俩一路娇吟浅笑,老少骚屄加屁眼这四个神仙洞肏起来各有各的舒服,但都能让人爽到极点。

更神奇的是,正常人舟车劳顿的长途远行,就算只是坐着不干什么都会很疲惫。可王冰与佳怡简直如同人形春药一般,总是能巧妙的调整姿势,让季往、季重乐父子越肏越省劲,甚至连车行间的震荡都成为抽插的助力……20小时下来鸡巴仍然保持着最佳状态,但体力也难免耗尽了。

这还多亏王冰佳怡知道他们爷俩有“任务”在身,所以始终没让他们射精,不然季重乐可能强点,季往这岁数非躺下不可。

其实按季重乐的打算应该是明天再去找韩燕母女,所以先射一发也无所谓,但王冰和佳怡还是拒绝了,连带陈影娘俩也没好意思“要报酬”,径自载着二女离开了……好在陈媛陈静姐妹已经驱车等候在旁,无缝衔接起来。

“爸,我给你介绍,这是陈静、陈媛,都是我在这边认识的好朋友……”

“叔叔好。”

姐妹俩连忙搀扶着季家父子来到车上,陈媛负责开车,陈静坐在父子中间。

季往打量着驾驶位上的陈媛,笑道:“你这朋友挺有钱啊,年纪轻轻就开玛莎拉蒂了。”

季重乐一愣,道:“对啊陈媛,以前怎么没见你开车?”

陈媛头也不回地道:“从寝室走到你那才五分钟,我用得着么?”

陈静冷笑道:“她总说财不露白,怕条件太好被渣男纠缠……结果碰上你倒没纠缠,二话不说,直接把她给办了。”

陈媛叹道:“是啊,我这千防万防,结果防得住渣男却防不住流氓呐。”

“还有这事!”季往顿时一惊,忙问道:“姑娘,用我给你做主不?”

陈媛一脚刹车停在路边,回头盯着季往看了半晌才嫣然笑道:“叔叔哇,咱俩要早认识多好……现在不光是我,连你旁边的陈静都被季重乐肏服了,等会进到房间,我俩就要脱光光欢迎你儿子回来呢。”

陈静也轻轻道:“而且也得欢迎叔叔,虽然看您挺累的,但好歹肏我俩几下意思意思……既然来了,就别不让儿子尽孝心……”

陈媛笑眯眯地道:“等您把鸡巴插进我身体里,咱俩再说说这个做主的事儿。”说完也不等季往答话,扭头继续开车去了。

季往先是啼笑皆非,随后微微皱眉,狠狠瞪了儿子一眼。

“爸你不懂,我们这叫肏出来的感情。”季重乐嘿嘿一笑,从裤子里掏出鸡巴朝陈静道:“静姐这语言越来越到位了,奖励你一个?”

“谢谢,先不用了,我得陪你爸说话……”陈静伸手握住季重乐的鸡巴熟练套弄起来,另一只手则开始解着衣扣,同时转过头朝着季往平静说道:“您可能不理解,但我们确实被季重乐肏上瘾了,每次被他玩过之后都特别放松、特别开心……哦,当然也特别舒服。”

季往愕然道:“那别人呢?”

“有的行,有的不行……这事也挺奇怪的。”陈媛一边开车一边答道:“开始我还以为谁都行呢,后来才发现那是因为重乐在……仔细想想,好像除了臭流氓,就只有大叔和孙长胜可以。”

“他俩有时候也不行,还有许白,偶尔却可以。”陈静淡淡道:“就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吧。”

季往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你们讨论啥呢?性能力么?”

季重乐乐呵呵地道:“她俩是说,只有被心里认可的圈里人才能把她们干开心,换成别人干死也不行……”

陈静美目一亮道:“有道理。”

季往皱眉沉吟道:“这是什么道理?”

季重乐笑道:“这就是圈里人啊……比如说我都不用使劲干,等会进了酒店插进陈媛屄里洗个澡就能让她高潮。”

“呸,你当老娘是下水管啊……”

陈媛立刻不忿地啐了声,奈何双腿却诚实地开始发软,玛莎拉蒂直接在路上画起龙来,幸亏酒店马上到了,吓得她赶紧双手握住方向盘,把车停住。

陈静指指酒店大门介绍道:“第二轮比赛地点就在这里……明天你肏翻韩燕母女后趁热打铁,直接下楼签约认证名次就好!”

