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章

协议既定,山本等人就要和季重乐确认比赛的具体规则。

季重乐始终保持着神秘,只是强调届时一定会拿出个公平合理,让大家都心服口服的方案来。最后想了想,还是提出一条道:“其实这条要求本来没必要讲,那就是大家准备的选手必须是本国人种,不许找外援。”

“那是当然,否则比赛也就没有意义了!”山本俏一郎点头道:“但季先生不肯提前说出规则,我们也要保留到时补充修改规则的权利。”

“可以,但必须大家都认可。”

众人对视几眼,相继带着手下离开。

唯有克莉丝汀安坐不动,叼着雪茄目光游移飘来飘去,看得季重乐一阵头疼。

这洋大妈八成和潘宇楠一样,也是个“王家大鸡巴爱好者”——遇到王家人就想打一炮。

如果换个场合跟她打一炮也无所谓,问题现在玛丽酒店归属权未定,自己这个临时拥有者好不容易控制住局面,立刻就和竞标者搞在一起,结果福祸难料、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复杂。

发愁之际,克莉丝汀缓缓开口,却不是冲着季重乐和或佐益,而是朝远处的潘宇楠问道:“你知道我?”

潘宇楠点头道:“听老王说过,在俄罗斯认识一对母女,关系不错。”

克莉丝汀目光在潘宇楠、潘颖、王清宇三女身上划过,顿时哼了一声,好像有些吃味地道:“看来他认识的母女还真不少!”

潘宇楠吃吃笑道:“要算这个的话,那还是普通女性更多。”

克莉丝汀目光转寒咬牙切齿半晌,颓然一叹,悲伤自语道:“是啊……他有这么多女人,难怪一走就杳无音信,根本不联系我们娘俩了。”

潘宇楠不由一愣,皱眉不语。

季重乐忍不住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我师傅是他堂弟的?”

克莉丝汀好像怨妇一样,拍着桌子气鼓鼓地道:“他不找我,我也不主动烦他就是……那还不能打听打听他的消息了?”

潘宇楠道:“老王不是拔屌无情的人,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能有什么误会!开始还有几通电话,后来就没信了……”

潘宇楠想了想,忽然道:“不对啊!你这身份、背景,和他家……他们当初在俄罗斯就不可能招惹你!”

克莉丝汀耸耸肩道:“我这是家族产业,后来才继承的……啊!难道是?”

潘宇楠也恍然反应过来,算算时间,断然道:“没错,王家那段时间非常敏感,如果被查出和俄罗斯黑帮有牵连的话,对他家非常不利!而且对你也不好!”

克莉丝汀娇躯剧颤,雪茄都掉在桌面上,整个呆住,良久才喃喃道:“原来是这样……是这样!”

潘宇楠笑道:“现在环境变了,老王也自由不少……回头我让他联系你。”

“不用,别影响他!”克莉丝汀连忙道:“我回去策划一下,让喀秋莎带着莉赞卡去找王佐林……既然是误会,那也该让他这个爸爸见见女儿了。”

潘宇楠惊道:“爸爸?老王的?不是说你女儿连月经都没来么!”

克莉丝汀老脸一红,解释道:“是我生的……临走那晚他把我肚子干大了。”

潘宇楠似笑非笑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是佐林的,不是佐洋的?”

克莉丝汀耸耸肩道:“老二射后面了……前面几天都是安全期,所以应该是老大的。”

“那你不如我!”潘颖一手搂住母亲另一只手搂住女儿,得意地道:“我怀孕那天特意让他们每个人都射进来些,最后混在一起受孕……所以我闺女可以有两个爷爷、五个爸爸、三个哥哥。”

克莉丝汀瞪眼想了半天,才茫然问道:“五个爸爸可以,三个哥哥怎么算?”

潘家祖孙三女同时鄙夷地翻个白眼,根本懒得解释了。

*******************************

误会解开,气氛顿时融洽起来。

潘宇楠连忙一指季重乐,道:“他也是王家人,自家人,克莉丝汀你得帮他!”

“我刚才已经在帮他了。”克莉丝汀恢复常态,重新叼起雪茄,瞥了眼王佐益淡淡道:“再说王家人和王家人又不一样……佐林这个堂弟就不像他。”

“哎呀,他是个特例!”

