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零五章仇人见面
  “银河二号”在陨石密布的太空区,以亚次光速的速度灵活如鱼般地飞行着,穿过了一团厚达四分之一光年的尘屑区后,左方的新太阳发出耀人眼目的强光,纵使距离达十万光年,银河二号仍感受到她诞生时释放出来的庞大能量,使她在漫空的太阳内脱颖而出,惹人瞩目。
  在这妖兽星云边缘区域处,任何奇怪的事情都可以发生,躲到这裹足有多年的陈怀深早习以为常。
  
  银河二号在外型上,只隐约可使人联想到以前人类的飞船。经过多年的流亡生活,人类的幸存者在巨大危险的威胁下,无论那一方面都出现了很大的变化。甚至连平民都普遍出现了飞跃式的进化现象——他们的身体变得可以适应任何恶劣的环境,只要补足能量后,可长时期不进食和呼吸,有毒的气体到了肺内后,都会被净化吸收。
  神经线越来越复杂,使他们思考和精神的力量随之大幅增加,以前大部分由智能系统负责的工作,都转移回到人类手内去。智能系统是模仿人类的神经系统而来,现在情况倒转,人类反模仿智能系统而进化,每个人都变成一具自给自足、不断进步的思考体系。
  那是在这太空战国时代生存的必须条件。
  银河二号是由一大四小五个圆盘体组成,圆盘间再由圆柱体联系着,假若某部分被毁,每个圆盘均可脱离母体变成独立飞船,继续作战或逃生。主盘直径二千米,位于中心处,由两侧斜伸如翼,撑起两个最小的圆盘。另两盘分别位于前后方,头短尾长,形如由圆盘构成的巨鸟,形态非常优美,总长度约有一万五千米,但感觉上仍是轻巧如燕。
  人类都爱唤这种最新的飞船作“盘鸟”。
  在主控大堂内,两鬓花白的陈怀深一身绿色军服,坐在主控台处,通过感应头罩,指挥着盘鸟上四十六名男女战士在这危险的星区高速飞行。
  他身上的军服其实是大幅改进的百变战甲,不但可使他成为威力惊人的战士,还可进行短距离跳跃空间的旅行,这使新联邦的战士能屡次在船毁后仍可安然逃往别的盘舰去,又或回到基地。
  百变战甲成了现在人数只剩下五十多万的战士的基本装备。
  
  思感头罩响起与秘密基地建立了联系的信息,顾天豪的声音道:“老朋友,我们的间谍船,由黑翼人的通信网,截获了大量异乎寻常的信息!”
  陈怀深智慧的眼睛亮了起来道:“只要是不寻常东西,就教人兴奋,这七年来听到只有一种讯息,就是黑翼人一个接一个的胜利,唉!自离开了银河系后,便从没有人快乐得起来了,每个人都变成了可以控制情绪的活机器,甚至面对死亡都不会有任何感觉,这是一个优秀战士的先决条件,但以前的人性究竟是否就这麽消失了呢?仇恨把每个人都改变了。”
  顾天豪沉默下去,好一会才道:“不知为什么,那些以银湖为首的孩子明显缺乏斗志。她们已经被仇恨蒙蔽住双眼,心理变化极大。”
  陈怀深叹道:“我在宿星区与战天会面时,他不相信白晓飞已不在人世……现在只有凭他才有可能让银湖等人重新振作,向黑翼人的河系发动反攻,就算死,也让所有人类一块儿死吧?”顿了顿续道:“是了!你还没告诉我有什么好消息?”
  顾天豪回复沉稳的语调道:“事情同时发生在最远和最近的两个处所,先说最远的,那该是离开蠕微河系五千万光年处,介于长蛇河系和蠕微河系间的一个黑翼太空基地,忽然受到了袭击,驻守在那的整个黑翼舰队和基地都被摧毁了,至少死了数千个黑翼人——自白晓飞之后,从没有人能令黑翼军团受到如此严重的打击。现在黒翼人委员会已派了大军去追寻敌人……这事实在大快人心。”
  陈怀深精神大振道:“是谁这么厉害呢?”
  顾天豪道:“你为何不对黑翼人不亲自去对付这神秘的大敌而感到奇怪呢?”
  陈怀深道:“自从我们的联军惨败后,黑翼人已罕有出手,只是派手下的奴才为他们卖命……这趟事情虽然严重,不过我早习惯了他们的不亲自出手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顾天豪沉声道:“这次你错了,委员会在两天前乘星球战舰离开了蠕微河系,起程赴妖兽星云,目的是为了对付一艘外壳形状是个人类美女的古怪飞船……你联想到什么吗?”
  陈怀深剧震道:“这肯定是咱们的同胞,但谁在其中呢?”
  顾天豪淡淡地道:“这是目前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知道的问题,而黒翼人委员会定是知道里面载的是何人,才会倾巢而出,誓要歼灭对方。”
  陈怀深脸上透出兴奋的红晕,一字一字地缓缓道:“若我猜测得准确,里面必是失踪了多年的白晓飞或是潘莉萝,只有他们才可令黑翼人震骇至此。能与他们周旋抗衡的力量出现了,黑暗的太空战国世纪终于露出第一线的曙光。”
  顾天豪苦笑一声,道:“我只希望这不是黒翼人的陷阱……因为银湖知道这个消息后,已经派了白丽、顾爱等人前去接应这艘飞船……但愿她们不会被黒翼人一网打尽才好。”
  “真是胡闹!”陈怀深摇摇头叹了一声,旋即无奈道:“看来我也得动一动了,总不能让这些小女娃出了意外。”
  
  陨石美女由跳跃空间弹了出来,飞进了离妖兽星云核心约二千光年一个充满气体的星区——这团气体的份布并不均匀,但笼罩的围足有五千光年的厚度,看来就是风狗族人所指的暴风星区。
  白晓飞独自一人卓立舷窗处,欣赏着外方壮丽的迷茫宇宙。
  在这段旅程内,他已经找到了十二颗黑翼人放置在跳跃空间内以极子传信的卫星,不过由于他们用的是一种特别的反极子光码,所以白晓飞没法破译讯息的内容……如果潘莉萝或方晴晴在身边就好了,以她们那卓然的运算能力,当可迅速解开黒翼人的加密通讯。
  而白晓飞则只能从卫星中越来越频繁的讯息量,判断出黒翼人应该已经猜到自己的动向,正在派大军赶来。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敌人厮杀一场,出一出这多年来的怨气!
  