季重乐苦笑道:“你们也知道我的打算是拿重乐酒店做筹码直接和政府要项目,还没准备建筑资质……就算拿下韩燕也没法签约啊。”

陈媛恶狠狠地道:“那也不能便宜了他们!”

“行吧,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季重乐耸耸肩,穿好裤子当先下车。

陈媛示意堂姐照顾季往,快步追上季重乐小声问道:“你爹怎么回事?”

“啊?他还不是圈里人!”季重乐这才想起还没和陈媛细说,连忙解释一番,眨眨眼笑道:“最近有没有进步,等会就看你表现哈!”

陈媛眼前一亮,顿时兴奋起来,竖起拇指道:“没问题,瞧好吧你!”

********************************

四人进入房间,陈媛和陈静立刻忙前忙后,帮着父子二人换鞋更衣、烧水沏茶、拉上窗帘,同时还不忘抽空把一件件衣裤脱下来收好,姐妹俩转眼光成白条,把丰满而青春靓丽的娇躯毫无保留展示在父子眼前。

“叔叔,您这一路肯定累坏了,快坐下歇息一会,吃点水果。”陈媛按着季往的肩膀让他坐在沙发上,笑道:“陈静给你放洗澡水去了,等会洗个澡好休息。”

季往有点不自在地道:“你俩这是还要肏啊?”

“叔叔别担心,您不想肏可以不肏。”陈媛笑道:“我这不是迎接你儿子么,重乐他和我们呆在一起的时候那鸡巴从来不放自己裤裆里,没事时候进我身体里不动就算回家了。”

季往愕然道:“那你不难受啊?”

“开始有点,后来就习惯了。”陈静走出浴室,直接一个高抬腿跨坐在已经脱了衣服的季重乐身上,凌空沉腰张开腿,用艳屄套住大鸡巴缓缓坐下,微笑着柔声道:“感受男人的鸡巴在身体里硬了又软、软了又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狠狠动起来,特别充实……叔叔,洗澡水好了。”

季往摇头无语。

陈媛笑嘻嘻地开始帮着他宽衣解带,说道:“叔叔你看啊,我和堂姐家里条件都还不错,除了性生活方面,绝对算是好孩子……跟着重乐不求名不求利,还给他的亲朋好友一起玩,是不是够意思?”

季往喃喃道:“你这事根本不能用够意思来形容……非要说的话,那可太够意思了。”

陈媛继续道:“还有啊,重乐虽然离了婚,但您也别担心——他现在可不只是天天当新郎、夜夜入洞房。我们圈里的未婚女性个个都能给他当新娘,这老婆丢了一个捡起一群哈!”

季往晒道:“你们这新娘又不是真的……”

“怎么不是呢!”陈媛顿时急了,道:“您就说要结婚证还是要孙子吧?回头我都能给您落实咯!”

季往瞪大眼睛愕然道:“要孙子也行?”

陈媛松了口气,咯咯笑道:“当然,这有什么难的?在圈里要孩子可比要结婚证简单……有不少预备队骚货为了正式加入圈子,都愿意给大家生孩子。”

季往问道:“那你呢?”

“啊?叔叔,你,你看上我啦!”陈媛顿时俏脸一红,认真想了想才不好意思地答道:“叔叔,我家里管得严……要说不结婚就偷偷给重乐生个孩子倒是也能生,但往后……”

说到这里,陈媛不知该怎么继续解释下去了。

好在陈静转过头来,很平静地道:“我们只是性观念有点特殊,人生观念和家庭观念和普通人一样。”

季往若有所思。

“就你废话多!”季重乐在陈静屁股蛋上“啪”地拍了一记,托着她的丰臀站起身来,一顶一顶朝着浴室走去,笑道:“走,洗澡去……”

“哎,臭流氓你等等!”陈媛连忙拉住季重乐的手,讪讪道:“你去洗澡,那不就剩我和你爸了么!他又不是圈里人……”

“了解……过去撅好!”

季重乐放下陈静,让陈媛坐到父亲身边扛起她的双腿挺枪便刺,大鸡巴一插到底,熟门熟路地肏弄起来,笑道:“这回行了吧?开场吧!”

“哎呀,哎呀,季重乐你轻点……人家又有好几天没挨肏了……”陈媛哼哼着娇吟几声,勉强平缓下来,扭头叫道:“堂姐,该你了!快给叔叔接个风!”