潘宇楠狠狠瞪了王佐益一眼,起身走到季重乐身前挽住他的胳膊,眉开眼笑道:“我们重乐可不一样!今天见面就把我们娘俩一顿干,还让我孙女看戏……可惜人少没玩过瘾,这不正要把我妈也叫来,祖孙四个一起跟他朋友玩玩!”

克莉丝汀猛然一夹双腿,急切问道:“然后呢?”

潘宇楠无奈道:“然后不就碰上你们了么……”

“太姥姥来啦!”王清宇的欢呼声打断了对话,就见小丫头亲热地抱住一位华贵妇人高声叫道:“正好,刚说到要肏你呢……”

高清蕊已经60多岁,但满头乌发很有光泽,眼角的鱼尾纹也不甚明显,身材也仅仅是略微有些走型微胖,站在重外孙女身边显得凹凸有致、风韵犹存。

潘宇楠连忙迎上去,拉住母亲的手来到季重乐面前介绍道:“妈,这是季重乐,老王徒弟,也是咱们王家的外甥!”

一双秀目朝着季重乐望来,高清蕊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既有长辈的慈祥,又有家人是亲热,还夹杂着圈里骚货对大鸡巴的渴望。

季重乐只好礼貌的微笑点头。

“哎呀,你还愣着干什么?想怎么玩,快点琢磨呀……”潘宇楠朝着季重乐眨眨眼,主动开始宽衣解带,跪下来摇晃着屁股叫道:“来来来,快让我妈和大家看看你这大鸡巴正宗不正宗!”

克莉丝汀见状立刻一摆手,让俄罗斯猛男们退了出去,自己却继续留着。

季重乐心思电转间果断做下决定,哈哈一笑也脱了衣裤,胯下狰狞傲然耸立,毫不犹豫地狠狠顶进潘宇楠骚屄里肏弄起来,笑道:“师母啊,你们祖孙加起来八个洞,我加朋友才两根棍,根本没法玩嘛!”

“六个!”潘颖脱光衣服撅在母亲身侧,同样摇晃着丰臀回头怒道:“不许打清宇的主意!”

“行行,六个也够了……”季重乐一边挺送,一边朝着发愣的孙长胜努努嘴悄悄做个手势,叫道:“大圣,你等什么呢?来帮我干我师母这一家子骚货啊!还有常娜,你也过来助攻!”

常娜应了一声,乖乖开始宽衣解带。

孙长胜回过神来,一边脱裤子一边下意识道:“乐子你牛逼大发了!就算你师傅和你妈有一腿,那好歹也是师傅……你也不能去人家一趟,就把他全家女性都肏回来啊!”

“说什么呢!我妈和我师傅没干过……”季重乐抬头寻找,才发现王佐益不知何时也悄悄离开了,撇撇嘴道:“他其实是我舅舅。”

“我操……舅舅咋了,圈里爹肏女儿、哥哥肏妹妹的还少吗?”

“你特么话真多!赶紧上——干就完了!”

“那必须的啊——祖孙四代!今儿可开眼了,还是我兄弟够意思!有这好事都知道想着我……”孙长胜眉开眼笑来到潘颖身后刚要插入,忽然一顿,问道:“哎,大姐……乐子肏的是你妈吧?你闺女呢?”

“这儿呢!”王清宇笑嘻嘻地举手道:“叔叔别惦记我啊——我不能肏,人家要把第一次留给我五个爹。”

“小屁孩够野的,和我胃口!”孙长胜笑道:“我可没想肏你,主要习惯了肏小姑娘她妈之前找点干劲……”

“早说呀,这个没问题!”王清宇上前伏在潘颖背上,双手熟练掰开母亲的阴蒂叫道:“好叔叔快来干我妈的骚屄,让我这个小丫头看看……用不用我帮你先口一会?”

孙长胜一边挺腰插入,一边惊道:“我操!这小丫头业务挺熟啊!”

王清宇咯咯笑道:“那当然,人家也是吃着精液长大的嘛!”

“好好好,等你能肏了告诉叔叔,不管多远我也得飞过去干你一炮!”

