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文中故事发生在距今13年前,当时的克莉丝汀35岁。她的丈夫早几年前去世,留下了年仅八岁的喀秋莎和一栋临街的三层公寓。克莉丝汀将公寓的第一层租给商铺,第二层租给附近求学的学生,第三层则留给女儿和自己。母女俩靠着丰厚的租金,日子也算衣食无忧。
 王佐林和王佐洋两兄弟去莫斯科公干的时候恰值寒假,几个租房的大学生都退了租。正好两兄弟想找一间短租公寓,就包下的克莉丝汀的二层。
 有些事情时也命也,接下来的经过就是克莉丝汀这位守了六年的俏寡妇拜倒在两兄弟的鸡巴下称臣,连带刚满1*岁的女儿喀秋莎也成为祭品……不到两星期的功夫,王佐林和王佐洋登堂入室,干脆从二楼搬到三楼,睡进母女两人的房间。
 身在异国,哥俩没了白日宣淫的顾忌,每天忙完正事就呆在公寓里肏这母女花。从二楼到三楼,凡是能摆放下一具娇躯的空间,都把两女扒光放倒,将身上每个洞都肏上一遍。
 要说外国女人的体质就是不同,克莉丝汀除了第一次被两兄弟轮肏后在床上躺了大半天外,后来基本都能承受住二人的雨露恩泽。虽然每次都被二人干的要死要活、液如泉涌,不过转身休息片刻,就能撅起屁股再战。
 至于喀秋莎虽然小荷初颖,两个粉嫩肉洞却毫不含糊。一米四的娇小身躯,却能将两大汉的鸡巴同时、完全吞下——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两兄弟也反复实验,终于确认小丫头的阴道奇长,确实能容纳两根巨物,这才敢放心肏弄。最妙在于喀秋莎发育的虽好,但生理期初潮还没有来临,可以尽情内射,而不用担心怀孕。让哥俩如获至宝,每天都把喀秋莎的小肚子灌得鼓鼓的。
 可惜时光荏苒,两兄弟究竟要有离开的时候。
 于是,归国前一天晚上,四人在公寓顶层抵死缠绵。
***********************
 
 “喔喔喔……妈妈,妈妈,快看……我被叔叔挑起来了啊!”
 喀秋莎高举着双手,将两条小腿也伸得笔直,做出一个四肢同时朝外伸展,仿佛在游泳般的动作,身体就这样悬在半空中。如果人的视线正好可以从她头顶往下笔直望去,也许会诧异地发现这个小家伙是身下没有床、没有椅子、没有凳子等任何的大型支撑物,而她的手中也没有抓着绳索,赤裸裸的娇躯上更不可能吊威亚。
 当然,如果翻转角度,从下往上看,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两根和她小臂一样粗的大鸡巴正一前一后,深深顶进她的两个洞里。因为喀秋莎的身躯过于娇小,王佐林和王佐洋两兄弟甚至不需要紧紧夹住她的身体,只凭着胯下的鸡巴就硬生生地将她托了起来。
 克莉丝汀双腿大开着躺在床上,有些担忧地望着女儿那近乎被撕开的洞穴,还有甚至微微鼓起的腹部,始终有些不明白她是如何能够快乐地承受住这样两根庞然巨物。那娇小的身躯被毫不费力的贯穿,不一会就发出“噗哧噗哧”的响亮声音,听的人心头痒痒。
 喀秋莎咯咯笑着,时不时地将脑袋从王佐林的肩膀上探出来朝着妈妈望去,俏皮的眨眼睛、吐舌头、做鬼脸。当小家伙发现母亲目光中的忧心忡忡时,立刻叫道:“我要看!喀秋莎要看看……看看……看看……”
 这句话喊得没头没尾,但王氏兄弟却早就通过连日来的接触明白了喀秋莎的意图,两人稳健地抬着小女孩横移几步,来到卧室的立地镜子旁边,让她扭头看去。
 镜子里,洋娃娃一样可爱的小女孩好像无尾熊般挂在王佐林身上,金灿灿的头发柔顺如丝,娇小的乳鸽前端因为兴奋而变得坚硬嫣红,雪白的大腿向上抬起、搭在王佐林腰间,将半边屁股勾勒成一个半圆。
 在这个半圆左右,两根粗大的鸡巴就好像支架一样深深没入小女孩稚体内,只剩下一两寸留在外面的根部,随着半圆的起伏不断被隐没、出现,再隐没、再出现……那是王佐林和王佐洋正在狠狠抽插她的前后洞。
 喀秋莎颦起小眉头,仔细看着镜子伸出手在自己肚子上比划几下,好像对自己的小小娇躯能够容纳下这样两根庞然大物也感到难以置信。
 “王叔,比比……”
 这又是一个小女孩喜欢的游戏……王佐洋应声抽出鸡巴,卵蛋贴着喀秋莎的阴道口,带着淫水的狰狞肉棒贴在女孩小腹上,龟头前端一跳一跳的抵在她微微凸起的双乳中间。
 这当然并不是一种科学而理性的比较方式,但却绝对带有十分震撼的视觉冲击力,令人感觉这根鸡巴插在小女孩体内时,仿佛会刺穿她的子宫和胃部,从食道顶上去,直通她的喉咙,甚至可能王佐洋一使劲,就可能让龟头从下面的小嘴进去,从上面的小嘴里冒出来一样。
 “王叔,插回来……”喀秋莎低下头认真看着那根本应贯穿身体的肉棒被自己吞没,却没有意料中的不识发生,就好像完成了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任务,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再次娇笑起来:“妈妈,妈妈快看……喀秋莎的肚肚都鼓起了呢!”
 克莉丝汀勉强点点头,看着女儿兴趣盎然地伸出小手按在自己的腹部,隔着肚皮感觉那根巨物在自己体内活动的轨迹,不断要求王佐林按照指示的方向肏弄,似乎想抓住自己肚子里的“小怪兽”一样。
 小女孩虽然乐此不疲,王家兄弟看着她肚皮上微微隆起的棍状物却胆颤心惊,想到自己的鸡巴能把女人的肚子都撑大——这件事情虽然很有成就感,但对方毕竟年仅1*岁,说起来还是不敢太使劲肏.不过三两分钟的时间,喀秋莎就已经到了高潮,小身子一僵,股股爱液从小屄口飞射而出,随着王佐林的抽插“哗哗”流淌着。
***********************************
 