陈静淡淡一笑来到季重乐和季往中间,修长的大腿猛然抬起就来了个风车一字马,侧身面对着季往单脚撑地,把大腿架在沙发背上,美屄洞开,道:“叔叔,欢迎你来H市。”

季往已经脱光了衣服,虽然肏了一路,但鸡巴还是再次勃起,略一犹豫便起身站着挺起鸡巴对准陈静的美屄挺了进去。

“嗯……嗯。”陈静娇吟一声娇躯搂住季往的脖子,伏在他耳边轻声道:“叔叔您看,我们姐俩被重乐肏服了之后,几乎天天都要跑过来让他肏、被他和朋友们轮奸……很开心、很放松……”

季往问道:“身体受得了?”

陈媛笑道:“这算啥……您没听说过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么!主要我们适应了高潮快感后,剩下也就是体力问题而已……”

陈静补充道:“而且高强度的轮奸也不是每天都有,更多还是像现在这样,几个朋友在一起轻轻松松插着活动活动,甚至可能都不动……”

季往看着被儿子肏到娇躯乱颤的陈媛,讶然道:“你管这叫轻轻松松!”

“哎呀,要不我们咋被您儿子肏服了呢!”陈媛娇声道:“再说重乐不是怕您不好意思么,他不使劲干,您哪能放的开呀……”

“老爷子放得挺开,已经把我肏高潮了。”陈静双腿一夹,手扶着季往的肩膀娇躯颤抖着喷出水箭来,微笑道:“其实您不想当圈里人也没关系,有重乐这层关系在,日常泄欲肯定不用找人了……”

季往也笑道:“以前肏过圈里娘们骚的不像话,而且还总让我臊她——我哪儿会这个啊!要都像你们这样乖巧,我早就加入了。”

“那当然,我和陈静都是乖宝宝嘛!”陈媛得意道:“叔叔累不累?别一直站着肏啊……你俩换换姿势……差不多了也肏肏我啊!我也得给您接风呢……”

“操,我把洗澡忘了!”季重乐抱起陈媛再次走向浴室,回头叫道:“爸,过来边洗边肏,陈媛的胸推贼溜……”

******************************

陈媛陈静姐妹都知道季家父子明天还有一场恶战,所以很乖巧地伺候父子俩洗了个澡,并未做什么额外举动。

倒是季重乐早就习惯圈里的生活节奏,洗过澡精神抖擞,很自然地按住陈媛再次猛肏起来,笑着问道:“爸,你要自己睡还是骑着一个睡?”

季往无奈道:“我自己睡,你也轻点折腾……”

“知道,我打个电话,射一发就睡。”

“哎呀臭流氓,你要内射我啊!算你有良心……”陈媛闻言耸着丰臀,喜滋滋地道:“老娘刚才还让你爸插过,父子轮奸加内射,这回算正规挨肏了呢。”

季重乐奇道:“你啥时候也在乎这个了?”

陈媛笑而不语,这时陈静轻轻走过来钻进陈媛身下,两女面对面搂在一起,屄压着屄让季重乐四洞串联,两个美屄两个屁眼,他随意肏干一会,让两女各自获得高潮后,便冲刺射精了。

季重乐保持着射精的姿势,将龟头抵在陈媛的子宫口处,拿起手机找韩燕和谭杉约炮——这娘俩一听到“父子肏母女”五个字就疯了似得,浮想联翩、连声答应,恨不得现在就来找他挨肏。

定好时间,挂了电话。

陈静上前想要帮季重乐舔干净鸡巴,愕然发现他却还没有软,驴一样的大粗鸡巴坚挺依然地深深埋在陈媛屄里,不禁惊道:“你现在也太吓人了,射完这么半天怎么还没软?”

“我就射了半管,这不给你留半管么……”季重乐笑嘻嘻地指指身边道:“快来撅好,我也快憋不住了。”

陈静恍然充满风情地白了他一眼才撅起翘臀道:“一管精液还得分两半,当什么好东西呢……”

“那你要不要?不要我都射给陈媛了!”

“要要要!陈静必须要!”陈媛主动替她喊了起来,起身牵着季重乐的鸡巴扶进陈静屄里,嫣然笑道:“人家臭流氓这叫有始有终,拿你当朋友才给你留半管,不然就等于白肏了么!”

