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四章又见叶玄
  如果问谁是白晓飞心中印象最深的武者?答案当然就是——武神叶玄。
  虽然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白晓飞先后遇到过很多强者,甚至现在宇阶的黑骑士、东方衣悴、霍金娜,但无一能取代叶玄的地位。不仅是因为叶玄武技卓绝,更因为他代表了人类的一个完整时代——属于“武神叶玄”的时代。
  所以当中年武者以开口,白晓飞就从那熟悉的语调中认出了对方,那熟悉的眼神,无法无天的霸气,赫然是年轻时代的叶玄!
  只是叶玄早已死在太空之中。而就算时光倒流,这里真是数十万年前的地球,叶玄又怎会提前出生这么久?而且此刻叶玄身周的气息霸道非常也诡异非常,显然已经踏入宇阶的门槛,他又怎会忽然间变强了这么多?
  
  霍金娜并不清楚白晓飞心中的想法,她一直隐居在历届蠕微族皇帝体内,自然也知道叶玄的来历,闻言踏前一步、双目闪起前所未见的光芒道:“你就是叶玄?”
  叶玄朝他们望来,眼神严峻深遂精芒电闪,嘴角飘出一丝冷酷的笑意,淡淡道:“你就是蠕微族人的皇帝,东方衣悴了?”
  霍金娜在白晓飞面前肯承认自己并非“东方衣悴”,但对着叶玄却自持身份,闻言冷然应道:“正是。有何指教?”
  叶玄仰天发出一声长笑,道:“我要杀了你!”
  "锵"!霍金娜手指一弹,能量剑凭空凝成,竟然发出一声真剑出鞘的脆响,遥指叶玄,凛冽的剑气,催迫而去。同时冷笑道:“就凭你?”
  叶玄却不受丝毫影响,目光落向她的光剑,好整以暇的道:“好剑,不过也仅仅是好剑而已。”语音才落,他像魔法变幻般移到剑锋外半丈许处,右拳击出。
  出乎意料,叶玄的一举没有丝毫拳风呼啸之声,亦不带起半分劲气,可是白晓飞和霍金娜两人同时感到所有反攻路线全给拳势封死,生出身不由主要向前扑跌过去的可怕感觉。
  没有劲气狂飚,整个空间却灼热沸腾,若如在黄沙浩瀚、干旱炎热、令人望之生畏的沙漠中赤身裸体曝晒多天,濒临渴死那干涩缺水的骇人滋味。
  火焰锥!
  这成名绝技由叶玄本人亲手使出,已经不再像是一团烈火,而是整颗熊熊燃烧的太阳!
  
  叶玄此拳根本是避无可避,威势不下宇阶强者,迫得首当其冲的霍金娜只有硬拼一途。
  白晓飞自然知道霍金娜和自己都无法独力接下对方的攻势,想要上前帮忙却迟了一线。
  叶玄拳势以惊人的高速推进,再生变化,热度不住递增升温,无可测度,更无法掌握,但又像全无变化,返本复原地集千变万化于不变之中,如此武技,尽夺天地之造化。
  霍金娜感到自己催出的剑,面对这更高层次的拳功,变成在班门弄斧般儿戏,别无选择下,娇喝一声,尽展所能迎着叶玄似变非变的拳势,光剑划出合乎天地至理妙至毫巅的弧度,全力迎击叶玄不住扩大、至乎充塞宇宙的一拳去。
  叶玄的拳头当然不会变大,只因其势完全把她压倒钳制,影响到她的心灵,才生出这异象错觉。
  就在拳剑交锋前的刹那,叶玄往前冲刺的雄伟躯体在近乎不可能下,双足轻撑,竟微升离地寸许,拳化为掌,变得从较高的角度痛拍剑锋,霍金娜不及变招,秀目中露出骇然之色,眼睁睁望着叶玄这突生的变化,全无办法,惨失一着。
  “蓬!”
  光剑上下乱震,发出“嗡嗡”剑呜,霍金娜娇躯有若触电,口角溢出血丝。
  白晓飞手掌闪电劈出,仿似抽刀断水地迫得热浪两旁翻滚,直取叶玄胸口。同时喝道:“住手,我有话说!”
  叶玄左右晃动,双目中精芒闪烁,若如天上的闪电发生存瞳仁深处,两袖如利箭拂出,似攻非攻,却正中白晓飞的手掌。
  “蓬!”
  白晓飞攻势全被封挡,全身经脉灼热起来,感觉可怖至极点,难过至要吐血。
  叶玄哈哈一笑,负手往后退开的同时冷冷道:“人类中竟然出了你这有助纣为虐的败类,真是可惜了这一身修为……我叶玄和你无话可说!”
  白晓飞苦笑一声,心知叶玄早就看出自己的人类身份,此刻认定自己是帮助蠕微星人入侵地球的败类,想必无论要跟他说什么,都得先打过这一仗才有可能了。
  霍金娜哼了一声,忿忿擦去嘴角的血迹道:“你跟他啰嗦什么,先联手拿下他再说!”
  “你别出手!我要单独挑战他!”
  白晓飞张手拦着身后的霍金娜,双目射出坚定不移的神色,凝视叶玄。朗声说道:“晚辈白晓飞,的确是一名人类!但我和东方衣悴在此地并非为了与人类为敌,而是另有隐情……我知道前辈现在一定不肯相信我说的话,只希望交手之后,前辈能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
  叶玄在两丈外悠然立定,摇着头叹道:“任由你口绽莲花,也改变不了蠕微星人在银河系内作福作威的事实!不过既然你肯单打独斗,不占我的便宜,呆会只要你不死,我就听听你究竟想说些什么。”
  霍金娜急道:“白晓飞,你不是他的对手,不要胡闹!”
  白晓飞的脸色无比凝重,低声道:“有些战斗,不能只看表面上的强弱……而且叶玄是我极为尊敬的长辈,就算他现在还不认识我,我也不能和你一起出手!”
  霍金娜苦笑一声,将手中的光剑递给白晓飞道:“那你拿着我的剑去挑战叶玄吧。你记住,如果他可能杀死你的时候,我一定会出手!”
  “千万不可!”
  白晓飞沉声说道:“这个叶玄,根本就不是你所想象中的叶玄——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力量,已经要不亚于咱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还有一招临时爆发实力的招式,可以让力量暴增一倍以上……咱们不能激怒他!”
  “暴增一倍?那不是比宇阶还……”
  霍金娜的心直沉下去,对方虽在两丈之外,但她却再感觉不到大草原的夜风,有如置身大沙漠的干旱火焰中。可知叶玄正以精神力锁紧笼罩,想逃跑亦难办到。谁想过世上有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功法,更不知如何可以化解抵挡,如何可对这武学的大宗师造成伤害。
  白晓飞脊肩一挺,稳如山岳的朝叶玄踏出三步。
  