 兄弟俩同时感觉到鸡巴在腔道内被紧紧包住,颤抖的肉壁不住蠕动收缩,不由相视一笑,横移几步,将小萝莉从两根鸡巴上“拔”出来放在床上,笑道:“喀秋莎,又到你和妈妈合作的时间了。加油哦。”
 “嗯,喀秋莎来为大叔二叔服务!”
 说话之间,两兄弟已经把克莉丝汀夹在了中间。王佐林在下平躺,让克莉丝汀背对着自己将白腻的屁股送过来,挺起鸡巴毫不犹豫插进她的肛门,扳住她的香肩往下一拉,克莉丝汀雪白的后背就贴在王佐林胸前。
 王佐洋早已跪在两人腿间等着,见状立刻抄起克莉丝汀两条大腿往腰上一架,大鸡巴送进她的阴道中。
 喀秋莎欢呼一声,抬腿逆向趴在妈妈身上,将小脑袋从克莉丝汀双腿间探出,低下头就能看到王佐洋的鸡巴深深插入妈妈体内,娇声问道:“二叔?”
 “刚开始干,加湿!”
 “噢噢,加湿加湿,口水来了!呸呸呸……”
 王佐洋的大鸡巴一弹,带着几道银丝从克莉丝汀的屄口跳出来蹦了两下。小女孩立刻笑嘻嘻地张开嘴巴凑上去,让准备好的唾液顺着龟头流下,同时两只小手左右拉开妈妈的两片阴唇,将屄口掰大,讨好地叫道:“二叔……”
 “真乖。看二叔省劲多了。”在女儿的注视下,大鸡巴重新没入克莉丝汀体内,有了滋润,抽插速度自然加快几分。王佐洋嘿嘿笑道:“再帮你大叔也加湿一下。”
 小女孩飞快爬到王佐洋身后,顺着他胯下望去,两根粗大的鸡巴狰狞地朝前挺着。她马上将脑袋伸进王佐洋腿间,用小手将插在母亲屁眼里的鸡巴扳过来,赞叹地看着那根庞然大物,同样涂上一层口水叫道:“大叔加油。”
 “嗯,加油。”
 王佐林笑着应了一声,在喀秋莎的帮助下将鸡巴插回克莉丝汀的直肠里。
 兄弟俩就这么借着小女孩的口水狠狠肏弄她的母亲,把克莉丝汀干的嗷嗷狂叫,两个洞口像大海中的两道漩涡一样。将两根大鸡巴吸进去,又将淫水爱液喷出来。
 小喀秋莎对性爱的痴迷已经到了畸形的程度,虽然无力再战,但仍旧不肯离开床榻半步,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紧盯着三人交合的位置。每当王家兄弟的抽插过程产生丝毫变化,都能引起小丫头的无限兴奋。
 王佐洋的鸡巴带出几滴溅射的水花,王佐林的鸡巴带出了刚刚缩紧的直肠,克莉丝汀的阴肉因为摩擦而外翻……这些变化都让小女孩着迷,欢呼,惊叹!
*******************************
 
 一顿狠肏!
 俄罗斯和中国虽然是近邻,但毕竟隔着长长的国境线。这次一别,下次再见的时候遥遥无期,所以两兄弟存了同样的心思,将生命的精华反复注入两母女体内,灌到喀秋莎小肚肚都有些鼓了,肏的母女俩像水一样瘫软在床上,连小手指都不能再移动半分。
 王佐林和王佐洋也累到了疲不能兴,最后一次射精都连鸡巴都懒得拔出来,就各自搂着克莉丝汀和喀秋莎睡了。
 月华如水,从公寓的窗口洒进房间。
 只见克莉丝汀双腿大开地仰躺,还下意识保持着最便于男人插入的姿势。王佐林趴在她丰满的娇躯上,也停留在最后深深前顶的位置,射了精的大鸡巴仍然没入克莉丝汀体内,被温暖腔壁内的淫水浸泡着,始终不曾彻底软下来。
 小喀秋莎同样失去意识,跪趴在王佐洋身上,高高撅起的粉嫩小屁股蛋上青一块紫一块。
 这些瘀痕只有少部分是被两兄弟的巴掌拍出来的,而大部分来源于屁股蛋和肚皮间的反复撞击……那不计其数次的“啪啪啪”,硬生生把小女孩的屁股都拍肿了!至于她那犹自套在王佐洋肉棒上的小屄,更是鼓得像个大馒头,依稀有丝丝血迹,沿着被堵住的屄口渗出来,流到床上……
 时间飞快的流逝,长夜漫漫,终有尽头。
 第二天,王佐林和王佐洋两兄弟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俄罗斯,回到故土。在家乡偶尔还会想起俄罗斯遇到的骚货母女,始终觉得意犹未尽。国内虽然也能肏着洋妞,但是像克莉丝汀和喀秋莎那种极品却再难遇到,让哥俩颇为遗憾。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 幼香迷情 第二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