陈静被精液射入体内娇躯乱颤着道:“不就是从肉玩具变成了肉便器么,看把你兴奋的……”

陈媛笑嘻嘻道:“这怎么能叫肉便器呢?人家重乐他爸也不是没肏咱俩,明明是咱俩姐妹俩迎接长辈,并得到了父子俩充分的认可嘛!”

陈静撇撇嘴,没有继续反驳她。

射精完毕,三人清理身体,回到房间,大被同眠。

*****************************

第二天,韩燕母女如约来到酒店大堂,季重乐和父亲季往打起精神,带着陈媛陈静两名助攻下楼接人,准备来场激烈的父子肏母女。

电梯门开,众人刚要迈步,季重乐看见门外的人忽然一愣。

“是你——你竟然回来了!”电梯门口的辛少却是大喜过望,猛然伸手一指,厉声喝道:“诈骗犯!抓住他!”

狭路偶遇,双方都没有准备,有人立刻上前按住开关,酒店保安也闻声赶到,一群人堵住电梯口。

辛少眯眼看着季重乐冷笑道:“本来你跑出国去,我也懒得理你。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回来,还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我面前!真是找死啊!”

季重乐微微皱眉,踏出电梯迎着众人走了几步,周围的人也亦步亦趋地围着他们四人。他止步站到人群中间,直视辛少淡淡道:“辛少贵人事忙,想必没注意法院已经把你们辛氏集团的诉讼驳回了,根本没有什么诈骗一说……辛少在公众场合这样威胁我,有损辛氏的形象吧?”

辛少狠狠瞪着季重乐,沉着脸问道:“王律师,有这回事?”

“辛少,这事有,但您别急,咱照样可以收拾他!”那位狗腿帮闲的王姓律师上前一步,竖起拇指朝着季重乐赞道:“看不出你这小赌鬼还有点道行,居然还能买通法院?”

“你怎么说话呢?分明是法院公平执法,驳回无理诬告!”陈媛哼了一声,抢着叫道:“你身为律师,竟然质疑司法公正,律师证不想要了?”

王律师耸耸肩道:“好好好,算我怕你!咱们各退一步……我不说你们买通法院,你们也不用说这是诬告。”

季重乐皱眉道:“你跟我玩这种文字游戏有意思么?法院都驳回了……”

“哎呀!注意重点——你自己也知道是驳回,不是撤销啊?”

王律师拍拍胸口,奸笑道:“法盲!今天哥哥给你上一课——撤销和驳回是两种情况,如果有件案子被法院驳回,那说明这件事从刑事案件下降到民事纠纷、法院不管,并不算没事,只有撤销才算彻底完事!”

“法院都不管,这事谁还管?”

“民事纠纷,当然是——民警啊!”王律师晃了晃电话,得意道:“刚才一边和你说话,我一边就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你和我们辛氏集团之间到底是欺诈还是诈骗,不妨进局子里再慢慢解释。”

季重乐脸色微变,暗呼大意了——王律师所说的问题,确实是个被自己忽略的法务细节!

之前苏润如就曾经说过只是“驳回诉讼、撤销通缉,却还没有在公安系统里销案”,按理说只要季重乐不作死去警察局自首,就算在大街上碰到警察都没人管他……这事无人问津慢慢也就不了了之、成为死案,过几年再运作下彻底销案。

唯一例外,就是当面碰见辛氏集团这位“苦主”!

季往见状上前一步,用宽阔的肩膀将儿子护在身后,低声骂道:“操,你妈办事就是不靠谱!不过这事也不算没解……爹的老战友在这边挺好使,你老老实实进局子呆几天,等爹找办法捞你吧。”

季重乐苦笑道:“如果按民事纠纷算起来这事确实有解,问题是我耽误不起这么长时间啊……”

辛少已经哈哈笑了起来,拍拍律师的肩膀,赞许道:“办得好……晚上帮我约一下这个分局的局长,说我请他吃饭,让他好好照顾一下咱们这位朋友。”

王律师斜眼笑道:“辛少请客,那分局局长可不够级别,要不咱把市局的也一起请了吧……务必要把季先生照顾好!”

这时忽然有人插口说道:“辛少这么有雅兴,不知能不能也请我吃个饭?”