这时高清蕊也脱光衣服钻到女儿身下,抬头看着季重乐的大鸡巴在潘宇楠骚屄里进出驰骋,越看越是欣喜,忍不住两眼放光、声音颤抖着连连叫道:“真是!真是……好女儿,这小外甥真是咱家王家人!这大鸡巴和你王叔一模一样,连肏你的动作都特别像……”

孙长胜转头一看高清蕊也脱光了,不由喜道:“这位老阿姨身材好啊,我还没肏过这个岁数的呢……乐子,你要先上不?”

季重乐低头问道:“那个……阿姨?”

“哎呀,这孩子还跟我客气呢!”高清蕊欣喜道:“没事,咱家女人陪朋友肏屄时候没那么多讲究……正好阿姨挺长时间没让大鸡巴肏了,先和你朋友热热身,适应适应更好……那小伙子快来吧!”

“丫头走,看太爷爷肏你太姥姥!”

“老公……”潘颖不等孙长胜拔出,就夹着他的鸡巴膝行起来,一边爬一边回首叫道:“你要当着咱女儿肏她太姥姥,怎么能不让我这个外孙女也看看呢!”

“嘿,你也看!你也看!”

孙长胜推着潘颖的粉臀走了半圈,来到高清蕊胯间。

就见潘宇楠趴在母亲身上,一边承受着季重乐的冲击一边抬起头来朝他娇媚地笑道:“小老弟注意啊,我们家不光是小姑娘喜欢看男人肏妈,还有大姐姐和大阿姨也都喜欢看呢……”

“那你们仨得一起看啊!”孙长胜意气风发,让潘颖和王清宇母女跪到左右,一人掰开高清蕊的一条大腿,潘宇楠则在上方分开母亲的屄口,祖孙三女六只美目注视下狠狠挺进高清蕊的老屄里。

季重乐见状晒道:“这回换成你牛逼大发了!”

“轮流牛逼,轮流牛逼哈!”孙长胜肏弄几下,微微皱眉道:“常娜你过来帮我补点水……老阿姨有点干……”

话音刚落,潘宇楠、潘颖和王清宇祖孙三女已经齐声嗔怒起来。

“哎呀,看不起谁呢!我们娘三个还不够水的?浪起来淹死你……”

“对呀,换人可以,补水这个理由坚决不行!”

“妈/姥姥/太姥姥,快使个活儿,给他见识见识……”

“小伙子别急,年纪大了,水来的慢。”高清蕊微微收紧双腿,有些不好意思地喘息道:“马上,马上就好……”

“没事大娘,其实您这屄已经保养的相当不错了……哎呀,别这么紧!啊!太紧!我疼了!”孙长胜本来还有说有笑,渐渐的脸色微变,最后猛然瞪眼惨哼一声,忍不住伸手按住高清蕊的大腿根抽出鸡巴,双手捂住胯下呲着牙直蹦,苦着脸道:“大娘我错了!我错了!您这活儿太厉害了,我服了!”

“啊!”高清蕊娇躯一震,连忙从女儿身下钻出来,翻身坐起仔细看了看孙长胜的表情,歉然道:“好久没弄了,是我没控制好……小伙子没事吧?”

孙长胜吸着冷气一手捂档,另一只手摆手道:“没事没事,其实这个紧度我受得了,就是太突然,没反应过来……让我缓一缓。”

高清蕊张了张嘴没有继续说话,低下头整个人显得落寞而又黯然。

季重乐眼珠一转,嘿嘿怪笑道:“就这点事也把你们难住了?来来来,躺好看我的——祖传大鸡巴,专治各种紧!肏完保你松松垮垮、屄都合不上!”

高清蕊闻言精神微振,似乎找到了几分熟悉的感觉。

潘宇楠祖孙相视一笑,立即起哄欢呼起来。

“对对对,重乐威武!帮她好好回忆回忆王家大鸡巴的厉害!”

“肏死她!不但屄不让她合上,屁眼也不能合上!”

“加油,咱家六个洞,都愿意为你合不上……”

依旧是三女围观。

这次换成潘宇楠夹着季重乐的大鸡巴膝行到母亲身前,然后和女儿潘颖一起劈开高清蕊的大腿,王清宇则敏捷地骑到太姥姥身上负责掰屄,高声叫道:“舅老爷,快出枪!”

季重乐狠狠一顶,一插到底开始肏弄,笑道:“好,看我独龙钻井……哎呦我操!大圣看见没?换我这才几下就喷了……哈哈,水好多,说明还是你技术不行,没钻对地方!”