  叶玄微微一笑,原本平均在两人身上的压力忽然集中在白晓飞身上。火焰锥像沙漠上空的烈日,初置其中并不怎样,但却是无处可避,最终可把你烘干成一堆白骨。
  白晓飞握剑的手仍是那么坚定,冷然喝道:“请赐教!”光剑似往下沉,突斜指向上,忽然人随剑走如脱弦强箭朝叶玄射去,充满一往无还的意念。
  叶玄露出欣赏的神色,一个空翻,竟来到白晓飞头上。
  几乎每一个人类武者,都有过挑战武神叶玄的梦想,唯独白晓飞从未这样想过。因为他知道在叶玄晚年其实已经是虚有其表,体力的能量衰竭到极点。必须依靠儿子叶弘成一脉相承的能量为维生。
  即便如此,在叶玄战死之前那一刻,他还说凭着微弱的能量上演一出帽子戏法,威风不减当年——那种对能量的细微运用,白晓飞自叹弗如。以他当时的眼力,甚至完成无法理解叶玄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
  直到此刻面对叶玄,他才明白其中的奥妙。
  叶玄的精神力磅礴若海,但并没有像正常武者那样将其用于精神压制和攻击,而是收拢于体内。除了分出少许精神力锁定对手,剩下的部分全部凝聚在招式之中,精确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所有能量都被控制在一拳一脚之间,没有丝毫外泄。
  将庞大精纯的精神力全部用于拳脚上,并没有像其他武者那样动起手来惊天动地,却使得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招式,拥有了莫大威力。
  
  白晓飞在出招前曾想遍毕玄叶玄所有应招的方法,包括对方凌空跃起,不过仍想漏一着,就是火焰锥消失得一丝不剩。
  正常天阶高手交战,即使闭着眼睛,仍可从对方劲气的微妙变化把握对手的进退动静,其感应的清晰更胜似黑夜怒涛中的明灯,使双方晓得攻守的运变,不致稍有错失。但毕玄叶玄竟能把能量完全收敛,那种感觉比被他的火焰锥压制至动弹不得更难应付。
  白晓飞虽明明看到对手有所动作,仍像从阳光烈照的天地堕进暗不见指的黑狱,顿觉一切无从捉摸,其惊骇与震慑感直可令人发狂。叶玄的右脚在上方迅速扩大,朝他似重似轻的踢来,其出神入化处,非是亲眼目睹,绝不肯相信区区一脚,竟可臻如斯境界。
  霍金娜不住缓缓移向战圈,如白晓飞真吃上大亏,她将会不顾一切的全力出手。她并不知战情的变化或白晓飞当前的感受,只知当白晓飞进攻之始,叶玄已开始腾起,显然看破白晓飞进攻的路数。
  高下之别,不言可知。
  
  白晓飞骤觉无从变招,因为剑势已出,改变只会使自己阵脚大乱,无以为继。冷哼一声,硬往左移,光剑上挑,爆起漫天剑雨,往身在空中的叶玄下盘迎去。
  叶玄哈哈一笑,右脚原式不变地踩进剑雨去。平平无奇的一脚,显出干锤百炼的功力,先穿破剑雨,然后脚跟不动只以脚尖扫摆,毫厘无误的命中剑锋。
  白晓飞立感全身经脉发热胀痛,竟生出无法运气吐劲的骇人感觉,虎躯剧震,横移之势变成身不由已地往旁跄跟跌退,失去重心,无法续施杀着。
  叶玄木椿似的笔直插往草地,两手先后拂出,仿如一双追逐游戏的蝴蝶,却是气势慑人,不予白晓飞丝毫喘息的机会。
  生死关头,白晓飞显露出苦修的成果,改跌势为大旋身,剑尖分别点中两掌。
  “蓬!蓬!”连声中,白晓飞往外旋开。叶玄如影附形的追前,白晓飞忽又回旋过来,光剑全力展开,把叶玄卷进惊涛裂岸的剑势中去。
  叶玄大笑道:"好!"进退自如的以双掌从容应付。
  见白晓飞从劣势中转为有攻有守,霍金娜终于松一口气。难怪当年叶玄纵横宇宙,逼得蠕微星人签下盟约……只怕就算东方衣悴当年没有休眠,也奈何不了他!
  单以能量论,白晓飞随便稍逊与叶玄,但相差不多。此刻加上霍金娜以精神力实质化的光剑,其实已经等于两人间接联手,拉齐双方的功力差距……没想到叶玄的武斗经验如此丰富,武技上更是不走寻常路,稳稳压制住白晓飞。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九四章

发表评论