只见一人西装革履、笑容满面地站在人群外,赫然是曾经被季重乐圈子淘汰、后来又让唐优悠“请”回来的侯鑫,他身旁还跟着韩燕与谭杉母女。

辛少看了几眼侯鑫,皱眉道:“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让我请你吃饭?”

“我只是个小人物,不足挂齿。不过……”侯鑫分开人群迈步上前,很热情地笑道:“我名下恰好有家资质还行的建筑公司,又恰好弄到了这次项目的一个名额……这样说起来也是马上要跟在辛少后面喝汤的人了,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陪您吃顿饭呢?”

辛少微微一愣,目光从韩燕母女身上掠过顿时皱起眉头道:“按理说大家都在一块地上开工,吃顿饭也没什么……可惜,想跟在我们辛氏集团后面喝汤的朋友太多,轮到陌生人恐怕就没有汤,只剩下尿了。”

“那就没得谈咯?”侯鑫耸耸肩,笑容忽然消失,语气转冷指着季重乐道:“那我也只好提醒辛少一句——这个人,你不能带走,也不能交给警察!”

不等辛少开口,王律师已经跳出来叫道:“好嘛,你说不能就不能?刚才有个收买法院,现在又来个更狠的,你以为警察局是你开的?”

侯鑫淡淡道:“我只是好心提醒,辛少既然不领情那就算了。”

辛少目露凶光道:“哦?那我倒真想听听你的提醒了!”

“很简单,”侯鑫一指季重乐道:“他是我们公司这次比赛的参赛选手。”

“所以呢?”

“辛少果然贵人多忘事,难道忘了竞标规定里写着——各家公司不能以任何方式加害其他公司的参赛选手这一条吗?”

辛少眯起眼睛道:“警察抓他和我有什么关系!”

侯鑫悠然道:“没关系,当然没关系!我和其他几家竞标公司都绝对相信辛少不可能是故意报警抓走我的选手,而且我相信大家也都很愿意和辛氏集团成为竞争对手呢。”

辛少不由沉吟起来……反话正说,以他的段位还不至于听不懂,自然也想到如果今天真让警察带走了季重乐,那么另外几家竞标公司必然乐意在开赛前揪住这一点,干掉一个竞争对手……甚至因为这出戏,那怕季重乐出门摔了一跤,也可能被算到辛氏集团头上。

另一边的季重乐却有点看傻了,忍不住凑到陈媛耳边问道:“你不说他是奸的吗?”

陈媛也摸不着头脑,嘟着嘴道:“这还不奸?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陈静淡淡道:“静观其变,看看再说吧,如果不是侯鑫,你的臭流氓就要去局子里捡肥皂了。”

陈媛不悦道:“不会不会,要捡也是别人捡。”

说话间辛少已经想通利害关系,让王律师取消报警,冷着脸意味深长地朝季重乐和侯鑫等人撇了几眼,便一言不发率众上了电梯。

********************************

人群散开,季重乐则看着侯鑫和韩燕母女沉吟起来。

不问可知,侯鑫肯定是韩燕母女带来的,甚至有可能反过来,是他带来了韩燕与谭杉。不管怎么说,他对这对骚屄母女的掌控力已经超出预期,而且又刚刚帮季重乐解了围,按理说大家应该相逢一笑,在父子肏母女的节目中加个项……

但季重乐却没立刻邀请他们上楼。

在外人看起来,肏屄圈子是个等级森严的团体,层层递进,不容违背。

其实圈子里的绝大多数规则都是为了贯彻圈子理念,少有几则涉及等级的条款反而是为了保护新人、保护圈子。

实际上的圈子等级遵循能者居上,除了季重乐这创始人算有点特权,其他人就看谁的性能力强,活儿好花样多,能带大家玩得开心……这几项因素也是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又因为圈里女多男少的缘故,所以在水平接近的情况下,男成员的号召力要高于女性骚货。

所以季重乐出国后也没特殊安排,大家自然而然就围绕在孙长胜和唐优悠周围,听他俩安排。算起来孙长胜和许白、秦艺玮等男成员的性能力其实差不多,但花样多、人缘好,也就压得住唐优悠。

等孙长胜也被“调离”后,陈媛陈静两位“元老”都不管事、许白等人控制不住场面,就成了唐优悠一家独大。

由此说来,唐优悠招个新人也不算问题,问题在于侯鑫是被季重乐拒绝过的人,并且理由不是能力不足,而是性格不合——而圈子的意义,不就是大家志同道合么!