高清蕊喘着粗气大张双腿媚眼如丝,深红色的老屄在抽插中肉壁翻涌,骚水沿着屄口涓涓而出,时不时就娇躯剧颤着喷出一股水箭来。

孙长胜压在常娜身上扭头看得目瞪口呆,怒道:“滚,分明是我底子打得好!不过阿姨这水量真可以哈……赶上小姑娘了!”

潘家众女齐翻白眼。

常娜想了想,安慰道:“胜哥别伤心,尺寸不是关键,主要还得看经验。”

“操,你这么说我才真伤心了!”

高清蕊不但水量惊人,而且老屄里紧致润滑、弹性十足,尤其腔道内的肉芽随着自己的抽插推移蠕动,包裹住肉棒的每一处毛孔不断挤压按摩,赫然是外围以上甚至极品骚货才有的水准。

“阿姨这活儿确实厉害,老极品啊!”季重乐冲了片刻,越来越是舒爽,心中忽生疑惑,忍不住奇道:“刚才您是故意整我朋友的吧?”

“怎么会!真是没控制好……”高清蕊老脸一红,喘着气无奈道:“岁数大了,身体不那么听使唤……不知不觉就按照肌肉记忆里的力度走了。”

季重乐愕然道:“肌肉……记忆?”

潘宇楠叹了口气,解释道:“总被王家大鸡巴肏,阴道里的松紧干湿、哪块使劲、哪块放松都形成本能反应了……换个尺寸,不好调整。”

孙长胜闻言奇道:“不至于吧?”

常娜问道:“胜哥,圈里的专用干货很多都会这样,你没注意吗?”

孙长胜皱眉回想道:“你是说雯雯那样的吧——我们肏着稀松平常,可刘哥却拿她当宝贝似的。”

常娜点头道:“外围以上的骚货,都得学会根据鸡巴的长短粗细调整腔道,每个尺寸都要有不同变化、调动不同的肌肉组织、形成不同的运动方向……”

孙长胜笑道:“我知道——极品骚货嘛!谁肏谁舒服。”

“但有些骚货没有这么强的控制力,或者积累不到这么多经验,最后就只能放弃了,专门针对某个尺寸和形状固化一套挨肏方案……结果就是这个人肏她的时候特别舒服特别爽,但其他人就感觉一般了。”

常娜说着抽抽鼻子,似乎有些担心地道:“我最近总让你俩搞,就有好几条肌肉都缺乏锻炼变硬了,活动不了呢。”

季重乐惊道:“极品骚货这么牛逼吗?我听说过有人锻炼几片肌肉、几块肌肉……头一次听到几条这种计量单位!”

众女齐声晒道:“不然你以为呢!”

“圈外的普通女人是生成啥样算啥样,一辈子没见过几根鸡巴,可能连姿势都认不全……”潘宇楠无奈笑道:“但咱们圈里的骚货哪能没点绝活呀?也就是我妈那时代不好,没人交流、很多技巧都得自己摸索……害得我也没达到极品。”

“不对吧,我再品品……”季重乐换到潘宇楠身后重新插入,和心中的记忆比较感受片刻,讶然道:“师母,我见识过的极品骚货虽然不多,但也就和你差不多水准啊!毕竟快感这东西也有上限的,再爽就是榨汁了。”

潘宇楠受到夸奖十分开心,主动扭着屁股套弄起来,解释道:“我和我妈一样,阴道里很多地方都定型了,让咱们王家人肏起来就是舒服,但换成你朋友就未必了……不过我强一些,正常的尺寸都能应付。”

高清蕊伤心道:“而我就不行了,换个尺寸不是松就是紧,唉……”

季重乐挠挠头,一时不知该怎么安慰她。

“老大娘,这事有什么好伤心的?咱俩再来!”孙长胜摇头失笑,放开常娜重新趴到高清蕊身上道:“你们和乐子是一家人,我和乐子是朋友……咱一起肏肏屄不就是图个乐么!爽不爽都无所谓,开心就好……哎……你松点就行,可别那么使劲了!”