  霍金娜不知从何处现身,一双秀目倏地亮了起来,凝望着前方某处,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般道:“小白,你准备好了吗?黒翼人的星球战舰来了!”
  白晓飞平静地答道:“准备好了又怎样?想不到我辛辛苦苦雕刻出的飞船,刚出道即遇上这最可怕的敌人……黒翼人果然是看得起我啊。”
  霍金娜微笑道:“那是我们的荣幸!”
  
  宇宙虚空的星云忽然微微扭曲,眼前雾气狂卷,下一刻星球战舰从空间钻了出来,微泛血红的巨大晶球体,下面千百道张牙舞爪的触须,扬威耀武地拦在前路处。
  它并没有分毫改变,因为它根本不须改变。在多年前它就已是最终极的太空舰,到了今天它仍是无敌于宇内。
  白晓飞的精神提升至此刻最巅峰的状态,与霍金娜的精神体合而为一,延伸至陨石美女的的每一个分子。
  双方虚悬在星间的空际中遥遥对峙,由于这离妖兽星云核心的庞大力场只有一千多光年,所以时空的扭曲强大至不能忽视的程度——在这里根本不可能出现任何直线!当你以为正笔直的由一点出发往另一点时,其实依循的只是条由核力场决定的曲线。
  最头痛的是这曲线会随着力场的变化而改变。
  现在力场正处于高峰期,时间变得更缓慢,扭曲度更是大幅增加,若把握不到时空的变化,没有任何攻击可以命中对手。而在这种情况下,最有利是要逃命的一方。星球战舰正在计算着这奇异星区的时空扭曲度。
  白晓飞凝望着十万公里外的庞然巨物,心中涌起深刻情怀,战意渐渐燃烧着。星球战舰那无风而动的触须,正像长蛇般蠕舞着,向陨石美女展示它们灵活多变的特性。
  霍金娜的声音响起道:“白晓飞!我们行动吧!让我看看你这些年来的变化!”
  
  在星球战舰核心处的总指挥大堂,分别坐着现今黑翼帝国最大的三个决策者和拥有最可怕力量的三大巨头,东方衣悴、黑骑士和黑狼。
  令人赏心悦目的是,这三个人中有两个人都是十分美丽的女性。
  黑狼的名字虽然凶狠,人却生得千娇百媚,尤其一对比常人长了至少寸许的凤目,澄蓝的眸子更有种勾魂摄魄的奇异魅力。她着穿一副低胸装式样的黑色金属盔甲,使大截酥胸、修长的玉腿、光致致的肩臂都露了出来,皮肤雪白晶润,闪烁着动人的生命光辉,任何人只要看她一眼,保证目眩神迷下移不开目光。
  金光灿烂的秀发,写意自然地中分下垂,散在娇嫩的肩背处一个以晶石造成的圆环紧箍着她的额头和後脑,电芒隐现,加上一对晶石臂箍,浑体散发着既神秘又危险的感觉。
  东方衣悴的外貌没有太多变化,脸容的秀美娇俏,皮肤的细滑嫩白,绝对可与黑狼分庭抗礼而毫不逊色。最大的改变,就是她身上充盈着一股浓得化不开的妖异邪气。此刻她穿的是柔软的银袍,眉心和两掌掌心,均有一点宝石般大的晶石,就像嵌上了一点精芒,说不出的古怪和邪异。
  黑骑士仍是老样子,穿着厚厚的黑色铠甲,看不出表情。
  
  他们分别坐在三张由晶石造成的巨靠背椅内,分布在这空广无人的大堂,晶石的地板上隐见一道红线,把他们连起来,恰成一个等边大三角。
  在这三角阵的正中处,有一颗大火球凝聚成一团直径只有五十米的芒火,光泽时明时暗,就好像跳动的心脏一般。如果白晓飞在此,必定会认出这火球中蕴含的力量,正来自“奇峰”大地之子——看来它最终败给宇宙之母后没有来得及自毁,而是被其用某种力量困住,成为了星球战舰的核心。
  火球中心,还隐隐透着一层黑色的光芒,那是主神。它们两个不断滚动着,但无论转往那一个方向,他们运动的方向都是恰恰相反,使人感到其中一定有点道理。
  宇宙之母果然法力无边,竟然将这两种强横的生物都收服,还融合在一起,作为星球战舰的动力。
  分布在三个尖角的三张晶椅和形貌各异的三个人,面对一球能量团在这圆拱型的大堂正中隆隆而动,情景的怪异,确使人心生寒意。
  星球战舰内近的黒翼人士兵均进入半睡眠状态,好将力量与这能量的三角合而为一,驱动这艘宇内最具威力的飞船,应付眼前的大敌。
  陨石美女正笔直地朝他们飞过来。经过了漫长的征战後,末逢敌手的黑翼人终于遇上了最顽强的挑战。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三零五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