狼窝里引来一条哈士奇,几个意思?

陈媛上前一步,娇喝道:“侯鑫,你什么意思?抢走了重乐的圈子,又跑来假情假意做好人吗!”

侯鑫愕然道:“陈媛美女,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大家都知道季重乐是双福旅店里圈子的创始人,也一直在等他回来……优悠昨天还和我说起这事呢。”

“她和你说什么?”

“说等重乐回来要给他个大大的惊喜!”

“什么惊喜?”

“就是这家建筑公司啊!”

侯鑫继续道:“我这人没别的本事,也就擅长一点资源整合与商业运作……大家既然进了一个圈子那就是一家人,肯定要互相帮助、有难同当的嘛!重乐出了事,悠悠她们也都想帮忙,所以就喊我过来想想办法……我就试了试,没想到运气好,结果还真成了。”

陈媛顿时愣住,吃吃问道:“这,这是你们的主意?”

“不是,这个主意其实是悠悠和柒柒想出来的,她们提供方向和一些资源,我只负责操盘。”侯鑫略显骄傲地笑了笑道:“好在幸不辱命,现在重乐也回来了,等会咱俩就去更名,把公司的法人换成你。”

季重乐皱眉道:“你们有这样的计划,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操,瞧你问的废话!早告诉你还能叫惊喜吗?”谭杉大咧咧地插口道:“快点的,不是父子肏母女吗,咱就在这儿站着啊!”

季重乐无奈道:“好吧,那咱们上楼再说……”

“不急。”侯鑫打断道:“既然话已经说开了,正好把名额的事情落实,咱们先去登记处,让韩燕把她的比赛名次转给你。”

韩燕点点头道:“行,走吧……也让季重乐能踏踏实实肏一炮。”

季重乐默不作声。

众人跟着侯鑫来到比赛会场,然后韩燕拿出凭证,果然将比赛名额认证给了季重乐——当然同时也绑定在侯鑫注册的公司名下,季重乐也就成为了第二轮比赛的正式参赛者。

侯鑫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证书,决然递给季重乐,笑道:“这回你总该信了吧?”

季重乐无言以对。有时候人的第一印象很难改变,虽然他对侯鑫的观感并不好,但事实胜于雄辩,真算起来侯鑫也没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眼下也确实帮了自己。

这时韩燕母女早已等得不耐,反复催促众人上楼肏屄。

季重乐不好拒绝,按照计划来到房间让这骚货娘俩“自由发挥”,这提议果然让她们淫兴大发,母女俩当场骚水横流、浪出好几个段子,脱光之后干脆追着鸡巴喊爸爸,争着抢着互相助攻。

侯鑫也跟着上来,却是全程摆出副人形助攻的姿态,配合着季家父子在淫声浪语中打起精神狠狠肏了她们一顿。

***********************************

淫戏刚结束,季往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在公安系统里的战友,开口就把季往给吓了一跳道:“老季,你儿子是叫季重乐吧?入境记录显示他在H市,是不是回家了?告诉他事儿犯了,赶紧来市局一趟!”

季往的手机音量很大,外放声让旁边季重乐和众人都能听见,闻言不禁面面相窥,各自惊讶。

但季往却赶紧朝着他们一摆手,对着电话大声骂道:“老张,你他妈别跟我找不自在……重乐要真有事在机场就得被按住,还能轮到你来通知我?是不是又惦记我那点存货了?快说咋回事,别磨叽!”

老张哈哈笑道:“老季你真硬气,你儿子牵扯的可是命案……”

此言一出,季重乐瞳孔微缩,顿时想到了问题所在。

电话里老张还在继续道:“B市警方发过来的协助调查函,虽然不是犯罪嫌疑人,但肯定跟他有关系……哎,刚才这几句话我可没说过啊!你让他赶紧来,有事说事,把问题解释清楚就可以了。”

季重乐皱着眉朝父亲轻轻点头。

季往笑道:“你这电话打晚了,我和儿子现在就在B市。”

“那正好,我把那边电话给你,直接带你儿子去做个笔录。”

“行,回头我告诉他……老张,这事我领你的情,有空过来喝酒!”季往放下电话,略一回想,朝儿子道:“命案,应该是你说过的那个常海——你不说已经销案了吗?”

“两回事……”季重乐皱眉沉吟道:“常海的死跟我没关系,但他临死前最后一次通话人是我!肯定是辛老二捣鬼,但这事有蹊跷!”