高清蕊劈开双腿展颜道:“小伙子真会说话,那你就开开心心使劲肏吧!起码这回润滑度是够了……”

“够了!够了!”孙长胜双臂支撑着身体,好像要砸死高清蕊一样狠狠大力下压,肏的她骚屄噗噗作响,嘿嘿笑道:“正好身上有股邪劲……用大娘的老屄去去邪!”

高清蕊吃吃笑道:“那你走错门路了——老屄败火,老屁眼才是驱邪的啊!”

“是吗?”孙长胜从善如流,挺枪换洞插进高清蕊的肛门里继续抽插,一边问道:“这又是什么原理啊?”

高清蕊顿时被问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

还是潘颖灵机一动,叫道:“这叫以毒攻毒——因为屎能驱邪嘛!”

众人全都大笑起来。

“你要去邪,我要败火,咱哥俩正好配合下……”

季重乐放开潘宇楠,和孙长胜一起将高清蕊搭成炮台夹起来,两杆鸡巴熟稔地上下翻飞,顿时肏的她娇躯剧颤,老屄出新水,屁眼和骚屄如同放炮一样噗噗响个不停,转眼间高潮如注,松弛的白肉重新绷紧,瞬间年轻了十岁。

“我滴神啊!感谢王家大鸡巴……不行了,不行了……快停停,让我歇会!”高清蕊被肏的披头散发,汗如雨下,连忙叫过潘颖接替自己,软趴趴地伏在一旁喘气道:“好久没高潮,都快忘了让大鸡巴肏的感觉了……”

季重乐讶然道:“我这尺寸在美国应该不难找吧?”

“那不一样!就算粗细长短差不多,硬度和热度也有区别……尤其是我和宇楠都让王家男人玩了十多年,眼看着王五王尧那小鸡巴在我们屄里长成大鸡巴,闭着眼睛都能分出来……”

高清蕊翻着白眼失神道:“我这屄呀,后来就是给你们王家人专用的,沾着王家气息的鸡巴肏进来就能高潮,换个男人再大也不行……不全是生理问题,心理也有关。”

这时一直在默默旁观,始终没出声的克莉丝汀豁然起身,激动地撞翻了桌子,瞪眼恼羞成怒地叫道:“难怪我这些年都没高潮过几次,原来都是老王害得!”

潘宇楠愕然道:“不可能,你和老王才在一起待过多久呀?”

克莉丝汀气鼓鼓地道:“可我身体的状况和你妈一样!”

“那也不代表什么……不过这个简单。”潘宇楠朝着季重乐的方向努努嘴,道:“一不一样,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么!”

“试试就试试!”

克莉丝汀顺手把大衣抖落在地,两颗木瓜般的大奶在空气中凶猛晃动了几下,仿佛在寻找目标一样。

季重乐哈哈一笑,毫不迟疑地拽着孙长胜一起扑上……潘宇楠悄悄点头,让高清蕊继续休息,得意地拉着女儿和外孙女跟了过去。

************************************

其实当听完克莉丝汀与王家长辈的故事后,季重乐就发现这俄罗斯娘们和王家的纠缠不浅,感情却不算太牢靠,明显没有潘宇楠那种身为王家女人的自觉和归属感。

但藕断丝连,维系她和王家关系的除了一个私生子外,还有性欲——王家大鸡巴留给骚货们的心底烙印!

所以必须狠狠干她一炮——肏服她!

潘宇楠和季重乐仿佛心有灵犀,引导家人配合,演出一场几乎完美的铺垫和助攻。这个初次见面的师母让他莫名亲切,与胡惠惠那种志同道合的圈中前辈类似,但还要更亲热些……既是长辈又是战友,而且还有种很难形容的默契。

双插起步,众女助攻。

大屌干骚货,就是一顿磕。

高清蕊恢复精神也过来助攻,她和潘宇楠母女虽然不是极品骚货,但作为“王家专用”的肉便器另有额外加成,辅助季重乐时便是不折不扣的极品水准。

而潘颖家学渊源、底子打得好,这些年在美国也不曾懈怠,她和常娜一样都达到了外围水平的最高点、将将够着极品骚货的水平线。二女助攻伺候孙长胜,完全小菜一碟。

于是克莉丝汀就沦陷了,骚水一波接着一波,高潮一浪接着一浪。淫声浪语中,很快就被肏的高潮迭起,骚屄犹如开闸的水坝一样喷涌不停,双腿都打颤了,犹自主动扭着屁股迎合,脸上的表情如痴如醉,高亢叫床声几乎要掀翻屋顶。