“你具体说说。”

“常海应该是辛少派人杀的,而且故意让他临死前和我视频通话,目的就是杀鸡儆猴……但据我了解,警方只发现了他的尸体,没有找到手机。”

“那是不是后来又被人捡到,交给警察了呢?”

“可能性不大……以辛氏集团的实力,有很多办法让常海生不如死,或者干脆人间蒸发!”季重乐沉着脸道:“那时候辛少会选择杀人泄愤就很出格了,尤其故意留下尸体也非常冒险,就算是为了警告我,但怎么会连手机都没销毁,犯这种低级错误?”

众人沉默片刻,陈媛问道:“所以是他们把手机交给了警方?”

“只有这个可能!”季重乐皱眉道:“问题是警方如果找我,我肯定会把他交待出来,警方必然调查辛氏集团……他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侯鑫刚才听完季往的电话内容就匆匆走出房间,此刻回来闻言摇头道:“你拿不出证据,这事很难算到辛少头上。”

“那也算不到我头上啊,我就接了个电话而已,当时有好几个人在场!”季重乐沉吟道:“为了给我找不自在,他却要暴露指使杀人的风险?”

侯鑫无奈道:“命案属于公诉,没法说是辛氏集团搞鬼……但这里有个坑,如果你指控辛少是犯罪嫌疑人,就等于在竞标期间针对辛氏集团……”

季重乐恍然道:“又有新规则?”

“不是新规则。当时规定各家竞标公司不能迫害参赛选手,顺便也把竞标主体加上了。”侯鑫耸耸肩道:“当然了,商业竞争么,大家各凭本事……起码明面上的线索不能露。”

陈媛皱眉道:“所以重乐不能指控辛氏集团杀人,否则就是破坏规则!”

侯鑫道:“关键是说了也没用,相关证据链肯定都被处理了。”

季重乐无奈摇头道:“辛老二这手够阴,挖个坑让我跳,就算我不跳进去也得恶心好几天。”

猜到问题关键,季重乐也不耽误,直接去公安局说明情况……当然措辞上避重就轻,改成常海亏欠自己很多,莫名其妙找自己忏悔,没发现其他异常,对话时有人可以作证。

公安局的人也异常友善,公事公办地给季重乐做完笔录就让他走了,甚至都没有复核视频时候的证人。

事实上像常海这种小人物的死亡,真如滴水入海,激不起什么浪花。就算他的手机忽然出现,这桩命案也依旧只是分局破案指标里的一条差评、档案卷宗里的一则记录罢了。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世界之重乐酒店 二六章

12 评论

  1. 核心浪友,要多少钱啊?

    1. 文章太少,核心狼友功能暂未开放

  2. 其实,也是因为现在,作者这种有剧情还有人物性格的太少了。好书难求啊!给予支持,提出想法,想看到更多有质量的文章。

    1. 感谢支持,也欢迎wu472099414狼友提供更多想法。

  3. 哦,那没事了,主要是喜欢看淫生的书写手法、表达其中对林冰可能看着有刺激感。想要多看看。

  4. 其实还是想看点王家人的故事,人物传记,林冰其实比较想看,希望再出一个传记。辛苦作者了。

    1. wu472099414狼友,感谢支持。
      传记这种文体不太适合h文……类似尝试写过《美妇日记》,反响平平。
      如果想了解故事顺序性,也可以翻翻之前的文章,有一篇专门介绍淫生时间线的。

  5. 超喜欢陈媛这个角色,灰老板给组个CP行吗

    1. 她和季重乐不就是CP吗?
      如果你要一夫一妻制、一对一的CP,那好像不会出现……何况就算夫妻还有分居的呢。
      在我定位里,陈媛就是女一号,属于“正宫娘娘”大老婆的归属。
      而常娜是女二,反而会和季重乐更“亲近”些,成为类似“随身挂件”一样的存在……
      虽然我没具体写过,但大家应该能发现“淫生世界”里的女人其实很“忠贞”,基本都是被谁带进圈子就始终跟着谁混(玩),这就叫骚货们的从一而终哈。

  6. 大概多久更新一章啊

    1. 更新比较随缘,正常十天左右。

  7. 这章写的感觉就比前面有感觉多了,男主现在感觉就融入到整个世界观了,接下来就看能不能把爸妈带进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