不知是人种差异,还是也被唤醒了某些“肌肉记忆”,反正克莉丝汀不管怎样高潮泄身都努力保持着姿势体位,只要从体内找出一点点余力便要压榨出来化被动为主动,反向套弄几下——充分展示了俄罗斯战斗姬的强悍性格。

最后还是潘宇楠发现不对,克莉丝汀已经失去意识竟然还在本能耸动着,于是赶紧拦下季重乐强行换人,两杆鸡巴刚刚离体,她就翻着白眼晕倒过去……软趴趴地丰腴娇躯还在时不时耸动着。

季重乐和孙长胜也累的够呛,齐齐躺在地上享受女上位服务。

季重乐喘着气道:“我操!这俄罗斯娘们真抗干……累的我腿都抽筋了!”

“要不是有常娜和这大姐帮忙,我鸡巴都得抽筋!”孙长胜呲牙咧嘴地托了托身上潘颖的翘臀,呻吟道:“大姐轻点,我这大腿根的筋好像抻着了……”

潘颖放轻动作,看了看昏迷后满脸幸福的克莉丝汀,笑道:“看她这样,这么多年也确实憋坏了……”

“切……”孙长胜扭头看了几眼,确认克莉丝汀确实昏迷,这才晒道:“她那屄里和老阿姨可不一样,不容易高潮纯粹就是太骚。”

潘宇楠摇头道:“也不能这么说,以她的身份在俄罗斯还愁找不到猛男么?”

孙长胜楞道:“也对啊!那是为什么呢?”

“这还用问?说明咱圈里的玩法牛逼,几位大姐助攻无敌嘛!”季重乐懒洋洋地笑道:“多谢师母啊!”

“一家人,不用谢。”潘宇楠淡淡一笑,问道:“如果俄罗斯人支持,你的计划有几成把握?”

“我要说根本没计划,师母会不会打我?”季重乐苦笑道:“就是感觉玛丽酒店很有用,不甘心把它交回去。简单设个局,具体思路还真没理顺……”

潘宇楠瞥了眼周围问道:“这里人多眼杂,要不回家再商量?”

季重乐也望了望自觉远离众人的酒店服务生们,笑道:“不用,性技决胜负是已经定下来的事……明牌,没什么好避讳的。只是看着也无所谓,就当给他们发福利了……”

说话间克莉丝汀哼唧两声缓缓坐起,眼睛直勾勾地半晌才有了焦距,抓起一杯水咕嘟咕嘟灌下肚子,发出一声满足地吆喝道:“哈啦少!爽!爽翻了……”

季重乐扭头乐呵呵笑道:“大姐醒了?我俩还没射,都等你呢!”

克莉丝汀吓得水杯都掉在地上,连忙摆手道:“别!别!已经够爽了,你俩还是找她们吧……我这下半截身子都麻了,让你射进来也没感觉!”

潘宇楠笑吟吟道:“这可不行,我们王家有规矩——第一次肏屄必须内射,不然就是不想和我外甥做朋友了!”

克莉丝汀赶紧一咬牙,揉着阴唇皱眉道:“那,那就射吧……能不能先折腾够了再来射?”

“大姐别担心,咱俩走个过场就行。”季重乐起身压到她身上插入开动不到一分钟就笑道:“简单射点意思意思,这点自控力我还是有的……你看,完事!”

克莉丝汀娇躯一震,盯着自己胯下难以置信地道:“怪不得你要用性技巧决胜负,看来我们是输定了!”

季重乐道:“如果大姐拿我当朋友或者自家人就帮帮我,到时酒店资源都随意大姐取用。”

“你要和我结盟?”

“不是结盟,用我们中国话叫——互相帮衬!”

季重乐笑了笑,拿起电话拨通个国内的号码,沉声道:“是我……计划有化,你帮我联系小燕姐,大家过来一趟……”

**************************************

三天后,麦卡伦国际机场。

游人如织,季重乐、孙长胜和常娜三人并肩而立,焦急地遥望、寻找着。

“来了,来了!”

季重乐眼尖,当先朝着人群中的陈媛摆起手,后者也随即看到三人,立刻穿透人群跑过来,陈静、王小燕和许白紧随其后。

陈媛急冲而至,一头撞进季重乐怀里,顶得他连退好几步才站稳,这才喜滋滋地抬头得意道:“臭流氓,你就说我够不够意思吧!人家关云长才千里送叔嫂,你这一个电话,老娘就不远万里送屄来了——我简直比关二爷还义薄云天啊!”

季重乐先和陈静王小燕等人点头招呼,这才眨眨眼愕然道:“我操,你啥时候这么有觉悟了?”

陈静抿嘴笑道:“你走之后,媛媛和他们几个都玩不到一起去,最后一次高潮还是上周被大叔肏出来的……可憋坏了。”

“陈——静!”陈媛顿时羞红了脸,嗔道:“你还说我?你不也一样!”

陈静淡淡道:“我可不一样……你是让季重乐那大鸡巴肏惯了,欲壑难平,换个男人都满足不了。而我,根本就没理他们。”

陈媛晒道:“是是是,你厉害!你忍得住……要不是发现你包里那一堆按摩棒,我差点就信了。”

陈静顿时也红了脸。

季重乐放开陈媛,和王小燕拥抱了一下,笑道:“小燕姐,谢谢你能来。”

王小燕嫣然道:“这么有意思的事,我怎么能不来?”

季重乐点点头看向许白,迟疑道:“其他人呢?”

许白低头道:“吵架散伙了……他们不肯来。”

季重乐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陈媛无奈道:“本来胖子还勉强能镇场……结果你把胖子也带到美国,剩下这些人根本不听我的……”

“悠悠和小柒不帮你?”

“哼,胖子刚走,唐优悠就把那个侯鑫给找回来了,事事都听他的——原来他俩早有一腿!”

陈媛气鼓鼓道:“这个侯鑫调教起来好像有一手,韩燕谭杉娘俩也被他弄的服服帖帖,竟然把答应给你的比赛名次都送给他了……”说到这里,眼圈一红,歉然道:“我知道这个名次对你很重要,但他们一直瞒着,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对不起。”

许白接口道:“这事我知道……侯鑫拿来了你的法院传票、拘捕令吓唬韩燕,她俩害怕,就把名次送给侯鑫了。”

季重乐微微皱眉,沉吟起来。

陈静见状道:“重乐,你别生媛媛的气……她昨天已经因为这事哭了一夜,连请假都忘了,差点没赶上飞机。”

“没事,其实我早料到韩燕和谭杉靠不住了……”季重乐仔细一看,陈媛果然满脸憔悴,只好安慰道:“大家打起精神来,搞定眼前的比赛,咱们不用名次也能衣锦还乡杀回去!”

陈媛精神一振,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美、日、俄、意、泰……”季重乐扳着手指握成拳头,嘿嘿笑道:“你们说,如果我能借助这五个国家的黑帮力量一起帮我做事,再投资给国内建一家五星级酒店……能不能让辛老二朝我叫爸爸?”

“能!你的意图我大概了解……以性技决胜负,咱们圈里人谁都不怕!”王小燕当先道:“但就算他们输了,愿赌服输不再动用其他手段,也只是竞标失败,一拍两散而已,凭什么要主动帮你?”

陈静点头道:“正常是这样。这几家黑帮互相忌惮 ,就算自己得不到也不想让其他势力得手……所以重乐才能左右逢源、浑水摸鱼,先当裁判,后做运动员这一手玩得漂亮。”

陈媛也开动头脑道:“没错,最后他们也许能接受季重乐拥有这家酒店,但绝对会盯紧其他几家竞争对手,不让其他势力与臭流氓合作……”

季重乐悠悠问道:“那如果有人这样做了呢?”

陈媛立刻道:“你说的那个酒店原主人宋家有点机会,具体还得看他们找出什么理由……其他任何势力先接触你,都会遭到围攻!”

季重乐皱眉道:“不应该是蜂拥而上,争前恐后的跟我合作吗?”

“很难,除非满足两个条件……”

“哪两条?”

“第一,即便六家分配,他们跟你合作的好处也比自己运作要多!”

“第二呢?”

“第二,在你们六家之外,又出现了更强大的竞争对手!”陈静替堂妹说出第二条,补充道:“这都是很基本的商业常识……如果对手足够强大,那第一条里的好处可以随之递减。”

“操,比五国黑帮还强力,难道找八国联军?”季重乐挠头苦笑道:“这些我还真不懂……时间不多,走一步看一步,先把这场赌约赢下再说吧。”

本以为先展示下“性实力”拿下酒店,让几家黑帮在认清现实后愿赌服输、放弃竞争。然后请克莉丝汀带头“加盟”,余者就会跟随……经过陈家姐妹提醒,季重乐知道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虽然都是来来往往、进进出出,但做生意和肏屄显然不是一回事……肏屄可以鸡巴一亮,众骚雌伏,而生意必须有足够的利益驱使。

玛丽酒店的利益点在于人脉而非营业额,可人脉这种资源分散运作百害无一利;至于比黑帮还强大的势力,就算有也不可能站到台面上竞争玛丽酒店。

一路沉思,直到玛丽酒店顶层,季重乐始终没想出办法。

山本俏一郎、碧安卡、西那瓦、克莉丝汀、宋念蕾,已经带着手下悉数到场。在拉斯维加斯进行的赌博当然也少不了公证和裁判,本场比赛请来了赌协三大执事之一,前任赌神王佐益亲自监督。

众人当然知道王佐益和季重乐之间的师徒关系,不过赌约最初便确定季重乐要拿出六家认可的比赛规则,最后的输赢也要六家公投,王佐益只负责做个见证。

众人落座,季重乐公布规则,立刻便迎来了一波争论。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二十章

3 评论

  1. 哦对了,按俄罗斯起名习惯,名字是,名字·父称·姓
    那么小喀秋莎,全名应该叫,喀秋莎·佐林斯卡娅·王
    意思是,姓王的,佐林家的,喀秋莎,[笑哭][笑哭]

    1. 感谢allon55
      没有小喀秋莎啊,文中喀秋莎是克莉丝汀的女儿,幼香开头两章中的女孩。
      喀秋莎不是老王的种,因为不懂俄语,全名我没取,但肯定不能是喀秋莎xxx王这样……
      在我印象里喀秋莎是个烂大街的女孩名,类似中国的二丫……如果不常见,那应该是我的认知错误。

      幼香结尾处,就是喀秋莎带着克莉丝汀给老王生的女儿、莉赞卡来到王家,不过当时还没取名。
      所以这次顺手搜了个俄罗斯女孩名叫利赞卡(Лизанька) 也做莉赞卡用上,俄文具体含义不知道……
      如果莉赞卡不合适的话,咱再换。莉赞卡的全名也没取,她才应该是你说的莉赞卡·佐林斯卡娅·王

  2. 我必须得出手了,老板你这俄语名实在不忍卒睹,还很不俄国。我贡献几个俄语名吧。
    Гарина,加琳娜,爱称Гаря,加莉娅,寂静,安静的意思。
    Лилия,莉莉娅,爱称Лили,莉莉,百合的意思。
    Анна,安娜,希伯来名字。意思是“上帝的恩典”。
    Елена,叶莲娜,爱称Лена,莲娜,古希腊名字。意思是“明亮,闪耀”。
    Татьяна,塔吉亚娜,爱称Таня,塔妮娅,古希腊名字。意思是“创始人,创办人”。
    Ирина,伊琳娜,爱称Рина,琳娜,古希腊名字。意思是“和平,安详”。
    София,索菲娅,爱称Соня,索妮娅,是聪明和阳光的意思,表示伶俐和乐观的个性。

    俄罗斯人名都有大名和小名,其实西方人名都这样,就像Tomas,小名就是Tom,Catherin,小名就是Kate。然后西方人名早期很多都来自[圣经],重名太多,一个村好几个托马斯,几十个约翰,为了区别,还经常给他们起外号,住山上的就叫希尔(Hill),烤面包就叫贝克(Baker),长得高就叫朗文(longman)等等。

    俄罗斯人的名字一般在正式场合都是用大名,在家庭、朋友等比较亲密的环境里,大家一定要叫小名的。喀秋莎其实蛮少见的,爱称就算卡佳吧。所以呢在外人介绍啥的时候,叫称喀秋莎,要是跟父母兄弟在一起,大家都会叫她卡佳。

    那个不够或者没有相中的,我再研究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